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9 带上你的人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799带上你的人

李易心里一凛,隐约想到了些什么。

正这时,人群闪开了一条胡同,几个人缓步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身穿唐装,鞋穿布鞋,气态沉稳,手里拿了柄泥金象牙骨的折扇,秃顶细眉,眼小鼻尖,嘴却又很大,长的是有点怪,不过看起来叫人不觉讨厌。

这人打量了李易一阵,道:“李先生,欢迎来到纽约。”

李易道:“你们就是这么欢迎客人的?这就是米国的待客之道?朋友祖籍哪里啊?怎么称呼?”

那人持着扇子向李易微一拱手,道:“在下姓夏,夏天成,祖籍东北,不过我来米国也有十几年了,家乡的样子都模糊了。”

李易笑道:“你来米国才十几年,就能这么得唐先生的赏识,看来必定有大才干。

我看你呼吸缓和,步态沉稳,手足挥动有力,走路时片尘不起,一定身手不错,原来是学哪一门的?”

夏天成哈哈大笑,道:“好眼力,不愧是后起之秀,好,既然李先生已经猜出来了,咱们就不打哑谜了。

我是三合会的,我们现在的当家人就是唐龙,咱们这些人靠打打杀杀混口饭吃,有些手艺嘛,嘿,是家传的,我学的是六合形意谱,老拳法了,现在在大陆已经没有人学这一门功夫了。

李先生,既然是这样,那就……,随我们走一趟?我们当家人想见见李先生,有些事要商谈一二。”

李易看四周围这形势,这些打手帮众也都不是一般人物,而且人人手持枪械,势成合围,这仗没法打。

如果只有自己一个人,当然不惧,就算寡不敌众。也可以用移形换位跑路,可是带着苏绿和林美心,这事却难办了。

这时,不等李易说话,夏天成已经一挥手,立刻从胡同里开出一辆车来,车门打开。夏天成笑眯眯的道:“请吧,两位小姐自然也跟着李先生,以示我们绝无恶意。”

李易向苏绿和林美心使了个眼色,叫两人别怕,拉着两人的手上了车。

这车一看就是专门给李易准备的,两边上下的铁板有二指厚。用冥蝶削都困难。

夏天成坐到了车前,一声令下,车子启动,开向西面,开回皇后大桥,进入了曼哈顿区,最后停在了唐人街区勿街街口。

夏天成回头笑道:“咱们华夏人在海外打拼。赢了自己的一席之地,这里便是纽约曼哈顿区唐人街的发源地和中心。我们三合会的分舵就在这里,大当家的本来在旧金山,不过听说李先生到了纽约谈生意,便连忙赶过来了。”

李易淡淡的道:“很荣幸。”

夏天万叫司机继续开车,车子左拐右拐,最后停在了一座大厦的门前。

先前李易带着二女去百老汇看歌剧的时候,自然也到唐人街看过。也从这大厦门前经过。

这大厦是所办公写字楼。听说经办的都是外贸、海产和食品加工等业务。却不知道这里竟是三合会的分舵。

虽然是晚上,大厦里动一片灯火通明,三合会这些帮众拥着李易三人向里走,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客气,可是明显每个人的手里都握着枪,枪掩在衣服下面,枪口对着李易三人的身子。看来只要李易稍有动向,这些人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一路走进来,见到不少人正在工作,可是看到三合会这帮人进来。却没有人感到惊讶。

夏天成没有带着李易三人坐电梯,而是走楼梯,一直走到五楼这才向里一拐,来到一座大厅的门前。

这时李易听到里面传来打斗呼喝的声音,很是奇怪,夏天成笑道:“可能是有人来踢馆,咱们进去看看。”

夏天成在门上敲了几下,里面有人把门打开,夏天成向里一引,道:“请吧。”

李易也不客气,拉着苏绿和林美心迈步进了大厅。

这大厅面积不小,地上铺着红地毯,各处的装饰全都是唐人风格,厅里或站或坐能有三十来人,这三十在分成南北两队,互相敌视。

南面二十来人都穿着便装,有外国人也有华裔,北面的十余人则穿着三合会的绣龙衬衫,显然,南面这些人是来踢馆的。

场中两人正在激烈打斗,看身手不算弱,不过跟李易比起来,自然没有可比性。

大厅北面三合会的帮众后面,放着一张绣龙椅,不过椅子空着,没有人坐,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正面目冷峻的站在椅旁,似乎是这里领头的。

