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 出教即叛教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636出教即叛教

李易不禁大惊,这男人刚才似乎只是轻轻一抖,没想到居然有这种威力,举重若轻,只于呼吸之间便将双阳三处关节震脱。

李易反应极快,将哈兰向那男人一抛,迈景门,抢到那男人面前,右手反手将双阳向后一推,双腿成坐盘,左手探向那男人的膝盖。

李易也说不清为什么要攻对方下三路,时间太短,根本来不及想清楚。

直到李易把手伸出来,脑子里才想清楚原因,原来李易潜意识里想到一点,这男人这么擅长擒拿术,一定是果毅门中的高手。

十有八九,就是哈兰的那个教官师父,只不过地位较高,同时又是托克兰大教会的副主教。

既然果毅门中的这些人下盘功夫不行,李易一出手,自然要攻他下三路。

那男人见哈兰向自己飞来,只伸右手一推一甩,便将哈兰的身子甩到了身后的船里,忽然感觉下身一紧,知道李易已经出手。

这男人心道:“这小子出手不凡,居然知道我功夫的死角,哼,哪能这么容易叫你得逞。”

李易左手抓住了这男人的小腿,正要用力闭他筑牢穴,这男人忽然向后急纵,嗤的一声,这男人的裤子被李易五指扯破,却没伤到他身子。

李易不敢冒然跟进,双手连扬,打出十来枚硬币。那男人冷哼一声,双手连连抓拿,竟将李易打出的硬币全都抓住。

李易大惊,双手不停。硬币如雨般打出。

那男人这时已经落在船上,左脚踩在哈兰的胸口,船上那女人如鬼魅般向前一飘,手里忽然撑开一把伞一样的东西,噼哩叭啦,硬币全打在伞上,大部弹到了河里。

李易心道:“这娘们拿把伞干嘛,你当自己是不知火舞啊。”

李易正不知该怎么办,那女人忽然跳到了岸上,正落在李易的面前。

在这一瞬间。李易看的清楚,这女人不过二十来岁,一张脸可以说是艳若桃李,却带着一脸坏笑,似乎把李易当成了小弟弟一样的感觉。

李易知道这女人也不简单,正要出手,哪知这女人速度更快,竟然一下子扑了过来,同时道:“我陪你玩玩。”

李易看她扑过来的身法十分奇怪。向旁一闪,伸右手去推。这一下虽然是虚招,却也上了当。

这女人身在半空,见李易已经出手,立刻四肢一收,竟将李易的右臂抱住,随即身子再次弹起,绕到李易身后,身子横起,双腿一夹。正夹中李易的脖子,身子随即一摆,将李易摔倒在地。

李易被这女人摔的七荤八素,心里又气又怒,自己武功大成以来,什么时候被人用近身招数摔倒过?这简直就是笑话。

可是就在今天,就在今晚。李易竟然被这个不知名的女人用摔法摔倒了。

李易虽气,却是面朝下趴在地上,身子被这女人的双腿夹着,无法动弹。想去踢她,却够不到,左手在门外,无法回弯来抓敌人,右手一直被那女人反向扣着,怎么挣也挣不脱。

李易心里也立刻明白了,这女人绝对是摔跤高手,摔跤这种搏击术,看起来破绽很多,可是如果练的是上乘功夫,那就往往使敌人处于一种无法反击的姿势,叫你有一身好本事也用不上。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这话是老话,可是李易这时才真切的感受到这话的真实。

那女人嘿嘿坏笑,双腿越夹越紧,李易只觉得呼吸不畅,心说这娘们看起来娇小可爱,力气怎么这么大?

那女人道:“你叫李易是吧?你刚才那一推,我能看出来,功夫也算是可以,不过你遇到我,那就是白给。

我这一招叫捆龙三角锁,你的攻击力全在死角上,根本伤不到我,我就算夹不断你的脖子,也能叫你憋死,你就认命吧,小弟弟。”

李易意识越来越模糊,忽然急中生智,张嘴一口咬住这女人的大腿。

这女人用双腿夹着李易,拉扯着李易的右臂,李易的脸正对着这女人的大腿内侧。

本来像李易这样的高手,跟人交手时自重身份,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上嘴咬的,那都是小孩子打架的招数。

所以这女人的大腿就在李易嘴边,李易却一直也想不到。

这时性命悠关,李易哪还能顾虑到什么身份,当下张嘴用力咬去。

那女人虽然一招间就制住了李易,可她是高手,心里十分清楚李易的份量,知道李易是只老虎,如果放开他,第二招就没那容易得手了,是以一直用力扣着,想把李易夹死。

可是天底下任何招数都有破绽可寻,这女人也没料到李易居然能用嘴咬,这一下正被咬中大腿内侧,人的大腿内侧神经末稍极为丰富,而人的咬肌又是最有力,这一下这女人哪受的了。

