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6 回归睡梦中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796回归睡梦中

贾雷这人很聪明,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做案之后又立刻换地方,居无定所。所以这十个人几年间虽然也做了几次大案,却一直没有破。

再后来钱也有了,贾雷便购入了一些化学设备,用自己学来的知识,自制炸弹。

其中这小男孩老十,虽然没有上过学,却十分聪明,贾雷教他什么,他很快就能学会。还能举一返三,那个投射炸弹的铁架就是他自己做的。威力最远可及三百米。

小男孩还真是没有名字,只知道自己可能姓江,别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在兄弟当中,他年龄最小,大家索性就直接叫他老疙瘩。

上次十兄弟做案,是在黑省,这次从大北边一下降到大南边,打算在海州做案。做案之后立刻转移。

十兄弟分工明确,七个人打前阵,三个人做外应。

本来计划周全,却被李易半路给搅了。

老八和老九想把林彦妮抓了逼李易出手救出贾雷,老疙瘩却想的更幼稚,打算把李易的家炸了,出出这口气。

李易听完之后也不禁感慨,可恨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人也算是边缘人,如果不是经历坎坷,可是生活所迫,大多数人都不会这么做的。

不过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同情不等于无累。

李易道:“老疙瘩,你只要不再来找我麻烦,我这就放你走,不过你最好想清楚了,别再去救贾雷了,你救不出来,我看你年纪还小,你还是赶紧走吧,反正海州公安也没有你们的资料,或许你这些哥哥们并没有把你供出来。”

老疙瘩却冷哼一声。道:“我大哥的本事你是不会知道的,他一定逃的出来,带我们走。”

李易摆摆手,不想再跟他多说,解了他的穴道,给了他一些钱,把老疙瘩给放了。

第二天晚上李易去找林彦妮。主要是向林父表示一下感谢,林父当然会做人,事情已经是这样了,那就要努力去建设。

双方聊的很愉快,林父也知道李易的实力,对这次的贷款并没有感到什么压力。

李易离开的时候。林彦妮非要出来送,林家人只好由她。

林彦妮把李易送到楼下,却硬坐上了李易的车,李易只好开车缓缓向前,一直走了很长一段路,林彦妮却不肯下车。

林彦妮的家也在开发区,李易的家也在开发区。两地相距本就不太远,李易虽然开的慢,这时离自己家门口也不远了。

李易道:“你这是要送到我家里去啊?”

林彦妮道:“真要是这样你说好不好?”

李易摇头笑道:“你要是直接送到我床……,咳咳。”

林彦妮一跺脚,嗔道:“你再这样我就不跟你说了。”

李易道:“好吧,我不说了,天晚,我送你回去吧。”

林彦妮想了想。道:“其实我想见见你家里的那几个……,嗯,嘻嘻。”

李易道:“你的身份比较特殊,我看这事还是不大行的通。”

林彦妮急道:“有什么行不通的,有什么行不通的,炸弹都没把咱俩炸死,有什么行不……”

忽然李易听到前面警车响。大街上有呼号着,声音越来越近。

林彦妮本能的扑到李易怀里,道:“外面怎么了?”

李易也感觉奇怪,开发区这一带的治安一直很好。怎么今天警车笛声大作?

正在这时从街冲过来一辆车,这车开的歪歪斜斜的,不过并不是开车人喝醉了酒,而是这人开的太过生猛。

李易车技不行,虽然自己的车子不怕撞,可是跟人家撞上毕竟不好,忙把车子偏向一旁。

这时,对面那车子却忽的翻了,轰的一声撞到了路边以路牙子上。

车子翻了,没法再开,里面有几个人挣扎着爬了出来。

李易一下子认了出来,这些人就是抢银行的那几个。

其中有贾雷,还有老疙瘩,剩下的还有三人,李易也不知都是老几。

这些人从车里爬出来,两人扶着贾雷,贾雷身上披着一件衣服,里面却是病号服,一看就是从医院里跑出来的。

李易记得那天狙击手好像是打中了贾雷的右胸,这会儿应该还没有完全恢复好,看来是逃跑心切,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几人跳下了车,却没有跑开,而是向车里一掏,居然又拽出一个女的来,看装扮,这是医院里的护士,不用问,这护士又是人质。

