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 为什么杀我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818为什么杀我

纳兰海山听李易报名,脸上也立刻变色,右手一挥,下面的人立刻收声。

纳兰海山道:“李易,你今天来是为了私事,还是……”

李易临来之前,史密斯忘了跟他交待,如果事发,不可以说出实情。

可是这时李易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当下模仿电影里的台词道:“要是论私事,我跟你们福清帮无关,所以老子今天是为了公事而来。现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想死的就赶紧投降。”

李易还没等说完,下面便是笑声一片,有人高声道:“这小子胡吹大气,吓唬人来着。”

不过也有人小心谨慎,道:“还是出去查一下比较好。”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片杂乱的声音,李易一下子就听出来了,似乎是史密斯那边下令攻岛了。

几个福清帮的人跑了进来,道:“帮主,外面有条子,已经冲上岛了。”

报信的这人虽然语音有些急,但是却并不显得如何慌张。

纳兰海山十分沉稳,当下道:“大家聚在一起,抄家伙,从岛子的西北冲出去。这里是重要的地方,FbI的人不敢用重型武器。”

一声令下,福清帮这些人立刻噼哩啪啦不知从哪里拿出无数枪支弹药来,瞬间便全副武装,看样子个个会使用枪械。

李易这才知道为什么福清帮难搞,敢情帮里的这些骨干人物,也都是那种敢想敢干的人,抄家伙就上战场,这些人可以称为悍匪了。

福清帮的人不用人组织,十分有秩序的冲了出去。外面立刻枪声大作。

这些人都走了,纳兰海山却不急着出去,看来是要把李易收拾掉才走。

纳兰海山道:“李易的,龙鳞是不是死在你手里?龙骨现在在哪?”

李易哈哈大笑,道:“龙鳞是少爷打死的。不过那只是失手,我跟他又无冤无仇。龙骨也是少爷打死的,不过那是因为他要杀我。

用你的逻辑来说,你不杀人家,人家就会来杀你,所以要先下手为强。没有道理可讲。

我跟龙骨当时就是这么个情况,难道我站在那等着叫他杀我吗?”

纳兰海山微微点头,道:“说的好,有道理,现在我就用同样的道理来对付你。我不管你是给警方做事,还是别有目的。现在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纳兰海山举起手来刚要发招,忽然一停,道:“我叫人暗中去查了一些你的资料,听说托克兰大教会现在在你的手下,你是新任主教。那德桑呢?他去哪了?”

李易万没想到纳兰海山跟德桑认识,当下道:“你跟德桑认识?那太好了,咱们也算是半个朋友了。”

不料纳兰海山却摇了摇头。道:“不,我跟他有仇,他当年打了我一掌,看来这个仇就得找你报了。”

李易心说我真倒霉,原来仇中加仇,这次看来是跑不掉了。

李易嘴上跟纳兰海山耍贫嘴,心里可一直在计算出手的方位,看纳兰海山右肩微动,右胸前露出破绽,当下先下手为强。向前一移,右拳直击纳兰海山的右胸。

哪知纳兰海山却向后一退,不多不少,正好将李易的攻击躲开,李易的拳面擦着纳兰海山的衣襟划过。

纳兰海山右手向里一扣。搭在了李易的手腕上,三指一伸,去抓李易的脉门。

李易就知道这一招未必能成,果然不是对方对手,当下打气凝神,跟纳兰海山过起招来。

纳兰海山出手快极,李易也被迫以快打快,只一瞬间,两人俩过了三十来招,因为太快,对方化解的也快,所以每一招其实都只用了半招便即换招。

李易一直想找个机会用移形换位跑出去,可是两人拆招甚是紧密,一点余裕也没有,纳兰海山又封住了李易的各个方位,李易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

两人边打边转圈,李易同时也在不住的后退,一开始还能在十招间还上个五六招,到了后来,基本上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在纳兰海山的攻击之下,李易的很多巧招根本没有机会施展,李易这才知道所谓功力深浅的重要意义。

