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5 我来管后宫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725我来管后宫

李易道:“我也不想给自己惹麻烦,陈厅长肯出力帮忙自然是好的,但毕竟陈厅长离的远。

赵大海坐在这个位置上,要想对付我很方便,他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而且刘家的势力也不可小视,所以想要高枕无忧,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王东磊这时道:“兄弟,我已经派人暗中打听过了,巫帮最近确实在海州有些活动,我听说好像是在找买家,而且最近就要出手。这事如果你打算办的话,就抓紧时间。我会一直盯着他们,有什么变动,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李易道:“谢谢王哥,刘平安那边怎么样了?”

刚说到这,外面有人来报,说刘平安来了。

李易一笑,道:“说平安平安就到,那就请吧。”

王东磊不方便在这里呆着,便躲到了里间。

李易也没换正装,就在大厅里稳稳当当的坐着。

过不多时,刘平安和木人血走了进来,并没有带其他的手下。

李易向座位一指,道:“坐吧平安,咱们之间也别假客气了。”

刘平安大模大样的坐下,向董川他们看了看,手一挥,道:“叫你的人下去,我有话跟你说。”

李易向董川等人示意,董川点点头,带着众人离开。

不过文兰和蒋锐她们却不肯走,相反还坐的更靠近了些。

刘平安眉头一皱,道:“李易。你是怎么管你的女人的?叫她们下去,没半点规矩。”

李易笑道:“在这屋子里。我并不是说了最算的那个,在我之前还有这五个女人,我也没办法。”

刘平安冷哼一声,道:“你可真是个异类。”

李易笑容可掬,道:“谢谢夸奖。有什么事说吧?”

刘平安道:“有什么事?你说呢?”

李易伸了个懒腰,道:“无非就是关于案子的事罢了,平安,咱们打也打了。闹也闹了,我没必要在你面前打太极,我明确跟你说,这事真不是我做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以我的身份,你那个垃圾侄子我根本没有兴趣杀他。我真要是想杀他,偷偷跟着他。离的远远的,一个石头子弹过去,就叫他没命,警察也查不到任何证据,又何必弄这么大的阵仗?你也不是头一天混江湖了,这一点你看不出来?”

刘平安沉吟半晌。道:“你说的这些我也知道,而且这几天我也仔细想过,确实如你所说,今天一结案,我心里也清醒了不少。否则我今天也不会来找你了。”

李易冷笑两声,道:“那也就是说。你今天来是跟我聊天的了?不如我支个火锅,大家一起喝杯啤酒如何?”

刘平安手一挥,道:“我今天来不是跟你开玩笑的,慧羽的死虽然跟你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你也脱不了干系。

你说这事是一个叫于兰的人干的,他还是什么托克兰大教会里的杀手,那你一定是跟这人认识了?

慧羽的仇不能不报,我今天来找你的意思是,你出面把这个于兰找出来,算是你将功赎罪。”

说着向文兰一指,道:“你身边这个女人是大教会里的人吧?叫她出面联系。”

李易一阵冷笑,道:“刘平安,你是继承了你老爹的基因,不耍流氓不舒服是吧?这关我什么事?我凭什么就帮你?你侄子行为不检点,是他自己不好。

另外我根本找不到托克兰大教会的人,文兰也找不到,除非他们上门来找我。

不过有句话我说的不中听,大教会里高手如云,你就凭身边这个老木头儿,就想对付他们?痴心妄想吧?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刘平安脸色很不好看,道:“我再问你一遍,你出不出面?”

李易双手一摊,干脆的道:“不出面。你能怎么着?”

刘平安站起身来,以手点指李易,李易笑脸相迎,毫不畏惧。

木人血在刘平安耳边低语了几句,刘平安这才缓缓坐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刘平安道:“李易,我的人这几天一直在忙,刚刚查到了一些消息,我听说,嘿,赵大海跟你之间好像有个协议?”

李易脸色微变,道:“你什么意思?”

刘平安十分得意,道:“我一开始找你谈条件是给你面子,你要是答应了,这件事咱们就一笔勾削,可是你不识时务,我只好出此下策。

别以为有赵大海和陈法从中给你撑腰,你就有资本了。我们刘家在海州可不是个摆设。如果斗到最后,陈法和赵大海会权衡利弊,最终放弃你。”

这一点李易当然也知道,刘家的势力自然是不能小视的,如果刘平安真的跟自己缠上了,对自己在海州的事业会有极大的影响。

刘平安看李易犹豫了,放松了一下身体,点着一支烟,缓缓的道:“阿易,事有大小,有些事我可以当没发生过,而有些事就不同了。

慧羽的爸爸刘平华是我堂兄,他是东昌市党委书记,先前一直在国外考察,现在已经回国了,我前一阵子去东昌就是去见他。

我堂兄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不管慧羽平时如何,毕竟是血亲,我堂兄说一定要把凶手正法。