李易本来不想管,打算装没看见就放他们过去,但是见又有人质在他们手里,想起贾雷杀人不眨眼的举动来,李易便决定出手阻拦。

贾雷伤势没好,呼吸困难,没有了车,他根本跑不远,这情况其余的几个人也知道,可是事到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

这时警车已经从两边包围过来,警笛声吵的都听不见人说话了。

贾雷等人一看无路可走,心里都是一凉。

警方来了不少人,有重犯在就医期间带着人质跑了,这还了得,是以市局和开发区分局的人都出动了。

李易在人群里看到了王东磊,王东磊也看到了李易的车。不过双方这时不方便打招呼。

这时李易听到宫兰的声音,显然是宫兰在用传音入密的方法自己说话。李易看向自己家门口,见家里人都出来了,正站在门口呢。

只听宫兰道:“主教,我已经准备好了,用不用我出手?”

李易闪了几下车灯,意思是不用。

以目前的局势来看,警方完全控制了局面,李易根本没有出手的必要。

劫匪中,押着人质那人用一片破铁片抵在护士的脖子上,声嘶力竭的喊道:“都让来!给我们留下一辆车!要不然我杀了他!”

可是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警察无数支枪口对准了这几个人,只要一下令,这些人可能连杀人质的机会都没有。

王东磊可比吕正明白多了,立刻向这些人喊话。“贾雷,你也是搞军工的,你看看四周的布局,你们还有跑出去的希望吗?

听我说,把人质先放了,你们当中有些人还有机会。要不然我可以立刻下令开枪,你们什么机会也没有。”

说着王东磊开始读秒。

贾雷一看大势已去。仰天一叹,道:“老二、老五、老七、老疙瘩,你们放弃吧,你们的罪不重,这个坎我今天是迈不过去了。”

说着在自己肚子上一按。

就在这时,宫兰对李易道:“主教。糟了,池兰说贾雷身上有定向燃烧弹,一遇明火就爆,叫警察别开枪。”

贾雷在肚子上按了一下,便在老疙瘩的背上一推,轻声道:“都去吧!”

随即双臂一张,转身跑向后面的警车。

王东磊立刻便要开枪。李易忙用车里的扬声器叫道:“王局,别开枪,别开枪!”

王东磊一愣,心说李易这是什么意思?

王东是带队堵在这边,他没下令开枪,可是对面的警察中却已经有人开了枪。

这一枪正中贾雷胸口,贾雷的身上啪的一声果然爆了开来,一道火箭直射向对面的警察。在半空中四溅开来。

这些警察万没料到会是这样,有些躲的慢的立刻被溅到,结果被溅到的地方迅速的烧了起来,不管这些人在地上怎么打滚,怎么用手去扑,都扑不灭。

有些火滴落到了油箱上,直接烧穿了油箱。两辆警车轰的一下炸了,烈焰滔天,逼的附近的人都没法靠近。

李易一拍大腿,立刻用扬声器道:“‘双水边的’‘三水边的’(两点水。指冷兰,三点水,这里指池兰),‘男字边的’(男左女右,指左兰),‘恨字边的’(指仇兰),‘走夏天’(赶紧出手)!”

于是池兰、冷兰、左兰、仇兰四人立刻出手,一时间水箭激射,冷气氤氲,池兰和仇兰的灭火弹跟灭火冷气也用上了。

池兰心里清楚,贾雷的这种炸药材料特殊,用普通的水是灭不了,所幸他对炸药极有研究,灭火弹中有一类是专门对付这种粘性燃烧弹的,一经使用,果然奏效。

而警察则在这里都开了枪,老疙瘩他们几个身中数枪,倒在血泊中,全都死了。

李易心里一痛,对这小男孩多少有点同情喜欢,李易总希望这样的孩子以后能走正路,可惜老疙瘩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枪声结束,火也灭的差不多,两边的武警慢慢向中心靠拢。

李易也下了车,看着身上满是弹孔的老疙瘩,李易不禁摇了摇头。

本来以为都结束了,哪知就在警察们靠近这几个人的尸体时,老疙瘩的全身忽然也爆炸了。

这一下范围极广,旁边离的最近的四五个警察哪还躲的开,被炸弹的烈火裹在其中,当时就没命了。

所有人都傻了,李易心说这孩子命都没了,居然还能自爆伤人,这,这是……,这是什么高级技能?

