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3 不妥在哪里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人物作品 极恶男子 极恶男子 第一卷 783不妥在哪里

这大开碑掌是李易从大摔碑手里化出来的,其实原理一样,这一掌打在石碑上当然没法把石碑打断,但是李易试过,打在普通的铁门上,可以把铁门硬生生击飞,同时打出一个掌印来。

这一掌打在这男杀手身上,效果也不差,咚的一声,紧跟着就是咯的一声响,原来李易将这人的脊骨给打断了。

这人只觉身子像是被火车撞到了似的,并不如何疼痛,同时心口窝一紧,哇的一声,一口血喷了出来。这口血有一半喷在了酸液里,立刻发出嗤嗤声响。

这男杀手脊骨一断,神经产生断连休克反应,整个下半身失去了知觉,同时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李易这一掌打的太重,硬是把这男杀手胸口的衣服扣子震开了,他衣服里怀刚好挂着一个小包,也不知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被李易的掌力一冲,横飞过酸桶,跌向了外面。

与此同时,这男杀手身子一软,扑通一声跌进了酸池里,溅起一米多高的酸液水柱。

李易忙向旁一坠,双手扳住桶壁,接连横攀,这才将酸液躲过。

李易双脚轻轻一蹬,将两只鞋子踢掉,不过脚上还疼的厉害,看来受伤不轻。

这时危险解除,李易终于能绕到近处,跳回了楼顶。

蒋锐四女扑过来,跟李易抱在一起,一时间大家不知说些什么好。

这是是非之地,大伙抱了片刻。立刻分开,蒋锐从楼顶上找了些杂物。先将李易脚上的酸抹掉一些,不过李易的双脚已经被腐蚀的很严重了,必须得送医才行。

当下由黎心雨背着李易,文兰提着强子和东健,众人从铁门下去,将锁锁好,悄没声的出了楼。

一楼收发室那大爷已经躺在藤椅上看着电视睡着了,他又老又聋。对于楼顶上的激烈打斗,对于酸桶铁盖跌在地上的声音居然一点也没听着。

众人到了外面,从酸桶旁经过的时候,许阳阳见地上有个小布包,包是金黄色的料子,显得很贵重似的,便俯身捡了起来。

李易道:“包是从那个杀手怀里跌下来的。没准有用,留着吧。”

许阳阳把包揣在怀里,众人又回墙边,黎心雨先跳出去,再由文兰把李易、蒋锐和强子跟东健一一扔出去,然后文兰和许阳阳才双双跳出了墙。

这附近也能打车。不过李易这个样子去打车,怕是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当下给迎仙楼的汪则荃和邵冰打电话,叫两人派车来接,不要声张。

很快。这两人便开着车到了,见李易伤的这么重。两人忙把李易扶上车,开到了最近的医院。

医院的急诊医生也从没处理过这么严重的化学烧伤,忙叫来二线帮忙处理。

又是碱中和,又是大量冰水冲洗,最后总算是把酸液都处理掉了。

医生仔细的查看了李易的脚,发现两只脚的两边和足底是伤的最重的,皮肤已经烧的坏死了,不过还好,肌肉没有受到损伤,恢复起来还算是比较快。

李易双脚包扎好了,又收住了院,大家的心这才算是落了地。

李易叫汪则荃和邵冰带人看好强子和东健,但不许问两个人任何问题,也不许任何人接近两人,更不能叫两人跑了。

汪则荃和邵冰问起李易今晚到底出了什么事,李易不方便把真相告诉他们,便随便编了个瞎话,两人知道李易说的也不是真话,不过对于老板的隐私,这两人也不想过多探究。

李易躺在病**运气疗伤,不过觉得没有什么成效,看气功对于化学腐蚀的烧伤是没用的,至少在治疗阶段没有用,以后消肿祛腐生肌时或许有用。

许阳阳把那个金黄色的袋子交给李易,李易打开袋子一看,原来里装的是一本线装书,封面上三个大字,百妖掌。

李易笑道:“因祸得福,原来是这东西,这是百妖掌的拳谱。”

书是古装书,看起来很老旧,有可能是孤本,难怪这男杀手如此看重,用这么好的袋子装起来带在身上。

李易轻轻翻开第一页,头立刻大了,原来是坚着写的繁体字,还没有标点符号,这可怎么看?

