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 一定有阴谋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魏如烟虽然不能过来,不过她给那些官员打的电话,对李易而言,可比什么都尊贵,意义算是极大。

李易对魏如烟的不能到来感到遗憾,不过也知道像她这种身份的人,不能轻易露面,姐弟两人详谈了很久,这才挂断电话。

等李易一切都准备妥当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六点,这才带着众女,坐上保时捷外加另一辆宝马,缓缓的开向一点红。

一点红那边是董川和李国柱他们在忙,这时来的客人基本都到了,早已安排了下来。

李易的这座一点红酒楼因为生意太好,后来又买下了邻近的两座建筑,并将三座建筑打通,建成了一个像大型图书馆一样的半环形酒楼,气派可以说是海州第一。

姜丰年是李易酒楼的厨师长,龙师傅这些人虽然没有姜丰年的本事大,但是也都是这一行当里的一流高手,手艺也都不差。

经过姜丰年的一番调教,龙师傅一干人,还有姜丰年的徒弟们,手艺都有很大的长进,现在一点红的风头在海州一时无两。

这一点其实也是李易没有想到的,当保时捷开到一点红正门前停下,李易下了车站在大门前时,只觉自己的这家酒楼高大宽阔,气派非常,自己看了都有些眼晕,心中颇有一番成就感。

李易的这些朋友早就在酒楼门口等着了,酒楼门口设计成了一处广场,十分开阔。虽然人多车多,却也不嫌拥挤。

李易这一下车。蒋锐六女也随着下了车,在李易身旁身后拉了两排,个个姿色不凡,而托克兰大教会的人则四下散开,暗中保护着李易。

李易真是要多拉风就有多拉风!

孙显才第一个迎了过来,笑道:“阿易,我爸特意叫我请广省大书法家给你写了一个长条幅。你先看看。”

后面林惜文带着几个人把横幅拉开,只见上面用纯黄金以行书镶了八个字。青年才俊,碧海腾蛟。

人们一看全都交口称赞,字好,也应景。

马占宇这老头好事,立刻带头鼓掌,叫道:“好!”

人们哪有不应合的,也都鼓起掌来叫好。

李易笑着往人群中一站。双手抱拳,对着四周一敬,潜运内力,朗声道:“众位朋友,叔叔大爷,兄弟姐妹。我李易今天请大家一起吃个便饭,大家能赏脸来我一点红,就是认了我李易这一号人物。

人数太多,我不能一一表示欢迎,咱们一切从简。在这里我先向大家恭祝元旦快乐,以后在海州。只要有用的着我李易的,尽管说话,我要是不把朋友的事当事,叫我李易两个字被千人踩万人踏,倒过来写!”

李易气贯中焦,发声于上焦,声音清朗,在广场上传开来,略带回音,比用扬声器说的还响亮。

众人立刻又是一阵掌声,很多人还豪爽的大笑起来。

孙显才当下叫人把横幅带到酒楼里,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李易热情的招呼大家进去,叫手下人引客入座,上酒席前的点心和茶水。

今天来的人太全了,除了李易的这些最亲近的朋友之外,迎仙楼的庞盛、贾仁鹏、汪则荃、邵冰,平州的卢康,会的全体会员,西江帮、左治会、皇家营的人,还有东北怀安帮的几位老大,霍斯文、张庭远、夏石出、宁静,以及老横的卢小满、邢立人、二德子,洪仁堂的唐中兴、米大胜、二馒头,黑省华都市章氏三兄弟全都来了。

而像王东磊、丘双、宋海、任贺祥、钱昊、钱洪、牛春堂、何顺、赵小光、何忠、于泽远、葛存孝、魏强、田庆、邹昌建、葛玲、岳子峰这些人则不能跟李易的这些江湖朋友坐在一起,李易把他们都安排在了二楼。

除了这些海州官场上的熟人,李易还请了不少工商、税务、消防的人,有的是以前就打过交道,有的是新来的,却掌握实权,李易都一一请了,这些人人数也不少,满满的坐了大半层。

李易站在一楼大厅里,看大家都坐好了,端起酒杯,高声道:“各位,谢谢大家今天赏光,咱们今天不醉不归,谁都别客气,我一会儿一桌一桌的跟大伙喝,咱们闲话少说,晚宴这就开始!”

