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 我知无不言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627我知无不言

梁小好在李易的脸上亲吻着,道:“我知道你行的,你叫我放心,我就真的放心,。”

男人的自信是从女人身上获得的,李易听梁小好在情动之际这么评价自己,心里自然也十分有成就感。

李易安慰了一阵,送梁小好回到家里,叫钟子媚陪着她。刚安顿好梁小好,董川忽然来电话找他,说是跟那个记者金恒约好了,要见一面,地点还没定。

李易心想跟金恒这种有正义感的记者见面,不能选一个太庸俗的地方,想了想,还是到普善阁请金恒喝茶好一些,便把见面地点定在了普善阁。

李易换了一套干净清爽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头发,提前到了普善阁。

没过多久,董川便陪着一个高大黝黑的青年人到了。

李易笑容满面的迎了上去,董川拉着那青年人向李易道:“老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金恒,是海州晚报的记者,不只是在海州,在整个广省都十分有名。”

转身又向金恒介绍道:“金大哥,这位就是我老板李易。”

那青年人上前一步,向李易伸出手来,干脆的道:“你好,李老板,我叫金恒。”

李易忙伸出手去跟金恒握手,说了些客气话。

李易仔细的打量金恒,见他大概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样子,身高足有一米八七,比自己还高,头发乱蓬蓬的,。但是不显邋遢,国字脸,浓眉大眼,鼻挺唇厚,戴一副黑边眼镜,看着就叫人有一种信任感和安全感。

金恒背稍稍有些驼,肤色黝黑,胡子拉碴,有些不修边幅,下身是土灰色的长裤。脚上一双大头皮鞋,斜背着一个皮包。

李易笑道:“我真是不知道该叫你金大哥,还是金大侠,我早听小川跟我介绍来着,一直想见你,可是一开始听说金大哥家里出了些事,后来又赶上我自己有事,以至于咱们今天才见面。”

金恒道:“能见面就是有缘,不算晚。不算晚,李老板。咱们进去谈吧。”

李易看金恒说话很爽快,对金恒的第一印象就很好,忙右手一伸,身子一侧,让金恒先走。

金恒显然也不是个磨叽的人,把包正了正,先走了进去。

到了里面雅间,李易请金恒坐下,叫服务员上了茶。

金恒见茶是好茶。光这一壶茶就得二三百块,不禁有些不安,道:“李老板,我是来了解事情真相的,咱们找个小地方见面就成了,何必上这么贵的茶?”

李易笑道:“金大哥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第一次见面,又十分佩服金大哥的为人,所以也没去什么大酒楼大饭店,就来这喝杯清茶。不成敬意,绝对没有炫富的意思。

金大哥在社会上交游广泛,对社会现实了解的很多,我实话实说,其实我也是出来混的,我做生意,开酒吧,里面也有很多不干净的东西,跟金大哥坐在一起,我心里有些惶恐。

不过我可以保证,按道上的规矩,我绝对没有做过损阴丧德的事,这一点金大哥尽可以放心。”

董川道:“不错,这一点我也可以做证,我跟老板在一起时间不长,但是很了解我老板的为人,不是因为我给老板干活,就替他说话,仅以我所见所闻来看,我老板绝对没有做过那些能叫金大哥反感的事,。”

金恒听李易这样说,似乎有些意外,情绪不禁有些激动,动了动身子,道:“李老板,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爽快。实不相瞒,我来之前颇有顾虑,说实话,我心里对你……,嗯,对你们这些个体老板,或者说在江湖上混的人,印象并不好。

我以前也接触过很多和李老板同样身份的人,这些人平时坏事做了不少,却又总想摆出一副成功企业家的样子来,叫我看了就很恶心。

有一次一个大酒楼的老板,居然叫我给他写人物传记,内容全都歌功颂德的东西,我当时就跟他急了,没答应。

不过后来这事影响了我们报社的一些经济利益,那个老板还派人到我们报社去闹。最后我们领导也批评了我。

不过总算是我们报社的领导还有些新闻良知,没有开除我,但是扣了我不少的资金,咳,你看我,越说越多,话题就叫我给带偏了。”

李易拉住金恒的手,道:“金大哥,我很喜欢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咱们有什么就说什么,关于吴明宇的事你就随便问吧,我知无不言。”

金恒的手有些抖,他做记者这么多年,遇到的人里以虚伪的居多,今天却遇到了李易这样的,不禁心情十分激动。

金恒来之前,对李易在海州的做为了解了一下,发觉李易跟其它的老板并不一样,心里存着对李易的好印象,这才主动要求来采访。

等一见了面,听李易说话爽快,丝毫不掩饰自己是个靠不良手段起家的个体老板,甚至还直言自己的丑事,就更是喜欢。

两人一见面,基础就打的非常好,金恒本来是个话不多的人,平时除了工作,揭露事实,就是思考,。可是今天跟李易只说了几句话,就打开了话匣子,话越说越多,就像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

