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 隔山打牛功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760隔山打牛功

其实本来我应该再等等,积存多点人手,但是今天还是没能忍住这口气,这才带人来,果然斗不过他,要不是兄弟出手,我这几年吃的苦就算是白吃了。”

李易对卢康的背景也不想多过问,当下道:“既然卢哥找回了场子,那以后就小心经营,有用的着兄弟的,我一定帮忙。”

卢康看李易不是很热情,似乎是有心事的样子,便道:“兄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我看你好像来找尹君安还有点别的事。能不能跟哥哥说说,你帮我这么大一个忙,我一定尽全力回报你。”

李易心想从卢康这里或许也能问出点什么来,当下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买凶杀人对这些人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卢康听后低头沉思,过了半晌才道:“我说尹君安怎么会被杨队抓走,看来他请仲介所的人去杀马如龙,也是有人找到了他头上。

而且这个上家很有背景,尹君安以前是个穷凶极恶的人,他刚才能怕成那样,就说明这个上家极不好惹。

这样吧,兄弟,我刚回平州不久,我帮你暗中查查,一有了情况立刻通知你。”

李易知道其实也没什么戏,不过人家一番好意,自己总不能显得太冷淡,当下客气了几句,这才带着蒋锐三女离开。

回到车里,李易很不开心,今天打是打的通快了,可是尹君安显然知道些什么重要的情况,却被人带走了。

李易叫冯伦跟踪投放在尹君安身上的信号接收器,同时打开了手机,画面显示尹君安仍在警车里,警车好像没有亮灯鸣笛,开的也很慢。

尹君安这时已经安静了下来,抽着烟,正在跟那个杨队长说话,只听他道:“杨队。你今天早就来了是吧?”

杨队长面无表情的道:“你们两个大佬办事,我们这些小人物当然得在外边守着了。”

尹君安道:“李易来我真的不知道,我……”

杨队长一瞪眼,道:“你还敢说!”

尹君安低下头静了片刻,又小声的道:“杨队。你要带我去哪?”

杨队长悻悻的道:“我还不知道呢。咱们只是跑腿儿的。主意得领导拿,等着吧,再带着你转两圈。

叫你躲几天你不听,非要露面。还以为卢康找不到你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你堵在富龙了。平州不是一个人的天下,人家卢康也有几根过硬的铁钉子!

就你这个脑子还想当老大?你是不是以为拳头硬就行了?哼,我看富龙你是要不回来了,如果这次你能保住命。就赶紧滚出平州吧。”

尹君安听到这话显得十分兴奋,道:“真的?那太好了,我还以为这次……。对了杨队,你给我透个话,这件事上边到底谁是最后那一站?”

杨队长冷冷的道:“谁?我要是知道了,我还能坐在这跟你说话吗?像你这种没有脑子的人,很多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尹君安道:“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为什么不直接把李易抓了?干嘛非得限制我?”

杨队长哈了一声,道:“那你知道陈法是谁吗?你又知道魏如烟是谁吗?”

尹君安显然知道这两人的份量不低。只好低下头不再说话。

又过了十几分钟,杨队长接到一条短信,他看了看,随手把短信删了,向司机道:“去南塔。”

尹君安奇道:“为什么去南塔?杨。杨队,该不会是……”

杨队道:“少问!”

蒋锐道:“听这个姓杨的说话的语气,好像事情要糟,上边的人要做掉尹君安。”

李易道:“那该怎么办?去救他?”

蒋锐道:“听他们说话的意思。尹君安所知道的那个上家肯定也不是终极人物,不过一定在这件事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还是想个办法去救他吧。”

李易当下叫冯伦立刻加快速度赶过去。

过了两三分钟。警车到了南塔,在一片空地上,已经停了一辆车,车的四周围有不少保镖正在四下查看。

杨队长叫人把尹君安架了下去,塞到了这辆车上。

这车很大,里面很黑,没有开灯,车里有好几个人,尹君安对面坐着一个人,看来是当家人,李易看不清他的面目,这人似乎年纪不轻了,就用这么一双闪着寒光的眼睛盯着尹君安,好半天不说话。

这车启动了,看轨迹是开向更偏僻的地方。

尹君安颤声道:“是,是,这位就是老爷子吗?”