李易这一下令,他的手下立刻就开动起来。

其实从前几天开始,一点红的人就忙起来了,毕竟要准备不少的食材,总算是一点红平时的积累不少,要不然今天还真有些不够用的。

姜丰年洗手更衣,表情严肃的站在后厨正中,全神贯注的准备今天的第一道菜,万年大吉。

这菜是以各种肉、菜、果拼合而成的,集合炒炸蒸闷等十来种食材制作方法,但是又各不相混,味道又能融合为一,是姜丰年前一阵子自己想出来的,着实不易。

只见姜丰年双手挥动,有如跳舞,各种材料从他的手下一动便变成了香气四溢的成品,就像是变魔术一样。

而锅碗瓢盆互相碰撞的声音,更像是一首交响乐,引的人食欲大增。

因为材料都是提前准备好的,所以制作时间并不长,只花了十来分钟就完成了。

当后厨的门打开,这道菜被装在直径两米的大盘子里端到每一张桌子上的时候,那种诱人的香气,鲜艳的颜色,叫人食指大动。所有人尝了之后都大声叫好。

姜丰年见众人满意,便又开始了下一道菜的制作。

李易的手下上菜的上菜,撤盘的撤盘,倒酒的倒酒,像蝴蝶一样穿梭在桌与桌之间。

李易领着六女挨桌敬酒,也是仗着李易现在内力深厚。要不然尽管是一小杯一小杯的喝下去,也早就醉了。

西江帮的程康、康得来。左治会的闵虎、邓友连,皇家营的宫佩元和卓三元,还有东北怀安帮霍斯文、宁静、张庭远、夏石出以及章氏兄弟这些人,都跟李易好久没见。

这次见了面,没有感情只是混场面的那些人,便大喊大叫,跟李易说些客套话,就好像以前什么不愉快都没发生过似的。

而真有感情的那些人。则跟李易又搂又抱,有时说到兴起,又哭又笑,想起以前共同经历的事,都是感慨不已。

一时间,一点红里真真假假,不知演了多少戏。也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人在戏中不知戏,但是却能分清真假心动,行走江湖就是这样,并非全是真正的朋友,却也并非全是利用和虚伪。李易能交上这么多朋友,早已心满意足。

敬到梁华这一桌的时候。李易已经颇有醉意,忽然发现黄文炳不在,一开始还以为黄文炳上厕所了,可是敬了一圈酒黄文炳却还没回来。

李易问梁华,梁华也不知道。之前来的时候,黄文炳还跟梁华通了电话。可是这么长时间了,却一直没有动静。

李易的酒楼平时大部分的海鲜是由黄文炳负责运来的,联系密切,这次请客吃饭,当然请了黄文炳,那时在电话里并没有听出黄文炳有什么情况,今天怎么没来?

李易拿出电话给黄文炳打电话,可是对方却没有人接。李易心下奇怪,正要接着打,巧手帮姜小强、那正和左眼圈子这些人过来要跟李易喝酒,这一打岔,李易只好把电话放下。

一楼敬了一半,李易便向大伙暂时告辞,先到二楼去招呼那些当官的。

二楼的人早就等不及了,李易一上来,于泽远就一把把李易拽到桌前,端起一杯酒道:“兄弟,啤的不行,你这半天才上来,明显不尊重领导啊,今天在二楼你得整白的。”

魏强也道:“是啊,把领导们搁到二楼就不管啦?不行,今天一定得罚你。”

王东磊笑道:“兄弟,我帮不了你了,你自保吧。”

李易是场面人,几句话就把大伙逗乐了,挨个儿敬酒,跟这些人说笑打闹,好像亲了几十年的好哥们似的。

不过在酒桌上,大伙都没提贡应那件事,李易也乐得大伙不问,要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场面人都是老手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门儿清!

敬到岳子峰的时候,李易想起黄文炳的事,小声问黄大哥怎么没来。

岳子峰也是一愣,道:“他没来吗?没在一楼?”

李易道:“没有啊,电话也没人接,不会有什么特殊事吧?”

