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3 投鼠又忌器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三卷 神鬼四方来 633投鼠又忌器

李易又不是傻子,听到一半就知道陈清话里的意思了,笑了笑,道:“陈秘书,据我所知,吴明宇的岳父也在省公安厅,似乎也是副厅长,不知道在这件案子当中,他有没有过度的参与。”

陈清扶了扶眼镜,笑道:“李老板身历此事,自然对其中的关窍知道不少,来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件事,大家都是直爽人,我也就不绕圈子了,干脆直说了吧。”

李易将陈清面前的茶杯向前一推,道:“我洗耳恭听。”

陈清这次大大的喝了一口,道:“我从头说起吧,吴明宇能有今天的地位,当然有他自己的作为,但是一早,那是靠着他的岳父罗殿章。

罗殿章确实是广省公安厅副厅长,正如李老板心里所猜到的,罗副厅长和我们陈副厅长,嗯,之间有些利益上的冲突。”

李易笑道:“不知道广省公安厅厅长是不是出了问题?”

陈清自嘲的一笑,道:“李老板快人快语,原来的马厅长正在重病中,胰腺癌晚期,怕是不行了。”

李易心道:“这种事倒不奇怪,可是看来要把我卷在其中,这可如何是好?”

陈清继续道:“现在省公安厅有资历的就只有陈、罗两位副厅长。要论资本,他们不相上下。于是……”

李易抢着道:“于是要想知道谁能笑到最后,就得看对方是否有失误。”

董川似乎不经意的用胳膊拐撞了一下李易,李易却装作不知道。仍然一脸笑意的看着陈清。

陈清似乎有些尴尬,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道:“不错,只有叫对方出事,自己这一方才能上台。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李易道:“那我再冒昧的问一句,陈秘书和陈副厅长之间……”

陈清似乎有些不悦,冷冷的道:“陈副厅长是我叔叔。”

李易嘻嘻一笑,道:“收到,请接着讲。”

陈清咳嗽一声,道:“吴明宇的案子其实不小。不过罗副厅长能量也不小,他想把吴明宇调到外省,他在外省自然有相应的关系,想把这件事大事化小,当然最后也极有可能小事化无。

那么,陈副厅长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我们已经详细的调查了,我知道,李老板亲身参与了这件案子的全过程。

而且李老板身边还有一位小姐。好像叫梁小好吧,她以前是朱长有的人。一定知道很多春风楼内部的丑事,自然也就知道吴明宇的丑事。

我的目的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以李老板的聪明才智,应该能猜出来我的意思。

很快,陈副厅长就会暗中知会海州的高层,正式开庭审理这件案子,同时也请了很好的律师,我们听说李老板还有途径可以引起国际上的关注,那就更好了。只是……”

李易哼了一声。道:“只是缺一个人证,是吧?”

陈清道:“不错,梁小姐应该出庭作证,那吴明宇就没有机会翻身了。如果这件事办的好,还可以把罗副厅长也拖下水。

你放心,陈副厅长是重感情的人,只要这事办成了。我们必有重谢,到时候李老板在海州可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

李易毫不掩饰的把眉头皱了起来,道:“陈清。你应该知道吴明宇暗地里是干什么的吧?他明着是公安局长,可是同时也是黑社会,他进去了,可是他的手下还在,他小舅子胡金全还在,如果我答应你叫小好去当人证,那她的生命安全怎么保证?”

陈清冷冷的道:“李老板,我今天来本来是请你,而不是逼我,但是你说的话,倒好像是我的不是了。

梁小姐当此大事,不由得她来选择,你放心,这个风险不会很大,我们会派人保护她。”

李易道:“哼,如果你了解我的话,就不会说这种话,如果说保护,我自己就足够了。不需要外人,那样反而不安全。

可是这事一但进入轨道,那就不是审案那一天的风险,前前后后不知要有多少麻烦,除非你们能把吴明宇一干人等全都干掉,不留一个。”

陈清身子向后一仰,神情似乎十分轻松,道:“李老板,我今天给你摆出来的态度,那是一种客气,你要是识相就不应该这么说话,这对你很不利。

我完全随时可以换一种态度,李老板,你在海州能有今天,都做过些什么,难道别人都不知道?你以为你认识几个人物,他们就能完全保你?

如果我们陈副厅长想对付你,什么王东磊都白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不跟我们合作,最后的结果就只有一条,那就是滚出海州。”

陈清本来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可是这时一变脸,却显出十分讨厌的神情。

李易的脾气哪是吃素的?当下哈哈一笑,起身道:“好了,道不同不相为谋,请吧。”

陈清霍地站起,怒道:“你敢赶我走?”

李易笑吟吟的道:“要不然我再赶你一次?”

