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9 我挺想你的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779我挺想你的

李易心里一急,脚下急速迈动,在狭小的空间里用贴身八卦甩开了对方的太极劲,并且立刻围着这人转了起来,手上八卦外带八门,像一道道符咒攻向对方身侧和后背。

那人本以为用太极劲就能把对方制服,废与不废再定行止,却没想到对方身子一虚,已经甩开了自己的劲力圈,并且迅速的还击,用的还是八卦功夫。

那人微哼一声,双脚轻轻一靠,将一旁的桌椅靠在一边,双脚一抿,原地转起了八卦,双手用正宗的八卦掌来拆解李易的招数。

李易都要气疯了,心说我会什么,这人就会什么,难道是我的复制人?居然也会八卦掌,而且学的还相当系统。

当初卢仲文跟自己讲过,这种原地八卦极费功力,不过转速快,省时间空间,卢仲文自己都没怎么学全。那眼前这人到底是什么人?

李易见用八卦掌无法赢对方,对方以逸待劳,自己这么转圈反而浪费力气。当下停用八卦步,脚下使开如影随形,手上以铁指功为基础,夹杂擒拿、手刀、隔空点穴和大摔碑手,招数变化自己都预料不到,频频向对方攻去。

这一下对方受不了了,从没见过武功学的这么杂的人,他自认为自己的功夫就已经很全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间小屋子里,居然能遇到一个高手。

如果不是因为这时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这人准以为自己是在跟自己对打呢。

这人听李易的呼吸。似乎还还很年轻,可他自己却人到中年。前后算起来都已经练了三十多年功了。

这人心里其实也要气疯了,心说我会什么你也会什么,我不什么你照样会什么,这还怎么打?

李易身法太快,那人只得尽量跟上,不过李易想攻到对方内圈,却也十分不易,打了这么久。只攻进去两次,却都被对方化解掉了。

两人自打刚才一动上手,就一直被对方绵密的攻势所缠住,打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没互相说一句话,连大声都没出过。其实主要是根本没有什么过多思考的余裕。

两人始终平手,又打一阵。那人忽然一招巧拿雀,左手弹李易面门,右手平着片李易左手,忽的变成了鲁刚扬东,双手一收,并在一起。掌法从柔换刚,径直攻向李易胸口。

李易还真上当了,顺着对方的招式,本想用一招坐打山虎,可是对方却变招硬攻了过来。

李易暗叫不好。他这时前势已尽,就算这一招勉强躲开。估计也只能接连躲开两招,到第三招时非得被对方追上,并打在自己背上不可。

李易一咬牙,也是双掌一收一并,迎向了对方的双掌。

两人四掌都运了十成十的劲,波的一声微响撞在了一起,可是屋子里却并没有发出什么大声音来。

直到停顿了一秒钟,这才轰的一声响,两人身子就像是装在了弹石机上一样,被对方震的倒着飞了出去,双双撞在后面的墙上。

两人都觉背肌疼痛欲裂,把整间屋子震的嗡嗡直响,墙壁晃动,就像是刚刚地震了一样,外面立刻有女人尖叫起来,还有人喊道:“地震啦,快钻桌子下面去!”

两人的身子从墙上滑下来,同时心口一甜,没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不过李易会一水箭,心想可别浪费这个机会,对方身手太好了,可是给他占了一点上风,自己必输无疑,当下毫不犹豫,用一水箭的功夫把这口血喷向对方。

李易以前就这么做过,这一次更是有经验,对方听风声不对,顺手抄起一张椅子一挡,啪的一声,这口血将椅子撞的碎成数块,那人手臂一软,半边身子发麻,右臂几乎无法抬起。

两人静了片静,居然同时道:“以你的身手,给任有德这种人当手下,太可惜了。”

两人不约而同的说出这句话,一个字都不差,节奏都是一模一样的,声音掺在一起,都起了回音。

说完之后,两人都是一愣,又同时道:“我可不是任有德的人。”

随即又同时道:“那你是谁?”

两人都觉好笑。

这时外面有人喊道:“不对劲,声音好像是从董事长办公室里传出来的,有人潜进来了,快去看看!”