以往和常人过招,李易每每凭招数的巧妙克敌制胜,可是现在看来,功力的深浅才是最重要的。

纳兰海山的招数大概是南拳一路,并未见得有多巧妙,可是往往这种大路平实的招数,在深厚的功底之下,却能把李易的精妙招数完全化解。

每一分快慢,每一分角度,每一分力量大小的变化,无不体现了施展者的功力,无不体现了施展者对这一招的深刻理解,而其精妙的效果,自然也在对敌之时充分的体现了出来。

李易一路后退,被纳兰海山逼的四处乱转,身上已经被汗湿透了,不过总算是死守着门户,四相不破,五行不破,纳兰海山虽然一路硬攻,但是一时间还不能将李易如何。

忽然外面大厅的门被撞开了,十几名FbI的探员从外面闯进来,持枪散开成扇形,枪口对着纳兰海山,有负责人喊话道:“疑犯停止行动,双腿分开趴在地上,双手抱头,再动我们就开枪了。”

纳兰海山初时和李易交手,见李易身手不赖,心中窍喜,像他这样的高手,向来罕遇敌手,今天能找到一个跟自己实力相差不太远的人过招,实是平生大幸。

可是纳兰海山满拟二十几招之内把李易拿下,再潇洒退出去,悄然离岛,全身而退,以显一代高手的风范,可是没想到李易却支撑了这么久还不败,不由得有些焦急。

焦急之下,招式加紧,那份沉稳便没了,更是难以把李易瞬间打倒。

这时。听到FbI的探员在附近喊话,纳兰海山眉头一皱,忽然舍了李易,身子倒退了出去。

李易身前压力骤减,却知道不妙。高声道:“大家快躲开!”

那十几名探员已经得到指令,如果疑犯先动手,他们可以不经请示立刻开枪。

十几名探员中大多是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对纳兰海山早有耳闻,心中不服,正好借这次的机会出手一试。当下便有几人不向后退,反向前冲,对着纳兰海山就是一梭子子弹。

哪知手指扣动了扳机,纳兰海山却已经从面前消失,纳兰海山根本不用调整正反方向,身子随意摆动。在大厅里来回窜行,左一冲,右一折,迅速的闪到了这些探员的侧面。

这样一来,角度不合适,有七八人就没法开枪,纳兰海山跳起来左脚在墙上一撑。身子倒着激射而出,正坐到一名探员的怀里。

那探员也是反应迅速,近身格斗技能极强,见此情况,立刻松手脱松,双臂一抱,打算把纳兰海山抱住摔倒在地上。

哪知双臂没能收拢,便只觉肋下一麻,京门穴已经被纳兰海山点中,身子僵硬。无法动弹。

纳兰海山脸上露出冷笑,微哼一声,反手将这名探员揽在背上做为挡箭牌,斜刺里一冲便撞到了五六人,再听风辨位。倒着一冲,又点倒了四五人。

这十几名探员虽然手中持枪,但是只在短短几秒钟之内攻势便即被瓦解,徒然武器先进,却也束手无策。

李易看的清楚,纳兰海山出手极重,所点的穴道都是大穴,用的还是重手法,被点中的这几人恐怕不死也得残疾。

李易虽然不是纳兰海山的对手,但是跟这些探员都是同事,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出事,当下再次冲了过来。

李易一冲过来,纳兰海山便无法再逞凶,只得松手放了背后那名探员,跟李易再次战在一处。

大厅中这时只剩三名探员,都是十分的后怕,要是李易晚出手几秒钟,这几个人也不死即残了。

如果没有李易在,纳兰海山要想飘身而退,凭这些探员是拦不住他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托大。

可是现在李易一加提防,小心谨慎之下,武功便如能增加了几年一般,反而成为了纳兰海山劲敌,纳兰海山如果这时要退出去,李易便是心腹之患,弄不好就会受伤被捕。

是以纳兰海山心中喃喃咒骂,怪自己没早些离开,同时身子在剩下的三名探员之中来回穿插,叫李易不便下手。

就在两人正在缠斗的时候,忽然从大厅门口悄没声的又出现了三名探员,这三名探员进来之后也不打招呼,举枪便射。

这三人可不是一般人,手法极稳,枪法精准,而且似乎不分敌我,枪枪打向李易这边。

先前那三名探员就在李易和纳兰海山附近,无论如何也料不到同事会这样射击,是以并没加防备,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便中枪倒地而亡。

