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 冤家齐聚头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644冤家齐聚头

双锁中,每一只手的位置、力度、节奏,与腰马的配合都十分讲究,又要应付不同的变化,自然难练。

最后一种则是一套大手法,便称为金锁诀,是整部书谱最难的一个项目,书谱上说这套手法练成了,对方无论用什么招数,只要是正面对敌,就都能破解。

两人一看之下自然是热血沸腾,可是看了注解之后,却都头疼了。

这套手法的功夫全在手上,向上都不及手肘,书谱上的图形画的十分复杂,两人左研究右研究也没看明白。

而手法的每一项看起来都似乎十分普通,并不像是有什么威力的样子,这一套手法后面的注解又十分抽象,说的都是些阴阳五行之类的。

两人对着拆招,没有一手一架能沾粘到一起的,根本就不成套路,松松垮垮,不成套路,左试右试不行,两人只好放弃。

卢仲文道:“我觉得这一招不像是骗人的,不过似乎要组合在一起才能用,还不能考虑手法的先后顺序。”

李易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同时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一种推算方法。

似乎这是一种完全虚的,不用力的,只起引带作用的手法,用最小的力,一步一步的计算,将敌人的关节位置逐步引到最死的位置上,中途又没有办法撤离,只要我们不松劲,对方明知不妥,也只有跟着走,最后必定走向关节折断的地步。”

卢仲文道:“没看出来,你小子领悟的还真不少。我老了,不中用了,你小好慢慢练吧。”

李易已经将这一套手法的六十四个点位全都记住了,他合上书本,在头脑反复的计算推敲,总觉得不成路数,可是是按某一种思路去推算,又似乎有很深的道理。

这两人研究武功。外面天都黑了,林惜文来叫两人吃晚饭。

晚饭是在餐厅吃的,庄子期并没过来。

金恒说这一天的功夫已经跟几个朋友都联系上了,金恒打算今晚就出发,跟几个朋友坐飞机先去英国。票都已经订好了。

李易不放心金恒。金恒道:“这次是几个朋友一起去,那些人应该不会这么大胆子把我们都劫了吧?”

李易和孙显才互相看看,一齐缓缓摇了摇头。

李易道:“金大哥,这事事关重大。我送你去机场,等飞上了天,我再回来。”

双方说好,匆匆吃过了饭,李易叫梁小好待在孙显才家里。不要乱走,自己换了一身装束,又戴了顶帽子,遮住前额的红点,这才跟金恒出了孙显才的家门。

李易向孙显才借了一辆很不显眼的车,自己开车送金恒去机场。

东昌的晓德机场在城北区,离孙显才家很远,李易开车绕着弯开了将近四十多分钟才到。

晓德机场这个时段还很热闹,今晚有两架国际航班。一架开往英国,另一架开往新西兰。

李易把车停下,跟金恒两人下了车,专挑人少的地方走,尽量不惹人注意。

金恒的那几个朋友早就到了。金恒见到熟人,忙上前打招呼。金恒给李易一一介绍,这些人大都是东昌的记者,有的是杂志社的编辑。

这时离登机的时间也近了。金恒道:“李老板,我们得先走了。你回吧。”

李易四下看看,一时也见不到有什么异样,便道:“那好,你们一切小心,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金恒答应一声,带着几个朋友向登机处走去。

李易看着他们过了安检,这才放心。

又等了一会儿,飞机起飞了,李易心里轻松了一些,转身便打算回去,哪知一转身,便发现身后十多米处站着几个人。

这几个人正排成一排,挡住了李易的退路,李易一看暗叫不好,这些人都是熟人,正是冤家聚头。

原来站在李易身后的正是顾亚眠、柳飞红、胡金全、哈淳。

李易心道:“这下有好戏看了。”

顾亚眠嘿嘿一笑,道:“李兄弟,又见面了,你不在海州呆着,跑东昌来干嘛?”

李易冷哼一声,道:“真没想到你么一个变态居然还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现。”

顾亚眠道:“我又没犯法,法律管不着我,我为什么不敢出现?

相反,倒是你这种在逃犯却出现在这样的场所,这真是太可笑了,李兄弟,你有什么打算哪?”

哈淳上前一步,道:“原来你就是李易,昨天你从身上拿走的书谱呢?”

李易笑道:“烧了。”

哈淳大怒,但随即想到李易是在故意气人,便一伸手,道:“把书还我。”

李易道:“你有本事过来拿。”

哈淳向前便冲,柳飞红却一把拉住他,道:“别急,李易是要进监狱的人了,咱们犯不上跟他动手。”

胡金全一直没说话,这时忽然上前一步,道:“李易,你说你在海州老老实实开你的酒吧多好,非得趟这浑水,结果把自己卷进来了吧?你虽然有点本事,但是跟我们斗,还差的太多。

李易,我见过我姐夫了,我姐夫就想听你一句话,只要你能不管这闲事,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李易道:“上次要把我扔到河里,这也算是井水不犯河水?”

