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 守株待美奈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755守株待美奈

左兰正要一口水箭吐出来,李易内力一催发,向里一撞,左兰这一口水箭没能吐出来,登时被撞了回去,这一下无异于内力回射,左兰脸色惨白,闷哼一声,向后跌倒。

李易一把把左兰拉住,先点了他几处穴道,这才在他后背一拍,左兰哇的一口吐了出来,水里混着血,洒了一地。

这一口血一吐,左兰立刻没了精神,呼呼喘气,似乎随时都要坐倒。

李易不想在这地方惹事,知道楼上那位中了左兰一水箭,这会儿肯定是死了,便拉着左兰跑向远处。

李易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左兰放下,笑道:“左大哥,咱们可又见面啦,怎么样,你们德桑老大查到了什么没有?”

左兰哼了一声,把脸扭到一边。

李易道:“别这样嘛,大家都是熟人了,我也不为难你,你跟我说说,我就这么听听,你说完了,我听完了,就放你走。”

左兰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李易笑道:“不知道?我看知道的不少吧?”

左兰怒道:“你要杀就下手!”

李易道:“我没事杀你干嘛?看在秦兰和文兰的面子上我也不会下手杀你。不过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来杀刚才楼上那人?

叫我猜猜,首先,按照常理,你肯定不是被杀陆亭候的金主请来杀人的。金主可以找第四仲介所的人,但不会找你们。

那是因为第四仲介所平时的任务就杂,不会敏感的怀疑到金主头上,更何况金主可能是换了几次手之后的某个环节,不一定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主谋。

最重要的是在这次的基金活动中,第四仲介所的势力较弱,对主谋不构成威胁。

而你们则不同,你们实力雄厚,掌握的信息也多,各色高手如云。不像仲介所里,只有单纯的杀手。要是无意中找到了你们,那只会泄露主谋的身份。

其次,你肯定不是跟这杀手有仇。那剩下来的唯一的可能,就只能是杀人灭口了。当然是不想叫他跟我说些什么。而他要说的内容,你们大教会的人可能已经知道了,独家新闻,不能叫我知道。对吧?”

左兰道:“你既然都猜出来了,还问我干什么?”

李易道:“恐怕还有些事情我不知道。”

左兰道:“那我也不知道,你最好别问。要么杀我,要么放我,别叫我等着。”

李易道:“你还真有性格。好吧。我就放了你。不过我得再问一句,既然你们已经催眠了拉尔夫,得到了杀手的更多的资料,又抹去了拉尔夫的这一段记忆,那为什么在平州,你们的人没出现呢?

按理说德桑有了这第一手资料,应该比别人更快找到那个杀手啊,为什么最后叫井下宏满得手了呢?”

左兰道:“想不到你居然什么都知道?看来你不只是能打,手底下能人也不少啊。我们对拉尔夫催眠的事你都知道了。”

李易嘻嘻一笑,道:“这就叫本事。”

左兰道:“哼,我们怎么查案是我们的事,跟你无关,我不会跟你多说一个字的。”

李易知道什么也问不出来了。又不想对左兰用刑,只好把左兰身上的水瓶搜出来先扔到一边,然后解了他的穴道。

左兰慢慢起身,道:“李易。我劝你不要跟我们托克兰大教会的人做对,包括任何事。秦兰和文兰的事。我们主教还要再追究,你别以为就没事了。

另外,听说汪兰把五犀蛊珠都给了你了,你小子到底有多大的魅力,这么多人都向着你。”

李易笑道:“汪兰都三十多岁了,我对她可没兴趣,你可别乱说。我救她一命,她给我这么个珠子,两顶了。”

