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1 秘密的基地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821秘密的基地

史密斯道:“我当时很犹豫,要不然也不会耽误那么长时间,单纯的只是杀你并不是很麻烦,我又何必叫你参加自由岛行动?

当时在自由岛的外面,我还没有下定决心是不是要把这件事告诉马丁,叫你上岛是马丁临时下的命令,他当时在电话里也没有说出真正的目的。

等你上岛之后,我才下定决心要跟马丁商量一下,由他来拿主意,可是还没等我跟他联系,他却先找上了我。

马丁跟我说已经得到可靠情报,说你了解到了相关的内情,是不安全人物,这次派你上岛就是要把你顺势做掉。

我问他是哪来的情报,他当然不肯直接跟我说,他让我中途派人攻岛,把你跟福清帮的人一起除掉,可是那次行动中有很多组员都不是我们的人,如果我下了这样的命令,必定惹人怀疑。

所以马丁才在中途把我和没上岛的组员一起调走,整个换了一批他的人,其中还有不少是海军陆战队的。

这些人只知道执行命令,其中有几个小组是专门负责杀你的,为了不影响任务的顺利执行,防止中途出现意外,对于不幸遗留在岛上的那些FBI探员,也只能当场击毙灭口。”

李易道:“我说这些人怎么一进大厅,就像疯狗一样见人便杀,原来是马丁下的命令。你们连自己的组员都不放过,真是叫我大开眼界。

等等,史密斯,你还没跟我说是谁出卖我呢?你想讲个故事就把这事糊弄过去吗?”

史密斯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猜。十有八九是谢东华。”

李易奇道:“他?”随即心中恍然,自己其实早就怀疑这个二师哥谢东华,跟乔尼之间是有关联的。

只听史密斯道:“乔尼主动留在马丁那里,是为了避嫌,也是为了少些麻烦。因为三合会很重传统,乔尼的做法如果叫三合会的人知道了,那些人一定不会信服乔尼接手三合会的龙头。

所以他才要躲在我们这里,叫别人不知道他的动向,然后等我们寻机除掉唐龙和一些骨干人物之后,乔尼再找个借口重新献身。接掌龙头一职。”

李易心道:“这个乔尼年纪不大,还真有心计啊。”

史密斯又道:“乔尼藏身在马丁那里,外界的一些事务就不好办了,所以他还需要在外面有个眼线和助手,这人极有可能就是他二师弟谢东华。

谢东华常年在岛国,不常在唐龙面前出现。所以他要是暗中行事会方便很多。不会惹人怀疑。”

李易道:“那他跟福清帮还有山口组之间的事又怎么解释?难道你们明知道他帮着山口组向米国放毒,也任由他这么胡来?”

史密斯道:“我也不是很了解,岛国人想向我们施毒确实是真的,这可不是我们计划的一部分,谢东华跟他们搞在一起可能就是坎贝斯叫他去做的。

我想马丁和坎贝尔他们有可能是想将计就计,让谢东华积极参与其中,以掩别人的耳目。顺便也充当卧底,做事要三分真七分假,这样才不会惹人怀疑。

况且我们这边是有充分准备的,毒可没那么容易就放出来。据我所知,咱们在帝国大厦的那次行动只是一线计划,后面还有二线计划和三线计划做为保障。

如果那天咱们没有成功,一样会有人来进行补救,确保充分限制毒气的影响范围。

而且正好借此机会,又可以削弱山口组和福清帮的势力,暂时满足一下乔尼的要求。

谢东华既然是我们这边的人。那么在正式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也不会受到伤害,马丁一定会暗中保护他的,毕竟留着他还有用。

