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 这个熊孩子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三卷 神鬼四方来 631这个熊孩子

双阳笑着:“我说的嘛,你肯定是在远处用狙击镜盯着我们来着,那人叫你又教训了一通吧?”

秦兰道:“那倒不是。我确实一直在暗中盯着来着,后来你走了,那人自己挣扎着从树上下来,给人打电话。

没过多一会儿,就有人开车过来接应他,我不认识这些人,但是看他们的意思是要对付易的。”

双阳一刮她的脸,笑道:“哟,还叫的挺甜。”

李易也笑道:“我记得我好像一直都没机会跟你说我叫什么名字?”

秦兰道:“那我只好自己打听了,谁让你不告诉我呢。”

双阳道:“所以你就跟进酒吧来,想提个醒,叫李易小心点是吧,却没想到我早到了。”

秦兰嘻嘻一笑,点了点头。

李易道:“你们可能不知道这里的事,我今天白天去爬沙坝办事来着,你们或许没有跟着我,所以不知道。

我今天遇到一个叫顾亚眠的,这人,嗯,这人很残忍,他是做器官摘除的,拿着从人身上摘下来的器官到黑市上去卖。”

李易说到这偷看秦兰和双阳的脸色,却不见这两人有什么惊讶或是害怕的样子,心想这两人都是赏金猎人,虽然说不上杀人如麻,却也差不多,难怪没有什么害怕的表情。

李易便把跟顾亚眠有关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今晚在我身后跟着的那个人多半是顾亚眠的人,他可能是得知u盘在我手上。所以向我来拿,不过我想他还不敢太过分。毕竟他们做的事是不能见光的。”

李易正说着,忽然秦少冰打来电话,道:“易,家里有情况,有人想偷偷翻墙进去,正好我检查通讯和摄像设备,碰巧叫我发现了,现在已经有两个人被墙上的电网击倒了,我调节了电量。这两人都没受重伤。

外面来的人一共有八个,都不认识,这伙人还没走,你用不用回家看看?”

李易道:“我正在酒吧呢,冯伦现在在哪?”

秦少冰道:“信号显示,小冯的车和手机都在滨海西路,离酒吧不远,要不我叫他回来接你?”

李易道:“好,叫他快点回来接我。我回家看看,估计是姓顾的来找我了。”

挂了电话。李易自然并不惊慌,见过了这么多的大阵仗,这八个人算什么,李易一个人出马就应付的了。

李易十分得意的向秦兰的双阳道:“怎么样,这人就是秦少冰,我最好的同学,电脑天才,编程高手,人也长的帅。我的酒吧和家里有一整套先前的安保系统,除非拿炮轰,否则谁也进不来。

这段时间,少冰已经把这套安保系统升级了,墙上的电网电流大小也都是可以调节的,原来就没有这些东西,现在我的家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了。”

双阳道:“就知道吹牛。”

李易笑道:“不吹牛生活还有什么意思。闲着也是闲着。”

刚说到这,冯伦打来电话道:“老大,我到了,你们下来吧。”

李易更加得意了。道:“这就是小冯,冯伦,人称北极星,是广省的车神,车技无可匹敌。我那辆车更是……”

双阳和秦兰这时早已起身,一拉李易的衣领,同时道:“好啦,可以走了,还白话什么。”

李易笑嘻嘻的起身,带着两人下了楼。

酒吧外冯伦正在等着,李易带着两人上了车,向冯伦道:“这两人你都认识吧,先前在广宁见过面的。”

冯伦当然认识,对李易笑道:“老大,你艳福不浅哪,不过家里可要大乱了。”

李易心道:“家里早他娘的乱了一回了,这就是命。”

冯伦启动车子,车子如飞般又稳又快,秦兰和双阳这才亲身感受到什么叫好车,什么叫好车技,不禁大为赞叹。

冯伦道:“老大,家里又出什么事了?我正跟我女朋友吃饭呢。被秦哥十二道金牌叫回来,我女朋友下次可饶不了我了。”

李易笑道:“年底我给你一大笔分红,你拿去给你女朋友买一条纯金项链,看她还饶不饶你。”

冯伦笑道:“那敢情好,下回兄弟就把厚厚的一捆钱往桌子上一拍,跟那娘们说,咱就是大爷,看她还敢说什么不?看不起我?嘿,姥姥!”

