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1 事情不好说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761事情不好说

李易手里有卢康的电话,不过心想这种事还是当面谈比较好,当下留在富龙洗浴洗了个澡,郭小东找来最漂亮的女按摩师给李易按摩,事后问李易要不要特殊服务,李易笑问:“你这有不特殊的吗?”

下午两点多,卢康来到富龙洗浴中心,听说李易来了,忙赶过来说话。

两人寒喧一阵,李易把门关上,道:“卢大哥,我有个事向你打听打听。有一个叫王廉的人,你听说过吗?”

卢康的表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道:“王廉,我还真没听说过,你是从哪听到这人的?”

李易道:“事情不好说,既然是这样那就算了。”首发极恶男子761

卢康忙道:“兄弟你别误会,这个人我是真没听说过,不过我可以帮你查一查。”

卢康说着拿出几个不同的手机,不知给什么人打了几通电话,李易本来可以监听他的电话内容,不过看卢康很用心,也不好意思这么做。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终于有人开始给卢康回电话。

接了五六个电话之后,卢康的表情变的很怪异,吞吞吐吐的道:“查……,是查到了,不过……,唉,王廉是王家的人。”

李易心道:“果然!”

卢康关心的道:“兄弟,你惹上王家的人了?”

李易一笑,道:“不不不,暂时还没有,只是……,有些事可能涉及到他们。”

卢康拉开门看了看,又把门关好,把李易拉到里面,压低声音道:“兄弟,出来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脑子,最不重要的是嘴,有邪我本不该多说,不过你帮我这么大一个忙。我必须得跟你提前透个话。”

李易笑道:“卢哥,你说吧。”

卢康叹了口气,道:“兄弟,以你现在的实力,可以说是到了顶峰了。哥哥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强极则辱的道理还是懂的。别太要强了,兄弟,如果踢到铁板上,怕是要出事。

华夏国的金字塔结构你应该知道吧?最上面有五大家族。王刘魏孙李。

我知道你跟孙家大公子的关系很近,好像跟魏家也有些关系,不过,这都不说明你绝对安全。”

李易笑道:“卢哥,兄弟没有横晃竖闯的意思。我其实也是想把水探明白了,你给我讲讲王家的事吧。”

卢康道:“王家的当家人是王天佑,人在厩,而广省是邱老爷子的地盘,这你知道。

不过万事万物都是互相渗透的,王家在广省这块肥肉上能不留下一只两只苍蝇?

听说王天佑的一个叔伯兄弟王明轩就在广省任职,他官职虽然不大,不过他应该就是王天佑在广省安插的眼线。

尹君安现在死了,兄弟。你心里清楚,我耳朵里也打听到了一些内情,咱就不多说了。

王明轩有两个儿子,大儿子王君,是个商人。小儿子王野,游手好闲,是个浪荡公子哥。

那个王廉是王明轩的大儿子王君的人,是他的一个助理。我刚才跟朋友们打听,大家都不大愿意说。但是我听的出来,八成就是王君派王廉出面去找尹君安,然后叫尹君安买凶杀了马如龙。首发极恶男子761

事后,好像王君叫尹君安离开平州躲一阵子,尤其是不能跟你见面,可是这小子没脑子,前几天又回来了,偏巧你也来找他,我也来找他,这不就是昨天那一档子事?”

李易长吁一口气,道:“这里的事还挺复杂。”

卢康一拍大腿,道:“可不是嘛。兄弟,我听说前一阵有个叫陆亭候的东南商人死了,他手里有个什么追凶基金?你也参加了吧?”

李易道:“陆亭候是东南亚首富,他的敌人可太多了,弄这么个基金,也没能保住他的命。五亿元,够吸引人的了吧?”

卢康道:“是啊,五亿,有些人一辈子能见过多少钱。不过,我说句不好听的话,有钱赚,可也得有命花才行。

其他那些亡命徒,他们不怕什么权贵,可是兄弟你不一样,五亿是多,可是水深没法过河,也只能望着对岸咽口水啊,听哥哥一句话,回吧,回海州吧。”

李易知道卢康说这番话也是为了自己好,不便驳他的面子,笑道:“好吧,我听卢哥的,在平州再见几个朋友我就走,到时候,卢哥得去海州好好玩几天,我做东。”

卢康笑道:“那是自然。”

从富龙洗浴出来,李易坐回车里,深思不语。

冯伦道:“头儿,水深了吧?”

