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 人都走光了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785人都走光了

不过华国伟应该没有那么大的神通,海州虽大,他总不能逃到天边去。你们立刻派人到海州,我叫我的人接应你们,华国伟一定逃不了的。”

乔进里办事很爽快,叫李易叮嘱手下再盯紧点,他立刻带人直奔海州,并告诉李易不要报警,这事要私下里解决。

挂了电话,李易像是了了一桩心事,立刻打电话给汪兰,叫她负责接应乔进里,同时尽量盯转国伟,别叫他跑了。

哪知汪兰却道:“主教,我正要跟你联系呢。你一定猜不出来,华国伟他自首了!

现在他正在梅海区公安局,吕正正带人审他呢。听说全招了,把溶尸的地方都说出来了。”

李易还真没猜出来,一时间愣住了。

自首?华国伟去自首?

这,这这这,这不是他的风格啊!这算什么?

蒋锐皱着眉想了想,道:“我也不认为华国伟真的会自首,可是……,这又是什么呢?”

李易道:“咳,肯定是两害相劝取其轻,与其被警察抓,也不能落到乔家人手里,那样会死的很惨。”

蒋锐似乎并不同意,道:“华国伟一定有什么计划,自首这一招只是缓兵之计,他知道自己逃不出海州,所以目前公安局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反正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杀妻丑闻对他来说也无所谓了,反而成了一道救符。这人……。还真不简单哪!”

李易忙给乔进里回了电话,乔进里一听华国伟自首。不由怒气勃发,骂道:“这个混蛋王八蛋,跟我家人来这套,我早看出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长了双狼眼,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艳红当初就是不听话。一步错,招天灾……”

乔进里不住口的骂着,李易也没心思听。挂了电话,李易也心烦起来。

虽然在这件事上,自己一边总的来说是占上风的,毕竟把华国伟弄的这么惨。

可是华国伟突然使出这一招来,真是叫人大大的出乎意料之外,同时叫李易产生了一丝自卑感,觉得自己的江湖经验还是有些浅。说白了还是有些毛嫩,跟这些老油条没法比。

这时王东磊给李易打来电话,第一句话就说道:“兄弟,你知道吗,华国伟自首了。”

李易道:“我刚刚知道了。王哥,像他这种情况会判多少年?会不会判死刑?”

王东磊道:“这不好说。如果最后判定是过失杀人,可能只会判有期。”

李易心说华国伟难道真的想用牢狱之灾换一条命?要是放在常人身上,这或许可行,但是华国伟不应该这样啊?

王东磊并不大清楚李易参与了这件事,只是知道李易跟乔艳红的关系。所以华国伟一出事,王东磊就第一时间通知了李易。

李易当然不便把这些天的事跟王东磊细说。当下又说了些闲话,便挂了电话。

这一下李易有些失落了,那是一种轻度的挫败感。

蒋锐温言安慰道:“阿易,别往心里去,华国伟也是逼的急了,他这算是下策中的上策,结果到底如何发展,还不好说。

如果华国伟是想用牢狱之灾换命,那乔家人也不会放过他,一定会派人到号子里面对付他。

如果他只是想拖延时间,那咱们就应该提前做好准备,以防事情有变。”

蒋锐其实只是随口安慰李易,不过她这么一说,倒提醒了李易,李易坐直身子,凝眉细想,忽的一拍大腿,道:“我知道了国伟是想玩越狱那套!”

这次轮到蒋锐不懂了,李易道:“你想啊,华国伟招供之后,肯定要被警方带着去指认溶尸现场。现在强子和东健都被炸死了,那一定是华国伟亲自带着警察去。

这样一来,华国伟不就堂而皇之的离开海州了吗?谁又能在警方手里把他做了?这招真是高明,借警察护驾离开海州。”

这一下蒋锐自然明白了,道:“你是说华国伟又安排了人,在途中等着,等海州警方带着他去广宁化工厂指认溶尸地点时,就可以在途中出手劫人,然后偷渡出国。”

李易道:“应该就是这个计划,没想到华国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想到这么高明的手段,这家伙,还真难搞。”

蒋锐道:“按司法程序,他们明天白天会去广宁指认,咱们得通知乔家提前做好准备。”

