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2 女人的通病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632女人的通病

李易忙蹲下来抱住路小花,道:“小花好,我看还是小花好。你路小花何止是海州第一可爱,简直是华夏国第一可爱。你一会儿就跟我进去,帮我这一次,以后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买什么。”

路小花十分得意,晃着脑袋道:“你傻啦,我要是进去,那还不把事情搅黄啦?”

李易一想也是,有这么个小女孩在场,双阳她们一定不大自在,一时间愁容满面,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路小花道:“唉,就你这智商居然还能在海州混这么久,我都替大家伙闹心。跟你说吧,今天她们两个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摸过一遍啦,刚才我又摸了一遍。”

李易立刻又喜上心头,道:“小花,你现在说话越来越像大人啦,看来是长大了,快跟叔叔说,她们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路小花小手一伸,双眼望天,哼起了儿歌。

李易忙在兜里掏出三百块钱来,放在路小花手里,道:“好,钱不是问题,不过你不许乱花钱,小孩子不能乱花钱,要不然我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会给你这么钱了。”

路小花把钱放在兜里,道:“你放心吧,我花钱省着呢。”

李易道:“好,那你快告诉我,她们心里都是怎么想的?”

路小花找了个小台阶,大模大样的坐下,咳嗽一声,道:“这种事还得靠我才行,不是我吹牛。谁心里想什么还能瞒的过我的天眼?

嘿,那个双阳姐姐心里想的是,她最喜欢你的什么浪漫,她才不受拘束呢,就是最近累了,想找个地方先呆着,当然是你这里最好了。

其实你有别的女人,她早就猜到了,知道真相以后也不感觉有什么奇怪的,只是心里发酸。这是女人的通病。”

李易道:“你别一口一个女人的,什么女人男人,你一个小破孩儿能懂什么,叫姐姐就一直叫姐姐,别乱说,她们都是叔叔的……,嗯,这个朋友。”

路小花一撇嘴,哼了一声。继续道:“然后呢,双阳姐姐就想。如果你能对大家一视……,一视什么来着,我也记不住了,那她也就不说什么了,毕竟是后来的嘛,得有个先来后到。

不过她不想受拘束,想留就留,想走就走,这会儿在你这住。过两年就不知道了。”

李易叹了口气,道:“你双阳姐姐本来就不是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的人,这也难怪,她以前漂泊惯了。那,那个秦兰姐姐呢?”

路小花道:“秦兰姐姐心里可挺难受的,她万没想到你会骗她,还是两次三番的骗。她挺伤心的。

不过我刚才摸她,好像她的心思变了不少,有点接受这个,嗯。就是事情了。对,是接受这个现实了。”

李易道:“你秦兰姐姐挺单纯的,我真应该把这些事早点告诉她。她现在还有些危险,有两个敌人随时都可能来找她。”

路小花道:“我知道,不就是哈兰和林兰嘛,放心,有我在,这两个家伙不敢乱来。”

李易苦笑一声,揉了揉路小花的头发,道:“钟姐姐怎么想的?”

路小花哈了一声,道:“钟姐姐?你可问着了,钟姐姐一开始知道这事,第一个念头就是把你掐死。”

李易吓的一吐舌头,道:“真的?”

路小花道:“不过后来就不这么想了,她舍不得。她就想把秦兰姐姐和双阳姐姐赶走。”

李易道:“那现在呢?就刚才。”

路小花道:“刚才她生那么大的气,一阵风似的跑进去了,我哪敢往前凑和?”

李易一笑,道:“那小好姐姐是怎么想的?”

路小花道:“唉,就数小好姐姐最可怜了,也最温柔,最好。她也不想这两个姐姐来,不过你喜欢就行喽,小好姐就按你的想法来,你喜欢找几个人都行。”

李易眼睛一酸,不忍再听下去。

路小花自然一下子就感受到了,道:“照我看,你把她们四个都赶走算了,就留我一个,等我长大以后……”

李易眉头一皱,挥手叫路小花闭嘴,站起身来。

路小花有些害怕,小嘴一扁,道:“你怎么了嘛,不叫她们走就得了,那我走好了。”

李易道:“行了,别说了,去睡觉吧,明天还得上学呢。”

路小花知道李易心里并没有怪她,但她是小女孩心性,还是不免有些不安,拉着李易的手,道:“你喜欢四个就四个,喜欢六个就六个,我都不在乎,这还不行吗?”

李易俯身在路小花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柔声道:“小花,去睡吧。”

路小花把眼泪擦在李易身上,点头道:“好,那我去做作业了。”

李易一笑,道:“你放学就光顾着玩了是吧?又没写作业?”

