623 诈的就是你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人物作品 极恶男子 极恶男子 第三卷 神鬼四方来 623诈的就是你

梁小好也气的说不出话来,想哭又哭不出,只是气道:“你,你……,你怎么,你太过分了!”

丘康小人得意,狞笑道:“梁小好,你个**,哼,反正我是不怕丢脸了,我哪还有脸?我限你今天下午就把钱给我拿来,你一个人来,不许跟李易说,我拿了钱就走,以后再也不来烦你。不过我要二百万,全要现金,你就当你是卖x来养我,哈哈,就当是自己是个鸡就得了。”

梁小好急道:“你说什么?二万百?这不可能!”

丘康冷冷的道:“我不管你是去偷还是去抢,我就要二百万,要是没有,我五点钟就把那些东西发到网上,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我也无路可走了,我什么都不怕。

记清楚了,下午五点之前,咱们在爬沙坝见面,到了地方别乱动,那有一处废厂房,你就在厂房外等着,我自己会过去找你。”

说罢挂了电话。

李易收起手机,双手冥蝶甩出来,对着前面虚划了两下,仿佛丘康就在眼前一样。

正这时梁小好从屋里出来,一抬头见了李易不禁一愣。

李易径直问道:“是丘康给你打的电话吧?”

梁小好支吾道:“这……”

李易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一晃,道:“你不用说了,我都听到了,他叫你拿二百万给他,下午见面是吧?”

梁小好只好点点头,道:“是。”

李易道:“好。你下午就跟他去,我在暗中跟着,到时候我对付他,你就别管了。”

梁小好道:“老板,咱们别理他了,他拿不到钱,自己就得走了,他不敢在海州多呆。”

李易道:“那他要把那些脏东西发到网上怎么办?”

梁小好低头不语,小声道:“那是我做的不好。我,我本来就不干净。”

李易摇摇头。道:“这不干你的事,是他不好。好了,咱们就按这个计划来。”

李易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当下取了二百万出来,大概四十来斤,交到梁小好手里,又把秦少冰新升级的信号接收器粘在了梁小好的胸前,叫她先跟丘康联系,再打车去爬沙坝。自己则叫上冯伦随后跟着。

梁小好只好按李易说的去做,把二百万放在包里。出门叫了一辆出租车,奔爬沙坝去了。

李易等出租车开出一段距离,这才叫冯伦开车带着自己跟在后面。

爬沙坝是海州的外围,看来丘康是打算拿了钱直接就跑路。

一路无话,车子到了爬沙坝附近。

李易一直开通着梁小好胸前的摄像头,见出租车到了爬沙坝附近,司机便不再向前开,这地方太偏僻,只能送到这。

梁小好只好下了车。提着包向前走了一段,果然见前面有一处厂房。

梁小好耳朵里戴着李易给她的耳机,李易道:“别慌,过去把钱放下,我就在你后面。”

李易说罢下了车,叫冯伦把车开到隐蔽的地方,自己则绕到一旁向前跑去。

爬沙坝这种鬼地方一片空旷。四周边半点庄稼都没有,没河没树没铁路,李易只好尽量伏低身子,找大些的石块挡住自己。

梁小好体弱力薄。拎着四十斤的钱已经走的呼呼直喘。

终于到了那处厂房附近,梁小好将袋子扔在地上,四下观看,却不见丘康的人影。

李易道:“小好,别怕,我离你大概有三百多米,有什么事我会立刻冲过去。”

梁小好等了十来分钟,却仍然不见丘康的影子,给他打了几遍电话,却没有人接。

忽然从远处开车一辆面包车,车子到了厂房附近,吱的一声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从车上下来两个人,都是一脸横肉的凶汉。

这两人来到梁小好近前,一个黑脸的道:“你就是梁小好?”

梁小好点点头,道:“丘康呢?”

另一个红脸的道:“那小子,哼,你还挺有情有义的,这么快就搞到二百万了。”

梁小好道:“人在哪?不见人我不能给你们钱。”

这两人不禁哈哈大笑,黑脸的道:“你还真天真,你羊入虎口,给不给钱你可说了不算。小宁,动手。”

那叫小宁的红脸汉子一步抢过来,伸手推开梁小好,把地上的包拎了起来,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一捆捆的钱,回头对黑脸的道:“老宋,看来真的有二百万。这小**还挺有本事的。”

黑脸老宋过来一看,道:“人家是靠x混饭吃的,你以为跟你一样,是靠棒子吃软饭的?”

小宁笑骂道:“去你大爷的,你才靠卖牛奶赚娘们钱。你好好数数,看看数目有没有错。”

老宋随手拿出几捆钱来,道:“数钱我最在行,一捏就知道够不够,绝对没有问题。你去把丘康叫下来。”

小宁回到车边,拉开车门,伸手从车上拎下一个人来,李易看这人脸面,依稀认得是丘康,只是这小子有点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看他左手,确实是断了三根指头。

梁小好道:“阿康,你不是说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来吗?”