那三人毫不停留,对着李易和纳兰海山继续开枪。

纳兰海山刚才仗着有人做挡箭牌,专心对付李易,他也没想到这三名探员会这么做,一不小心,腿上和肩头便中了两枪,李易的左臂也中了一枪,所幸伤势都不重。

这三名后进来的探员,没能在一开始把便李易和纳兰海山击毙,等再要打时,自然便没有机会了。

李易和纳兰海山在这一瞬间同仇敌恺,两人互相击了一掌,身子倒着向后飘去,身前地上便已经被那三名探员打了一通子弹坑,子弹追着两人的身子,不过总是差了那么一尺两尺。

李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边躲边道:“喂喂喂,我是a134,你们疯了吗?连自己人都打?”

纳兰海山久经江湖,虽然不明所已,但也知道这绝不是意外,用眼睛一瞄就知道这三人在枪械和格斗术上极有造诣,三人现在所站的方位已经将出厅的路线完全封闭了,单凭一人之力,怕是不能完好不损的冲出去。

纳兰海山当机立断,飘身便上了内楼梯。而那三人却仍然在开枪,毫不留情。

李易看这三人表情严肃。不像是开玩笑,这里肯定有内情,知道解释也是没用,而且同时发现自己跟史密斯联络用的通话器里也不住的传来杂音,李易就知道FbI内部有了极大的变动。

这时保命要紧。大厅里无处可逃,电梯又坐不了,当下李易也身子一飘,随着纳兰海山上了楼梯。

自由女神下面的基座现在被开发成了移民博物馆,平时放些电影,向上有电梯和楼梯。可以通向自由女神的顶端。

这里料想是有人看守的,不过福清帮的人自然早就把看守的人处理了。沿着楼梯向上,最后便是通向自由女神的头顶。

此时无路可走,眼前只有一条路,李易只得迅速的跑了上去,耳中听得后面那三人脚步轻盈。已经极为迅速的跟了上来。

自由女神的里面是螺旋形的内楼梯,直接顺着楼梯走上去是十分麻烦的,像李易和纳兰海山这样的高手,自然不会老老实实的顺着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上。

两人都是在螺旋形楼梯外面的钢架上,攀着楼梯的扶手交叉向上纵跃,偶而在台阶上撑踩一下稍事休息,随即便又迅速的窜了上去。

那面那三人边追边向上开枪。不过这里结构复杂,当然一枪也打不到。

纳兰海山武功极高,可是要论腾跃纵跳的速度,纳兰海山便不是李易的对手了,不过才爬了一半,纳兰海山便被李易超过。

李易在纳兰海山的头顶上越过,纳兰海山扬手便是一掌,喝道:“下去!”

李易不敢单掌接招,双掌向下一压,借力跃起。已经上了两圈楼梯。

纳兰海山心中暗道:“这小子,轻功倒不错,只比德桑差一点点。”

纳兰海山随后便追,就这样三方人前中后分成了三股,一路追逐射击。过不多时便到了自由女神的顶部。

这里是自由女神的头部里面,点着明亮的按照灯,李易上来之后见地方比较狭窄,无路可走,便把脑袋伸出去向外张望。

李易伸头的地方是自由女神头顶的帽子,这时外面仍然在下着绵绵小雨,自由岛上已经乱成一团,不过看来有很多福清帮的船只已经冲了出去。

海面上和小岛上打的热闹极了,福清帮的火力极强,北边的两处地方,FbI探员正在被压着打。

李易心说后面有两路追兵,跑到这种地方已经没有了退路,难道从自由女神头顶跳下去吗?

忽然后面有风声响动,李易就知道是纳兰海山追上来了。

李易忙向下一坐,缩头吸肩,将这一掌躲过,随即向旁一滚,反腿踢向纳兰海山腘窝。

纳兰海山跳开,骂道:“臭小子,学的倒快。”

两人便又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斗了起来,过不多时,只听脚步声响,下面的三名探员追了上来。

纳兰海山道:“臭小子,这三个人是来杀你的吧?”

李易道:“我哪知道,可能是语言不通,或者我没把证件戴在胸前,等我回头再训他们,叫他们知道谁的职位高。”

纳兰海山道:“你原来是FbI的探员?”

