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 凭你这块料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文兰道:“放心吧,我们又不是泼妇。”

李易心道:“才怪呢。”

送走蒋锐她们,李易拿着手牌去了男宾部。

这地方的洗浴方式很多,李易换好衣服,服务员在李易耳边小声寻问,“贵宾您好,请问要不要特殊服务?”

李易笑道:“我天天都有特殊服务,今天不需要了。对了,安哥今天在不在?”

那服务生听李易这么问,却也并没有显出什么异样的表情,低声道:“这个我不大清楚,你有事可以询问一下前台。”

李易也不理会,先前和蒋锐一阵激战,这时还真有些累了,当下到了浴室里洗澡,打算静下来好好想想该怎么跟尹君安张这个嘴。

这浴室不算很大,里面有七八个人正在泡澡,宝蓝色的基调衬托了一种幽雅格调,不过这七八个人却大都一脸凶相,个个身上纹身,和这环境十分不符。

李易哪会去理他们,把毛巾往脸上一蒙,下到池子里泡澡。

四周放着舒缓的音乐,水汽缭绕,水温适中,李易索性把身子沉的很深,打算好好享受一番。

这几个壮汉本来在聊天,见李易来了便都闭嘴不说。

过了一阵,一人忽然在李易肩上拍了一下,粗声粗气的道:“你干嘛的?”

李易把毛巾扯下来,道:“怎么哥们,有事?”

那人胸口盘着一团龙,张牙舞爪的,用一种极为挑衅的眼光看着李易道:“这么多小间,你干嘛非上这来?没看见我们正说话呢吗?”

李易笑道:“这是公共间,我就不能来吗?你们想私聊就去包间,门口挂个牌,我肯定不往里走。”

那人大怒,道:“你哪的?吃哪一路的?跟我闹笑话哪?别在这晒脸听见没?滚蛋!”

李易已经很久没跟一般流氓打交道了,一听这人跟自己来野路子话,不禁十分兴奋。

李易有心把这戏演全套。当下装出一副土鳖老板的姿态,道:“你干什么?立棍啊?知道我手下多少员工不?知道我在平州是干什么的不?张大年张总,胡国海胡总,刘盛刘经理,知道人家跟我是什么关系不?”

那人怒极反笑。跟几个同伴道:“老七。老五,看见没,这人是个‘蒯子’(土鳖)。”转头对李易道:“去去去,滚一边去。我知道你是哪个马桶里钻出来的蛆,再废话把你牙摘了。”

李易道:“那我就不走怎么地?富龙洗浴是你家开的啊?”

那人也是平时横极了,伸手便来叉李易的脖子,李易看他毛手毛脚的,心里暗笑。头向旁微微一偏,右手早已伸过去了,食中二指一骈,已经戳中了那人的腋下。

那人一把没抓着李易,忽的腋下中指,不禁痒的大笑起来。李易右手五指张开一抹一推,也没使多大的力气,这人已经被李易推下了池子。

这人波的一声从池子里站了起来,怒道:“他妈的。臭小子,毛他妈还没长全,敢惹你爷爷我。”

李易笑嘻嘻的抬腿就踹,这人站立不稳,跌在池子里。李易右腿一抬,压在他背上。

这人几次用力想站起来,可是却觉背上像是压了一座大山,居然无法站起。

他口鼻都浸在水里。呼吸困难,不住的挣扎。却一点效果也没有。

其余的人本来没把李易当回事,他们确实有事要商量,以为一个人就足以打发李易了,没想到李易嘻皮笑脸的,居然出手不凡。

这几个人都立刻警惕起来,纷纷从池子里站起来,冲向李易。

李易双手拍击水面,内力带着水浪冲向那几个人,这些人纷纷被水浪击倒,身上立刻瘀肿起来。

李易屁股都没离开,手拨脚挑,把这几个人叠在了一起,双腿一压,这七八个人的力气居然挣扎不起来。

外面的服务生听到里面的打斗声都冲了进来,本来想叫保安,可是见李易已经控制住了场面,而且现场如此古怪,竟都愣在了当地。

李易怕时间长了,憋死下面的人,当下把脚挪开。

这些人哗的一声摔了一片。

这伙人一共八个,最下面的已经晕过去了,一个胳膊上纹花雀的忙指挥救人,同时指着李易道:“小子,你把名报上来,今天这事没完。”

还没等李易说话,保安已经到了,保安队长又高又大,一身肌肉,粗声粗气的道:“什么事?谁在这闹事?都清出去!”