随即又有人喊道:“董事长,你来了,你办公室里好像有人。”

李易没想到任有德这个时候凑巧赶了过来,忙向保险箱的位置扑去,那人居然也同时扑了过来,两人吐血之后,功力大损,这一下心急,没止住身子,两颗头咚的一声碰在了一起。

两人抱着保险箱,又同时道:“这东西我有用,你别抢!”

耳中听得外面的人已经到了门口,门根本没锁,如果任有德带人进来,就算凭武力能冲出去,在受伤之后,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李易反腿将一张桌子踢到门口,咚的一声将门挡住,低声道:“先把东西拿着,出去再说。”

李易双手一抖,甩出冥蝶,那人也双手一抖,甩出两样武器,似乎也是两把刀,黑暗中,这四把刀立刻打了四道立闪。

李易还以为这人跟自己一样,也要把保险箱削开,哪知自己刚一下落刀,那人却出手阻拦,叮叮两下,那人的刀子被李易的冥蝶削断,不过这人刀法也颇了得,刀子断了,却仍能反转手腕,一招变两招,立刻转向划向李易的手腕。

李易心里骂娘,心说这人怎么总跟我做对?

李易一张嘴,作势对着这人一吐,那人以为李易又要用一水箭之类的功夫,本能的闪向一边。

李易动作迅速。趁机挥刀下落,只几下便把保险箱的门削破。那人哎哟一声,似乎十分懊恼气苦,道:“糟了,糟了,你急什么呀!”

这时,两人同时把手伸到了保险箱里,李易摸的清楚,原来是几份文件之类的东西。

两人同时抓住文件。都不肯放手,门外却早已大喊大叫起来,几个人正在用力撞门,看样子很快就要把门撞开了。

那人低声喝道:“松手给我,一起冲出去!”

李易不肯放手,道:“松手给我,从窗户出去!”

那人眼见外面的人要闯进来了。只得道:“好吧,听你一次,从窗户出去,不过文件得交给我。”

李易道:“你这人怎么这么磨叽,赶紧走吧!”

说着起身向窗户扑去,那人不肯松手。也跟了过来。

李易忽然想起信号接收器还在这屋里,忙用手机把信号接收器吸回来,拉开窗户,两人手里共执着这些文件,双双涌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两人身子出来。待下落一层之后,立刻反手勾住窗台。以减下落之势,以此法逐级下落,很快便到了楼下。

不过刚才吐血之后,内力受损,两人都感觉心慌气短,力气有些不够用。

这时楼上已经有人高喊:“有小偷,从窗户跑了,快追!”

李易道:“我的车在那边,快过去!”

两人快步跑到保时捷旁,李易开门,两人坐到车里。

冯伦见李易又带回一个人来,却不是美女,而是中年大叔,不禁回头笑道:“老大,这次怎么没带个美女回来?换口味了?”

李易跟那人的手直到这时还连在一起呢,瞪了那人一眼,对冯伦道:“快开车,别废话。”

冯伦迅速把车开走,等开出了两条街,李易这才擦了擦头上的汗,仔细看向那人。

只见这人大概四十岁左右,红脸卷发,浓眉大眼,长的不算帅,但是很有一种正义感,身子均称高大,肌肉丰满,两个太阳穴鼓出来一块,两只眼睛明亮有神,手掌骨节粗大,一看就是高手。

那人也不断的打量李易,自言自语道:“看你的样子也不过二十岁刚出头,功夫不错啊。”

李易道:“彼此,彼此,你的功夫也不错啊。怎么称呼?”

那人却摇了摇头,道:“我的名字向来不跟人说。你怎么称呼?”

李易刚想开个玩笑,说自己的名字也不便跟人提起,那人却看到了李易前额的红印,不由得身子向后一仰,失声道:“原来你就是李易!”