李易点点头,道:“搬不动啊。如果真是王家的人做掉的陆亭候,那我看这五亿,哼,谁也拿不走。就是不知道王家的人跟陆亭候有什么梁子,以前没听说呀。”

冯伦开着车带着李易在街上闲逛,李易内心矛盾重重,他心里清楚,在有些事情上,光是靠意气风发是没有用的,谁又能一脚踢动大山?

忽然冯伦道:“老大,到销金窟了,大飞刚才跟我打招呼呢,用不用下去看看?”

李易抬头道:“你怎么把车开到这来了?叫大飞过来吧。”

冯伦把用车灯打信号,周飞从路旁的一家酒吧里走了过来。

周飞上了车,道:“我也刚到这,王廉的事查的怎么样了?今晚是不是行动,去找包管天?”

李易把卢康跟他说的讲了一遍,周飞道:“怕他干什么,实在不行就暗中干活,只是查件事而已。”

李易道:“难度很大,这事先放在一边,对了,包管天有没有出现?”

周飞道:“我一直派兄弟们打听,可是什么也没打听出来。包管天肯定不在销金窟,这里是他的副手胡麻子打理,这人我见过了,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不过肯定对包管天十分忠心。现在事情是明摆着的,肯定是王家的人做的,咱们一路查过来,已经查到顶峰了,你难道想放弃?”

李易道:“王家虽然有权有势。不过他们也怕招惹麻烦,毕竟对于那些亡命之徒而言,你有权有势又能怎么样?杀了你,或者抓了你,然后往国外一跑。你又到哪里找去?

所以王家现在的行事。也是隐秘的,人,都有一怕。只是咱们的情况跟大教会那些人比起来还不大一样,咱们有家有业。还要在海州立足,所以有些事做起来就缚手缚脚。

大飞,反正也已经到了,我先进去看看,你们在外面守着别动。我也不是进去惹事,就是扫听扫听,其他的事以后再说。”首发极恶男子761

周飞叫李易加倍小心,李易点头答应了,把头上的红印盖住,戴了顶帽子,又戴了副墨镜,下了车,走进了销金窟。

这种娱乐场所。起的名字真够霸气,看来消费上价格都不菲。

进了销金窟,只见里面装修豪华,一个个男服务生都高大帅气,女服务生苗条漂亮。穿着旗袍,露着丰腴修长的大腿,来回穿梭。

这里面自然是声色犬马,纸醉金迷。不用细说。

李易随便逛了一圈,在健身房玩了几下。吃了些东西,最后转到了棋牌室。

棋牌室十分巨大气派,粉红色的基调,四面全是宝蓝色的射灯,酱紫色镂空的木窗,再加上瓷白色的地砖,把个赌场衬托的居然十分高雅。

有穿着抹胸短裙的小女生走了过来,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笑道:“哥哥,请问要玩点什么?”

李易看这小女孩也不过十岁,却体态丰腴,胸前挺起老高,都要顶到自己了,身上那股子青春气息叫李易心里痒痒的,不禁坏笑道:“玩什么也不如玩咪咪舒服。”

说完这话,李易也有些后悔,觉得以自己的身份,跟一个小女孩开这种玩笑有些过分。

哪知这小姑娘却不生气,也没有害羞,相反过来拉住李易的胳膊,把胸口紧贴了上来,摇着李易的身子道:“只要哥哥喜欢,叫我怎么着都行。”

李易被她紧实的压的呼吸都有些不畅,就知道这些女孩看起来年轻,实则都是受过这方面训练的,对男人哪里敏感一清二楚。

李易道:“那你给我推荐点好玩的吧。”

女孩道:“哥喜欢玩麻将还是扑克?”

李易随口道:“那就玩麻将吧。”

女孩在李易脸上一亲,拉着李易往里走,道:“那就跟我来吧。”

女孩把李易领到一间小间里,这里只有一张空桌,女孩拉开椅子叫李易坐下,扑在李易怀里,仰起头来笑咪咪的道:“我再去叫些人过来玩,哥是喜欢跟男的一起,还是找三个美女来陪你?”

