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 重要的人质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765重要的人质

李易知道这是申兰,当下一抓身前的杯子对着申兰用大摔碑手掷了过去,同时使出移形换位,来到林美心身旁,左臂一揽入,将林美心抱在怀里,腰间使力,已经和林美心的位置对调。

李易抓住林美心的腰带,反手掷出,稳稳的抛给了黎心雨。

黎心雨接住林美心,跟蒋锐数女迅速的退到了二楼。

他们事先都已经商量好了,遇到这种事情,立刻退到楼上,李易有移形换位的功夫,打不过也逃的了,是以由李易垫后。

申兰先前一鞭挥出,打算把林美心卷走,但是李易摔来一物,这东西不大,但是风声劲急,只得反手一带,用长索把这东西碰开,感觉似乎是个杯子之类的。

李易此时坐到了钢琴旁,另一条人影欺到近前,双手一抖,黑暗中闪过两道寒光,李易知道这人正是使双刀的苍兰。

苍兰双刀上次被李易削断了,这次又重制了两把,双臂飞舞,对着李易就是十来刀。

李易在黑暗中听声辨位,就坐在椅子上没动,左扭右移,把苍兰的来招一一躲开,忽然左手冥蝶一甩,反手一刀,笑道:“没记性,不知道自己这破刀不结实啊。”

嚓嚓两声,苍兰的双刀又断了,不过苍兰只是兵器不如李易,刀法却不俗,双刀一断,反应甚速,立刻双腕一振,两把断刀掷向李易。

李易身子一翻,滚到了钢琴上,两把断刀击空,打在钢琴琴键上,发出当当两声巨响。

李易听声音知道蒋锐她们已经上楼了。当下双脚在钢琴上一点,便要射向二楼。

还没等李易倒纵出去,一股阴气袭来,太阴掌石兰站在厅口,凌空打了李易一掌。

李易只得向后仰身,这股阴气擦着鼻尖打空。

李易从钢琴上滚下来,刚要离开,几点寒星已经打到了面前,正是花兰的暗器。

李易左手一拂。把这些暗器一扫而落。落在琴键上,又是几声琴响。

这时,李易已经被人围住了,打斗中发觉围在自己身边的,有申兰、花兰、石兰、苍兰四人,另一人没有加入战团,而是一跃而上,也上了二楼,借着外面的月光,看身形正是哈坤。

李易虽然厉害。但是以一敌四,实在是有些吃力,要不是有移形换位的功夫,早就中招了。

李易跟苍兰他们在钢琴四周围穿插打斗,钢琴琴键受到震动或是击打,便不时的发出当当的响声,虽然不成旋律,但是节奏明快,倒也煞是好听。

外面淡淡的月光洒进来。投在大厅的地面上,像是一层牛奶在溶溶而动,在这月光中。五个人的身影如蝴蝶般左右来回,暗器不时的飞射,黑索不时的圈转,就像是唯美的黑白电影画面。

李易清楚,这次肯定不是只是这五个人过来,没准托克兰大教会倾巢出动了,其余的人肯定在外面四处搜找包管天。

不过李易先前早有安排,别墅内外布置了不少陷井。料想敌人多半会中招。

果然。只听二楼哈坤啊了一声,其间夹杂着噼叭声响,李易边打边笑道:“哈坤,过电好玩吗?我家的房门可不是你随便就能碰的。今天先给你理疗,以后你再来,我叫你尝尝别的刑具。”

原来李易家里所有的门都有传感系统,如果不是李易的自己人,指纹便对不上,那么敌人的手一碰到门板,就会触发电流的产生。

苍兰等人见哈坤中计,加紧进招,苍兰喝道:“李易,把人交出来,要不然你的人一个也保不住!”

苍兰双刀断了,施展空手入白刃的功夫,不住的来抢李易的双手,李易几次想削他的手居然都没成功。

这时听苍兰叫自己交出包管天,李易笑道:“把你留下我就交出包管天,你干不干?哥们,你这两下还是差的太远,趴下吧!”