李易一口咬中,这女人大叫一声,松开捆龙三角锁,翻身躲开。

李易得理不让人,也不及站起,当下向前一扑,压在这女人身上,横臂去压她咽喉。

哪知这女人手脚不知怎么一弄,竟将李易的身子托起,转了个方向,向外摔去。

这个姿势正是李易最不易用力的姿势,他身子无法停住,嗵的一声摔到了地上。

李易真是气坏了,没想到两次着了这女人的道儿,同时心中也佩服她的摔法。

像李易这种高手,对摔跤这种功夫向来看不起,今天可算是遇到了个中高手了,叫他不服也不行。

李易刚刚站起来,还没等站直,那女人却又扑到了身边,左手一拉李易的右脚。右手探过来一拽李易的左手腕,随即分开一扯,李易重心立刻失去,身子平着被甩了出去。

这是李易今晚第三次中招,本来已经留了神,却没想到对方的摔法十分古怪精妙,自己竟然没有法子防备。

这女人显然知道其中关窍,不等李易站直,就又扑了过来,双腿一交叉。插进李易两腿之间,右肘在李易的臀上一托,李易重心登失,被这女人摔出两米多远。

这女人坏笑着又扑了过来,道:“先前那招叫离根断念,后来那一招叫坐龙飞升,新招又来啦。”

李易心想既然来不及站起来,索性就蹲着,听到身后风声。当下双腿一盘,回肘去顶。

哪知那女人扑过来。却故意迎向李易的手肘,她双手在李易手肘上顺势一扯,双腿急蹬李易的胯间,只轻轻巧巧的一挑,李易的身子又腾空而起。

这女人笑道:“这是顺水人情。今天我要活活摔死你。”

说着扑过来,又是数招。

李易身子不能站直,咏春和八卦两门功夫无法使用,吃了大亏,有心用刀子去刺。那女人却来的很快,根本没有空隙。

就这样,李易破天荒的被摔了七八交,头脑中一片混乱,被摔的五脏颠倒,险些吐出来。

李易这才知道摔法的厉害,你就算有铁布衫。也挡不住被人往地上摔,你皮肉抗打,内脏却不禁震动。

内脏一受震动,全身都跟着不舒服。

李易到了现在重心已经基本找不回来了。只觉眼前一切东西都在转,恨不能一下子躺在地上,永远不再起来。

那女人一看李易的头,就知道李易已经晕了,立刻冲过来,抓住李易的双臂,反着一折,双腿一勾一盘,将李易的头夹在了腿间,道:“这是断龙绞,你认命吧。”

李易颈中咯咯直响,脖子似乎都要断了,呼吸再次不畅,忽然发觉自己嘴下正是那女人的神秘地带,这女人胯间正紧紧的压着自己的嘴。

李易心道:“刚才叫我咬了一次了,你还来?没半点记性。这娘们,喜欢把这地方往别人嘴底下送,小浪货。”

李易心里想着,一口咬了下去。

这女人正在得意,李易一张嘴,她也反应过来了,刚才已经吃过一次亏了,怎么这么没记性。

可是为时已晚,李易这一下咬的可不轻,这女人闷哼一声,松开断龙绞,她心里又羞又怒,对着李易的脸就是一脚。

李易脸上吃痛,身子借势一滚,卸掉了对方的来力,但是仍然眼前直冒金星。

那女人这次伤的不轻,站起来向后便退,李易见她一瘸一拐的,显然自己这一招下流无耻卑鄙流氓大法已经生效。

船上那男人一直在冷眼旁观,没有上来帮忙,他也以为这女人赢定了,却没想到李易出此怪招,扳回了局面。

那男人跳上岸来,道:“你躲开,我来。”

那女人咬着牙道:“把他的牙一颗一颗的摘下来,要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李易面对这男人心里同样没底,斜眼见双阳晕倒在一边,不知如何,心想今晚可讨不到好去了。

那男人正在过来,忽然脚边嗤的一响。

李易心里一喜,那男人心里一惊,迅速向旁一跳,那女人见状也跳到一旁。

只听不远处秦兰的声音道:“副主教,文兰,我不想出手伤人,你们最好别动。”

李易顺着声音看去,只见秦兰手里端着枪,正站在一棵树手,枪口对着那一男一女。

李易大喜过望,道:“秦兰,你没事吧?”

秦兰不敢稍动,怕错过了瞄准,轻轻的道:“我没事,林兰中枪了,倒在林子里。副主教,你把她抬走吧,我不会跟你们回去。”

那男人道:“秦兰,你这是公然叛教,你知道教主是什么脾气。”

秦兰道:“我当然知道,不过我打算退教,我要,我要跟着李易。”

李易心头一热,呼吸喘促,心里颇有感动之意,道:“不错,她要跟着我,我说这个什么副主教,你最好成全我们。”

那男人道:“秦兰。你想好了。”

秦兰说话虽轻,语气却很坚定,道:“我想好了。”

那女人道:“秦兰,教里的规矩,入了教就能出教,那只会按叛教处理。”

秦兰道:“希望把我当成个特例吧。”

那一男一女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秦兰道:“易,你快带着双阳姐离开,这里有我。”

李易哪能留她一个人在这,道:“叫他们先走。咱们一起离开。”

那男人向林子里一指,道:“林兰在哪?”