幸好有蒋锐在,于是蒋锐一页一页的给李易讲解。

书里所讲的理论跟李易先前所悟到的相差无几,只是在细枝末节之处有着很多更加幽深微妙的道理。

前面理论讲完,翻到后面就是具体的招数,一共是八式百妖拳,应八卦理论。而式间的转化关系,也是按着八卦理论解释的。

但是每一式根据具体实战时情况的不同,各有八式后招,加在一起就是八八六十四式,正应了八八六十四卦。

这些招数都能连在一起应用,每种后招其实又可以成为别的招数的先招,中间一点断续处都没有,其连接也不牵强,整套掌法完全可以连成一个圈,每一个点都是起点,也都是中点。

因此,这些招数其间的转化关系极是繁复精微奥妙,李易不禁频频点头。

李易双腿伤重,不便动弹,当下在手上练习,因为有以前的功底,是以练起百妖掌来上手极快。

李易越练越起劲,对于发力方法李易并不用下太大的心思,因为本来就会,李易所关注的,是招数之间的衔接,如何在各种姿势下换招,如何中途重新发力等等拳法道理。

折腾了一夜,大伙都累了,李易练着练着双眼皮沉重,头一歪,沉沉睡去。

到了第二天天亮,李易被脚上的烧伤给疼醒了,不过心里知道一时半会儿好不了。急也没用。

李易在蒋锐等人的照顾下洗漱已毕,又吃了早饭。这才将强子和东健叫到病床旁。

这俩人早就蒙了,一直到现在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昨天晚上的一幕一幕,就像是在拍武侠片,这两人当时都看傻眼了,不知道是现实还是虚幻。

等这时站在李易病床前的时候,看到了李易头上的红印,这俩人才回过神来。

强子失声道:“原来是你。你是李易,海州一点红!天,我早该想到的。”

李易一笑,道:“华局在你们面前也没少提我吧?”

强子和东健对视一眼,都把头低下了,不再说话。

李易道:“你们心里在想什么我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我估计你俩也能猜的出来。怎么样,还用我说吗?”

强子抿了抿嘴,道:“那好,既然你昨晚救了我们两个,我就跟你说实话。

上次华局夫人乔姐跟他闹了点别扭,要离开海州。不过华局后来感觉乔姐极有可能回家去告状。

乔家老爷子很有势力,而且跟京城五大家族里的李家很有交情。华局能有今天,在一开始的时候,也是借助了乔家的势力。

所以华局其实很怕乔姐要对他不利,于是那天就亲自去把乔姐接回了家里。没叫她离开。

我俩当时不在场,不过凭推测。华局在老婆面前,应该是放低了身段,说了不少好话,求得乔姐的原谅。”

蒋锐冷笑两声,道:“其实这正是杀人心态的开始,虽然未必是杀人计划的开始。”

强子接着道:“后来乔姐就暂时没有回家,还是留在了海州,他们两口子之间也消停了几天。

可是那天,华局的那个情人,听说是个模特,英文名字叫什么安娜的,居然脑子发昏,找到了华局家里,看样子是去向乔姐示威的。

这一下自然把乔姐惹恼了,可能跟那个安娜打了起来。我们当时没在场,不过后来我们赶过去的时候,看那个安娜头骨凹进去一块,应该就是乔姐打的。

华局把我俩叫过去的时候,屋里地上已经躺着两具尸体了,一个是乔姐的,一个是那个小妞的。

我们当然没敢问具体经过,华局也没多说,只是叫我们把尸体处理了。

碰巧当时手边只有一辆车,车又不大,于是只能先运一具尸体,华局叫我俩先把乔姐的尸体运出海州,叫我们在东岭子区等他,他随后就到。可是后来迟迟没到,我俩也不敢打电话催。

同时中途还出现个人,挺神秘的,居然趁我俩不注意,打开了后备箱。幸好当时华局请的这个杀手带着那小妞的尸体赶到了,把这人给打跑了,还给了他两枪。

原来华局怕惹麻烦,并没有亲自露面,只是花钱请了个杀手帮着处理尸体。

偷偷打开后备箱那人后来掉到了河里,尸体好像到现在还没找到。当时我们一是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不能离开车子下河里去找人,二来料想这人肯定也活不成,所以就没有下去细找。”

李易点点头,道:“那个杀手叫什么?”