现场又是一片混乱,不过这不关李易的事,李易把车子开回家里,跟众人一起在门后看着外面的惨状。

池兰道:“那个贾雷一定是利用医院的药品做的这种定向燃烧弹,这玩意不遇明火不能自爆,这帮警察要是不开枪,徒手就能把贾雷抓了。

就是那个老疙瘩高明,我一开始以为他身上什么材料都没有了,肯定没法再做炸弹,可是我刚才一闻,才知道他一定是吃了从医院里拿来的半胱氨酸和自己身上藏着的一种叫卡丁诺的慢性毒药,用自己的血做培养基,使血液成为引燃媒剂。

再用普通汽油加入百分之二十的香槟做二次燃剂,然后用手机连通自己的心跳做为引线。只要他一中枪,血流出来,就会浸透衣服,从而强化二次燃剂的可燃性。

最后等心跳一停,手机便会发出电信号,电信号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把二次燃剂瞬间点燃,从而发生延时爆炸。时间刚刚好是警察靠近他的时候。高,果然是高。这小子,根本就没想过会活着离开。”

现场一直乱了几个小时,才算是安静下来。王东磊找了个机会过来跟李易打了声招呼。不过公务太忙,两人也没细聊。

外面的事告一段落,李易正要回房间,这才反应过来,林彦妮还在跟着自己。而除了蒋锐,另几个女人看过来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

女人之间的感觉都极是敏感,林彦妮和文兰她们早已在互相对视,虽然林彦妮以一敌三,但是仍然不输气势。

李易手下这些人一看就明白了,这些人心里暗笑。都转身悄没声的走开,心说这种事只能你自己处理,甭指望别人帮忙。

李易打了个哈哈,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彦妮小姐,海州银行行长的千金。”

不等文兰等人说话,林彦妮向李易的房子一指。道:“我进去看看好不好?”

李易心道:“我下辈子去当和尚,再也不碰女人。”只好道:“那当然好,就是房子被毁成这样,还得另请人装修,得花点时间。”

林彦妮道:“这都是外表形式,不重要,我更注重的是内涵。”

文兰、许阳阳和黎心雨一齐哼了一声,林彦妮却只当是没听见。蹦蹦跳跳的一个人走进李易家的正楼。

李易家里没有什么太大的毁伤,林彦妮左看右看,东瞧西望,对什么都感兴趣,就好像什么都没见过似的。

李易只好全程陪着,回答她那些明知故问的无聊问题。

文兰她们却表现的不错,各自回房间。既没哼也没哈,总算是叫李易松了口气。

又转了几个房间,林彦妮见四周无人,忽然一转身扑到李易怀里。双臂搂着李易的脖子,撒娇道:“我也想住这。”

李易差点吐血,对女人的无脑要求感到无法理解,道:“拜托你还是成熟点吧,你过来我家就得闹翻天,再说你只是小女孩对英雄的崇拜,你又喜欢我什么了?”

林彦妮侧着脑袋想了想,其实也想不大明白,不过觉得李易所说的还是有很道理的,最后噘着嘴道:“那好吧,那就让我们慢慢的陪养这段感情吧。”

李易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原以为她能听劝,谁知道却又冒出一句叫自己再次吐血的话。

李易现在得出的结论是,除了蒋锐,女人都是不可理喻的。

时间已晚,林彦妮总不能当真住这,李易最后只好又开车送她回去。

一路上李易察觉的出来,这丫头现在是进入热恋状态中了,净跟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自己还乐的跟什么似的。

女人一但进入这种状态,基本上是不可救药,李易除了摇头叹息,什么办法也没有。

如此这般过了几天,李易隔三差五就要到工地上去看看工程的进度,平时在家里练练功夫,一切既平淡如水,又充实饱满。

刘平安那边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是放弃了,还是正在暗中准备什么龌龊的计划。

李易其实是承认刘平安的能力的,只不过这人做事只看目的,很少原则,为达目的,需要虚伪的时候就虚伪,需要装大义的时候也能装出大义来,但却肯定都不是真诚的。

今年海州地区高考成绩发表的比较晚,一直到六月二十六号才公布出来。

这件事李易当然没往心里去,说实话,李易根本就不认为郑好这小子能考出个屁声来。

哪知二十六号这天上午,李易正带着蒋锐在工地上跟专家们商量设计细节,郑好却开着车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一下了下,郑好就像个没毛兔子似的扑了过来,大叫道:“师父!我考上啦!海州商贸学院!三本哪三本!”

