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9 现在很危险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809现在很危险

李易恨不能给自己两个嘴巴,自己身上带着枪,怎么还忘了用了?看来平时总也不用枪,到了关键时刻竟没想起来。

李易想到这向前一扑,伸手掏枪,身子在空中一旋,回身便是一枪。

那家伙这时也正巧冲到李易身后不远处,李易这时才看清他,见他身上肌肉饱满充实,已经把上衣撑破,可是并没有变成太大的大块头,跟那个天狼比,还差了很多。

李易不再多想,立刻扣动了扳机。

枪声不大,夹杂了一丝清水音,十分好听,子弹很明显的打在了这家伙的胸口。

李易摔到地上,腰眼一挺,身子站起来,双手持枪,对着这人不动。

这人跪在河里,垂着头,左手抚胸,一动不动。

李易试探的问道:“喂,死了没?没死就说话。你说你怎么不跑出去啊,干嘛死盯着我?还有你先前在房顶上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里有什么骗局吧?

你怎么称呼?白虎?哈哈,是不是变身之后才叫白虎,这名不错,帅。你看这靖国神社,全叫你给砸了,不过我很满意,你想砸什么就砸什么,老子看这里也不顺气。”

那人还是不动,李易右手摸出一枚硬币,对着这人的头打了过去,硬币击在这人顶心,噗的一声,又跌在地上。

忽然那人嚯的一下站了起来,带动一阵风声,不禁吓了李易一跳。

只见这人双目如赤,神情恍惚,咬牙流涎,看来神志已经糊涂了。难怪总是追着李易不放。

这人左手握着,向李易一伸,李易看他赤祼的胸口上只有一个血点,显然子弹并没有打进他的身体。

李易讪笑一声,道:“哥们。你能抓子弹?”

那人向前走了一步,手掌慢慢张开,李易虽然知道危险,但还是下意识的探头过去看了一眼。

哪知这人手掌张开,掌心里却什么也没有,忽然这人向前一纵。双臂一拢,抱向李易。

李易这才知道上了当,心说这人糊里糊涂的,居然在这当口还会骗人,他是傻还是不傻啊?

李易再向后躲已经来不及了,这时情急之下。拼着被这人抱死,李易反而扑向前面,双手径直插向这人的眼睛。

这人抱住了李易,李易也把他的眼睛戳瞎了。

这人痛叫一声,反手一掌把李易扫出去七八米远,李易被打中的地方骨头都要断了,幸好李易临时卸力。要不然非死在这人手里不可。

这人双手捂着眼睛,鲜血顺着指缝流出来,忽然他侧耳听了听李易的呼吸,以比先前快上一倍的速度冲向李易。

李易一看叫一声我的妈呀,忙使出移形换位,冲回靖国神社前面。

于是两人一先一后,又从原路返回。

这一路上全是碎砖破瓦,断墙残壁,火势一起,很多条路都不便穿行。道路都被堵的严严实实,李易只能尽量躲着火向前跑,那人却直接向前硬冲,那些断壁残垣被他撞的到处乱飞。火烧在他身上他似乎也不怎么畏惧。

那人的速度不比李易慢多少,李易在前面跑。那人的双掌不住的打向李易后背,李易好几次都险些被这人打中。

两人从一开始打斗,再到现在折回来,前后也不过七八分钟时间。

这时两人越来越接近前面正殿,火光中,李易远远的便见申兰他们五个成扇形排开,显然也是刚从正殿那边翻过来。

这时宫兰用传音入密道:“主教,你把那人往兑位这边引,我们想法截住他!身前四丈二尺,跳!”

李易一听,立刻变向,纵向身前四丈二尺的兑位。

这地方正是先前倒塌的大殿,主架虽然没完全塌,但砖瓦堆积如山,堵住了里面所有的去路,只在上面留有一条缝隙。

李易跑向兑位,冷兰已经打出冷气,暂时将附近火势逼住,好让李易通过,同时段兰在地上一按,喝道:“起!”