董川一看忙起来打圆场,将李易拉到一边,小声道:“小易,这事很不好办,先别惹他,他们的能量不小,咱们没必要给自己招来麻烦。”

李易怒道:“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董川道:“是是,唉,这事也真是难办,其实就算是小好不出庭作证,吴明宇日后没事了,也会回来找她的麻烦。我看,不如斩草除根,把吴明宇一系全都做了,一干到底,这样也能少一些后顾之忧。”

李易怒气渐消,觉得董川说的也在理,可是这事总觉得风险太大。

陈清这时也恢复了平静。走过来拍了拍李易的肩头,笑道:“李老弟,我刚才说话可能过火了,其实这事咱们是同一阵营当中的,帮了我叔叔,也是帮了你自己。

梁小姐的照片我见过,确实惹人怜爱,她能成为李老弟的红颜知己,是她的福分。

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话我现在可是信了。这件事我觉得只能进不能退。”

李易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做?”

陈清见李易吐口了,喜上眉梢,道:“这事有一套严密的法律方面的调度,十分复杂,不过你放心,绝对能致吴明宇于死地。

只要吴明宇一被判刑,他跟罗副厅长之间的一些丑事也会随之而暴光,到时候。陈副厅长自然会有自己的行动,我们是不会叫罗副厅长再有出头之日的。

李老弟。我知道你心里的顾虑,可是这事你大可放心,说句实话,我们就算不考虑你,也得考虑我们自己。

不把吴明宇和罗副厅长扳倒,我叔叔又怎么会上位呢?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

李易毕竟年轻,一听陈清这么说,心里也有些松动,道:“那。我先跟小好说说。”

陈清道:“好,爽快,这是我的名片,我等你电话。”

李易随手接过陈清的名片,心里乱哄哄的。

送走了陈清,李易双眼有些发呆,董川道:“只进不退。只进不退,我看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是咱们应该小心。”

李易道:“我去跟小好说说吧。”

李易出了酒吧,却有些犹豫,想上车回家,却又迈不开步。

冯伦也听说了这件事,道:“老大,走吧,早晚都要说,只要这几天别叫小好离开你身边,你保护她也就是了。”

李易道:“唉,我才感到什么叫发愁。得了,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李易拨通了家里的座机,是梁小好房间里的,梁小好却没接电话,李易心里就是一阵紧张,忙又拨通梁小好的手机,电话响了两下之后,梁小好总算是接了电话。

李易长出一口气,道:“小好,你不在家吗?”

梁小好的声音似乎有些迟疑,道:“我,我出来,出来逛逛。”

李易是什么人,一听就知道不对,追问道:“不对,你有事瞒着我,你是不是在外面?快回家,现在事情有些变化,我一会儿就回去跟你说。”

梁小好道:“是什么事?”

李易道:“回去再说吧,我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

梁小好也是个聪明人,略一思索,道:“是不是跟吴明宇的案子有关?你是想叫我做人证吧?”

李易反倒支吾了,道:“这个,嗯,等我回去再说。”

梁小好一笑,道:“老板,你放心,我上次就说了,如果有这个必要,我一定出庭,我对你的事业绝对支持,如果能彻底的扳倒吴明宇,你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李易眼圈一红,柔声道:“小好,你真是个聪明人,是个好女孩,那你先回家,等着我。”

梁小好答应了,挂了电话。

李易仰头看天,终于下定决心,上了车,叫冯伦开车回去。

在车上李易才想起来,刚才忘了问梁小好在外面做什么,想了想算了,还是回去再说。

家离酒吧不算近,不过以冯伦的技术,这点距离也不算什么,过不多时,两人就到了家门口。

李易进了家门,到了梁小好的房间,却发现梁小好没有回来,问家里的保姆,保姆说梁小好一早就出去了,到现在了没回来。

李易心时感到不妙,暗道:“该不会这么快就出事了吧?”

忙给梁小好打电话,哪知一打之下,对方的手机却已经关机。

李易急的跳了起来,一遍又一遍的打,可是梁小好的手机就是不开。

这时双阳、秦兰和钟子媚也都闻讯赶了过来,一问之下,也都傻了眼。

双阳见李易急的团团转,安慰道:“你先别急,我看小好很会办事,她不会出事的。”

李易急道:“现在可能是有人要杀她、害她、绑架她。怎么不会出事?”