李易只得承认,笑道:“李易李太白,号青莲居士。”

冯伦插话道:“哥呀,你别这么不要脸行不?你连日照香炉生紫烟都不会背。”

李易道:“少废话,开你的车得了。”

那人一笑,道:“我来到海州之前,就听说海州新出来一个人物,就叫李易,说你身手如何如何高,我一开始根本不信,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李易道:“我的功底可没有你扎实。你别客气。”

那人道:“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你有这样的造诣,一定是天赋异禀。”

李易在这人面前不想夸口,便把自己被路小花打通经脉,又吃了一支数百年的人参,又从上官兰身上吸取了不少内力的事说了。

那人皱眉听着,道:“天底下真有这样的奇事?你可真是幸运。”

两人说着话,手里的文件却都没撒手。

李易道:“你要这文件干什么?”

那人道:“你呢?”

李易道:“算了,咱们两个也别绕圈子了,干脆坦诚布公,说不定还能互相帮助。”

李易毫没隐瞒,把自己的事说了一遍。

那人听完之后一拍大腿,道:“原来你为的也是这回事,那咱们想到一块去了。我跟你说,据我调查,这些文件是任有德以前做过的一些恶事,还有跟井下清泉之间的合同。

你刚才说井下清泉要承包美斯奇乐园,这只是其中之一,我查到井下清泉又要任有德帮他包揽大部分走私海线,因为他想从海上以走私的途径运一批生物毒进来。

美斯奇乐园的四个角和游乐园的中间。各有一架空气处理机,只要把这种生物毒投放到空气处理器里。那整个游乐园都会成为地狱。

井下清泉的集团一直在研究相关的生物制剂,好像是对人的基因产生不良作用。

本来他们资金不够,但是听说前不久,岛国一个生物工程学博士,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研制成功了。结果省下了大笔的费用和时间。”

其实李易先前心里已经形成了这么一种猜想,只是很模糊,现在经眼前这人一说。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事情就都顺理成章了,一切都豁然开朗。

井下父子要得追凶基金,就是为了支持这个实验,虽然钱没弄到手,可是却走狗屎运中途成功了,所以他们急着要用。

而承包美斯奇和霸占走私海线,全都是为了这个计划做准备的。这种生物制剂肯定不能通过海关,所以经走私海经上大陆,是最好的选择。

而承包乐园,就是要利用这几台大型的空气处理器了,同时也是选择了一个儿童聚集的场所。

这时,只听那人继续道:“这种生物制剂对儿童的作用很慢。要在两三个月之后才能显现出来,并且有遗传倾向和传染倾向。

它可以使人的免疫力非特异性下降,增加这些儿童以后几十年间的机会性感染概率,同时还有可能把这种生物学毒素传染给别的儿童。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种生物制剂偏向于选择华夏人的基因。对其他的民族而言,致病概率极低。

我猜测井下清泉就是想在海州做这种严重违背人道主义的人体试验。如果他们得逞的话,海州就有可能成为华夏国的毒源,成为咱们这个国家的一个恶梦。所以我才要把这些文件弄到手,形成一个证据链,最后公诸于世。”

李易虽然早就猜出来井下父子必有阴谋,他们绝对不是简单的岛国黑帮,却没想到事实居然这么令人发指。

李易慢慢松开手,想了一会儿,道:“你确定?”

那人从怀里取出手机来,调到相册那一项,道:“这是我刚刚从康田药业拍下来的机秘文件,你看看就知道了,会岛国话吗?”

李易拿过他的手机,见相册里拍的都是一些文件的相片,大部分是岛国文,便用自己的手机对着翻译成华夏语,看完之后,李易呆了,一切皆如这人所说。

李易把这人手机里的资料复制到自己手机里,这人才把手机收回,道:“我以前是搞刑侦的,也做过特工情报人员,在国内国外都干过,知道怎么搜集情报。

这件事很隐秘,海州高层似乎并不知道,你想想,如果叫井下父子的计划成功,那将是什么样的灾难?”

李易道:“那他们为什么不在大街上把这种毒散出去,非要惹人怀疑的承包游乐场?”

那人道:“这种毒起效很慢,需要要儿童暴露于其中一个小时以上,如果是在大街上,空气流通,人员也不会久留,效果就不好了。”

李易脸色沉了下来,道:“哼,这些人渣,这事我看只有一个解决办法。”

那人也起了同样的念头,却道:“什么办法?”