李易笑道:“我身份可多了,说来能吓死你,一天一夜也说不完。”

纳兰海山哼了声,一掌击中李易肩头,李易斜身卸力,虽然将这一掌的力道躲开,可是仍然感到肩骨疼痛难忍。

忽然,下面的脚步声停了,只听当的一声响,随即咕噜噜似乎有东西被扔了上来。

李易和纳兰海山虽然没看清那东西是什么,可是却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地方是神像的顶端,哪里还有地方可躲,李易一扭头,正好看见了自由女神举着火把的右手,当下涌身一跳,撞了出去。

自由女神的帽子上有玻璃窗,分好多格子,有的有玻璃,有的没有玻璃,李易撞的这一扇就是有玻璃的。

哗啦啦一声响,李易摔了出去,正落在自由女神的右手手臂上。

与此同时,纳兰海山也从里面跳了出来,正落在李易的身前。

不过纳兰海山跳的时机不佳,落点不准,铜像上现在已经被雨淋湿了。纳兰海山脚下一滑,身子向下跌去。

李易不忍他出事,也是一时冲动,当下身子一俯,右手扳在自由女神手臂的皱褶上。探身下去,抓住了纳兰海山的头发。

这时,里面的手榴弹也爆炸了,爆炸的威力并不算大,但是如果刚才留在里面,肯定也是必死无疑。

爆炸力把玻璃全都炸碎。碎片四散飞溅,把李易和纳兰海山的脸上身上划的全是伤痕。而自由女神头顶里的灯光自然也被炸灭了。

待爆炸过后,李易用力一提,把纳兰海山拽上了手臂。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纳兰海山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李易笑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我是个大好人吧。”

纳兰海山道:“我可不领你的情。你拿命来吧。”

说着又攻向李易。

李易忙向后退闪,道:“喂喂喂,你还来!”

这时那三名探员已经冲了上来,趴在窗口一看,见两人居然没有被炸死,这三人想都不想,立刻向李易和纳兰海山开枪。

李易心里早就提防着这一手。偷眼一看三人在玻璃窗那里露了头,就立刻向后倒着纵了出去,跑向自由女神右手高举的那个火把。

自由女神的右臂到了一定的高度,其角度便极陡,李易和纳兰海山先跳上其拇指,又向后一绕,跳到了自由女神的中指上。

两人对视一眼,纳兰海山道:“躲不到太久的。”

李易道:“先躲一时是一时嘛。”

两人再探头向回看时,却见这三人居然先后从窗口跳了出来,跳到了自由女神的手臂上。三人手中拉着皮带,互相拉扯,以防滑脱下去,此时正飞速的沿着手臂欺了过来。

李易道:“真当我好欺负啦?妈的,不给他们点教训瞧瞧的。他们也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

李易知道这事肯定不是误会,也就不再留情,看他们这种势将下无法开枪,当下又跳了回去,甩出冥蝶,冲过去打算将三人中间的皮带削断。

这三人见李易露头了,立刻冲了过来,三人同时抽出剃刀来,对着李易便刺,落点极准,而且出手狠辣。

李易不及削断他们的皮带,反手一削,当当当三声,将三人的剃刀削断。

哪知这三人却并不惊慌,反而立即将断刀掷向李易,两边的两人同时跳起来,对着李易就是两脚,李易向后一退,却仍有一脚没有躲开,被左边那人踢在左胯上,险些从手臂上跌下去。

李易心说这三个家伙联起手来还真难对付,三人都蒙着脸,只露出两只眼睛,也不知道是什么人。

这三人得理不饶人,一招得手,立刻又冲上来,三人像是练过什么套路一样,对李易出招十分巧妙,一人攻击之时,绝不用考虑防守,因为另两名同伴会在一旁策应。

没过三招,李易居然又中了一拳。

这时,纳兰海山从李易身后欺了过来,李易心里一凉,心说这家伙要是从背后偷袭,自己可就悬了。

李易正要想对策,忽然纳兰海山从李易的头顶越过,双掌一振,击向那三人,解了李易的围。李易这才长出一口气。

纳兰海山出手迅捷,过不多时,将中间那人左手打伤。

李易见纳兰海山出手帮忙,心想暂时可以跟他结成,先解了眼前的困境再说,当下跳过去,移向右面,扣住纳兰海山的左手,两人并在一起同时出招。

这一下对面这三人可就支撑不住了,被李易和纳兰海山逼的手忙脚乱。再加上双方对战的地方正是女神手臂的肘窝处,李易和纳兰海山居高临下,出招更是容易。

十数招一过,纳兰海山和李易同时出手,正击在中间那人的胸口,同时喝一声:“中!”

