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 钱财身外物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人物作品 极恶男子 极恶男子 第三卷 神鬼四方来 699钱财身外物

赵祥鹰道:“愿闻其详。”

蒋锐一一说明,赵祥鹰和李易都挑大指赞同。赵祥鹰没想到这个蒋锐居然真的有一套,所说的道理除了心理学专业的知识不懂之外,其余的都十分有说服力。

远州这几天太冷,怀安集团的院子里积了很厚的一层雪。距离上一次徐寿章等人约定的三天已经到了。

这一天天气冷的简直要把人的耳朵和鼻子冻掉,一大早的,徐寿章便带着人到了。

也不行装赵祥鹰的手下向里通报,徐寿章便领人几乎是冲进了上次的那间会议室。

会议室里只有赵祥鹰一个人,一张长几上摆着一个骨灰盒,正是赵怀安的骨灰。赵祥鹰跪在灵前,闭目叩首,一语不发。

徐寿章等人见此情景都是一愣,宁静道:“祥鹰,又想你老爹了?唉,人都过世了,咱们还是向前看吧。”

赵祥鹰不说话,虽然慢,却十分有节奏的一下又一下的磕着头。

不管徐寿章他们说什么,赵祥鹰就是不回答。

徐寿章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徐寿章暗道:“他这也是正常心理,明知道自己地位不保,这才在他死鬼老爹灵前磕头,以求心理安慰,哼,这又有什么用。”

赵祥鹰这么磕了五分钟,张庭远一看,心里也有些发酸,想起以前赵怀安对自己的好处,现如今自己却跟徐寿章一起要对一个晚辈下手,良心上有些过意不去。便道:“大家也在老三灵前拜一拜吧。想想以前,老三的义气。唉,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徐寿章等人心说拜就拜,拜一个死人也没什么分别。

徐寿章带头,对着赵怀安的灵位拜了几拜。会议室里很静,只有香雾缭绕,人总是受环境的影响的,这几人对着赵怀安的灵位一拜,不由得都想起了当年的事。

赵怀安以义字当先。可以拍着胸脯说对的起每一个弟兄,徐寿章虽然是老大,但是也受过赵怀安不少的好处,想起当年的事,心里也不禁感叹了一番。不过他想争位的心很盛,决不会因为这些而放手。

徐寿章他们这一拜,赵祥鹰这才慢慢站起来。双眼红肿,显然哭过,赵祥鹰道:“几位叔叔大爷,抱歉,我有些伤感,耽误大伙的时间了。”

张庭远道:“祥鹰。别难过,人哪,都有那么一天。咱们坐吧。”

大家分头坐下,赵祥鹰闭着眼睛不说话,这一下别人也不好第一个张嘴。会议室里又静了两分多钟。徐寿章冲霍斯文一使眼色,示意他先开口说话。

霍斯文的势力也在辽省。他一直不大服气徐寿章,两人之间虽然没有过什么本质上的冲突,不像张庭远和宁静有过梁子,可是霍斯文对徐寿章还是有一种反感,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此时见徐寿章要他先说话,不禁十分不满,当下咳嗽一声,道:“远州真他妈的冷,我们并州纬度比远州高,也没这么冷。”

徐寿章心道:“你这叫什么话?”

徐寿章又看看宁静,宁静会意,道:“这个,祥鹰,大伙今天来,就是按三天前说好的,咱们集团也不能就这么下去,我们都不忍心看着它走下坡路。

上次大家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了,你这几天也做好准备了吧,你看看还有什么话要说?”

赵祥鹰仍然不说话,霍斯文这时道:“祥鹰,我知道你心情肯定不好,不过回避也不是办法,现在我们选老大当个帮主,当这个董事长,你怎么说?”

赵祥鹰忽然睁开眼睛一笑,道:“四叔,我记得小时候你最疼我。”

霍斯文一愣,随即道:“哈,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唉,祥鹰,四叔也很为难,不过你不用害怕,你的那份钱大家不会动,你下来以后,我们都会帮你,毕竟你是老三唯一的儿子嘛。”

赵祥鹰道:“钱财是身外之物,我向来不放在心上,不过我最反感手下人叛主。”

霍斯文不知道赵祥鹰是什么意思,随口道:“叛主?谁?小满这小子想造反?”

赵祥鹰摇摇头,道:“小满对我忠心耿耿,他是不会的,不过别人就不好说了。”

所有人都听出来这话的意思,既然不是指赵祥鹰的手下,那就是指霍斯文的手下了。

霍斯文也是辽省地方上的势力,就在离远州不远的并州,他手底下的“亲兵卫队”就是南塔,南塔跟洪仁帮和老横一样,也是个帮派,帮主姓华叫华星。

所有人都同时想到,难道是这个华星要叛主?

霍斯文也想到了这一点,道:“你是说大华?这不可能,大华对我也是忠心耿耿,没有二心。”

赵祥鹰却道:“四叔,你年底的时候,是不是从黑瞎子手里进过一批白货?”