李易便觉脚下有一股力道传来,知道是段兰从不远处隔空传力,当下借力弹起老高,向前一扑,硬是从砖瓦堆上面的细缝里横着切了出去,从正殿上面先前被踩塌的洞中又跳到了房顶上。

李易双脚落在屋顶洞口旁边,一颗心跳个不停,刚才虽然只有几分钟,可是消耗了太多的力气。

这时便听石兰喝道:“中!”

李易知道是石兰出掌迎敌,可是却听石兰闷哼一声,李易心里一惊,忙站稳了回身观看,只见石兰被弹在半空,申兰忙甩鞭将石兰的腰卷住,轻轻抛在一旁。

显然这人不怕石兰的太阴掌,反将石兰顺手击飞。

这时,宫兰已经指着这人,嘴唇快速的动了起来。

这人本来要发威,可是被宫兰一叫,立刻有些头晕,却并不跪倒,而是全力抵抗。

段兰知道对这种人隔空伤害意义不大,当下轻轻跳过去,在这人手臂一搭,想间接震碎他内脏。

李易忙叫道:“段兰,小心!”

可是为时已晚,段兰被这人反手一甩,身子像包一样直抛出去,落在砖头堆上,咕噜噜从另一边滚了下去。

冷兰这时也已经发了无数掌,想要把这人冻住,但是无济于事。

申兰那边也是一样,虽然用长索套住了这人,但是只在一瞬间便被这人给撑破了,绳索断了一地。

这人被宫兰叫的头疼不已,忽然兽性大发,双手在地上一撑,抓起一堆碎砖来,砸向宫兰。

李易一看不妙,忙揭下脚下的瓦,快速的掷了过去,和这怪人打出来的碎砖碰在一起,在半空中互相撞的粉碎。

另一边山本大义一直率人盯着,不过他见李易的人跟这怪物打在一起。便没有急着上前帮忙。

可是这时见李易的人也不是对手,山本大义立刻命令手下人开枪。

一时间枪声大作,那人身上被打出无数红点,鲜血飞溅,但是显然伤的并不重。

这人急了眼。一声怒吼,像一头牛一样冲了过来,把山本大义这些手下撞的东西乱飞。

这人又一头冲向砖堆,轰的一声扎了进去,可是却没能从另一边冲出去,就此寂然无声。

现场一片狼藉。大火烧的木料噼噼作响。现场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那堆小山一样的碎砖。

可是等了足足十分钟,砖堆里也没有动静。

李易从房顶上轻轻跳下来,跟申兰他们互相招呼了,见大家都没有受太重的伤,这才放心。缓步走到砖堆前。

宫兰道:“主教小心!”

说着又对准了那怪人的方位,只要他突然跳出来,宫兰便会发声制人。

山本大义见李易上前,便道:“李易君,你最好小心一些。”

李易笑道:“跟怪物打交道,也比跟人打交道强,至少他简单。阿彩现在在他的同伙手里。我还得从他嘴里问出点什么来才行。”

李易这时已经走到了砖堆边上,轻轻拔开几块碎砖,见里面仍然没有动静。

李易胆子越来越大,动作也越来越快,最后别人也上来帮忙,二三十人一起乱扒,十几分钟后,砖堆被扒开,赫然露出了刚才那怪人的后背。

不过这人一动不动,似乎双臂在做前推状。李易把真气运至全身,护住要穴,上前一步,在这人腰带上一拉,轻轻将这人拽了出来。

李易把这人放倒在地上。只见他双目圆睁,表情极是可怕,可是身上的肌肉却都变的十分绵软,松松垮垮的垂在骨头下面。

看来这人显然是脱力而死了,他先前一时间变的力大无穷,可能是吃了什么特殊的药,这才在短时间内急剧变化,并且神志不清,认准了一个人就非得把这人置于死地不可。

不过这种方式却过度消耗了自己的精力,到最后精气暴脱,便力尽而亡。

李易在这人身上摸了摸,却什么也没有摸着。只见这人身软如棉。

山本大义叫手下人把这人的尸体用棺材装好,抬到了后面暂时存放。

李易道:“山本,这人是什么人?”

山本也不看向李易,只是道:“不太清楚,或许是浪人,岛国的浪人,就像是米国的嘻皮士,有自己的品味和理念,不过他们很重视传统观念。”

李易道:“他们为什么要来杀雨生议员?阿彩现在最有可能在哪?”

