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6 官场的势力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676官场的势力

李易安排李全忠休息,至于李晓,早就叫路小花拽到一旁玩去了,这孩子脑筋不大好使,天天被路小花欺负,一见面却还是亲的跟什么似的。

刚刚把李全忠安顿好,一个小个子忽然从门外扑了过来,李易现在身手灵敏异常,这人虽然是突然扑过来的,对于李易而言也根本不算什么。

李易身子连动都没动,左手轻轻一伸,嘭的一声便将来人衣领抓住,正要向外甩去,那人却扯着公鸭嗓喊道:“师父!是我呀!我亲爱的师父,你可想死我了!”

来人原来是郑好。

说真的,李易还真是很久没看见郑好了,之前往郑好家里打电话,是郑国平接的,郑好当时没在家,没想到这小子今天也来的这么早。

李易还挺想他的,当下把郑好抱在怀里,道:“你小子,还知道来看我,这一阵子干嘛了?”

郑好一脸的兴奋,显然对李易的感情是发自内心的,道:“我现在每天只做两件事,一是学习,二是想你。”

李易哪里会信,笑道:“你小子就从来没正经,你爸呢?”

郑好道:“我爸得晚会儿才能到,师父,我恭祝你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

李易道:“行啊小子,这段时间净138看书网?现在说话也算是出口成章了。”

郑好洋洋得意,道:“等明年我高考的时候,还得请师父来坐镇。只要你往我考点门口一站,我一定能一本线。”

郑好正在这吹牛,门口敲锣打鼓动,马占宇带着一大群人一脸春风的走了进来。

“李兄弟,恭喜恭喜呀,你这新酒楼开张,我打算是今天也来,明天也来,以后一直来,我可是吃定你了。”马占宇笑的脸上多了无数道皱纹。像是风干的树皮。

李易向马占宇身后看去,高高矮矮不下三十多号,基本上全是会的人。

李易道:“大家今天来了就是给我面子,马哥,一会儿你可得多喝两杯,咱们会的这些好朋友我还没认全,等会儿开席了你可得再给我介绍介绍。”

这边还没说完,外面警车声响,王东磊带着海州公安部的人到了。警车一响动静太大,王东磊头一次这么招摇。居然用警车守住了李易的酒楼门口,这下可牛x大了。

王东磊是私下里的朋友,其他人可是官面儿上的人,李易忙出来迎接。

王东磊今天显然也很高兴,握着李易的手道:“兄弟,今天不同往日,我可把能找来的朋友们都给带来啦。”

说罢向身后一指。

李易一看,今天来的人可真全。

新九区现任公安局长钱洪来了,不过他实际上是王东磊的人。这不奇怪。新九区副局长丘双来了,他现在也算得上是王东磊的人,这也不奇怪。

奇怪的是新东区的代理局长牛春堂和新东区福满分区的分局长马魏居然也来了,李易可没请他们。

自打吴明宇出事以后,新东区的公安事务一直都是由牛春堂负责的。

牛春堂上次想替向满的位置,但是被秦少冰把他的丑事发到了网上,引来海州高层的不满。以致位置被钱洪占据,最后还是王东磊胜了吴明宇。

照此看来,牛春堂应该是最恨李易的了,就算他不确定是李易暗中做的手脚。猜也猜个八九不离十。没想到今天居然也来了。

在这种场合下,李易自然不能多问,也得像老朋友似的笑脸相迎。

这次来的人挺全,除了梅海区的公安局长吕正和赵大海没来以外,其余五个区的正副职全到了。

刑警支队属下一大队的大队长任贺祥,刑警支队支队长宋海,东岭子区的局长钱昊,顺义区的局长何顺,顺义区郭家分区的分局长赵小光,这些全都是当初跟李易打过交道的。

除此之外,自然还有各分区新上任的分局长,其它大队的大队长,王东磊等人也都给李易一一介绍。

这些人是公安系统的,分量可不一般,他们不能跟李易其他的那些朋友在一起,李易赶紧叫人把他们送到二楼。

王东磊找了个机会把李易拉到没人的地方,小声笑道:“兄弟,今天够面子吧?”

李易笑道:“王哥,真有你的,这可太有面子了。不过,牛春堂他们怎么也来了?”

王东磊得意的道:“吴明宇一死,牛春堂成了新东区的代理局长,马魏原来也是吴明宇一党,不过他们并不是吴明宇的心腹,对吴明宇的那些极隐私的事并不知道,否则吴明宇一枪毙,怎么能容他们还在原职上呆着?

我跟你说,官场上就是这回事,能跟谁吃饭就跟谁,先保脑袋,再保帽子。如果跟错了人,那就一切全完。

现在吴明宇是彻底倒了,树倒之后……,嘿嘿,你想想,那就不用我多说了。

不过牛春党和马魏这些人虽然说没有深度参与吴明宇的事,可是身上手上也都不干净,我暗中点过他们几句,他们这些人也都是聪明人,于是就投到我这一边来了。

今天是兄弟你的好日子,我能一个人来吗?更何况你可是帮过陈副厅长大忙的人,等省公安厅正厅长一完,陈副厅长一上台,兄弟你可就是香饽饽了,谁不得巴结着你呀?”