李易阴冷的一笑,道:“咱们也学学古人,在手上写个字,然后看看对与不对。”

李易取出笔来交给那人,两人同时在手上写了个字,两只手慢慢对在一起,缓缓打开,只见两人的手掌心中都写着一个“杀”字。

两人相视一笑,李易道:“大哥,你虽然说你做过特工,不过我猜你不是为政府服务的,你……,你是单干。你到底叫什么?大家既然要合伙行动,你就不能说说真实身份?”

那人向冯伦看了一眼,李易道:“没关系,自己人,我的事一向都跟我这些朋友说,毫不隐瞒。”

那人叹了口气,缓缓的道:“我叫徐正业,北方人,早年做过特工,在欧洲和南美都出过任务,不过后来有一次任务失败,被当地政府抓了。

这种事情国内当然不会承认我们的身份,这叫做直接抛弃。所以我就成了没有身份的人。

在土牢里被折磨了两年多,我找个机会逃了出来。仗着我学了三十多年的功夫,又有间谍特工的技能,我先逃到了台岛,又转回港市,这才辗转回到大陆。

回来以后,钱不成问题,问题是我的人生目标。我没有回去找组织,那个时候我就决定单干。

我不怕你笑话。我从小立志要当个侠客。在三年里,我暗杀了五个高级官员,十二个大富商和恶人。

不过这些事情你是不会听到新闻的,除了少数的案件之外,大部分都被掩盖了。

原来东省省委书记曾图南,说是死于静脉血栓脱落造成的急性肺醒死。其实这人是被我掐死的。

曾图南是个巨贪,只是我查出来的就有八千多万。其中有三千多万是当地农民的征地费。

曾图南手上还有三条人命,当然都是间接的,他不可能亲自动手。可是这种人却不可能受到法律的惩罚。

于是我,成为了正义的化身,那天下着雨,我潜入曾图南的卧室。在他情人旁边,把他活活掐死了。

我事先做了准备,他的脖子上是看不到我手指的瘀斑的,我掐死了他,他的情人却睡的像死人一样。”

李易对曾图南根本没听说过。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却没想到暗藏着这样一件大事。

徐正业又道:“我很会看人。一看你就知道你很可信,我在国内行踪不定,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搜集证据,我做事很小心谨慎,没有足够的证据,我是不会轻易杀人的。

而且我行动无常,往往前一分不知下一分在哪,又有很强的反刑侦能力,所以就算你事后泄露我的事,他们也抓不到我。”

李易其实挺佩服徐正业的,道:“放心吧,我只当什么都没有听说过,你继续做你的侠客,我做我的老板。不过井下清泉这件事,咱们可得联手去做了。”

徐正业一笑,道:“那是自然。”

两人商量这件事该怎么去做,依着李易的意思,直接秘密把井下父子和任有德做掉也就是了。

不过徐正业却很严肃认真,道:“这么做难度当然不大,其实我前两天就曾经暗中向任有德下过手,不过被井下父子手下的一个高手给止住了。

我后来又仔细的想了想,这样也好,因为我手头上的证据只是文字资料,并没有确凿的实证,最好等他们开始这么做的时候再说。

如果这时杀了他们,虽然能制止这件大事,不过岛国人向来不达成目的不罢休,第一次没有成功,第二次可能更难对付。

而且国人对岛国人的态度,要么极左,要么极右,没有一个理智的态度,这件事如果就这么暗中了了,那就失去了更大的社会意义。”

李易恍然大悟,难怪看见徐正业的身影时,总感觉好像是在哪见过,原来那天从楼上跳下来,要取任有德性命的就是他。

李易道:“徐大哥,那天你杀任有德的时候,我就在附近躲着,我也奇怪是什么人下的手,原来是你。”

徐正业笑道:“这可叫你笑话了,我也是头一次下手不成功。那个叫赤雪见义的,武功确实不俗。”

两人说笑一番,李易问起徐正业的计划,徐正业道:“我现在的计划是这样,等井下父子开始放毒的时候,我再取证,然后把实证公诸天下,同时阻止他们。

所以我目前并不想惊动井下父子,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把康田药业的文件原本拿回来的原因。