李易心里一动,暗道:“难道是邱泽南?没道理啊。”

那人身旁的保镖道:“尹君安,叫你躲远点,为什么又回平州了?”

尹君安道:“我,我在外面呆不住,所以回来了,其实我刚回来没几天。”

保镖道:“卢康去找你,你为什么要出来?”

尹君安道:“我们是私人恩怨,得了结一下。”

保镖道:“这么说你还挺有理了?”

尹君安忙道:“不敢,不敢,我什么都没跟李易说。老爷子你相信我,我真的什么都没跟李易说。”

保镖道:“我们知道你什么都没说,不过你今天的表现太过明显,李易肯定看出来了。”

尹君安不住的擦着头上的汗,道:“我,我也是想到老爷子的话,心里害怕,这才,这才有些失态。”

保镖喝道:“老爷子什么时候跟你说过话了?你配吗?”

尹君安忙道:“是是是,老爷子我,我都没见过,只是,只是听说,是,是老爷子的……,嘿嘿,是别人跟我说的。”

这时那当家人跟那保镖耳语了两句。

保镖点头答应,咳嗽一声,道:“尹君安,李易可能会在平州呆一段时间,你先滚吧。否则李易有很多方法可以叫你张嘴。”

尹君安如获大赦,连连点头,道:“是是是,我这就走,我。我。老爷子要我去哪?”

保镖冷笑两声,道:“你觉得哪里最安全?”

蒋锐道:“糟了,来不及了,他们这就要动手。”

尹君安听保镖这么问。也有些迟疑,道:“嗯,是,是什么,什么意思?”

那保镖身子向前一抢。道:“就是这个意思。”

黑暗中,只见那保镖右手一伸,击向尹君安的脖子。

尹君安虽然害怕这些人,但是性命悠关之际也顾不了那许多,他此时左臂和手腕的脱臼已经接上了,当下举起戴着手铐的双臂向上一架,两人的手臂就撞到了一起。

李易冷冷的道:“他胳膊要断。”

果然,手臂交错,尹君安啊的一声怪叫。双臂变了形,骨头都戳了出来。

那保镖立即手腕一番,叉向尹君安的脖子。

忽然外面响起了声音,似乎有人在快速的接近中,另一个保镖道:“不好。外面人冲过来了。”

刚说到这,车里立刻发出了一种异响,就像是水迅速的结成了冰时的咯吧咯吧的声音。

因为车里没有开灯,李易也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听一名保镖道:“怎么突然这么冷?糟了。我冻住了!”

先前说话那保镖这时不及出手杀尹君安,立刻转身护在那当家人的身前。左脚在地上一跺,把当家人脚下的冰震碎,双臂一抄,把当家人抱在怀里,躲到一角。

就在这时,一个女的一把将车门拉开,矮身跳了进来,伸手去抓尹君安。

尹君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向里一躲,可是双脚被冻住,手臂又折断了,实在动不得,一交坐倒。

那人一把抓住尹君安的脚踝,用力一扯,尹君安便被扯出去半截。

这时,当家人用一种极为不耐烦的语气道:“不留,都做了。”语声略显嘶哑,听起来年纪不小了。

车门旁的一名保镖立刻左拳击向来人面门,拳风呼呼,要是打在常人身上,必定骨折。

那人自然反手一扣,握住了这保镖的拳面,李易见她明明没有使出用多大的力气,可是这保镖却啊的一声惨叫,用右手握住左手,用力向后一拉,五根手指已经硬生生扯了下来,留在那女人的掌心,可是却不见这保镖流血,黑暗中看见似乎血都冻成了冰。

李易心道:“难道这女的手里能打出冰来?瞬间把人的肢体冻脆?”

那女人丢掉五根指头,扯住尹君安向外拖,另几名保镖拼了命的扑过来,有的击向来人,有的则要把尹君安做了。

那女人的功夫虽然怪异,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肩头便中了一拳,手一松,把尹君安摔在地上。

那女人向后疾退,几名保镖这时也挣脱了冰,从车上跳了下来,如狼似虎般攻向了那人。

这时,那女人的另一名男性同伴欺了过来,离的尚远便抬掌一扬,只见一条墨色软索,长几有六七米,在夜色中如闪电般袭来,正中一名保镖头顶,这保镖吭了一声,仰天栽倒。

这人身子瘦长,柳肩细腰,手长腿长。文兰一见脱口而出道:“是无尾灵蛇申兰,他是金字组的,使软鞭,我认识他,肯定是大教会的人到了!”