李易称是,立刻通知了乔进里,乔进里一开始不信李易的话,他觉得李易就是个毛头小子,所说的不值一信,不过后来咂咂滋味,觉得李易的话有理。

当下乔进里忙分兵三路,一路继续到海州监控,一路到广宁守着,而乔进里自己则调头开向东昌来见李易。

这一晚李易没有睡好,天蒙蒙亮的时候,乔进里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迎仙楼楼下。

李易不便行动,便叫蒋锐把乔进里接了上来。

乔进里长的很壮实,脸上红扑扑的,头发很浓,粗手大脚,如果不是穿着一身西服,看起来就像个种地的农民。

不过乔家是大户,乔进里的身上还是充满那种权贵人士的气息。

双方见过面,乔进里也不客气,直接在李易对面坐下,回身把手下人打发了出去,叫他们在外面等着,当下便道:“小李子,人证和物证都在哪?”

李易倒挺喜欢跟这种性格的人打交道,当下把录下来的视频放给乔进里看,乔进里边看边骂,看来火气不小。

看完视频之后,李易又把佳依丝叫了过来,佳依丝自然有什么就说什么。半点也没加隐瞒。

其实这事都已经十分清楚了,光是录像做为证据就已经很充分了。

乔进里听完之后眼眶一湿。哽咽道:“艳红一步走错啊!要是叫华国伟这个畜生落到我手里,我非把他一刀刀剐了!”

李易道:“乔叔,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我们猜测华国伟多半又请了人,准备在途中救他。

从海州到广宁车程不算长,但真要是半路埋伏几个人,想提前把他们找出来,恐怕有如大海捞针。咱们得提前想个对策。”

乔井里擦擦眼泪。道:“你说的是,我再调些人手来,全程跟着华国伟,看谁能把他救走。”

这其实只是个笨方法,可是事到如今,也没有更好的招了。

当下乔进里去调动人手,都安排在海州到广宁的途中。

李易跟蒋锐他们商量了很长时间。也分析不出华国伟请的人会在哪里埋伏。

这一天李易一直在留意海州的动向,家里人也一直在打探消息,不断的向李易回报。

等到了晚上,海州来了消息,汪兰说明天海州警方就会带着华国伟去广宁指认犯罪现场。

李易叫汪兰带人盯紧,路上一但有人动手。就想办法阻拦。

李易有些闲不住,很想亲自参与这事,可是脚伤的比较重,一时也好不了,总不能叫黎心雨一直背着自己吧。

晚上李易睡不着。蒋锐在房里陪着李易,两人说着说着。不经意间说到了乔艳红很胖,李易心里一动,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念头,却说不清是什么。

皱着眉想了半天,忽然一下子想到了,原来李易想的是万胖子。

蒋锐道:“万胖子?那是什么人?他又怎么了?”

李易道:“万胖子是广省这一带的蛇头,很多人偷渡出国都是他负责,虽然广省沿海的蛇头不少,可是好像万胖子是势力是最大的。

华国伟想逃,不管是谁来救他,总得迅速的离开华夏国吧?那就得偷渡出去。

所以不管前面的事情如何进行,到最后华国伟都得找人帮他偷渡出去。我想这个万胖子做为委托人的可能性极大。我们不如在万胖子身上做做文章。”

当下李易给黄文炳打了电话。

黄文炳还在医院住着,身上的伤当然不能好的那么快。

上次李易在美斯奇乐园那件事,最后把任有德也牵连进去了,现在任有德在海州神秘的失踪,听说好像被带到广省上边去了。

这样李易就算是给黄文炳报了仇,任有德在海州那么大的势力,李易能做到目前这种程度,也算是可以了,总不能说把任有德这种人物说弄死就弄死吧。

所以黄文炳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身上的伤似乎也好的快了。

李易问黄文炳有没有万胖子的联系方式,黄文炳道:“以前我们关系好的时候还是有的,不过后来关系生疏了,生意上又有些矛盾,万胖子就又换了手机,没再联系过了。

不过我可以叫我的手下查一下,看看万胖子的人都在哪个地方活动,大概也能猜出来他的位置。”

