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 朋友的帮助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腹黑人物作品 极恶男子 极恶男子 第一卷 784朋友的帮助

忽然,一条长索不知从什么地方飞了过来,一下子卷在李易的腰间,那人用力一抖,李易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被这人用长索在千钧一发之际硬给拉出了大厅。

大厅的爆炸声震耳欲聋,李易虽然被及时的救了出来,可是身上仍然被烧着了。

李易跌在地上,忙顺势一滚,这才将火熄灭,可是头发已经烧焦,几乎一根不剩。

有人跑过来把李易提到一边,李易再一看,原来这人是申兰。这也不奇怪,除了申兰,恐怕别人还真没有这个本事。

李易再一看,不只是申兰,还有宫兰,蒋锐她们自然也跟来了。

玉生香的楼一爆炸,立刻烧了起来,强子和东健当然没能救出来,当场就给炸死了,这楼经大火这一烧,也全毁了。

消防车的笛声很快便响了起来,越来越近,蒋锐道:“咱们先走吧,要不然一会儿会很麻烦。”

这些人都开了自己的车,当下把李易、苏绿和林美心抬到车上,开车离开了帝国花园。

李易回过头来,透过车窗看向帝国花园,见那些雕像在火光中仍然似乎动了起来,像是在跳一场诡异的舞蹈。

回到迎仙楼,众人聚在一起,说明前后原由。

原来申兰和宫兰到东昌出任务,他们并不知道李易带着人就在东昌,主要是李易出来之前没有跟太多人提起这事。

两人执行完任务之后,拿着酬金正准备回去。偏巧在路上遇到了蒋锐等人,大家这才聚在一起。急奔帝国花园而来。

到的时候,申兰跑在最近,到别墅门前闻到气味有些不对,申兰就知道不妙。

正好李易这时用雕像砸碎了玻璃门,还把苏绿和林美心抛了出来,这两下是胡乱扔的,险些把申兰也一并撞到。

当时申兰一看李易躺在地上,又闻到了煤气味。知道不好,于是立刻出手。

他的长索最长的时候将近三十米,使起来比手还灵活,这时距离李易只有不到十米,想用鞭子拖个人出来,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

于是申兰甩出长索,救出李易。同时自己也滚到一旁,大厅就在这时爆了炸。所幸四人都没有受重伤,只是轻微有些擦伤。

李易恨恨的道:“这个佳依丝真可恶,要不是我命大,今天就给炸死了。”

李易问苏绿和林美心为什么会私自出来,林美心道:“我当时正跟阿绿在房里呆着。忽然听到有人唱歌。我立刻就想起了生香姐。

而且这种想念特别的浓重,当时并不觉得奇怪,现在想想,应该是受到了佳依丝的影响。

阿绿也有同样的感觉,她说很想见识一下玉生香老师。有些演唱上的技巧要向她请教,于是我俩就出了房间。

本来有人负责保护我们。可是我俩出来的时候,看见我们的人都没过来阻止,好像没看见我俩似的。

于是我俩就出了楼,再后来就被那个女人抓了,把我们带到了帝国花园。不过我在帝国大厦里没见到生香姐,也不知道是已经被她害了还是怎样。

最后她才给你打电话,然后后把我们绑在了大厅里,直到你来救我们。”

蒋锐道:“我分析佳依丝的性格,她多半不会跟华国伟那边解约,肯定会继续等机会,再来对付阿易。

我猜佳依丝现在一定在咱们附近盯梢,只是不知她长什么样子。”

宫兰忽道:“我有办法。”

宫兰上次还跟李易做对的时候,被李易用段兰砸中,两人同时断了肋骨,伤势不轻,后来好险死了。

不过宫兰会模仿猫的喉鸣声,好像叫什么九命猫声疗伤大法,可以用来疗伤,所以这时的骨折已经基本好了,要不然也不会出来接任务。

众人听说宫兰有办法,都问是什么办法。

宫兰生性淡漠,淡淡的道:“如果这个叫佳依丝的真的就在附近的话,我就有办法叫他出来。

蒋锐,把你跟主教说的那个节奏告诉我,我得用这个发功,佳依丝既然不受催眠,这证明她内心不动,她不动,但是别人动,这就叫水落石出。

不过我的功力只限于三百米范围内,超过这个范围,我的功力就不够用了。”