这番话倒是不出李易意料之外,陈法的影响可不小,海州公安系统这些人来巴结自己,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王东磊接着道:“原本我们不想这么张扬来着,毕竟不妥,尤其是大队长老任,虽说你们之间合作过。不过他这人太死板,不肯来这套。

但是后来我一想,反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我们就开警车来了,那能怎么着?也叫全海州的人都知道知道,你李易现在是上等人,天上人。

所以我自己就拍板了,就得张扬,就得叫人全知道了。老任最后架不住我一再劝说,今天也就跟着来了。

赵大海还在住院。他没来,不过叫我给你道喜。那个吕正嘛……,哼,人家虽然只是个区局长,可是根底很深,这人向来又很神秘,我也没给他打电话。”

李易笑着叹道:“王哥,权力就是好啊,你们这一来。我这都不用打了。”

王东磊道:“老弟,官面儿上你还请谁了?”

李易道:“还有工商税务消防那几块。”

王东磊点点头。道:“哦,更上一层的呢?”

李易一愣,道:“更上一层?谁?难道你让我请海州市长童查理?还是请海州市委、纪委、检察院以及法院那帮人?我一个个体老板,哪请的动这些人哪?”

说到这李易又悻悻的补充了一句:“我又不是刘平安。”

王东磊一笑,道:“兄弟,没有敌人的人一定是个庸才,刘家的势力自然是大的,不过再过几年,你就可以和刘家并驾齐驱了。

唉。风浪太大是要翻船的,所以船要造的重才行,一个人在江湖上的势力再大,也得结交官场。

这次吴明宇一毙,顾亚眠那事一揭,海州主管医药的副市长于林不就双规了吗?

我可听说了,现在海州的高层已经把目光转移到了你的头上。这可是一个不清楚的信号。”

李易道:“不清楚的信号?那是什么意思?”

王东磊又压低了声音道:“意思就是说上边也可能纵容你,甚至扶植你,不过,也有可能打压你。于林虽说不是你有意扳倒的,但是至少证明,你目前有这种能力,你说高层能不关注你吗?”

李易点点头,展颜一笑,道:“那我就老老实实的当我这个个体老板。”

王东磊伸了个懒腰,道:“就是身不由己呀。”

安顿好王东磊这些人,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其余的客人陆续赶到。

孙显才人一直在京城,接到李易的电话之后,就急三火四的带着林惜文赶了回来。

汪则全、邵冰还有迎仙楼的总经理叶飞和赌厅经理贾仁鹏也从东昌赶了过来。

除他们之外,董小梅、郑国平、金沙会所的沈家父子、宝华集团祝泽凯的助手钱柏强、岳子峰、黄文炳、梁华、金恒、巧手帮霍老三等人、市工商局长何忠、开发区工商局长于泽远、副局长魏强、市地税局副局长田庆、稽查局长邹昌建、巡视员葛玲,等等等等。

让李易意想不到的是,西江帮、左治会和皇家营的人不知从哪得到的消息,居然也都赶过来了,这让李易喜出望外,原本是因为距离太远,所以李易也没通知他们,没想到邓友连他们顾念旧恩,坐着飞机赶了过来,叫李易又是感动,又大有面子。

今天李易的这座仙人居,可以说是黑白两道大会齐,李易把海州白道的人全都让到二楼,其余人等则坐在一楼,一楼的人多坐不下,很多人又都带着小弟来的,最后没办法,只好在酒楼门口又摆了三十来桌,这才算勉强坐下。

本来李易因为任有德和武荣缘这些大佬们不给面子而生气,又因为刘平安暗中做那些无耻的手脚而生气,可是这时却一天云彩全散,心里只剩高兴了。

中午十一点正,宴会开始,李易虽然历经无数大场面,可是今天却有些紧张。

秦少冰和二黑已经给酒楼安装了麦克,又将一楼的影像信号全都转移到二楼的闭路电视上,以保证李易在一楼的讲话能叫所有的人都看见。

李易站在一楼大厅正中,环顾四下,心中一阵激荡,扶了扶胸麦,先是咳嗽了两声,四下里便安静下来。

外面的阳光照进来,投在地上,闪出一片耀眼的光芒,李易终于开口道:“大家好,今天我很激动。也很高兴,我的酒楼第一天开业营业,又来了这么多的好朋友,我本来准备了很多话要说,可是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下面郑好高声道:“那就开吃吧!”