这时,那车的车灯已经亮了起来,车子发动,带着当家人和他的贴身保镖远远的开走了,空地上就只留下一众保镖和托克兰大教会的人,另外还有地上躺着的尹君安。

尹君安仰面躺着,信号接收器的视角也很广,借着外面的月光,李易清楚的见到,在四周的空地上,托克兰大教会的几个人跟这些保镖已经打成了一团。

因为是近身作战,手枪都用不上,再说以托克兰大教会的攻势,这些保镖也根本没有机会和时间掏枪,手上脚上稍一慢就有可能没命。

冯伦道:“老大,离咱们越来越近了,上不上?”

李易找了个头套把脑袋一蒙,道:“趁乱我上,把人抢出来。停在这就行了,别靠的太近,你们在这等我。”

冯伦把保时捷停住,李易打开车门,一俯身便如飞般冲到了过去。

空地上。欧阳兰、齐兰等人都在,但是不见德桑,此外还有数人,自然也是托克兰大教会的,他们跟保镖们战的正紧。

那几个保镖身手都还不错。算得上是二流中的高手。可是和这些顶尖的高手没法比,正节节败退,要不是因为人数多过大教会的人,尹君安早就叫人抢走了。

这些保镖只要有得空的。便想方设法要干掉尹君安,可是总被大教会的人所阻拦而不能成功。

李易抢到近前,毫不停留,脚下一踢,几个石子激射而出。打算把这些人都逼开,身子一俯便要弯腰去拉尹君安。

忽然有一个女的从旁边窜过来,这女人身材矮小,可是十指修长,她挡在众人面前,双手抡开,或摘或拿,或夹或拨,居然把李易踢出来的石一一封住。随即右手一甩。数点寒星直奔李易。

李易万没料到托克兰大教会里,还有这样的暗器高手,还是个女的。他这时身子低俯,没有办法,只好一个大翻身。这几点寒星贴着李易的胸口射空,叮叮叮几声钉在地上,看来是一片铁钉。

李易不理,身子翻转过来。一把抓住尹君安的大腿,向后便抛。可是还没等力气使出来,便觉一股无法抵挡的冷气从地上传来,双脚下面居然登时生了冰。

李易忙松手放开尹君安,用力一跃,双足从冰踢了出来,腰间一折,落在后面。

只见那会从手里发出冰来的女人向李易冲了过来,月光下只见这女人皮肤很黑,个子矮小微胖,相貌平平,她对着李易右手一张,李易只觉面前冷气扑面,呼出来的气都成了白雾。

李易心里暗道:“这他妈的是什么鬼功夫?又不是x战警,居然能从手里打出这么冷的气来。”

李易好胜心起,一股纯阳内力聚到掌心,双掌平平推出。

两人中间隔了两三米,空气中忽的暴出一逢白雾,将两人罩住。

李易只觉对方的冷气源源不断的传过来,自己根本抵挡不住,冷气顺着手三阴经传进来,两只手臂的里面虽然极热,内力不停的运转,可是手的外面都成冰了,李易只得硬撑。

不过李易察觉的出来,自己的功力要比对方深厚,尤其是刚得了上官兰的内力,若是打持久战,自己最终还是会胜的。

可是就在这时,齐兰得空跳过来,右手一扬,一团白纸带裹向李易。

这一招李易根本没法硬抗,知道被纸带裹住之后,齐兰一收,自己头颈前胸的肌肉就得成馅,只得向旁一闪,这一下内力使的不纯,立刻被对方那女人的冷气裹住,双臂结冰,冰碴都逼到了胸口。

李易呼吸为之一窒,黎心雨已经冲过来帮忙,一脚扫开齐兰,另一脚已经将李易身上的冰轻轻踢碎。

李易如得大赦,再也不留情,五指一拢,随即掌力一吐,把手里的碎冰打向齐兰和对面那女人。

齐兰用纸带把碎冰卷住甩在一边,对面那女人则向旁躲闪,不过身法稍慢,被碎冰打中了头脸,好不疼痛,那女人大怒之下,双臂一圈,双手一靠,掌根相对,双掌向前推出,双是一股极强的冷气推向李易和黎心雨。

李易右手一推黎心雨,身子借力向旁一闪,躲开这股冷气,忽然贴着地面向前一冲,居然扑到了这女人的面前。

李易右手上架,挂开这女人的双臂,左手凌空点穴,戳向了这女人的京门穴。

可是李易的内气一打过去,却毫无效果,那女人冷笑道:“姑奶奶身上没穴道,你别费心了!”