山本大义似乎没有什么情绪变化,淡淡的道:“不是很清楚,我得慢慢的查,事情还很多,告辞。”

这时,外面的警察自然进来维持秩序,调查案情,发生这么大的事,已经惊动了当地政府,已经派了来专人处理。

李易这时哪还有心思参加什么狗屁葬礼,再说也不想跟这些警察啰嗦,便带着申兰五人从正殿出来,没走前面的大鸟门,而是从侧面悄悄离开。

李易不想见那些记者,很低调的绕路走了。

直到走出很远,再回头看时,靖国神社就像是一堆垃圾,火势仍雄,还没有被扑灭,半空中还飘舞着灰尘和浓烟,一片乌蒙蒙的,只剩外围的那些建筑空架子了。

段兰道:“主教,你是不是还得去救青田小姐?”

李易道:“那当然,阿彩不知道落在谁的手里了,而且这事很古怪,我总感觉有内幕。”

当时申兰跟李易一起在上下左右殿的房顶上跟这个“白虎”相斗,听到了那个女人所说的话,也觉有些蹊跷。

众人暂时先回到离靖国神社最近的秘密基地,布莱德自然免不了打来电话啰嗦一通,李易嗯嗯啊啊的应付了,随后便顺手挂了电话。

从下午开始,电视上便不断的播出着关于靖国神社事件的新闻。

新闻里说,雨生郎次议员参拜靖国神社之时,受到神秘人物的袭击,受了重伤,一直在救治。还没有度过危险期,其工作暂时交由他人代办。

李易心道:“原来老家伙没死,不过……”

到了晚上,众人围在一起商量这件事,段兰道:“主教。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来着,不过我也不大确定。”

李易奇道:“怎么?你有什么要说的?”

段兰道:“本来我没多想,不过从靖国神社回来之后,一路上我却想到一类人。”

李易道:“一类人?哪类人?外星人?”

段兰一笑,道:“当然不是,今天山本大义说这四个人是什么岛国浪人。那应该是胡说,后来我听申兰提起你们在屋顶上听到的话,一下子叫我想起一个组织来。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当初我来岛国的时候,曾经跟一个岛国的邪教组织打过交道。这个组织不属于黑帮,向来独来独往。他们信奉四圣兽神,也就是青龙、白虎、朱雀和玄武。

这些神兽都是从华夏国古时候就传过去的,在岛国不知为什么,在一些偏远的地区就形成了邪教。

这个组织的历史比较早,在二战之前就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规模。他们的成员当中,有一些是忍者,有一些确实也是浪人。还有一些落魄的武士阶层和农民。

关于组织内的经济活动我不是很清楚,但是这些人当中确实有很多人有些武技,同时还听说有什么圣水圣药,服用之后可以变的很厉害。

申兰说今天那个男人在屋顶上曾经提到过白虎,这才叫我想到了这个组织,这个组织原来就叫四兽教,现在不知道改没改名字。”

李易道:“你的意思是?”

段兰道:“四兽教向来不和政客打交道,如果是他们的话,为什么要去刺杀雨生郎次?”

李易点头道:“我也有这个怀疑,雨生郎次是个老狐狸。看来这事并不简单,可能背后还更大的阴谋。”

段兰又道:“主教,据我所知,四兽教有一条规矩,就是在外面横死的教徒。就意味着灵魂不能归位,所以教里可能会派其他们去死地招魂。今天他们死了三个人,应该不会没有行动。”

李易道:“不会吧,岛国这帮矮子也来这套?”

段兰点点头,道:“只是传说,也不知是不是真的,我的意思是,如果他们今晚就派人去招魂的话,咱们是不是……”

李易现在急着想知道青田彩的下落,听段兰这么一说,立刻坐卧不安起来,当下起身道:“我这就回去看看。”

申兰他们当然不能叫李易独身涉险,于是六人整装出发。

等到了靖国神社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可是这里仍然很热闹,各个部门的人都在忙碌,还有很多记者也没有离开。