李易不是没经历过风月场所,也不是毛头小子,可是像这种服务还真是头一次经历,骨头不禁有孝软,随口道:“你说什么都好。”

女孩咯一笑,道:“那就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找两个美女,一个帅哥来,你们四个玩。”

女孩俯身把李易的鞋脱掉了,放到一边,这才转身出去。

李易四下看了看,一旁是烧着的檀香,还放着轻柔甜腻的音乐,像是女人在的呻吟声,地上虽然是地板,不过又暖又软,也不知是什么木材做的。

这桌子较大,上面的麻将更是比普通麻将大了几圈,象牙的底,以金丝围边,麻将桌下面还另有一个方形的沟,也不知是干什么用的。

过不多时,只听脚步声响,几个人走进麻将室。

来的是二女一男,两个女人都是一派高贵女人打扮,三十七八岁的样子,赤着脚没穿鞋。看起来年轻的时候应该颇有姿色,不过现在就很难说了,脸上都涂着厚厚的化妆品,却仍然掩盖不住逝去的青春。

那男人有五十多了,实在看不出是什么帅哥,头顶的头发已经掉光,两边的头发拢过来盖在顶心,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这男人一脸俗气相,鼻大唇厚,牙黄舌宽,尤其是一双眼睛,大而无神,一脸的油腻,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可是这男人却穿了一身的真名牌。光是手上那块表没有一二百万就下不来。

三人好像很熟,估计是麻友,进来后还有说有笑的,那男人在两个肥白妇人身上东摸一把,西捏一下。弄的两个骚娘们不时的发笑。还故意装出少女的姿态。可是看了却叫李易作呕。

三人身旁各有男女服务生,却都是美女帅哥了,自然是女对男,男对女。

原来招呼李易的那个女孩这时也把鞋脱了。光着一双秀美的小脚,来到李易身边,道:“哥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刘老板。这位是章太太,这位是富太太,都是帅哥美女呀。”

李易心道:“小小年纪就撒谎,小心下地狱。”

那刘老板倒是很热情,不像其他土财主那样没什么内涵却又很骄傲狂妄,见了李易便伸出手来,粗声大气的道:“鄙人刘春水的哪,兄弟你怎么称呼?”

这刘春水也不知是哪里人,说话有汹音。听起来又彪又蠢。

李易也只好起身跟他握手,道:“在下李易,海州人,初来平州,做点小生意。今天过来玩玩,幸会幸会。”

心里却道:“起个破名还能发财?刘春水,刘春水,水主财。不过这一江春水向东流,财都流没了。还发个屁财,我看你这死德性,也就三年财运。”

刘春水似乎并没有听说过李易的名头,用力握了握李易的手,道:“我也做些小生意,房地产,哈,房地产,小生意,以后李兄弟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帮忙。”

客气了几句,那章太太和富太太也跟李易握手寒喧,不过这两个娘们却有孝浪,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拉着李易的手却不肯放。

那章太太叫章雪丽,富太太叫富依娜,仍然是两个土的不能再土的名字。

章雪丽拉着李易的手,对李易上下打量,不住的咂着嘴,道:“看看,看看,还得说是年轻小伙子,青春有活力,我们家那死鬼就不成,现在都成朽木了。

李兄弟,以后做生意尽管来找我,在平州没有你章姐平不了的事,生意上有什么困难,跟我说就行了。”

富依娜更夸张,不但拉着李易的另一只手不放,还像挑种马一样在李易的肩上胸口不住的按来摸去,道:“这身子真好啊,肌肉真结实,弟呀,做生意太辛苦,有啥意思,以后累了就来找富姐,大家自己人,没的说,我包你……,哈哈哈,肯定把你照顾好。”

李易已经恶心到家了,心里暗骂:“两个死鬼,居然还想包养老子当小白脸,瞎了你们俩的鸡眼,也没看看自己长什么德性,再废话拿锅把你们两个煮了熬油。”

李易笑笑,把手抽了回来。

招呼李易的小姑娘叫怡香,这肯定是出台时的艺名了,怡香指挥另三个服务生把麻将桌准备好,又从一旁的小冰箱里拿出各种饮料、点心和水果,招呼李易四人再次坐下。

这时李易才发现原来这麻将桌还能变化,叫这几个服务生一弄,麻将桌四面伸出四道透明的玻璃隔板来,像是箱子一样把桌子的底下挡住,隔板中间有洞,打麻将的人可以把下半身伸进去,这玩意看起来莫名其妙的,不知是什么名堂。

刘春水似乎等不及了,憨笑道:“快啦,快啦,快来玩了啦,时间不等人的哪。”

章雪丽笑道:“你急个屁呀,是你急,还是你那玩意急呀?”