强子道:“不大清楚,华局让我们管他叫罗摩,好像是外号。

后来我们带着两具尸体到了广宁,在一家化工厂里把尸体丢到池子里给溶了。

溶完之后,华局没叫我们回去,让我们在外面先呆一段时间,算是避避风头。于是我俩就到了广宁附近的一个小县城里。

哪知道后来华局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俩去会合罗摩,由他带着我们来东昌再办件事,说到时候再跟我们细说。结果……,结果就这样了。”

蒋锐道:“华国伟当时杀了乔艳红,极有可能只是一时激动误杀,当然,这种恨在心里已经憋了很久了。

所以他当时还没能想到要把你们两个也一起做了,否则你们在广宁的时候,就会跟着乔艳红和那个安娜,一起被罗摩推进酸液池。

后来华国伟冷静下来,才想要罗摩再下一次手,把你们也除了灭口。”

强子和东健头上汗出,对这件事也是十分的后怕。

东健一直没有说话。这时道:“李哥,我俩谢谢你昨天出手救了我们。要不是你,我俩这会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现在这种情况,华局肯定不会放过我俩,李哥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只要是我俩能做到的,我们一定尽全力。”

一般李易笑道:“好啊,我正好有用的着你们的地方,那就是做证人。”

强子道:“证人?你想告华局?”

李易微微摇头。道:“这个你们就不用管了,总之到时候张开你们的嘴,把实情全说出来也就是了。

这事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你俩还会天真的认为能活下去吗?你们没的选择,只有听我的。现在不是华国伟死,就是你们亡。”

这两人又不是傻子,李易不说他们也知道事情的严重程度。当下再次表态,会听李易的吩咐。

李易叫他们先下去,由汪则荃和邵冰负责好好看管。但是不能走远。

于是两人就在隔壁病房住下了,随便报个功能性疾病,按自费住院,汪则荃和邵冰等人则算是家属陪护。

医院大夫也乐得有这样的人来消费。反正也不影响医保,卫生局又不查,你自费住院,爱住多久就住多久,谁还怕钱压手。

两人出去以后。李易示意蒋锐把病房的门关起来,把四女叫到身边。低声道:“那个女杀手昨晚没有出现,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蒋锐道:“如果那个女杀手昨晚也到了现场,那说不定就躲在暗处,她没有出手,很大程度上可能是价钱问题。

所以我猜,这个女杀手一定会跟华国伟再次联系,然后商定个好价钱,紧跟着就会向咱们下手。”

李易心念一动,把手机拿了出来,上次在华国伟家里留了一个信号接收器,或许能发现些什么迹象。

李易把自动录制下来的视频从头看了一遍,见华国伟白天并没在家,估计是正常去上班了,到了晚上下班,华国伟才回家。

华国伟家里现在并没有小保姆,也不知是一直没请,还是近期给遣走了。

华国伟回家之后,一直在过道里打转抽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蒋锐分析客厅正是华国伟掐死乔艳红的地方,不过看华国伟的表情和动作,似乎并没有什么悔意,更多的还是害怕和焦虑,看来华国伟对乔家的势力还是相当的顾虑的。

视频一直到今天早上,华国伟都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也没有打任何电话,更没有人给他打进电话。

先前自动录好的视频都放完了,接下来便是实时监控。今天华国伟起的很早,天还没亮就醒了。

蒋锐道:“看来华国伟跟那个女杀手约好了,会在今天相互通信。”

果然华国伟起床以后,就只披着睡衣拿着手机在屋里踱步。

时间大概到了八点半,忽然华国伟的手机响了。

李易和蒋锐等人也立刻集中精神,仔细监听。

只见华国伟立刻接了电话,却没有说话,对方也没有说话。双方足足静了三秒钟,华国伟才沉声道:“怎么样?”