原来李易忽的使出金锁诀,手腕一翻一偏,便将苍兰的左手夹住,立即横折,苍兰痛呼一声,退了下去。

可是李易出手伤人,身法稍慢,被申兰的长索套在了头上。

李易反手一刀,打算把长索削断,可是申兰使软鞭就像人手一样灵活,申兰手腕一提,长索立刻收紧,李易只觉脖子一紧,呼吸登时受阻,这长索虽然没有利刃,但却像要把自己的头切下来一样。

李易不敢耽搁,双脚一踢,左中石兰,右中花兰,身子借力倒纵向申兰怀里,右肘向后一撞,申兰穴道被点,立即软倒。

这一下败中取胜,李易赢的实在是有些侥幸。

李易把绳子削断,跳过去在石兰和花兰的身上又补了几指,苍兰一见不妙,转身便逃,哪知手刚一碰到大厅的玻璃门,脚下便传来一阵电流,苍兰啊的一声惨叫,身子被电流击飞,倒地不起。

原来李易听了独龙的意见,要引敌入瓮,其实李易家里的围堵、房门,或者是一些重要的位置上,都设有高压电线路。

但是为了引托克兰大教会的人进来,一开始的时候,这些高压电并没有启动,直到这些人进来之后,程序这才启动,是以哈坤上二楼推门,苍兰去推厅门,便都被电到了。

李易得意的快三慢二的拍了五下手,厅里的灯立刻开了,这是秦少冰设计的声控感应。

这时,二楼蒋锐她们也下来了,黎心雨手里提着哈坤,哈坤神情萎靡,显然被电击的不轻。而外面也抓了不少人,周飞指挥手下弟兄把这些人都聚在一起,一并提到院子里。

李易查看一番,外面中招的一共四个,欧阳兰、齐兰、伍兰和左兰。

李易笑道:“你们这些兰哪,我真拿你们没有办法。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说我该怎么对你们?欧阳兰。你说说看,咱们算是老朋友了。哇,你的祖传秘方这么好用,辫子这么长了。”

欧阳兰不理李易,把头转向一边。

李易走到哈坤面前,道:“哈副主教,你是领导,德桑不在,你就说句话吧。”

哈坤道:“我们认栽。”

李易笑道:“啊哈。这还用你说?认栽是肯定的了。你不认也不成,可是你总得给我一个交待啊。”

哈坤道:“你想要什么交待?”

李易道:“这笔生意是我的了,你别跟我争,叫德桑自觉点。另外把包全交出来。”

哈坤道:“这我做不了主。”

正这时,李易忽觉耳边有人跟自己说话,这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附近,但是又似乎离的很远。

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道:“李易,我们主教叫我传话给你,把我们的人放了。”

李易不禁万分恐惧,向后一退。四下张望,可是哪里有旁人?

蒋锐见李易神情古怪,道:“怎么了?”

李易挖挖耳朵,道:“好像有个女人在跟我说话,但是……”

哈坤冷笑道:“李易,这是宫兰,她会的功夫是万河倒流,千里传音,你别找了。她离这里远着呢。她看到我们被抓,这才跟你说话的。”

李易道:“那又怎么样?我偏不放,想放人也行。答应我的条件。”

这时,那声音又响起了,只听这女人的声音道:“李易,你的朋友董川现在在我们手上,我们以一换九,这盘口你不吃亏。”

李易心里哎哟一声。

自打李易在外面办事以来,家里的生意几乎都是董川在打理,董川既有能力。对李易又忠心,这段时间以来跑里跑外,着实吃了不少辛苦。

李易这次回海州,董川正在外地跑生意,刚从黄文炳手里进了一批货,不过海州查的严,这批货是在东昌卸的,再从陆路由梁华运进海州。

李易身边的重要人物这两天都在家里呆着,没有去上班,只有董川出门在外,没想到董川叫德桑给抓了!

李易做事向来是朋友至上,一听董川被抓,方寸立刻就乱了。

李易立刻道:“好,我同意。”

哈坤道:“你这么说,她哪能听见?你把我放开,我来向远处打手势。”

李易解开哈坤的穴道,哈坤勉强站起身来,举起被电发黑的双手,向着东面打了几个手势。

随即,宫兰的声音又在李易耳中立刻响起,只听她道:“五分钟后打开门,把我们的人放了,我们会把董川送过去。”

李易来到门房,从电脑上查看大门外的情景,过不多时,一辆面包车缓缓驶来,停在李易家门前不远处,车门打开,董川被人提着,从车里探出头来。

李易忙道:“开门,把人放了。”

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哈坤一行九人被押着推了出去,他们脚上穴道解了,上半身穴道没解,就怕他们中途生变。

李易走在最前面,走了几步,宫兰的声音道:“站住,不要再走了。叫你的人都退回门里,把门关上!”