到了后半夜,黄文炳给李易回电话,道:“查到了,我手下说好像在东昌,万胖子的手下很多人都在往东昌赶,看样子应该是从东昌下海。”

李易心里一喜,心说正好自己就在东昌,如果事情真如自己猜想的那样,那反而方便多了。

于是又通知乔进里,在东昌也派些人手,以防万一。

这一晚很快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十点多,汪兰打电话来说海州警方已经带着华国伟前往广宁。

下午三点半,汪兰来电话说现场指认完毕,在广宁的一些手续已经处理好了,现在警方正带着华国伟回奔海州,并不见有什么人出现。

李易心里咦了一声,心说难道自己猜错了?华国伟就是不堪重负,打算过一段牢狱生活?

就在李易和蒋锐还在分析的时候,汪兰又打来了电话,急道:“主教,华国伟跑了!没看清是什么人出的手,那人速度太快,提着华国伟也不比你的移形换位慢多少。我们都没看清跑向哪了!”

李易一跺脚,心道:“怎么着?猜中了吧?果然请了高人。这人速度这么快。会是谁?跟我的移形换位一个速度,难道是德桑?不可能啊。”

不过李易还不是特别受挫。毕竟事情还有一半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华国伟多半会折向南,然后从东昌偷渡出国。那样自己就还有机会抓住他。

只不过东昌有好几个偷渡口,而且黄文炳说万胖子还常常会临时变更,所以也说不好他会从哪里出船。

李易忽然想到了东昌荣行的信手,荣行在东昌势力不小,如果有信手帮忙,一定比自己乱找强的多。

李易跟信手算是熟人了。不过这人太狂,以前也没跟李易深交过,李易不便直接联系他,只好求霍老三帮忙。

霍老三很痛快就答应了,联系了信手之后,信手也没表示出不高兴,立刻派手下出去扫听信息。

李易在迎仙楼里焦急的等着。一直到天都黑透了,信手才回信道:“查到了,应该在东昌南东南角的汤家村,那里是写河二支流入海的地方。”

李易心里一喜,立刻调人出发,同时通知了乔进里。叫他带人赶过来。

众人悄没声的下了迎仙楼,邵冰早就给李易准备了便携式轮椅,把轮椅塞到车后备箱,便上车开往汤家村。

汤家村离东昌市中心当然很远,李易怕华国伟动作快。及早的上了船,那样就丢人带窝火了。于是不住的催促叫人快歇。

终于,车子开到了汤家村的村口。

写河的第二支流从汤家村穿过,河对面是霍家村,河水再向下流去就入海了,所以车子还没开到汤家村的时候,河水声就已经很大了。

这一带有个浅滩,按信手提供的情报,这里应该就是偷渡客上船的最佳地点。

浅滩旁是一片庄稼地,李易五谷不分,也不知种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在庄稼地和写河中间则是一片小树林,树木不多,枝叶也不繁茂,大都细的像筷子。

大家不便把车子开的太近,以免打草惊蛇,离的老远便熄灯停了下来,黎心雨把李易背下车,文兰提着轮椅,众人矮着身形,悄没声的向河边靠近。

写河是广省最长的河,主干途经海州、广宁,而其第二条支流则流经东昌。

此处的写河,河水很急,河两边是被河水滋润的庄稼地,再向下便是入海口了,据说十多年前,曾有一次海水倒灌,东昌和广宁都受到了海水的影响。

尤其是东昌本地,受的灾最重,有老百姓说,一直到现在,还常常能在东昌的旱地上,找到海里的动物,传说那是海水倒灌之后遗留下来的,经过进化,已经成为陆地动物了。

这些当然是无稽之谈,不过老百姓喜欢这些说话,生活毕竟的枯燥的,能有些无法捉摸的传说,也可以叫人轻松一些。

汤家村,这个时间段早就夜深人静了,只偶尔听到几声狗叫,村子其实离河边还有很长的距离,如果不是夜里太静,在河边放鞭炮恐怕村里的人都听不见。

忽然在黑暗中有车灯闪了几下,紧跟着一辆车缓缓的开了过来,车子停在河边,车门打开,从车上走下几个人来。

为首的那个年纪很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他身后则跟着一个死人脸的家伙,像是刚死了爹,一声不吭的跟在这年轻人的后面。其余的人应该就是保镖了。

年轻人四下看看,拍了拍手,示意手下人四处查看一下。

手下人散开,在河边的小树林里巡视了一圈,又折返回来,一人对年轻人道:“太子,查过了,没人。”

这年轻人正是刘平安,刘平安微微点点头,淡淡的道:“有些人不得不防,我太了解他了,哼。”

刘平安向河的上游看看,微一皱眉,道:“万胖子怎么搞的,哪次都迟到。”

木人血在刘平安身后道:“平安,已经快十一点了,他们不会不来了吧?”