岳子峰想了想,道:“你先忙你的,我给他手下人打个电话看看。”

李易不能把大伙扔在一边不管,当下继续敬酒。

敬完所有人,李易已经有些醉了,不过李易心里还清楚的很,他早有准备,这些人都要打点一二,打点的事可不能忘了,当下叫人把准备好的东西拿了上来。

李易道:“各位领导,今天是元旦,我们一点红的姜师傅新研究了一种菜品,叫五蒸天外香,是用三十多种原料制成的蛋形甜品,我尝过了,特别好吃。

今天给各位领导每人拿上一包,回家再吃,回家再吃,啊,哈哈,回家给孩子吃,别提前打开,香气一散,就不好吃了。我特别用了保温的东西做包装。”

李易一挥手,手下人把准备好的食盒分发到每个人的手里。其实这菜的包装下面都放了钱,每个盒子五万块,这一批“礼物”发下去,那就是二百来万。

不过李易现在不缺钱,钱对李易来说只是工具,二百多万出手,一点也不心疼,反正拿出去二百万,不长时间之后,就会收回两千万甚至更多。

这些当领导的,基本上都是“个中好手”,东西一到手,轻轻一拎,就知道这里面的数字,于是有的脸上笑了,有的心里笑了。

像王东磊和岳子峰这样的人,拿不拿李易的钱都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反正大家都拿了,也不好拒绝。

像宋海和任贺祥这样的人都不想收李易的这种钱。不过在这种场合又不便拒绝,李易明白他们这样人的心理,趁着聊天敬酒的工夫,已经在他们耳边说了几句,叫他们放心,只是当他们是朋友,这些都是提前给孩子的压岁钱。

而像牛春堂、马魏、何顺以及赵小光这样的人,因为之前跟李易或多或少。或直接或间接的都有些矛盾,这时再拿了李易的钱,虽然心里高兴,可是难免有些别扭,好在大伙吃吃喝喝的一吵,也就把这事给遮过去了。

这时,岳子峰皱着眉把李易拉到一边。小声道:“糟了,老黄叫人给打了,船也扣了。”

李易这时候正是酒劲上涌之时,一听就翻儿了,大声道:“什么?谁干的?好大的胆子!”

岳子峰把李易又向里拉了拉,小声道:“你别吵啊。老黄的手下说是候盛明干的,就是刚刚的事,好像是因为海上线路的事,候盛明嫌老黄现在发展的太快,愣说老黄不守规矩。仗着你撑腰,抢了他的线路和生意。这才打起来的。”

李易道:“听他放屁,老黄哪有抢他的生意?”

岳子峰道:“还不是看老黄在菲律宾那边市场比较大,这才眼红的嘛。老黄现在住院了,不过没什么大事。你看怎么办?”

李易虽然内力深厚,但是到现在为止一共喝了一箱半啤酒,两斤半白酒,已经明显有了醉意了,头脑一乱,也不顾场合,大声道:“谁欺负我的朋友,就是欺负我本易本人,妈的候盛明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有任有德给他撑腰吗,干死他!”

蒋锐她们一直在别的桌上敬酒,一听李易在角落里大喊大叫的,醉态十足,蒋锐忙过来道:“你怎么了,别喊,这么多人在这呢,叫人听见了多丢人!”

李易一抹脸上的汗,道:“老黄叫候盛明打了,这个梁子没完,你们喝着,我这就去找候盛明,妈的,把他扣在船里当王八。”

蒋锐看李易有些醉的不像样了,双手在李易耳边一拍,待李易双眼一翻的时候,便加快了拍掌的速度,节奏渐渐变慢,最后李易双眼一闭,靠在蒋锐身上睡着了。

蒋锐叫文兰把李易抬到后面休息室里睡觉,这才向岳子峰道:“岳局长,到底怎么了?”

岳子峰把事情说了一遍,蒋锐道:“这事先别急,我立刻派人去医院看看,候盛明的事以后再说,今天李易醉成这个样子,什么事也办不成。”

岳子峰也觉得应该这样,当下蒋锐叫来李国柱和江大同,小声把事情说了一遍,叫两人先去医院看望黄文炳,告诉黄文炳李易已经答应帮他解这个梁子,叫他安心养伤。

两人领命去了,蒋锐继续领着人向各桌敬酒,她长的既漂亮,口才又好,虽然李易不在,却也把众人哄的一乐一乐的。

李易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醒来时头像裹了一块称砣,昏昏沉沉的。

文兰给李易沏了一杯浓茶,李易喝过之后才感觉好一些。

大家坐在厅里闲谈,李易问起昨天的事,蒋锐道:“昨天大伙都挺高兴,卢康、左治会、皇家营、西江帮、怀安帮还有章氏兄弟,他们都给留了礼金,我不收他们又不答应,只好收下了。他们这才离开海州。”

李易笑道:“收了多少?”

