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0 全都是疯子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810全都是疯子

忽然宫兰耳朵一动,大声叫道:“不好,有狙击手!大家快躲!”

李易是练武人,应激反应与呼吸一样自然,想都不用想,微一动念,便已经抱着青田彩向后跳去。

只听嗤的一声响,果然有一颗子弹打在地上,打的石屑粉碎,李易要是躲的再慢一点,恐怕就死在当场了。

那狙击手用的是连击枪,一枪未中,立刻一扣扳机,十来发子弹继续追向李易。

不过以李易的身手,只要第一下躲开了,后面的基本无用,就算是秦兰和林兰再生,以一人之力也未必能打的中李易。

可是李易虽然躲开了,赤鸟却没有躲开,她手里装着招魂瓶的袋子被一颗子弹躲中,啪的一声,袋子跌在地上,里面的三个瓷瓶无一幸免。

申兰他们这时也反应过来,寻机闪躲,可是狙击手显然不是一人,宫兰对声音敏感,一听到异响就立刻出声示警,同时闪身躲开。

但是申兰他们却没那么幸运,申、段、冷、石四人纷纷中弹,所幸四人身手也不赖,子弹没有打中要害,不过血流如注,伤的也不算轻。

李易猛的向旁斜闪,躲进了山洞,申兰他们也就近躲闪,只有那个赤鸟美代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垂着头,身上微颤,似乎极是愤怒。

那些狙击手自然没有放过她,李易没被打中,狙击手立刻转换方向,一枪正中赤鸟的胸口,赤鸟扑地而倒。

枪声停了,现场寂静无声,李易听到宫兰用传音入秘道:“主教。狙击手可能有四个,我感觉大概就在东南两个方位上,有两个在高速公路下面藏着,另两个在大概一百米外的树后,不过我不太确定精确的方位。没法用声波功对付他们。”

李易算了算方位,小山这边再向西向北都是死路,那四个狙击手正好把出口的去向堵住,看来是想来个瓮中捉鳖。

这一下十分被动,李易心想实在不行,就只能自己突然冲出去。再迂回靠近,把这四个人拿下。

就在李易准备跑出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一阵叽叽声,就像是木头门开门时的摩擦音。

李易顺着声音看过去,不由得吓了一跳,原来中枪倒在地上的赤鸟美代子竟然四肢一屈。从地上又站了起来。

刚才明明看到这女人中了枪,怎么又起来了?难道那枪没打中要害?还是……

这时,远处的狙击手一看立刻又开了枪,可是子弹却只是把赤鸟打的滚出一溜滚去,赤鸟又慢慢的站了起来。

宫兰对李易传音入密道:“主教,段兰说这个赤鸟可能在中枪之前也服药了,你小心些。她现在愤怒难制,体能也一定大大增强了。”

李易想到昨天跟那个变了身的白虎打了一场,中途几次险些死在他手里,这个赤鸟变身,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只见赤鸟站起身来,还是显得那么瘦瘦弱弱的,并不见变的有多么强壮,忽然赤鸟身子一晃,像一道闪电一样,迅速的飞向东面。

说是飞当然不是飞。可是赤鸟的动作太快,脚尖微一点地就窜了出去,打冷眼一看就跟飞一样。

这时,狙击枪声又再响起,可是似乎没有打中赤鸟。李易躲在山洞口,耳中听得东面传来几声惨叫,很快南面又传来几声惨叫,显然是赤鸟把四个狙击手给打伤了。

狙击手所处的两地一听就相隔很远,可是这个赤鸟却在几秒钟内就跑了过去,还把人打伤了,这速度居然比李易的巅峰速度还要快。

李易才知道,所谓的四圣兽服药变身,所显示出来的本事可能各不一样,白虎力大,朱雀身快,却不知玄武和青龙会有什么本事。

不过幸好玄武和青龙都已经死了,要不然变起身来没准极为可怕。

李易正在胡思乱想,眼前一花,那个赤鸟居然又跑了回来,只见她双手十指血淋淋的,头发随风飘动,其状极是恐怖。

赤鸟跪下来,把地上的招魂瓶碎片捡了起来,握在手里,握的太用力,掌心都被碎片划破了,鲜血直向下滴。赤鸟把双手护在胸口,嘴里不知在念叨着什么,过不多时,便静了下来。

李易知道那四个狙击手这时肯定已经死了,试探着从山洞里出来,见对方果然没有开枪,便要走向赤鸟。

段兰从藏身处叫道:“主教,别靠近她!”