蒋锐当下把那个节奏告诉了宫兰,这个节奏说是神奇,其实就是一种对人体固有生物节律的破坏。

这个节奏和大自然的草木生长,和海水潮汐,和人的呼吸心跳,和人体的内分泌变化等规律都完全不符,所以能叫人防止外界的诱惑。

因为凡是诱惑都必然要跟人的某种节律相符,于是人在心里念这个节奏时,就会不受外界的诱惑,有点类似于打麻将时的十三不靠,当然,这也要看使用者本身的定力。

宫兰跟蒋锐默默的重复了几次,转身出了房间,走向楼顶,大家都好奇,自然要跟在后面。黎心雨也背着李易跟着宫兰到了迎仙楼的楼顶。

这地方李易先前来过一次,那还是跟托克兰大教会的副主教宇文青竹打斗的时候上来的。

当时宇文青竹辫子功出神入化,力劈如大刀,把迎仙楼的招牌都打碎了。

宫兰带着众人上了楼顶,走到迎仙楼三个金字的后面,在仙字旁一站,开始不住的深呼吸。

众人都不敢太过靠前,知道宫兰一发功,谁也受不了。

李易却十分好奇,叫黎心雨反向前走了几步,在迎字旁站住了。

只见宫兰胸口不住的起伏,过了片刻便开始颤动,频率极高。带动的宫兰胸口的衣服也像蝉翼一样震动起来,李易甚至都能隐约听到一些声音。

忽然宫兰胸口的衣服啪的一声碎了。宫兰也在这时仰头向天,张嘴大喊了起来,但是只见其形,不闻其音,李易能确定宫兰确实是在喊,可是却一点声音也听不到。

但是当李易向天上看去的时候,却吃了一惊,只见黑色的天幕下。灯光一映,空气居然出现了一层层透明的波纹,就像是水波纹一样,一圈圈的向外散去。

这个大圆圈像个锅盖,从上到下,从中央到四周,整个将迎仙楼和周边的地带罩了起来。

而几只正从附近飞过的鸟也被这声影响。双翅急剧抖动,拼命要飞走,可是没飞出多远,便从天上直跌下来,羽毛乱飞,鸟鸣声不绝于耳。

李易再向楼下一看也不禁吃了一惊。只见楼下已经发生了剧烈的变化,树木枝叶乱颤,树叶纷纷跌落,地上的杂物波波波的震动,不时的有玻璃破碎爆裂。然后从楼上跌下,那些铁栏杆、护栏什么的也不敲自鸣起来。嗡嗡声不绝于耳。

而路上的行人则全都痛苦的蹲了下来,双手捂耳,有些人骑自行车或是摩托车,也都纷纷跌倒,不住的翻滚。

那些机动车更是一辆接一辆的急速停车,刹车声不绝于耳,车子东冲西撞,乱成一团。

其余的人向另三个方向看去,也都是一样的结果,迎仙楼周边的这四条街全都乱套了。

不过大伙却都没感觉有什么异样,看来宫兰这一招对于离的近的和离的太远的都不起作用。

忽然申兰叫道:“快看,那边有个女人没倒,她一定就是佳依丝!”

黎心雨忙背着李易跑过去看,果然在迎机楼右边大街上一棵树后,一个穿黑衣戴墨镜的女人正躲在树后,她并没有蹲下来,也没有表现出痛苦的样子,只是十分奇怪的看着四周围的人。

不用问,这人一定就是佳依丝了。

李易道:“宫兰,找到了,在这边!你收功吧!”