对方正是上次那个女杀手的声音,只听这女人道:“华局长,或许这笔钱我赚不到了,又或许我可以多赚一些。”

华国伟明显的皱了皱眉,道:“哦?怎么说?”

那女人咯咯一笑,道:“你叫我杀的那个罗摩不用我动手就已经死了,所以我说我有可能赚不到这份辛苦钱。”

华国伟微微一哼,道:“你不用绕圈子,接着往下说。”

那女人道:“不愧是堂堂局长,果然聪明,华局长,你这个市地税局局长应该是正处级吧?确实不一般哪。嘻嘻。”

华国伟慢慢的坐了下来,向后一靠,靠在椅背上,双腿搭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道:“你不用敲我,如果事情棘手,我会考虑加加价,只要你让我满意,我就一定让你满意。

但是我希望你能有契约精神,以免发生不愉快的事。我已经落到这个地步了,你不用拿我仕途来威胁我,我可以选择放弃这些,我不在乎。”

那女人果然不再嘻笑了。咳嗽一声,语气也变的严肃起来。道:“好吧,你那个罗摩高手叫李易给打到酸桶里去了,现在恐怕渣都不剩了吧。

别外李易把你的那两个心腹也给救走了,这算不算是坏消息?如果华局有意解决一些事情,咱们可以好好商量商量价钱。”

华国伟本来十分闲适的坐在那,一听到这,呼的一下跳了起来,举的电话原地转了几圈。忽然定住,一拳打在墙上,喃喃骂道:“他妈的,又是李易!”

李易跟蒋锐几人对视一笑,道:“他妈的,就是你老子我,你能怎么着?”

这时那女人道:“华局。我昨晚躲在东昌化工厂看了一场好戏,李易身手确实比我想象的还要好,身边也不缺高手,所以我想我就算出尽全力,也未必能杀的了他,弄不好我自己也不能全身而退。”

华国伟语气有些急。道:“那你说应该怎么样?”

那女人道:“我说当然可以,钱呢?”

华国伟道:“好,按老规矩来,五百万,不能再高了。”

那女人道:“华局。你这些年贪了多少,又收了多少。区区五百万都嫌多,这气魄不够大啊,这次的生意难做,一口价,一千万,你要是不愿意,那就另请高人吧。我要挂了。”

华国伟又是一拳打在墙上,道:“你等等。”微微犹豫了一下,道:“好,一千万,不过要除了李易和我的两个人,差一个我都不给你钱。你说,你打算怎么做?”

那女人咯咯娇笑,道:“我自有我的办法,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今天把钱打过来,明天我给你回信。等着我的电话哟。”

华国伟道:“佳依丝,你可别耍我,如果我发现你在耍我,我一样有办法对付你。”

这个叫佳依丝的女人道:“放心,我有职业道德。”

说完挂了电话。

华国伟咬牙切齿,一把将电话摔在地上,电话被摔的稀砸。

华国伟站在那猛喘粗气,不过很快就趋于平和,俯身将手机捡起来,取出电话卡,又换到另一部手机上,用手拿着手机,食指不住的敲击着手机表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蒋锐道:“现在已经触及到了华国伟的心理底线,不过他缓冲的很快,看来这人很难对付。”

李易道:“阿锐,你说那个叫佳依丝的女杀手会怎么做?”

蒋锐缓缓的摇摇头,道:“现在肯定还猜不出来。这个名字……,不像是假名,难道她是少数民族的?”

文兰道:“不如问问黄兰,她就是少数民族的,或许能知道。”

李易同意了,文兰便给黄兰打电话。

黄兰先前跟李易斗法的时候,被李易逼的受了内伤,当时受伤不轻,不过现在好了很多,此时黄兰正在家里呆着,没去出任务。

文兰打通了黄兰的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黄兰也是一愣,道:“佳依丝?那是我们族的名字啊。不过并不是人名。”

文兰道:“那是什么名?”

黄兰道:“是我们族里的一个传说,佳依丝是这个传说中女妖的名字。

传说在亚古鲁河里有一群女妖,歌声媚人,能迷惑水手,让水手神志不清,最后把船开到礁石上,触礁翻船。

撞了船之后,这群女妖就以水手的肉为食,吃过人肉之后就青春常驻,以后接着骗人。她们就叫佳依丝。”

弄了半天,还真不是人名。

放下电话,大家面面相觑,蒋锐道:“或许这个佳依丝有类似宫兰或者空兰的本事,可以用声音迷惑人,这算是什么功夫?”