李易也怕这个赤鸟神志不清,逮谁跟谁来,当下站定脚步,右手一枚硬币打出去,噗的一声正中赤鸟后背,啪的一下弹开,跌在地上。

赤鸟还是一动不动,李易装着胆子走过去,迅速的在她肩上一推,赤鸟应手而倒,身子翻过来,李易用手机一照,见赤鸟喉中插着一枚瓷片,脸上一片黑气,显然已经死了。

李易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招呼申兰他们出来,顺着方向过去找那几个狙击手,终于在路边和树后一共发现了五个人的尸体,看来宫兰也没有完全听准人数。

这五个人死状甚惨,脸上肌肉全被赤鸟掏空,两只眼珠子也没了,舌头伸出老长,头发被扯的一绺一绺的。

青田彩被李易抱着,虽然她也是强悍女性,以前也是打杀成性,可是一看到这种场面,再加上本就失血过多,身子虚弱,立刻又晕了过去。

李易等人在这些人的身上搜了搜,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在其中一人身上找到一个只手机,手机是新的,里面的通话记录却已经被删掉了。

这当然不可能是赤鸟做的,只能说是这些杀手的幕后主使十分小心,每跟杀手们通一次电话,都会叫他们把记录删除,叫人无从可查。

大家都猜到这事十有八九是雨生郎次做的。肯定是他们一路从后面跟着,等到了目的地,青田彩也露面了,这才开枪。

李易心想雨生郎次还有可能跟这几个人再联系,便把手机收在身上。道:“咱们回去吧,会有警察来处理这事的。”

这时天光已经放亮,几人没再开车,步行走到长途车站,坐长途车回到了东京。

李易本想等着雨生郎次打进电话来,可是却一直没有动静。看来这老狐狸很狡猾,多半是跟杀手们事先说好了,叫杀手给他回电话。

一直到李易他们回到东京市区里,天都大亮了,也没接到电话,李易气的把手机捏碎了。扔到了窗外。

回到CIA的秘密基地,却见布莱德正在基地里等着。布莱德一脸黑气的看着李易,道:“昨晚你又去哪了?”

李易笑道:“出去走走。看你急的。”

布莱德把一份报纸摔在李易面前,道:“新闻都登出来了,昨天发生了一起特大凶杀案,案发地点死了五男一女,地点跟你联络器上所显示历史坐标的一样。

报社都知道了。我们情报科的人居然比报社的人后知后觉,说出去都丢死人了。

李易,我拜托你能不能遵守纪律,CIA不是过家家,你想怎样就怎样,你知不知道,上面找我问话,我可是一直在替你说好话。”

李易也有些不好意思,道:“好了啦,是我不对。我也只是想去救人。不管怎样,现在总算是查出了一点新的情报。其实雨生郎次很有可能没受重伤,他是演戏给外界看,目的是想在幕后操作,正好可以免去别人烦他。”

布莱德道:“可靠?”

李易笑着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只是猜测,也不怎么可靠,不过我想可能性会很大。信不信就由你了。”

布莱德怒气渐平,慢慢的点着一支烟,这才道:“现在山口组内部变动很大,山本大义主持事务,我们也猜测他现在仍然在接受雨生郎次的指挥。

同时,我们已经查出福清帮和三合会的人会跟山口组进行最后一次谈判,极有可能会敲定运人蛇出海的具体时间和地点,我们已经派出了人手,准备查探相关的情报,你也要帮忙。”

李易道:“那是当然,大家都是自己人嘛,我不帮忙谁帮忙?”