秦兰道:“左三,白虎,七点十二步,平顺。”

李易虽然听不懂,但是知道她说是方位暗语。

那一男一女向李易恨恨的看了一眼,先后跳上了船,那男人道:“好,我们先离开。一会儿再来找林兰,你们走吧。”

秦兰枪口不动。叫李易带着双阳先到自己身后。

李易走到双阳身边,将双阳脱臼的地方先接上,再将双阳轻轻抱在怀里,退到秦兰身后。

那一男一女已经开船走了,直到船影不见,秦兰才将手里的狙击枪放下来。

李易见她满头是汗,一脸的憔悴,知道刚才跟林兰对峙,消耗了秦兰大量的体力。心里疼惜,便将秦兰也背在背上。

李易抱一个背一个,离开了河边。

跑出一段,忽然听到前面有人高喊:“师父,是你吗?”

正是江大同的声音,李易忙道:“是我,是大同吗?”

江大同答应一声。带着几个人赶了过来,扶住李易,道:“师父,可找着你了。都把大伙急死了。”

李易道:“咱们回去再说。”

江大同道:“大伙正散开四处找你呢,我这就联系人,你先上车。”

李易三人上了面包车,这才松了一口气,李易只觉全身的骨头都要散了似的,心说从来没听见过天底下有摔跤摔的这么棒的人,听秦兰所说,这女人叫文兰,看来事后得打听打听。

忽然又想到梁小好生死不知,她十有八九又落到了顾亚眠那些人的手里,李易鼻子一酸,又哭了出来。

江大同联系大家,人们先后聚了过来,李易把事情经过跟大伙大概一说,众人便又散开去找梁小好,可是找了一夜也没见到人,天快亮的时候,众人又都聚回来,表情沉重,谁也不说话,李易知道没有找到人,见大伙为了自己这么辛苦,客气了几句,带着人先回了酒吧。

等到酒吧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李易包扎了伤口,换了一身衣服,跟众人坐在一起,说起了事情的经过。秦兰也说了自己的事,众人这才清楚。

原来李易当晚走了以后,大家都不放心,秦兰和双阳便偷偷打车去找。

但是她俩心里记着的是秦少冰所说的顾亚眠的电话位置,等到了那个地点,却不见顾亚眠的人影。

两人对海州并不太熟,四周又都是郊区,天黑以后,没有路人,都不知要去问谁。

顾亚眠给李易打电话约李易出来后,便将手机关了,到河边去等着,双阳她俩当然没有找到。

顾亚眠叫压道机器去约会地点接李易,用卑鄙的手段把李易捉来,双阳她们又哪里知道。

所幸秦兰的狙击枪有夜视功能,两人找了半天没有找到,秦兰便爬到树上,四下仔细观看,这才发现小淮河边似乎有人,只是视野被树枝挡着,看不大清楚。

这两人连忙赶到河边,正赶上压道机器举着李易要丢到河里,秦兰当时离的尚远,没有办法,只好打中压道机器,这才使得压道机器和李易同时跌到河里。

当时现场中,顾亚眠等人见压道机器中弹,知道附近有狙击手,众人忙躲起来。

秦兰想由自己来压阵,叫双阳跑过去跳到河里救人,哪知哈兰和林兰这两人一直寻找秦兰的下落,今晚凑巧碰到她,这两人哪有不跟来之理?

秦兰开枪打中了压道机器,林兰也已经找好了合适的位置,向秦兰开了枪。

秦兰仗着这方面的业务极为熟练,反应机敏,林兰手里拿着又是普通的狙击枪,这一下总算是提前躲开了。

秦兰将双阳拉低,两人藏好身形,不敢乱动,虽然担心李易,一时间却也无法。

秦兰不甘就这么被林兰压着,不住的计算四周的方位,冒险跑了出去,又换了一个位置,居然扳平了局面,打中了林兰的左脚。

于是林中四人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敢乱动。

顾亚眠那些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等了一会儿不见有动静,马市长第一个耐不住,跳起来上车要走。

别人见马市长都没事,便纷纷起身上车。

压道机器虽然跌在河里,却也没有人去管他,马市长还不屑的道:“我正可以省一笔钱,哼,这可得多谢李易的人了。”

顾亚眠心想李易是手脚被缚跌到水里的,他和梁小好谁也不可能活着从水里出来,是以大放其心,带着人开车走。

林子里双方对峙,哈兰终于耐不住,叫林兰先开枪掩护自己,第一个跳了出来,想绕到侧面,来对付秦兰。

双阳急着救李易,也已耐不住,从秦兰的身后方位退了出来,绕了好大一圈,出了林子。

哈兰本想伤人,双阳本想救人,两人却在林子边上不期而遇,这一见面当然要动手,一动上手双阳便不是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