说着身子不动,身上却瞬间冷了起来,她手臂结冰,把李易的右臂也一并冻结在内。

这时会使软鞭的申兰则远远的甩出鞭子来,鞭头成圈,罩向李易的头颈。

李易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黎心雨正被齐兰缠的无法分身,忽然一人跑到李易身后,双臂一环,把李易和那女人一并摔了出去。

来的正是文兰,她在车里远远的见李易越战越难,便跑过来帮忙。

很多大教会的人看见文兰,立刻叫道:“是文兰,那另一个一定是李易!申兰。摔死她!”

原来刚才这一下李易是躲开了,可是申兰的鞭子自然就套到了文兰的身上。

申兰使鞭有如使手,灵活已极,右臂轻轻一抖,已经将文兰摔向了一棵大树。

李易大惊。忽的一振。把右臂的冰块震碎,顺手抓起身旁这女人,用大摔碑手掷向申兰。

申兰认识文兰,知道她叛教。这一下要把文兰活活摔死,哪知李易把申兰掷了过来,申兰这一鞭的力道不能用的太实,只好松劲收鞭,放开文兰。同时顺势一圈,这软鞭立刻旋成一堵螺旋形的墙似的,把摔过来的这女人兜在中央,卸去这巨大的力道。

这女人滑到地上,身子一晃,险些摔倒,申兰道:“冷兰,你没事吧?”

李易心道:“哦,原来这娘们叫冷兰。看来人如其名,功如其名,还真够冷的。”

那冷兰有三十多岁了,阴沉着脸道:“我没事,先把人抢走!”

申兰长鞭一挥。逼开几名保镖,鞭头一探,套住了地上尹君安的脖子,轻轻一拖。把人带到了半空中。

李易见申兰使鞭,可比以前遇到的那个卫东亭强多了。卫东亭的鞭子只是力道猛。能打断普通的铁门。

可是这个申兰却把鞭子用活了,鞭子就像他的手一样灵活,这份力道极是难练。

李易当然不能叫他们把尹君安抢走,先冲过去逼开齐兰,叫黎心雨喘口气,随即跳起来,甩出冥蝶,切向长鞭当腰。

申兰见李易用刀来削,冷笑道:“痴心妄想。”

当下又甩出一股劲,如波浪般冲向李易刀削的地方,打算用波浪法把李易的刀子震飞,同时震伤李易的手腕。

可是他不知道李易的刀是宝刀,他的长索虽然是特殊材料所制成的,但是经不住李易的刀削。

这一下嚓的一声,居然把申兰的长鞭拦腰切断。

申兰抖出来的波浪劲一下子打空,鞭梢在半空中发出啪的一声脆响,震的人耳鼓动嗡嗡作响。

下面的齐兰见状,左手纸带攻向黎心雨和文兰,右手纸带一扬,卷向李易的双腿。

另一边会打暗器那女人也抽空对着李易的胸口打来七八颗暗器。

李易在半空中只能折一次腰,纸带和暗器只能躲开一样,可是剩下的哪一样都是致命的。

正在这时,一阵悦耳的发动机声音传来,冯伦开着保时捷冲了过来,车子飞起来,正挡在李易的身前。

那些暗器叮叮叮数声响,全都打在了车上,车子自然一点事也没有。

而李易也在这时从半空中折了一次腰,居然头下脚上的,冒着极大的风险,从齐兰的纸带圈中央坠了下来。

齐兰也没想会是这样,李易双手冥蝶向旁一支,也不用自己用力,纸带碰上冥蝶,哪里还有悬念,嗖嗖嗖断成数截。

李易下坠之势不减,双刀一并,对着齐兰的头顶就刺了下来。

齐兰一看再也躲不开了,只得闭眼等死。

李易不想随便就杀人,当下双刀收回,左手在齐兰头顶一按,借力翻身跳到一旁。

齐兰死中逃生,怔怔的愣在当地,不知所措。

这时尹君安就要摔在地上了,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这家伙本身还有伤,那还有好?