刘平安道:“我看不能,这是唯一的出路,出了写河,再进了公海。哼,华大局长就安全了。”

忽然河的上游传来些许声音。听起来是船的引擎声。

刘平安眉毛一轩,道:“万胖子来了。”

刘平安的手下把手电筒一齐照向上游,果然,有一条船顺着河水开了下来,速度并不算快,却很稳。

船到了刘平安等人附近,慢慢停了下来。

刘平安上前几步,双掌一拍。道:“万胖子,你又迟到了。怎么着,怕了我啦?是不是怕我把你扔海里去?”

这时从船舱里走出一人,身子笨重,正是蛇头万胖子。

万胖子没有下船,叫手下人搬了把椅子,坐在船边。道:“太子,我是个苦命人,除了要饭的,我谁都怕。点子呢?到了没有?”

刘平安叹了口气,道:“再等等,还没到。我说你可够小心的了。船就在上游停着,我愣是没看出来。”

万胖子得意的一笑,道:“干一行专一行,我有我的隐蔽手段。太子身娇肉贵,对这些粗笨活哪里懂了。只是我们这种吃苦力饭的人才能掌握。”

刘平安一笑,道:“万大哥客气了。对了。这是另一半酬金,你拿去吧。”

刘平安向木人血使了个眼色,木人血从车里取出一个包来,看来里装的是钱。

木人血力贯右臂,将包抛向船上。

万胖子的两个手下忙上前将包抱住,却被包撞的身子一晃,险些摔倒。

万胖子不动声色,叼着一根烟,跷着二郎腿,示意手下把包打开。

哗的一声,拉锁被拉开了,万胖子斜着眼看了看,又拿出一叠钱来用手抿了抿,点了点头,将钱扔回袋子里,皮笑肉不笑的道:“太子,你太讲究了,定金不是已经给了嘛,点子还没到,等点子双脚沾木,再把另一半给我也不迟啊。”

刘平安轻蔑的一笑,道:“对别人我不相信,对你万大哥我哪能不信,所以先把钱都给你,难道你还能吞了我的?咱俩谁跟谁呀。”

万胖子咧嘴嘿嘿一笑,道:“爽快,有你的,不愧是太子,我看这广省以后的接班人,非你太子莫属了。到时候,嘿嘿,可别忘了老哥哥我。”

刘平安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脸上却仍然带着笑,喃喃的道:“放心吧,我绝不会忘了你的。”

正在这时,木人血忽然感觉西面好像有什么动静,不像是风声,立刻扭头喝道:“什么人?!”

只见黑影一晃,一个极为肥胖的人影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向河边奔来。

刘平安的手下立刻上前阻拦,可是却没能拦住,这人身子虽胖,却极是灵巧,他以这么快的速度跑动,居然中途还能转弯回避阻拦的人,而且速度并不因此有什么明显的减慢。

木人血立刻将刘平安挡在身后,上前半步,左掌低,右掌高,肘不过胁,掌不过头,将身前左右上下各个方位都守住了。

那人冲到木人血跟前,看样子似乎本想绕开,可是木人血只手掌微微一动,那人便觉无隙可乘,居然并不停下,而是足跟在地上一撑,身子迅速的弹了回去。

那人离木人血相距不到三米站定,河边一阵夜风吹来,吹的树叶乱响,河水起波,众人都向这人围了过来,万胖子也从船上站起身来,身旁手下挡在他身前,拔出枪来对准了那人。

今天月亮很大很圆,虽然船和车都没有开灯,但是四周一片亮白,仍然看的很清。

这时人们才看清楚,原来来的人并不是什么胖子,而是一个人背着另一个人,这才显得像是个胖子。

刘平安从木人血身后走出来,道:“华局长,你这个出场可炫的很,可以去当明星了。”

被背着的那人正是华国伟,华国伟双手上还戴着手铐,他轻轻从这人背上下来,道:“我现在能活着就是万幸了,平安,事情怎么样了?”