宫兰用力的吐出一最后口气,这时半空中才像打雷一样,轰的一声响了起来,看来是有相生无相,无相返有相,收功的时候,功力不足,这才真的听到声音。

宫兰一收功,大街上的人才恢复了正常,不过谁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有人都站在原地,四下扫视,又互相议论着,一时间各种猜测花样百出。

而天上的云彩也受到了震动,宫兰刚一收声,天上的雨点就掉了下来,噼哩叭啦的向下急坠。

既然找到了点子,自然要把点子抓住,于是不等李易吩咐,文兰、许阳阳和申兰便要跑下楼去抓人。

宫兰却一摆手,道:“不用,距离还算够,我来。”

楼下的佳依丝这时似乎也觉察到有些不大对劲,将眼镜推了推,转身便要离开。

宫兰冷笑两声,右手对着佳依丝一指,嘴里念念有辞,只是听不到声音。

过了不到四五秒钟,只见佳依丝忽的一仰头,身子剧颤,脚下一绊,险些跌倒。

佳依丝又勉强向前走了几步,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死命的按住耳朵,扯着脖子叫道:“别说啦,别再说啦!我受不了啦!”

宫兰把右手一放,轻声道:“下去抓她吧。”

说罢身子一晃,一口血吐了出来,软倒在楼顶上。

宫兰显然是刚才发功太过,伤了真气,李易心下不忍,叫人把宫兰抱起来,在她章门、梁门、太乙和紫堂诸穴上推宫过血,宫兰这才悠悠醒转,低声道:“以前,以前这么发功我都承受的住,现在,现在不行了。看来,我,我功力还没完全恢复。”

李易道:“先别说了,快守住心脉。”

众人回到房里,申兰和文兰已经将佳依丝从楼下抓了回来。

佳依丝这会儿还在痛苦当中,不住的干呕,却什么也吐不出来。

李易怕她再发功,先点了她的哑穴,这才摘了她的墨镜,仔细打量她。

这佳依丝看样子能有三十多岁了,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长的颇有几分姿色。不过不像是汉人,目深鼻尖。头发带卷,略呈金色,不像是焗的,应该是天生的颜色。

过了十来分钟,佳依丝才舒服一些,呻吟一声,抬头看向李易。

李易一笑,道:“认识我吗?”

佳依丝点了点头。示意李易解了她的穴道。

李易道:“对你,我们不得不防,解穴就算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叫佳依丝吧?”

佳依丝一愣,显得十分惊讶,不过还是点头承认了。

李易道:“你不是汉人?”

佳依丝摇摇头。

李易道:“那你是哪族人?”

佳依丝没法表示出来,李易心想屋子里这么多人。佳依丝的功力这时也一定大打折扣,倒也不必这么小心,交流起来太吃力了。

于是李易解开了佳依丝的哑穴,不过手法上留了些力气,只解了五成。

佳依丝呻吟了一声,长出一口气。这才道:“我是苗人。”

李易心道:“果然!”

文兰插话道:“听说过黄兰吗?她也是苗人。”

佳依丝点点头,道:“我早就知道她,她是白苗,我是黑苗,不过没打过交道。”

文兰道:“知道托克兰大教会吗?”

佳依丝道:“当然知道。前年在广源,你们还抢过我的生意。”

文兰笑道:“今天又怎么样。认输了吧?”

佳依丝低头不语。

李易看她态度倒不错,并不如何嚣张,便道:“佳依丝,这事你没有什么错,你就是干这行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不想把你如何,不过现在华国伟的那两个心腹死了。我只能叫你来充当她俩的角色了。”

佳依丝道:“你想让我干什么?”

李易道:“我不知道你对华国伟的事了解多少,总之你老老实实的按我说的做,我就不杀你,等事情结束了,自然放你走。而且还会给你些钱,当然,没有华国伟给的多,我虽然也拿的起一千万,不过不会乱花。”

佳依丝一抿嘴,道:“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李易道:“这是我的本事,你没有必要知道的太多。你表个态吧。”

佳依丝看看四周这些人,知道已经没有逆转的可能了,当下道:“好吧,我听你的,你叫我怎样我就怎样。”

李易一拍巴掌,道:“好,咱们也讲原则讲规矩,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希望你说话算话。”

李易忽然想到了林美心,便又问道:“你把玉生香怎么样了?她是死是活?”

