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4 这不合规矩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694这不合规矩

李易小声道:“看来来的人都不简单。”

会议室里收拾的差不多了,赵祥鹰叫手下人都出去,这时有人来报,道:“董事长,宁爷到了。”

赵祥鹰道:“好,我知道了。”

那人转身出去,没过多一会儿,便听外面脚步声响,听声音像是用锤子在砸地,显然来的是位重量级的人物。

人还没到,便听一个又闷又憨的声音高声道:“祥鹰,知道我来了,你小子也不出来接我。”

李易知道来的人多半就是宁静,可是这嗓音却像是个男的。

赵祥鹰起身走到门边,只见门外闪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个超级肥大的胖老娘们。

这女人长的比男人还男人,除了没长胡子,没有一处不爷们。要是单独把她那脑袋切下来放在桌子上,你第一眼准认为是个男的。

这老娘们穿金戴银,要多俗就有多俗,两只大脚就像两条船,踩在地上难怪咚咚直响。

赵祥鹰陪笑道:“宁姨,你离的最远,来的可最早,我这两天风湿,天太冷,就没出去接你老。”

这人正是宁静,咧开大嘴,哈哈笑了两声,道:“你小子,跟你老爹我三哥一个样,长的憨厚,心里打主意,他妈的,你才多大岁数,风湿个屁。

哎呦,你们远州太他娘的冷了,把我这一身肥膘都快冻成皮冻了,切下蘸着酱油吃吧。哈哈哈。”

这老娘们张开大嘴一笑。露出一嘴的大黄牙,李易胃里一翻腾。感到阵阵的恶心。

宁静身后带着的都是女的,美丑都有,唯独只有一个男人,这人也就二十来岁,长的超级帅,就是有点女里女气,不知是干什么的。

宁静回头把这男人拉到身边,笑道:“这是我新找的。怎么样,样子还不错吧?”

赵祥鹰陪笑道:“不错,不错,宁姨今天看来又要出新片子。”

宁静哈哈大笑道:“出新片得有新人,小帅就是我新找的,我要把他捧红,不过这还得你帮着我啊。你得多出力才行啊。”

李易这才知道这个叫什么小帅的男人是这宁静的相好,看来潜规矩这东西对男女都适用,估计排的也不是什么正经片子。李易一想这个小帅陪宁静上床睡觉的虚拟场景,差点真的吐出来。

赵祥鹰请宁静等人进来,安排她们就座,宁静道:“祥鹰。你老子我三哥他的祭日我正好有事,所以也没来,你不会怪我吧?”

赵怀安是去年年后死的,看来祭日就是在前几天,这老娘们没来。那显然是不给赵祥鹰面子。

赵祥鹰淡淡的道:“宁姨有这份心,祥鹰就知足。大家都很忙,死者已矣,我不是老派的人物,并不是很忌讳这一点。”

宁静一挑大指,道:“好,我就说你小子跟别人不一样,我三哥把这么大个摊子交给你,是他选对人了。

不过嘛……,嗯,一人能力有限,人多则力大智广,这是你家老爷子活着的时候说过的话吧?”

李易心道:“来了,这就来了。”

赵祥鹰道:“是啊,我爸常说独木难支,一个好汉还要三个帮。”

宁静道:“对嘛,人就得群策群力,别看你宁姨我没文化,可是这些道理还是懂的,要不然怎么能支撑这么个摊子?

我就跟大哥商量,说是上次三哥的祭日,我、大哥,还有老四都没来,这不好,就算再忙也不能忘了礼节。这不是叫你们当小辈的难做人嘛。

所以这次呀,我们事后补过,这才召齐大伙,到你这来聚一聚,顺便也看看你这一摊生意做的如何。”

蒋锐小声道:“她说话时身子太靠前,显然话里有话,她们这次说是跟你姐夫一起聚一聚,实际上是想探探你姐夫的口风。”

这一点李易自然也看的出来。

只听赵祥鹰淡淡的道:“我这里忙了些,不过生意还算过的去,一个人招呼的过来。”

宁静嘿嘿两声,道:“对啦,对啦,我从北边给你带来点好东西,小帅。”

那叫小帅的青年男子从包里拿出一盒东西来,放到了宁静的手里。

宁静在小帅手背上用力的捏了一下,**笑道:“这小子,拍戏跟真事一样用力,哈哈哈。”

李易心里暗骂:“X你妈,笑个XX,我真想一刀捅死你。”

宁静打开盒子,取出一支人参来,道:“大侄子,真正的野山参,值钱了,都成人形了,你每天取一小段,煮水喝,我保你跟我家侄媳妇快快乐乐的。”

李易双拳握紧,心说这老娘们说话怎么这么恶俗?宁静说话辱及李易大姐,在李易心里对宁静就已经起了杀机。

赵祥鹰却很沉稳,轻轻接过人参,看也没看就放在一边,淡淡的道:“我替逸媛谢谢宁姨了。”

宁静吃了个鳖,嘿嘿讪笑几声便不再说话,拿起茶碗来咕咚咚大口的喝茶。

李易在蒋锐耳边小声道:“这个宁静怎么样?你看出什么来了?”