说着向李易抛了个媚眼,李易差点没吐出来。

四人沿着桌子坐下,把腿伸到了里面,李易也没感觉这下面有什么不一样的。

怡香笑道:“那四位帅哥美女就开始吧,咱们今天打麻将,玩什么牌?”

刘春水一副猴急的模样,挥着粗大的手道:“什么都可以了啦,总之是容易玩容易胡就行的啦。”

富依娜道:“干脆还是穷胡好,一番一百块。”

李易心道:“嚯,玩的够大的呀。”

麻将桌有自动洗牌功能,可是为了体现消费感,麻将都是由四个服务生来洗的。

怡香洗牌的时候就靠着李易身边,灵巧的小手很快就把牌码好,她身上的体香可真是少女体香,跟化妆品的香气一点关系也没有,把李易闻的居然有些迷醉。

四人先打了一圈,第一把谁都不愿意胡。最后还是刘春水胡了,不过只有八番。

他们玩着,四个服务员在一旁伺候牌局,怡香一会儿往李易嘴里塞个桔子,一会儿喂李易喝些饮料。又说又笑。还不时的帮着李易抓抓痒,或是亲上一口,伺候的无微不至,这种服务真叫人舒服。

怡香搂着李易的腰。轻轻摇晃着,真的就像个可爱的小女孩一样,有时还故意的捣乱,乱指挥李易出牌,那种俏皮劲叫李易一度不能自已。

另一边给刘春水服务的女孩叫韵寒。比怡香略清秀一些,略瘦一些,她不大爱说话,动作也比较少,可是坐在刘春水旁边,却叫刘春水占了无数的便宜,又是亲又是摸,有一度还把手插到韵寒的大腿中间。

韵寒不知是刚来的有些害羞,还是她性格本是如此。被挑逗的脸红心跳,却不叫出一声来,李易就坐在她对面,看的李易下面一阵高涨。

李易心道:“难怪这地方叫销金窟,对于有钱人来说。这种服务程度,叫他花多少钱都愿意。”

连打了四圈牌,都是刘春水胡牌,最大八番。最小四番,惹的富依娜直摔麻将。道:“老刘,你出千了吧?怎么总是你赢?”

刘春水的臭嘴在韵寒脸上咬来咬去,含糊的道:“我没有了啦,出千跟我无关,我是正常打牌的啦,你们不要胡说,再打一圈,我就不一定会赢的啦。”

富依娜和章雪丽身后的两个男服务生正在这两个女人按摩,这两个臭娘们脸上摆出一副享受服务的优越感,就好像她们是高高在上的人似的。

两个男服务生都很帅,有些韩国花美男的感觉,手法看起来也很好,还不时的把手伸到两个女人的胸前,这两个女人自然也很享受,偶尔呻吟一声两声,却不影响打牌,显然都是老鸟了。

又打一圈,刘春水又胡了牌,这老家伙哈哈大笑,忽的把韵寒一把抱过来,又亲又啃,又在她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富依娜和章雪丽对视一笑,章雪丽笑道:“看见没,等不及了。这条老。”

李易有些奇怪,只见韵寒乖乖的站了起来,在麻将旁一按,刘春水那边的地面居然出了一道暗门。

韵寒站在门边把外衣都脱了,只穿三点式,缓缓的走了下去。

刘春水十分得意,挥着手含糊的叫道:“我是金卡的啦,要全光的,要全光的啦。”

韵寒微一犹豫,一点点把胸罩和内裤也都脱了。

她脱衣服就当着屋里人的面儿,一点也没有回避,刘春水也毫不避讳的看着,还不时的看向李易,那眼神似乎是在笑李易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李易确实有些惊讶,风月场所的他知道,可是到这种程度的还真是没听说过。