那人胸骨骨折,向后摔了出去,另两人却极为干净利落的松开皮带,任由这人摔出去,同时这两人手臂一扣,又联在了一起。

中间那人受伤极重,哪里还站的稳,在自由女神的手劈上滑出去数米,便直接跌了下去,半空中传一声长声惨叫。

李易和纳兰海山正要再次出手。忽然剩下那两人同时一挺胸,只听两人胸口嗤嗤声响,立刻有一篷乌光向李易和纳兰海山两人面前射来。

这一下大出李易和纳兰海山的意料之外,李易见机甚快,身子向下一躺。双腿向前夹住了一名探员的脚。

纳兰海山却左臂一拂,扫掉了大部分暗器。

但是双方离的太近,李易和纳兰海山身上都中了数枚。

李易只觉左肩一阵微麻,就知道这针有毒,不过他身上有五犀蛊珠,麻痒只是一阵。便迅速的化为清凉,不过左肩疼痛,针尖直刺到骨头,动一动便觉疼痛钻心。

李易身上有解毒药,可是纳兰海山却没有,他一挥掉毒针。立刻觉得左手掌心又麻又痒,却一点也不疼,心里一凉,就知道坏了。

这时李易夹住了对方一名探员,李易哪能放过这个机会,双脚一并,打算将这人摔下去。

不过对方两人联在一起。另一人用力一提,李易居然没能将这人摔倒。

李易立刻变招,变夹为踢,迅速踢向这人小腿。

不料这人功底也自不弱,就知道李易会有这一招,立刻腾身而起,下落时径踩向李易的小腿。

自由女神的手臂并没有那么粗,李易躺在上面,但只是大半个身子着地,另一半是悬空的。要不是有纳兰海山拖着他,李易没准也掉下去了。

这时纳兰海山知道自己中了毒,又见对方身手不弱,再缠斗下去已经没有生还的希望,当下大喝一声。右臂一甩,硬是把李易提了起来,甩向后面自由女神的那只火把。

同时纳兰海山左手击出,正击在踩李易小腿的那名探员的小腹上。

另一名探员仍然行事干脆,当机立断,松开皮带,任由他倒飞出去,自己则占据了正位,下蹲身形,稳住重心。

刚才这一掌是纳兰海山毕生精力所聚,那名探员刚一中掌,肠子便断成数截,小腹虽然没破,但是后面尾椎却散断为数块,硬生生被纳兰海山震死,死尸直飞出去,在自由女神的帽子尖上一戳,透腹而过,居然挂了上面。

纳兰海山抛李易,击敌人,使尽了力气,待这一掌打中,便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他想在临死前再将最后一人也同时扑倒,来个同归于尽,那人却早已躲向了后面,不给纳兰海山机会。

纳兰海山只觉胸口空荡荡的,没有一丝气血,雨水打在脸上冰冰凉凉的,眼中的一切都看起来好近又好远。纳兰海山身子一晃,再也坚持不住,径直向下摔去。

李易被纳兰海山反手抛了回来,抛向了火炬附近,自由女神的右手手臂长有十二米,先前双方打斗的地方大概离身子有四五米远,这一下李易便被纳兰海山扔出来七八米。

李易身子凌空,忙反手在火炬下沿一扳,借力翻了上去。

与此同时,李易也看到纳兰海山从手臂上径直摔落,看来是必死无疑了。

李易心里挺不是滋味,这个纳兰海山行事狠辣,就冲他先前做过的那些大案子来看,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但是没想到今天却这么胡里胡涂的死了,先前自己也没多想,便救了他一命,这时他中了毒针,知道再撑下去也没有意义,这才当机立断,一来救了自己,二来又打死一名敌人,也算是一报还一报,还了自己的人情了。

