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 可遇不可求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717可遇不可求

刘平安笑着低头把文书捡了起来,起身道:“好了,那我也不打搅了,你老慢慢享受美女吧。”

刘平安带着木人血出房间,那女孩从里间探出头来,见客人走了,便又像只猫一样,来到任有德的怀里。

任有德任她在身上摩挲着,姿势却一动不动,喃喃的道:“一个小毛头,他妈的,有这么大的本事?”

那女孩这时已经俯下身子来,去含任有德的下体,任有德这时正烦,脾气一下子被激了起来,一把抓住那女孩的头发,将雪茄死命的按在了女孩的左胸前。

滋啦一声,皮肤被烧的焦胡,那女孩大声惨叫,任有德粗暴的把这女孩推到一边,喝道:“他妈的,别来烦老子!滚一边去!”

女孩不敢再叫痛,忙躲到一边。

时近六月,海州的天气出奇的热,人走在外面,就像是进了蒸笼里。

李易这一阵没有出门,生意既然一切都好,那就应该抓紧机会,好好的享受一番。

李易这一阵子跟林子珊通了几次电话,蒋锐她们都知道,这个大学生林子珊单纯的可以,她目前还并不知道李易身边已经多了这四个美女。

七月份学校就要放假了,本来过年的时候就没有陪着林子珊,李易就打算趁着现在有时间,带林子珊出去旅游。

海州本身就是个旅游的大城市,南边早已经开发了四个大的海滨浴场。李易想带林子珊上海去玩玩,当然就不能带着蒋锐她们。

为了做好她们四个的工作。李易着实费了不少脑筋,总算是四女“深明大义”,终于同意了。

六一这天,大学不放假,不过正好是周五,李易早早的就到南大去接林子珊,当保时捷开到学校里时,吸引了一众女人的目光。李易头一次感受到被一众女生用灼热的目光“关注”的快感。

李易今天穿着一身白衣。为了能挡住冥蝶,虽然天很热,李易仍然穿着长袖的衣服,同时戴了一顶极具风情的草帽,和一副骚包的墨镜。

近来李易意气风发,潇洒的气度就更增加了几分,尤其是前额上的一点红印。更增的气质。

他把保时捷的外篷打开,任风吹头发,车里经过改装的豪华配置,就像把这个年代加速了几十年一样,叫那些女生们误以是詹姆斯邦得开着先进的座驾来到了她们南大。

李易把车停在林子珊宿舍的楼下,舍管阿姨仍然记着李易的样子。热情的跟李易打招呼,李易微笑着挥手示意。

林子珊知道李易就在楼下,不过李易足足等了她一个多小时,虽然等的心焦,却只能苦笑。知道女人向来是这么麻烦。

终于,在太阳偏西的时候。林子珊才从楼上下来,一路上跟熟人不断的打着招呼,有人问她要去哪,林子珊便用一种试图掩饰,实际上却又在刻意宣扬的语气说道:“哦,不去哪,去富丽华海滨浴场。”

听到的人脸上立刻显出羡慕嫉妒恨来,林子珊却早已脚不停步的跑了出去。

林子珊从楼里跑了出来,这时夕阳已经在远处云里没入了半张脸,金色的阳光透过云彩,洒在林子珊的身上脸上,就像她本人就是发光体一样。

在阳光的照射下,林子珊的皮肤像是透明的,李易甚至都能看到她血管里流动的血液,林子珊青春少女的脸庞又纯洁,又迷人,笑容自然而灿烂,让李易在这一瞬间觉得她似乎是世上唯一一件不含杂质的事物,是大自然的恩赐。

不知为什么,李易眼睛一酸,险些流下泪来,此情此景恐怕是李易一生中所经历过的最美的一幕。

林子珊蹦跳着从楼里跑到车边,把自己的包用力的扔在李易身上,撒娇道:“还不帮我拿包!”

平静的画面被打破,李易也仿佛从幻境之中走了出来,忙将背包一把接住,道:“是,老婆大人。”

林子珊立刻显出一丝娇羞,下意识的看看四周,却发现无数人正在看着她,林子珊的脸登时红了一半,低着头,带着充满羞涩的甜蜜钻到车里,叫李易把车篷复位,一口便咬住了李易的耳朵。

“你讨厌,你坏死了,我这么多同学都在,你叫我……,你叫我……,我咬死你,咬死你!”