冯伦的车技真不是盖的,专挑小路,一路加速,正说笑间,已经到了李易家门口。

李易的家灯火通明,大门口门着几个人,其中有几个人叫别人扶着,看来就是刚被电到的家伙。

江大同和陈铁山不在,李易家里只留着几个保镖,大门关着,这些保镖都站在门外,提成成好几排,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前,向来人怒目而视。

李易再一看,钟子媚和梁小好也在,钟子媚正在跟来人中一人放对,看情势大占上风,梁小好则站在一旁不着急不着慌的看着,时不时的拍手叫好,这架势能把人气死。

李易心道:“顾亚眠,你可真是不知深浅,居然敢来我家闹事,叫你知道知道我的娘们的厉害。”

李易叫冯伦把车子的声音弄的大些,冯伦答应一声,按动了几个按钮,车子带着轰鸣声向家门前冲去,吓的那几个人忙向旁闪开,让出了一条路。

冯伦的车子就在要撞到车门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一点慌张急迫的感觉都没有,就像走路停下来那么自然,车头离大门只有不到半米。

李易叫双阳和秦兰留在车里,自己则从车上下来,大模大样的走到大门前,伸手在门上一按,大门啪的一声轻轻打开。

李易家的院墙和大门时常带电。不过秦少冰已经做过了特殊的处理,只要李易身上带着那只手机,那么在一米之内,李易不管用身体接触家里院墙或是大门的哪一个部位,都不会被电到。

李易回身挤到人群里,给钟子媚站脚助威,钟子媚跟那人又过了两招,余光见李易来了,精神便是一振,忽然清啸一声。双手一振,已经将对方双肩搭住,十指一拢,指尖将这人衣服扯破。

李易看的清楚,钟子媚指尖上带血,显然已经将来人皮肉抓伤。

钟子媚向后一退,把手里的碎布扔在地上,回身一把搂住李易,道:“你怎么才回来?”

钟子媚以前向来是怕羞的。可是最近却打破了这个界线,只要有李易在。钟子媚反倒不怕羞了,有时即使在大廷广众之下,也敢跟李易拥抱亲吻,弄的李易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李易见钟子媚不再生气,相反对自己还充满了依恋,想想车里的双阳和秦兰,对钟子媚不禁暗生愧意。

梁小好柔柔弱弱的走过来,轻声道:“老板,这几个人是来找你的。他们想翻墙过来,不过不小心被电到了,后来又想从大门冲进来,但是很不幸,又被电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电的糊了。

后来他们又跟子媚姐过招,武功我不懂。不过我看每个人都过不了十招,就叫子媚姐打爬下了,个个身上带伤,却都不叫疼。显然都是硬汉,都是高手,我很佩服。”

梁小好最擅公关,这张嘴可不是白给的,别看她性格温柔,品性柔弱,如果损起人来,能叫人颜面尽丧。

那几个人一听梁小好这么说,立刻生起气来,其中一个怒道:“臭丫头,你说话小心点。”

钟子媚向这人怒目而视,道:“你叫谁小心点?你过来!”

这几个人确实是顾亚眠派来的,本来想把u盘悄悄偷走,却没想到吃了个大亏,李易家的院墙上根本没有高压电网,却被电到了,这些人到现在还是糊里糊涂的,不知道电是从哪冒出来的。

这些倒也还罢了,最关键的是,真没想到李易家的美女们个个都有一套,一个能打,一个能说,能打的把人打的个个带伤,能说的把人说的脸红脖子粗,几个大老爷们居然吃了这么大个亏,说出去都丢人。

李易叫梁小好和钟子媚退开,装模作样的咳嗽一声,走到这几人面前,笑道:“抱歉,是我不会管教,这两个都是我的红颜知己,下手重了一些,说话不客气了一些,我给各位赔礼了。”

这几个人里有一个领头的,走上前来,道:“李易,你少装,行,你还真行,手下果然有能人,你还认识我吗?咱们白天在爬沙坝见过面。”

李易其实认出这人来了,白天的时候确实就站在人群里,却一拍脑门,道:“哟,我眼神不大好,没记住,您老人家是哪位,白天的时候闲人太多,闹的我心里发慌,真是没看清。”

那人气到极点,却碍于李易的威势不敢发作,只得强忍怒气道:“好好好,李易,先叫你得意着,我不跟你一般见识。我们今天来找你,你应该知道是什么事吧?”

李易双手一摊,道:“不知道啊,你跟我说说呗。没事,我这别墅位置比较好,安静,你大声的叫出来,别人也听不见。”

这人气道:“李易,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这是故意的,我告诉你,你要是惹恼了顾哥,你自己掂量着办。”

忽然一个人影冲过来,伸臂在李易肩上一靠,另一只手已经一把将这人提了起来。

李易见是双阳,不知她是什么时候从车里出来的,心想叫双阳教训教训这小子也好。

双阳力气可不小,当初曾经提着李易在摩托车上换位,这时将这人提了起来,左手在他腰上一顺,右手一送,这人呼的一声被抛了出去。

钟子媚却从后面道:“这一招用的一般,武学道理中,残胜于伤,伤胜于破,破胜于离,你把人扔出去,是最下乘的手法。如果是我,这人锁骨早断了。”

双阳可不是糊涂人,她知道下一步就要入住李易家。钟子媚这一关是一定要过的,现在可不是跟她斗口的时候,当下回身笑道:“果然还是钟姐有本事,以后有机会我还要跟钟姐多说几招。”