上次福清帮如果在海上没有遇到海难,他们的船也根本到不了米国西海岸。坎贝斯会在海上对其进行截击。

所以谢东华跟山口组和福清帮之间计划那次行动时,所说的在米国西海岸可以调动的人手应该是不存在的,至于谢东华编了一个什么样的谎话叫那两伙人相信,我就不清楚了。

你上次质问我时,怀疑谢东华在岸上的人手都是乔尼堂口里的人,这一点你还真的没有猜对,因为福清帮的船根本靠不了岸,谢东华什么都不需要。

经过这几次的行动,马丁他们将计就计,顺势而为,确实也实现了削弱山口组和福清这两个大帮派的目的,下一步就是米国本土的三合会了。”

李易有种被人当猴耍的感觉,当初在帝国大厦,在岛国富士山上,还有在海上,自己多次出生入死,居然只是为人家演了一场戏,李易还把自己当成英雄呢。

看来这次谢东华告自己的密,是因为那天他在唐龙的房间外偷听,知道我已经起疑,这才跟马丁联系,于是马丁才决定要做掉自己。

李易在岛国的时候,几次偷偷看到谢东华的举止神情,见他都表现出那种贪财、胆小、畏首畏尾的样子来,现在想想,或许是演戏给别人看,叫别人放松警惕,又或许是想借机为自己捞些好处,卧底发财两不误。

总之不管怎样,李易知道自己都是被耍了,被人家放在棋盘上下了好大一盘棋,而且现还要赶尽杀绝,把自己这颗棋从棋盘上扔掉。

史密斯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有些事我也只是猜测,你现在就走吧,希望你能放过我的家人,并且不要对外宣扬这件事,对你没有半点好处,你记住我的话。”

李易却道:“马丁和坎贝斯在哪?”

史密斯道:“你是什么意思?你要去找他们?别做傻事了,这会害死我们两个的!”

李易道:“我现在没有退路了,只能进不能退,你告诉我马丁他们在哪,我会打断你一条腿。然后把你扔在垃圾堆里,等他们再找到你的时候,就不会怀疑你跟我说了实情。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把刚才录下来的那段话,送给你们米国总统。或者是国会,哦不不不,应该是送给你们米国的媒体,叫民众听听。”

史密斯脸上肌肉抽搐,起身扑向李易,道:“你疯啦?你刚才录什么了?快把东西给我!”

原来李易刚才留了个心眼。偷偷的把手机录音功能调了出来,把史密斯的话一字不漏的录了下来。

史密斯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听李易说录了音,自然紧张万分,突然扑过来就想来抢李易的手机。

李易当然不会叫他扑中,但是自然要本能的向后躲一躲。哪知就在这时,嗤的一声轻响,一颗子弹从远处射了过来,贴着李易的鼻子飞过,叮的一下打在地里。

李易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以前跟秦兰相处日久,知道这是狙击枪的子弹。看来在不远处有狙击手正在瞄准自己。