本来自己是来安装信接收器的,却没想到被人发现,大打出手打了一场,结果又戏剧性的互救一命。

福清帮里看来应该高手不少,先前那个会沾衣十八跌的便不是一般人,龙骨和龙鳞更是如此,而纳兰海山的功夫,在功底上看,似乎要比德桑还深。

德桑这人有艺术家的气质,人虽然聪明多智,但是想必练功之时往往异想天外,会把一些艺术思想,哲学原理融入到武功当中去,自然就长于变化,境界高深,但是实用性或许就差了纳兰海山一筹。

不过现在纳兰海山已死,龙骨龙鳞也死了,福清帮不管逃出去多少人,都已经是群龙无首,元气又已经大伤。恐怕再也不能兴盛了。

李易正在胡思乱想,忽然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打在头边,吓的李易忙把头缩回去。

原来剩下那名探员已经趁机开枪,要不是李易正站在火炬一侧。有火炬挡着,凭对方的枪法,这一枪一定打中李易的头。

李易暗骂自己不小心,身子一缩,躲在火炬大后面。

只听噼噼声响,李易绕到另一边探出头来偷偷一看。原来那人用皮带抛上来,扣住了火炬的边缘,正在迅速的攀上来。

李易心说我要是叫你上来,我都跟你姓,想到这矮着身子溜过去,用冥蝶去削这人的皮带。

哪知这人上来的十分迅速。李易刚把皮带削断,那人便腾空一跃,跳到了火炬里面。

两人见了面,哪还能互相留情,同时迅速出手,打了起来。

李易比那人功夫高的多,一对一的打。那人不是对手,不过李易现在左臂不敢用力,那几根针扎在骨头上,李易微动一下就疼的要命。

那人见李易明明中了毒针,却又不像是中毒的样子,心里也十分奇怪,又打一阵,那人心想夜长了梦多,当下胸口又是一挺,李易早有防备。忙向上一跃,跳到了火炬上,这一篷毒针便即打空。

那人也随后跳了上来,两人在火炬的几根火焰上跳来跳去,在半空中相交错之时。便对上一掌。

李易左臂越来越疼,心说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弄不好自己也得死在这。

想到这李易一记西行平妖,手臂大开大阖,撞向那人胸口,那人向左跳开,看样子打算在半空中侧手给李易一掌,可是李易这一招方位却突然大变。

李易在半空中腰一扭,手臂从一个不可能的角度抡回来,居然砸在了这人的小腿上。

咯的一声,这人小腿骨折,疼的他大叫一声,李易趁右手一抄,将这人的面罩扯了下来,匆忙间一看,见这人果然是个亚洲人的脸型。

李易落在了一根火焰上,那人却带着长声惨叫从火炬上摔了下去。

李易喘了口气,伸手把左肩的几根针拔了出来,随手扔在一边。

忽然听到直升飞机响,有灯光照过来,只见一架直升飞机从下面升了上来,一直升到了跟李易平行的高度。

李易一直不知道下面的情况怎么样了,刚才专心打斗,并没有听到下面的声音。

这时见有直升机飞上来,李易忙把证件戴在胸口,向直升飞机挥手示意,喊道:“喂,过来接我!”

直升飞机靠的越来越近,李易正要跳过去,哪知直升飞机的舱门打开,从里伸出一挺机枪来,不由分说,对着李易就是一梭子。

李易本来就处在糊涂的情绪当中,不知道刚才那三个探员是怎么搞的,没想到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当真是波涛汹涌,居然又飞上来一架直升飞机,不由分说就对着自己开枪。

李易在心里把史密斯骂个了狗血喷头,可是这时候光骂有什么用,还是逃命要紧。

李易立刻从火炬上直接跳了下去,在自由女神的手臂上一滑,直接滑到肩上,又从帽子里跳了进去。

那直升飞机上的机枪手像是疯了一样,透过帽子上的窗户把子弹几十发几十发的打进来。

李易连头都不敢抬,趴着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刚滑下去没几层,便听到脚步声响,显然已经有不少人从下面跑了上来,而且距离还很近。