李易一时没弄明白,提着郑好的衣领,把郑好移开些,道:“你说什么?”

郑好大声道:“我说我考上了,我考上海州商贸学院了!刚查的成绩,没错,录取通知书下个月就到!”

李易和蒋锐也都哑然失笑,不过倒是挺为郑好感到高兴的,这小子平时不学无术,这次总算是回归主流了。

李易笑着拍了拍郑好的脑袋,道:“行,师父祝贺你。考上大学以后有什么打算啊?”

郑好一挺胸脯,大声道:“上了大学,先搞几个大学妹,再在学校里立棍当老大,然后叫我爸送我出国。”

李易顺手就是两个嘴巴,斥道:“看你那点出息,你要是这样还不如在家混吃等死。那还上个屁大学。”

郑好哭丧着脸道:“问题是我能学个屁呀。”

李易也感到好笑,像郑好这样的,能考个大学就不错了,让他继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确实是不大现实。

李易也无话可说。但是毕竟是好事,最后哄了两句,又夸奖了一通,总算是把郑好又弄乐呵了。

工地的工程要将近一年才能完成,李易也不能天天去监工,时间一长,李易索性就天天赖在家里。绿酒红女,醉生梦死,倒也逍遥自在。

先前隔三差五便生事端,李易也感精神上疲惫不堪,偷得浮生半日闲,这几天李易什么都懒的想,也算是休养生息了。

时间过的不快不慢,进入七月。很快就是孙显才的婚礼了。

朴环跟庄子期是多年的挚友,刚进入七月就带着朴志兴去了京城,临行前朴环跟李易联系,问李易是不是要一块过去。

李易这边却生活懒散,一点精神也提不起来,只好错后几天再进京。

关于带谁一起去,李易倒是觉得挺头疼的。这种事没法带六个女人同去,可是如果只带一个去,另几个又难免发牢骚。

按李易平时的习惯,当然会带上蒋锐。但家里这边工地上的事有时候还得靠蒋锐去跑。这样一来,只好一个女人都不带,李易自己去。

而家里的生意上现在也缺人手,李国柱、周飞还有江大同他们平时都很忙,李易的新会所一扩建,更是分调了陈铁山和独龙他们去监工,忙的不可开交。

最后一,居然一个人手也空闲不出来,李易苦笑道:“我真成了孤家寡人了,好吧,你们都忙吧,我只好一个人去京城了。”

七月七号这天,李易把长发剪了,换了身正装,蒋锐、文兰和林美心帮着李易把包收拾好,装好了备用衣物,李易提着包跟大家告别,坐上了去京城的飞机。

虽然一个人也没带,李易内心深处却倍感轻松,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

上了飞机,李易舒舒服服的靠在坐椅上,戴上眼罩,听着音乐,享受着这短暂的安宁。

从海州到京城只有几个小时的路程,李易睡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落地了。

空中小姐带着职业化的微笑,微微躬身站在李易身旁,柔声道:“先生,飞机已经到了。欢迎您搭乘本次航班。”

李易气满精足,精神抖擞的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空姐笑道:“你们航空公司的制服都很好看。”

空姐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却仍微笑着送李易下飞机。

李易却在临下飞机前,回过头来向空姐又是暧昧的一笑,小声道:“不过我更喜欢衣服里的人。”