文兰斜刺里冲过去,一把将尹君安抱住,用摔法卸掉下坠之力,顺便把人抓在手里。

文兰大喜,拖着尹君安向回便跑,忽然一个人影悄没声的窜了过去,轻轻一掌打在尹君安的后背。

可是奇怪的事情出现了,这一掌明明不重,明明没有打中文兰,可是文兰却张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松开尹君安的身子,直掼了出去,摔在地上,又是一大口血。

李易脑子里嗡的一声,忙扑了过去,抱起文兰,黎心雨也扑了过来,站在旁边保护。

文兰伤的不轻,意识已经有些昏迷,李易一掌抵在她小腹上,正好冯伦把车也开了过来,车门自动打开,李易抱着文兰缩到车里。黎心雨也挤进了车,冯伦发动车子,远远的开走了。

李易知道托克兰大教会里高手如云,可是这种功夫实在是奇怪,难道真有传说中的隔山打牛功?

就算是有这种功夫。可以借力传力。那也绝没有轻拍一掌,就有这么重的打击效果的啊。

李易源源不断的给文兰输入内力,文兰却不断的吐血,俏丽的脸庞变的极是苍白。

李易点住文兰的几处大穴。先止住她的吐血,随即又给文兰输入内力。

几经折腾,文兰终于稳定了下来,可是意识不清,手脚冰凉。脉搏也越来越弱。

李易简直欲哭无泪,秦兰和梁小好已经死了,李易不想再看见自己身边的人再离开自己。

蒋锐还是比较镇定的,先给党天宇打了电话。

党天宇这时早已经睡了,接了电话一听蒋锐的描述,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道:“真要是有这种功夫的话,那就不是用一般的方法能治疗的了。小易,你先点住她人迎、百会、血海、内关几处大穴。然后在她三阴交上放血试试。容我再想想办法。”

李易照党天宇的说法做了,一开始并没有效果,直到点了三次的时候,文兰才呻吟一声,道:“我。我后背好疼。”

李易喜道:“好好好,知道疼就是好,兰兰你放心,你不会有事的。党大夫正在给你想办法。”

李易又照了文兰的面、舌,还用手机探出了文兰的脉搏波纹图谱。转给秦少冰进行频谱分析,变成脉象,传给了党天宇。

这时,车子已经到了医院。

李易抱着文兰下了车,跑向急诊。

急诊大夫给文兰测了血压,发现血压偏低,其他方面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当下只给打了瓶盐水,留院观察。

李易不住的给文兰揉搓手心,可是文兰的手仍然冰凉。

李易等的心急如焚,终于,党天宇回了电话,给李易开了个药方,黎心雨拿着方子跑出去抓药。

不过医院没有煎中药的地方,只好现买了个砂锅在医院外面升火熬药。

药熬好了,李易一勺一勺的喂文兰喝了下去,文兰总算是没有再吐血,喝过药之后,稳稳的睡了。

李易搭文兰的脉搏,觉得细软长滑,略带弦急,应该是没有大碍了,这才略略放心。

蒋锐拉住李易的手,道:“她不会有事的,这笔帐早晚要算。”

李易把牙齿咬的咯吱吱直响,道:“不管这人是什么人,用的是什么功夫,我非得把他的手砍掉,才能出这口气。”

黎心雨道:“我当时看清楚了,这人是个男的,四十多岁,两条手臂又粗又长,跟身体很不成比例。”

李易忽然想起尹君安身上的信号接收器还没有除下来,当下打开手机监听。

只见几个人正在俯视尹君安,看来尹君安这时正昏迷不醒,围观这群人中,正当中那人正是德桑,一旁是那个冷艳如冰的空兰,齐兰、欧阳兰、申兰也都在,看来最后还是大教会的人把尹君安抢走了。

只听齐兰道:“空兰,你现在不能催眠他吗?叫他把真话说出来。”

空兰的声音仍然像是冰,只听她幽幽的道:“他不是睡着了,而是昏迷,所以没法用慑魂术,用慑魂术必须要求对象有相应的接受能力。

再说我的慑魂术只能破坏人的意识心理,毁人杀人,根本不同于西方的催眠术,就算他是清醒的,我也没有办法,你头一天认识我吗?我有什么本事你不知道?