几个人上来也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把李易和这几个人都扔出去。

那纹花雀的手一挥,道:“都他妈躲开,尹君安呢?叫他出来,别他妈有事就躲起来,哥几个今天就是来找他晦气的。叫他滚出来!”

李易还真不知道这几个人是来找尹君安的,要说黑帮李易可见的多了,没想到这几个人来找麻烦,居然先在浴池里泡澡。

这一批来了二十多个保安,屋里都快装不下了,这些人后面有尹君安罩着,当然没把这几个纹身的当回事,上来就把这些人架出去了。

最后剩下了李易没动,有两个保安过来架李易,李易一笑,气向下沉,这两个保安愣是没搬动。

两个保安十分奇怪,又叫来两人,四个人把李易抬的屁股稍微离地,可是随即又沉了下去。

那保安队人虎巴啦叽的,把四个人推向一边,大声道:“废物,都躲开,这小子有两下子,没看出来呀?我来!”

保安队长双臂一环,搀住李易的双腋下,用力把李易抱起来,可是每当李易的身子刚升起一点时,这保安队长便觉两臂乏力,连试了五次都是这样。

李易右手微转,在这保安队长的小腹上一点,保安队长立刻腰酸脚软,委顿在一旁,只过了片刻便又恢复如初。

李易嘻嘻笑道:“我这人吃软不吃硬,要是叫几个小姑娘过来搬我,我没准就起来了。”

正这时。外面一阵混乱,好像是有人闯进来闹事,那保安队长向李易恨恨的指了指,带着这些保安立刻折向外面。

人们呼噜呼噜都出去了,李易有心看热闹。起身穿好衣服也跟着人群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大厅。只见大厅四周已经聚了一大圈人,保安站在里圈,门口也聚着一大群人,约莫能有四十来人。都是一脸凶相,刚才跟李易吵架的那几个人显然是跟这些人是一伙的,就站在人群前面。

那纹花雀的正对着里面叫骂:“尹君安,你出来,别他妈在里边装孙子。跟小婊子睡觉睡麻爪了?不会动啦?

我告诉你,我大哥卢康已经从八家渡回平州了,你好好回忆加快,你这地方原来他妈的姓卢,不姓尹,你忘了你是怎么发家的了?

你他妈的不但勾引二嫂,还抢我大哥的产业,背后摆人一刀,把我大哥直接送到号子里。这种埋汰事也只有你这种烂人才能干的出来!”

李易隐约听明白了,原来还有一个叫卢康的,可能以前跟尹君安很熟,还帮过他,不过后来被尹君安设计。蹲了号子,这是新招了兄弟,赶回来报仇来了。

忽听当当当几声响,一个十分粗糙的声音道:“哪个牲口在我家门口鸡毛子喝叫的?”

富龙洗浴中心的保安们立刻散开。正当中空出一道胡同,李易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胖大汉子带着几个人,缓步从正当中的楼梯上走了下来。

这胖子身上只披着浴巾,皮肤黝黑,粗手大脚,身上全是毛,尤其胸口的毛极是茂盛,脑袋上的头发像猪鬃一样根根直立。

这胖子左眼大右眼小,鼻粗唇厚,鼻毛也不修整,直冲出鼻眼外,满嘴的胡须,耳大招风,脖子短粗。不过李易看的出来,这人骨节粗大,一看就练过,看来硬功不错。

这胖子一出来,现场登时鸦雀无声,李易见过周飞派人偷偷拍下来的照片,知道这人就是尹君安。

尹君安手里夹着一支雪茄,摇摇晃晃的走到大厅中央,四下一环视,很多人不敢跟他目光相对,都把头低下。

那胳膊上纹花雀的也被尹君安的目光所慑,抿了抿嘴唇,收声不喊。

尹君安来到这人面前,大刺刺的用手一指,以一种极不屑的语气道:“刚才是你妈x喊的?”

纹花雀那人略有些胆怯心虚,却脖子一挺,道:“是,是我喊的?”

尹君安嘿嘿一笑,道:“知道我是谁吗?”