丘康没好气的道:“他们要来,我有什么法子?你钱带的够了?哼,看来李易对你不错啊,一下子能拿出二百万来。你可比做鸡强多了。”

梁小好气的脸色苍白,咬了咬嘴唇,没有说话。

老宋简单数了数钱,拉过丘康道:“小子,算你有个好妞,钱我们收下了,你那几根手指头给你留着。滚吧。”

丘康道:“谢谢宋哥,麻烦回去跟顾哥说说。多谢他高抬贵手。”

小宁道:“你少放屁,谁跟你高抬贵手,你记着,以后少到东昌来混,要不然把你丫切碎了卖。”

转头对老宋道:“老宋,这小子的肾不知道值多少钱,要是切了……”

老宋一瞪眼,道:“你乱说什么?咱们走吧。”

丘康道:“宋哥,我,我欠你们一百三十多万。你们拿走一百四十万好了,多余的算是我孝敬顾哥的,不过剩下那六十万,麻烦你还我呗。”

老宋一瞪眼,道:“你的?哪写着你的呢?顾哥跟你算是少的,你小子其实是欠宋哥二百三十万,这还欠着三十多万呢,你不识数啊?

这次都算是便宜你了,滚。要不然把你两个肾摘下来。你滚不滚?快滚!”

丘康道:“老宋,你。你这也太不仗义了,他妈的,说好了是一百三十万,怎么又多了一百万?这不是坑我吗?我就说那把牌有诈,要不然我……”

老宋扬起手来,啪啪就是两个嘴巴,打的丘康原地转了三圈,登时说不出话来。

小宁在丘康肩上踢了一脚,道:“小子。你活腻了是不是?跟顾哥讲条件,我看你那七根手指也不想要了。娘的,有诈?哼,明白告诉你,诈的就是你,怎么着,你不服啊?”

丘康不理小宁。上去一把抱住老宋的腿,道:“老宋,我可没活路了,你不能叫我光着走啊。我现在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全指着这……”

老宋一抓丘康后衣领,将丘康抛到一边,道:“你没活路了?哼,好啊,我替顾哥赏你的,接着吧。”

说着拿出两张一百元钱来,吐了一口吐沫,捏成一团,扔在了丘康的脸上,道:“给你的打车钱,滚吧。”

丘康虽然害怕,但是也有些恼羞成怒,把钱拍掉,一指老宋,道:“姓宋的,你他娘的跟我来这套,你们合伙牵我的钱,当我猜不出来?”

老宋把钱袋子往车里一扔,转回身来,看着丘康,缓缓的道:“丘康,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我听听。”

丘康立刻又怂了,道:“老宋,看来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你就给我留点。”

老宋道:“五个数够不够?”

丘康道:“五万?这也太……,好好好,五万就五万吧,有点是点。”

老宋一招手,道:“你来,我给你。”

丘康就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头,但是还是向前走了一步,伸出右手,道:“给我吧。”

老宋对着丘康的脸就是一巴掌,这一巴掌可比刚才的那下重的多了,把丘康平地打出去两米多,丘康就感觉脸不是自己的了,扑的一吐,吐出两颗牙来。

丘康调回来头,向老宋冲去,道:“我跟你拼了!”

老宋恶狠狠的道:“你找死。”

等丘康到了近前,老宋一抬腿,对着丘康的下巴就是一脚,人的下巴皮肤薄,又没有肌肉,这一下哪受的了,丘康咯的一声,上下齿一合,将舌头咬掉了一小截,当时便疼的蹲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小宁道:“好啦,老宋,别打死他,打死他没有用。咱们走吧。”

老宋拍了拍手,道:“他娘的,找死。”

李易一直看着,根本没想管,丘康这种人就是活该,活该他挨打。

李易对梁小好道:“好了,小好,快回来吧。”

梁小好转身向回跑,丘康忽然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子跳起来,扯住梁小好的手腕,含糊不清的道:“婊子,你先别走。”

回头对老宋道:“宋哥,你等等,我,我把这小婊子卖给你,这小浪货骚的很,你帮我送给顾哥,想怎么玩都行。你给我十万块钱,大家两清。我拍屁股走人。”

梁小好再也忍不住了,扬手就是两巴掌,丘康没料到梁小好会打自己,更何况舌头上剧痛,这会儿根本没留情,这一巴掌也挨的结结实实的,头一偏,一下摔在地上。

那老宋闻言,似乎得到了提醒,转回身来向梁小好色咪咪的打量一番,对丘康道:“你不是说这小娘们是李易的马子吗?李易会不理这事?”