夏天成一带人进来,这年轻人立刻要迎上来,夏天成却向他微一摆手,示意他不要动。

夏天成微笑着领李易坐下,低声道:“这伙人是洪拳开饭的,我们大当家的有好几个徒弟,除了做生意,还开设武馆。”

说着向那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一指,道:“这是我们大当家人的三徒弟唐一飞。他的武馆就开在这里。一飞年轻气盛,平时来找他踢馆的人也不少。现在场中比武的是一飞的徒弟葛红。

按华人圈子里的规矩,不管对方是不是跑江湖的,武馆生意要走单线,也就是说人家虽然不是帮派中人,但是来踢馆,你就只能用传统的规矩迎战,不能事后利用帮派势力去还击。

一定要拎的清,武馆的事用武馆的规矩解决,帮派的事用帮派的规矩解决,否则就丢死人了,在华人圈子里也会立刻失去立足之地。”

李易点点头,看向场中。

只见场中打斗的两人这时已经都打的受了伤,三合会的那个葛红大概二十多岁,洪拳门的那人是个外国人,身高马大,体格强壮,出拳有力且准,身手不错,看不出多大年纪。

李易看这外国人的拳路子,讲究硬桥硬马,大开大合。看来是北方拳种,跟他的体型很相配。

两人又打了几个回全,葛红脸上中了好几拳,身子一晃,便要摔倒。

李易却发现葛红右脚在前,左脚在后,身子向左扑倒。腰却挺着,就知道这年轻人用的是败中取胜的招数,不由得会心的一笑,脱口而出道:“这外国哥们要输。”

一句话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李易身上。

与此同时,洪拳门中也有一人叫道:“小心。别过去!”

就在这时,果然,这外国人刚趁机向前一冲,葛红立刻便弹地而起,一记连环腿,重重的踢在外国人的胸口。

这外国哥们立刻仰天栽倒。

葛红一跃而起,跳过来立刻补上一脚。踢向这外国哥们的小腹。小腹是人身要害,一脚下去,必定出事。

忽然一条人影一闪,从洪拳门中冲出,左手在葛红腰上一搭,将他硬生生推出去,一交坐拿到。

李易知道,葛红这年轻人用的只是巧招。如果敌人不上当,不急于求胜,以葛红的体型和体力,根本没法再坚持三个回合。

唐一飞见有人出手阻拦,立刻分开人群走到场中,道:“齐叔,这不合规矩吧?”

跳出来救人那人五十来岁。一看气质就是洪拳门的掌门,这人身强体壮,肌肉虬结,似乎要从衣服里暴出来。看来硬功很强。

夏天成小声道:“他就是邻街的洪拳门馆主齐向阳,他徒弟跟一飞的徒弟打架,这是找场子来了。”

齐向阳把那外国人提起来,甩到身后,冷哼一声,道:“一飞,你徒弟打伤我徒弟,现在又用这种招数,你怎么说?”

唐一飞道:“比武就是这样,有赢有输,只要不用手枪,用什么招数是我徒弟的自由,只能说你徒弟学艺不精,当然也可能是师父教的不好。”

齐向阳大怒,道:“叫你师父出来!三合会就了不起吗?”

唐一飞向前迈了两步,道:“我师父不在纽约,你想找他就去旧金山吧。”

齐向阳把袖子挽起来,也向前走了两步,道:“照这么说我得闯三关了?要不然见不着你师父。”

唐一飞道:“我这是第一关,你可以先试试。不过我怕你年纪大了,身子骨不行,一关都过不去。齐叔,你练的功夫是年轻人的功夫,你还是退居二线吧。”

齐向阳最忌别人说他老,不由得更是盛怒难息,道:“你们练的唐手功夫也是至刚的拳法,你师父也不年轻了,我倒想看看唐手有多厉害。”

话说到这份上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唐一飞早就憋着劲要打一架,当下左脚实,右腿虚,向前探了半步。

齐向阳也立刻微微下蹲,双臂一盘,向前微伸。

李易原本瞧不起这些练硬功的,可是这时一看齐向阳摆出架势来,却见阴阳合和,大路平实,虽沉静如石,却又灵动如风,不由得喝了一声彩,道:“好!”