两人说到青田彩的事情,布莱德道:“她先安顿在你这,你不要跟她说咱们的事,编个谎话骗骗她就行了。

晚上你跟我出来,咱们去执行任务,你一个人就行了,你的手下都留在这里待命。”

李易昨天一晚没睡,白天便睡了一觉,一直睡到日头偏西,睡的神满精足才醒。

吃过了饭,天色将黑,布莱德带着几名组员亲自开车来接,李易上了车,车门一关,直奔西开去。

李易也懒的问去哪,在车上跟布莱德说起了四兽教的事,当说到变身那件事的时候,布莱德道:“我手头上关于四兽教的资料很少,不过这种变化,应该是药物的作用,人的肌肉在强劲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可以抵挡普通的子弹的,也没有什么稀奇。”

李易暗地里一撇嘴,心道:“装犊子,要是你亲身经历了这种场景,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车子开的很快,四周也越来偏僻,一路上也有CIA的车子从旁边经过,布莱德都跟他们打了招呼,看来执行今晚任务的人还不少。

一直开了很久,最后在李易面前出现了一座大山,李易看着这山挺眼熟,最后一拍大腿,叫道:“这不是富士山吗?怎么到这了?”

布莱德道:“别吵,情报表明,他们今晚就会在富士山附近集会,只是具体地点还不清楚,好了,下车吧。”

车子在僻静之处停下来,李易他们跟着布莱德下了车,步行向富士山靠近,曲曲折折走了一段,上级向布莱德下命令,叫布莱德把人手沿途散开。

布莱德叫红城他们按规定的距离散开,隐藏在各个地点,最后身边只留下李易一人。

李易小声笑道:“老布,你怎么每次都只留我一个?你该不会是同性恋吧?我靠,我对外国老爷们可不感兴趣。”

布莱德哭笑不得。道:“咱们同级,虽然我管着你,但是同级的同事在一起容易办事,留着你在我身边,我也方便对你进行全面的考核。以后你的工作效绩评定,我也有一票呢,你不想晋级啦?”

李易道:“我加入CIA纯属是玩玩,顺便得些好处。晋级什么的,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我在海州放着那么多生意不管。放着老板不当,跟这来跟你们打屁,我闲的啊?真是!”

布莱德最不喜欢李易这种臭屁的神态,气的他转过头去,呼哧呼哧的大步走开。

李易笑着跟上,过不多时。离富士山脚下越来越近。

李易小声道:“老布,他们为什么要选择在富士山商量这件事?随便找个他们自己的地盘不就得了?既保密又方便,何必跑这么远?”

布莱德瞪了李易一眼,道:“你们亚洲人的思维我也感到很奇怪,听情报科的人说,这是CIA里的一个岛国裔组员提供的想法。

他说他们岛国人的心中都有圣地情结,越是重要的事就越要到一处自然景观圣地去处理。意味着郑重严肃,也意味着祖先的神灵能保佑他们大事成功。

而这些岛国的政客们这种情结更明显,所以这次的秘密谈判地点,很有可能在岛国的自然景观区,我们当然一下子就想到了富士山。

本来没有人认为这个想法有用,可是没想到派人朝着这个方向一查,还真就这人说中了,果然在富士山一带有特异的活动迹象。

于是上边立刻派人手到富士山一带调查,最后各项数据分析表明,今晚的谈判一定是在这里。”

李易知道。布莱德随口所说的查探情报,说起来简单,实则不知花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不知有多少技术支持,才能查到这些。

天黑乎乎的。两人不便照亮,只能摸着黑向前走,最后到了一处湖边。

布莱德跟埋伏在附近的同事联系了一下,那同事道:“人流已经完全过去了,经过了数据曲线分析,估计最上一批已经是最后一批了,后面不会再有人来了。

不过福清帮和三合会的人还没有来,他们正在路上,咱们的人一直在监视着,所以得在他们来之前上山,时间稍微有点紧。”

布莱德这才放心,对我道:“看来主要人物都已经到齐了,只是不知道几点开始。

山上有咱们的人在埋伏,等一会儿他们提供了情报下来,你就上去,只要在咱们的人所标志的地点现身,保准这些岛国人不会发现。”

李易一指自己的鼻子,道:“我?你怎么不早说?”

布莱德又是那句操蛋的回答,“我也是才知道。”

李易道:“你大爷的,你总是这样,才知道,才知道,你就不能提前知道一回?”