纹花雀那人道:“我认识你,你不就是尹君安吗?你终于肯出来了?”

尹君安道:“你刚才喊个什么东西?”

纹花雀那人道:“尹君安我问你,这洗浴中心原来叫什么名字?”

尹君安手指一勾,道:“来,你过来,我跟你说。”

纹花雀那人探头过来道:“你说,要是不昧良心,你就……”

那个说字还没出口,尹君安手掌已经呼了过去,一巴掌正呼在这人脸上,硬是把这大汉给抛了出去,横着甩出两三米远跌在地上,当时就晕了。

纹花雀那人的同伴本能的就要过去扶,尹君安出手狠辣,把附近的那几个全都一巴掌撂倒了。

李易看的清楚,这些人中了一巴掌,有的下巴立刻脱臼了,有的牙齿当场就掉了。

这些人全被震住了,再也没有人敢动一动。

正这时,洗浴中心外面一阵骚乱,有人道:“卢哥来了,卢哥终于来了。”

尹君安眉头一皱,只见人群闪开,从后面走进一人。

这人不到五十岁年纪,白净面皮,脸上肌肉棱角分明,有如刀削斧剁,牙齿一咬,两腮便鼓出两个包来,看起来也是个狠人儿。

这人应该就是卢康了。

卢康走到尹君安面前,两人四只眼睛相对,空气中好像要射出电火花来。

卢康一呼一吸,晃了晃脖子,骨头发出咯吧咯吧的声音,看了看被打倒的那些人,向自己人道:“我还没来,谁让你们动手的?”

一人道:“卢哥,是尹君安的人先动的手,老七他们先来的。在池子里跟一个小子遇上了,一开始还以为那小子是客人呢,后来一看应该是尹君安的人。”

李易知道他们在说自己,心里暗自好笑,也不说话。

卢康闭上眼睛。沉声道:“安子。我回来了。”

尹君安哼了一声,道:“回来好啊,平州这地方最近空气好,我也早想去八家渡请你回来。”

卢康道:“八家渡那地方穷山恶水。我吃了一年多的苦,你知道劳改是什么滋味吗?”

尹君安似乎有些不耐烦,道:“老卢,你有话直说,你了解我。我不喜欢绕圈子。”

卢康用手一指尹君安的鼻子,摇了摇手指,道:“安子,你说错了,我不了解你。

如果我了解你,我就不会在八家渡那种鬼不落脚的地方呆上一年半。如果我了解你,我也不会叫你在我头上戴一顶绿帽子。

如果我了解你,就不会把你当兄弟,当朋友。可是却不知道你在背后对着我咬牙下刀子。这荣光洗浴中心也不会变成富龙洗浴中心。”

尹君安不住的冷笑,道:“老卢,你话说完了吗?”

卢康道:“娟子呢?”

尹君安道:“她几个月前就死了。”

卢康好半晌没有说话,从他脸上也看不出是难过还是别的什么表情。

过了好半天,卢康才道:“怎么死的?”

尹君安道:“不知道。我玩够了就扔了,后来发现死在街上了,我发好心,把嫂子埋了。不过你不感谢我,举手之劳。你也不用伤心,谁让他对不起你呢。

死了?好啊,你可以再换一个了。老卢,你看我这里,美女如云,你相中哪一个了,拿去,算我还认识你。”

卢康忽然大笑,笑的有些喘不上气来,笑过之后道:“安子,我来之前,跟平州的彩皮们都说好了,今天只要不‘走大河’(出人命),咱们之间的恩怨,他们,哼,就当没看见。”

尹君安也哈哈大笑,道:“老卢啊,你是越来越幽默了,你蹲了这几年大号,身手不知道有没有变差,今天你是想试试了?”

卢康冷冷的道:“那你以为我今天来是干什么?我来感谢你的吗?”