所有人都向李易投来讨厌的目光,李易自得其乐,也不理睬。

唐一飞和齐向阳亮出门户,还是唐一飞耐不住气,先行上前,贴向齐向阳身前一尺左右,这才短寸出拳,拳风呼呼,劲力也不小。

齐向阳毕竟年纪大了,并不硬接,而是腰间微转,双臂挂靠,将唐一飞这一拳架开,三臂相碰之际,却发出金属般的回音。

两人战在一处,出手快速迅捷,确实非常精彩,李易也慢慢站了起来。

高手过招,一般不出十个回合,两人打了不到七个回合,唐一飞毕竟还是年轻,所用的拳力,大都被齐向阳的柔劲化开,最后被齐向阳一招风吹摆莲,将唐一飞硬给掼了出去。

唐一飞摔到地上,一弹而起,虽然没有受伤,却脸上一红,想上前再战,却觉不妥,愣在当地,只是自己怄气。

齐向阳微微有些累,不过关系不大,哼了一声,回身道:“看见了吗,打拳不能只凭蛮力,人的体形有弱壮之分,你的人种、骨架、肌肉,都是自然条件,就是没有别人长的壮,你又有什么办法?

所以,练武要讲技巧。要用自然之力,要是只讲力大力小,那不如去跟牛比,那是下乘武技。

咱们练的洪拳虽然是硬桥硬马,可是在练到了极处之时,一样可以刚中生柔,用化劲。寻隙而入。听到了吗?”

这些当徒弟的立刻哄声称是。

齐向阳只是来踢场找面子的,打赢了唐一飞也就算了,当下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徒弟准备离开。

走到李易面前时,齐向阳哼了一声,道:“小子。新来米国的?看你也是内行人,找到工作了吗?有事来邻街洪拳门武馆找我,我可以给你介绍个工作,另外,你也可以顺便学学拳。”

李易笑道:“我只是来旅游的,在大陆有工作。”

齐向阳嗯了一声,带着徒弟们向外走。

他好像并不认识夏天成。见夏天成笑眯眯的看着他,不由得心中有气。

一旁有一个黑人是齐向阳的徒弟,看师父有气,立刻指着夏天成道:“你看什么?不服吗?打一架,上来。”

夏天成扇子一摆,笑道:“不不不,打架没有山水风光好,不能怡情。不能移性,我所不取。”

那黑人嘿了一声,向夏天成虚打一拳,意在吓人,夏天成软软的随手一架,向后退了半步,那黑人得意的哈哈大笑。转身跟着齐向阳走了出去。

可是李易却见夏天成刚才一架之时,扇子的一端在这黑人的胁下轻轻戳了一下,就知道夏天成用了阴劲。

果然那黑人刚走出去没几步,便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一交扑倒,四肢不住的抽搐。

洪门拳馆的人不明所以,七手八脚的把人抬了出去,至于是找医生还是自行治疗,李易就不得而知了。

唐一飞打输了,脸上无光,正在那乱发脾气,夏天成过去拍着唐一飞的肩道:“别乱发火了,以后再把场子找回来不就得了?”

唐一飞瞪着李易道:“这人是谁?他就是李易?”

夏天成把李易叫过来,道:“我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的客人,李易李先生。李先生,这位是唐一飞,我们大当家人的弟子。纽约这一带一直他在打理。”

李易伸手过去,笑道:“幸会。”

唐一飞缓缓伸出手来,跟李易握了握手,忽然李易感觉掌心一紧,知道这小子在暗中发力,不由得心中冷笑,也使上了阴劲。夏天成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

唐一飞初时只觉李易力气不大,心说李易不过尔尔,可是后来渐渐发现,自己使出去的力气有如石沉大海,就好像李易的手掌是虚空的一样,不管自己使多大的劲都没有着落。

唐一飞心中暗惊,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非筋骨酥解不可,连忙收手,可是却发现收手的力气也被李易化掉了,这只手左扭右摆,却无论如何也拉不回来。