刘平安向万胖子一指,道:“你给我的钱我已经如数交给万大哥,从现在开始,就由万大哥带着你出海。”

华国伟道:“多谢你帮我的忙,要不是你一路上叫人伪装成我的样子引开那些警察,我也不会这么安全。”

刘平安微微一笑。道:“这没什么,只是略尽绵力而已。咱们之间这么深的交情,这么多年的朋友,你有难我哪能不帮。怎么样,一路上还好吧?这位朋友是……”

华国伟双手一扬,向背他那人一指,道:“我请来的高手,真名我也不知道,圈子里都叫他一道烟。如果不是他超人一等的本事,我恐怕根本逃不出来。”

众人这时才仔细看向这一道烟,只见他不到五十岁的年纪,脸色发青,一脸的木然,上半身穿着类似道袍的衣服,下半身是肥大的裤子。脚上居然穿着一双耐克鞋,显得不伦不类。

木人血冷冷的道:“嘿,果然是高手。”

一道烟也道:“你也是高手。”声音显得十分飘忽,真有些声如其人的意思。

华国伟道:“好了,夜长梦多,既然钱已经付了。那咱们就告辞,或许以后就再也见不了面了,太子,再见吧。”

刘平安道:“好,那你这就上船吧。我不远送了。再见。哦,对了。你这手铐怎么也不打开,我叫人帮你除了吧。”

刘平安向身后一招手,两名手下就要过来帮忙开手铐。忽然远处树林子里一个人朗声笑道:“太子,这手铐是吉祥物,华局长戴了这手铐,就能升官发财,杀妻灭子,没准流年大吉大利,还能连升三级呢。”

刘平安、木人血和华国伟都是一惊,一齐向树林里看去,失声道:“李易!”

只见树林的阴暗中缓缓驶出一辆轮椅来,轮椅上坐着一人,他从阴影处被人推出来,身子逐渐出现在月光下,这人脸带微笑,前额一点红印,双手交叉,食指不住的互相敲着,正是李易。

黎心雨推着轮椅,蒋锐、文兰和申兰等人在两侧跟着,一行人缓缓走出小树林,在刘平安一伙人前面站定,双方相距七八米,气氛立刻紧张起来,一时间所有人都呼吸沉重,似乎写河的河水也停止了流动。

刘平安道:“又是你”

李易笑道:“不错,又是我。太子大人,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刘平安哼一声,道:“有你这种人在,我哪好的了。”

李易道:“过奖了,我哪有那么大的能量。你身后那位是……,哦,华局长是吧?华局长,咱们终于正式见面了。这里月郎星稀,风凉水清,多美的夜色啊。”

华国伟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半步,脸上满是警备神色,向四下望了望,不见有什么熟悉的脸孔,这才道:“李易,你为什么要跟我作对?”

李易向万胖子的船一指,道:“你可别误会,我可没跟你作对。你是堂堂局长,国家公务人员,我哪有那个胆子跟你作对?

我呢,其实是来送别的,万大哥的船就在后面,你快上船吧。似乎有一首诗是形容今天的情形的。好像是什么不及汪伦送我情。嗯,今天要改成不及李易送我情。请吧,华局。”

华国伟的两条眉毛紧紧的聚在一起,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易双手一拍,道:“我不想怎么样,只不过乔家的人想讨回个公道,当然,这是你们上流社会的人彼此之间玩的游戏,我不参与,但是乔姐对我那么好,我还没有报答,所以我今天特意来送你,我想亲眼看看你是怎么上船的。”

后面船上的万胖子一看情况有变,而且又是李易出头,上次在广宁那件事万胖子还心有余悸,这次又是李易,万胖子哪能不急,当下起身,叫手下人立刻开船。

刘平安忙回头道:“万大哥,等等。”