李易几人都易了容,到了外围,见已经布了防线,不让外人轻易入内。

李易叫申兰他们在外面等着自己,仗着自己轻功超绝,趁人不备溜了进去。

这里已经是一片残坦断壁,李易挑没人的地方四处一转,不见有什么行动特异的人,心想或许这些人并不一定当晚便来招魂,也许过两天等风声不紧的时候再来也未可知。

李易又转了一圈正在回来,忽然宫兰用传音入密道:“主教,段兰发现一个可疑的女人,她穿的是制服,可能伪装成了工作人员。

这女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上面的标记是四圣兽,所以段兰怀疑就是她。她现在正走向大鸟门,就在你正前方,离你不远。”

李易忙轻飘飘的闪身躲到一旁,隐身在一棵树后,探头出来查看。

果然,在阴影里一个身穿制服的女人正在向里走,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边走边四下张望,显得十分小心,附近其他的工作人员都在各忙各的,也没有人理她。

这女人戴着帽子和口罩,看不清脸面,不过看身形,就是今天白天那四人之一。

大鸟门是靖国神社的大门,一旁有一条立起来的石柱,上面写着靖国神社四个字,这女人走到石柱旁,向石柱看了看,见四下里无人留意。便偷偷的往石柱上擦了一下,也不知把什么东西抹上去了。

这女人继续向里走,大鸟门里是通向正殿的一条石路,女人脚上穿的鞋子有金属鞋跟,踩在石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女人从李易身前走过,径直走向正殿门口,这正殿门口现在已经一片狼籍,那些倒塌下来的砖瓦还没有被完全弄走。

女人走到正殿门口,里面便走不通了,她四下看看。见没有人注意他,便把手里的袋子轻轻放在地上,把袋子口打开,从里面取出三个小瓷瓶来。

瓷瓶很白,在黑暗中也发出荧光。

女人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上。抬头看看月亮,开始喃喃自语,不知念些什么。

李易看的有趣,料想也不过是一些迷信的仪式,当下没有打扰她,绕到女人的前面,躲起来静静的看着。

忽然一旁有个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道:“喂,你在干嘛?你哪个部门的?这里现在正在整理事故现场,墙壁随时可能倒塌,我们部门已经接收了,你又在这干嘛?快离开!有危险!”

那女人不理,似乎招魂到了紧要的关头,仍然微微低头,闭目默念。

那工作人员是个中年大叔,见女人不听他说话,又古里古怪的。便发着牢骚走了过来,边走边道:“现在的人可真是的,不听别人的劝告,我都说这里危险了,你一个女人在这里干什么?

要是出了事。你家里人不担心吗?快离开,一会儿还要用机器清理垃圾呢。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

那女人仍然不理,那中年大叔有些不悦,快步走过来道:“喂,混蛋,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会批评你了吗?我们的社会风气,全叫你们这些年轻人给败坏了。你……,啊!”

这中年大叔走到女人近前,想伸手去抓她肩膀,哪知那女人却忽然横肘一顶,正顶在中年大叔的心口。

李易看的清楚,这一下用力也并不是很猛,但是顶的部位却很脆弱,这中年大叔身子虽壮,也禁受不住,向下便倒,不过却是朝着那三个瓷瓶倒下去的。

那女人刚才虽然出手攻击,可是嘴里却仍然念念有辞,并没有中断,大体的姿势也没有变,看来她还真是什么邪教中人,对仪式的完整性相当的看重。

可是这时眼见这中年大叔就要把三个资瓶撞倒,那女人便显出很急的表情来,显然招魂仪式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她不能做出太大的动作去伸手拨开这大叔,以免破坏招魂仪式的效果。

李易心念一动,立刻使出移形换位,闪身到了那大叔背后,轻伸右臂,在他腰带上一抓,将他的身子向后硬拉了半尺。

那大叔一声痛呼,跪在地上,回过头来,道:“谁?什么人?”