夏天成哈哈大笑,道:“一飞呀,这次知道天外有天了吧?来来来,大家做个好朋友。”

说着扇子斜着向下一戳,正戳在唐一飞的手腕阳谷穴上,可是李易却觉有一股阴劲从唐一飞的手上传过来,自己掌心一震,便欲滑脱。

李易不知道夏天成的功底如何,如果自己加力对抗,也未必输了,可是现在自己正在人家手里,总要给对方留些面子,当下顺势而为,借势便把手收了回来。

唐一飞猛的抽手,上实下虚,下身拿桩不稳,身子一晃,退后半步,脸上不由得一红,道:“厉害,嘿,厉害。那就请吧。”

夏天成微微一笑,对李易道:“我们大当家的就在后面,请。”

李易回头招呼苏绿和林美心,夏天成却道:“这个嘛……,这两位小姐就不用跟着来了,有些话不方便叫她们听见。”

李易眼睛一立,刚要说话,夏天成又接着道:“李先生放心,我们也只是跟李先生交个朋友,对两位小姐绝无恶意,如果她们出什么事,放在我身上着落。”

李易微一犹豫,道:“好,我信你一次。”

转身对苏林二人道:“你们在这等我,放心,不会出事的。”

李易随着夏天成往里走,这大厅侧面有一扇小门,推开小门却见门里是一道走廊,穿过走廊上了一层,又转了两个拐角。眼前便又出现一道小门。

夏天成在门前一站,道:“大当家的在里面,请。”

说着把门推开,带着李易进去。

里面是间小屋,装饰的很简单,却没有人,不过屋里又有一道侧门。

夏天成叫李易坐下。走到门前轻轻一敲,道:“当家的,李先生到了。”

只听门里一个清亮壮盛的声音道:“好,稍等。”

过不多时,门轻轻打开,从门里走出一个人。

李易抬头打量。见这人不到五十岁年纪,身高体壮,身上肌肉饱胀虬结,肌肉的线条十分优美流畅,肢体每一摆动之际,肌肉的动态都有如海浪起伏。

这人相貌平平,不过脸上也是棱角分明。前额和下巴极宽,两腮肉隆,眼大明亮,鼻挺唇厚,两耳垂极大,头发略带卷曲。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这人的脸上,眼中。甚至身上似乎都有一层光彩在流动,仔细去看时却又看不见了,一不留意时,光彩便又呈现出来。

李易就知道这人功力极深,如果自己跟这人单对单放对,赢面可能并不大。

李易站起身来,这人微笑着走过来。伸手道:“在下唐龙,这位就是李兄弟吧?果然这么年轻,看来传闻有时也是真的。”

李易原以为三合会的龙头唐龙会是一个功夫了得,霸道威猛。高傲阴冷的人,没想到这人却温文尔雅,十分有礼貌,当下伸手与唐龙相握,道:“不敢当,唐大当家的抬举我了。”

唐龙并没有借着握手的机会抻量李易,叫李易和夏天万坐下,还亲自给李易倒了杯茶。

李易心里犯嘀咕,不知道唐龙这么客气是什么意思,是真的想交朋友,还是先礼后兵,还是装腔演戏?

唐龙像是个和气的店铺老板,道:“这茶是正宗的大红袍,大陆现在可能买不到了,这还是我的一个朋友拍卖来的,我一直不舍得喝,今天来了贵客,好酒好茶都是要请贵客喝的。”

李易品了品这茶,味道还真是不错,香气之后还有一丝斩不断的回味。

李易放下茶杯,笑道:“我是俗人,对风花雪月不大懂,不过这茶的味道却很好,只是给我这种人喝了,未免暴殄天物了。”

唐龙哈哈大笑,道:“李老弟太客气,以李老弟的年纪,又是半个江湖人,能有这种风范,实在是难得。

现在的年轻人都太过轻佻浮躁,自私自利,圈里人是这人,其实圈外的人也是这样,这其实是时代和社会的悲哀。”

李易低头不语,隔了片刻,抬头道:“大当家的,那么,其实你今天找我来……”

唐龙收起笑容,看向夏天成,又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慢慢的把茶杯放上,嗯了一声,这才道:“李老弟,今天我叫天成请你来,或许手段不大合适,可能让李老弟多心了,我这里先道个歉。”