左兰不再废话,慢吞吞的走了。

李易今晚救了两个,在身边却死了一个,也不知道这人跟苗吉的关系如何。

这楼里的乱子就只能交给警察处理了,不过估计警方没法破案,这些事李易都不大关心,现在既然杀马如龙这条线断了,那就只剩下付亚坤这一条线了。

李易看时间还不算太晚,当下给李国柱打电话,问青马大厦那边的情况。

李国柱说没有发现异常,不见有特殊的人物进出,井下宏满似乎打算足不出户。

李易问李国柱还记不记得付亚坤,李国柱却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

李易叫李国柱看紧大厦,自己立刻打车过去。

一路上,李易心里盘算,付亚坤虽然是这个链条中的一个环节,可是也极有可能只是个小人物,所以井下宏满住进青马大厦,估计是个巧合,不会是特意冲着付亚坤去的。

现在井下宏满估计在分析视频里那个中年人的身份,他和他的手下在青马大厦里不出来,那也就只能是通过网络和电话来联系外面的人,叫他们帮着想办法查。

网络这一块有秦少冰他们已经给黑了,不过意义不大,这种事情上网能查到什么。所以重要的是他们的电话联系内容。

很快,出租车便到了青马大厦,李易看着这大厦,想起当初自己从楼上跌下来的一幕,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这时李国柱打电话来道:“队长,我已经看到你了,我发现他们大门口有一个摄像头,你别再向前,要不然会被照进去。”

李易道:“好的,我知道。”

先前秦少冰侵入青马大厦的网络,查出井下宏满住在三楼三零七房间。这房间是内置型的,从楼外面看不到这房间的窗户。

李易心想要听井下宏满的说话,就得把信号接收器弹到他的房间里,这种事别人没法办,只有自己来办。

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李易绕了个大圈子,绕到了大厦的侧面,三零七房间的窗户得从侧面拐进去才能看到,李易见四周无人,悄没声的溜到楼底下,从墙缝里挤了进去。

这楼就是这么故意设计的。有些房间的窗户从外面看不到,必须要挤进楼间的过道里才能看见。

李易对这大厦的结构比较熟悉,挤进去之后又绕了个弯,终于来到一个小小的天井里,抬头便是几溜窗户。

三零七房间还开着灯。井下宏满还没有睡。李易找了个墙角蹲下,安心的等着。

可是一直过了一个小时,其他的灯都关了,唯独三零七的灯还没有关。李易有些等不及了,挤到墙缝里,轻轻一纵,双手双脚向两边一撑,止住身体。随即一点一点的向上升去。

一忽左右弹射交替上升,一忽四肢忽收忽撑,用展收法向上升。

三楼并不高,待接近之时,李易便放轻手脚,缓缓的爬到了窗下。

李易侧耳细听,只听屋里井下宏满正大口的喘息,听起来很奇怪,又听一会儿。李易不禁暗笑,原来井下宏满正在跟女人,难怪呼吸是这个样子。

忽然井下宏满急速的说了几句不知什么岛国话,然后便大叫了起来,好像很爽的样子。估计是喷射了。

窗户上挂着窗帘,从外面什么也看不见,李易打算把信号接收器贴到窗户里,可是明知道行不通。

李易心想井下宏满总有上厕所的时候。那时便有机会了。

李易稳稳的靠在墙与墙之间的夹层里,这个姿势也不费力。就这么等着机会。同时把手机的翻译功能打开,想听听井下宏满都在说些什么。

听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屋里正在跟井下宏满的就是那个富美玉子。

李易恨的牙根痒痒,暗道:“东洋小娘们,看起来一副乖巧模样,原来是个,我他妈瞎了眼,居然没看出来。”

只听屋里井下宏满叫富美玉子继续给他吹箫,同时又叫了手下进来,问他们消息查的怎么样了。

李易虽然看不到这一幕,但是也想象的出来,心说这井下宏满还真是不把女人当人看,叫手下人向自己报告事情的时候,还明目张胆的叫女人趴在桌子底下给自己吹箫。

听他们的对话内容,好像也没查到视频里那中年人是谁,而且青马大厦里的网络还没有修好,同时又发现u盘中了毒。

井下宏满正在为这些事不断的发脾气,一发脾气就发疯似的咬富美玉子的和屁股,富美玉子却一声不叫,只是低声呻吟。

终于,井下宏满打开了浴室的水龙头,把富美玉子硬拉过去,叫她帮自己洗澡。

李易一看机会来了,听他们关了浴室的门,立刻用冥蝶轻轻削断了锁,用手掌一抹窗户,轻轻把窗户扒了一道细缝,随即把信号接收器弹了进去。

李易刚要从墙上滑下去,忽然听到里面有人敲门,忙把手机监视打开。

只听井下宏满大声道:“是谁?这”