我只照了像,我怕打草惊蛇,今天我来这里也是这个意思,没想到叫你给搅了。这一下任有德和井下父子或许会有所警惕。”

李易脸微微一红,讪讪的道:“这样啊,是我鲁莽了。不过我今天得来的文件里没有直接暴露井下父子阴谋的内容,或许他们不会想太多。”

徐正业微微点头,道:“希望是这样吧。在这种情况下,咱们就更不能着急,等他开始行动的时候再说。”

李易道:“你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海州政府,肯定会引起他们的重视。”

徐正业道:“这一点我也不是没有想过。可是井下清泉要做的事很机动灵活,他承包美斯奇乐园并不违法。如果政府采取一些行动,会叫井下清泉有所警觉。

岛国人很狡猾,一但他有所警觉,我们就没有实在的证据,他完全可以换个地方再做同样的事,那我们就更难对付他们了。

更何况井下父子不是简单的黑帮人物,他们有后台,是岛国的一些左翼势力在暗中支持他们。当然。他们的黑帮势力也在暗中支持着这些政客。”

冯伦这时已经把车开到了家里,李易请徐正义进去坐坐,徐正业自然拒绝了。

双方分开,临分手前,徐正业道:“李易,我希望你能多做一些符合普世价值的事。”

李易道:“你说的我明白。咱们以后怎么联系?”

徐正业道:“有事我会找你的。我有我的办法。”

回到家里,李易并没有声张。只跟蒋锐说了这事。

蒋锐道:“原来这么严重,我看不如叫容兰和阿国在美斯奇及附近先监视几天,最好能得到些有用的消息,以免咱们太过被动。”

当下李易把事情跟李国柱和容兰简单的说了,并安排两人去美斯奇乐园进行日常监视,容兰易容混进乐园的管理层当然很容易。李国柱用狙击镜对美斯奇乐园进行外部监控更是方便。

同时李易还叫容兰安装一些摄像头。这些摄像头的造价当然比李易的那三枚信号接收器便宜多了,效果和功能自然也没有什么可比性,不过便宜也有便宜的好处,那就是可以广泛撒网。

按照合同上所定的日子,一月五日就是井下父子正式承包美斯奇乐园的日子。

美斯奇乐园是海州最大的儿童娱乐场所。一年四季都有其特色,现在虽然天气微凉。但美斯奇乐园里有封闭性的娱乐馆,可以室内取暖,所以游客仍旧不少。

李易知道,这种封闭的形式对于那种生物毒素的传播更为有利,也难怪井下父子要选这么个日子和场所进行他们不人道的试验。

这几天李易一直没有出去,就等着到了五号,好和徐正业去美斯奇取证,再把任有德和井下父子踩在地上,踏上亿万只脚。

四号这天晚上,李易正在院子里跟蒋锐她们说笑,大家打打闹闹,练些功夫,李易像模像样的对黎心雨她们指点一番,不过大家学的都不大认真,女人一但安稳了,似乎就放弃了学习进步。

闹了一阵,都有些累了,大家正要回屋,门卫的小弟兄来报,说有个姓乔的女人来找李易。

李易一愣,自己认识的人当中似乎没有姓乔的,但是很快便想到了乔艳红。

一想到乔艳红,李易就觉得别扭,按理说乔艳红对自己帮助可不小,光是税钱就给自己省了不知有多少。

但是这大姐总是想在男女感情问题上对自己有些要求,虽然后来不再缠着自己了,但是这种感觉就像一块骨头,卡在喉咙里,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

文兰她们对乔艳红的事知道的不少,对李易阴阳怪气的嘲讽了几句,便提前回房了。

乔艳红人来了,李易不能装不在家,只得整理一下衣服,出去迎接。

到了门外,见外面停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旁站着一人,虽然很久没见,又戴着一副墨镜,李易仍然一下子认了出来,这女人正是乔艳红。

李易见她似乎瘦了不少,脸上皱纹也比以前多了,显得十分憔悴,忙迎上前,笑道:“乔姐,好久不见了,真是稀客,快,进屋坐。”

乔艳红见到了李易,脸上很快便显出一种期盼已久的神色,只是加以控制,并没表现的太过度。

乔艳红上前几步,道:“你可比以前瘦了,这段时间挺忙的吧?我打听了不少你的事,听说你事业越来越火,又得了陆亭候的追凶基金,恭喜了。

不过这种危险的事,以后还是别去做了,风大浪大,很容易翻船,要是一个不小心,就成千古恨了。”

乔艳红显然不是做作,对李易显得十分关心。

李易心里一阵感动。道:“乔姐,最近怎么样?”