万胖子道:“刘平安,你不仗义,哪次都给我惹麻烦,早知这事跟李易有关,打死我都不跑这趟生意。拜拜吧,你另请高人吧。钱我还你。”

说着叫手下人把钱袋扔了回来。

钱袋啪的一声跌在河边岸上,激起一蓬尘土。

华国伟到了这个地步心理防线几近崩溃,原本计划十分完美,眼看就要逃出了,没想到李易一出现,自己立刻功亏一篑。

华国伟回头向万胖子道:“朋友,我另加一百万。你仔细想想,你跑船赚钱。可没这么容易赚到一百万。”

万胖子一愣,低头想了想。右手一伸,比出三个手指头,道:“我要三百万,不一分不干。而且我要现钱。”

华国伟现在活命要紧就依你,三百万就三百万。不过我现在没有现钱,我跑路出来身上哪能带那么多钱?我在瑞士银行还有五千多万。到时候我一定给你。”

万胖子一听没有现钱,不禁有些犹豫,可是一想到机会难得,心说人为财死,就冒一次险,于是将五个指头一伸,道:“如果不是现金。那我要五百万。一口价。”

华国伟一咬牙就听你的,你现在就叫我上船。”

万胖子叫手下人站在船边做好准备,拔出枪来对着岸边,招手叫华国伟上船。

华国伟立刻招呼一道烟。打算再趴到他背上。

李易冷笑两声,道:“华国伟,你当我透明的吗?”

一道烟回头向李易鄙视的一笑,将华国伟背在背上,便要跑向万胖子的船。

哪知他刚一转身。便听到头顶风声响动,紧跟着有人对着自己的头顶一掌打来。这一掌掌力十分雄厚,像是一座山压下来一样。

一道烟不敢硬接,忙深吸一口气,打算直冲出去再说。

可是一道烟只觉脖颈中一麻,随即背上一轻,华国伟居然被人夺去了。

等一道烟回头定睛再看时,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李易正提着华国伟,笑吟吟的坐在轮椅上,看来刚才就是李易出的手。

李易有这种掌力倒在其次,明明他离自己有数米之远,却能在瞬间跳过来,将华国伟抢走,并且似乎没有落地续力,这份轻功叫一道烟大为惊叹。

华国伟已经被李易捏闭了穴道,垂着头闭着眼,一语不发,像是昏过去了一样。

刘平安也不禁退后一步,木人血立刻挡在他身前。

李易把华国伟向身后一抛,文兰出手接住,叫人押了起来。

黎心雨慢慢的推着轮椅向前,在离一道烟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住,李易笑道:“听说你轻功不错,我刚才看见了,你背着华国伟也能跑那么快,而我只有空身一人才能跑出这个速度。不错,你比我强。

不过你的内力却明显不足,我看你背着华国伟的时候用的是旋转借力法,跑一段便借助一次华国伟的体重,实际上有六七成的时候里还是你一个人在跑。”

一道烟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功法?”

李易道:“没什么,我猜的。嗯……,这样吧,你试试我的功法。”

一道烟一愣,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眼前一花,轮椅上已经没有了李易的身影。

一道烟料定李易绕到了自己背后,立刻反臂倒托莲,双掌向后,虚击李易小腹。

哪知双掌击空,头顶心却一沉,原来李易不知何时居然跳到了自己头上,以后支撑着自己顶心。

一道烟大惊,立刻矮身双掌上击。

李易一笑,左掌一撑,身子弹了起来,又落回轮椅里,手里却抓着一块玉。

一道烟下意识的在自己脖子上一摸,这才发觉自己的玉没了,忙伸出手道:“把玉还我!”