外面是个女人的声音,道:“课长,刚刚查到视频里的消息。”

井下宏满光着身子从浴室出来,满身的肥皂泡,这家伙肌肉丰富,倒是很健壮,只不过**的东西却很短。通过打开的浴室的门,李易还可以看到浴室里赤祼的富美玉子。

这日本小女人先前表现出来的是一种乘巧听话,可是现在却目光呆滞,丝毫没有神气,正坐在地上,两眼看着虚空,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李易暗道:“东洋娘们都他妈犯贱。”

井下宏满很小心,扯过一条大浴巾围在身上,又把手枪握好,这才过来开门。

门一打开,外面是一个身穿黑色女式西服的女人,相貌说不上漂亮,不过很清秀,头微微低着,露出雪白的脖颈,倒也楚楚可怜。

井下宏满道:“怎么查出来的?”

那女人道:“我偷听到的,看来这事跟青马大厦的一个副总经理有关。”

井下宏满道:“哦?就是青马大厦的?你先进来。”

井下宏满把这女人拉到屋里,随手关上门,很随意的把这女人的上衣扯开,露出了雪白的,在她两颗豆豆上用力的揉搓着,同时道:“那人是谁?”

这女人道:“这人原来是合欢帮的一个副堂主付亚坤,以前李易就曾经在广宁挑了合欢帮,不过当时付亚坤只是个小角色。”

井下宏满把这女人的衣服全都扯开,粗鲁的把她搂在怀里,在她全身上下肆意的揉捏着。

这女人就像是木头。任由井下宏满**,语气丝毫不乱,继续道:“我也是刚才偶然在走廊里听到了付亚坤在跟人打电话,他说最近在一个大龙格局里,中间的环节死了很多人。他怕自己也有危险。想找朋友帮忙跑路。”

井下宏满似乎十分满意,哈哈笑道:“好,我这就叫人控制住他,在华夏国暂时还不能做的太露骨。哼,早晚有一天,这片土地还是我们,我要所有的华夏国女人都被我骑在**。”

李易暗道:“个蛋,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有机会我就把你的卵蛋割了,搅碎了喂狗。”

井下宏满立刻给手下打电话,叫他们控制住付亚坤,说罢扔了电话,拉扯着这女人到了浴室,**笑道:“今晚两个一起来。你今天受伤重不重?”

那女人主动的脱了上身衣服,道:“不算重,关节已经接上了。”

李易这才知道原来这女人是那几个忍者之一,不过这帮东洋娘们都蒙着脸。也不知是哪一个。

井下宏满**性大发,把水龙头打开,挺胸抬胯冲着身上的泡沫,富美玉子机械的跪在井下宏满的**,轻启樱唇。含住了井下宏满的**。

李易暗笑道:“这狗东西还挺会享受的,不行,不能叫他们先把付亚坤控制住,我得进青马大厦搅一搅。”

李易轻轻滑了下来。刚要找入口潜入青马大厦,忽然手机里传来一声怒吼。

李易忙拿出手机来细看。只见井下宏满**带血,从浴室里倒着摔了出来,富美玉子则跟那个女人搂抱在一起,正在互相厮打。

后来进来那女人十分猛悍,她力气看来极大,富美玉子虽然武艺不一般,但刚才似乎受了偷袭,肚子上插着一柄小刀,肠子都流出来了。

富美玉子看来忠心护主,受了重伤,仍然死命的抓着那女人不放。

那女人看来想速战速决,用右臂一压,硬生生压断了富美玉子的手臂,随即环住富美玉子的脖子,用力一扭,富美玉子立刻被扭断脖子,死于非命。

李易一愣,明明后进来这女人是井下宏满的手下忍者之一,为什么她会暴起发难?

那女人动作极快,从富美玉子的头上越过,手里又多了一把小刀,刺向井下宏满。

井下宏满的手机早就放在了一边,他下身一片血色,看来受伤也不轻,正要高声大喊示警,那女人已经恶狠狠的扑了过来。

井下宏满忙向旁一滚,拖着一条血迹滚到了墙角。

那女人却舍了井下宏满,一扭身扑向了电脑桌。

井下宏满大叫道:“快来人,高露美奈要抢u盘!”