李易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也来找自己麻烦的,不过这种情况下还是小心为妙,李易灵机一动,抓住楼梯扶手,涌身下跃,直接从楼梯中间跳了下去。

这是旋转楼梯,中间就像是一眼井,李易双腿并拢,双臂前撑,像根黄瓜似的直跌下去,冲上来的那些探员忙探头到楼梯中央来,枪口对准中心就扣动了扳机。

李易身在半空,耳中却听到身后声音不对头,就知道这些人要开枪,看来自己猜对了,要是刚才再犹豫一下,恐怕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李易听后面的人要开枪,忙右脚向右一撑,在楼梯扶手上踩了一下,身子借力飞向左面,横着穿出两层楼梯之间的间隙,挂到了外面的钢架上。

李易迅速的下滑,速度快的时候,便手脚并用,在钢架上抓挂踩蹋,以减慢下落的速度,如此两三次,李易已经到了下面。

下面却也有不少探员守着,事情没有弄清之前,李易不想再杀人,当下使开小巧功夫,把身边的这几人撞倒,又顺手点了一人的穴道,效仿纳兰海山,抓着这人充当挡箭牌,一阵风一样的窜了出去。

当然,临出来之前,李易仍不忘用手机把信号接收器吸回来。

到了外面,雨已经停了,海风袭来,沁人心脾,不过李易这时候哪有心思欣赏夜景,哪里人少往哪里跑,后面的探员一路追来,喊叫声不断。

李易心说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史密斯出卖了自己?还是FbI本身就有这样的打算,想把自己这个“危险人物”干掉?

但是如果真是这样,以前他们有更好的机会可以这么做,为什么非要等今天?又何必弄的这么麻烦?

李易暂时想不大通,跑到海边,跳了下去。李易游泳并不擅长,当下展开水上飘的功夫,径直跑到最近的一条快艇之上。

李易从侧面上船,上来之后不由分说,便将船上的几人打倒,随手扔到了海里,只留下一名驾驶员,李易右手食指一戳,戳中了这人下身穴道,低声喝道:“赶紧开船冲出去,要不然我扭断你的脖子。”

这驾驶员是个白人,昏暗中却仍然看的清楚,这人脸色都变青了,看来这人只是技术人员,胆子还挺小。

这人开着快艇冲出去,李易出来的太快,虽然有人发现,却并没有船及时过来阻拦。

一路开出来老远,船一直开到了曼哈区的大岛边上才停下。

李易见后面没有人追过来,这才问道:“你说,为什么FbI的人要杀我?”

那人道:“我不知道行动的内容,你去问上边吧。”

李易道:“你是今晚活动成员之一,你会不知道?”

那人苦着脸道:“我只是后勤处的,负责武器和驾驶,行动内容我真是不知道。”

李易点住他,到舱里一看,果然有不少武器,不过李易武功太高,平时空手惯了,连刀都很少用,对枪械更没有什么太深的研究,而且这些武器都是大型和中型武器,拿着也不方便,是以只是看了一眼,一样也没拿。

李易回到那人身边,道:“史密斯现在在哪?这个时候他是不是已经回总部了?”

那人道:“不清楚,史密斯在任务执行一半的时候就带人走了,后来是别人接手的。”

李易心里便是一动,早就预料这事背后必定有问题,看来真的有,未必是史密斯出卖了自己,他可能并不知情。

李易怕这船上有定位系统,FbI必定会追过来,不敢多留,当下把身上的证件、卡片和一切FbI以及cIa给自己的东西全都扔在海里,这才跳上了岸,专找没人的地方走,很快便消失在曼哈顿的街头。

李易当然不敢住店,先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给史密斯打电话,可是打了半天,对方却并不接通,电话里只有一通杂音。

再给布莱德打电话也是一样,给秦少冰那边打电话也打不通,看来自己和外界联系的所有频道都给人做手脚阻断了。

自己的手机曾经被FbI的人收上去过,一定是那个时候就做了手脚,待事情一发,便立刻阻断了手机讯号。如果不是自己的手机太过坚固精密,没准还会在手机里植入卫星定位器呢。

李易靠在墙上,喘着粗气,又累又饿又有些凉,心说这一下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