佳依丝道:“玉生香不在帝国花园,她早就不在那住了。帝国花园现在一直是她的一个助理看守着,听说或能要折价卖给东昌市政府。”

一旁的林美心这才松了一口气。

李易看问的差不多了,便又点了她的穴道,把她身上的东西都搜了出来,叫人把她带下去看押好,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李易从佳依丝的东西里把手机挑了过来,摆弄了一会儿,忽然抵制不住的童心大起,用佳依丝的电话给华国伟打了过去,同时把华国伟家的监控也打开来同步观察。

这时华国伟正客厅里坐着发呆,李易打通电话,铃声嘟嘟的响了不到两下,华国伟就立刻接了。

李易没有说话,华国伟忍不住先道:“怎么样?”

虽然极力控制语气,却仍能看出来华国伟有些不安。

李易不禁对着手机冷笑了一声。

华国伟一听声音不对,一下子站了起来,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李易拖着长腔道:“华大局长,我的声音你或许听不出来吧。”

华国伟转了半个圈,皱着眉头似乎在记忆中搜索李易的声音,不过他没有跟李易正面接触过,哪知道说话的是谁。

华国伟道:“你是佳依丝的助手?”

李易又冷笑两声,道:“我对名声这种东西向来不大看重,谁是谁的助手都不重要。”

华国伟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李易哈哈大笑,道:“当然是钱的问题。”

华国伟一听李易提钱,不由得哼了一声。却放松了下来,又坐回到椅子中。靠在椅背上跷起二郎腿,道:“这是什么意思?我已经付了定金了。如果佳依丝完成了伤务,我自然会把所有酬金付了,我向来不食言。怎么?三个人都死了?”

李易坏笑着跟蒋锐等人对视一眼,对着电话道:“华局,人在我们手里,不过还没死,佳依丝跟我们商量了一下。大家一致认为你出的钱太少。现在嘛,我们要五千万。”

华国伟怒道:“这算是什么规矩!五千万,你用抢的好了!我哪来的五千万!”

李易当然不知道华国伟这么些年贪了多少,不过五千万应该是有的,当下咳嗽一声,道:“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地税局局长。又有乔家的势力助力,区区五千万还不算多吧。”

华国伟道:“我不想再跟你说话,叫佳依丝接电话!”

李易道:“抱歉,我老板不在,听说她要去联系乔家老爷子,同时跟对方要那么几千万。做生意嘛,谁的价高我们就跟谁做。”

华国伟不禁冷笑,道:“乔梁会给你们五千万?你叫佳依丝别做梦了。那老东西是铁公鸡,一毛不拔。”

李易道:“你这么评价你老丈人怕是不妥,如果没有乔家的势力。你会爬到今天这个位置?

你忘恩负义,居然还把乔艳红活活掐死。你说乔老爷子知道这事之后会怎么对付你?”

华国伟正要反驳,却突然感觉有些不大对头,沉声道:“不对,你绝不是佳依丝的人。你……,你到底是谁?”

李易一字一顿的道:“海州一点红,我是李易。”

华国伟一下子跳了起来,拿着手机在屋里不住的转圈,忽的又定住身形,脸上的表情急剧变幻。

蒋锐在李易耳边小声道:“华国伟只乱了不到两秒钟,他现在的状态已经转换为想办法,这人……,这人的心理素质太强了。”

华国伟的语调变的十分平淡,道:“原来是李易,久仰大名,海州的青年才俊,一直没有机会正式见一面,没想到今天咱们在这种情况下对话了。

照这么说,佳依丝失败了?李易,我想你什么都知道了,你想怎么样?你开个价吧。

我一共有七千多万,不过有三千多万是股票和米国债券,如果你想要钱,我可以直接拿出四千万,你只要不坏我的事,这四千万就会立刻到你的帐户上。”

李易冷冷的道:“我本来跟你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想知道乔姐这笔账怎么算?”

华国伟哈了一声,显得极为不屑,道:“我真是明白了,看来你跟她果然有一腿,倒不是我瞎猜。李易,你看中她哪一点了?”

李易很不喜欢听到这种话,一时便要发怒,幸好蒋锐及时阻止了李易,向李易使了个眼色,叫李易沉住气。

李易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道:“华国伟,事到如今你就别挣扎了,没机会了,这是你的命。”

华国伟道:“是吗?我这人就不信命。我活了大半辈子,吃够了,玩够了,也乐够了,我今天能风花雪月,明天也能地冷天寒,怎么活不是活?