胡金全道:“以前是以前,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我们绝对可以再做朋友。”

李易嘻嘻一笑,道:“那好啊,我现在就老老实实的,带着我的女人四处游山玩水去,好不好?”

胡金全道:“那敢情好,不过不是我信不过你,是我们都信不过你。你得跟我们在一起,等我姐夫调了来了,再送你们回去。”

李易脸色忽然一变,沉声道:“胡金全,你别蹬鼻子上脸,照你这意思,你是想软禁我了?”

胡金全哼了一声,道:“我们又不是执法机关。哪能软禁你,再说软禁也未免太轻。

警察很快就到,你先在东昌呆一段时间,然后再回海州,等我们的事情结束了。再放你出来。你就当是拘留好了。”

李易怒极反笑,道:“在海州你们找警察来对付我,本来就是没谱的事,我犯什么法了?压道机器又不是我杀的。”

顾亚眠道:“李易。都什么年代了,还跟你讲证据吗?说是你杀的,就是你杀的,你不承认也不行。”

李易冷笑一声,道:“那你做器官交易就不算犯法了?”

顾亚眠满脸笑容的道:“证据呢?你想告我。那就得有十足的证据了。这就是人跟人之间的差别。”

李易道:“说的好,就得要证据,你忘了你上次留在我身上的那块坏掉的U盘了?我把它交给我的一个朋友了,他有本事把这东西修好,到时候发到各大网站。

顾亚眠,枉你还是高级知识分子,这么不小心,你把U盘烧了该有多好?”

胡金全脸色一变,他可比顾亚眠对李易了解的多。胡金全知道李易手底下有三个电脑妖怪,在计算机和网络这方面极有造诣,当下在顾亚眠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顾亚眠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李易能从他的眼神里看了一种不安。

李易趁热打铁,道:“告你一个人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如果能把某某副市长,某某副厅长,某某市长什么的都一窝告倒,那恐怕他们会先收拾你。因为是你的疏忽大意,才造成全盘棋死的。”

顾亚眠走到李易近前。沉声道:“你敢威胁我,你信不信我摘了你的心。”

李易双刀一闪,在顾亚眠前胸划了个圈,却没伤及他的皮肉,瞬间又把双刀收起,道:“别以为只有你会刀,你不过是个心理变态的家伙,你想摘我的心,好啊,我就站在这叫你摘。”

人就是这样,一但赖以为尊的心理防线被击溃,人就彻底垮了。

顾亚眠呼吸略促,道:“那你想怎么样?”

李易道:“咱们只有走着瞧,没别的办法,我都不知道我会怎么样。”

柳飞红这时道:“顾大夫,你别被他吓到了,这小子估计就是大言欺人。咱们制住他,看他还能有什么本事。”

忽然不远处有人道:“如果我们制住了你,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事?”

李易顺着声音看去,不禁又惊又喜,原来说话的是李国柱。

李易顺着声音看去,见顾亚眠他们身后站着的正是李国柱。

对于李国柱能到东昌,李易并不感到奇怪,家里人不放心自己,便派李国柱过来看看,也好有个照应。

顾亚眠对李易了解的不多,见眼前这大汉肌肉丰富,身子壮健,却不见有什么杀气,不禁冷笑,正要说话,胡金全却在顾亚眠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顾亚眠似乎没在意,道:“多一个人又怎么样?我们又不是没有人手,再说警察一会儿就到,有一千就收一千,有一万就收一万。”

李国柱知道顾亚眠是什么人,对这种根本就不加理睬,只是向身后一指,冷冷的道:“你们要是有种,就找麻烦试试,我后面就有狙击手正瞄着你们,我指你们哪里,她就打哪里。”

李易一听就知道,一定是秦兰也到了。

胡金全回头向李易道:“李易,你这就把事闹大了吧?我就不信你敢在这种场合下伤人。”

李易双手一摊,作出一副无奈的样子,笑道:“这又不干我事,别人要开枪打你,我也拦不住,你可先活动活动,如果打不中你,算你幸运。”

顾亚眠哈哈一笑,道:“我就偏不信,我谅你的人也没有这个胆子。”

李国柱也不耽搁时间,右手向顾亚眠的头顶一指,忽然嗤的一声响,顾亚眠就觉得头顶心一热,几绺头发飘了下来,不由得倒退一步。

与此同时,胡金全等人也都作出防守的姿势来,尽管明知不管什么姿势在狙击枪口下都没有用。

李国柱道:“我们的子弹是特制的,用胶液将火药直接粘在一起,打中人体以后,子弹的成份会立刻烧成二氧化碳和水。只会剩下一些灰,跟草灰的成分相差无几,打死你,你们都没有告我们的证据。”