李易这时才知道少女的打情骂俏是世间最美的声音了,一股热流在体内翻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转过身来一把抱住林子珊柔软娇嫩的身子吻了过去。

林子珊不住的推着李易的胸口,可是她的力气才多大,渐渐的被李易狂风暴雨一样的吻所浸透,双手搂住了李易的身子,两人似乎要融化在一起。

这车的玻璃现在调成了单向的,从外面看不到里面,可是从里面自然能看到外面,在人来人往的女生宿舍门口,那些学生们就在车子旁边不断的经过,自然还要向车里不住的张望,而就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李易怀抱玉体,唇齿间尽情**,林子珊那未经开发的身体,散发着无比诱人的体香。

两人吻了良久,李易伸手去揭林子珊的衣服,火热的掌心触到了林子珊的小腹和娇小挺立的双峰,林子珊这时有些害羞,身子不住的扭动着,嘴里嗯啊有声,招惹的李易心痒难搔,把心一横,心说去他的吧,今天就在这里做了。

李易像发了疯一样,一把撕掉林子珊性感的白色短裙,把手伸到了林子珊的白色蕾丝内裤里去,林子珊的下体早就湿了,李易低吼一声,把林子珊的短裙撩起来,粗暴的扒下林子珊的白色底裤,把头埋在了林子珊的两腿之间。

林子珊虽然今天格外的活跃。心思也有些浮躁,但她仍仍然是处女之身。对李易的疯狂进攻有些害怕和不适合,一方面下体传来阵阵麻痒,叫她欲罢不能,另一方面又害羞的要躲开,不住的推着李易的头。

李易已经到了顶点,把座椅的角度完全放开,伸手解自己的裤带,向前一扑。把林子珊压在身下,就要挺进。

林子珊有些慌了,如果此时是在宾馆,没准顺应着人的生理本能,林子珊半推半就的也就同意了,可是外面人来人往,又不断的有人往车里张望。虽然明知道外面的人看不见,但是女性的害羞心里在作怪,林子珊受不了这种环境。

林子珊用力的顶住李易的身子,哭道:“易,别,别这样。这里都是人,我,我不好意思。”

李易现在精虫冲脑,林子珊说的话对他而言就像是的呻吟声,反而刺激了李易的。

李易喘息道:“别怕。外面的人看不见,车子也不会震动。你放心吧。”

林子珊死命的躲闪,她越躲,李易越急,最后李易一指点中林子珊的胸口,叫她不能动弹,便要一刺而入,忽然有车子冲了过来,不知是不小心还是故意的,一下子撞到了李易的车门上。

咚的一声,李易身子一震,差点从座椅上滚下来,满腔欲念化为飞灰,脸一沉,骂道:“哪个他妈的王八蛋撞老子的车?”

李易解开林子珊的穴道,替林子珊整理好衣服,又将她的底裤帮她穿回去,就要开门。

林子珊脸红扑扑的,一把拉住李易的手,道:“别别别,我还没穿好衣服呢。”

林子珊对着车里的镜子把衣服整理好,又把眼泪擦干,把头发梳了梳,这才叫李易开门。

李易早就等不及了,他已经看到了外面,原来是一辆兰博基尼撞到了自己的车上,那车的车头正好对着自己的车门。

李易没法开门,只好把窗口打开,喝道:“什么人?车子停在这你也能撞上?故意的吧?”

那兰博基尼的车窗慢慢的摇开,露出一个脑袋来,没想到竟然是刘慧羽。

透过车窗看的清楚,刘慧羽身旁坐着的正是原来赵大海的那个情妇,李易后来听丁小秋和巩兵提起过,这个女孩叫宫曼,今年周岁才十八。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故意撞自己的车!还带着赵大海的情妇,这么嚣张。好像这一对狗男女吵了一架,已经分手了,怎么今天又混在一起了?

李易道:“刘慧羽,你作死是吧?”

刘慧羽一副清高样,斜眼向李易的车看了一眼,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向来不撞二百万以下的车,对你的这辆破保时捷,我没兴趣。”

其实李易这车要是把成本都算上,再按真实使用价值推算的话,估计要两千多万。

不过对于刘慧羽这种外貌儒雅,内心恶俗的人来说,提车的价钱根本没有意义,反而对自己是一种侮辱。

李易道:“我没工夫跟你瞎扯,把车让开,我还有事。”

刘慧羽向李易身旁一张,看到了林子珊,有那个宫曼在旁边,刘慧羽也不便直接过问林子珊的事,不过李易仍能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一种恨意,那是嫉妒自己是林子珊的男朋友。

刘慧羽一声冷笑,道:“李易,听说你最近生意很火呀。”

李易道:“我再说一遍,让开,少跟我这套辞。”

刘慧羽脸绷的像胶布,一旁的宫曼不住的道:“快走吧,跟这种小瘪三磨叽什么呀,改天叫人收拾他一顿得了,再不走天就黑了。”

刘慧羽只得狠狠的瞪了李易一眼,拉上车窗,把车开走了。

李易吐了一口吐沫,喃喃的骂了一句,不过自己的车结实,撞这一下肯定没事,那小子的兰博基尼可就要出坑了。

果然还没等李易把车调头,刘慧羽又开车回来了,怒道:“李易,你看我的车头!”

李易一脸坏笑道:“小子,是你撞我,不是我撞你,你车子不结实,撞坏了活该,干我什么事?”