这句话并不是传音入密,而是正常说话,旁人也都听见了,周飞怒道:“放屁,你信不信我把这九个货全都挖坑埋了?”

宫兰道:“我信,不过我们杀的人也够本了,如果今天换不回来我们的人,那也无谓,不过董川死的就会惨一些。”

李易忙回头道:“大家都进去,这时我来处理。”同时向李国柱使了个眼色。

李国柱会意,从人群里退到了后面,找到自己的狙击枪,爬上了阁楼,将瞄准镜对着了那辆面包车。

周飞等人也只好全都退到了门里,关上了门。

李易转身对着面包车道:“现在好了,快把我的人放了!”

车门打开,人影一晃,段兰从车上跳了下来,手里提着董川,董川意识清醒,跟向李易对了个眼神,李易道:“小川哥别怕,我这就把你换回来。”

段兰冷冷的道:“李易,行啊,有两下子。我们托克兰大教会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你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

李易道:“我既然敢做,就不怕后果,等着你们来找我麻烦,就怕到时候再落到我手里。”

段兰道:“文兰那丫头怎么样?我听说好像没死。”

李易道:“这一掌之仇我还记着呢,今天先说今天的事,改天咱们再算账。”

段兰不再理李易,提着董川向前走了几步,李易也叫哈坤他们走向前面。

双方对阵。中间大概隔了三四米。段兰道:“我喊一二三,一起放人吧。我手里只有一个,你却有九个,我看这样,叫他们一起走向对面。”

李易道:“好,喊吧。”

段兰脸上带着阴笑,道:“一……”右手向前一推,把董川的身子向前推进了半尺。

李易对段兰印象不好,怕他耍花样,当下也把手搭在了哈坤的腰上。

段兰道:“二……”

两人的手臂都各自向前轻轻一推。

段兰深吸一口气。道:“三!”

说罢居然把董川斜刺里重重抛出,董川的头正对准了一旁的一块石头撞了过去。

李易心里骂娘,来不及对哈坤用大摔碑手,身子横着一飘,半路里把董川拦住,左手在他腰间一搭,用力一挑,董川前行的方向立刻转向了上方,李易轻舒左臂。抓住董川的足踝,将董川拉进怀里。

与此同时,哈坤等人也飞快的跑向了对面的面包车。

李易接住董川。还没等起身,突然便觉耳鼓之中像是炸开了一样,各种巨大的轰鸣声无法阻拦的冲入耳中,震的李易忍不住惨叫连连,倒在地上。

董川在一旁见了十分吃惊,他可什么怪响都听不到,扶起李易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头疼?”

这时周飞已经打开了大门。带着人要向外冲,可还没等冲出几步远,四周立刻响起一阵怪声。

这声音就像是用刀刮着你的骨头,听的人牙根发痒,恨不能把耳朵戳聋。

李易心道:“他妈的,这一定是宫兰干的,刚才是专门针对我,现在开了免提模式了。”

只见从面包车上下来一个年轻女子,面目清秀,正对着周飞这边扬声高喊。

李易料想这女人就是宫兰,她这手绝活还真绝,看来用声音也能杀人。

宫兰这时是叫出声来的,所有人都能听见,周飞等人虽然受到了影响,哈坤他们也一样经受不住,捂着耳朵在车里发抖。

只有段兰靠在宫兰身边,左手搭在宫兰背上,屏气凝神,随着叫声摆动身体,似乎没事。

哈坤他们受不了宫兰的叫声,叫道:“宫兰,别再叫啦!”宫兰也知道自己的叫声伤人太重,忙收回叫声,见周飞一干人尚且不能起身,忽的脚下一转,对准了李易。

李易心说要糟,这娘们想对自己传音入密,只弄死自己一个人,这玩意连躲都躲不开。

果然,李易的耳鼓之中又响起了巨大的声音,又像是火车隆隆,又像是河水倒流,又像是刀枪刺骨,又像是鬼魅入体。

李易只觉得一颗心跳成了一团,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几乎要从口中跳出来。好几次想控制心跳都不成,似乎心跳的节奏是随着宫兰的声音而动的,如果照这种方式跳下去,非爆了不可。

