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 丑话说在前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728丑话说在前 全本 吧

其实以李易目前的功力尚且还做不到这一手,他是趁叶飞不注意,悄悄用冥蝶把桌子划了几道线,这才轻轻一掌震断,不过即使是这样,这一手举重若轻,也已经很显功力了。

叶飞傻了眼,看看木头,又看看李易,再看看木头,忽然放声大哭,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呀,这不是往绝路上逼我吗?”

李易心里有些不忍,嘴唇一抿,蒋锐却向李易使了个眼色,示意李易不能心软。蒋锐同时右手一扭,叫李易可以动手了。

李易点点头,故意装的很严肃,一把抓住叶飞的手腕,道:“叶飞,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到底帮是不帮?”

叶飞不答,仍旧大哭。

李易手上一加力,叶飞只觉奇痛入骨,刚要叫出来,李易已经伸指点了他哑穴。

李易又道:“你帮是不帮?”

叶飞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

李易松开手,在叶飞的胁下一抓,这一下又酸又痛,呼吸都不顺畅了,味飞终于受刑不过,点了点头。

李易这才给他解了穴道,在他胸口揉了揉,道:“早答应不就得了?省得受这么多苦。”

李易把雪茄捡起来,吹了吹上面的灰,又递给叶飞,这时仔细一看,这家伙脸上根本没有眼泪,敢情刚才都是装的。

叶飞叹了口气,道:“看来这次我是死定了。”

李易拍拍他的肩,道:“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我会给你丰厚的补偿,以后你可以专门为我做事。我不会叫你受委曲的。”

叶飞道:“你说的是真的?”

李易道:“我朋友这么多,你去问问他们,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叶飞似乎下定了决心,道:“也罢,我就帮你这一次,不过这事要尽量保密,否则道上的兄弟都知道我帮彩皮打帮子,我再要联系谁就办不到了。”

李易道:“这个自然。”

当下叶飞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鹰眼前一阵子就来海州了。当初在河边,那幅画掉到了河里,鹰眼带人到下游去捞,几经辛苦,总算是把画捞到了手里。

擦干外面的水,打开一看,里面并没有被浸湿。鹰眼十分高兴,因为八部会的事在广宁闹的太大,当下带着人跑到了北边。

鹰眼这时也怕这画邪门,不过有人骨盒子封着,想必有些抵挡邪气的作用。

鹰眼想把画出手,可是扫视了一圈。这才发现,这一行的人都知道这画方主人,已经克死了好几任主人,所以行情看涨,一度升到了两千九百多万。

鹰眼就是干这行的。当然懂得,于是把画压在手里没有出手。等行价再涨一些才出手。

一开始在北方物色了几个买主,可是价钱方面没有商量好,后来听说南方对这画的行情看好,于是鹰眼只得又回到海州。

海州大佬很多,隐形富豪也不少,有钱人玩古董,所以在海州可能会卖个更好的价钱。

鹰眼唯一心里过不去的,就是李易也在海州。他已经知道李易废了合欢帮,万蜂也跳楼死了,对李易十分忌惮,同时也有些不服气。

鹰眼跟李易之间有梁子,不过鹰眼暂时还不想了结这梁子,主要是知道明着斗,绝不是李易的对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南方对这画的行情大涨,到了这时候,已经接近四千万了。

鹰眼现在手心全是汗,又想出手,又不想出手,这种心情是一般人很难体会的。

邵荣杰劝他早些把画出手了,以免留后患,但是看着一路飙升的行价,过早出手,就等于是傻子。

先后谈了几个买主,虽然价钱出的很高,但是鹰眼还是不满足,以致还得罪了一些人。

这个叶飞确实是这一行里有名的中介人,他给鹰眼介绍了三个买家,但是鹰眼贪心不足,又一再提价,竟然要把价钱定在四千万,那三个买家都很不高兴,还跟叶飞发了一通牢骚。

叶飞本想着再联系几个有钱人,没想到李易居然找上门来,叶飞心里清楚李易跟鹰眼之间的梁子,李易找他,这里肯定没好事啊,所以死也不同意,无奈李易用强,叶飞只好屈从。

李易道:“叶大哥,这次对不起了,我但凡有路子,也不会来麻烦你,我事后一定会给你补偿。

巫帮里认识我的人不少,我不能出面,所以我会找我一个朋友代我出面,装成海州的大老板,你只要帮忙推荐,说我们肯出大价钱,别的事你不用管。”

叶飞比划了一个手势,道:“到时候彩皮会不会开枪啊?”