原来这个忍者叫高露美奈,李易虽然不知道高露美奈在搞什么鬼,但是心里却产生了一个疑问。

高露美奈是井下宏满的人,她既然也在帮着查案,那应该知道这u盘中了毒,还抢个什么劲?难道她有修复u盘的方法?那她背叛井下宏满又是受了谁的指使?

井下宏满一叫,他的手下立刻冲到门前用力撞门。

高露美奈也不恋战,拿到了u盘直接奔窗户来了。这琉璃都是双层的,人力一般撞不开,高露美奈去拉窗划,这才发现窗划断了,微微一愣,也不多想,推开窗户,从上面滑了下来。

李易暗自笑道:“我这就是守株待美奈。”

李易闪身躲到一角阴暗处,只见高露美奈动作轻捷,从三楼只用了两个转折便到了地面,她把衣服一向上一拉,掩住胸口,向外便跑。

李易已经知道了u盘里的内容,对于再抢u盘已经没了兴趣,但是对于高露美奈受雇于什么人却很感兴趣。

而且凭直觉,李易料定付亚坤一定已经落在了高露美奈幕后老板的手里,否则她不会把这事跟井下宏满说。

就因为他们的人已经把付亚坤悄悄抓走了,所以跟井下宏满说了也没问题。更何况高露美奈今晚也有心顺手把井下宏满做掉。

高露美奈跑的极快,李易不远不近的跟在她后面。

李国柱这时在远处发现了,问道:“队长,你跟着的是什么人?”

李易不便说话。对着李国柱的方向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不用担心,自己不会有事。

时间已经很晚了,大街上的行人和车辆很少,李易跟着高露美奈跑了一段。忽然发现高露美奈的体型似乎有些变化。这种变化并不大,可是李易眼光锐利,还是发觉了。

等高露美奈跑出了大街,街边已经有一辆车在等着她。高露美奈开门便要上车,李易迅速的弹出信号接收器,粘在了她的后背上。

车子开走了,李易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打开手机。

信号接收器被高露美奈的后背压住了,看不到什么光线图像。只听一个男人的声音问道:“你没受伤吧?”

这声音很熟悉,是哈坤!

李易头脑中亮起了一道闪电,很多事情一下子全都想明白了,这个高露美奈绝对不是真正的高露美奈。

李易想到了文兰跟他提起过的,托克兰大教会里,有一类杀手是木类的,属风字组,手段变幻莫测,主迷幻。其中有一个擅长催眠,另有一个叫容兰的则擅长易容。

文兰说这个叫容兰的人,她的易容术甚至超过了郑国亮,连性别都能变。

现在看来,既然是哈坤来接应她。今晚左兰也曾出现,那这个高露美奈应该就是容兰易容而成的,难怪刚才跟着她的时候,就觉得这女人的身形有些微小的变化。

这时只听“高露美奈”道:“还好。伤的不重,那个岛国女人的忍术也有一套。反应也不慢,我刺了她一刀,她居然还打了我一掌,幸好骨头没事。”

哈坤道:“这次把你们木类风字组从总部接过来,主教看来是对这五亿志在必得了。容兰,你有没有成为副主教的想法?如果有,那就趁此机会立上一大功。”

果然是容兰!

容兰哈哈一笑,道:“能跟你并列成为副主教我当然愿意,咱们的副主教走了一个,先后又死了三个,目前只剩你一个人,嘿,缺人才呀。”

哈坤道:“教会要维持下去,就要新人成旧人,再招纳新人。现在火类的秦兰和林兰都死了,两个最好的狙击手,想找这样的人才可是难上加难。”

容兰道:“狙击手只要经过练习就能行,不一定非要找什么天才。像我这种人才是真正的天才,我这一门里练习上乘缓术的,十个里有八个练到两三层就定住身形了,或者气闭而亡,能练到我这个层次的,万里挑一。”

容兰说话的声音渐渐变粗,像是男人的声音,语气中的霸气也慢慢的凸显出来。

李易听文兰说,她也不知道这个容兰以前是男是女,如果这人的本尊是男的,那么井下宏满这哥们刚才……,岂不是……

李易想到这不禁有些恶心。

只听哈坤道:“行了,你也别吹啦,u盘到手了吗?”