李易忙道:“不,这没什么,大当家的不必客气。”

唐龙应了一声,又道:“今天请李老弟来,李老弟可能以为是跟基诺有关吧?其实基诺的事我们都已经查清楚了,虽然一开始咱们是竞争对手,不过江湖事,例来如此。

更何况铁翼死在了老弟的手里,我借个光说吧,这也算是李老弟给我们报了仇。咱们现在算是朋友,却不是敌人。

而且蓝冰的铁翼杀了基诺,这个场子我们已经在几个月前找回来了。铁翼死了以后,蓝冰群龙无首,我们三合会的几个分舵在欧洲和俄罗斯分别抢了蓝冰的一些生意,这也算是大仇小报。”

李易频频点头,待唐龙说完,道:“那今天……,呵呵,唐大当家的该不会是专程把我请来感谢我的吧?”

唐龙微微摇头,却不说话,最后看向夏天成。

夏天成一笑,道:“看来还得是我来说,李老弟,其实我们今天请李老弟过来是有件事求你帮忙。”

李易哑然失笑,道:“我?请我帮忙?我没听错吧?你们三合会帮大人众,能人众多,居然会请我帮忙?”

夏天成打开扇子,扇了几下,道:“天下的事有时候也并不是什么都凭借势力来解决的。我们大当家的虽然身为三合会的龙头,有些事还是力所难及。”

李易心里自然犯疑。以三合会的实力,天底下还有什么事做不成?难道他们有政治上的目的?

夏天成道:“李老弟,干脆我就实话实说了吧。我们大当家的有一个独生子,今年差不多跟你一样年纪,比你大一些,因为我们帮主夫人是米国人,所以这孩子有个英文名字叫乔尼.唐。

本来呢。帮里的事以后是要传给乔尼的,可是前不久乔尼却失踪了。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这孩子一向机灵,功夫也不赖,帮里帮外的事务有很多都是他在跑动,可是他却突然失踪了,这叫人很着急。我们多方查找,总算是到了一点线索。”

李易笑道:“然后这一点线索就跟我有关,然后今天就找到我了,然后我就能喝到这么好喝的大红袍,看来我真是幸运。”

夏天成也是一笑,道:“我跟大当家的在这之前也商量过,不知道这事能不能成。不过我一直在了解李兄弟的情况,我觉得以李兄弟的为人,这事或许可行。”

李易见对方已经摊牌,当下向后一靠,跷起二郎腿,双手交叉在胸前,道:“那就说说这点线索吧。”

夏天成道:“我们也是费了好大的心力才查到的,据我们所知。乔尼现在在CIA的手里。”

李易心里一翻,暗道:“妈的,果然是这种事,看来麻烦又来惹我了。难道这次布莱德找我也是跟这种事有关?”

只听夏天成接着道:“乔尼虽然还年轻,不过他是三合会下一任的继承人,在帮里的地位不低,CIA的人把他秘密抓走。又不对外宣扬,这里一定有什么大文章要做。

我们也曾想过,米国政府或许要对帮派下手,可是CIA的工作范围向来是在米国本土之外。就算是要对帮派下手,那也是FBI的事。

况且这段时间以来,帮派的生意一直很平稳正常,按以往的经验,米国政府想铲除帮派似乎不大可能。”

李易道:“CIA没有跟你们摊牌?乔尼还没有正式成为龙头,抓他又有什么用?你们完全可以再换一个人当龙头老大,那样一来,乔尼也就只和唐大当家的一个人有关了,这就根本不会引起整个帮派的乱子。”

唐龙接过话茬,道:“你分析的我们也想过,这也正是我们想不通的地方。”

李易叹了口气,道:“反正你们的意思就是,叫我帮你们捞人,是吗?”