四周的人又散了开来,正当中空出老大一片空地,两人四目相对,四只拳头也渐渐握了起来。

李易装大洋孙子,挤到人群前边,抱着肩膀,嘻皮笑脸的看着。旁边很多保安对李易挤眉弄眼的叫他下来,李易都装没看见。

尹君安和卢康相对而立,忽然尹君安大喝一声,一把扯掉身上的浴巾,露出一身黑肉黑毛,甩开脚下的拖鞋,冲着卢康就扑了过去。

尹君安人没到,右手巨大的拳头已经带着劲风袭向了卢康的面门。

卢康并不动,等拳头到了面前,这才身子一转,一拳砸向尹君安的胁下。

尹君安右臂一撩,把卢康这一拳架开,左臂一拢,跟卢康撕打在一起。

李易从旁观察,见这两人都是硬碰硬的路子,近似现在搏击,拳拳到肉,招招狠辣,并非上乘武功,不过在一般人里,这种格斗素质算是好的了。

两人撕打在一处,满地乱滚,都下了死手,很快便都鼻青脸肿了。

不过卢康显然没有尹君安的体格好,两缠斗一番之后,卢康渐渐支撑不住。

忽然尹君安双臂架住卢康的胳膊,卢康也用力下压,两人就此僵持住,都怒视着对方的眼睛。

尹君安道:“卢康,你就不应该回来。”

卢康干笑两声,道:“我的东西我一定要拿回来。”

尹君安道:“你的东西?你拿的回去吗?你的女人我玩完了,我玩够了,我告诉你她是怎么死的,在大街上活生生冻死的。你的洗浴中心现在的老板是我,我就算一把火烧了,也不会还给你。”

卢康大叫一声,一头向尹君安撞去,尹君安腰间使力,忽的把卢康抛了起来。

卢康头下脚上的被甩了出去,偏巧正落向李易的头顶。

李易知道这两人今天是为了私人恩怨,不过卢康的遭遇叫李易感到不平,眼见卢康到了自己头顶,李易右手一撑。在卢康的背上一托,卸去他的下坠之力,就像拿一个杯子一样,轻轻把卢康放到了身边。

李易对卢康一笑,左手一伸。向尹君安比了比。意思是叫卢康上去接着打。

卢康也不知道李易是什么来头,一转身又冲向尹君安。

两人又扭打一阵,卢康又败下阵来,被尹君安一拳拳打在脸上。打的他不住倒退,鼻子里嘴里不住的向外喷血。

卢康的手下一看老大要完,有人叫了一声,这几十人立刻冲了上来。

尹君安的手下一看也大叫一声,冲了上去。双方登时就是一场混战。

李易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见远处蒋锐三人正在向自己打手势,意思是问自己用不用出手。

李易犹豫了一下,还是摆了摆手,心想看看再说。

尹君安是地头蛇,手下人又多,他的身手又比卢康好,又打了一阵,卢康已经节节败退。

李易本来有事要问尹君安。如果今天出了大事,怕会耽误自己的正事,当下不能再袖手旁观,眼见尹君安把卢康压在身下,举拳猛打。李易身子一晃已经到了两人附近,右手轻舒,啪的一把抓住了尹君安的手腕。

尹君安以前确实对不起卢康,今天卢康带人回来。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尹君安一直以为卢康死在外面。或者穷困潦倒了。

是以今天尹君安猛下死手,打算来个山压背弯,把卢康打到无力回天。

哪知道这一拳出去却被人抓住,用力一挣,居然有如铸入生铁山中,半点不动。

尹君安诧异的回头一看,发现抓自己这人面目很生,并不认识,当下也不发问,抬脚便踢。

李易右手一甩,尹君安胖大的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向旁一歪,这一脚哪还踢的中。

一旁的保安队长见了,叫道:“安哥,刚才就是这小子在咱们场子里闹事!”

尹君安不管李易是谁,另一只手猛的打向李易小腹,李易一笑,右手一提,硬生生把尹君安提了起来,这一拳正打中李易胸口。

嘭的一声巨响,很多人都以为李易必定骨折,哪知半点事也没有,相反尹君安的拳头登时软了下来,垂在身体一边。

李易笑道:“大家以前都是好朋友,安哥,你有什么事做的不对,就给卢哥道个歉,是人家的东西就还给人家,也省得心里不安。”

尹君安心里迟疑不定,不知道李易是什么来头,当下喝道:“我去你妈的,老子的事用的着你来管?max的,你毛长全了吗?哪他妈来的小兔崽子!滚一边去!”

李易冷笑一声,道:“尹君安,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我给你脸了是吧?你再说一句试试?”

尹君安这人生性,当下一巴掌抡过来,同时骂道:“干你妈的吧!你算个xx!”