就在这时,嗤的一声响,宫兰身旁地上弹起一小片土,同时出现一个小坑。

李易知道这必定是李国柱开的枪,先前宫兰一阵鬼叫,李国柱虽然离的稍远,也必定受到波及,这时开枪,准确度一定有不好的影响,要不然不会打不中。

宫兰这时也意识到了有人在对她狙击,她对声音似乎很敏感,立刻就发现了李国柱的藏身之处,头一抬,张嘴发声,不过却听不见,显然是传音入密,只针对李国柱。

李易可知道这滋味不好受,李国柱未必能坚持多久,忙起身冲向宫兰,可是头重脚轻,刚跟出没两步便扑通一声摔倒地上。

周飞那些人刚才受到宫兰的攻击,这会有的正狂吐不止,有的则鼻子流血,手脚发软,有的头重脚轻。行走无力,有的头疼欲裂,抱头打滚,都想过来阻止宫兰,可是谁也走不动。

李易想用暗器伤她,但是连打了几次,都因为手颤,硬币离宫兰的身子老远,全都打空了。

段兰一看有机可乘。冷笑两声。扑向了李易,在李易身前的地上轻轻一掌,力道隔着地面传来,李易只觉地面像是生出了弹力一样,硬是把自己的身子弹起老高。

李易到现在也想不透这种隔山打牛的力道是什么原理,不过刚才看段兰在自己眼前击打地面,看着似乎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不过打在地面上的时候,微尘不起,显然掌力厚实。并不真的是轻飘飘的。

李易身在半空,段兰向前一纵,对着李易的左脚又是一掌。

这一掌虽然没有隔着什么物件,但是李易清楚,只要打中了自己的脚底,那么离的较远的那些关节,诸如膝、髋、脊、颈,必定受到隔离震动而碎裂。

李易想到这,忙收起腿开。双掌十字叉花,两记手刀对着段兰的头顶劈了下去。

段兰一惊,头发已经被李易的刀气削断了几绺。忙收回手掌,向后一退,李易落在地上,摇摇晃晃,不过手刀却一记接着一记,攻向段兰。

段兰几乎不会什么近身的招数,被李易削的皮开肉绽,这家伙一咬牙。拼着中刀,急向前冲,双手乱挥,去接李易的身体。这一来李易反倒不住的倒退。

此时李易大概猜出段兰的这种隔山打牛功,大体上是把分散的振动在传导一段距离之后,给聚集起来,从而发挥作用,就像是用凸透镜聚焦太阳光,只有焦点上的蚂蚁才会被烧焦。

当然,这肯定也要受到距离的限制,否则难道还真的隔着山打牛吗?那在地球这边打一掌,美国总统的马桶就得炸了。

一想到这,李易甘冒奇险,忽然向前一挺身,左手掌已经碰到了段兰的掌心。

段兰大喜,功力发出,把焦点聚到了李易的心脏上,这一掌打出去,几股力道会沿着李易的骨骼、肌肉、皮肤、神经、血管体液等不同质地的路线传导上去,然后在心脏的位置上聚集,从而将心脏震破。

哪知段兰一掌打出,李易忽然右臂一甩,啪的一声搭到了段兰的左肩上。

段兰的这股力道经过李易的左臂、左肩、胸、右肩,被李易这么一甩,又传到了右臂上。

李易借力打力,把这股力道实实在在的按到了段兰的身上,咯啦啦几声响,段兰的隔山打牛功被李易拉偏了方向,走了一圈,居然又打回了自己体内,在自己左肩上重新聚集,将左肩胛骨、左锁骨和左上肱骨一齐震碎。

段兰一张嘴一口血喷出,身子登时软了,吓的他拼尽力气叫道:“宫兰,先杀李易,别管,别管别,别人!”