路小花道:“你总也不在家,又没人陪我睡,也没人给我讲故事,我哥天天就知道打架,打架,打架,都没人管我。在学校同学又都不喜欢我。”

李易听她说的可怜,轻轻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的后背,道:“小花,叔叔和你哥平时太忙,等我一有时间,一定带你出去玩。你平时在学校里,也别作弄同学,跟大家好好相处,你一定会交到好朋友的。

叔叔其实……,其实,对这些姐姐都喜欢,都是真的喜欢,我也分不清对哪个更喜欢一些,我分不清,我只好尽我所能做到最好。

好了,你先回去吧,今晚我陪你处,我给你讲故事,不过我想没有用,我还没张嘴,你就知道我心里想什么了。要不……。我给你唱歌吧?”

路小花破泣为笑,道:“你说话算数,那咱俩拉钩,你说话不算就是小狗。”

李易伸出手小指,跟路小花拉钩,道:“好,我说话要是不算,我就是小狗。”

李易跟路小花拉完钩,在路小花屁股上拍了一下,叫她先回房去。

四周静悄悄的。花园里的虫子正在吱吱的叫,李易抬头看看天,天上的月亮弯弯的,在云中慢慢的穿梭。

李易心想该面对的总得面对,当下站起身来走到楼门前,伸手把门推开,却是一愣,原来门后站着四个人,正是双阳她们。钟子媚也不知什么时候从二楼下来了。

显然,这四个人刚才正在偷听。自己说过的话她们可能都听见了。

四人没有说话,让开一条路,李易低着头走了进去。

五个人默默的在桌边坐下,梁小好起身给五人各沏了一杯茶,放在五人的面前。

钟子媚道:“易,叫她们两个住进来吧,我不再闹了。”

李易又惊又喜,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钟子媚点点头。道:“是真的。”

李易想笑却又有些患得患失,不由得看向梁小好,梁小好温柔的一笑,道:“你净看着我干嘛,我没意见,大家在一起不是很热闹吗。”

双阳道:“我真的只在这住上一阵子,以后接了活儿。我就离开。”

秦兰道:“那我,我,我不知道了。”

梁小好这时充当了和事佬,笑着过来拉住秦兰道:“你可别走。就留下来,你在这里,你的那个什么教会里的人不敢来抓你,他们也进不来。你还得教我开枪呢,你看我的手指,长不长?”

梁小好真不愧是公关高手,东扯一句,西拉一句,就把气氛搞的缓和了,李易看向梁小好的眼神不禁充满感激和佩服。

五个人越说越热闹,最后钟子媚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她心思其实非常单纯,被双阳和梁小好两个“老油子”一忽悠,心情立刻大好,觉得双阳和秦兰都是非常好的姐妹。

李易见四人和好,心头一块大石终于落下,心中暗道:“我发誓下辈子要做个女人。”

当晚,梁小好给双阳和秦兰各安排了一间房,就在二楼,钟子媚主动把自己旁边的两间房让了出来。

梁小好也搬到了二楼,这一下可好,四个女人非要在一间房里睡,李易只好被赶出了主楼,自己找地方睡了。

李易笑着下了二楼,心想这四个女人在二楼住在一间房里,今晚指不定搞出什么名堂来呢,咳,管它呢,反正现在言归于好,打也打不起来,我乐得清闲一个晚上,正好还要陪路小花,那就叫他们四个自己闹去吧。

李易到了浴室,放了一缸水,泡了个热水澡,全身舒舒服服的,这才来到路小花的房间。

李易轻轻推开房门,本以为路小花这个时候已经睡了,哪知屋里却还点着灯,路小花正在**看蜡笔小新,一见李易进来,不由得欢呼一声,从**跳下来,扑到李易的怀里。

李易把路小花抱起来,一起躺到**,道:“还不快睡?”

路小花道:“你说过要唱歌给我听的,不算数是小狗。”

李易只好答应路小花的要求。

关了大灯,李易给路小花拉好被子,拍着她的肩头,路小花一个劲的催他快唱,李易却想不到要唱些什么。

忽然想起小时候,文秀敏常常给自己唱一首儿歌,叫什么名字已经忘了,歌词也记不全,不过旋律还记得。

李易回忆着儿时的时光,轻轻的哼起了这首歌。

路小花折腾了一晚上,本来就困了,这歌又很好听,不知不觉,路小花便睡着了。

李易看着路小花可爱的小脸蛋,心里空荡荡,想起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却又是李易不愿意过多去触碰的。

窗外月光遍洒,路小花轻轻的鼾声,反倒叫李易内心充满了一种宁静。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李易就醒了,刚醒了没一会儿,秦少冰就打来电话。

李易看时间还早,也没叫路小花。想让她多睡一会儿,便拿着电话到了外面。

原来秦少冰一晚没睡,一直给李易查跟顾亚眠有关的资料,一直在查那个姓于的。

可是海三角几家大医院的重要人物都查遍了,姓于的倒是有几个,但是看他们的背景,没有一个人能干出这种事来。

李易对顾亚眠多少有些忌讳,一想到顾亚眠对人活体解剖取器官,虽说是经过麻醉的,那也叫人后背冒冷汗。

李易叫秦少冰休息休息。这事不急,顾亚眠多半会主动再找上门来的。

刚挂了秦少冰的电话,董川又打了过来,这一次可是大事,原来吴明宇的后台动用了一些力量,知会海州高层,要把吴明宇的案子调到外省去处理。

李易不禁破口大骂,心说要是叫吴明宇离开海州,恐怕这事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金恒出去还没回信。估计中间还会有一段时间间隔,人家就硬要把人调走。你李易又能有什么办法?