李易摇头道:“没见识过,也没听说过,不过如果定力够深,这种功夫往往没有多大用处。”

许阳阳插话道:“是不是只对男人有用?”

李易笑道:“谁知道呢,你也可以试试。”

现在既然已经大概知道了对方的本事和动向,剩下来的就是防守了。

李易料想佳依丝会先出手对付强子和东健,这两人的定力自然不够,弄不好就叫佳依丝给虏了去,把小命丢了。

当下李易便要把两人叫到自己身边。以增加安全性,不过蒋锐却道:“这个佳依丝既然昨天已经看到咱们动手了。那她没准现在就在附近盯着咱们。

我看不如用强子和东健做饵,咱们守株待兔,也好变被动为主动,变明为暗。”

李易自然深以为然,当下叫蒋锐把剩下的那枚信号接收器偷偷放到了他们那间病房。

如此便等到了一天,佳依丝既然说明天给华国伟回信,那么肯定会在今晚动手。

天渐渐黑了,李易这时已经做好了准备。将真气在体内流转了一圈,自觉心头空明,灵台清静,料想不会受魔音骚扰。

时间指向了晚上九点,却仍然没有动静,李易不禁起疑,难道这个佳依丝真的是在骗华国伟。收了定金之后就跑了?

正在李易心里有些着急的时候,林美心忽然打来电话。

李易这一天一直都没有跟林美心联系,她这一打来电话,李易不知为什么,似乎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心里便是咯噔一下子。

屋里众女听到李易手机的铃声。也知道是林美心的电话,因为李易给每个女人的来电铃声都设成了特殊的曲子,林美心的来电铃声是她自己弹的一首钢琴曲。

李易心里这股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拿着手机居然没有勇气接通。

蒋锐将手机接过来,向众人看了一眼。接通了电话,并且设成了公放。

电话里没有人说话。李易忍不住道:“喂,美心吗?”

哪知对方却不是林美心,竟然传出了佳依丝的声音,只听她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李易吧?你的女人果然都是上等货色。

你不知道我是谁吧?没关系,以后大家或以交个朋友。咱们现在说说正事,你的两个女人现在都在我手上,你也算是半个江湖人,用咱们的话来说,这就是肉票。怎么样,李易,谈谈价钱吧?我可没有什么耐心。”

李易强忍住怒气,道:“我的人怎么会在你手上?”

佳依丝咯咯一笑,道:“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我比较在意价钱。”

李易抿了抿嘴唇,道:“你要多少都行,你开个价,我拿着钱去换人。”

佳依丝笑道:“真爽快,我其实也很喜欢这样的男人,其他的男人都太俗气了,只知道跟女人上床,完事之后甩手就走,没有一个重情重义的。嗯,你或许是个例外,不错,我喜欢。”

李易怒道:“x你妈,你少放屁,你要多少钱?在哪换人?”

佳依丝道:“别这么粗鲁嘛,骂的太难听了。李易,本来呢,如果你能开个好价钱,我是可以考虑交换的。

但是我这行有原则,这笔买卖是我先答应别人的,所以抱歉,你拿再多的钱也没用。我不要钱,我,要人。”

李易正要说话,蒋锐向李易使了个眼色,抢着道:“你叫什么名字?诨号叫什么?江湖上怎么称呼?你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却不知道你是谁,这不大公平。”

佳依丝道:“听这声音,你好像就是蒋锐吧。李易身边的女人不只是长的漂亮,还都有本事,哪个男人会不羡慕李易。

不过蒋锐你不用跟我来这套,我知道你有什么本事,你们早在东北参与怀安帮事务的那个时候,我就留意到你了,只不过你没有留意到我。

我告诉你,我根本没有心,你跟我用什么催眠的手段都是对牛弹琴。就算你我面对面,你再配合上眼神、动作和表情,我也不会上当,更何况只是通过手机传递声音。”