布莱德道:“你还想不想救你那个情人了?我帮你打听了一下,FBI的人已经查到了两个女孩现在的地点,他们模拟你的身份给唐龙回了信息,给了他们一个乔尼所在的地点。

三合会的人按照这个地点去找,我们还故意叫他们看见了乔尼,当然,这一切只是做戏拖延时间,叫唐龙相信你,当时他们根本没有机会救人。

FBI的人说了,救这两个女孩很容易,不过现在不是时候,你这边把任务完成了,他们那们才方便行动。

反正现在一直是FIB的人负责假冒你的身份,跟三合会那边交涉,唐龙和夏天成已经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想让你把乔尼神不知鬼不觉的救出来,你们双方以人换人。”

李易就知道夏天成最后得来这套,自己自打到送郑好来米国,就一直被动,叫人牵着鼻子走,心里自然窝火,可是形格势禁,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布莱德又拍拍李易的肩膀,道:“上边说你的身手好,行动轻快,不容易叫人发现,最适合刺探情报,所以才叫你去的。

现在山里也有很多人是咱们的人,他们跟你的任务一样。也是监听这次谈判的内容,你们各管一处。

另外组里给你们配备了先进的监听设备,不过考虑到你的手机功能极为选进,只需要把你的手机主频告诉我们就行了,我们这边提供的设备你不用也可。”

李易喃喃咒骂。还是把手机拿出来,交给布莱德,布莱德把手机拿给技术人员,过不多时,又把手机还给了李易。

布莱德道:“把耳机放在耳朵里,咱们之间随时联系。等你接近了他们谈判的地点,再用你的信号接收器安放在屋里来监控。

注意千万不要走露痕迹,你这一上山,就像是放飞的风筝,真要是有事,我们可来不及救你。”

李易阴阳怪气的道:“你们向来如此。我还有什么话说?”

布莱德呵呵一笑,没有说什么。

两人就这么等着,又过了不到七八分钟,山上的消息传下来,说可以行动了。

布莱德也严肃起来,嘱咐李易道:“一定要小心,等你的好消息。”

李易跟布莱德玩笑是一回事。干正事又是另一回事,毕竟事关重大,这时李易自然产生了一种使命感。

李易把自己的东西又检查一遍,跟布莱德道别,只身向山上跑去。

一路上耳机里始终有工作人员的提示,告诉李易向左还是向右,该快还是该慢。

一路曲折上升,李易行动甚快,路上一个人也没有碰到,在半山腰。李易按坐标提示,找到了埋伏在半山腰的同事,重新核对调整了信号频率,略事休息,又再向上。

有同事指点路径。途中自然十分安全,并没有被人发现。

不过李易沿途也看到过对方的人,看来大都是山口组里的人,是在山上外围放哨的。

有时双方距离很近,李易甚至都能听到对方说话,有时这些人又都藏在十分隐蔽的地方,如果不是有同事们的指点和前期准备工作,李易在上山的途中,没准就跟山口组的暗哨撞见。

再向上爬就有积雪了,虽然是盛夏,但是山顶上的雪还是很多,人走在雪里容易发出声音,李易的步子便放的更轻,行进速度自然慢了下来。

最后,李易到了接近富士山顶的最后一站,这时李易也有些累了,便休息了一会儿,补充了些水分。

这一站的同事只有一人,这同事道:“你按着坐标找到他们谈判的地点,离咱们这不算太远。他们的谈判大概二十分钟之后正式开始,去晚了就有可能监听不全。另外,A134,再向上就没有咱们的人了,你一切小心点。”

李易看这人说的还挺煽情,心里也略感温暖,点头道:“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你也小心点,咱们回头见。”

说罢整理一下衣服,弯腰向上奔去。

这一带山路很陡,天黑漆漆的,李易仗着内力深厚,在黑暗中也能见路,虽然并不清楚,不过还不至于摔交。

按着坐标所示,李易跑向他们谈判的地点,最后在一道山嵴处一拐,眼前果然豁然开朗。

只见在这道山嵴后面居然有一片空地,空地也有些倾斜,正中央有一座小屋,虽是木质,却修的十分气派,显然并非一时所建。

屋前有几个人正在走动巡逻,屋里点着蜡烛,晃得人影绰绰,似乎人数不多。

李易清楚,这里就是他们谈判的地点了。

这时,耳机里布莱德道:“李易,福清帮和三合会的人已经到了山脚下,正在上山,你抓紧时间。”

李易也知道要抓紧时间,可是这地方十分狭窄,无处藏身,前面又有人巡逻,哪能轻易就混过去?