李易道:“你放心吧,到时候我会让你及时离开现场,子弹打不着你。”

叶飞虽然表现得还是有些不大放心,可是蒋锐看的出来,他已经决心帮忙了。

叶飞打开房门向外看看,不见有什么异常,这才把门紧紧的锁好,向里一指,道:“两位,咱们到里间去谈,那地方安全。”

原来叶飞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几平米的小房间,三人进去后,叶飞把房门紧紧关好,长叹一声,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帮李兄弟这个忙,鹰眼有一个手机号,只有少数的几个人知道,就连他帮里的弟兄都不知道,我平时就是用这个号跟他联系的。”

叶飞把手机号给了李易,蒋锐偷偷观察叶飞的表情,见没有异常,便在李易的腰上轻轻戳了一下,李易会意,便把这号码记在了手机里。

叶飞道:“鹰眼他们的暂居地我不大清楚,因为几乎一天换一个地方。不过都是农村。李兄弟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李易道:“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准备。我今晚回去找个生脸的弟兄假扮这个老板,你这就跟鹰眼联系,说我们肯出到四千二百万,但是不能再多了。”

叶飞道:“那好,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鹰眼不答应,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李易一笑,一字一顿的道:“只要叶大哥真的肯帮忙。我猜,他一定答应。”

叶飞尴尬的一笑,拿起了手机,先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拨通了鹰眼的号码。

李易的手机有近距离窃听功能,无线耳机早就贴在耳朵里了,只听电话里先是一阵盲音。过了足足五十秒,对方才接通电话。

对方没有先开口,叶飞一笑,道:“老孟,别这么小心,号码你认不出来呀。是我,叶飞。”

对方还是没有说话,叶飞道:“靠,你可真够小心的,好好好。‘磨葫芦打风,五四三八七三三’。这回行了吧?回回都得对暗号。你烦不烦。”

又过了几秒,对方才答道:“你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怎么,又有新的买主了?”

李易听的清清楚楚,正是鹰眼的声音,李易知道鹰眼姓孟,但是不知道他的真名。

叶飞道:“老孟,你说的都他妈是废话,我是干这个的,不联系你,我靠什么吃饭?”

鹰眼道:“有话说,有屁放。”

叶飞道:“你那破玩意不想出手啦?你想一直在海州边上晃荡啊?就不怕彩皮黑了你?”

鹰眼冷笑一声,道:“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从来就没出过事,要不然也不能坚持到今天,你这回介绍的又是什么人?靠谱吗?”

叶飞道:“我呸呸呸,我哪次介绍的不靠谱来着?是你坐地起价啊。”

鹰眼嘿嘿一笑,道:“市场就是这样,商品的价值在于需要,不炒,怎么能赚大钱?这回又是什么人哪?”

叶飞道:“规矩,规矩,行里的规矩你忘啦?不过也不要紧,先跟你透个小道消息,这回是大老板,绝对的大老板,不过人家大老板不肯出面,派手下来办这事,不想声张。关键是你的货真不真?”

鹰眼道:“我的货就是真的,你当我靠骗能混这半辈子?”

叶飞道:“我可跟你说,这回这买主请的人可是行家,你要是‘砸黑窑’(用假货骗人),我可就受你牵累了。”

鹰眼道:“不信我,就别做生意,我不怕我的货没人要,死了这么多人,这画名符其实,而且现在还是用人骨盒子装着呢,估计过不了多久,煞气就没了。所以这东西就越来越值钱。”

叶飞道:“你少来,你踩在悬崖边上呢知道吗?现在是黑白两道都在盯着你,没有八部会给你撑腰,你能折腾出花来?你不出手,这货就越积越臭。”

鹰眼道:“原来我也没仗着八部会给我撑腰,万蜂算个什么东西,我是水路,他是旱路,两不相干,上次的事就是个闹剧。”

叶飞嘻嘻一笑,道:“好好好,你老大厉害,我说不过你。咱们说点正经的,这回人家肯出高价,不过你也不能太黑了。万一货一转手,行情掉下来了,人家不是坐地赔钱吗?”

鹰眼道:“市场是无情的,就看你会不会驾驭,赚不了钱也别怪旁人,要怪就怪自己没本事。”

叶飞道:“那好,人家那边催的很急,你定个时间吧?”

鹰眼道:“没那么快,后天吧,我得选个安全的地方,到时候联系你,告诉买家,我要旧币。”

说罢挂了电话,电话里传来嘟嘟的盲音。

叶飞放下电话,道:“李兄弟,鹰眼说……”

李易一摆手,道:“不用说了,我都听见了。”

叶飞一愣,勉强一笑,道:“是嘛,你,你可真有本事,嘿嘿,嘿嘿。”

李易道:“好,我这就回去准备。我希望你别耍花样。”

叶飞忙道:“那不能,绝对不能,这个你放心。”

李易笑道:“我手底下能人很多,你要是做什么小动作,我绝对能看出来。你不信?好,我让你听听。”

李易把刚才录下来的叶飞和鹰眼的对话又放了一遍。叶飞有点发傻,不知道李易的这个手机是个什么玩意,简直就是妖精的法宝,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李易道:“你这影楼四周,里里外外,都有我的监控设备,只是你看不到罢了,另外。我还会派人在附近监视你,你的手机现在也在我的监听之中,你好自为之。