乔艳红脸上闪过一丝忧色。随即展颜笑道:“没什么,还是那样,他过他的,我过我的,谁也不干涉谁。咳,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都是天定的。”

李易看她故意说的轻松,其实心里一定不好受,忽然发觉乔艳红墨镜下面似乎有些瘀伤。她不摘墨镜,李易看不真切,当下道:“乔姐,天都黑了,你怎么总戴着眼镜?你眼睛怎么了?”

乔艳红轻轻扭到一边,道:“我没事。”

李易右手一探,已经无声无息的把她的墨镜摘了下来。乔艳红本能的扭过脸去,不过李易仍然看的出来,她眼睛一片乌黑,不用问,就是叫人打的。

乔艳红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能叫人打了。那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华国伟了。

李易道:“是华国伟打的吧?”

乔艳红一咬嘴唇,道:“哼,他会后悔的,我不会饶了他。昨天……”

乔艳红说到这一阵气苦,喘了口气。又道:“昨天他喝多了,居然领着一个小妖精到家里来。当着我的面儿跟那个贱货调情。

我气不过,把那个小妖精的脸刮花了,华国伟居然为了个贱货打我。我跟他结婚这么多年,虽然也闹过,可是他从来不敢动手打我,昨天……”

乔艳红有些说不下去了,回身一巴掌拍在车身上。

如果乔艳红是李易红颜知己,李易一知道有人敢打她,肯定问都不问,直接就去找那男的算账了。

不过李易跟乔艳红之间的关系挺尴尬的,李易实在不方便为她出手伤人。

乔艳红看李易面显尴尬神色,似乎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但是又不方便,心里一酸,眼泪流了下来,不过她显得很坚强,立刻把眼泪一擦,甩到一边,道:“弟弟,姐要走了,我得回老家一趟。

华国伟想离婚,可以,不过吃了我的得给我吐出来,他这么多年得的这些好处,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都是我们家人带给他的,不能叫他把这些钱花在小妖精的身上。

我这就回家去跟我家里商量这事,一定要通过些手段把华国伟扳倒,叫他知道知道我不是好欺负的。

走之前,我挺想你的,这才顺道过来看看,看你一切都好,我也就放心了。弟弟,海州人多鬼多野兽也多,你以后一切小心。我走了。”

乔艳红在李易脸上轻轻拍了拍,再也不说话,转身上车,开车走了。

李易心里一阵茫然若失,总觉得似乎有些对不起乔艳红,可是这种事情又没法勉强,心想以后有机会得回报乔艳红一番,不能叫人家冷了心。

李易又站了一会儿,这才回到房里。

一夜无话,第二天就是五号,李易早上刚起床,李国柱就打来电话,说天还没亮的时候,就发现有岛国人到了美斯奇乐园,容兰本想混进去,可是岛国人在安保方面很严,容兰没有什么机会,不过井下宏满应该是跟着一起来了,容兰看到了他一个侧影。

李易叫李国柱他们继续监视,不要打草惊蛇,当下立刻洗漱,八点钟的时候,便带着蒋锐坐车开向美斯奇乐园。

美斯奇在东岭子区,李易两人到了那里的时候,游乐场里已经有很多人了。

李易叫容兰从里面出来,双方在隐秘的地方说话。

容兰道:“我在这混了几天,井下清泉的人确实是今天才到的,看来他们倒很守规矩。

任有德没亲自来,只是派了手下人负责移交。不过我发现任有德的人全都撤走了,现在整个游乐场全都是井下的人。”