忽然李易抬头向上一看,只见旁边这道山嵴的顶端石块是横过来的,最上面有一片石顶,从这片石顶上去应该可以避开岗哨,悄悄滑到屋后。

想到这李易悄没声的又溜了回来,见四外无人,手脚并用,轻轻爬上了石嵴。

这石嵴大概有十几米高,如果是爬楼,对李易来说,这个高度就是小儿科,可是这石嵴十分滑溜,上面积雪。少有凹凸之处,又不能太大声,以免被人发现,是以爬起来十分吃力。

费了好大的力气,李易终于上了石嵴顶端。忙坐下来好好喘了口气。

这地方已经十分接近山顶了,李易居高临下向下望去,富士山脚下的景色尽收眼底,虽然是黑天,可是山脚下大概的轮廓还是看的清的。

李易又回头看向富士山的中心,听说富士山是座活火山。可是现在黑咕隆咚的也看不出什么来,忽然突发奇想,要是从这里跳下去,会是什么情景?会不会被里面的岩浆融掉?

歇了一会儿,李易这才爬到山嵴的边缘向下望去,那小屋的顶端没有天窗。一点光亮也透不出来,李易挑了几处落点,似乎都容易发出声音来。

忽然李易听到远处有人声,用手机调出长焦一看,只见在一条山道上,走上来十几个人,其中三人李易认得。正是先前的那个龙骨、龙鳞,还有谢东华。

其余的可能就是随同前来的帮众了。

李易看他们离的虽然尚远,但是过不了多久就会到近前,正在着急如何跳下去,忽然小屋的门一开,从里面走出几个人来。

李易忙把头缩回去,又慢慢的探出头来,用手机一照,发现屋子里走出来的,正是山本大义。

他走出来并不奇怪。要不然现在山口组的事也由他来主持。奇怪的是山本大义的身后站着两人,居然是北野光二和井下宏满。

这两个家伙在大华严寺的时候就不见了,没想到在这里出现了,看样子成了山本大义的副手,这是怎么搞的?难道他们也是在演戏?

这时。山本大义已经领着北野光二和井下宏满迎了过去,那几个保镖自然也跟在后面。

李易一看机会来了,当下双腿一飘,从边缘上滑落,待落到中途,右脚迅速在侧壁上一撑,身子横着飘出,又在对面侧壁上一撑,身子再次飘回。

这时李易下落之势已减,最后身子落在了雪地上,又借势向旁一滚,终于停住,半点伤也没受。

李易先竖起耳朵四下听了听,不见有人发觉,这才起身来到屋后,却见屋后无窗。

李易怕在木板上划缝会有冷风吹入屋里而被人发觉,当下绕到前面,透过窗户向里偷瞧,见屋里布置的十分简单,不过是一张小几,一只小炉,几个坐垫,几幅字画,后面正当中还摆着一个小架,上面是三把武士刀。

虽然屋子里陈设简单,可是一物一器却都精致美观,简而不陋,可见使用者很有身份。

李易见四外无人,迅速来到门前,见门虚掩着,李易立刻把门拉开一道细缝,把信号接收器从手机上取下来,弹向了屋里。

这时,后面人声渐近,李易忙把门轻轻带上,矮着身子绕到了屋后,藏身在角落里,把一只电子眼罩戴上,在眼罩偷看信号接收器监视到的图像。

又过了一会儿,山本大义他们走了回来,山本大义领着龙骨、龙鳞和谢东华进了木屋。

那些手下人都没有跟进来,而是站在屋外守着,同时离门口足有十米,显然双方都已经交待手下,不能偷听。

山本大义几人进了屋,龙骨道:“山本君,还是你这里暖和啊。你们居然在山顶上盖了这间木屋,雅致啊,雅致。”