梁小好在一旁听了,眉头一皱,立刻听出这话里有话。她是多么聪明精明的人哪,一下子就猜出个中情由了,不禁向李易的背影看了一眼。

那人被双阳摔了出去,也没摔的太重,一咕噜身站了起来。指着双阳破口大骂,哪知刚骂了两句,忽然嗤的一声轻响,这人伸出来的食指不知被什么东西打掉了一小截。

李易见远处似乎闪过一丝微光,就知道是秦兰趁着这边混乱之际,悄悄的下了车,躲到不远处,用狙击枪将这人的手指打断了。

这人手指一断,一开始还不觉得疼。可是立刻感觉疼痛钻心,捂着手指蹲了下来。

其余几个人一见。都冲冲大怒,只是脑筋转的不快,一下子还没想到是有人在远处用狙击枪干的。

这些人头脑一热,明知不敌,却也冲了上来,可是刚刚挪动脚步,脚前便嗤嗤几声响,不知是什么东西在脚前地上打出了几个坑。

有几个脑子转的快的,也立刻反应过来。失声道:“大家都别动,有狙击手。”

双阳也知道是秦兰的杰作,向远处伸出了大拇指,忽然看到人群里有一个人很面熟,一下子想起来就是先前在路上跟踪李易的那个。

双阳抢步欺身过去,将人提了起来,道:“你是不是还想叫我绑在树上。再给你几下?”

这人早就看见双阳了,万没料到这个美女居然也跟李易有关系,原来就听说李易手下能人如云,这时才真的信了。他却不知双阳只是刚刚加入的,如果他见了周飞、李国柱、秦少冰和二黑这些人的本事,恐怕嘴都合不上了。

那领头的强忍着疼痛慢慢站了起来,向李易道:“李易,你,你真他娘的有种,行,今天我们认栽,不过这事可没完,顾哥还会再回来找你的。”

回身向手下一招手,道:“咱们走。”

李易道:“你们回去跟顾大哥说,我在海州随时等他来找我,不过你告诉他,自己的没有擦干净,就不要到处乱跑,会污染环境的。”

那几个人恨恨的瞪了李易几眼,互相搀扶着走远,在阴暗处上了两辆车走了。

秦兰这时也提着装有狙击枪的小包从不远处走了回来,在双阳身边一站,装作看风景,其实天都黑了,哪来的风景可看?

李易目送两辆车开远,心里却并不轻松,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四个女人日后该如何相处的事儿。

双阳见李易好半天也不回过头来,便道:“李易,你站在那装傻哪?你想装到什么时候?”

李易只得转过身来,强笑道:“哪有,我在想顾亚眠这些手下,不自量力,还敢过来捣乱,嘿嘿,嘿嘿。”

双阳向门里一指,道:“那就叫我们进去吧,你这门上墙上,又有电又有什么的,我可不敢随便碰。”

钟子媚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易道:“这个,这个嘛,等回头我再跟你解释。”

钟子媚再傻也看明白了,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进院,一溜烟跑到了二楼,把门重重的摔上。

李易等人站在院外都能听见这摔门的声音,李易不禁头上见汗。

梁小好心里也很不高兴,不过想到自己也是后来的,从情理上说,似乎不能拒绝别人再进来,也就不好说什么,在前面引路,领双阳和秦兰进了院。

冯伦还赶着去会女朋友,跟李易打过招呼,开车走了。

家里留守的那几个保镖也知道李易现在被四女缠身,焦头烂额,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上前找问,都悄没声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却在门后支愣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李易咳嗽一声,十分尴尬的最后一个进了院,反手关上大门,走向主楼大门,站在门口却不敢向里迈步。

这时墙角一个小脑袋探了出来,那还用说,在这家里只有一个小东西会有这种举动。

路小花一脸坏笑的道:“活该,挨骂了吧,我就知道你得挨骂,就算现在不挨骂,过一会儿也得挨骂,我看你挨骂我可高兴了。”

李易一脸苦相,道:“小玩意,你到底是哪头的?你不帮我,还来糗我,你等着,我要是再带你出去玩,我都跟你姓。”

路小花哈哈一笑,跳了出来,围着李易转了三圈,道:“我跟你说,别看我小,我可什么都懂,你就得先经历这么一关,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彩虹?”

李易道:“你说你小小年纪,这些话都是跟谁学的?你才多大啊,你懂吗你?快回屋去写作业,别来烦我。”

路小花学大人的模样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人哪,就是脑子不好使,这种情况下你要想把四个人都劝好,你得先知道她们心里都在想什么,可是又有哪个人能做到这一点呢?我想,当然是海州第一天真可爱的小女孩,我了。”

李易一经路小花点醒,眼前立刻像是云雾散开,月光照向大地,银光遍洒,万物清晰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