蒋锐道:“没什么可变化的空间,除非形式逆转,刀压在脖子上,否则她是一定会跟你姐夫做对的。”

李易心里一阵沉重,正这时赵祥鹰手下来报道:“董事长,徐爷的人来了?”

赵祥鹰道:“老唐?”

那人道:“是,带着不少弟兄来的。”

宁静道:“这老小子来干嘛,我们开会,他有资格参加吗?”

赵祥鹰的手下道:“那倒不是,好像是来找人的。”

赵祥鹰道:“你去跟他说,小满在我这。但是我有要事,就不去跟他见面了。叫他改天再来吧。”

话不多,但是很有一种压人的势头,那手下领命去了。

蒋锐小声道:“你姐夫说话尾音故意压的很平稳,这是有相,说明他的尾音本来是要颤的。看来你姐夫心里很烦。人都是这样,焦点一多,就烦了,不易处理。所以杂事是最叫人容易发生焦虑的结构。”

李易小声道:“早知道是这样,我就把姓唐的干掉了。”

蒋锐小声道:“这样也不妥,唐中兴跟徐寿章是一路的,你姐夫对姓唐的没兴趣,主要是徐寿章的行为和意愿,所以做掉唐中兴,反而可能会使事情激化。”

过了片刻。那报信的又回来,表情显得很为难,在赵祥鹰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赵祥鹰失声道:“李易?你听他说是海州的李易?这怎么可能?”

报信的表情有些尴尬,支吾道:“董事长,确实,确实是你小舅子。有头上红印为记,应该,应该不会错的。”

没等赵祥鹰说话,宁静阴阳怪气的道:“侄子,怎么你家里人也参与进来了?这可不合规矩啊。”

赵祥鹰呵呵一笑。道:“我这弟弟性子好动,估计是偷偷过来看我来着。他不会参与咱们的事的,宁姨放心。”

李易这才知道为什么大姐不让自己来帮忙,看来在东北,至少在怀安集团内部,这是一种规矩。

赵祥鹰对手下道:“把弟兄们派出去,遇到小易就接过来,说是我让他来的。我这就给他打电话。另外对老唐说,他要是想来参加我们的聚会,那就进来吧。告诉他别闹事。”

手下领命去了。

赵祥鹰这话似乎也是旁敲侧击,说给宁静听的,宁静讪讪的道:“唐中兴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大哥也不管管他,自己人打自己人,成什么样子?”

赵祥鹰微笑不语。

过不多时,唐中兴带着二馒头和米大胜进来了,进来后一见宁静也在,忙上前道:“哟,宁爷也来了。”

宁静笑道:“猴崽子,今天吃腥风吃多了?这也是你能来的地儿?”

唐中兴嘿嘿一笑,道:“有个小子在我地头儿上闹事,我总不能不出手管管。刚才这小子又把我的弟兄们给打了,我的弟兄们沿着他们的脚印一路追来,发现进了公司院里。所以过来看看,万一对董事长有什么不轨的,我也好出手帮忙。”

宁静道:“你呀你,你不知道李易是祥鹰的小舅子吗?”

唐中兴道:“是吧,这我可真没想到,我以为李易是海州人呢?”

赵祥鹰淡淡的道:“小易是我家人,这事是误会吧,我想大家也别再闹下去了,今天我们几个聚会研究的事情当中,也有这件事,老唐,你先静一静,徐爷很快也就到了。”

徐寿章是唐中兴的大哥,赵祥鹰一提徐寿章的名字,唐中兴也就没法再说什么了,那就是不尊长上,弄乱了辈分。

唐中兴一笑,道:“你们这些大佬都在,哪有我说话的份儿?好好好,我就坐一边看着,不说话,啊,哈哈哈。”

唐中兴带人坐到一旁抽起烟来。

李易在蒋锐耳边小声道:“就算咱们在公交车上不跟那些人遇着,唐中兴也一样是来公司找麻烦的,看这架势,逼宫之势已经十分明显。”

赵祥鹰拿起手机给李易打电话,李易的电话设了静音,这个时候当然没法接,要是在这种场合下露面,宁静那帮人就更会怀疑了。

赵祥鹰打了一通,李易没接,只得把电话放到一边,自言自语的道:“这孩子,不知跑哪去了。”

忽听外面一阵混乱,赵祥鹰的手下又领进一伙人来,为首的是个精瘦的老头儿,一脸的严肃,一副饱经风霜的样子,脸上的皱纹一道又一道,像是刀割的一般,深且锐利。

赵祥鹰起身迎了过去,伸手和那人握手,道:“二大爷,您老来了?”

李易心道:“是吉省的张庭远。”

来人正是张庭远,一把握住赵祥鹰的手,道:“祥鹰,雪太大。我在中途下了飞机,改乘火车才来了。来晚了。”

声音凝重,就像是用石头做出来的。

赵祥鹰很热情,道:“不晚,不晚,大家也都还没来呢。”

宁静道:“老二,你看你风尘仆仆的,该不会是生意又亏了吧?这次的份子钱会不会少交啊?”