李易匆匆吃过早饭,约董川在紫色星缘见面。

李易把冯伦叫起来,两人驾车到了紫色星缘,这时董川已经到了,三人来到李易的休息室,坐下说话。

董川道:“我查了一下,听说吴明宇的老丈人,是广省省一级的人物,具体是做什么的并不清楚。不过能量不小。

要不是这事闹大了,吴明宇可能早在几天前就被调走了,现在海州各方面也弄的很紧张,海州市长,就是那个童查理,既不想惹吴明宇的这个后台,又不想把吴明宇就这么放了。引来国际上的批评,也很为难。”

李易道:“这可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吴明宇逃出升天?”

董川一时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得长叹一声。

两人正在发愁,忽然一楼吧台的服务员打来电话,说是有客人来访。

这么早会是谁来?

李易叫服务员让这人先上二楼等着,便带着董川下楼,到二楼去会见客人。

到了二楼,只见靠东南角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中年人,年纪其实也不大,戴着一副眼镜,见李易两人来了,很从容的站了起来。

李易对这人第一印象不错,不过不认识,以前从来没见过。

那人向李易伸出手来,客客气气的道:“你好,是李老板吧?我姓陈,陈清,广省公安厅秘书。”

李易也微笑着客气了几句,向陈清介绍了董川,心里却糊涂了,广省公安厅的人来找自己干嘛?

双方坐下,陈清面前已经有了一杯茶,吧台的服务员给李易和董川这时也各上了一杯茶。

李易也别说别的,向陈清打了个手势,请他喝茶,自己也端起茶杯来,假装喝了一口,眼睛却看向董川,眼中存疑。

董川也猜不出这个叫陈清的有什么来意,当下笑道:“原来是陈秘书,你好,我再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这家酒吧的大堂经理,董川,川流不息的川,是我们李老板的副手。

很抱歉,有句话我可能说的不妥,我们只是个体业主,似乎跟省公安厅,这个,没有什么来往。不知道……”

陈清爽朗的一笑,向吧台看了看,对李易道:“李老板,我今天来是有些事要跟你商量,嗯,事情多多少少有些隐秘,不知道是否……”

李易当下会意,向吧台的服务员一摆手,那服务员明白,拿着自己的东西,转身下了楼。

这个时段还太早,窗外的天也只是刚刚亮,二楼还没有生意,就只李易他们三人。

等吧台的服务员一离开,李易便道:“陈秘书,现在安全了,可以说了吧?”

陈清一笑,道:“我给陈副厅长办事,谨慎惯了,这也算是职业病了,请原谅。”

李易淡淡的一笑,道:“不碍事。”

陈清又看了看董川,李易道:“小川哥是我的心腹,如果他都不能听,那陈秘书还是不必说了,我请你喝茶就是了。”

陈清眼睛一亮,向李易看了一眼,道:“好,我来之前就打听了很久,都说李老板与众不同,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那好,我也就不兜圈子,我有什么就说什么好了。李老板,我想问问,你跟海州市新东区原公安局长吴明宇认识吧?”

李易跟董川对视一眼,心里都起了戒备,李易心道:“难道这个陈清所说的陈副厅长,就是吴明宇的后台?没道理啊。如果真是这样,他来找我干什么?”

李易虽然心里起疑,但是知道假装不认识也没用,当下爽快的道:“不错,我们认识,不但认识,还打过很多次交道。实话实说,我们之间还有不少过节。怎么,陈副厅长是吴局的亲戚?”

陈清一愣,随即笑道:“李老板,你误会了,我想你恰恰猜反了。”

李易道:“哦?愿闻其详。”

陈清左右看了看,确定四周无人,这才道:“时间很紧,我也就直说了,陈副厅长对海州这件案子十分重视,像吴明宇这种害群之马,残忍之极的人,早就该处以极刑。

无奈,吴明宇的后台可不软,我们打听到内部消息,说吴明宇很快就要被调到外省去审,如果叫他离开海州,恐怕这案子就办不成了。

我们陈副厅长是个嫉恶如仇的人,不想叫这件案子,又因为关系权力而成为没有结果的案子,所以一直在着力调查。”

ps:喊得您都听出老茧了吧?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