李易轻轻叹了口气,忽然松开右手,横着一抄,便把尹君安的这一巴掌接在掌中,随即用力一扭,尹君安手腕当即断折。

李易手法似乎也不是很快,可是扭断手腕之后立刻又把手收回,重新抓住了尹君安的另一只手,尹君安愣是没躲开。

尹君安手腕一断,疼痛入骨,可是横劲更甚,啊的一声,撞向李易肩头。

李易左手始终背负在后,见人扑过来了,右手顺势一扭便把尹君安摔倒在地,地上嘭的一声,像是掉下一块陨石一样。

李易俯身低头,笑嘻嘻的道:“地上凉吗?”

尹君安的身子还真硬朗,啊的一声大叫,从地上跳起来,又冲向李易。

李易笑道:“你这人怎么没完没了啊?”

说罢身子一转,轻松躲到一边,右手任意挥洒,手刀刀气发出,把尹君安头上猪鬃一样的硬毛削的七零八落,不大功夫尹君安已经成了和尚。

如果尹君安有些眼力,这会工夫就应该顺坡下,给李易一个面子的同时,自己也少丢人。

可是这家伙横惯了,他的地盘和生意就是这么抢来的,是以左一冲右一撞,非要跟李易玩命不可。

卢康在一旁看着,心里也奇怪,不知道李易是干什么的。看这意思肯定是在帮自己,不过他的手下这时也已经告诉了他,先前就是李易在池子里打了他们几个。以致卢康也弄不明白李易到底是敌是友。

李易这一出手,四周的人再也不打了,两边分开瞪眼看着李易戏耍尹君安。

这时李易已经摔了尹君安好几个跟头。摔的尹君安七荤八素的。不只是头发被削没了,连身上的衣服都成了一片一片的,碎布四处乱飞,胸口的毛更是被李易东扯一把。西拉一下,拔的精光。

保安队长一看不行,赶紧招呼手下围了上来,哪知他刚一下令,忽然感觉腰间有人抱了自己一下。随即便被人一个过顶摔,直抛了出去。

保安队长头下脚上的被抛在半空,还没等落地,便有人跳过来,一脚踢中他腰间,像踢包似的把保安队长扔出去老远,正摔到大厅一旁的池子里,激起了两米多高的水花。

这自然是文兰和黎心雨出的手。

这时李易也玩的够了,当下一把把尹君安的后颈抓住。提到了半空,道:“好玩吗?我看不用再玩了吧,我也累了,要不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尹君安骂道:“谈你妈!”

李易咂咂嘴,道:“你真不是个光棍。就凭你这块料,还想当老大?”

说着一记大摔碑手把尹君安摔在地上。

这一下李易可没用真力,否则就把他摔死了。饶是如此,尹君安也被摔的吭哧了一声。像是大皮球被摔冒了泡。

尹君安的手下本来想上来围攻李易,可是保安队长一被摔出去。又见李易打尹君安就跟玩似的,便都站在原地没敢过来。

大厅里登时又是一片寂静。

尹君安哼哧了几下,挣扎着又爬了起来,喘了几口气忽然从旁边手下人的手里抢过一根电棍,对着李易的头就是一记。

李易道:“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待电棍将要挨到头顶的时候,李易右手向上一抬,手腕一翻,已经把电棍抢在手里,随即翻转过来,顶在了尹君安的肚子上。

这电棍可不是假的,真有电,李易一按按钮,几道蓝光闪过,尹君安被电的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李易下手也够狠的,对着尹君安的后背连电了五六下,最后尹君安口吐白沫,连呻吟都没有力气了。

李易右手一甩,借着惯性便把这电棍抖成了两截。

李易道:“尹君安,我今天本来是拜山来着,不过你不给面子,那就算了。

我来之前打听过你的事,听说你横行霸道,犯了不少的事,平州老百姓都把恨到骨头里了。好,我今天就给大伙演场戏。咱们出去玩玩。”