催眠这种这事还得靠主教才行,再说他出了这么多的血,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先把他弄醒再说吧。”

齐兰吃了个憋,也不敢跟空兰发作,一抿嘴唇躲向一边。

冷兰忽然伸手,好像在尹君安的伤口处抹了几下,道:“血管遇冷收缩,不会再出那么多血了。”

德桑向黑寡妇汪兰道:“汪兰,你有什么办法能叫他醒过来吗?”

还没等汪兰说话,会使暗器那女人便阴阳怪气的道:“人家连五犀蛊珠都送人了,哪还有什么办法?”

汪兰颇为不悦,道:“花兰,你说什么!主教都不跟我计较这事,哪轮的着你说?”

这会使暗器的正是叫花兰,人称百花争宠,只听花兰道:“李易是咱们的死对头,你都三十多的人了。难道还想像秦兰和文兰那样?李易可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中年老妇女。”

汪兰立刻右手中指扣在拇指上,道:“花兰,你胡说什么,你把话说清楚些。”

花兰也立刻双手一握,显然掌心里扣了暗器。冷笑两声道:“别以为你会用毒就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有种出手,咱们还不一定谁先死呢。”

德桑脸一沉,道:“你们干什么?当我不存在吗?”

汪兰和花兰这才各自转过头去。

德桑搭了搭尹君安的脉搏,道:“这人脉搏很弱。怕是不行了,得抓紧时间问问,要不然今天就白忙了。段兰你来试试。”

这时只见那个在尹君安肚子上轻轻打了一掌,就把文兰隔物震伤的人走上前来,把手轻轻搭在床边。

李易指着屏幕恨恨的道:“原来这人叫段兰。就是她把兰兰打伤的,我要不把他那只手扭断了,我就不姓李。”

只见段兰一动不动,似乎在设计如何发力,忽然他手肘微微一压,手机屏幕上便是一阵剧烈的震荡,看样子尹君安被震到了半空中,然后又跌了下来,轰的一声摔在**。

段兰道:“他的内脏现在都受到了震荡。应该会醒过来。只是残存的一点元气受到了激惹,只能撑一两个小时。嘿嘿,今晚文兰也受了我一掌,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不会挨过明天早上。”

李易恨不能钻到手机里去。一把抓住段兰的脖子,把他摔死。

过了片刻,忽听尹君安呻吟一声,醒了过来。

德桑用手在尹君安的眼前晃动。嘴里含含有辞,不知在说些什么。

蒋锐道:“他这是语音节奏。适合于不完全清醒的人的催眠,不过跟我所学的有些差别。”

过了一会儿,德桑把手收了回去,叹道:“他的元神所剩不多,四散飘落,我没有办法把他的元神集中,还是用老方法吧。”

德桑转身走开,立刻有人把尹君安从**扶着坐了起来,用东西支住,叫他靠好。

只听齐兰道:“尹君安,别装死,胳膊断了还死不了,你要是不想身上的肉成为鱼片,就乖乖的把知道的说出来。把眼睛睁开!”

尹君安不住的呻吟着,呼吸表浅短促,显然是元阳上浮,不能归巢的表现,看来离死也只差一口气了。

过了片刻,只听尹君安用很微弱的声音道:“我,我这是在哪?”

齐兰冷笑两声,道:“你在十八层地狱里。”

尹君安道:“我,你们是什么人?”

齐兰道:“这你不用问,你活不活的成,现在要看我们的。”

尹君安忽然惨叫道:“哈哈哈,就算你们最后放了我,我一样也活不成,而且会死的很惨。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

齐兰道:“想死很容易,不过落在我们手里,想死只怕就不容易。我有很多手段可以折磨你。”

尹君安没有说话,齐兰忽的右手一抖,一道白光闪过,尹君安的大腿上立刻多了一道血痕,疼的他大叫一声,道:“我说,我全都说。你们,你们是什么人哪?”

齐兰道:“这个你没必要知道,别问那么多。你只需要说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

尹君安有气无力的苦笑几声,道:“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你们想问我买凶杀了马如龙的事,想问我,问我上家是谁,对不对?”