先前以为怡香她们的这种服务就足以配的上销金窟这名字了,可是现在一看,自己所猜测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只见韵寒脱光了衣服,赤着脚走下了暗门,很快,李易便透过玻璃隔板,见韵寒的上半身出现在了麻将桌下面的空间里。

李易明白了,韵寒接下来肯定要给刘春水做吹箫服务,没想到销金窟的这个地方已经乱到了这种程度。

果然,韵寒慢慢坐下来,从一旁取过一个电子洗脚盆,帮着刘春水把袜子脱也,用她细长白嫩的小手捧着刘春水的臭脚放到了洗脚盆里替他泡脚。

然后韵寒擦干了手,轻轻解开了刘春水的裤带,取过小剪刀一下下的把刘春水的短裤剪开,露出了刘春水的下体。

刘春水爽的要命,大声叫道:“再来一局,再来一局,我现在火的了不得了,大杀四方,叫你们全完。”

又新开了一局,可是李易的眼光却忍不住看向桌子下面。

韵寒已经把刘春水的长东西拉了出来,用一只手托着,取过沐浴液给他清洗。

这个清洗的过程爽的刘春水用三倍以上的音量喊道:“四万!五饼放下,我要了啦!别动别动,我就要五条,再还你个东风!要不要,你要不要,不要放下,我吃一通。”

怡香和另两个男服务员好像看着别人吃饭一样。一点也没往心里去,怡香扑在李易的怀里,两只小手轻轻抓着李易的皮肤,一颗小脑袋在李易身上蹭来蹭去,同时轻声呻吟着。喉中发出小猫一样的咕噜声。一下下的撩拨着李易的心跳。

怡香看李易也不专心打麻将,突然爬了上来,在李易耳朵上咬了咬,小声道:“哥哥。我替你打嘛,你看下面好不?嘻嘻。不过赢了算我的,输了可得算你的,好不好嘛?”

李易应付着嗯了两声,怡香十分高兴。坐起来替李易打麻将。

李易则看向麻将桌下,只见韵寒已经给刘春水清洗干净,用纸巾擦干之后,身子向前一俯,把刘春水的东西含在了嘴里。

刘春水刚抓了一张牌,可是这么突出其来的一爽,手一抖,一张六万掉到了桌上。

富依娜立刻道:“别动,胡了!”

刘春水道:“这个不算了啦。不算了啦,我没有抓住,我不打这张的嘛。”

富依娜不干,道:“你懂不懂规矩,打麻将见光死。死牌落地,你还想干什么。”

富依娜把牌抢过去,把手里的牌一推,胡了二十七番。

刘春水本来要骂两句。可是下面韵寒动作加快,搅的他搞出一副的表情。身子来回的扭动,再也顾不上骂了。

李易看着韵寒赤祼的后背和圆润的臀部,下面也早就支了起来,怡香叽叽咯的说笑着,用一只手打麻将,却用另一只手按在了李易下体上,不时的扭来扭去,就像是换档。

李易自打吸干了上官兰的精力,自控力极强,怡香就这么揉抓,李易也只是爽却没有发射的感觉。

李易向两边看去,见那两个服务生的眼神也全放在了韵寒的身上,下体也早已支了起来,却顶住了富依娜和章雪丽的后背。

这两个女人虽然还在打麻将,可是实则是在享受,两人的胸罩早就叫两个男服务生摘了下来扔到了边,这两个服务生看着韵寒的玉体,四只手在四只上大肆的揉来捏去,搅的两个老女人忍不住开始呻吟。

这一圈打的极慢,最后怡香胡了个三十二番,喜的她拍着双手大叫,还回身搂住李易湿吻了好一阵。

李易把赢来的筹码塞到怡香的胸口,发觉她并没有穿胸罩,不免手下留香,摸索了一阵。

怡香腻声道:“一会儿我也帮你吹,好不好呀?”

李易已经被这场景搞昏,顺势便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刘春兰大声叫了起来,“噢,噢,嗯啊,爽,爽死了!”