蒋锐向来自信,对自己的本事从没怀疑过,这次却被这女人提前算到了,蒋锐本人也不禁大吃一惊。

蒋锐一皱眉,侧耳听着,又故意引佳依丝多说了几句话,同时左手食指在桌上不住的敲击,模拟佳依丝吐字发音的特点和语句的节奏,不住的进行同步分析,待佳丝说完,蒋锐也分析完了,脸上却显出一阵迷茫。

蒋锐表情凝重的看向李易,轻轻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意思是佳依丝确实有这个本事,对外界的心理感应极微弱。催眠对她根本没有用。

这时佳依丝道:“蒋锐,我猜你在对我进行心理分析吧?分析出什么结果来了?哼。李易。别再耽误时间了,我只要那两个人,不用我多说,你知道的。

今晚在玉生香的帝国花园见面,不过只能你一个人来,我会全程监视你,如果你的女人跟着你,我立刻就撕票。

来。林美心,苏绿,给你们的情哥哥叫两声,要不然他还不信我呢。”

电话那边却没有人叫,忽然只听啊啊两声,虽然只是两下叫声,李易却仍然听的出来。一个是苏绿,一个是林美心。显然二女不想李易出危险,都不肯对着电话说话,佳依丝或许是突然出手打了两人,两人这才叫出声来。

李易破口大骂,可是没骂两句。佳依丝就挂了电话。

李易半点都没犹豫,立刻起床,可是两只脚踩到鞋里的时候,却疼的李易闷哼一声,两只脚就像是有几万只针在里面刺。

黎心雨道:“我去。我就不信她还能迷惑了我。”

李易一摆手,道:“不行。你们都别参与,我一个人去。”

文兰道:“你脚上有伤,你一个人去怎么能行?”

李易沉声道:“行啦,都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蒋锐向文兰她们使了个眼色,叫她们住嘴,对李易道:“很明显,佳依丝不只是想要那两个人,她主要是想要你的命。”

李易道:“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我去救人,我想办法就是了。”

文兰道:“要是容兰在就好了,那样咱们也可以分兵两路。”

可是容兰已死,文兰说这话也没有用了。

李易挣扎着下了地,可是每迈一步都疼痛难忍。

昨天刚受伤的时候虽然也疼的厉害,却还能行走,今天两只脚已经处理过了,却反而更疼。

李易没法正常走路,最后只好让黎心雨背着他出去,同时把强子和东健也叫了出来。

李易说带他们两个去办些事,这两人不知发生了什么,李易现在说了算,叫他们跟着一起去,这两人自然就跟着了。

到外面打了车,蒋锐在李易耳边道:“我分析佳依丝是单干,没有同伙的,等你走了,我们便偷偷出来,随后就到,你尽量撑住,拖延时间。

跟她说话的时候注意力别太集中,我跟你说个节奏,你在心里默念,或许能有些效果。”

说罢蒋锐给李易说了个节奏,很短,李易很快便记住了。

蒋锐抱住李易在李易额头上亲了一下,这才放开,李易知道这是蒋锐故意做的,如果佳依丝就在附近偷看,蒋锐这么做就可以叫佳依丝不怀疑什么。

在东昌很多人都知道玉生香的帝国花园,这司机自然也知道,发动车子,开向旁国花园。

一路上强子和东健也没敢多问,不过两人明显很紧张。

李易在心里不住的默念那个节奏,倒并不觉得有什么太特殊的地方,不过既然是蒋锐告诉自己的,这东西就一定有用。

过了大概二十来分钟,车子便到了帝国花园外面。

这帝国花园和上次相比又变样了,广场上的雕像换成了极为怪异的抽象派的作品,也看不出来是牛是猪,是人是鬼。

李易不懂什么艺术,也无心欣赏,由强子和东健搀着下了车,走到了广场中间。

广场上只亮着五六盏灯,显得很暗,今天广场上没有客人,气氛十分压抑。

李易拿出手机给佳依丝回电话,还没等电话打通,李易便听到玉生香的那栋别墅的方向,传来一阵歌声。

这声音若有若无,说好听也不见得有多好听,说幽雅也不见得有多幽雅,可是却十分吸引人。

李易一时间忘了打电话,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了歌声传来的方向。

强子和东健也是一样,这两人听了一会儿,强子道:“真好听,李哥,咱们过去看看吧。”

李易点头道:“好啊,确实很好听,你,你能不能听出来歌里唱的是什么?”