蒋锐道:“将近一百万。”

文兰在一旁笑道:“入不敷出啊。咱们昨天可一共花了三百多万。”

李易仰靠在沙发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道:“钱哪,多到一定的程度,就只剩下数字了。糟了!扩建会所的事我忘了跟那帮彩皮们提了。”

蒋锐道:“放心吧,咱们给你想着呢。董川和我跟那帮人都说了,他们收了你的钱,怎么着也会给你办事的。

何忠透露说市里明年是要有一批地放出去,不过地少,可能会有很多人来争,叫咱们先写申请,免得排在别人后面,董川已经找人开始写了。

另外于泽远和田庆说,今年市里似乎有个说法。市长扩大会议上曹慧曹副市长说,如果本市的民营企业家。能招来外资,在审批地皮方面,就会给予照顾。

咱们不是有很多外国朋友吗?你跟扎西诺联系一下,看她有没有意思,用菲律宾的某个城市跟海州联合成为国际友好城市,再给海州投些资。

实在不行就跟艾米莉联系,她们不是也有很多合法生意吗,叫他们给海州投资。”

李易嘻皮笑脸的看着蒋锐。待蒋锐说完,李易转头对黎心雨她们几个道:“看看你们蒋姐,果然有李氏第一夫人的气派,老公睡了一晚上,她已经把主意都想好了。”

众女齐声笑道:“当推蒋姐为第一夫人。”

李易按着蒋锐的意思,跟扎西诺和艾米莉电话联系,居然出乎意料的顺利。

尤其艾米莉久不见李易。虽然她那边还是凌晨,天都没怎么亮,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热情,在电话里着实甜蜜了好一阵。

虽然是用手机翻译过来的电子音,但当着蒋锐众女的面儿,李易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李易本想问问凌光洁的近况。这一下更不方便张嘴了。

这电话一直打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艾米莉才提起包管天妻儿的事。

艾米莉说包管天的老婆还好说,在意大利呆着算是比较老实,大门不出,二万不迈。

包管天那个儿子包全。则是天天惹祸,要不是看在李易的面子上。艾米莉早就收拾他了。

李易知道这时候包管天已经在德国被判了无期,不过是关进了私人监狱,应该是没有再出来的可能了,况且追凶基金一事已经了断,该得利的都已经得利,就算包管天翻供,也不会有人理他,便道:“艾米莉,那臭小子要是再惹事,你就把他的腿打断。”

艾米莉道:“真的?”

李易笑道:“打断狗腿没什么了不起的。”

艾米莉也是有些唬,听李易同意,立刻叫人把包全叫到了电话前。天刚亮,包全昨天泡酒吧泡了个通宵,这时还没醒酒呢,在被窝里就叫人给提出来了。

包全这小子自打到了意大利,一不关心他老爹的死活,二不关心自己的安全,天天泡酒吧,和外国浪女勾勾搭搭,有几次居然色胆包天,对艾米莉动手动脚。

虽然语言不通,但傻子也能明白包全是什么意思,当时艾米莉气的给了包全两巴掌,本来想把他打死,不过既然是李易安排过来的,也就没跟包全过多计较。

这时得了李易的同意,艾米莉本就是个暴躁脾气,哪还能再忍,左手拿着电话笑嘻嘻的跟李易说话,右手向手下人一指,手下人立刻把包全按在地上,艾米莉顺手抄起枕头底下的一把手枪,瞄都不瞄,对着包全的膝盖把所有子弹全都打光了。

李易在电话这头只听见枪声震耳,紧跟着包全的惨叫声便传了过来,比杀猪还难听。

艾米莉却比较兴奋,道:“李易,他的腿已经断了,我想把他倒着吊在树上,再挂他一天。”

李易对着蒋锐等人一脸的苦笑,对着电话道:“我看算了吧,他也该知道错了。”