李易拉起尹君安的右腿,对着洗浴中心的大门就摔了出去,尹君安胖大的身子带着劲风直掼出去,把转门撞的飞快的旋转,他的身子则直摔到外面大街上。

李易脚下轻点,身子如箭般射了出去,居然从飞快转动的转门之间穿了出去,既没停留,也没有碰到门边,要论速度其实也不算太快,可是这份眼力和控制力,实在是惊人。

人们都知道尹君安今天遇到正主了,都抱着一份看热闹的心思冲了出去。

外面大街上一片明亮,尹君安趴在马路上一动不动,不过这小子硬功底子扎实,就这么摔,这么电,还没晕死过去。

李易站到他身边的时候,这小子居然还想再站起来打。

外面围了一大群人,所有人都听说今天富龙洗浴打起来了,本就在外面偷看,这时尹君安几乎是光着屁股被摔出来,人们更不舍得走了。

李易用脚尖挑了挑尹君安的肩头,道:“服没?”

尹君安哼了几声,骂道:“服你妈!”

李易嘿了一声,道:“我真佩服你,虽然你他妈是个人渣,不过我还是要佩服你。”

李易伸脚尖在尹君安肩头几个大穴一戳,这小子只觉像是有人在抽他的筋一样,想叫又没有力气,在地上不住的打滚。

李易道:“服没?”

尹君安边呻吟边道:“我服……,服……,我操你全,全家!”

李易脚下轻轻使力。咯的一声,把尹君安的左臂踩的脱了臼,尹君安仍然嘴里骂骂咧咧的,却听不出来骂的是什么了。

这时卢康走过来,在李易耳边道:“兄弟。咱们还是进去吧。在平州,有些事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

李易一笑,道:“卢大哥,我听你的。”

说罢脚尖一挑。把尹君安胖大的身子挑了起来,右手一拍,便把他夹住,转身进了富龙洗浴中心。

进了大厅,李易扛着尹君安来到浴池。把他的身子整个扔了进去,就像是重磅炸弹一样,激起一片水花。

李易飞身跳过去,双腿一分,踩在尹君安后背,尹君安虽然伤重,但是脸冲下无法呼吸,憋的难受,便用力挣扎。可是自然没法翻转过来。

气泡一个接一个的从池子下面冒上来,尹君安渐渐没了动静,李易跳下来,把尹君安从水里捞出来,在他背上一拍。尹君安哇的一声,吐出无数清水。

李易向卢康使了个眼色,叫他的手下把尹君安的人挡在外面,提起尹君安的头。在他耳边小声道:“姓尹的,我今天来是有事要问你。你先回答了我再死。”

尹君安脸上又是血又是水,哼哼了几声,道:“你……,你丫谁呀?”

卢康也想知道李易是谁,不禁也向李易投来寻问的眼光。

李易一笑,伸手把头上的创可贴撕开一半,道:“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尹君安扭头一看,不禁哦了一声,态度立刻转变,急促的道:“原来是,是,是海州一点红李兄弟到了,失敬失敬,我,我有眼不识泰山。”

卢康也听说过李易的名头,没想到今天见到了真人,当下也着实说了好多客气话。

李易没想到尹君安这么穷横穷横的人,听到自己的名头都立刻恭敬起来,心里哪能不得意,当下又把创可贴粘好,道:“低调,低调。尹大哥,我出手重了,过会儿向你道歉,不过我有件事要问问你,你可得跟我说实话。”

尹君安道:“我不知道是李兄弟,你问,尽管问,我有什么就说……”

忽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尹君安用力一扭身子,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你别来问我,我他妈的什么也不知道!老卢,你请来李兄弟给你帮忙,这洗浴中心以后就是你的了,你去找我助理办手续,我,我,我什么也不知道,我这就出国,再也不回来了。”

李易眉头一皱,心里便是一动,见尹君安神态有些失常,伸手又要去抓,尹君安却不知哪来的力气,一头冲向外面,边跑边喊:“来人哪,来人哪,给我准备,我这就走了,我这就去国外!李易来找我了,他来找我了,可我什么都没说!”

李易随后跟了出来,听他喊的奇怪,更是心急,上去想抓住他,可是尹君安却光着屁股在大厅里飞快的跑了起来,以李易的身手,居然两次都没抓住他。

正在闹着,忽然外面有警察带队冲了进来,进来之后什么也没问就大声喊道:“谁闹事!都给我拷起来!”

卢康认识那领队的,忙上去小声道:“杨队,怎么了?咱们不是说好了吗?王局呢?他叫你来的?”