顾亚眠在头顶心一摸,已经被打的微微渗血。确实摸到一些黑灰。虽然不十分相信,却也不敢再动了。

李易上前几步,在顾亚眠肩上一拍,道:“顾大哥。我李易命大命硬命更好,有这么多高手帮我,我想死都难,你如果不服,咱们可以一直斗下去。”

转头对胡金全道:“老胡。以后咱们就是敌人了,我告诉你,吴明宇必须死,你也没有好果子吃。”

又看了看柳飞红,却没有说话,只是眼角一斜,作出一副十分看不起人的表情。

最后李易对着哈淳一伸手,摆了个五龙缠柱的姿势,那正是金锁诀里单锁的一招。哈淳一见,怒目而视,道:“把书还我。”

李易笑道:“你有种就抢回去。”

柳飞红向顾亚眠等人使了个眼色,道:“既然李易占了上风,咱们就放他走。不跟他一般见识。”

李易向这些人笑着飞了个吻,昂首挺胸向前便走,对着柳飞红的那些手下伸手一推,喝道:“别挡道。让开!”

撞开几个人,李易大摇大摆的会合了李国柱。两人向机场外走去。

出了机场,李易就没有必要再装了,忙把李国柱拉到一边,道:“你们怎么来了?秦兰呢?”

李国柱见李易没事,比什么都高兴,道:“不只是秦兰来了,双阳和子媚也都来了。”

李易一跺脚,道:“这不是胡闹嘛,她们三个来干什么?”

李国柱眼眉直摆弄,笑吟吟的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本来大飞也要跟来,但是家里不能没有人,那么多生意还要打理,小川哥让他留下,他这会儿还闹心呢。”

李易道:“咱们不能棋胜不顾家,家里是应该留个人手,咱们先走,去显才家,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聊。她们三个呢?”

刚问到这,李易便觉背后有人偷偷的摸了上来,李易现在感觉十分敏锐,一听到有声音,脑子里还没多想,身子已经有了反应,微微向旁一闪,听声辨位,左手反着一挂,便将那人的手腕刁住。

李易现在脑子里全是擒拿,这一招不知不觉的就用上了单锁中的水底沉船。

那人被李易压的弯下了身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似乎是女声,李易忙放松劲力,一看原来是双阳,不禁又好气又好笑,道:“你怎么还来偷袭我?胳膊差点脱臼吧?”

李易松开手,双阳一脸笑意的站起来,向李易上下打量,道:“行啊,刚一到东昌就学新本事了。”

李易见双阳略为削瘦的脸上,英气勃勃逼人,心里真是喜欢,道:“这是我新学的擒拿金锁诀,有机会教给你。你怎么样,关节还疼吗?”

双阳为人并不十分开朗,刚才笑过了也闹过了,这时有李国柱在场,便不再说笑,也不答李易的问话,向旁边一指,道:“她们两个过来了。”

李易扭头一看,来的人当然是秦兰和钟子媚。

双方见面,自然有一番说笑。

原来李易走后,海州警察便到酒吧来抓人,可是人不在,他们也急的没有办法,只好打道回府。

事后董川还是不放心,便叫李国柱先到东昌看看情况,反正李易身上手机会显示李易的方位,李国柱随时得到秦少冰的指点,想找李易并不困难。

可是双阳她们三个哪里闲的住,心上人跑路在外,她们在家里都要急出火来了。这才偷偷的跟在后面,李国柱发现以后,也总不能把人再赶回去,只得跟家里打了招呼,带着三女一起直奔东昌。

这些事情不便多说,只简单说了几句,李易便带着他们开车回到孙显才家,孙显才正在家里等着,见李易回来了,又带回来好几个人,也有些意外。

众人进了孙显才的家门,李易把刚才在机场的事说了一遍,孙显才道:“顾亚眠这人我还真没听说过,他到东昌来干什么?”

李易道:“十有八九是来避难,他也不是不怕,在海州他和副市长于林勾结,切割人体器官,拿到黑市上去卖,要我说这就是死罪,现在事情随时都有败露的危险,他一是要杀我,二是要转移‘战场’。”

孙显才道:“柳飞红这人真是可恶,没想到跟这么多人勾结在一起,这小子野心可不小,我看大家都得加点小心。”

这时,夜已深了,大家也不再多说,孙显才给李国柱他们也安排了房间,便去睡了。

李易当然没法跟四女同住,虽然心里很渴望,但是总是别扭,当晚便自己一个人睡下,偏巧卢仲文又非要跟李易拆招,李易也正是学习擒拿的热情高涨阶段,当下欣然答应。

两人从**拆到地上,又从地上拆到窗台上,这一晚上几乎没睡一两个小时,不过虽然疲劳,却也将所有的单锁招数都拆的熟练了,双锁还差一些,不过也只是火候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