夏天成道:“李兄弟加入CIA的事,我们也是后来查到的,三合会在大陆也有分舵,本来我们想在大陆跟李兄弟商谈此事,不过正好李兄弟来到纽约,这才在这里把李兄弟请了来。”

唐龙接着道:“李兄弟,如果你能帮我这个忙,我一定有重谢,等事情一成,三合会在大陆四个省的四个分舵全由李兄弟调遣。”

李易沉默不语,这个“酬金”可是真的诱人,不过自己身份矛盾重重,身为CIA的组员,却又要为黑帮做事,实在是有些想不通。

李易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的联络器,夏天成却是一笑,道:“抱歉,为了能请到李兄弟,我们在出租车上安装了屏蔽装置,我的身上也有这种装置,方圆二十米之内,信号不能自由接发。所以CIA的人可能接不到李兄弟的求救信号了。”

李易嚯的起身,怒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唐龙道:“先别动怒,慢来,慢来,你先坐。”

李易气呼呼的坐下,不置一词。

屋里静了片刻,夏天成道:“或许我们的要求叫你挺为难的,所以咱们可以把问题变的简单些,救人的事先不劳李兄弟亲自动手,李兄弟可以先帮我们打探一下消息,有了消息,这事就算是成功了一半。以后的事,再从长计议。

我们知道李兄弟手下能人众多,CIA内部的秘密文件都存放在电脑数据库里,这可以是一种探测的途径,李兄弟那个姓秦的同学似乎有这方面的特殊才能。

李兄弟手下的托克兰大教会如果也能来米国帮帮忙,我想事情就更容易成功了。”

李易冷冷的道:“我不能保证什么。”

夏天成却是一笑,道:“我们其实也不能保证什么。”

李易眯起眼睛看向夏天成。夏天成也毫不闪避,笑眯眯的回敬。

李易知道他是什么意思,苏绿和林美心这会儿肯定已经被软禁起来了,自己如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这两个女孩八成要危险。

忽的李易心念一动,道:“这次我来米国,CIA的人知道我是带着朋友一起来的。如果你们扣留了她们当人质,我怕我就不能再帮你们打探什么了。”

夏天成笑道:“放心吧,我们虽然没有能力渗透到他们的组织里面,但是别的事情还是可以做的,从我们盯上你,一直到把你带到这来。CIA的人都不知道。

你出去以后,可以撒谎说这两个女孩寄留在朋友家了,我再给你一个真正的地址,是我们帮里分管的一个杂货店,你就说她们寄留在这里好了,CIA的人一定不知道这杂货店跟帮派有什么关系。”

李易怒极反笑,道:“看来你们想的真周到啊。”

夏天成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道:“李兄弟,事关重大,只要你能帮我们这个忙,以后必有重谢,如有食言,你可以一掌震死我。”

李易冷笑两声,站起身来,道:“夏师傅武功这么高。我哪是你的对手。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夏天成起身道:“当然,我送你出去,咱们走后门。”

临出门前,唐龙道:“李兄弟,希望你能成功。”

李易回头横了唐龙一眼,二话没说,出了房间。

夏天成带着李易从大厦的后门出去。后面也是唐人街,夏天成把杂货店的地址给了李易,又给了李易自己的联系方式,道:“这次的经历或许不太愉快。不过以后我想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李易并不说话,转身走了。

走出两条街,李易对着路旁的一棵大树就是一脚,踢的这大树树叶纷纷落下。

正这时,布莱德却呼叫了李易的联络器,道:“你的联络器怎么一直呼叫不通?出什么事了?”

李易道:“哦,没什么事,可能是刚才在地铁里的缘故吧。”

布莱德道:“你一个人在纽约,不要随便活动,如果有什么事联系不上你,会影响任务。

现在上级有令,咱们的任务正式开始,你这就把大教会的人叫到米国,但是不用全都叫来,只懂得近身搏击、枪械和火力爆破的我们不需要,叫那些有特殊才能的人过来。

另外叫他们到了纽约之后不要声张,也不要到处乱走动,等下一阶段的任务通告了,我再通知你。你带着的那几个朋友你暂时安排一下,如果没有地方安排,就到纽约总部去,那里会有专人接待。”

李易心道:“他妈的,已经有人给‘安排’了。”