刘慧羽头上青筋暴起。想动手却知道李易的厉害,同时又气不过车子撞出了坑。这家伙也不想想,即使李易的车没那么结实,他撞过来,自己的车也一样会出坑。

当然,对于这种人来说,逻辑这东西已经没有用了,他现在恨上了李易,自然也就把这笔账算到了李易的头上。

林子珊在车里拉了拉李易的衣服。小声道:“快走吧,别吵了。”

林子珊一句话比什么都好使,李易把车窗拉上,一调头,车子开出了南大。

刘慧羽不知是气不过,还是同路,一直在后面紧紧的跟着。

天渐渐暗了下来。等两辆车开到了较为偏僻的路线时,刘慧羽突然像发了疯似的,猛冲了上来。

看来他是不在乎车被撞花了,一个劲的撞李易的车屁股,只可惜,刘慧羽那辆好车“皮肤娇嫩”。一连撞了五次,于是乎兰博基尼的车头又多出了五个坑。

但是这小子没记性,屡战屡败,又屡败屡战,一踩油门。绕到了李易的车旁,对着李易的车身撞了过来。

林子珊在车里有些害怕。道:“易,快开走吧,要不我跟他说声对不起。”

李易道:“跟他说什么对不起?我还等着这小子跟我说对不起呢。”

这时刘慧羽又靠过来三次,结果次次惨败,这辆兰博基尼的外形已经惨不忍睹了。

那个叫宫曼的臭娘们却不住的放声娇笑,似乎开豪车撞别人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特别刺激似的。

车子开到白沙湾附近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这地方很冷清,李易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一看环境不错,忽然一转方向盘,对林子珊道:“抓稳了!”

林子珊本能的趴在了李易的两腿之间,李易也没料到林子珊会是这么个姿势,一阵快感传来,勇气陡增,双臂一圈,保时捷猛靠过去,咚的一声,正撞在兰博基尼的旁边。

这一下把兰博基尼撞的斜着飞出数米,把刘慧羽吓的差点没叫出来,那个宫曼更是放声尖叫。

林子珊有些害怕,两只小手抓的紧紧的,头用力的向下压着,李易爽的都要叫出来了。

刘慧羽一咬牙,又冲了过来,对着李易的车尾就是一下,这一下把李易的车撞的剧烈震动,李易也随着这一下震动爽上了天。

林子珊只是出于一种本能,觉得嘴边有什么东西的顶的厉害,一时间还没意识到是什么东西,下意识的张嘴压住了。

李易刚才憋了一肚子精虫,这时被林子珊隔着裤子含住,欲火几乎要把李易烧透了。

刘慧羽一下接一下的撞过来,每撞一下,兰博基尼就是一个大坑,每撞一下,李易就爽一次。

到后来,李易干脆等着,就叫刘慧羽往死了撞,刘慧羽也真是脑筋不灵光,接连撞了不知道多少下,李易双眼迷离,几乎都要到顶峰了。

李易身边的女人太多了,但是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味道,有些要全身赤祼相见,才是最高峰的状态,有些则要含羞带涩,才更勾魂,有些要在深沉幽静的氛围中,才能体会到个中美妙滋味。

像林子珊这种女孩,李易虽然没有跟她发生真正的肌肤相亲,但是在这样的情形中,林子珊樱唇忽紧忽松的摩擦弹压,这种滋味和状态,是可遇不可求的,李易哪能不爬上高峰?

后面的刘慧羽却气的红了脸,一看车子反正也烂掉了,索性一下接一下的撞过去。

当车子快要开到富丽华海滨浴场边上的时候,李易已经坚持不住了,喘着粗气道:“林妹妹,快,快用嘴,用嘴帮我,我受不了了。”

林子珊扶着李易的大腿侧着抬起头来,道:“什么呀?我帮你什么?”

李易双眼冒火,知道得跟这傻姑娘说清楚,道:“你用嘴帮我,帮我做,你懂的,快,我真的受不了了。”

林子珊再单纯再傻,这个时候也大致明白了,一想到刚才自己的样子,脸上登时飞满红霞,本想躲到一边,可是看李易难受成这个样子,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浓浓的爱意来,居然顺从的俯下身来,解开李易的腰带,又褪掉李易的内裤,小嘴微张,真的含了起来。

这时刘慧羽把油门踩到了底,一个疾冲,轰的一声,以比往常十倍的力试撞到了李易的车尾。

而李易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喷涌而出,注满了林子珊的小嘴。李易在这一刻就像要飞入云端一样,本能的将车窗拉下来,一阵凉风吹入,那种爽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

林子珊羞又臊,嘴里含着这些东西,不知道往哪吐,心里还想着:“这东西是不是应该咽下去?不会怀孕吧?”随即感到好笑,这种方式怎么可能怀孕的嘛,自己虽然不是学医的,可是这个知识还是有的,居然会产生这种想法,真是傻到家了,不由得要笑出声来。

这时刘慧羽也冲到了李易的车旁,打开车窗,指着李易骂道:“x你妈,李易,我跟你没完,咱俩走着……”

话还没说完,林子珊被李易体液的味道一冲,又被凉风一吹,忽然感觉要吐,一个没控制住,向前一探身,噗的一口,全吐到了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