双阳一咬嘴唇,强行忍住没有顶嘴。

李易这时已经要抓狂了,再也按捺不住,冲出去上了车,叫冯伦开车在海州城里找,同时给秦少冰打电话,叫秦少冰查查梁小好手机的位置。

双阳等人怕李易出事,三人开着一辆面包车跟在冯伦的车后面,帮忙一起找。

这时,李易的手下全都知道了。李国柱、周飞他们立刻领人开车四处寻找。

姜小强、朴环和马占宇他知道这事之后,也都派出手下的兄弟到各处去找,可是找了一整天,仍然不见人影。

最后众人又都回到李易的酒吧,李易一见众人的表情就知道没有结果。

这时天已经黑了,李易又累又愁,又苦又闷,又急又焦,终于忍不住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众人都是李易的好朋友。看李易这个样子,都想过来劝。却不知从何劝起。双阳和秦兰见李易伤心成这个样子,眼圈也都红了。

因为已经关了机,所以秦少冰费了好大的力气,也查不到梁小好手机的位置,后来还是现编了一段程序,查到了梁小好和李易通话之前的位置。

秦少冰跑过来向李易道:“易,小好早上跟你通电话的时候,在东岭子区顺风路。”

李易擦了擦眼泪,哽咽道:“顺风路?”

董川道:“顺风路已经快靠城边了。再向北不远就是爬沙坝了。那地方在大学城的北边。是九路车终点站。”

李易一下子站了起来,大声道:“我知道了,没准是那个姓顾的。”

董小梅道:“小易呀,有线索就好办。咱们这就去爬沙坝,这么多人都在,只证这小姑娘不会出事。”

李易一有了目标,精神便是一振。在身上一摸,摸到了那个U盘。

李易正要上车,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号码却是陌生的。

秦少冰反应非常快。向大黑小黑一摆手,那两人立刻搬出几样仪器,又拉过几条线,跟李易的手机连在一起。

小黑戴好耳机,秦少冰则搬了一台电脑离的远远的,噼哩叭啦的敲打键盘,开始现编程序,大黑给秦少冰打下手,这三人一准备好,小黑便向李易一使眼色,李易接通了手机。

“喂,是李老板吗?”电话里一个声音道,李易听这声音有些熟悉。

李易稳定了一下情绪,平静的道:“是我,你是哪位?”

那人呵呵一笑,道:“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咱们不是刚见过面吗?我是顾亚眠。”

果然是他!

李易握紧了拳头,董川对李易一摆手,示意他别怒,继续发问。

李易喘了口气,道:“我一猜就是你,说吧,有什么条件?你要多少钱?”

顾亚眠一笑,道:“别提钱哪,那太俗,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东西。”

李易捏了捏手里的U盘,道:“我当然知道,我会还你的。她怎么样?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就活剐了你。”

顾亚眠哈哈大笑,道:“李老弟,你太冲动了,要说用刀子割人,我比你在行。你的红颜知己在我这,你拿着四百万,再拿着U盘,一个人,记住,一个人,不许开你那辆车,到爬沙坝来,就在上次的地方,如果我看见你多带人,后果你自己想。”

李易道:“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得先听听小好的声音。”

顾亚眠道:“你没有资格跟我讲条件,我只等你一个小时,你不来,我就撕票。”

李易道:“我现在在开发区,一个小时不一定能赶到,你又不让我坐我的车。”

顾亚眠道:“那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

说罢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他刚一挂断电话,秦少冰立刻道:“手机位置在爬沙坝李家村村西大概二里的地方,看样子人可能在车里,因为信号在缓缓移动。只要他不关心,我还能持续跟踪。”

陈铁山向江大同小声的道:“少冰这是在干什么?”

江大同小声道:“估计是在现编追踪程序,这边打着电话,他那边就开始从头编程,等电话打完了,他也编完了,正好计算出手机信号的位置。”

陈铁山惊讶万分,舌头吐出老长,虽然明知秦少冰在电脑和网络方面有本事,却没想到竟然达到了这种境界。

他们两个低声说话,也没有人留意,李易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准备好双刀、硬币、手机,紧了紧裤带,把U盘放好,又从酒吧拿了四百万出来,用包包好,快步出了酒吧。

众人自然不能就这么叫他走,一齐围过来要劝他,李易忽然一回头,向众人一指,喝道:“谁都别劝我,都别跟来,要不然我可翻脸不认人!”

众人自然都止住脚步。

不大会儿功夫,一辆出租车到了近前,李易拉门上车,车子开走了。

众人站在酒吧门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秦兰和双阳一使眼色,两人心下会意,趁人不备,偷偷的溜了出来,到了没人的地方。

秦兰道:“双阳姐,不能叫他一个人去冒险,我的枪带着,咱们一起去。”

双阳点头道:“好,打车走。”

两人绕到酒吧后面,也奔爬沙坝去了。

李易坐在出租车里,心里乱成了一团,只觉得身上似乎压上了一块大石,推不动搬不走,不住口的催司机快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