霍斯文道:“是啊,那又怎么了?老三死了,原来的规矩不用守,我手下兄弟这么多,不玩点白货,怎么养这么多人?”

赵祥鹰道:“可是货丢了,七千万的货就这么丢了,派出去的四个兄弟,一个都没回来,到现在音讯皆无,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霍斯文从东北毒犯黑瞎子手里进了一批海洛因,这事交给华星去办,华星派了南塔中四个得力干将去做,哪知一去不回,连黑瞎子本人也不见了。

七千万就这么没了,查了很长时候却没查到一点有用的消息。霍斯文本来就狂暴,这一下哪能不急,可是急也没用,把东三省的地方都快找遍了也没有痕迹。

没想到赵祥鹰今天却提起了这件事。

霍斯文摇头道:“祥鹰,这不大可能。咱们挑明了说,你也不用拖延时间。那是一点用也没有的。”

赵祥鹰不慌忙的道:“我没有拖延时间的意思,四叔,我虽然身在远州,可是对于帮里各处的事情都有所了解。

据我所知,华星华大哥派出去的四个手下,有两个是他自己的亲信,另两个是四叔你的亲信。

这也是你不放心,想要监督一下的意思。不过华大哥可能是眼热这七千多万的货。联合黑瞎子,把四叔你的两个亲信暗中干掉了。

他们吞了货,华大哥置身事外,没人怀疑他,可是他暗地里却正准备偷偷离开华夏国,要偷渡到岛国去。”

霍斯文怒道:“你别挑拨离间,大华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他怎么会这么做?我从并州出来的时候,他人还在。”

赵祥鹰道:“那现在呢?我给你放一段录音。”

赵祥鹰拿出手机,放了一段录音出来。

只听录音里一个十分低沉的男人声音道:“这事可要做的干净一些,把肉球扔到河里去,千万不能惹麻烦。”

另一人道:“放心吧华哥,我办事向来仔细。对了。黑瞎子这货靠的住吗?”

先前那男人道:“这世上有谁是靠的住的?除了你自己。不过黑瞎子原来跟我还有些交情,这事一般人都不知道。况且现在我们有共同的利益,他是不会出卖我的。”

后一人奸笑两声,道:“嘿嘿,还是华哥有脑子。不像我们这些抡刀子砍人的,难怪华哥当大哥。

这一票听说七千多万。等大家到了岛国,把钱一分,可就爽了,对了,华哥,这钱最后,这个嘛,小弟能得多少?”

先前一人自然就是华星,只听华星:“不要总惦记钱,做事要先思退,再思进,咱们还没走呢,等离开这鬼地方再说吧,少不了你的。”

后一人道:“华哥,你就先跟我说了吧,也叫我解解痒痒。”

华星哼了一声,道:“除去各种封口费,再除去路上的费用,你能分到三百多万吧。”

后一人显然极为高兴,大声道:“三百多万!靠,那可爽疯了。”

华星怒道:“你喊什么?想把事情捅出去吗?要是叫霍斯文那个混蛋知道了,你我的脑袋都长不结实,黎心雨那骚娘们,能把咱们几个的脑袋戳几个大窟窿。”

后一人忙压低声音,道:“是是是,我该打,我该打。”

华星道:“那老东西就要去远州了,哼,他跟着徐寿章去跟赵祥鹰争权,就叫他们争去吧,老爷我忍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去岛国的船了,哼,爷要拿着钱去岛国享福了。

你小子别光想着钱,想着娘们,这几天跟黑瞎子在一起,也盯着他点,别叫他一个人把钱卷跑了。咱们最后落个两袖清风。”

后一人道:“放心吧,我D586小说网,我跟强子轮班看着,黑瞎子没法拿着钱跑了。”

华星的声音忽然变的极为阴沉,冷笑两声道:“你和强子也乖着点,别跟你爷爷我耍花样,我信的过你们两个这才把这么大的事交给你们。

你们别以为我没有暗中找别人监视你们,你们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你说,你昨天是不是去紫梦酒吧了?跟那个叫露露的娘们睡了一觉?”

后一人显得极为害怕,道:“华哥,我再也不敢了,那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华星哼了一声,道:“你心里清楚最好,记着,你们几个人现在是失了踪的,别露头,要是叫霍斯文的人发现了,我在并州就危险了。

如果我出了事,我在死之前,也会叫你生不如死的,你小子最好给我小心着点。还有,以后有事打我另一个号,别打这个号,很容易叫别人发现。还有,下次再来见我,记着戴个墨镜,戴帽子,不知死的鬼。”

录音到此为止,显然是霍斯文从并州离开之前赵祥鹰偷录的。

霍斯文一直咬牙听着,他当然能听出华星的声音,也知道另一人就是华星的亲信,这不用说了,华星随即用力一拍桌子,喝道:“他妈了个巴子的。我还没想到华星的头上,原来是他干的。这小子居然敢黑老子的钱。一定是他跟黑瞎子串通好了,拿着钱和货出国,这样就能赚两大笔。”

霍斯文立刻给华星打电话,可是对方却已关机。

霍斯文将手机用力摔在地上,骂道:“这小子居然跑了,要是叫我抓住他,老子扒了他的皮。”

赵祥鹰一笑,道:“四叔。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可别太急了,对血压不好。

华星是想跑,不过叫我给抓住了。我既然有本事录他的音,当然也能抓住他。不抓住他,怎么给四叔出这口气?”