魏如烟也快回国了,你不信可以问问他。魏如烟就算想帮你也是有心无力,她只能两不相帮。”

刘平安起身便走,走到门边回身道:“李易,话我已经说透了,你自己看着办。等你消息。”

刘平安走了,李易默然不语,要说大教会和巫帮这两伙人都是敌人,李易对付他们在心态上并没有什么障碍。可是这么被人威逼利诱着,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时董川他们也都出来了。听李易转述了刘平安的话,也都感觉窝火。

王东磊道:“刘平华确实是东昌的党委书记,听说这人做事向来很绝,不达目的不罢休,好像也有较深的背景,不得不防。”

大家暂时都没有什么好办法,李易叫大伙先回去休息,这事等以后再说。

众人走了。蒋锐道:“李易,人命关天,事情太大,我刚才看刘平安的表情,他们并不是虚张声势,人的情结得有一个突破口,看来这事咱们得办。”

李易道:“真他娘的。简直气死我了。”

文兰叹了口气,道:“我还知道几个教会里的聚集地点,让我试试吧。先给刘平安一个交待再说。”

黎心雨道:“事情就是你们惹来的。这会儿装积极主动了?地点是死的,人是活的,你现在厚着脸皮到我们这来了,德桑那边能不改变聚集地点?说了等于没说。”

文兰怒道:“你别找碴好不好?”

许阳阳哈哈笑道:“难道心雨说错了?你们所谓的变态教会给李易惹了多少麻烦?”

文兰怒极反笑。道:“哈,真好笑,听说妹妹你好像也是‘清洁工’(杀手)吧?大家彼此彼此,谁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做为同行,你的本事可差的太远啦。还好意思跟我斗嘴。”

许阳阳怒道:“你不服就比试比试!”

文兰起身道:“比就比。难道怕了你了?”

黎心雨长腿一甩,冷笑道:“别说我们三个打你一个。就算我一个你都未必是对手,敢吗?”

文兰将面前的椅子踢到一边,双拳互握,发出咯吧咯吧的脆响,向黎心雨一招手,道:“腿长就了不起了?我今天不摔死你,我都跟你姓。”

李易忽然喝道:“都他妈的别吵啦!谁再吵谁滚出去!”

一声断喝,这几个女人都闭上了嘴。

蒋锐向黎心雨她们几个使了个眼色,这几个女人都很识趣回了自己的房间。

蒋锐对李易道:“干嘛发这么大的火?”

李易把手边的杯子摔了出去,道:“这几天真是窝火。”

蒋锐拉住李易的手,拉着李易到了外面院里,夜风袭来,李易胸口气闷好了一些,道:“我刚才是不是过分了?”

蒋锐一笑,道:“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女人这种动物需要外界的控制,因为她们缺少自律性,也就是所谓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李易轻轻将蒋锐抱在怀里,道:“还是你好啊。”

蒋锐道:“你这么说要是叫她们几个听见了,又该出事情了。好了,咱们说说一下步的计划吧。”

两人坐到石礅上,保姆送上来茶水,这时太阳已经落山,四周一片昏黄,李易握着蒋锐的小手,慢慢的摩挲,道:“既然事情找到头上来了,我也就只好勇敢面对了。麻烦是麻烦了一些,窝火是窝火了一些,不过也好,可以顺手把这两伙人都除了。”

蒋锐眼珠一转,忽道:“独龙你注意到了吗?”

李易一愣,道:“什么?独龙?你怎么忽然想到他了?”

蒋锐道:“你呀,手底下这么多‘人才’,要学会利用。独龙这人有点憨,不过很多时候又有不少鬼主意,要知道,行走世间,光有正还是不行的,还要有邪。

以正为身,以邪为技,要用邪的歪的为手段,以正气为根基。独龙有些点子不错,这次跟巫帮斗,你可以找他出出主意。”

李易想了想,道:“说的也是,这小子还真是有些想法,我明天去找他聊聊。那大教会的事呢?”

蒋锐意味深长的笑道:“你是想问文兰吧?”

李易一笑,道:“哪有,你总是跟我逗着玩,我现在焦头烂额的,还有这个心思?”

蒋锐伸出食指摆了摆,道:“别对我撒谎。”

李易握住蒋锐细长的手指,放在唇边轻轻吻了吻,就像是在亲吻丝绸,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对你撒谎。”

蒋锐道:“男人在动情的时候说的话未必是假的,可关键问题是这样的话不一定长久。”

李易哈哈大笑。把蒋锐搂在怀里。

蒋锐道:“大教会的人现在正在办陆亭候的事,五亿基金。五亿基金……,对了,你现在一共有多少钱?”

李易道:“把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全算上,应该早就过亿了。怎么了?你着急用钱?”

蒋锐道:“我用钱还用跟你要?你的密码能瞒的住我?”