两人说了半个多小时,话题还没转到吴明宇的案子上,董川举起一杯茶,笑道:“金大哥,咱们得说说案子了。”

金恒嘻嘻一笑,道:“看我,话说起来没完,好,李……,老弟,你就说说这个案子吧。”

李易一笑,喝了杯茶,回忆了一下,把吴明宇、陆亭候、朱长有的那件案子说了一遍。

其实案件的大致情节金恒都已经知道了,还曾为这个案件写了好几篇专题报导。但是毕竟金恒并不像李易一样亲身经历,有很多内情他还不知晓。

今天李易把事情前前后后详细一说,金恒才知道事情原来是这样,当听到陆亭候吃人脑的时候,金恒啪的一声,竟然把笔拗断了。

金恒气愤愤的道:“真没想到这个富豪,居然,背地里居然这么变态,不行,这事我一定要写出来。我不管他是东南亚首富,还是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首富,我不管他给海州投了多少资,就算我工作丢了,我也一样要写。”

李易是少爷羔子出身,到了海州以后所做的事,也有很多是违法的,可是看到金恒的这种情绪之后,内心深处不禁也十分感动。在这一刻,似乎金恒的身子周围在闪着金光。

李易稳定了一下情绪。道:“金大哥,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

金恒道:“你说,你说。”

李易道:“我很佩服你的这种精神,可是陆亭候势力很大,我觉得咱们应该斗智不斗力,他毕竟是境外的人,不是咱们华夏人。没必要跟他这么对着干。

而且这人多行不义必自毙,我总预感他不会有好结果,。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如何叫吴明宇的案子做实。

呵呵,对了。我其实也是有些私心的,我跟吴明宇已经是死对头了,听说他的后台很硬,如果他这次没事,我看我以后还会有不少的麻烦。”

金恒一笑,道:“于私的事,我们就放在一边。人的心里想什么,别人是不会知道的,而且也不犯法。

于公的事嘛,我也听说吴明宇的后台很硬。想把这件案子变的不了了之,似乎要把吴明宇调到外省去审,他要是一走,那就没戏了。”

李易道:“金大哥,你看这事有什么可以想的好办法没有?”

金恒想了想,道:“我有一个办法,不过……,有些难办。”

李易点了一下头,意思是叫金恒继续说下去。

金恒咳嗽一声,道:“我认识很多外国朋友,那些国家的新闻事业做的很好,我这些朋友大多数都是做新闻行业的,其中也有少记者。

本来这件事闹的这么大,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野生动物保护组织也一直在关注,可是吴明宇的后台势力不小,所以事情一直难有实质性的进展。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已经撤离海州了。以我的经验看,这件事到了最后很有可能……,咳,不说也罢。

我的想法是,跟我的这些记者朋友联系,叫国际上予以更大的关注,只有这样才有力度,否则就又是一起没有结局的案子。”

本来这地方十分清静,不会有人偷听,但是李易还是压低了声音道:“有危险没有?”

金恒的神色变的十分沉重,道:“请外国记者盯国内的案子,这是十分犯忌讳的事,。不过……,我时刻记着我的职业,就算是把命丢了,我也一定要做下去。我这就跟我这些朋友联系。但是有件事得麻烦你了。”

李易立时就明白了,脱口而出道:“你是想叫我当人证?”

金恒重重的点了点头。

李易道:“好,只要这案子开庭审理,我一定出庭。”

金恒道:“我听说有一个叫梁小好的姑娘,现在也跟你在一起,他以前是吴明宇的人,知道很多内幕,如果这个女孩能出庭的话,我想案件的受理会加快脚步。”

李易这时却犹豫了,好半天没有说话。

董川只好道:“金大哥,不瞒你说,梁小好跟我们老板……,这个,关系很近,你明白的,这女孩很好,很温柔,很善良,如果她出庭,可能会有危险。所以……”

金恒忙道:“我理解,我理解,这事咱们一起努力吧,梁小好出不出庭到时候再说。我这就回去跟我的这些外国朋友联系,叫国际上给海州官方施加压力。”

双方约定好,当下握手道别。

送走金恒,李易心情十分沉重,也说不上是什么原因,站在普善阁门口发了一会儿呆,这才跟董川离开。

董川还有事要做。先回酒楼那边了,李易则回到了家。

家里看来一切都好,很安静,江大同和陈铁山在家,见李易回来了,都迎了出来。

李易见他们脸色有些难看,便道:“怎么了?见了鬼了?”

江大同捅捅陈铁山,陈铁山只得道:“李哥,这个,家里来客人了,。”

李易道:“哦?那好啊。客人在哪?什么人?”