张庭远道:“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没有会不会的。应该交的我一定会交。”

虽是跟宁静说话,却不看向宁静,很明显,两人之间有些旧怨。

赵祥鹰安排张庭远坐在自己身旁,张庭远弯着看着地面,默默的抽着烟,不再说话。

宁静哼了一声。道:“二哥,以前的一点小事你还记着呢?”

张庭远淡淡的道:“没有,没记着,我年纪大了,记性已经大不如前了。”

李易问蒋锐张庭远是不是跟赵祥鹰一条战线上的,蒋锐在李易耳边小声道:“目前看不出来。这人城府很深,不过按一般规矩推断,这种人多是自私为自己,不过现在征象还不是很明显,过会儿再说。”

张庭远不爱说话。他一来,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淡了下来。

赵祥鹰作为主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宁静和张庭远说些公司内部的事,李易听来大都是拍片,接,培养新人之类的,不大听的懂。

宁静看了看表,不耐烦的道:“真是的,老大、老五和老四他们总是迟到。下次凡是迟到的就不等了。”

会议室外一人道:“老六,就数你最急,你就没迟到过?等不等我又不是你说了算的。”

赵祥鹰起身道:“五叔来了。”

从会议室外走进一人,是个憨乎乎的矮子,一双小眼睛咕噜噜乱转,一看就是心机甚重。

这人身后只带了两个人,不像旁人似的带的手下那么多,看他的样子,好像有点什么事都不往心里去,高高挂己,可是又有一种世俗之气。

蒋锐道:“这人功利心最重,看风势决定自己的选择,是个骑墙派。”

来人笑道:“祥鹰,我可来晚了,今天天太冷,幸好我是坐火车来的,要是坐飞机的话,还不得从天上给冻下来?”

赵祥鹰道:“五叔从吉省一过来,辽省的雪也都该化了。”

张庭远和宁静都起身跟来人打招呼,李易听他们说话,来人是老五夏石出。

夏石出油嘴滑舌,说些不相干的笑话,正要坐下,忽然外面一声惨叫。

赵祥鹰的手下急急忙忙的跑来道:“董事长,四爷到了。”

赵祥鹰道:“四叔到了?好。外面怎么那么乱?”

报信的道:“这个,好像四爷正在教训手下的弟兄。”

宁静哈哈大笑,道:“老四也真是的,跑到祥鹰家门口教训小弟来了,这种事回家再办嘛。”

赵祥鹰道:“几位稍坐,我下去劝劝。”

赵祥鹰带人出去,宁静他们一看,也都跟在后面,李易趁人不备,又弹出一枚信号接收器,正粘在赵祥鹰的裤角上。

众人一路到了外面,外面的雪下的正大,又起了大风,雪花飞舞,在路灯照耀之下,地上一片银白之色。

可是到了公司的院里,却见一大群人正围成一个圈,惨叫声就是从圈子里发出来的。

这时会议室里没人,李易便跟蒋锐从柜子后面出来,抢到后窗的大窗帘后面藏好。

赵祥鹰带人到了下面,下面那一群人立刻闪出一个缺口来,只见一个极肥胖的男人转过身来。这人身穿皮衣,一脸的横肉,长的要多凶就有多凶,手里夹着一根雪茄,一旁有小弟给他撑着伞,样子十分气派。

最吸引人注意力的是,这胖子的身后站着一高挑美女,身高足有一米七八,在女人中这个身高可算是高的了。

这美女一脸的冷傲,眉细鼻挺,眼角锐利,嘴唇微抿,长发披肩,穿着皮制的紧身衣服,把前胸和屁股兜的又挺又跷,皮衣在灯光下微微反光,那曲线叫人看起来更是销魂。

这些倒也还罢了,最叫人请惊叹的就是这女人的两条腿又细又长,而且女人居然还光脚穿着高跟鞋,不怕滑倒也罢了,难道也不怕冷吗?

她两条腿笔直夹紧,中间毫无缝隙,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叫人惊艳赞叹。站在那里像钉子钉在地上一样,一动不动,只有两只眼珠冷冷的扫视的每一个人,那感觉就像是全天下的男人都不放在她眼里似的。

李易正全神贯注的盯着屏草帽,蒋锐忽然冷冷的道:“李易,你的眼睛看的不是地方吧?咽吐沫干什么呀?”

李易嘻嘻一笑,道:“反正我什么也瞒不了你,索性就直说了,这美女嘛,我是见一个爱一个,看美女是种享受,你体会不到吧?”

蒋锐道:“这女人不好对付,会要你的命的,你还是小心些好。”

那胖子见赵祥鹰下来了,粗声粗气的道:“祥鹰,大冷天的,你下来干嘛,我执行完家法就上去。”

只见人群中的雪地上倒着一男一女,浑身是血,血都已经凝成了冰,正被两人持棍击打,这时已经叫不出声来,再打几下就要被打死了。

赵祥鹰语气始终是那么不紧不慢的,笑道:“四叔,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小弟们有什么不是,教训一下也就是了,弄这么大的阵仗,叫别的小弟们以后都没心做事了。”

又低头看了看那一男一女,失声道:“哟,这不是大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