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9 流氓的手段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679流氓的手段

这一天李易喝了个酩酊大醉,把朋友们挨个送走之后,李易也一头栽倒,不省人事。

这一晚,李易做了很多梦,一会儿是从楼上掉下来,一会儿是把美女搂在怀里,一会儿又被人用枪指着头。

第二天中午,李易才睡醒,董川来找李易,道:“咱们酒楼正式开张,可是除了姜师傅之外没有大师傅,这可怎么办?现在快过年了,现找也来不及,用不用酒楼暂时停业,等年后再说?”

李易揉着前额,那里还在一下又一下的跳着,想了一会儿,道:“影响已经造出去了,如果这时收手,恐怕不好,这可真叫人头疼。”

董川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两人正在商量,丁小秋和巩兵来了。

丁小秋进门就道:“李哥,好消息,好消息。”

李易忙叫两人坐下,道:“什么好消息?”

丁小秋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道:“我今天听人跟我说,龙师傅那帮人又叫刘平安给轰出来了。

原来刘平安只是想故意跟咱们做对,知道咱们要开张请客,所以故意把龙师傅他们全叫走,还承诺他们如果打官司,替他们付违约金。

可是这完全是个骗局,刘平安就是利用他们,他的荣翔酒楼根本不缺大师傅,今天早上又把龙师傅一帮人给轰出来了。

现在龙师傅他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们肯定没脸再回咱们这,去别的酒楼又因为刘平安的关系,没有人敢要他们。

哈哈,这帮孙子,背信弃义,不讲信用,现在可好了,饭碗都丢了,我看他们只能离开海州。到外面去重新开始了。”

巩兵道:“就是,我一看这姓龙的就不是好东西,这回可好,把自己给陷进去了,我跟丁子刚才从车站看到他们了。好好的挖苦了他们一顿。太他娘的爽啦。”

李易和董川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都打定了主意。

李易道:“咱们酒楼现在也缺人,这事就算是过去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这就去车站,把他们接回来上班。”

丁小秋道:“李哥,这帮人没信用的,理他们干什么?叫他们到外面自生自灭好了。咱们缺大师傅可以请啊,只要高薪。就不怕没人来。”

李易道:“能制一服,不制一死,这一次他们理亏,直接出手的又是刘平安,我是一点也没动他们,如果我再请他们回来,不计前嫌,他们多半会很感动,以后就会好好的为酒楼服务。”

李易叫上冯伦。带着董川,三人开车很快便到了车站。

李易到的时候,龙师傅他们的火车正在检票,眼看就要上车了,当李易出现在龙师傅面前的时候。龙师傅先是一愣,随即红着脸低下了头。

李易递上一支烟,道:“龙师傅,你们的事我都听说了。我想大家毕竟合作过,以前的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回来吧,酒楼也需要你们。”

龙师傅犹豫着接过烟,迟疑道:“你真的不计较?”

李易一笑,道:“如果你对我的评价没有偏见的话,那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不计较。”

龙师傅一咬嘴唇,回头跟那些同伴们商议,最后大家一致决定不走了,再回一点红给李易做事。

这一下可解决了厨师的问题,李易总不能大过年的也从朴环家里借人。

李易带着龙师傅等人回到一点红,姜丰年正忙的不可开交,这一天客人太多,姜丰年几乎双手飞舞,可是独木难支,他一个人又怎么能应付这么多客人?

龙师傅等人心存感激,一回到酒楼就立刻开始换衣服帮忙,专业人士一多,事就好办了,一道道大菜从后厨端到前面,客人们吃的赞不绝口。

李易长出一口气,吩咐童经理过年期间给大伙每人五千块钱的年终奖,龙师傅等人一听无不又是感激又是羞愧,这些人年底才开工,就得五千的年终奖,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

李易回到家里洗了个澡,这才一身轻松,今天是二月十二号,后天就过年了,海州的年味也是很浓的,不过李易的心却早已飞回到了东古。

反正海州这边的事也已经告一段落,不如明天就回家,李易一想到即将见到谈欣蓉,便一下子从**跳了起来。

自己现在功成名就,比起当年的段凯东估计也相差无几,谈欣蓉再次见到自己时,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不管她是什么表情,那张像是画里的美人的一样的脸,应该都是毫无瑕疵的。

李易立刻让秦少冰帮他订机票,这次回家李易想拉风一些,那就一定要多带上几个人,李国柱、周飞和江大同是一定要带的,别人得留在家里看场子,就没法带了。至于钟子媚和许阳阳则根本没有理由带回去。

另外李易已经答应路小花带她回东古,这个小鬼很难缠,不过既然是回家去玩,带着她一个小东西也不碍事。

当下李易叫秦少冰订了五张机票,就订在明天上午十点。

李易正在兴奋当中,哪知刚挂了电话,童老板却打了过来,很急的道:“老板,你快来一下吧,刘,刘,太子来了。”

李易气的差点把手机摔了,心说刘平安这小子怎么总也不安分,自己家里的事还没搞定的,大过年的怎么又找到酒楼去了?