空姐这才由内而外的笑了出来。

李易下了飞机,出来时见有人举着牌子接机,过去一问知道是孙显才派来的。李易来之前给孙显才打过电话,孙显才说今天可能会很忙,很抱歉没法亲自去接机,便派旁人来接。

接机这人二十来岁,接过李易手里的包,带着李易上了车,直奔孙显才的新房。

孙显才结婚,当然不能住在原来的家,尽管他原来的家住八对新婚夫妇都够。

孙家给孙显才在京城二环的保新庄里买下了一处别墅,细节之类的就不用说了,自然是极尽豪华,价格不菲。

李易到了孙显才家门口,接机的小伙子要进去通信,李易示意他不要声张,问明了孙显才的房间,李易轻手轻脚的溜进了孙显才的家。

孙显才正在跟林惜文布置房间,尽管家里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可是两人心情大好,把一些小物件摆来摆去的,感受着新婚的甜蜜和快乐。

李易溜上来的时候,两人刚刚摆好一件装饰灯,柔情忽增,孙显才抱起林惜文。正要亲热一番,李易却已经从厅口窜了上来,使出如影随形,跳到了孙显才的身后。

林惜文自然看见了,道:“李易!”

孙显才本能的回身去看,李易却开起了玩笑,绕着孙显才转起了圈。以李易的身手,孙显才哪能跟的上他的速度,每次回身连李易的衣服边儿都看不到。

林惜文在一旁掩嘴偷笑,孙显才笑道:“臭小子,别闹,快出来!”

李易这才跳到两人面前。大声道:“你们两个偷腥吃,有伤风化!”

孙显才抱住李易,哈哈大笑,道:“兄弟,你可来了,就等着你了,我正好今晚跟几个朋友去酒吧喝酒。我还跟大伙说海州的一点红要来,我得给大伙好好介绍介绍你。”

李易向林惜文看了一眼,坏笑道:“结婚前单身最后一夜是吗?小蚊子,这你都能忍?”

林惜文笑道:“他做不出什么事来的?有晨华姐替我看着他。”

李易道:“晨华姐?那是谁?”

孙显才拍拍李易的肩,道:“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

孙显才带着李易参观他的家,两人说些各自的事,这些都不用细表。

到了晚上,简单的吃过晚饭。林惜文去了孙显才他妈家,临走前,林惜文对孙显才笑道:“玩的高兴点。”

林惜文一走,李易便道:“这都可以?我靠,哥们,你能娶到这种媳妇,真是。唉,不说了。”

孙显才笑而不语,拍拍李易的肩,换上了一身便装。扯着李易出了家门。

外面天色已黑,京城的夜景叫人有一种特殊的沉醉感,孙显才一个人都没带,两人上了车,车子缓缓向外开去。

路上,孙显才道:“今天你可得喝好,咱们去平安酒吧。”

李易就是做酒吧出身的,现在又身份显贵,对于认识新的权贵子弟并不感到有什么紧张的。

开了不到十分钟,便到了平安酒吧,李易见这酒吧也是外表装修很普通,猜测里面一定是极尽豪华。

到了酒吧门口,孙显才显得有些兴奋,道:“以后我也是有家的人了,今天你陪我快乐一晚,明天我就踏入新的人生。”

李易笑道:“我陪你快乐一晚?老大,这话可别叫人误会。”

孙显才拉着李易进了酒吧,李易一进来,发现里面果然一派妖魅之气,那种用金钱堆出来的富贵感像是粘在衣服上的血迹,洗都洗不掉。

孙显才的朋友们都已经到了,双方见面,都是哄叫一阵,不时的有人拿孙显才开着玩笑。

这些人中男女都有,李易看的出来,大都是京城里的军属红三代。

孙显才把李易拉过来,向众人道:“哥几个,我给大伙介绍一下,看到他头上的红印了吗?这就是海州新秀,我孙显才最好的朋友,海州一点红,李易!”

李易笑着众人都打了声招呼。

现在李易名头极大,众人全都听说过他的名字,一知道眼前这人就是李易,很多人眼睛里都露出了异样的光芒。

不过也有些人表现出对李易轻视的态度,不过这也正常,李易接触过的人太多了,三教九流,复杂已极,对于这些人的心态李易非常能了解,所以面对那些不大客气的眼神,李易只当没看见。

在这种地方哪还有那么多程序和规矩,孙显才是主角,他一到,人们立刻狂欢起来。

李易也是为了交朋友,有酒必尽,跟那些女孩玩个酒令,做个游戏也都从容自如。

喝了一阵,有人念叨道:“宋姐怎么还没来?”