李易却早已闪在他身后。

那大叔感觉有人拉了他一把,却没看到人,心里不免有些发毛,立刻迅速的回身一看,李易的动作自然比他快了无数倍速,这一下也早就闪开。

那大叔似乎听到背后有声音和风,可是接连转了几下都看不到人,忽然一低头,见地上有淡淡的影子,除了自己的还有一个,不由得寒从中生。

这大叔吓的扭头看向那女人,见那女人仍然在微闭双眼,默念有声,心里立刻想到了鬼。

大叔在原地站了几秒,忽然大叫一声,转身跑了,一连摔了好几个跟头。

李易笑笑,双手背负,来到那女人身边。

那女人自然早就发现李易了,可是仪式正在进行中,她不便说话,当下只是看了李易一眼,眼神中又是愤怒,又是感激,又是奇怪。

终于,仪式结束了,那女人用盖子把三个瓷瓶牢牢盖好,放回袋子里,把袋子提在手中,看向李易。

李易这时已经看清,这女人就是白天的那个,当时她提着青田彩逃走了,这时青田彩却不知在哪里。

那大叔跑了回去,连喊有鬼,已经带着十几个人向这边跑来了,李易笑道:“你是在这接着招魂呢,还是跟我去散散步?”

那女人提着袋子向回便跑,李易轻飘飘的跟在她身后,两人一先一后,跑向了大鸟门。

到了那条刻有靖国神社的石柱旁边。李易才看清,原来石柱的根基上被抹上了三道血痕。想来也是跟仪式有关的了。

李易微一使力,便到了那女人身后,在她腰带上一提,笑道:“你跑的太慢。我带着你能快些。”

说罢带着那女人一个移形换位便纵了出去,三晃两晃便不见了人影。

那大叔领了十几人回来,十几人个个呼喝着给自己壮胆,可是到了正殿门口,自然什么也看不到了,那大叔不由得呆立在当地发傻。

一个工友道:“喂。佐藤,你该不会是花眼了吧?哪来的鬼?”

那大叔佐藤奇道:“不会呀,我刚才明明看见鬼了,一个女鬼,她的魂还在我的身后跟着,我那么快的回身。她还能跟着我,我愣着看不到,要是人的话,哪能跳的那么快?”

另一个工友道:“说是啊,咱们刚才跑过来的时候,我好像也看到这里有两个人影一闪就不见了。佐藤可没有撒谎啊,人怎么能跑那么快?难道……”

这些工人立刻转身看向倒塌的正殿。忽然一齐下拜,口中全都念念有辞,“各位英灵早些安息,我们一定会把神社建好,以慰各位的在天之灵。”

李易提着那女人像风一般跑了出去,那女人途中几交想出手攻击,却都被李易轻松化解。

申兰等人一直在外围看着,见李易出来,这五人便远远的跟在后面。

跑了一段,来到一处僻静的所在。李易把这女人向地上轻轻一抛,道:“到了。”

那女人腰眼一挺,稳稳的站在地上,把袋子放在身后,对李易怒目而视。

过不多时。申兰等人也到了,扇形排开,把去路堵住。

那女人环视李易等人一眼,道:“你要干什么?”

李易笑道:“白天你有三个人同伴死在我们手里,你想报仇吗?来吧,我等你。”

那女人知道不是对手,把头扭到一边,道:“我不是你对手,也不用打了。”

李易道:“嗯,这样也好,打打杀杀的毕竟不妥,万事以和为贵嘛。既然咱们不提仇,那就提提恩,我刚才在你招魂的时候,可是出手帮了你的忙,这怎么算?”

那女人道:“我很感谢你,可是你也杀了我们的人,就算是抵消了。”

李易道:“好吧,咱们现在就算是两不相欠。我有个问题要问你,青田小姐现在在哪?”

那女人生硬的道:“无可奉告。”

李易知道她不会轻易回答,笑了笑,忽然身子一窜,闪到了那女人的身后,伸手去拿她手里的袋子。

那女人眼前一花,便不见了李易的人影,就知道不妙,料想李易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后,忙向前一扑,可是手腕上一麻,袋子还是叫李易给抢了去。

那女人急道:“快把袋子还我!”