不用问,有刘平安在的地方就肯定没好事,这小子看来是不想叫自己过好这个年了。

李易叫冯伦开车到了酒楼,刚一到门口,便见到刘平安的十几个手下正在酒楼外面站成了两排,几辆车也故意停在附近,将大门口堵了起来,这架势一看就是搞事来了。

李易对冯伦道:“看见刘平安那辆车了吗?妈的,给我撞过去。”

冯伦有李易的命令哪里还手下容情,一踩油门,保时捷如飞般撞了过去,轰的一声巨响,将刘平安那辆坐驾撞出了一个大坑。

木人血从酒楼里跳了出来,喝道:“李易。你别太过分了!!”

李易冷着脸从车里下来,抖抖身上的土,看也不看木人血,背负双手径直走了进去。

经过木人血身旁时,木人血右拳斗进。直击李易软肋。

李易早就有心试试自己现在的实力跟木人血相比如何。当下不闪不躲,左手一挂,勾住了木人血的手腕,随即横着一扭向外便甩。

木人血只觉身子一晃。已经被李易甩到了一旁,忙拿桩站住,用一种十分惊讶的表情看着李易。

李易手腕酥麻,不过心里却大喜,知道自己的本事已经超过了木人血。要是在以前,这一甩之力必定不够。

木人血只是一愣便立刻冲了上来,李易更不回头,反手扫木人血肘尖。

木人血压肘下扣,李易收手转身,迈到了木人血的身侧,双手日字冲拳打木人血软肋。

木人血出招少而迅速,将李易的来拳化解,李易微闭双眼。时而进身,时而后退,吞吐开合随心所欲。

李易现在已经将自己的这些本事一一结合,在实战之际不分武功的界线,哪一招实用就用哪一招。木人血果然招架不住。

忽然李易左手一翻,五指已经搭上了木人血的右手手背,五指一拢横着便扭。

李易从金锁诀上学到的,擒拿这个东西。一旦抓住,就不能来回的拉扯。这是擒拿的大忌,那是比谁的力大不是比巧。

来回拉扯是最浪费时间的,应该立即垂直于纵轴转动,因为这是敌人最不易使力的方向。

果然木人血心里一惊,他虽然学武横贯中西,可是对擒拿却知之甚少,手背一紧,忙用力回拉。

这一下正中李易下怀,李易横扭之力不松,手臂前送,木人血虽然将手臂拉回,可是横扭之力却未变,咯的一声,右手右腕登时脱臼。

李易手臂一送,将木人血推的后退几步,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双手一背,居高临下的看着木人血,一阵风吹过,吹的李易发丝飘动,潇洒异常,李易咳嗽一声,步履沉稳的转身走进了酒楼。

木人血将手腕托回去,疼的满脸是汗,不知李易的身手为什么会在短时间之内有如此惊人的进步,只得跟在后面。

一楼已经没有客人吃饭了,正中一张桌子上坐着一人,背对着李易,不过李易自然能一眼就认出来,这人就是刘平安。

后厨姜丰年等人也都停下了手里的活,龙师傅他们似乎是很害怕,都站在那不敢活动。

童经理正微弯着腰站在刘平安身旁,脸上陪着笑,一见李易来了,忙直起腰迎过来,刚要张嘴说明情况,李易却一摆手,走向刘平安,拉把椅子坐了下来。

李易见刘平安好像又瘦了,脸沉着,眼睛看着桌面,像一尊石像。

李易靠在椅背上,拿出一支雪茄,慢慢的点着,吐出一口烟雾,微闭双眼,似乎在回味雪茄的味道。

刘平安把目光移向李易,木人血站到了刘平安身后,一双眼瞪着李易。

刘平安向龙师傅等人一指,道:“李易,他们是怎么回事?”

李易回头看了看,道:“他们?没怎么,我的人。”

刘平安哈了一声,道:“你的人?我没听错吧?他们是跟我有合同的。”

李易道:“他们跟我也有合同。”

刘平安道:“那我不管,我只认我的合同,而且我们的合同签的时间应该比你的早吧?”

说着从手下人手里拿过一个文件袋摔在李易的面前。

李易随手翻了翻,见时间果然比自己的早,看来是刘平安有意为之的,当下一笑,将雪茄顶在纸上,登时烧着了一个大洞。

李易掸了掸烟灰,道:“刘平安,你是不是快过年了闲的慌?你们家跟陆亭候做生意,最后靠耍流氓的手段,玩了个同归于尽,现在只剩一口气,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哦,苟延残喘。

你说你自己的屁月殳 后宫小说网 还没擦净,居然还有心思来找我麻烦,你脑袋锈逗啦?龙师傅他们是被你赶走的。你不讲信用,过河拆桥,还有脸过来要人,我看你们刘家人骨子都是一副流氓相。”

木人血怒道:“李易,你说什么?你好大的胆子。”

李易冷笑一声。道:“哼。你左手是不是也痒痒啦?要不我把那只手也撅了?”