酒楼里本来很静,郑好这破公鸭嗓子一喊,众人登时哄堂大笑,气氛一下子缓和了好多。

李易笑道:“看来我徒弟已经等不及了,我的酒楼请来了国家顶级的厨师姜丰年姜师傅,他已经准备了几十道大菜。一会儿大家就可以品尝了。

在这之前,我先要感谢各位的到来,在座的很多朋友都曾跟我李易有过出生入死的共同经历,我李易初来海州,时间并不长,却交下了这么多生死兄弟,就算是我现在死了,那也值了。

咱们之间有说不完的故事,有说不完的经历。有说不完的感慨。好,那我就不再多说了。一会儿我挨桌敬酒,咱们现在就开始!”

众人齐声叫好,酒楼里登时热闹起来,姜丰年和东天帝都来的厨师们早就已经做完了不少的菜,服务员立刻像穿梭一样的开始上菜。

酒瓶打开,酒香四溢,人们乱哄哄的一说话,那种火热的气氛立刻就像浓浓的汤一样,灌到了每个人的心里。

李易这一下可闲不住了。挨桌敬酒,跟大家攀谈,江大同手上的烫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端着盘子,盘里放着酒,跟在李易后面,随着李易挨桌敬酒。

郑好自认是大师兄。把胸口一挺,也跟在李易身后,见人就抱,见人就喝。有些人他并不认识,却也好像是多年的老兄弟一样,说笑无忌。

李易当然要先从二楼开始敬起,毕竟二楼都是海州各部门的领导,董川、李国柱他们则代替李易先从楼下敬酒。

李易今天是来者不拒,虽然喝的是啤的,可是时间一长,李易这脚底下也打晃了,仗着内力较为深厚,李易仍然坚持着。

王东磊这边好办,大家是绝对意义上的自己人,敬过酒又聊了两句,就算完事。

牛春堂和马魏这些新东区原来吴明宇手下的人,则略感尴尬,不过大家都是场面人,谁也不提那些不愉快的往事,只是喝酒,扯些闲蛋,整个过程倒也轻松。

牛春堂等人跟李易聊天时,言语中还暗示了不少内容,那意思就是以后李易有什么事,尽可以找他们帮忙。

现在王东磊虽然只是开发区的公安局长,不过其实际操控的地域已经包括了新东区和新九区,海州六个分区,王东磊的势力占了一半,以后这海州公安局长的位置看来非王东磊莫属了。

这一点在酒桌上李易也完全看的出来,不只牛春堂这些人对王东磊客客气气,俨然一副下属的嘴脸,就连顺义区的何顺这种有事就跑型的货色,东岭子区钱昊这种打酱油的货色,对王东磊也是心存敬畏。

酒桌上谁也没提陈法的事,不过除了任贺祥,其他所有人对李易所说的话里,都无不透露着一个意思,就是叫李易在恰当的时候,在陈法的面前替他们美言几句。

到了工商局长何忠这桌,何忠还是笑嘻嘻的样子,拍着李易的肩头道:“李老板,大才呀,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才干,叫我们这些老劈柴眼睛都红啦。”

李易笑道:“我算什么呀,只是个小卒子,以后我的路还长着呢,还得靠各位领导多多照顾啊。”

何忠道:“那是自然,你李老板的生意我们当然要另眼相看了,你也别叫我们失望,以后好好干。”

李易趁人不注意,在何忠耳边小声道:“何哥,那药都吃没了吧?效果怎么样?”

何忠嘻嘻一笑,小声道:“好药,好药,全吃完以后,一直持续到现在还挺给劲的。”

李易坏笑道:“你可要小心身体呀。”

敬过了税务局这一桌,地税局副局长田庆把李易叫到一边,小声道:“李老弟,咱们也很长时间没接触了,你知道吗,我们局长华国伟和他夫人乔姐离婚了。”

李易喝多了,一时没反应过所谓乔姐是谁,想了想才想来那张肥肥的脸,道:“离婚?那又关我什么事了?”

田庆向四周看看,道:“老弟,我看你人不错,我就直接跟你说了吧,我知道你本人肯定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不过听说乔姐似乎对你有点意思。

你们之间后来不是还有过一些矛盾的吗。乔姐家里背景很深,要不然她能越过华国伟,替你把税务的事儿都搞定?”

李易一笑,道:“这就是个误会,我跟乔姐之间也根本不可能有什么,这事都过去很久了吧?我都快给忘了。当初是我帮了乔姐一个忙,后来她才帮我的。”

田庆道:“老弟,你就当我是多嘴好了,不过我可提醒你,华国伟心里可是记恨上你了,乔姐跟他离婚以后,可能是动用了她爸的一些能量,现在听说华国伟的帽子要不保。所以这笔帐可是记到你头上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李易眼珠一转,对着田庆笑道:“田哥,我可得叫你一声哥了,华局要是下了台,你这副局长嘛,嘿嘿,说吧,要兄弟帮你什么忙?

不过有一点我可得说清楚,我跟乔艳红之间是一点不干净的事都没有。如果你想让我通过乔艳红的途径解决什么问题,那抱歉,兄弟我实在是帮不上这个忙。”

ps: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请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