强子摇头道:“我听不出来,好像没有歌词。啊。有的,有歌词。咱们走近点,那样能听的清楚一些。”

李易毫没犹豫的就同意了,于是强子跟东健扶着李易慢慢的走向了玉生香的那栋别墅。

在李易的潜意识里始终有个声音,这声音告诉李易不要听这歌声,可是李易却禁不住诱惑,还是一步一步的向前移去。

虽然心里觉得有些不妥,但是不妥在哪里,却想不明白。

歌声断断续续。有时听的清楚,有时又听的不清楚,也不知过了多久,三人已经到了玉生香的别墅大门口。

可是这歌声却仍然显得很遥远,好像你走多少步,它就退了多少步似的。

东健喃喃的道:“李哥,咱们进屋吧。唱歌的人在里在里面。”

李易道:“好,唱歌的人一定在里面。这地方……,我好熟悉,我以前一定来过,咱们进去看看。”

三人推门便进,玉生香家的大门向来不锁。任人自由出入。进了大厅,大厅里并没有开灯,三人走到中间,那歌声反而越来越响了,似乎唱歌的人就在附近。但是却看不到她人影。

强子和东健受了这声音的影响,不由自主的放开李易。开始四下里寻找,边找边道:“人在哪呢,在哪呢?这里怎么有股气味?”

李易这时也闻到一股气味,提鼻子闻了几下,道:“这气味像是某种香水,是什么牌子来着?”

李易正在那想着,东健忽然不小心踢倒了一个雕像,轰的一声巨响,这雕像摔的粉碎。

强子和东健并没觉得如何,可是李易心里却是一震,那股不安的潜意识越来越强,李易越来越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李易这么一想,心思登时清明起来,虽然只有一瞬间,却也叫李易及时的意识到了自己正处在危险的境地。

李易忙把蒋锐告诉他的那个节奏重复了一遍,这一下心里更是清醒了一些。

于是李易不断开始重复这个节奏,每重复一次,灵台便清醒一次。

终于李易完全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提鼻子一闻,原来这大厅里全是煤气味。

李易出了一身的冷汗,在瞬间想明白了,原来佳依丝把煤气管道打开了,又用歌声把自己三人引到了大厅里,现在大厅里全是煤气,只要有一点火或是电火花,立刻就能引起爆炸。

而事后这事便可以当成是一个意外,当地警方也不会过分追究,那样佳依丝也会少一些麻烦。

李易想明白了这一点,与此同时,也看到了自己身旁其实还绑着两个人,正在不住的对着自己呜呜闷叫,这两人正是苏绿和林美心。

李易先前进来的时候,并没看到这两人,一是大厅里没有开灯,二是李易正处在幻觉当中,就算是看到了这两人也会以为是雕像。

而这时神识恢复正常,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

李易不及多想,见自己正站在大厅中间,离大门有七八米远,当下一提两人身上的绳子,使出移形换位,便向大门冲去。

可是李易双脚受了重伤,又提着两个人,这两人虽轻,加在一起却也有二百斤,是以一用力便压的双脚奇痛,疼的李易在半空就跌了下来,扑通一声摔在地上,不过才纵出来两米多。

可是就在这时,大厅里的灯开了,在充满煤气的地方开灯,无异于引火爆炸。

李易心里一凉,心说这下废了,三个人非得同时死在这。

不过李易身手不弱,是以在危难的时候仍然本能的要做些什么,李易左手随手扯过一件雕像,反手掷向大厅的玻璃门,同时使出全身的力气将苏绿和林美心两人也掷了出去。

那件雕像砸在玻璃上,哗的一声将玻璃门砸的粉碎,苏绿和林美心两人的身子也平着飞了出去,落在外面地上,滚出老远。

就在这时,大厅里已经发生了爆炸,巨大的气浪和热流冲向李易,李易就像是掉进了火炉。

李易这时前势已尽,后力未续,再要纵跃已然不行,只得闭眼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