宫兰几乎就要把李国柱叫死了,只要再有一两分钟,李国柱必死无疑,没有狙击手这才安全,但她眼角余光见段兰有危险,只得收声,又转向李易。

李易急中生智,左手一晃,右手一探,手臂暴长半尺,一把抓住段兰胸口,身子一转,把段兰挡在了前面。

宫兰这时已经发功,段兰立刻中招,极为痛苦的用右手抱住脑袋,身子不住抽搐。

宫兰不会武功,只会这种奇怪的叫法,见误伤了段兰,心下发虚,正在不知所措之际,李易一看是个大好机会,一记大摔碑手,把段兰掷了过去,正撞在宫兰身上。

宫兰一点也不会抵挡,被撞了个结结实实,两人的肋骨几乎全都断了,翻滚在地,吐血晕去。

李易也用力过度,哇的吐出一口血,双腿一软,坐在地上。

李易家的别墅四周无人,尤其是到了这个时候更是安静,双方众人就这么呆在原地,谁也不能动弹。

渐渐的,周飞和邵荣杰最先恢复了正常,他们两人功力较为深厚,两人走上前来,邵荣杰抱住了李易,周飞则走向段兰和宫兰。

来到近前,见这两人胸口全是血迹,早已晕去多时,呼吸急促,就算不死。也得养一阵子才能好。

忽然远处又开来一辆车,到了近前停住,车门打开,两个人从车跳了下来,其中一个是黑寡妇汪兰,另一个男人不知是谁。

汪兰见此情景叹了口气,道:“李易,今天你赢了,咱们按江湖规矩办。我要把人都带走。包全留给你。人我已经带来了。”

说着叫那男人从车里把包全抱出来,扔在地上。

李易见他们放了包全,心里有了底,摆摆手道:“大家两败俱伤,谁也没赢,你把你们的人带走吧。”

汪兰向那男人一打手势,道:“仇兰,把人带走。”那男人仇兰看了李易一眼,过来把宫兰和段兰抱起来,回到车上。

周飞大声道:“小易。不能叫他们就这么走了,这娘们会用毒,咱们也不怕她,你身上不是有她给的珠子吗?”

李易勉强一笑,道:“人家给的东西,再用来对付人家,不大好。汪兰,今天就互相给个面子,你们走吧。”

汪兰道:“我们主教就在不远处看着。如果他出手,我们还是最终的赢家。不过主教做事我也猜不透,他说我们几乎倾巢出动。却仍然闹到这步田地,所以今天就算了。

李易,这五亿我们志在必得,咱们之间还不算完,这个游戏以后接着玩。”

哈坤他们现在不能开车,当下由汪兰和仇兰各开一辆。

临行前,那个仇兰从车里探出头来,对周飞挑衅的一扬下巴。道:“小子,别太狂妄了,叫你见识见识你仇爷的本事。”

周飞正要发作,忽然仇兰右掌一立,居然从掌心打出一道火焰。

这火焰泛着蓝光直冲向周飞面前,周飞忙向旁一闪,可是头发还是被烧着了。

仇兰哈哈大笑,道:“仇爷我人称烈焰迷天,最擅长用火,大火一烧,什么痕迹都没了。周飞,好玩吗?再来一次吧。”说着又是一道细线火焰打了过来。

汪兰皱着眉道:“仇兰,别玩啦,赶紧离开!”仇兰十分得意,不理汪兰。

周飞虽然接连躲闪,但是这火焰竟然可以延伸出二十来米,周飞越躲越远,身上的衣服都烧着了。

李易在邵荣杰怀里正在运息调伤,见仇兰戏耍周飞,心里一急,一口血又喷了出来,李易顺势用一水箭的手法,把这口血喷向了仇兰。

汪兰忙道:“手下留情!”

话音未落,这道血箭正打中仇兰的手腕,登时将他右手手腕打折。

仇兰对于机械设计十分在行,他的臂腕掌指之间有一套十分精巧的喷火装置,可以把火焰喷到最远三十五米的距离,仍然保持成一条细线。同时又有着极佳的隔热效果,不会烧到手。

可是李易这一记血箭,正打中这装置的一根导管,登时将这导管打破,可燃的气体溢出来,立刻烧着了仇兰的手。

仇兰啊的一声,忙用左手握住右手,左手装置中的灭火成分散出来,瞬间将火熄灭。转回头,恨恨的看向李易。

李易冷笑两声,道:“小子,别太得意了,你这两下子没什么了不起的。”

仇兰手腕剧痛,不敢动弹,汪兰道:“说你你不听,还能开车吗?快走吧。”