艾米莉道:“好,你说不让我杀他,我就不杀他,从今天开始,我就当条狗一样的养着他。”

两人又说一阵,艾米莉这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蒋锐众女一脸古怪的看着李易,黎心雨道:“行啊,挺甜蜜啊,我给你计算时间,一共聊了四十七分零九秒,你平时跟我们几个说话,加在一起也没这么长吧。”

李易嘻嘻一笑,道:“不一样,你们在我身边。”

苏绿轻声浅笑道:“原来在意大利还有一个,我都不知道。”

文兰大声道:“一个?两个!还有一个大画家呢!叫什么光洁来着。”

许阳阳接话道:“凌,光洁。大美女呦,也不知道两个人是不是光着屁股画素描来着,不过人家是为了艺术,很高雅啊。”

林美心本来一直抿着嘴笑而不语,听到这忽然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十分俏皮的道:“南大还有一个林妹妹呦。”

众女哈哈大笑,弄的李易脸红脖子粗。想分辨又无从分辨。

蒋锐轻轻叹了口气,道:“要说子珊还真是单纯。关在学校这座象牙塔里,连海州鼎鼎大名的一点红李易都不知道,昨天那一幕,嘿,李易一男六女,在世俗圈子里,那可是威风到了极点了。”

文兰和许阳阳没心没肺,两人本能的接了一句。“要是小好、秦兰和子媚没死,再加上林妹妹、艾米莉和凌光洁,那就是十二……”

说到这见李易脸色忽变,两人忙收声不说。

梁小好、秦兰和钟子媚的死对李易而言,是挥之不去的痛。

蒋锐瞪了两人一眼,忙出来打圆场,转移李易的注意力。道:“对了,我忘了件事,黄文炳黄大哥昨天叫人打了,是候盛明下的手,不过你昨天喝醉了,我就叫阿国先去医院看望黄大哥来着。阿易。这事你打算怎么办?”

李易这时也想起来了,道:“我有印象,好像是因为黄大哥抢了候盛明的生意,其实就是候盛明看着眼红罢了。我不管他是谁的人,这事一定得给黄大哥一个交待。我这就去找他,我看任有德能怎么样。”

李易换好衣服就要出发。蒋锐一把将他拉住,道:“别这么冲动,收拾候盛明不难,但是任有德那边不能不防。”

李易道:“其实事情也巧了,周成正好也叫我对付井下父子,而井下父子正跟任有德签了一个合同,要把美斯奇乐园承包下来,我猜测这里必定有鬼,正好两只羊一起放。”

当下商量决定先去看看黄文炳再说。

李易带着蒋锐叫上冯伦,坐车到了黄文炳住下的光都丽华私人医院。

李易到了黄文炳的病房,李国柱和江大同正带着几个兄弟在病房陪着,他们自打昨天过来就一直没走。岳子峰和梁华也在。

李易进了病房一见黄文炳的样子,心里就是一痛,恨意立刻涌上心头。

只见黄文炳双手和左腿都打着石膏,脸上更是包的左一层右一层,显然受伤不轻,见李易来了便要支撑着坐起身来。

李易忙过来轻轻把他按住,道:“黄大哥,你先别动。”

黄文炳自打祝泽凯事件之后,就跟梁华、岳子峰成为了李易的好朋友,双方互相帮忙,这么长时间以来,关系着实不错。

这时见了李易,黄文炳虽然是中年人,却也像是见了亲人一样,忍不住流下泪来。

这些江湖人轻易不哭,更何黄文炳这么大岁数了,李易才二十刚出头,显见黄文炳受的委曲不少。

李易一拍桌子,先叫旁人都出去,屋子里只留下自己和蒋锐,这才道:“黄大哥,你把事情经过跟我说说,你放心,这个仇咱们非报不可。”

黄文炳说话还不受影响,叹了口气,道:“别提了,今年我的生意不错,毛收入八百多万,到了年底我寻思再跑一次水路,今年就歇了。

哪知道候盛明昨天突然带着人去找我,到了我的船上直接跟我摊牌,说以后海州的八条水路,他要占六条,只留一条给我,剩下一条公有。”

李易对这些不大懂,便问道:“八条水路?什么意思?”