待韵寒转过身来时,李易见她脸上和口角上都挂着白色的**。

韵寒帮着刘春水清洗干净,自己也擦净了,便又从下面走了回来,也不穿衣服,便依在刘春水怀里。

刘春水十分满意,拍着韵寒的屁股,道:“来,帮我打牌,赢了全是你的。”

这时富依娜和章雪丽也来了感觉了,两人不约而同的从兜里拿出一个小药瓶来,叫两个男服务生含了口饮料,就当着李易的面儿,嘴对嘴叫两个男服务生帮她们把以了下去。

也不知这药是什么成份,刚一下肚,两人便来了感觉,富依娜道:“先,先听会音乐,一会儿再打。”

这个时间也没人有心思打牌,刘春水也一把扯过韵寒,两人顺势倒在地上,亲热起来。

李易只觉头脑有需沉,忽然意识到这房间的空气中没准有什么东西,可以催发人的,自己身上带着的五犀珠看来对这种东西没有抵抗作用。

这时,两个男服务生先后沿着暗门走了下去,很快便出现在富依娜和章雪丽的下面,撕开两人的短裙,做出了极品服务。

两个女人吃过药以后,好像是焕发了青春,呻吟声不断,根本没有顾忌。

怡香也把李易压倒在地,左手摸着李易的脸,右手探到李易里面,抓住李易的东西不住的按压,道:“小哥哥,你想不想要我?我是到下面去,还是咱们就在这里呀。”

李易本来已经有些心猿意马了。不过一想到跟其他人在同一间房里弄这调调,实在是有信不开闸门。

李易正在犹豫,怡香已经把李易的衣服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解开了,一双柔嫩的小手在李易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游走来去。

李易轻轻把怡香推开,道:“我。咱们。咱们还是打麻将吧。”

说完这话李易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咱们还是打麻将吧。”我靠,这话说的真他妈愚蠢。

怡香一听咯的笑了起来,眼睛俏皮的一眨。道:“我知道,小哥哥不习惯‘大家乐’嘛,你等我啊。”

怡香轻轻跳起来跑来,把一边的窗帘拉开,里面居然是个小空间。并不是窗户。

怡香回身把李易硬拉了进来,反手将窗帘拉好,回身便扑在李易身上,拉过李易的手按在自己胸口,呻吟着道:“哥,来嘛,抓着我。”

李易靠在一张舒服的软椅上,想说点什么挽回刚才的尴尬,便点了点怡香的豆豆。笑道:“你这种服务是另收费的吧?”

怡香摇晃着青春玉体,双眼有些迷离,含含糊糊的道:“你在前台的,的费用里,已经有我的那份了。如果哥想照顾照顾我,也可以给些小费的。不过不,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为哥哥服务好的。来。嗯啊,揉我这里。”

怡香十分主动。拉着李易的手扯开自己身上仅有的几块布,又把李易的裤子拉了下来,贴着李易的前面,身子慢慢的向下滑。

当她的双峰经过李易的子孙根的时候,李易只觉怡香的乳峰柔滑异常,那种触感是跟其他女人完全不一样的。

怡香轻启朱唇,在李易的身体上任由吞吐,只听她道:“小哥哥,我看你喜欢被动的,那你就躺在这别动,我来帮你,我包你会爽的。”

怡香说着从那张躺椅旁拉出几根尼龙绳,笑道:“我来帮你绑上,叫你欲仙欲死啊。”

怡香用绳子把李易的双手双脚牢牢绑住,李易心里稍微感到有些不大对劲,这时怡香已经完全的压在李易身上,张开嘴大声的呻吟起来。

怡香分开双腿,坐在李易**,双手撑着李易的胸口,半闭着双眼,脸上满是满足浪荡的表情,李易渐渐的进入状态,不住的挺身进攻,呼吸也急促起来。

怡香显然在这方面很有经验,可是半个小时过去了,李易的动作越来越快,怡香渐渐已经有性不消了。到了后来,怡香已经被李易所操控,左右上下,快慢驰张,都由李易说了算,李易每一次冲击,怡香都仰着头,摇晃着长发,大声呻吟,无法自控。

终于,怡香没有了力气,比李易先到了,身子微颤,不住的摇晃,一脸满足,软软的垂在李易身上,喉咙里发出的不知是什么声音,李易怕她身子抗不住,便不再动,柔声道:“要不你先歇一歇吧。”

怡香呻吟道:“我还以为十几分钟,分钟,没,没想到,你,他们,怎么,还,还不进来,我下面好舒服。”