李易一笑,从身上拿出几张卡来,塞到蒋锐手里,道:“这几张卡里估计有二百多万,我平时用钱的地方不多。你留着用吧,等以后得空,我再给你建一座心理诊所,专门叫你出诊,不为赚钱,只为施展你的专业手段,学以致用嘛。”

蒋锐盯着李易的眼睛。忽然有些激动,像她这种人,向来性情沉稳,冰冷不波,这一来李易也有些慌了,忙道:“你怎么了?”

蒋锐把头靠到李易怀里。道:“没什么,我没什么,我好的很。”

李易又要说话,蒋锐却紧紧的把李易抱住,道:“你别说话。现在先别说话,叫我抱一会儿。”

天色已黑。院子里草丛中的虫又开始叫了,李易轻轻拍着蒋锐的后背,只觉怀里的柔软身体在一点点发热。

过了好一会儿,蒋锐才渐渐平复过来,展颜一笑,道:“那这钱我可就收下了,以后管教心雨她们几个,还得靠我呢,没有我压着她们,没有我从中和稀泥,你这几个后宫还不得闹翻了天?这就算是劳务费了。

另外,你那个林妹妹的事也交给我吧,她的性格过于单纯,不能急进,只能缓图,以我的观察,得先叫林子珊跟心雨她们拉近关系,先成为朋友,突破了这一道界线,以后的事就好办了。”

李易苦笑一声,道:“我这也算是三妻四妾了吧?”

蒋锐道:“那我就算是老大了,这些小的们,得我替你管管。”

李易哈哈大笑,道:“对了,刚才咱们说到哪了?”

蒋锐道:“我是想说,那追凶基金有五亿,如果都能归你,倒也不是坏事。”

李易把蒋锐的身子扳正,看着她的脸,道:“你是说叫我也报名参加?”

蒋锐脸上带着浅笑,道:“查找凶手和主谋虽然是件难事,可是事在人为。

这事既然是半官方的,由十几个国家来操作和检验,那就要经过一些正规的途径,其中刑侦、检验等技术是不可缺少的。

大教会德桑他们虽然可以说是高手如云,但是破案不一定全靠打的。

咱们这些人当中,论打有你一个人就够了,论技术有少冰帮你,论心理分析、测慌、催眠有我来帮你,偷东西有巧手帮帮你,再不济,还有路小花这鬼丫头的特异功能呢。

有这么多奇人异士帮你破案,那五亿基金也不是什么难事?你怕钱扎手?”

李易还真没想到这一点,蒋锐这一说就像是在面前开了一扇窗,立刻见到了光明。

李易把蒋锐紧紧搂在怀里,深深的吻了下去。

良久良久,蒋锐把李易轻轻推开,颜面绯红,道:“文兰刚来,大教会那边的事还得靠她帮忙才成,德桑虽然想报仇,不过五亿基金对他来说则更具吸引力。我想他暂时不会来烦你的。

女人是种奇怪的动物,文兰那边怎么去哄才能叫她出全力帮你,那就看你的了。”

说罢蒋锐推开李易,自行回了房间。

李易明白蒋锐的意思,望着蒋锐的背影,李易心潮起伏,不能自已。

天已经黑透了,李易起身来到二楼。

现在李易的这些红颜知己全住在二楼了,二楼几已成了李易的后宫。

李易今天第一天回家,听董川说把文兰安排在二楼最右边的房间里了。

李易轻轻走过去,伸手推门,见房门锁着,敲了敲,里面文兰的声音道:“谁?睡了。”

李易一笑,道:“是我,你老公。”

文兰啊的一声,扑到门边,随即道:“你赶紧给我死一边去,滚蛋!”

李易道:“怎么,还生气啊?好啦,算我不对,姐姐,你就开门吧。”

隔了一会儿,啪嗒一声,门开了。

文兰穿着睡衣,看样子刚洗过澡,俏生生的站在门口,睡衣十分宽松,文兰胸口十分丰满,事业线极是明显,下面则是两条赤祼的**,光着脚,头发上的水还没有擦干,正一滴滴的落在地上。

李易看的有些发呆,闪身要进,文兰忽然双臂一伸,挡在门口,道:“怎么着?这会儿想起我来了?放心,我不会在你家多呆,明天我就走。”

李易道:“干嘛这么大为气呀,笑一个嘛。”

文兰佯怒道:“我笑你个头!”

李易伸出双手,对准了文兰的腋下,道:“你不笑我就咯吱你了。”

文兰脸上闪过一丝调皮的笑意,忽然双臂一拢,抓住李易的双手手腕,道:“就凭你,我先摔你个半死不活。”

李易也没使劲,被文兰一把拉到屋里,反着一脚将门关上,顺势一扭,李易手腕剧痛,只得跟着一个侧翻,解了这一招双龙锁。

哪知文兰双臂忽张,右臂一掠,抹中李易肩头,左手在李易腿弯上一勾,将李易斜着兜了出去。

李易双手在墙上一撑,身子轻轻落下,可是文兰已经冲到了近前,双臂前伸,插进了李易的腋下,脚下一勾,又将李易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