木人血道:“你……”

刘平安伸手一拦,以手点桌,道:“李易,龙师傅他们跟我的酒楼签了合同。而且上面写的清楚,如果他们违约,那就打官司,法庭上见。”

李易道:“你吓唬谁呢?要说违约也是你先违约的吧?”

刘平安对着龙师傅打了个响指,道:“龙师傅。你说,是谁先违约的?”

龙师傅脸色很难看,显得十分为难,支吾道:“这个,我,这……”

李易道:“龙师傅,你放心的说,没有问题,有我给你撑腰。不用怕。”

龙师傅抿了抿嘴,正要说话,刘平安忽然冷笑一声,道:“龙师傅,你说话之前可得想清楚了。你女儿还在上初中吧?”

李易心里一动,就知道刘平安一定是用了损招,心说为了几个厨师,你居然就这么下本儿。这明摆着是要跟我对着干哪。

龙师傅犹豫半晌,终于低下了头。小声道:“是我,是我们先违的约。”

刘平安面显得色,做作的道:“什么?我没听清。”

龙师傅的声音又提高了一些,道:“是我先违的约。”

刘平安语气忽然变的很严厉,拍着桌子喝道:“你大声点!李易没给你饭吃吗?”

龙师傅扯着脖子喊道:“是我先违的约。”

刘平安笑着靠在椅背上,道:“李易,你都听清楚啦?人家不想在你的酒楼干活,你却非要强拉着人家来,这不是挖我墙角吗?我知道咱们之间有恩怨,可是这一手也太损了。”

李易道:“你想怎么样?说吧。”

刘平安向龙师傅等人一指,道:“我不想怎么样,我的人我要带走,你没大师傅,自己想办法。”

李易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知道这可是个难题,龙师傅这十几个人的家属一定在刘平安的掌握之中,总不能强行把人留下,可是那些家属自己又救不出来,再说就算救出来了,也没法派人全完加以保护,自己哪有那么多的人手?况且这终究不是办法。

刘平安却不等李易犹豫,手一挥,手下人便去拉扯龙师傅等人。

毕竟是关心则乱,龙师傅等人虽然感激李易,可是家里人受制,这就是没有办法的事了。

李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龙师傅等人被拉走,刘平安慢慢起身,整了整衣服,道:“李易,我们刘家在跟陆亭候的商战中,虽然也大伤元气,不过这只是暂时的,你无法想象我们在东南亚的经济圈中的影响,陆亭候一死,天下,哼,就是我们刘家的。”

李易这次打输了,自然一句话也不想说,就当眼前没有刘平安这个人。

刘平安带着木人血转身了酒楼,临到出门时,刘平安又转了过来,笑道:“对了李易,忘了恭喜你,你武功又进步了,哈哈哈哈。”

刘平安带人走了,只留下酒楼里的一片寂静。

李易长叹一声,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酒楼不能只叫姜丰年一个人来忙,李易又不想再去找朴环帮忙,只得暂时把酒楼关了,过年这段时间的钱也不赚了,叫姜丰年带着姜玉容先回自己家里住着,一切等年后再说。

李易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家里,倒头便睡,别人也没敢上前打扰。

第二天是二月十三日,李易简单的安排了家里和生意上的事,带着李国柱、周飞、江大同还有路小花,五人乘坐飞机回家。

一路上江大同和李国柱不住的劝李易别往心里去,等年后回到海州再跟刘平安好好打一仗。周飞则不住口的骂,弄的路小花一直也没敢说话,就怕惹到李易生气。

李易也收拾心情,心说一切以眼前回家的大事为重,自己在海州的糗事还是不要去想了,以免在谈欣蓉的面前丢脸。

东古没有机场,飞机是从龙城机场停的。

众人下了飞机,打车回奔东古。

李国柱上次陪李易来过一次,这次见东古的一切都跟以前一样,似乎是静止的,没有什么变化。

李易这次回来,并没有提前通知家里,主要是想给家里一个惊喜,也主要是想看看谈欣蓉突然见到自己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车子终于到了李易的家门口,李易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感觉,听董川说起过,这叫近乡情怯。

五人下了车,两辆出租车喷着烟开走了。

这时才不过是下午三点,东古纬度高,到了年前出奇的冷,五人从海州那种温暖如春的地方过来,还真有些不适应。

李易见家门前还跟往年一样,贴着倒福字,还有一副春联,两个大石狮子倒还是那么“威武雄壮”,心中不禁又好笑又温暖,暗道:“这个李疯子,还是这么土,大过年的,把家门口弄的这么一副土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