李易,你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仗着有几下身手,交了些朋友,就以为自己能如何如之何了,哼,海州的水如果真的这么浅,那就都是蛟龙了。”

李易道:“华国伟,你不用拿话纲我,我现在就把证据和证人送给乔老爷子,你有种就在家里等着,那样我就佩服你。

这几天急坏了吧?你心里也有害怕的事情,也有害怕的人。你费尽心机想把知情人都做了,结果都没能成功,现在是不是心情很糟糕?”

华国伟正要回答,忽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放下电话四下里查看。

蒋锐轻轻咂了下嘴,道:“坏了,华国伟意识到了,他在找窃听器。”

果然,华国伟蹲下身来在地上、墙上、柜子上四下寻找,终于在墙的一角发现了李易的那枚信号接收器。

李易这枚信号接收器价值几十万,除了高级的摄录功能之外,还有一定程度的抗物理化学损害的作用。也有着环境适应功能。

这东西的本色是浅灰色的,弹到墙壁上之后。就会随着变成乳白色,不过这种模拟环境变色功能也有限度,要是仔细看,仍然能看出来,信号接收器的颜色要比墙壁的乳白色深一些,还有一定的反光效果。

华国伟蹲在信号接收器面前,拧着眉毛摆出一副狰狞的表情凑近了细看。李易这边的手机屏幕上自然也显示了出华国伟那张怪异可怕的脸。

华国伟在信号接收器上摸了摸,随即将它从墙上揭了下来。放在掌心,对着信号接收器狞笑两声,道:“李易,你应该听的见我说话吧?果然是高级货,看来我小看你了,你不只是能打能拼,还真有些伎俩。”

华国伟说罢两手一掰。把信号接收器掰弯,却见它不坏,于是又拿来剪刀,将信号接收器用力的剪成两半。李易这边的信号自然啪的一下中断了。

李易把手机一摔,喃喃骂道:“几十万就这么没了。”

蒋锐道:“监控录相有吧?”

李易道:“这个当然有,哼。华国伟,我就跟你玩玩。”

蒋锐道:“华国伟刚才右肘下垂,双眼微闭,我猜他可能要逃。”

李易道:“逃?他能往哪逃?我不会让他逃出海州的。”

李易立刻给海州那边的汪兰打电话,叫汪兰把教会里的人叫上。堵劫华国伟,一定不能让他离开海州。

华国伟既然开始行动了。李易这边也不能闲着,立刻给孙显才打电话,想问问乔家老爷子乔梁的电话。

孙显才这时已经带着林惜文到了草原上玩,两人正在宾馆里休息,见李易来电话,孙显才忙接通。

李易跟孙显才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直接问他乔梁的联系方式,孙显才不由得一愣,道:“乔梁?是乔艳红家老爷子吗?我跟他没有什么来往,还真不知道他家的电话。”

李易道:“我听说乔家跟京城李家关系密切,你能不能跟李家问问?”

孙显才道:“到底出什么事了?”

李易道:“乔艳红死了,被华国伟杀的,我有人证和物证,想交给乔家,叫他们自己处理,另外华国伟要离开海州,再晚些怕是来不及了。”

孙显才并不知道海州发生了什么事,一听华国伟杀妻,也觉有些意外,当下先给他妈孙晓梅打了电话。

孙晓梅这会儿没跟庄子期在一起,她身体现在恢复的不错,正在军区大院里散步,听孙显才问他李家的电话就是一愣,待问明原由,孙晓梅不由得有些迟疑。

孙晓梅虽然是因为李易才跟庄子期恢复关系的,对李易确实有些感激,不过她是大户人家出身,高高在上惯了,对李易的这种行为,孙晓梅在第一时间会解读为瞎折腾,当下道:“显才,李易现在在海州都搞些什么?他好好做生意也就是了,为什么把事情搞这么大?”