容兰道:“到手了,等明天主教带人到了广宁,我会亲手交给主教。”

哈坤道:“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功的。对了,李易也到了广宁,今晚左兰还遇到了他,受了点伤。第四仲介所的那家伙虽然做掉了,不过在这之前,李易一定从马如龙的嘴里也逼问到了付亚坤这一环。所幸付亚坤人在我们手里。”

容兰道:“这个李易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敢跟咱们做对。”

哈坤道:“我以前也没把他放在眼里,不过……,这人也确实有些斤两。你以后遇到他可要小心。另外他身边能人无数。”

容兰哈了一声,道:“哈坤,你过分小心了,就算李易再能打,也不过是一勇之夫,他怎么跟我们木类风字组的人比。文兰那小妮子还在跟着他?”

哈坤道:“是啊。”

容兰道:“你不生气?”

哈坤道:“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容兰道:“哈哈,谁不知道你对文兰有些意思。”

哈坤道:“别乱说。”

李易心道:“真没看出来,文兰也没跟我提起过,哈坤这家伙原来对文兰有些想法。”

两人说了些闲话,容兰道:“哈坤。付亚坤审的怎么样了?”

哈坤道:“这家伙一开始还有些硬骨头,后来我折断了他四肢关节,他就全说了。

找他的上家是广省一个黑道人物,平州的包管天。这个姓包的听说有些背景,开了一家高级会所。你猜名字叫什么?”

容兰道:“不知道。”

哈坤道:“哼。名字直接就叫销金窟。”

销金窟?李易对平州不大了解,也不知道这销金窟的老板包管天是什么来头。包管天肯定是诨号,真名不知叫什么,看来要跟魏如烟那里查一查。

这时容兰道:“起个名字就这么直接霸气。哼,销金窟,我看就是窑子。”

哈坤道:“不管是什么,都得进去探探底,空兰明天跟主教一起过来。到时候大家商量个计划,叫她去摸摸包管天的底,这事就容易多了。”

容兰道:“空兰?哪能什么事都用她?我去不也一样?”

哈坤道:“你会催眠吗?”

李易心道:“原来这个会催眠的叫空兰,看来同为一组,这个容兰对空兰还颇为嫉妒,难道他们都对德桑有意思?

不过……,他妈的这个容兰到底是男是女啊?他要是个男的,这些事就说不通啊。”

李易头都大了,也懒的多想。

这时哈坤他们已经到了目的。两人下了车,看四周的环境很是偏僻,可能已经到了广宁的边上。李易又听到有河水声,也许是小淮河附近。

信号接收器粘在容兰的背上,容兰走在前面。李易只能看到哈坤,却看不到容兰的样子。

两人走了几步,李易便看到了小淮河,这地方李易曾经路过过。很安静,有几处别墅区。看来是大教会的秘密聚会地点,也许是德桑本人的房产。

两人走到一座小楼前,按动了门铃,过不多时,里面走出一人,李易认得,正是那个铁指功伍兰。

伍兰给两人开了门,道:“得手了?”

容兰这时已经变回了女人的声音,道:“当然得手了,我出马还能不成功?”

伍兰没说什么,估计也习惯了容兰的狂妄,三人一起进了楼里。

楼里十分宽敞,灯光明亮,李易一下子看到不少托克兰大教会的熟悉面孔。

欧阳兰、一纸命薄齐兰、黑寡妇汪兰都在,另一些人李易便不认识了,不过依稀在新加坡见过。

众人进了大厅,李易见左兰正在一角的地上打坐,看来他那口水没喷出来,内力回激,受伤不轻。

容兰把外衣脱了,随手挂在墙上,所幸信号接收器的那一在冲外,李易看的到屋里的情况。

也是直到这时,李易才看到容兰的样子,真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一张标准的美人脸。

以目前的容貌而言,这个容兰也就二十岁刚出头,皮肤水嫩,白里透红,一脸娇俏模样,怎么看怎么惹人喜欢。

容兰现在是标准的美少女外形,个子不算高,不过腰细腿长,双峰高耸,要不是李易想到这娘们的变态技能,真要产生冲动了。

容兰显然一脸的轻佻,看了看左兰,道:“左兰,你没死吧。”

左兰睁眼看了看容兰,冷冷的道:“没那么容易死。”

容兰道:“主教说什么时候到?”