李易把这玉晃了晃,道:“来抢。”

一道烟一咬牙,冲了过来。

李易立刻左手在轮椅上一拍,身子弹起,身落在黎心雨的肩上。

黎心雨脚下一踢,将轮椅踢向一道烟。

一道烟身子一旋,在千钧一发之际居然将轮椅躲开,身子从半空上横冲过来,左手勾打黎心雨顶心,右手去抓李易手里的玉。

李易右手立刻向一道烟虚击一掌,掌风所到之处,一道烟气为之窒,身形慢了下来。

黎心雨本来见一道烟身法太快,自己难以抵抗,这时李易用掌力将一道烟逼的慢了,黎心雨也立刻看清了一道烟的身形,当下娇叱一声,飞腿踢向一道烟的小腹。

一道烟在半空中无法借力,只得向旁一滚,躲开黎心雨这一踢,身子一拧,又从侧面攻向李易。

李易以黎心雨当腿,稳稳坐在黎心雨的肩上,跟一道烟拆起招来。

一道烟出手轻飘飘的,招招攻向李易穴道,李易心道:“这人的武功学的太花哨了,华而不实,招数虽然繁复,可是实用的不多,主要是他内力太差,所以才会以点穴为主要的进攻手段。”

黎心雨本就是高手,李易双掌舞动,制住一道烟的身形之后,黎心雨的腿法便得以施展,把一道烟逼的身子滴溜溜乱转,攻了五十多招,却无一招奏功。

李易一看时间差不多了,也没心思跟一道烟缠斗下去,当下身子顺着黎心雨的后背向下一滑,左手轻轻按住黎心雨的顶心,右手飘飘忽忽攻向一道烟的头顶。

一道烟见李易出手忽慢,心里也是一奇,轻轻向旁一闪,便即躲开,随即还击。

哪知李易右手忽的变快,手肘以下几乎不见影子,一道烟只觉鼻尖一热,知道李易的手指已经到了自己面门了,忙双臂向上一架。

可是李易的右臂却忽的又变快,快的不可思议,而且方向大异,居然莫名其妙的转向了一道烟的胁下,一道烟双臂已经上举,再要下架已然不及,只觉右胁下一痛,被李易点中了穴道。

一道烟失声道:“百妖掌!邪星渡海!”

李易左手轻轻一按,身子弹起,又坐在黎心雨的肩上,拍了拍双手,笑道:“哟,行啊,识货啊,连百妖掌你都知道。”

原来李易有心试招,刚才故意用了新学的百妖掌中的一招邪星渡海。

其实李易只学得个皮毛,对整套掌法领悟的还太少,这是现学现卖,没想到一招奏功。

一道烟只是拿人钱财,这事跟他没关,李易也不想为难他,当下道:“我不想破坏道上的规矩,你走吧,这事跟你无关。”

说着对着一道烟的胸口虚点一指,一道烟立刻经络通畅,向前一扑,随即站定,不禁有些茫然失措。

一道烟站直身子,看向李易,喃喃的道:“你叫李易?”

李易道:“是。”

一道烟叹了口气,微微摇头,只觉心灰意懒,按江湖规矩向李易拱了拱手,李易一笑,也以礼作答,一道烟从身上拿出几捆钱来扔向华国伟的方向,也不说话,脚下一点,三晃两晃不见了踪影。

李易意满志足,从黎心雨肩上滑下来,坐回轮椅当上,向刘平安道:“乔家的人可能快到了,太子是不是要留下来聊聊?”

刘平安看着李易不说话,不知心里在想什么。

木人血在刘平安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刘平安却木然不应,只是看着李易。

李易忽然想起一事,向刘平安招了招手,道:“太子,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刘平安哼了一声,居然真的走了过来,李易探身在刘平安耳边小声道:“陆亭候昨天给我托梦,叫我向刘允文老爷子问个好,他说阎王帮他查了生死薄,刘老爷子还有三年阳寿,你这个当儿子的就抓紧孝顺他吧。”

刘平安这时还不大清楚这件事,刘允文一直没有跟他实说,不过刘平安心里多少有谐疑,现在经李易这么一说,刘平安心里立刻有了定论。

刘平安缓缓站直身子,本来想说些硬气话给李易顶回去,可是却一句也没想起来,当下拂袖离开。

刘平安的人都上了车,很快便开走了。而万胖子那边也早就开船走了。

万胖子临走的时候,心里发誓:“以后凡是姓李的有关的生意,我全不做,他奶奶,这个扫把星!”

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李易这一伙人,正巧乔进里打来电话,寻问具体地点,李易跟他说了,过不多时,乔进里带着几十人赶到了。

双方见面,李易也没多说,只是简单的说把华国伟截下来了。

乔进里走到人群里,把华国伟提了起来,扬手先是一顿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