叶大哥,选好路线,选好阵营,屁股要坐在正确的位置上,才会舒服。我们先走了。到时候联系。”

李易并不是单纯的吓唬叶飞,他刚才确实把信号接收器偷偷的安放在了不显眼的地方。

叶飞苦笑着起身相送,到了外面,李易见黎心雨她们几个正在叽叽喳喳的试穿婚纱,跟文兰之间也不再打闹了,倒像是一家人。

真别说。这些不同款式的婚纱穿这四个女人身上,真是如雾如梦,站在你眼前,却好像飘在云端。

黎心雨她们把四周的人惊讶的一塌糊涂,一楼到二楼的楼梯口处挤满了口水四流的男人。他们的女伴十有已经气的独自走了。

四人中尤其是黎心雨,这时正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婚纱。头上扎着白色的花饰,左手腕上挂一朵淡黄色小花,偶尔一回身,那腰条,那长腿,那身段,把李易也看的有些发傻。

李易这时急着回去,可是黎心雨她们却不肯走,虽然这四个女人中,有三个是杀手出身,有一个是打黑市拳的,可是在爱美这一点上,跟其他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分别。

李易不忍叫她们失望,便陪着又试了几种婚纱,直到影楼关门下班,她们才恋恋不舍的跟李易出来。

到了外面,李易道:“放心,等到那么一天,我一定满足你们几个的愿望,各式婚纱,叫你们穿个没够。”

可是这时,这些个女人们却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对李易爱搭不理的。

除了钟子媚,其他的人心里都清楚,这辈子跟着李易好办,可是正式结婚就难了,虽然只是一道手续的问题,但一男多妻,总是行不通。

李易也知道她们心里不好受,只好逐个安慰一遍。

坐车回到家里,李易把人都召齐了,说起了白天的经过。

董川道:“要说脸生,铁山肯定不行,当初在广宁的时候,没准鹰眼对铁生有些印象。我看还是独龙吧。”

别人也都同意,只有独龙以前没跟鹰眼打过照面,这小子还鬼机灵,肯定能够胜任。独龙本人也欣然答应。

李易叫人准备了四千五百万旧币,比原定的四千二百万多出一些,以备不测,笑道:“帮彩皮做事,娘老子的,还得我自己出钱,要是鹰眼来个黑吃黑,我可赔本了。”

一切准备就绪,独龙也换好了装,虽然穿的挺气派的,可是气质这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养成的,独龙身高体壮,一穿西服,怎么看都不像有钱人。

虽然假扮的是大老板的手下,那也缺乏点气质,最后独龙道:“我看还是别穿西服了,天气也热,我估计肯定是晚上交易,所以不如改穿便装,这样更不招摇。”

独龙进屋又换了一套衣服,黑色长裤,白色衬衫,看起来清爽了一些,只是块头太大,样子有些憨,不像是技术型人才。

大家叫独龙原地转了几个圈,端详了半天,还是觉得差了点什么,忽然蒋锐道:“叫心雨跟着他吧,这样能中和一下。”

李易叫黎心雨往独龙身旁一站,果然一高一低,一瘦一壮,一憨一冷,立刻就平衡了。

李易把那些黑话交给独龙和黎心雨,叫他们用心记下来,这些黑话是买卖交易的时候说的,跟东北的黑话不大一样,是以黎心雨也得用心记忆。

一切准备就绪,李易便给赵大海打了电话。

赵大海正在等着李易的消息,却没想到这么就有了回应,虽然他在竭力控制情绪,李易却仍然能听出来赵大海语音有些颤。

赵大海问起中间人和交易地点,李易道:“我找的都是朋友,中间人是谁我不能告诉你,地点现在还没定下来。

这一行里的规矩,是卖主提供地点和时间,时间初步定在后天,地点我也在等通知。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那边打算怎么办?我为了约鹰眼出来,可准备了四千多万,如果这事中途出了差子,我的钱可都赔进去了。”

赵大海道:“抓他们一伙是很轻松的事,我已经开始叫我的心腹跟踪这个案子了。只要时间地点一定,你先去出面把人稳住,我的人就在会你们交易的时候出手,把你们全抓了,然后定鹰眼的罪,却把你的人放了。”

李易道:“这么做对我的人不公平吧,如果在抓捕过程中出了什么意外,我怎么对的起我的弟兄?再说,我还是不大相信你。我的人进去了,再要放出来会有那么顺利?”

赵大海的语气变的很低沉,语气中有种威胁的感觉,道:“信不信在你,我没必要跟你保证什么。”

李易大怒,道:“赵局,我以为咱们可以好好合作,你要是这么说,那就失陪了,我不跟你玩了,我这就叫中间人跟鹰眼联系,取消这次交易。你想怎么对付我,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