哈坤道:“大概得明天上午才到。要不先看看u盘里是什么。”

容兰道:“那好吧。”

欧阳兰把笔记本电脑搬来,容兰笑道:“你辫子长出来了?李易怎么没齐根切断了呀?”

欧阳兰脸色很不好看,不过好像不大敢惹容兰,只是道:“我们有秘方,头发长的很快。”

容兰一边开电脑一边道:“宇文青竹连头皮都没了,她用什么药水洗,能把头皮洗出来?”

欧阳兰脸一沉,闪身躲到一边。

看来这个容兰嘴巴太臭,人缘不大好,难怪当不上副主教。

哈坤道:“快别说了,打开看看。”

容兰把u盘插在接口里。用鼠标点了几下,李易这个角度看不到电脑屏幕的情况,不过却听到了众人一齐惊呼,哈坤道:“这是怎么回事?容兰,你没有拿错吗?”

李易心里暗笑:“u盘早就叫你秦大帅哥给毁了。现在只有我手里有绝密资料。你们费了半天的劲,弄了个破玩意,真丢人。”

容兰这次也哑口无言了,支吾道:“这。这这这,这不可能。我抢u盘的时候,井下宏满特别紧张,他不像是装的。”

左兰仍然在地上打坐,冷冷的道:“你能装。人家自然也能装,这有什么奇怪的?”

容兰怒道:“你说什么?”她一生气,嗓音忽的又变粗,颈部明显肌肉暴涨,看起来倒是挺吓人的。

左兰把眼睛闭上,不理她。

哈坤又把u盘里的内容尝试着打开几遍,可是显然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众人无不发出一些阴阳怪气的声音,容兰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转身便要出门。

哈坤道:“你去哪?”

容兰道:“不用你管我。我再回青马大厦。”

哈坤道:“算了,他们这会儿肯定有防备了。等明天主教到了再说。”

众人正说着,忽然有人按门铃,按的节奏很特殊,众人的神情立刻变了。哈坤道:“主教来了。”

众人一齐迎了出去,左兰也从地上起来,跟在了众人身后。

过不多时,一群人又都走进屋里。为首的一个正是德桑。

李易不得不承认,德桑长的确实帅气。又有艺术家的气质,非常吸引女孩的注意,别说是女人,就连男人看到了都喜欢。

德桑身旁跟着几个人,脸孔很生,应该是跟着德桑一起来的。

这些人中,有两个女人一下子引起了李易的注意。

其中一个长的十分妖艳,可以说是骚媚入骨,似乎那种发自骨头里的**气,直从毛孔里向外散。

这女人单论相貌并不是十分漂亮,却也有七八分姿色,再加上这种**,有一种叫男人无法抗拒的魄力。

李易虽然不在现场,下身也登时支起了帐篷,只觉口干舌燥,呼吸困难,一时间欲火难熄。

这女人穿着十分普通,但是哪里该露,哪里不该露,似乎经过了极为科学的设计,叫男人一见之下,心里立刻涌出一个念头,就是为她精尽人亡也值了。

尤其是这女人的那种眼神,时而清纯,时而娇媚,时而楚楚可怜,时而风情万种,李易可以肯定,这女人要是冲一个男人甩去一个媚眼,那男的肯定直接跟她走。

李易脑子里登时乱了起来,好像这女人钻进了自己的脑袋,把脑浆子搅成了一锅粥。

李易忙集中精神,收摄心神,存想内息,这才渐渐清醒过来,心说这娘们好厉害。

而德桑身边的另一个女人,则面目冷艳如冰,那双眼睛像是两把锥子,能看到人骨头里去,你在她的面前,就会有一种想说实话的感觉。

德桑来到屋中间,哈坤搬了张椅子给他,德桑坐下,用一种恍惚的眼神看了看四周,道:“我很久没来这里了。”

哈坤道:“这里一直是齐兰和苍兰打理。”

人群中齐兰和另一个男人向德桑点了点头。

一纸命薄齐兰李易认识,另一个男人想必就是苍兰了,这人十分削瘦,肌肉成长条形,就像是用刀子削成的,不知这个叫苍兰的有什么本事。

德桑点点头,道:“我上次画的那幅画还在吗?”