那姓杨的队长根本不答卢康的话,伸手一推卢康,看了李易一眼,向尹君安一指,道:“把他给我拷起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糊涂了,尹君安在平州能做这么大,和“内部人”怎么可能没有交情,为什么杨队长会针对尹君安?

更何况今天明明是卢康带人来闹事,不管他们以往的私人恩怨如何,至少从表面上看是卢康不对,可为什么警察进来之后直接就冲尹君安来了?

尹君安见到那姓杨的队长,更是有些神态失常,举双手投降,道:“我没说,我什么都没说!我这就出国,出国躲躲,你们不能抓我!”

李易又不傻子,一听就知道这里有事,那一定是尹君安知道了什么秘密,有人不想让自己知道。

其实这姓杨的队长根本就是早就在附近埋伏好了的。有眼线在大厅里观察,自己刚才刚一暴露身份,尹君安这傻子就叫嚷出来了,是以眼线通风报信,幕后有人立刻下令。杨队长便进来抓人。控制尹君安。

李易上去拉尹君安的手臂,杨队长显得十分紧张,道:“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别影响我们抓人!快,把他带走!”

一群警察硬架着尹君安向外便拖。尹君安一只胳膊脱臼了,本来就疼的要命,被人这么一硬拖硬拉,疼痛可想而知,但是尹君安却顾不上喊疼。仍然大声的喊着:“我没跟他说,我没……”

杨队长怒道:“你还叫!叫什么!”

杨队长一挥手,尹君安的嘴就叫人堵住了。

李易见尹君安要被人拉走,忙趁人不备,把唯一的一个信号接收器弹在了尹君安的身上。

这帮警察来的快,走的也快,警笛都没拉,硬把尹君安拉上了警车,很快便没了踪影。

富龙洗浴中心乱成一团。李易就感觉这事的背后必有一只大手在控制着,心头微感烦乱。

蒋锐三人走过来,蒋锐对李易使了个眼色,李易唉了一声,对卢康道:“卢大哥。今天我多事了,你忙吧,我得先走了。”

卢康哪能叫李易就这么离开,忙一把拉住李易的胳膊。道:“李兄弟,咱们今天算是有缘。你在这等等我,我处理一下这就走。”

卢康把富龙洗浴的副总郭小东叫了过来,原来这副总就是在卢康手下办事的,卢康今天突然出现,郭小东心里有愧,也没敢露面。

没想到现在事情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

郭小东一脸讪笑着来到卢康面前,躬着腰道:“卢哥,你回来啦?”

卢康抹了抹脸上的血,道:“上上下下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刚才尹君安说什么你也都听见了,他欠我的,今天就得还回来。

我不跟你废话,尽快把手续帮我办好,我过两天就回来主持局面。平州南城这一带凡是有头有脸的,你都帮我请来,到时候我摆一桌酒,回拜八方。这些事会办吗?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郭小东陪笑道:“会办,会办,这些都是以前卢哥教我的,我还没忘。”

卢康哼了一声道:“人最容易忘的就是本。”

说罢叫了几名手下在这里镇场,自己则拉着李易出了洗浴中心。

到了外面,卢康一把拉住李易的手,感动的不行,道:“兄弟,我还在里面的时候,就听说你了,后起之秀,今天一看果然与众不同。

你看咱们素来没有交情,今天你却出了这么大的力。哥哥我也不会说客气话,以后你在平州的事,那就是我的事。”

李易其实今天只是碰巧了,不过人家这么客气,又不穷根究底的多问,自己也只好顺坡下,李易一笑,道:“卢哥,你言重了,其实今天我也是碰上了,尹君安当年对不起你,不讲究,现在也都还回来了。”

卢康唉了一声,道:“过去的事我就不跟你多提了,我从八家渡回来之后,手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人没有钱。

后来仗着一些交情过硬的朋友帮我,再另加上我在号子里结交的朋友,总算是凑了几个弟兄。

我原来在平州还有些关系,这次我人一回来,茶还不算凉,不过上边的人其实也很为难,后来总算是给我面子,叫我来找尹君安私下里解决,只要不出人命,赢了的就是东主,输的了就打回原籍。

这就叫红蓝白黑,界线分明,上去了点红睛,趴下了戴黑巾,谁也怨不着谁。这也是老一辈江湖人常用的解决恩怨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