李易回到原位,把袋子在手里晃了晃,道:“袋在这里,你要是能抢回去,我自然就还你。”

那女人咬着牙,握着拳头,全身绷紧,可是明知跟李易的身法相差太远,过来抢也是徒劳无功,最后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麻烦你把东西还给我。”

这倒是出乎李易的意料之外,李易最受不了女人的这种举动,虽然眼前这女人相貌平平,可是李易还是不忍,当下便要顺手把袋子还回去。

段兰在一旁向李易使了个眼色,对那女人道:“喂,你叫什么名字?在四兽教里任什么职务?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们的话,我们一定会把招魂瓶还给你,否则就扔到大海里去。”

那女人十分着急,忙道:“我叫赤鸟美代子。是四兽护法之一,麻烦你们把招魂瓶还给我,我不会把雨生议员的事说出去的。”

李易等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大家心里都是一动,自然都想到了在正殿屋顶上,这女人所说过的话,看来这里还真的有鬼。

其实李易心里早就感觉出这里有问题,因为根据这个女人所说的话,似乎他们四个刺客并不是别人派来杀雨生郎次的,反倒像是雨生郎次自己请来,故意演戏给外人看的。

只是这个猜想还不是很确定,因为当时这女人话语中实际所指。也有可能是派他们来刺杀雨生郎次的那个雇主,在他们四个任务完成之后要杀人灭口。

这些事情李易先前还一时想不太通,毕竟两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事情的头绪还有些乱,要想探清实底。得花些心思才行。

可是这时一听这女人这么一说,李易心里立刻雪亮,看来果真是雨生郎次这个老东西在演戏。

是他请人来“刺杀”他自己,只是没料到自己会突然出手,打乱了局面,从而导致四兽教的人误会了。以为雨生郎次要对他们四个杀人灭口,以为自己是雨生郎次的人。

这时既然真相明朗了许多,李易心里便有底了,这个四兽教的女人既然到了现在还在误会,那就说明今天事后,她和雨生郎次之间还没有联系过。至少误会没有解除,同时青田彩也多半还在这女人手里,而并不在雨生郎次的手里。

李易心里大喜,他有心做戏,想套出更多的实话来,当下咳嗽一声,道:“赤鸟小姐。雨生议员对你的行为很不满意。你以为雨生议员不了解你们教里的规矩吗?

他算定了你一定会回到事发地点招魂,这才叫我们来,事情到了这一步,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说,青田彩在哪里?”

赤鸟美代子显得十分犹豫,道:“这件事是雨生议员有错在选,逼的我没有办法才会把人质藏起来的。人质现在没有事,我们没有伤害她。

不过这件事雨生议员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我们的酬金还有一半没有得到,不看到钱,我们是不会放人的。”

李易一听是钱的事。心说这就好办了,当下道:“哼,钱自然不会亏了你的,雨生议员叫我们来,就是要跟你交易。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吧,你这就带我们去。”

赤鸟美代子显得很警惕,道:“你只要把钱交给我,我会帮你们把那个女人做掉,保证手脚利索,叫谁都找不着。你们就不用跟来了。”

李易心里暗恨雨生郎次,就知道他没安好心,想借着他自己这次演戏的机会,来个假戏藏真戏,顺手把青田彩做掉。

看来雨生郎次知道青田彩跟自己混在一起之后,就已经立刻不再相信青田彩了。

只是青田彩身份特殊,北野光二和井下宏满的事情又刚刚结束,人心尚且未稳,所以雨生郎次才使出这招。

那背后的事情就更不难猜了,雨生郎次是势必要把放毒这件事进行到底的,他现在装成重伤,其实是想掩人耳目,叫人以为他不能工作,其实他仍在幕后主持大局,这个幕后黑手的工作,他才不会放心的交给别人。

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自己突然出手,终究引来乱子,现在没准雨生郎次正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

而且他显然不太清楚四兽教招魂的这个教规,还以为四兽教的人一定会在风声紧的时候尽量远离事非之地,不会露面,否则他今晚必定会派人手来抓赤鸟美代子,好斩草除根。

李易把这一切事情都想通了,心情大爽,当下道:“赤鸟小姐,恐怕这就不由得你了,现在你这三个同伴的英魂在我的手里,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你带我们去找人,不用怕,我们讲信用,给了你钱,再把人带走,咱们两不相欠。我们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要守口如瓶,如果你胆敢走露风声,雨生议员一定饶不了你。”