陈铁山苦着脸道:“是,是这个,是那个……”

李易听他吞吞吐吐的,不知来的是谁,道:“到底是谁啊?人在哪?”

陈铁山向里一指,道:“人在主楼大厅里,钟姐和梁姐正在那陪着,我看……,还是李哥你亲自去一下比较好。”

李易脑袋嗡了一声。虽然陈铁山什么也没说,但是李易还是猜到了。这人多半就是……,自己的那些红颜知已里的一个。

李易双腿似灌了铅般的沉重,却又不得不进去,向江大同和陈铁山看了一眼,那两人眼神闪烁,江大同道:“师父,我,我带大山到咱们会所去看看,也。也带他了解一下那里的环境。”

说完两你捅我一下,我捅你一下,表情古怪的出门走了。

李易抬头看看天,已经是黄昏了,太阳西下,给院子里洒下一层昏黄的余辉,本来是很美的景色。但是李易却觉嗓子发干,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局面。

李易悄没声的绕到一边,凑到自己主楼的大门口,没敢走正门。扒着一侧的窗户向里偷看。

这一看吓的可不轻,头上的汗滋的一声就流了下来,原来家里来的客人可不只是一个人,竟然是两个。

这两人一个是双阳,另一个是秦兰。

此时大厅里的一张圆桌上,分成四角坐着四个人,双阳和秦兰各坐一张椅子,而钟子媚和梁小好则坐在另两个角。

四个人里除了梁小好低头不语之外,另三个人都是怒目而视,你看我一眼,我瞪你一下,如果目光能杀人,那这会儿大厅里早就血肉横飞了,。

李易把头缩回来,一颗小心脏扑扑乱跳,心道:“我的妈的妈的妈的妈,这俩姑奶奶怎么还找上门儿来了?我靠,今天哥要完蛋大吉了,这场面我可怎么应付啊?

可真是的,双阳来这干嘛?秦兰怎么也来了?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

忽然旁边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小声道:“哎呦,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咯咯,四个美女怎么就要你的命了?你不是号称打不死吗?”

李易吓了一跳,没想到还有人到了自己身边,不过不用看也知道,说话这么缺德的没有别人,在这个家里,只有路小花这么一个小妖精能干出这种事来。

李易扭头一看,正是路小花,忙蹲下来把路小花抱在怀里,一把堵住她的嘴,小声道:“你小点声,瞎喊什么?你今天没去上学啊?”

路小花把李易手扳来,装模作样的道:“你看看都几点了?我早放学了。闲着没事,就四处逛逛,怎么,叫我抓住你了吧?你从实招来,屋里那两个是谁呀?”

李易道:“废话,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知道还问?”

路小花咯咯笑道:“你管我知道不知道,我就愿意问,等一会儿还得进去呢。”

李易一阵紧张,道:“你进去干嘛?”

路小花道:“我们学校的同学送了我一个外号,叫搞事小丸子,我一天不搞事就心痒痒。幸好今天只有四个,要是我把子珊姐和苏姐也一起叫来,那可就热闹喽。”

李易忙道:“姑奶奶,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怎么看都不像是十岁的小孩。你可千万别这样,咱不乱嚷嚷行吗?”

路小花小手一伸,道:“行啊,零花钱,拿来,。”

李易乖乖的从兜里拿出一百块钱来,塞在路小花手里,道:“小孩子不能乱花钱,一百块钱足够了,听话,快点走。”

路小花把钱一把抢过来,对着光亮看了看,道:“你要是给我假钱,我就把你的事都揭露出来,叫你好看。”

李易苦着脸道:“你真是我亲姐,快走,快走。”

路小花忽然在李易的脸上亲了一下,道:“那你喜欢我不?”

李易一愣,道:“喜欢,喜欢。”

路小花道:“那你以后娶我不?”

这一下李易可头疼死了,这孩子以前就这样,总问这种无聊的问题,李易只好点头道:“好好好,等你长大了,成了大姑娘了,我就娶你。快走吧。”

路小花虽然人小鬼大,但是毕竟是孩子,听了之后非常高兴,像是捡了块糖一样,蹦蹦跳跳的跑开了。

李易这才长出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又把头探出来偷看屋里的情况,却见这四人仍然就这么坐着,一句话也不说。

双阳十分潇洒,跷着二郎腿,脚尖不住的摇动,一会看看了钟子媚,一会儿看看秦兰,神情骄傲,似乎对这两人不屑一顾。

秦兰则装作不在意,不住的摆弄着手里的一个小包,李易知道,这包里就是拆下来的狙击枪。

上次林兰那把狙击枪,现在已经在李国柱手里了,秦兰手里的这把枪在狙击枪当中已经算是顶尖了,这枪一但对准了谁,那个人几乎就没有活命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