黄文炳道:“这是海州的八条走私线,海州靠这一行吃饭的,都走这八条水路。

其中原来属于我的有两条,属于候盛明的有三条,这五条都是不许别人走的。而剩下的三条是公有的,所有跑水的人都可走。这样大家也都有饭吃。

不过自打跟菲律宾那边联系了之后,我的很多正行生意就又新开辟了一条水路,所以候盛明就跟我说,我有了正行生意,就不能再跟别的兄弟抢饭吃了。

所以他只叫我留下这一条新开辟的正行水路和一条走私线,其余的他要收走六条,只归他一家所有。

这六条线都是好线,留给我的那条却是蛤蟆线,线路难走,而留下的公用的那条则全是海盗。这样一来好处全叫他占了。”

李易道:“真他娘的操蛋!”

黄文炳接着道:“我当然不愿意,当时就跟他吵了起来,他说我有你撑腰,有点太横了。要教训我。

我当时船上没有几个兄弟,他却是有备而来。双方一打起来,我和我的兄弟当时就吃了亏,我就成这样子了。

现在候盛明把我的两条主船抢走了,又挖走了我十几个兄弟,看这意思,他要把海州周边的这些走私渡口全都占了。”

李易冷笑一声,道:“他想的美。黄大哥,他现在人在哪?”

黄文炳道:“我不大清楚。应该在他的金元岛上。”

李易站起身来,道:“我就不信凭他一个飞鱼帮还能折腾上天?”

黄文炳见李易似乎要去找候盛明打架,忙劝道:“兄弟,你别去,这事肯定不是候盛明本人的主意,他没这个胆子,我猜多半就是任有德叫他这么做的。”

李易道:“任有德这是要示威吗?”

黄文炳道:“任有德其实早就想把这些海路线全占了。海上利润大的很,不过这么多年约定俗成,他也没做的太过分。这一次很奇怪,有点突然,好像……有什么目的似的。”

李易经黄文炳这么一说。心念一闪,一下子想到了井下清泉身上。

井下清泉这家伙要承包美斯奇乐园,必定是图谋不轨,虽然还不清楚他具体要做什么。

那么这次任有德叫候盛明霸占海上走私线,会不会也和井下清泉有关?

李易想到这也有些呆不住了。虽然自己算不上是什么爱国青年,也没有什么崇高的境界。不过对于岛国人的野心,却有着一种天然的反感。

如果井下父子真是要对国人做出什么阴险的事,自己既然知道了,就一定要管上一管。

李易想到放在任有德办公室的信号接收器还没有拿回来,自己这两天也忘了监视了,说不定从记录中能看出些什么来。

当下李易对黄文炳道:“黄大哥,你放心吧,你的损失我来包赔,你先在医院养伤,伤筋动骨一百天,你也正好歇一歇,这事交给我来办。

因为中间涉及到别的人,我可能要花一些时间。不过这不等于饶了他。

我会叫阿国大飞他们轮流来保护你,你不会出事的,如果有人再敢动你,我一定第一时间叫我们大教会的人出动。

我今天把话放在你面前,我一定要候盛明也断两只胳臂一条腿,否则我就不姓李。”

李易把医院的事安排给李国柱他们,跟岳子峰和梁华打过招呼,带着蒋锐离开了医院。

回来的路上,蒋锐道:“你在医院好像想到什么了。”

李易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蒋锐低头沉思半晌,道:“我觉得你猜的没错,井下父子鬼鬼祟祟的,一定有阴谋。”

李易把手机拿出来,把对任有德办公室的监视调了出来,把这两天的记录看了一遍,不见有什么特殊的,任有德并没有跟什么人打电话,也没提及贡应的事。

基本上只是跟女人鬼混,这老家伙都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还有这个精力。

其间,任有德又往保险箱里放了些什么东西,不过被他身子挡着,看不出来放的是什么。

李易现在对保险箱里的东西越来越感兴趣,当下道:“阿蒋,我今晚得去万国居看看,我得把他保险箱里的东西偷出来。”

蒋锐道:“叫姜小强去做吧?”