这一手霍斯文可万没料到。

赵祥鹰一拍巴掌,会议室的门打开。卢小满、二德子和邢立人押着几个人进来了。

霍斯文一下子就看到了华星,立刻冲上去对着华星就是一顿嘴巴,打的华星满嘴是血,牙齿都被打掉了几颗。

另几人都是华星的亲信,霍斯文一个也没放过,冲过去一顿毒打。

最末一人是个小瘦子。黑眼圈,贼光四射,正是毒犯黑瞎子。

霍斯文走到黑瞎子面前,道:“黑瞎子,你不仗义啊。你胆子也太大了,你跟华星联起手来骗我的钱。这事固然可恶,可是你拿了南边的货到北边来,七千万的货,你居然还敢一个人吞了。

嘿嘿,我不打你,我要把你交给周广成周广宾哥俩,我要看看新月亮是怎么清理门户的。

这段时间,周广成一直在找我麻烦,这全是你惹的祸。他妈的,我看你还是当真瞎子吧。”

黑瞎子这时已经颓废了,要不是有人架着他,他恐怕就倒在地上了。

霍斯文还要说什么,赵祥鹰却叫人把这些人带了下去。

霍斯文霍的转回身来,道:“祥鹰,我还没问钱和那批货呢,两样加在一起一亿四千万哪。”

赵祥鹰闭目不语,霍斯文道:“祥鹰,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想囤积居奇?行,你说吧,什么价钱?你张嘴,我切肉,我今天舍给你了。”

赵祥鹰仍然不说话,任凭霍斯文叫嚷,到后来赵祥鹰只说了一句话,“四叔,你还是从我手里把他们抢走吧,抢走他们的尸体。”

霍斯文大怒,可是却无可奈何,赵祥鹰如果真把这些人做掉,那钱和货就不知去向了。

徐寿章见霍斯文慌乱不堪,忙道:“老四,你急什么,祥鹰跟你开个玩笑,他要是杀了这几个人,新月亮周广成那帮人不一样得来找他麻烦?”

哪知赵祥鹰却道:“不会的,我把会钱和货的事原封不动的告诉周家哥俩。”

徐寿章急道:“老四,你别听他的。”他这样一来,可是大失气度了,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赵祥鹰的语气却一点波澜也没有,只是道:“四叔,要不你把我抓走,严刑拷问,看我的骨头硬不硬,我肯不肯说。”

霍斯文用手点指,怒道:“你……,你这是……,你……”

你了半天,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最后无奈,只得颓然坐倒,他身子肥胖,这一下把椅子坐的咯吱咯吱直响。

会议室里又静了十几秒钟,宁静向徐寿章使了个眼色,咧嘴一笑,道:“祥鹰,大家都是自己人,又何闹到这个地步?六姨我不信你会藏着秘密不说,哈哈哈。这是你跟老四的私事了。跟咱们换帮主无关。”

徐寿章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大声道:“祥鹰,时间也不早了,你这就给句话吧?拖延也不是办法啊。”

赵祥鹰笑道:“大爷,宁姨,你们不管四叔的事了?”

两人齐声道:“这是你们之间的私事,我们不方便管,也跟眼前的事无关。”

赵祥鹰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来,在桌子上一放,轻轻推到张庭远的面前,道:“二大爷,我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了,我前几天答应你的事,我已经照办了,你不用为难,拿去吧。”

张庭远一愣,随手将文件袋拿起来打开一看,不由得傻了眼,原来袋子里装的是他在吉省要承办的一块地皮的相关手续,这地皮要是能接下来,那利益可不是个小数目。

只不过吉省地方的事情不大好办,张庭远的竞争对手也不少,折腾了很长时间也没办成,听说这个案子叫另一家房地产公司接走了。

没想到赵祥鹰利用赵怀安留下来的威信和社会关系,竟然把这手续办下来了,不用说,这是从别人手里硬抢下来的,这份礼可不轻。

张庭远拿着这些文书傻呆呆的站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赵祥鹰什么也没说,从颈上摘下一个吊坠,那是一个拳头的形状,雪白晶莹,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赵祥鹰把这吊坠往桌上一放,起身便出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静静的,霍斯文气不住的站起又坐下,夏石出则笑嘻嘻的低头抽烟,张庭远想追出去跟赵祥鹰说几句话,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宁静则手捧着大肚子暗自里盘算。

徐寿章盯着桌上的那个白色的拳头形吊坠,这是赵怀安的势力象征,只有帮主能佩戴,这吊坠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一沾上清水就能利用光线反射折射等原理放出五色光彩,拿着这个吊坠,在东北三省横着晃,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想要谁的命,就会有人帮你去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