丘康舌头疼的厉害。似乎随时都能死掉一样,但是听老宋问他,便道:“李易的女人多了去了,这小烂货就是个马桶,拉完了就一踹,李易不会往心里去的。”

老宋向小宁一笑,道:“咱们哥俩出来也没个乐子,这小娘们皮肤样子都不错,看来**功夫也了得,要不然……”

小宁**笑道:“反正四周也没人。把她拉车里去,你先来,我接你的班。”

老宋道:“那又何必,咱俩一起上,有好货不得一起分享吗?我看也不用到车里去了,就在外边干她,四周又没人,肯定爽翻天。”

两人哈哈**笑,梁小好一听。忙回身就跑,丘康跳过来一把拉住了。道:“你别跑,老宋,小宁哥,快来呀,趁热干了她。我帮你们脱她衣服。”

这人渣伸手来扯梁小好的衣服,忽然感觉右手五根手指一凉,五股血线立刻就喷了出来,紧跟着有人提着自己的衣领把自己抛了起来,这一下离地将近两米。随即便被人一脚踢开,将自己肋骨踢断了四五根。

丘康都不知道该怎么疼了,身子跌在地上,一溜滚滚出去,却没晕,只觉身上无处不痛,大声的呻吟起来。

梁小好本来又怕又慌。听了这三个人的说话,又觉得十分恶心,眼见丘康来扯自己衣服,却又忽然被人打倒。就知道是李易到了。

果然,梁小好腰上被人一揽,带到了一旁,抬头看时,正是李易。

李易笑道:“我帮你收拾这人渣,叫他以后什么也干不了。”

老宋和小宁本来正准备大行**事,可是忽然眼前一花,不知从哪里冒出个年轻人来,把丘康打成重伤。

小宁平时横行霸道惯了,见李易虽然高大,却也不是什么肌肉壮健的人,便绷了绷肌肉块,上前一步道:“哎,你谁呀?这有你什么事?活腻歪了?滚!要不然大爷摘你肾。”

李易搂着梁小好,笑嘻嘻的道:“两位大哥怎么称呼?”

小宁道:“称你妈,你管我们怎么称呼?把这娘们放下,快滚!”

李易心里咬牙,脸上却仍是充满了笑意,道:“两位说话可不大客气。”

老宋看出李易不是一般人,便道:“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混哪的?开山立柜了吗?”

李易笑道:“就冲你这句客气话,我一会儿就留你一命。”

小宁怒道:“干你娘的,谁有工夫跟你废话,打你丫的!”

小宁上来就是一拳。

李易看他脚步虚浮,一看就是没练过武的,不过这一拳直奔面门,可见平时凶横惯了。

李易也不还手,向旁一闪,小宁一拳当即打空,贴着李易脸擦过去。

小宁紧跟着又是一脚,踢李易的下阴。

李易哼了一声,道:“你下手可不轻啊。”

又向旁一闪,将这一脚躲开。

就这样,小宁连打了七八下,却都没有打中,最后把自己累的呼呼直喘,瞪眼看着李易,不知说些什么好。

老宋看势头不对,忙回到车里拿出来一根铁棍,一把砍刀,把铁棍扔到小宁脚下,道:“别跟他客气,跟他动家伙。”

小宁心道:“你废话,谁跟他客气了?老子是打不着他。”

小宁低头捡起铁棍,道:“小子,今天就废了你。”

对着李易的头顶就是一棍。

李易冷哼一声,等棍子到了眼前,右手忽伸,在棍头一握,小宁的铁棍便凝在半空,再也不能下降一寸。

小宁用力回夺,李易笑咪咪的就这么握着,并没显出太用力的样子,可是无论小宁怎么使劲,这铁棍就是抢不回来。

小宁觉得李易似乎也没用什么太大的力气,但是自己每一次叫力,似乎都用在了水里,力气总是使不对地方。

老宋一看,抢了过来,抡起砍刀对着李易的面门就是一下。

李易看这两人打架,下的都是死手,心头有气,忽然用力向下一压,登时便将小宁手里的铁棍压的低下了下去,棍子的另一端正戳在小宁锁骨上。

人的锁骨十分脆弱,这一下咯的一声,小宁锁骨登时骨折,疼的他啊的一声,向后便倒。

这时老宋的刀也到了,李易抽回铁棍,向砍刀一磕,当的一声,砍刀被李易震的向回弯去,刀背正砸在老宋的头顶上。

李易并没使太大的力气,老宋头顶中了一刀背,不惧反怒,啊的一声,抡刀横着砍来。

李易一脚踢出,正中老宋小腹,老宋身子向后一退,这一刀擦着李易的鼻尖下去,看似险到了极处,李易却是控制自如,明知道这一刀根本砍不到自己,时间方位计算的极准。

老宋中了李易一脚,却不怎么疼痛,举刀又砍,忽然眼前寒光闪了两闪,嚓嚓两下,手中便是一轻,再一细看,原来手中砍刀被削断了两截,手里现在只剩一把残刀,刀身不过三寸,鸡都杀不死,就不用说杀人了。

老宋再看李易,却不见李易手里有刀,似乎是李易空手将砍刀削断的,这一下不禁吓的傻了眼。

其实李易刚才松开了梁小好,迅速的甩出两把冥蝶来,将老宋的砍刀削了两下,然后又迅速的收起了刀,将梁小好搂在怀里,还好整以暇的在梁小好脸上亲了一下,这才笑着看向老宋。

只是因为动作太快,在老宋眼里,才感觉像是空手断了他手中的砍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