李易道:“那倒不用,这种破保险箱,我用冥蝶一削就断,小强要想潜入万国居可能费点事,还是有风险。”

蒋锐道:“要不叫容兰去也行啊。”

李易笑道:“怎么?这么关心我了?看来还是大老婆好。容兰能潜入任有德的办公室,不过打不开保险箱。还是我去吧。这是很简单的事,别担心。”

李易先回到家里小睡了一觉,等休息的好了,天也黑了。冯伦开着车子带着到了万国居附近,李易下了车,又来到上次的那个地方。

那个警察宋义的尸体自然已经抬走了,四周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李易抬头看看任有德的办公室,关着灯,刚才李易也用信号接收器看了,并不见有人,当下轻轻一纵,向楼上爬去。

李易现在内力深厚,爬这种楼跟玩似的,到了任有德办公室窗外,李易先停下来听了一会儿,不见屋里有声音,这才用冥蝶将窗锁削断,轻轻跳了进去。

李易反手将窗户关上,摸着黑摸到保险箱附近,刚刚甩出冥蝶,却听见屋门咯的一声轻响。

李易动作迅速,立刻缩身躲在一角。

门轻轻开了,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借着外面走廊的光,李易只觉这人身形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不过可以肯定并不是任有德,或许是任有德的保镖。

这人进了屋,反手将门着,只听他脚步沙沙响,似乎走向了保险柜。

李易在保险柜一旁的角落里躲着,心说等这人到了附近,干脆一掌把他打晕,再开了保险柜,拿了东西,转身就走。

哪知这人却忽然站在了屋当中,屋子里静极了,李易一直屏着呼吸,那人也好像没有喘气,就这样静了两三秒钟。

忽然李易听到有衣角带动的风声,显然那人极快的动了起来,李易只觉迎面一股劲风扑来,知道是对方发现了自己的藏身位置,已经发动了进攻。

这人出招好快,李易还没等反应过来,这人的掌心已经碰到了李易的鼻尖。

对方的掌进了自己内圈,李易再要格挡已经来不及了,后面是墙,又没有退路,李易只好右手上架,左手手刀削向对方小腹。

这其实是两败俱伤的招数,像李易这种身份的人,用这种招数多少有些流氓,不大上道。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李易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那人也没想到李易出手这么,不禁咦了一声,以他的本事,以往凡是先出手伤人,对方基本在第一招内就受伤。

李易一还招,这人不想跟李易同时受伤,立刻硬生生将掌凝住,居然在招数变老的时候,改变了用力方向,向下一压一抹,来挂李易左手手腕。

李易凭风声感觉对方用的是擒拿手法,当下以一招金锁诀中八方来客还击,出手极是迅速,黑暗中看不到手影,却也能感到掌风呼呼,罩住了对方的上中二路。

那人本来想用一招李桂折眉将李易手腕折脱,可是没想到李易还的招数也是擒拿中的妙手,听风声虽然有些乱,其实却也十分有章法。

那人不敢硬接,双手一分,双肘一夹,两臂几拢,只用一记高膀手便将李易的擒拿法化解了一大半,随即日字冲拳攻向李易面门。

李易心里一凛,心说这人变招也太快了,原来他也会咏春,会咏春的人很多,这不奇怪,不过这人的手法却是正中有偏,跟洪百吉所说的理法稍有不动,看起来是野路子拳法,不过却是极具攻击效果。

李易也立刻以咏春还击,两人双臂一碰在一起,便以快打快,瞬间交了三十来点,屋子里噼噼啪啪的就像是打了一阵电火花。

李易和那人的速度都很快,最终还是李易稍微快了一点,一记伏手将对方来招格住之后,紧跟着便用弹滑法,右手直甩上去,正中对方肩头。

李易心头一喜,满拟将对方胳膊打的脱臼,哪知这一拳却像是打在了橡皮胶上,李易心里哎呦一声,暗道:“这人也会太极!”

果然那人动作变的极缓,双臂挥动却毫风不起,瞬间已经将李易的两臂圈住,李易只觉对方的粘力当中有一种顿挫力,似乎随时都能将自己的两臂拗断。

李易的太极劲练的并不大好,目前为止还没有练到至阳穴,换力十字仍没有练出来,更不用说练到掌心劳宫十字了。

而对方这人的太极劲却像是从小就练一样,厚重绵实,几乎没有破绽。

李易左一甩右一扭,却始终脱不出对方的掌控,一连换了十来招,却都被对方化解,最后李易两肘之间只剩三寸不到,再打下去,两肘非对冲折断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