齐兰道:“知道就好,说,我们没有时间等你。”

尹君安忽然放声大哭,哭声叫人听了牙根发痒,像是野狼嚎,只听他道:“我真不该为这点钱就给卷进来,找,找的上家,哈哈,啊,是王廉。”

托克兰教会的人和李易都是一愣,这个王廉是谁?

齐兰自然要问:“王廉是谁?”

尹君安不住的傻笑,道:“你不用问了,王廉只是个传话的,他无官无职,无权无势,哪有什么名气,不过他背后的主儿……。哈哈哈哈,你们有多大的本事?去找他吧,去找他吧。”

看屏幕的晃动,尹君安似乎要翻身下地,齐兰一纸带削过来。把尹君安的手指削掉两根。可是尹君安却像是不知疼痛,扑通一声,俯身摔在地上,李易的手机屏幕立刻一片漆黑。

只听空兰的声音道:“这人废了。”

齐兰道:“王廉是什么人?会不会是今天车里的那个老头子的手下?”

德桑道:“把尹君安扔出去吧。咱们先躲一躲,慢慢的查。”

齐兰道:“主教,用不用把尹君安的手下找来问问?”

德桑道:“这种事他不会跟手下人说的,就算是说了,也不会涉及到关键内容。不用问了。咱们先躲躲风声,再去找包管天。”

接下来由齐兰和申兰拖着尹君安走向外面,扔到了车上,他们开车走出一小段路,便把尹君安随便扔到了一处空地上。

蒋锐道:“现在怎么办?”

李易却在自言自语道:“王廉,王廉,姓……,王!”

蒋锐道:“你想到什么了?”

李易道:“姓王,魏姐说包管天就是王家的人罩着的。那么这个王廉会不会是王家的人?广省是邱老爷子的地盘,不过另四个家族的势力也会有一定的渗透。今天车里那个老头子应该不会是邱泽南,他或许是……,王家的当家人?”

蒋锐道:“如果这事涉及到更高层,那咱们的阻力会不会很大?我看这五亿元不要也罢。”

李易道:“钱我可以不要。但是恩怨不能不理,广省不是王家的势力所在范围,要不然他们早就对付我了。”

蒋锐笑道:“是啊,你李大高人的背后有魏家撑腰。在广省还有谁敢对付你啊?”

李易笑着摇摇头,回身去看文兰。文兰睡的正香,看来伤势不重。

李易叫冯伦拿着手机开车去把尹君安身上的信号接收器收回来,冯伦去了,过了一阵,冯伦顺利回来,道:“尹君安我看已经死了,我没靠的太近,不过用车子扫描了一下,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了。”

李易道:“这事明天一经人发现,一定会低调处理的,咱们该去看看包管天了,不能叫教会的人领先。”

周飞他们得到通知,这时也带着人赶了过来,见文兰没事,大家俱都放心。

李易道:“教会的人可能倾巢出动了,里面高手如云,武功也都很怪异,大家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轻举妄动。”

第二天是十月二号,从网上看到有人发现了尹君安的尸体,警方迅速的介入事件,尸体被运走了,可是却没有什么下文。

网上有人分析这事跟卢康回来寻仇有关,还有人说是海州的李易做的,答案各种各样,莫衷一是。

像这种事,李易等人自然不往心里去,李易忽的想起卢康来,现在看来,这人的背景可并不浅,或许能从他身上问出点什么来。

李易叫黎心雨和蒋锐留下来照看文兰,让周飞留下几个小弟帮忙,然后其余的人各归各处,继续监督,自己则坐着冯伦的车去了富龙洗浴。

富龙洗浴今天跟昨天一样,虽然是大白天,生意还是不错,热闹的很,就好像没有换主,没有人打架,没有人死了。

李易不禁暗赞华夏人的心理素质,虽然大家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仍然嘻嘻哈哈,说说笑笑,搓搓泡泡,插插圈圈,你死你的,你打你的,你玩你的阴谋,我照样吃喝玩乐,毫不耽误。

李易悄悄找到郭小东,郭小东见是这个活爹到了,忙不迭的陪笑脸,李易问起卢康,郭小东说今天没有见到卢老板,可能要晚些才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