仇兰咬着牙一语不发,用左手单手开车,和汪兰消失在夜幕里。

回到家里,众人渐渐恢复,李易去阁楼上找到李国柱,见李国柱面色发紫,呼吸不畅,知道是瘀血逼住了气息,忙在他胸口用力一按,李国柱一口紫血吐出来,随即翻身大吐,直到清水全都吐光,这才好了一些。

当晚李易叫大家好好休息,很多身子较弱的一晚都没有睡好,对于宫兰这种用声音杀人的方法不禁感到万分恐惧。

包全被关在了另一间屋子里,李易派了人看管他,暂时没有叫他和包管天见面。

这小子的胳膊已经接上了,不过接的很草,看来骨头长成之后没准会成残疾。

李易回到房里盘腿打坐调息,直到天边泛白,这才完全恢复,只是吐血之后有些虚弱,不过影响不大。

那架钢琴已经毁了,上面全是毁伤的痕迹,李易对林美心笑道:“你放心,我叫人再给你买十架好钢琴。”

林美心笑道:“可惜我只有两只手。弹不过来。”

李易去看董川,董川仍然在头疼,说起事情的经过,董川到现在还糊里糊涂,本来跟着梁华的车已经把货运进了海州,可是却失去了知觉,等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段兰抓着了。

李易知道这可能是汪兰下的迷药,幸好董川现在没有中毒的迹象。

六号这一天。大家过的都不舒服。很多人仍然没有胃口,不过幸好宫兰被李易打伤了,看来一时之间很难恢复,短时间之内不用担心再受这种罪了。

李易带着蒋锐去看包全,包全这会儿正在吃晚饭,见一男一女进来了,也不理会,不过很快便发现蒋锐简直是个绝色美女,立刻把手里的鸡块一扔,毫不掩饰的盯着蒋锐打量起来。

李易心里有气。把蒋锐往身后一拉,道:“包全,你不认识我吧?”

包全大嘴一撇,道:“我他妈知道你是谁呀?长的跟黄鼠狼成精似的。你们抓我来干嘛?赶紧把我放了。告诉你,知道我爸是谁吗?出去打听打听,平州包管天!

想绑我的肉票?操!你们一分钱也得不着,听见没有?居然敢打我的主意,活的不耐烦了吧?”

李易真想用大嘴巴抽他,不过还是忍了又忍。道:“包全,你爸也在我手里。”

包全不禁放声大笑,道:“你说什么?疯了吧你?操这小妞把脑子操坏了吧?我爸能在你手里?你他妈给我爸吃屎都不够资格!”

李易气道:“跟你这种白痴。我不想废话,反正这事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我也用不着跟你解释。你先跟我走吧,我带你去见你爸。”

说着一扯包全的胳膊,故意捏在他的断骨处。

包全放声大叫,李易也不理会,像拖死狗一样把他拖到了包管天的房里。

包管天并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只是听到外面有打斗声。但是听不大清,后来有人怪叫连连,这才有些不大舒服,但是因为他在房里,离的又远,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适。

这时房门打开,包管天第一眼居然看到了自己的儿子,手一颤,手里的碗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包管天把包全拉到怀里,道:“全儿,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打你?”

包全看到老爸,却没有显出什么激动的样子来,相反一指包管天的鼻子,道:“我说你玩妞把脑子玩坏了吧?那天为什么叫人把我手打断了?我是不是你亲生的?你下手怎么那么狠?我叫人抓住了,你也不派人来救我,我真他妈的怀疑我是我妈跟别人生的杂种。”

李易强忍着没有笑出来,心说天底下怎么净是这种白痴人渣,垃圾扔货,一刀一刀把这种人剐了都不解恨。

包管天怒道:“放你妈的屁!你个小兔崽子,你把老子害苦了知道吗?你就这么跟你爹说话?要不是……,气死我了。”

包全向李易一指,道:“这人谁呀?他绑我肉票!操,敢情你也叫他抓啦,我还指望你他妈救我呢。我妈呢?叫我妈抓紧办事啊,我在这可一天都不想多呆。实在不行,要多钱赶紧给他,咱家也不差那俩死人钱。

不过这妞……,嘎嘎,真不错,这脸蛋,这屁股,哎,你叫什么名?以后跟我混吧,我一看你这张脸,就知道你那小蜜穴肯定又紧又滑。我跟你说,包你爽翻天,我这大鸡……”