李易一愣,心说什么还不进来?谁还不进来?不禁有些清醒起来,双手用力一挣,发觉绳子绑的很紧,而且连绑了几道,就算用缩骨功把大拇指关节卸掉,也不能收回收臂。

李易腹肌一挺,把怡香的身子震了起来,道:“你先帮我解开。”

怡香身上像是没了骨头,又软在李易身上,语声迷离的道:“我,我不能,要,要胡哥,胡哥来解,你,你好棒,我,我骨头都酥了,你,左胸口的纹,纹身好漂亮。”

李易再声色当前,这会儿也不能不警惕了,双臂用力抽拉,可是尼龙绳这东西越挣越紧,十分结实,两把刀子又甩不出来,李易心里不禁有些着急。

忽然外面传来轻巧快捷的脚步声,光听声音,就知道来人是直奔自己来的。

果然,帘子唰的一声被挑开了,闯进来几个壮汉,为首的一个一脸凶相,一道长长的刀疤横在前额,好像当初要被人一刀把天灵盖揭开似的。

这壮汉一把抓起赤祼的怡香,看也不看,反手从头上抛到了身后,任由怡香娇嫩的身子摔在地上。

怡香只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一被摔倒,立刻疼的叫了出来,立刻清醒过来,颤声道:“小刀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那叫小刀的恶汉似乎很急,半点没理怡香,双手一伸,叉住了李易的脖子。另几个壮汉则按住了李易的四肢,同时用牛皮带又把李易的四肢绑住,这一下李易有通天的本事也没用了。

李易和小刀脸对着脸,小刀因为用力,头上的刀疤都开始红了,脖筋涨起老高,牙齿咬的咯直响。

李易不住的用力挣扎,可是当然挣扎不动,只觉肺子里的气越来越少,双手十指张开,想用隔空点穴法点中身旁的人,可是内力却只在体内游走,发不出来。

外面的刘春水、富依娜和章雪丽以及那三个服务生早就不在了,李易还隐约看到麻将室门口有几个人正在放风,看来胡麻子是有心要做了自己,只是不想叫自己的人发现,这才不用刀,不声张,而是打算悄没声的做掉。

李易真没想到自己会死在温柔乡里,裤子还没提上呢,自己的大胡萝卜还挺在外面,对着眼前的小刀,李易心里直恶心。

又过片刻,李易渐渐昏沉,真气在体内不住的滚动,可是却没有突破口,嘴里溢出了不少的津液,想咽又咽不掉,想吐又吐不出来,好不难受。

小刀直掐了七八分钟,见李易忽然在挣扎用力,脸都憋紫了,可是就是不断气,不由得也紧张起来,颤声道:“胡,胡胡,胡哥,他,他还不死,这,这怎么办?”

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来到小刀身边,低声喝道:“你喊我的名字干什么?你疯啦?这么点事都做不好,快掐!”

李易见这人一脸的大麻子,看的都恶心,有的麻子上还长的毛,看来这人就是包管天的副手胡麻子了。

小刀道:“胡哥,用,用不用,干,干脆一刀捅死他算了。”

胡麻子对着小刀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低声喝道:“你疯啦?不能见血!你倒是快呀!”

这小刀手劲不小,李易现在全仗着一股内气支撑着颈部肌肉向外张挺,要不然喉管早断了。

可是毕竟颈肌无力,到这时估计已经掐了李易十二三分钟了,李易只觉身上越来越没劲,脑子里一片糊涂,眼睛也渐渐睁不开了,自己的双手已经把这张椅子的把手抓出了无数道痕迹。

可是李易的胸腔里却积聚着极为深厚的内力,只要李易不死,这内力便不散,但是上不得出,下不得下,这股滋味简直比酷刑还要难受。

小刀双臂发酸,身上大汗淋漓,大口大口的喘气,看着李易的脸,小刀暗道:“李易,我可只是动手的,你可别怪我,是别人叫我这么做的,只怪你太好事了。”

李易哪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忽听外面有人大叫:“都他妈让开,要不然我一把火把这店烧了!”

正是周飞的声音,紧跟着外面便打了起来。

胡麻子脸色一变,道:“怎么搞的?”

外面有人小声道:“是李易的人,吵着要冲进来,好像知道李易在哪似的。”

胡麻子挥舞着双臂,道:“拦住他们,拦住他们,别叫他们进来。升,升隔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