赤鸟美代子虽然极不情愿,可是形势所迫,最后只好点头答应。

李易没法问具体的钱数,以免露馅,当下当住赤鸟美代子的穴道,由李易亲自跑到离的最近的基地,向基地临时借了大概十万美金的数目,估计也应该够了。

更主要的是像李易这种级别的职员,所能临时借用的钱数上限,也只是十万美金,而且第二天还要尽早的向李易的上级主管汇报。

李易暗骂老米太小气,拿着钱回来,解了赤鸟美代子的穴道,由她引路,前去救人。

赤鸟美代子开了一辆面包车来,李易几人正好能坐的下,当下一路辗转向前,最后出了城市外郊,到了一处山脚下。

李易等人下了车,这时已经是凌晨了,天都快亮了,李易道:“赤鸟,人质在这里?”

赤鸟美代子向山脚下一指,道:“我暂时把青田彩藏在这里了,人就在对面山脚下的一处山洞里。”

李易看这地方是郊县,平时一定少有人来,只有外面的大道上有长途车,不过晚上车却很少,只偶尔会有一辆经过,看来是最好的藏身之处了。”

李易怕赤鸟耍诈,暂时没有把招魂瓶还给她,由她在前面引路,一行人向山脚下走去。

走了没两分钟,前面果然出现一处山洞,李易把赤鸟交给申兰他们,只身潜入洞中,洞里很黑,李易用手机一照,见里面还有个拐角,走过去一看,见紧里面靠着一人,身上全是血,左肩上绑着绷带,手脚都用铁链拷在石壁上,正是青田彩。

李易大喜,叫了一声,飞身过去,双手一拉,便把青田彩手脚上的铁链扯断了。

青田彩肩上中弹,受伤不轻,失血过多,这时正迷迷糊糊的,听到李易叫她,这才悠悠转醒,睁眼见是李易,青田彩脸上露出喜色,可是中气不足,说话都没有力气。

李易道:“阿彩,你没事了,我这就带你走。”

李易把青田彩横抱在怀里,下身奔如流星,上身却稳然不动,瞬间便出了山洞。

申兰他们见李易平安出来,又把人救了,都替李易感到高兴。

李易把袋子还给赤鸟美代子,道:“招魂瓶还给你,拿去吧。”

赤鸟美代子喜出望外,原来还以为李易这些人没准会骗她,没想到却真的把瓶子还给她了。

李易笑道:“赤鸟小姐,你既然叫赤鸟,我想你就是四护法之一的朱雀吧?这是假名对不对?”

赤鸟美代子点点头,道:“四护法入了教,就都得取个新名字,我的祖上原来是光荣的武士,不过后来世道变幻,我家中途没落,我最后才入了四兽教。”

李易道:“其实事到如今,我也不用再骗你了,其实我们并不是雨生郎次的人。”

赤鸟美代子一愣,向后退了半步,惊疑道:“那,你们是什么人?”

李易笑道:“其实全是你们误会了,我是青田彩的朋友,我跟雨生郎次半点关系都没有,我甚至都不是山口组的人。

我现在知道是雨生郎次故意招你们来演戏的,同时要顺手除掉青田彩对不对?”

赤鸟美代子迟疑不答,不过从她的表情里,李易也知道自己猜的是对的。

李易接着道:“赤鸟小姐,我也是为了救我的朋友,骗了你很抱歉。昨天白天我出手,其实就是为了阿彩,误伤了你们三个人,也是形势所迫。

所以说这件事跟雨生郎次无关,这根本就是个巧合和误会。不过就算我不出手,以雨生郎次的为人,他肯定会另派人杀你们灭口。所以我想你现在很危险。

你还是快回你们教里躲一躲吧,你去跟你们教主商量商量,实在不行就出国。”

赤鸟这才知道原来是个误会,可是事到如今,一切也都没有办法了,摇了摇头,道:“我们教里暂时还没有教主,我们四个护法是最高位的,教里已经不剩什么人了。”

李易心说只有这种情况才是雨生郎次最喜欢看到的,毕竟人少就容易保密。

李易有点同情赤鸟这些人,当下叫段兰把钱从车上取了下来。十万美金不过数斤,李易把钱袋子抛给赤鸟,道:“钱就算是我替雨生郎次赔给你的,你拿着钱赶紧跑路,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