山本大义显得十分礼貌,这和他在李易面前所表现出来的神态完全不同,看来这家伙也是个变脸王,什么时候该用什么态度,他就会转变成什么态度。

山本大义请龙骨等人坐下,道:“这么晚请几位过来,实在是辛苦三位了,不过这么重要的事,咱们三方面合作,山口组上下都十分重视。

在我们岛国,凡是有终极大事,都要在圣域里进行,那才说明我们对这件事的重视,同时受圣灵的保护,咱们的事才一定能成功。”

李易心道:“果然,还真是这回事。”

龙骨笑道:“诚如你所愿吧,我们也希望事情能成功。对了,我听说山口组出了一些大事。青田组长他……”

这时李易发现北野光二的脸上显出尴尬的神色来,山本大义忙呵呵一笑,道:“青田组长确实出了意外,不过外界的谣言很多,大都是不可信的。请几位不要轻信。

青田组长虽然不在了。不过我们山口组跟几位合作的诚意是没有变的。现在山口组由我来主持,今天就是跟你们两方面最后再敲定一下咱们之间协议的细节。”

龙骨道:“只要有利益,只要利益不变,一切都好商量,你们谁当组长。我们都是会恭喜的,啊,哈哈哈。”

山本大义也面露微笑,北野光二和井下宏满却把头低的更低了。

那个谢东华自打进屋就一直没有笑脸,显然还记着上次的事,他欺师站在叛帮。冒了那么大的风险,最后却得不到预期的好处,被山本大义逼到了死角,心里自然会郁闷。

山本大义看看谢东华,又是呵呵一笑,把一份文件递了过去。道:“东华君,你看看这份文件。”

谢东华没有兴致,顺手把文件接过来看了一遍,忽然双眼一亮,道:“这,这是真的?”

山本大义笑道:“当然,青田组长还是保守了一些。我现在主持山口组的大小事务,有权力改动酬金的数额,所以才把你的那份增加了很大的比例,我想这次你该满意了吧?”

谢东华又把那数字看了两遍,频频点头道:“满意,我当然满意。就这么说定了。”

龙骨向谢东华横了一眼,脸带不屑的神情,却没有说话。

李易心里清楚,这一定是雨生郎次这老狐狸出的主意,对于谢东华这种人。先杀杀他的锐气,再给他一个红枣吃,这就能保证这小子认真办事,不会生变。

当下三方开始细谈下一步的计划,这一下谈了足有半个小时。内容很多,李易这边所监听到的信息,自然同步的也传到了布莱德那里。

原来这一次福清帮已经从华夏国、朝鲜,还有东南亚的一些国家齐集了大概四千多名人蛇。

这四千多人已经上了船,现在太平洋上风平浪静,近期内没有什么大的气候变动,船已经秘密的驶向岛国海域,正在向东京附近的一个小岛靠近,大概明天晚上到达。

而山口组则会把药品秘密的送到那个小岛上,明天几艘船一靠近小岛,就把药品送上船,船便立刻开走,直奔米国西海岸。

而三合会的人则由谢东华带领,组织人手在米国和加拿大的西海岸接应,等船到了,便由谢东华负责驱散人蛇,同时散放这种毒药。

那小岛的名字李易也记清楚了,就在东京东南方,名叫鼓浪岛,是个无人小岛。

到了这时,一切重要的信息都已经齐全了,布莱德在耳机里对李易大加赞赏,叫李易小心,找机会回来。

屋里三方商量谈判完毕,山本大义道:“我们要进行拜神仪式,如果三位肯留下来观礼,我们将十分荣幸。”

龙骨四下里看看,道:“那好吧,我们便留下来看看你们岛国人的文化。”

山本大义道:“我们要拜富士山神,这间屋子的地点选择,其实就是富士山的神灵所在,请三位跟我们到屋外去。”

李易心里一惊,心说上哪拜神不好,非要上外面来拜,叫我往哪躲?