孙显才道:“事赶事,赶到这了。妈,你说给他李家老爷子家里的电话合适,还是给李超美的电话合适?只是这两个电话我都不知道啊。”

孙晓梅微微皱眉,最后道:“还是叫李易跟李超美联系吧。你跟李易说,以后少参与这些事。”

孙显才要替朋友说话,当下道:“妈,李易不是那种闲不住瞎折腾的人,有时候是事找人,不是人找事。”

孙晓梅不耐烦的道:“好了好了,不用多说了。我一会儿把李超美的电话给你,你叫李易少说旁的话,只把证据交出来就是了。你跟李易说,就算事件事跟他没关,也不别往里插足,会伤到自己的。”

孙显才也不大爱听孙晓梅唠叨,又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待孙晓梅把李超美的电话发过来后,便给李易打了回去。

孙显才道:“阿易,这是李家二儿子李超美的电话,我跟他也不熟,只见过几面,互相没留电话,这号码是我妈给我发过来的。”

李易笑道:“那李家长子是不是叫李赶英啊?赶英超美嘛。”

孙显才也笑了,道:“你还真猜对一次,李家两个儿子。确实一个叫李赶英,一个叫李超美。

李赶英是李家长子。不过没有从政,而是开了公司,平时好像也很少跟家里人走动。

这个李超美今年三十多岁,是体制内的,官职虽然不大,不过能量不小,只是他比我大着几岁,人又挺冷的。我们一直也没怎么深入交往过。

对了阿易,我妈可能也是替你担心,叫我跟你说一声,这件事就到此结束,你把证据交给李家人就行了,由他们负责跟乔梁联系。

你可千万别过多参与,这里的道理很明显。高手过招,就算不想伤害你,内力到处,邻近之人,也必定受伤。”

李易道:“这个道理我晓得,放心吧。祝你跟嫂子在大草原上玩的痛快。再见。”

李易挂了电话。按着孙显才给他发过来的号码,拔通了李超美的电话。

电话响了几声,对方却挂了,李易又打过去,结果又挂了。等再打的时候,电话便移交给移动小秘书了。

李易很奇怪。蒋锐道:“或许这个李超美从来都不接陌生号码。”

李易心里微微有气,心说这种人只是生的好,狂什么,真把自己当人上人了?

李易赌气把号码交给秦少冰,叫秦少冰帮忙,不到半分钟,秦少冰回信说线路已经接通,叫李易随便打。

李易向蒋锐等人一扬下巴,十分孩子气的又打了过去。

果然,这次对方没有挂机,铃声响了十几下,对方终于接了电话。

只听一个有些不耐烦的尖锐声音道:“你是谁呀?怎么搞的,总打来电话?”

李易听这人说话声十分讨厌,当下道:“请问是李超美先生吗?”

对方道:“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好了。”

李易就知道对方不是李超美,或许只是李超美的助理之类的,当下故作大牌的道:“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李超美生先谈,如果你自认为你的身份地位够,那我就跟你说。

不过我怕有些信息是不能叫你这种人知道的,如果你知道的太多,或许会对你不利。所以我建议你让李超美先生接电话。”

对方本来高高在上,叫李易这么一顿乱拍,果然有些气馁,只听这人道:“李处不是闲人随便就能联系的,我警告你,如果你是恶意捣乱,我们会有相关的处理方法。”

李易冷哼一声,并没作答。

过了十来秒钟,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十分沉稳的中年男性的嗓音,只听那人道:“你好,我是李超美,你是哪位,有什么事要联系我?”

李易不再开玩笑,道:“李超美先生,我叫李易,海州人,你可能不认识我,不过这不重要。

我联系你主要是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要李先生帮我转答下。乔梁乔老爷子的女儿乔艳红死了。”

李超美听到这不禁哦了一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李易道:“当然,我没有必要拿这种事开玩笑。乔艳红乔姐以前帮过我不少忙,她的死我也很难过。

不过更叫人难过的是,乔姐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谋杀的。我想乔家人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

李超美道:“我想他们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跟乔叔直接联系,而是要先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的?”