不过看来布莱德并没有对自己进行全程监控,对刚才发生的事似乎并不知情,这也正好让李易不那么为难。

布莱德挂了电话,李易对着电话骂了一句,却又没有别的办法,冷静了片刻,这才跟汪兰联系。

汪兰不知道李易加CIA的事,不过李易现在是主教,有什么命令,汪兰只得执行。

现在海州留在家里的只有七八人,其他的人正在外省出任务,李易想了想,当下叫了申兰、冷兰、宫兰、石兰、段兰过来,家里还得留下汪兰当家。

打过电话,李易心里乱糟糟的,回头看看唐人街,心说等把事情办完,非得把这个场子找回来不可。

李易打车回到宾馆,夜已经深了,李易打给秦少冰,道:“少冰,有件大事你得帮我个忙。”

这个时候,秦少冰自然还没睡,接了李易的电话,淡淡的道:“说吧。”

李易把情况简单的说明了一遍,秦少冰为难道:“这个恐怕有些难度,他们的网络的核心部分是不跟整个网络联系在一起的,就算我到了他们内网的门口,解码还得花些时间。”

李易也知道这事不易办,道:“那。该怎么办?”

停了片刻,秦少冰却笑道:“再难办的事我也给你去办,不是这事该怎么办,而你想让我怎么办?”

李易心里一暖,笑道:“很久没去酒吧看你了,我还以为你在办公室里生根了呢,现在在忙什么?挺好的吧?”

秦少冰道:“正在给一家大公司做内网设计。这公司看来有不少不良内幕,花了七十多万做这个内网设计,我们这一组人拿下了最核心的那部分。估计再有两个多月就完成了。”

秦少冰是李易最早结识的朋友,当年秦少冰以其超人的计算机才能,帮了李易无数的忙,李易能有今天。最一开始的资本积累,就是靠的秦少冰。

不过秦少冰天天长在电脑前面,平时也很少到外面活动,李易自打生意做大之后,又很少去紫色星缘,所以两人除了电话联系,竟然都很少见面。

李易对秦少冰颇有愧疚之心。这个好朋友一直默默的在后面帮助自己,自己却只是有事的时候才想到他。

两人又聊了一阵,秦少冰道:“这事要想做到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我这里有一个团队的人,硬要往他们的内网进而冲,也不是不行。

不过要想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可就有些难度了。我得知道他们最常用的波段频率,还有习惯性行为。再根据这些行为制定相应的补丁程序,然后把这个种子输到他们内网的门口等着。

这个时候,只要他们有短暂的跟外网联通的行为,我们就能在不到七秒的时间内,借着他们内输数据流的掩护,伪装之后悄悄的冲进去,等一到了里面。那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李易一个字也听不懂,不过他相信秦少冰有这个实力,当下笑道:“我想你一定能成功。”

秦少冰道:“我需要你的帮忙,你跟CIA组员接触的时候。把相关的音频和视频和地理位置不断的传给我,我再逐一进行分析比对,然后海选筛查,最后通过大概率相似原则,我就能对他们的内网门口进行定位。”

挂了电话,李易觉得心情好了些,有秦少冰帮忙,或许问题真的就没那么难。

第二天下午,托克兰大教会的人到了纽约,李易把五人接到宾馆住下。

这五人也没问李易是什么内情,总之是李易叫他们干什么,他们只需要听命令即可。

如此又过了两天,这一天晚上,布莱德打电话道:“到帝国大厦下面集合,带上你的人,不要声张。”

李易一直等的就是这一天,虽然不大想参与这次活动,但是既然这事发生了,总得有个结果才叫人心里舒服,否则总是吊人胃口,太过难受。

李易一跃而起,叫上申兰他们五个,悄没声的出了宾馆,乘车到了帝国大厦。

帝国大厦在曼哈顿岛的第五大道上,这个时候整个大厦灯火通明,就像一根粗大闪亮的铅笔,挺立在第五大道上。

出租车停下为,李易带着众人下了车,见街边阴暗的角落里有人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墨镜,向自己轻轻打了个手势。

李易带着人过去,这人看样子是个华裔,面无表情的道:“大厦一楼左转。”

李易心说这些人都像机器人似的,太没意思。

李易领着申兰他们到了帝国大厦门口,这里也有人接应,这个子矮小,穿着普通,不大引人注意,不过看眼神很精明强悍,向李易一招手,引着李易等人进了一楼大厅,向左一转,用卡刷开一道门,带着李易进来。

原来这门的后面是一道长长的走廊,两边是两排房间,李易见每个房门前都有人把守,个个身正腰直,戴着墨镜,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