李易忙轻轻的跳到屋后,后背紧贴着墙壁上。

山本大义、北野光二和井下宏满从武士刀的架子上,一人拿下一柄刀来,双手捧着到了屋外,龙骨三人自然也跟了出来。

山本大义他们在屋外的情形,李易看不见,不过听山本大义他们三个喃喃有声,像是在低声哼着什么曲子,估计是他妈的拜山神曲。

这三人唱了一阵,忽然把武士刀从鞘里拔了出来,挥舞起刀来,同时其中的两人还绕着屋子左右,向屋后走来,听声音是北野光二和井下宏满。

李易心里默念,可千万别到屋后来,可千万别到屋后来。

哪知怕什么就来什么,这两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李易心里骂娘,心说这帮死矮子有病啊,黑帮谈判就黑帮谈判,拜哪门子神,拜神也就算了,居然弄的跟跳大神似的,神神叨叨的,全都是疯子。

可是骂归骂,这两人还是越来越接近屋后,李易眼看就躲不过去了,忽然感到山体动了一下。

岛国是岛屿国家,常有地震,不过平常的那种地震都太小儿科,只能叫摇,不能叫震,李易自打来了岛国的那天开始,就时常能遇到这种情况。

可是现在李易在山上,这种震动叫李易有些害怕,会不会是火山要爆发?

这些人现在就在山口附近,如果这山真的要爆发,恐怕一个也活不了。

山本大义他们看来也有些紧张,只听山本大义自言自语道:“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事情不成?”

这时山又震了一下,声音沉闷,李易一看时机刚好,趁着北野和井下还没有发现自己,当下脚尖轻轻一点,身子悠悠跃起,反手在屋顶一搭,身子放平,躲在了屋顶上。

李易的心呯呯直跳,知道下面龙骨和龙鳞两人的武功比自己还要高上半筹,要是叫这两人发觉了,怕是危险。

不过幸好没有被他们发现,山本大义叫北野和井下继续把仪式做完,这两人便继续行动,绕到了屋后,又交叉绕了回去,好像并没有发现地上有多出来的脚印。

李易长出了一口气,连说幸运。

这仪式显得很傻,土了巴叽的,北野和井下绕回去之后,会同山本大义又念念叨叨的说了一通,这才算完。

李易心道:“看来人在做极大的恶事之前,也难免心头不安,山本大义做这仪式,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心理安慰,就是仪式显得有点智商低下,十分搞笑。”

仪式结束,龙骨似乎早就有些不耐烦了,道:“山本君,那我们就告辞了,谢老弟就先回米国,我们也去迎迎我们的船队。

这次我们帮里三百多红棍一起押船,可见重视啊,这些红棍可都是我们帮会里的中流砥柱,可以说我们福清帮几乎是全体出动。

虽然刚才山体震动,略显不吉,但是山本君也别往心里去,这没准只是说明我们要做的事是大事,所以山为之动,啊,哈哈哈。”

当下龙骨他们三人离开,山本大义又带着北野光二和井下宏满回到了屋里。

山本大义做到正位,表情显得十分严肃,北野光二和井下宏满垂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屋里足足静了三分钟,最后山本大义把手里的武士刀向桌上一扔,发出啪的一声。

北野光二和井下宏满身子都是一抖,腰挺的更直,头垂的更低了。

这两人先前该有多少张狂,这时却老实了,显然并不是山本大义镇住了两人,一定是雨生郎次把两人给镇住了。

山本大义冷然道:“北野,井下,这次雨生议员饶了你们,叫你们暗中跟着我做事,并不是说一切都结束了。

北野,你居然敢杀害青田组长,这是不可饶恕的大罪!井下,你身为青田组长的心腹,却暗中跟北野勾结,这更是不可饶恕的大罪!”

这两人一齐大声道:“是!”

山本大义道:“北野,按你的罪行,足可以剖腹自杀,可是雨生议员念你是一员干将,而现在又是用人之际,这才没有杀你,你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北野立刻大声道:“北野明白,我一定协助山本前辈,把这件事办好。”

山本大义嗯了一声,脸上却没有一丝暖意,仍旧冷冷的道:“这几天的事情闹的很大,雨生议员很生气。这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大事。

北野,现在各大媒体都在盯着咱们山口组的举动,我不方便出来活动,明天晚上药品装船,这事就交给你和井下去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