李易道:“我和我的朋友们都没有乔家的电话,所以没法直接告诉他,但是我知道乔家跟京城李家关系很近,所以我才会打给李先生,麻烦李先生帮我转答,或者告诉我乔家的电话,我好亲跟他们联系。”

李超美好半天没有说话,最后道:“好吧,我先跟乔叔说一下,之后你们再联系。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在开玩笑……”

李易抢着道:“我为了这件事差点死了,我不会开玩笑的,我有人证和物证。”

李超美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挂断了电话。

蒋锐坐在李易身旁,轻轻搂过李易的肩膀,温言道:“我看你情绪不大好,是不是心里不平衡了?这些所谓的大人物天生的高高在上,他们付出的努力或许没有你多,可是社会地位却比你高。你心里是不是在想,早晚有一天。我李易也会站在金字塔的尖端。”

李易一笑,把蒋锐搂在怀里。抚弄着蒋锐的长发,道:“还是你了解我,在你面前,我什么都掩饰不住。不错,我承认,我是这么想的。

当然,也没想的那么简单,我心里清楚。相比之下,我已经比绝大数的人幸运多了。

很多人可能这辈子连酒吧都没去过,灯红酒绿的高消费对他们来说就像是不可企及的科幻电影,明明是掺杂了丑恶,在他们眼中,却是高层次生活的代表。

还有那些权贵、暴力、势力,对他们来说可能是想象中无法超越的压力。凡是跟这些东西搅在一起的事,平民们就无法公平公正的解决。

我能有今天的成绩,当然不只是我自己拼出来的,朋友的帮助,尤其是我的幸运都是其中的重要因素。

我这段时间偶尔会潜心思索一些问题,我到底该怎么认识我自己?很多事情我到底该怎么做?我最终到底要追求什么?

虽然有些事还是想不清楚。但是至少不像以前那么冲动,那么幼稚了,我想我早晚有一天会知道自己的宿命。”

蒋锐缓缓坐直身子,扳正李易双肩,用一种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眼光打量着李易。

李易一笑。道:“老婆看老公,越看越冲动。怎么了?我是不是变帅了?”

蒋锐笑着摇摇头,在李易鼻尖上一点,道:“你是变的越来越有男人味儿了。一个人的成长,不只是身体上的,不只是社会适应技能上的,还有心态。我发现你跟以前不大一样了。阿易,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有更大的成就。”

屋里没有别人,黎心雨他们早都出去了,李易听蒋锐说的这么认真,这么严肃,不禁一阵感动,两人紧紧相拥,感受着这一刻的温暖。

忽然手机响了,李易一看是个陌生号,接通电话后,只听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微微颤动着道:“我是乔梁,你是李易吗?”

李易忙道:“是我,我是李易。”

乔梁停顿了一下,这才道:“我听超美给我打电话,说是……”说到这似乎喉头哽住了。

李易道:“乔叔叔,乔姐是我的朋友,这件事我也十分难过,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您老节哀。”

乔梁颤声道:“我,我刚才给艳红打了不知多少遍电话,可是,可是电话却显示关机。

你,你真的没骗人?艳红真的出事了?华,国伟他并没联系我,他知道吗?”

李易道:“乔叔,我跟您联系,其实就是为的华国伟。我跟您说,您可别激动,其实……,乔姐就华国伟杀的。”

乔梁那边立刻抽泣起来,却在极力的控制着,边抽泣边道:“我,我就知道,我早,我早就预感到了,他们不会,他们不会有好……,她本来要回家的,上次没回来,我这眼皮就不停的跳,结果真……,艳红,艳红啊。”

说到这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一旁好像还有人在劝,老人却控制不住,到后来哭声越来越大,哀切之情如同开闸洪水倾泄而出。

李易也有些心酸,不住的安慰,也不知那边是不是听的出来。

这时另一个人拿起了电话,听声音大概五十岁左右,这人的情绪倒显很平稳,道:“李易,我是乔艳红的四叔乔进里,你把事情经过跟我详细的说一下。”

李易便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又强调自己手里有充分的物证和人证。

乔进里粗声粗气的道:“你说华国伟要离开海州,他是要出国避风头吗?”

李易道:“这只是我猜的,他总不会在海州坐以待毙。不过我已经叫我的人盯着他了,料想他逃不了。”

乔进里道:“那好,我们这就开车去海州,我们离海州不算远,估计两个小时以后到。你人在哪?也在海州吗?”

李易道:“我在东昌,我受了些伤,暂时不方便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