另一人坏笑道:“怎么着,想了?”

孙显才酒意已经有了三分,嘻嘻笑道:“他想也是白想,晨华对男人不感兴……”

孙显才还没说完,忽然哎呦一声,被人提着耳朵,侧着脑袋站了起来。

只听一个干脆爽利的女人声音道:“又在背后议论人是吧?孙显才我看你是不想结婚了,是不是找我收拾你?”

李易就在孙显才旁边,这会儿已经喝了一瓶伏特加了,胃里像是火烧,要不是李易内力深厚,早让这几个女孩给灌倒了。

这时孙显才被人提拎耳朵训斥一通。这声音并不甜美,也不柔和,更不糯腻,可是却叫李易心里一震。

李易扭头一看,不禁愣住了,只见孙显才身旁站着一个身穿镂空黑衣的年轻女人,约莫二十六七岁。鸭蛋圆的脸庞,相貌俊美难言,大眼挺鼻,肤如新雪,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往那里一站。全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气息。

除了蒋锐这种有特殊本事的人,其他人的气质并不是能装出来的,眼前这女人就是如此,她一到场,立刻就能让人感觉出她才是核心和主角,生出一种群星托月之感。

孙显才见是这女人到了,忙在自己脸上轻轻打了几下。笑道:“晨华,你可来了,你千万别误会,我说的可不是你,我打嘴,我打嘴。”

李易心道:“原来这个女人就是那个宋晨华。”

宋晨华显然平常经常跟这些人在一起玩,看来都是一个圈子的,人们立刻给宋晨华腾出一块空地。

宋晨华看了李易一眼。对孙显才道:“你可是要结婚的人了,今天只准喝酒,我得看着你点。”

孙显才笑嘻嘻的道:“你放心,我哪能做出对不起惜文的事来。”

一旁有人笑道:“喝多了可就难说啦!”

孙显才道:“去,一边去,可别败坏我的形象。”

这时孙显才想到了李易,忙把李易叫过来。向宋晨华道:“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海州一点红李易,现在是海州的重量级人物。”

李易对宋晨华第一印象很好。或者说很有感觉,在宋晨华身上,李易似乎能找到一种内心深处久违的东西。

李易站起身来,整了整衣服,伸出手来,微笑道:“你好,李易。”

宋晨华很平淡的看了李易一眼,脸上带着礼节性的笑,随便跟李易握了下手,淡淡的道:“你好。”

说完之后,连名字都没报。

孙显才有些替李易感到尴尬,忙大声道:“来来来,大伙喝酒,小尹,咱们玩你上次说的那个游戏。”

众人嘻嘻哈哈的玩起了行酒令的游戏,再加上音乐声吵闹震耳,很快便把气氛推向**。

李易对宋晨华的冷淡多多少少心里有些不快,但正因为如此,李易的对宋晨华的注意力却越来越集中。

吵闹的音乐声中,宋晨华爽快的笑声,时而稳重的言语,一凝一散,一轻一重,让李易渐渐的竟然有些颠倒不能自已。

这一晚孙显才喝的酩酊大醉,最后是宋晨华和李易扶着孙显才到了酒吧后面的房间睡下的。

李易也醉的不轻,把孙显才放在**之后,扶着墙直打晃。

宋晨华今晚只喝了几杯啤酒,这时尚自清醒,见孙显才已经安顿好,便对李易道:“你是留下照顾他,还是回去?”

李易道:“我留下来吧,他到了明天还不一定能醒呢。”

宋晨华点点头,轻声道:“那就麻烦你了,我先走了。”

说着转身出门。

李易内心深处想跟宋晨华多接触接触,当下道:“我去送送你吧。”

宋晨华回头看了李易一眼,眼神里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不愿意的意思来,淡淡的道:“不用了,我叫司机来接我。”

李易只好一笑,摆了摆手,宋晨华转身走了。

李易回到房间里,在另一张**躺下,也没洗漱,虽然醉意袭来,脑子里却满是宋晨华的影子。

除了谈欣蓉,李易以前从没有过这种感觉,他也说不清宋晨华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

终于,一切都回归睡梦中。

李易在京城里呆了两天,这一天问起宋晨华的情况,孙显才道:“晨华可是我们这个圈子里核心人物,你这次来我还是真心想把她介绍给你。”