苍兰道:“画还在,主教是不是要接着画。”

德桑摆摆手,道:“相由心生,我现在有些乱,不想画了。容兰,怎么样,成功了吗?”

容兰脸上显出一丝尴尬,道:“这……,我上了井下宏满的当,u盘是假的。”当下把事情前后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容兰易容之后潜入了青马大厦,先是偷听一阵,了解了井下宏满来广宁之后的大概情况,随后把高露美奈偷偷引出青马大厦,由哈坤出手,做了高露美奈,把尸体藏好。

容兰再扮成了高露美奈的样子。打算趁机抢走u盘,如果有可能,就顺手把井下宏满做掉。没想到u盘里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

德桑脸上立刻罩上了一层阴云,容兰似乎有些害怕,退后一步。低头不语。

德桑来到电脑前面。试了几次,自然也是不行,又把u盘拿下来看看,道:“咱们一直行动隐秘。井下宏满不可能知道咱们来了广宁,如果他是故意为之,应该不是特意针对我们的。

好吧,既然真正的u盘在他手里,那咱们就得再想办法。这种事情要看到真正的图像才行,否则光是催眠他也没有用。

容兰,你再扮成青马大厦里的人吧,叫哈坤帮你,找合适的机会接近井下宏满,再把u盘拿到手,可能需要一些时间,不急,慢慢来。”

容兰见德桑没有怪她。微微吐出一口气,轻松了不少。

哈坤道:“主教,付亚坤已经抓来了,他说他的上家是平州的一个叫包管天的人,好像有些背景。开了一家会馆叫销金窟。”

德桑道:“也在平州?好吧,事不宜迟,咱们明天就出发去平州。左兰,你现在怎么样?”

左兰道:“主教放心。我没什么大事,一口气憋住了。我什么也没有跟李易说。推测他应该顶多知道付亚坤的事,却不知道尹君安的事,在第四仲介所那人说出来之前,我就把他打死了。”

李易心里冷笑一声,暗道:“你不叫我知道,我现不还是知道了。原来第四仲介所那个杀手的直接金主叫尹君安,这个名字也很陌生,看来是个中间环节。”

德桑道:“李易这人不是什么小人物,大家还是小心他一些比较好。咱们的大事,不能叫他影响了。”

哈坤道:“主教,既然李易就在广宁,我看不如直接把他做掉。”

德桑却意味深长的看了哈坤一眼,道:“哈坤,我还没说你呢。你这次为什么叫左兰去?他杀人手段特殊,痕迹十分明显。为什么不叫伍兰去,你为什么不自己亲自去?难道你想叫旁人怀疑到我们头上吗?”

哈坤脸色一变,忙道:“主教,这次是我考虑不周,我也没想到李易会突然出现,本来想着左兰用一水箭把人打晕之后,再用普通手法做了,等警察查到了,水也早干了。可是李易他,李易他中途……”

德桑一摆手,不耐烦的道:“算了,我不想多听,如果不是因为你是会中元老,我一定会以为你跟李易暗中勾结。”

哈坤脸色惨白,急道:“主教,我真的没有,我这次计划不周,主教放心,我一定把李易做掉。”

德桑道:“好了,不要再说了。事情已经是这样了,说也没用。我们刚从境外回来,那杀手的尸体已经抢到了,现在保存在秘密地点,等把主谋找到了,就立刻转到新加坡。”

李易心道:“哦,原来德桑是带人去抢那杀手的尸体了,看来他还挺忙啊。不过也是,恐怕也只有德桑身边的这些高手,才能从井下集团的游艇上把尸体抢过来,然后全身而退。”

这时德桑继续道:“至于李易嘛……,上官兰,这事还是你去办吧。这事交给木类风字组的人,我比较放心。”

德桑这话是对着那妖艳美女说的,原来这美女叫上官兰。

上官兰很嗲的哼了哼,娇声娇气的道:“放心吧主教,李易是我的了。”

这小眼神,这小声音,这小身段,看的李易热血沸腾,李易只觉脸一热,噗的一声,从鼻子里喷出两道鼻血,全洒在了手机上。

德桑道:“大家听我说,这次的五亿就算不能全部得到,也有三亿左右的进账,得了钱大家分,咱们也可以轻松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