李易冷哼一声,道:“岛国人做事向来是这样,做的挺绝的,把任有德的人全都遣走,也方便他们做事。”

正这时,李易的手机打来一个陌生号,看来是公用电话,李易一接通才知道,对方原来是徐正业。

徐正业道:“李易,井下父子已经开始行动了,我估计他们暂时不会放那些生物毒素,估计会稳定一两天。

我查到明天美斯奇乐园似乎要增加一个新的游戏项目,可能客流量会多一些,井下父子极有可能在明天下手。”

李易笑道:“我手下都是高人,也没打听到你说的消息,看来不愧是专业的情报人员哪,厉害就是厉害。

那好,咱们今天先盯紧点,明天跟井下父子同步行动,不能叫他们放出一滴毒来。”

挂了电话,李易叫容兰仍然按原来的方式监视乐园里的情况,李易本人则带着蒋锐,简单的化了化妆,遮掩住本来面目,一起走进了游乐场。

两人在游乐场里闲逛,暗中留心相关的情况。李易想起以前曾经带路小花来这里玩,当时还遇到了刘平安。

刘平安这家伙自打上次的事之后,最近似乎一直没有出来活动。

像这种人,如果不出来活动,反而叫人担心,尤其刘平安还有一个阴险的老爹,刘允文这老东西眼不露光,身不露彩,平淡的就像是白开水,却有着狼一样的心性,狐狸一样的手段。

陆亭候的死就是个例子,虽然自己已经知道了真相,但是刘允文也一定算到了,在大局中,找一个替罪羊包管天,叫大家都有钱赚,才是上上之策。

不会有人太较真,非要把幕后黑手挖出来,那样可能谁也赚不到钱。

看来刘允文这老东西,才是最大的敌人。也难怪当初段凯东会死在他手上。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段凯东的死是什么内情,不过至少和刘允文密切相关。

一想到段凯东,李易立刻便联想到谈欣蓉,自己跟谈欣蓉很久不见了,对于当初所说过的话,李易还没有忘,也不知道谈欣蓉忘了没有。

自己现的成就,自然早就超过了段凯东,如果自己真的去找谈欣蓉较真,翻出以前两人之间的约定,不知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

蒋锐是火眼金睛,跟李易在游乐园里散步聊天,却见李易表情和眼神有变化,蒋锐一看就知道李易在想什么,当下道:“李高人,想美女呢吧?也说出来叫我听听。”

李易这才回过神来,本想说点什么,却欲言又止。李易在蒋锐面前向来不隐瞒,主要是想瞒也瞒不住,可是今天这话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蒋锐见李易略带伤感,也就不再追问,扯些别的话题来分散李易的注意力。

走着走着,两人转到了游乐场中央那架高大的空气处理器旁。

李易心念一动,本想走过去看看,哪知从一旁的控制室里出来几个人,上前拦住李易二人,用一种十分生硬的汉语道:“对不起先生女士,这里正在施工,危险,请绕行。”

李易怕被人认出行藏来,胡乱的应了几声,拉着蒋锐转身走开。

两人来到一棵树下,李易小声道:“看来徐正业说的没错了,他们确实是要通过空气处理器来施毒。这帮丫挺的,孙子,我要是叫他们成功了,我都不姓李。”

忽然从游乐园东口开进一辆丰田来,车子很低调,不过气场却不弱。李易心说没准是井下清泉来了。

果然丰田车到了总控制室门口,保镖下车打开车门,井下清泉从车里走了下来。

在井下清泉的身后,跟着的是那个花田流的高手赤雪见义。

这都不奇怪,可是最后下车的却是一个穿着黑色劲装的高挑秀美的女人。

这女人微躬着腰,显得十分恭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身形凝重沉稳,不过步子迈的很小,是那种岛国女人典型的小碎步,紧紧的跟在井下清泉的身后。

虽然她迈的是碎步,不过李易一看她走路的样子就知道这女人十分辣手,武功绝对不低。

看她年纪能有二十三四了,不过皮肤又白嫩,乍一看就像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头发梳成辫子,垂在脑后,低眉顺目,一语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