李易自嘲的道:“可惜人家都没正眼看我。”

孙显才叹了口气,道:“晨华其实内心一直都有个情结解不开。她父母关系一直很差,我记得小时候就是这样。所以她一直都在打造自己的形象。

她很要强,这是所有人都公认的,我们这个圈子里不学无术的人太多了,不过晨华却一路上进,最后还攻读了法学硕士,而且是真材实料的硕士。

就凭这一点。我们所有人都很佩服她。在长辈面前,她又表现的大方得体,属于典型的大家闺秀。以致于没有人不喜欢她的。”

李易笑道:“那你呢?”

孙显才苦笑道:“你又拿我寻开心。唉,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她也老大不小了,提亲的人年年有,月月有。她却一直就这么单着。

以前也谈过几个,可是一涉及到谈婚论嫁,就立马没了下文。要我说,那就是从小受的刺激。

宋家虽然不是五大家族之一,可是势力也非同小可。不过人这东西,不管地位、背景如何。情感上都是有共性的,晨华父母之间闹了十几年,怎么能对她没有影响。

唉,虽然事在人为,可是人力有时而尽,为,嘿。又能为多少?”

李易听了宋晨华的身世,略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差别只是她亲身经历了自己父母的感情不和,而自己则很早就跟母亲分开了。

到了十号,便是孙显才婚礼的正式日子。

孙显才婚礼的豪华自不必说,李易和庄子期、朴环、孙晓梅都见了面,跟孙晓梅的父母孙为民和杨淑贞也聊了几句。

这老两口对李易印象颇深,又加上今天是外孙大喜的日子。老两口对李易脸上也有了笑容。

孙晓梅的两个哥哥还是那样,孙章平态度还算好些,孙立平压根就没正眼看李易。

李易现在不像几年前那么冲动了,对于人和事很多时候看的也比较淡,像孙立平这种人,李易抱着的原则就是,你不理我。我自然也不理你。

在婚礼上,李易还偶然间看到了乔进里。

自打上次华国伟的事情过后,乔家在李易生意的税收上暗中帮了不少的忙。

虽然双方后来没有再次正面的接触过,但是乔进里一看见李易。仍然显得十分亲近,就像是极熟的朋友一样。

宋晨华自然也来了,远远的见李易居然“交友”广泛,心里略感惊奇,却也没想太多。

这场婚礼持续了将近六个多小时,一直到下午两点多才结束。待新人入了洞房,客人们渐渐散去,李易忽感内心极度空虚。

有些感觉说来就来,人都没法控制,李易来到外面,看着热闹的大街,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人流,心里却生出一种孤独感。

李易点上一支烟,在街上闲逛,越走越远,哪里人多李易就下意识的避开,哪里人少李易就低头前行,也不知走了多远,一直逛到天色擦黑,偶一抬头,见前面是一家小酒吧,李易信步进了酒吧。

酒吧里条件不怎么好,一看就是那种专门给痞子无赖消费的地方。

现在时间尚早,酒吧并没有正式的营业,冷冷清清的没有什么人。

这正合李易此时的心境,李易找了个角落,要了杯烈酒,像喝茶一样慢慢的喝着。

耳中听着舒缓的音乐,李易不禁想到自己小时候,当时老爹李疯子还在海州,母亲一个人带着自己寄宿在别人家,后来……

李易几口酒下肚,感觉头有些疼,拿着酒杯在桌面上轻轻的磕着,看着酒水震出一圈圈的水纹,心里一片模糊。

忽然身后有人轻声道:“一杯啤酒,谢谢。”

正是宋晨华的声音!

李易回身看去,果然是宋晨华,而宋晨华也碰巧扭过头来看到了李易。

两人之间虽然关系不近,但是在这种场合下见了面,总不能各自扮路人。

李易心想自己是男人,还是主动一些好,而宋晨华心想李易远来是客,又比自己小,还是自己主动一些好,于是两人同时向对方一招手,齐声道:“你好,真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