没等包全说完,李易上去就是一拳,把包全满口的牙齿打掉了一半,疼的包全一捂嘴蹲在地上,鲜血顺着指缝流下来,疼的他连哼都哼不出来了。

包管天忙道:“等等,别打,李易,你替我把交待给你的事办了,我肯定不食言。另外得把我太太管红一起送走,叫他们娘俩呆在一起,等我得到我太太回复我的确切消息,我立刻跟你去新加坡。”

李易忍不住道:“我说包南方,我就想不明白了,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就算不让他当好人,也不能让他当白痴啊?你看看这小兔崽子的死德性,这不就是废物傻子吗?我要是生出这种儿子,我拎住他两条腿,把他活劈了,也不叫他出去给我丢人。”

包管天道:“这是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总之按我说的做。”

李易道:“好,希望你言而有信,这一路去新加坡说不定也会遇到不少风险,你就祈祷自己长命百岁吧。”

李易又像拖死狗一样把包全拽出去,叫人给他简单的把伤口处理一下,便不再管他。

涉及到让包全出国的事,本身并不难办,只是如何躲避别人的耳目,倒是一件难事。

当然,李易很快的就想到了艾米莉,有这位异国情人的意大利黑手党做为护盾,能到她那里抢走包全的人怕是不多。

李易当下跟艾米莉联系,艾米莉满口应承,两人之间自然也少不了一些柔情蜜意,甜言蜜语。

国家选好了,剩下来的便是包管天的太太管红。

上次在平州第一人民医院门口,管红在混乱中不知到哪去了,这时估计已经回了家。

李易向包管天要来管红的电话,一打即通,还没等李易说话,管红便问个不停,把李易当成了包管天,毕竟夫妻间是有感情的,管红问的也无非是包管天的安全。

等管红问的差不多了,李易这才道:“包太太,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包南方先生,不过包南方先生现在在我这里。”

管红急道:“你说什么?那你是谁?你是德桑吗?”

李易笑道:“当然不是,你暂时不用管我是谁,以后会知道的,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儿子和你先生现在都在我手上。

管太太,包南方先生已经答应承认自己是杀死陆亭候的主谋,这事我想你是知情的。

不过他有条件,他要求我把包全和你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当然是国外了,地点我已经选好了,可以说绝对安全。我只是给你打个电话知会一声,不知你有什么想法?”

管红哦了一声,好半天没有说话,静了一阵,这才道:“那我儿子和先生怎么样?”

李易道:“你儿子吃了点苦头,不过没有生命危险,你先生生龙活虎的,没有半点问题。时间很紧迫,你要是想好了,就先出国到菲律宾。

不过,为了防止别人跟踪你,你最好小心些,我会派人带着你儿子去菲律宾跟你见面,然后带你们母子二人出国,我都已经安排好了。”

管红显得十分犹豫,道:“那我先生他……”

李易道:“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人各有天命,你准备一下,这两天就出发吧,带好细软哟,而且别叫任何人跟踪你,行事要低调,咱们菲律宾见。”

李易说罢挂了电话,之所以在菲律宾见,是因为李易跟菲律宾政府关系不错,可以籍此保护管红的安全。

当然,李易立即就跟菲律宾部统扎西诺通了电话,并没有提到事情的细节,只是说有个朋友要过去一趟,麻烦扎西诺派人暗中接待一下。

扎西诺现在做总统正是风生水起的时候,国内支持率极高,春风得意之时救命恩人来了电话,麻烦这么点小事,她哪能不答应,立刻便安排人秘密进行。

李易联系好了菲律宾这边,又立刻派出人手急奔平州,暗中跟踪管红,就怕这女人不省事,露出马脚,再惹起别人怀疑来。

一切安排妥当,李易往沙发上一靠,感觉身心俱疲。

蒋锐她们几个女人聊着天儿从屋里走了出来,见李易闭目养神,不禁相视一笑,围了过来。

蒋锐笑道:“咱们这位呼风唤雨的李大高人是怎么了?”

李易伸了个懒腰,道:“呼风唤雨?谈何容易。像我这种随时都会丧命的人,哪有这么风光啊?”

许阳阳道:“死德性,事情这么顺利,你还有什么报怨的?我看那几亿很快就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