要不然史密斯突然扑过来,李易本能的向后躲了一下,这一枪就打中了李易的头了。

李易见机甚快,这狙击手第一枪打不中,第二枪就别想再打中,李易使如移形换位来,东转一下,西抹一下,那些子弹颗颗落在李易的身后。

忽然那狙击手换了对象,啪的一声。打中了史密斯的眉心,史密斯向后便倒,死于非命。

李易知道,这狙击手肯定是马丁派来的,不知什么时候瞄上了自己。要杀人灭口,见杀自己不成,又当机立断,杀了史密斯。

躲了这几下,李易已经知道那狙击手的大概方位就在东面,当下跑着曲线形向东方跑去。

这时天边已经泛蓝,大概快凌晨四点了,李易跑动起来之后,那狙击手仍然没有放弃,一加串子弹打向李易,当然没有一颗能够打中。

李易三晃两晃便到了那狙击手所处的楼下,这时狙击手用狙击枪已然无用,李易放心的跑到楼底下,也不走楼梯,直接顺着楼外的扶手梯爬了上去。

这时四周空气很静,李易在运动中仍然能够听见楼顶上有微微的声响。

很快,上面便有人探出头来,李易身法灵便,向旁边轻轻一甩,已经换了方向。

那人看来已经更换了手枪,李易刚一跃开,那人便开了枪,子弹离李易的身子一尺七八左右打空,打在了下面地上。

李易不住的变换方位,那人也不住的开枪,枪上装了消声器,只发出嗤嗤的微声。

这人用手枪枪法也很准,李易离的近了以后,很多时候子弹擦着李易的身子打空,李易躲的稍慢一点,恐怕就会受伤。

就在李易到了最后一层的时候,忽然李易一脚踢掉了窗户,向窗户里一跳,跳到了楼里,楼上那狙击手反应极快,立刻把枪口对准了楼顶的那道小门。

这小门是顶楼和楼顶之间的门户,李易既然跳进了楼里,多半会从这门里跳出来。

可是李易却好半天没有出现,四周没了声音,静的甚至能听到太阳正在从地平线下面一点点的探出头来。

那狙击手轻轻咽了口吐沫,双手一点也不颤,枪口中死死的对着那道小门,身子不住的走动,眼睛时不时的向四下看看,就怕李易从楼外突然跳上来。

如此这般等了将近一分钟,李易仍然没有出现,这狙击手开始有些紧张了,这么呆下去不是办法,自己在明,敌人在暗,这种情况十分被动。

忽然这狙击手就感觉脚下一阵剧烈的震动,像是楼在颤抖,紧跟着身子被这股力量弹了起来,两踝肿痛,跌倒在地。

与此同时,李易又从那处窗户里跳了出来,右手在楼顶上一扳,翻身上了楼顶。

原来李易在顶楼细听这狙击手走动时发出的声音,以判断他的位置,随即便用大开碑手直接打在楼顶,将这人震倒。

李易翻到了楼上,那狙击手忍着疼痛要开枪,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能打的中,李易像鬼影一样绕到这人身后,右脚轻轻一踢。便点中了他的穴道。

李易把这人的手枪打掉,将这人提了起来,道:“谁派你来杀我的?”

这人闭上眼睛不说话,李易提着他的头在地上一撞,道:“说。谁派你来杀我的?”

那狙击手吃痛不住,道:“飓风命令五号,我只是执行命令,别的什么都不知道。”

李易道:“你们最高的行政长官马丁在哪?”

狙击手道:“我不知道马丁是谁。”

李易道:“你既然知道飓风计划,就一定是飓风计划组内的人,你敢说你不了解内情?说。马丁在哪!他是不是在纽约!”

说着李易点中这人的天突穴,这人喉头一紧,立刻喘不上气来,手脚抖动,直到脸憋的发青,李易才给他解开穴道。再次喝问。

那狙击手却忽然上下齿一合,立刻脸色发青死了。

李易十分懊悔,知道他的牙齿里肯定藏有毒药,自己一时疏忽,竟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李易叹了口气,起身要走,忽然这狙击手的胸口却发出嘀嘀的声音。

李易心念一动。伸手一摸,原来是个十分小巧的通话器。

李易接通了通话器,只听里面一个十分死板的声音道:“麻雀,任务执行的怎么样了?”

李易冷哼一声,道:“马丁先生,很抱歉,你的麻雀不能回巢了,他在外面迷路了。”

对方似乎有些惊奇,却什么也没有说,过了一会儿才用一种十分自信却又十分平淡的语气道:“你活不过明天太阳升起。”

李易道:“也许是吧。那我就去找你,我很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子,顺便帮我跟坎贝斯先生也说一声,我会亲自亲吻你们两个的脸颊,做为一个华夏人对米国特勤部门高层的问候。再见。”

对方居然也十分平静的道:“好的,再见。”

李易双手一搓,把通话器搓成碎末。

从楼房上下来,天已经亮了,街上开始有行人走动,李易不便打车,换了身普通的衣服,头上戴顶草帽,挑小路向华尔街走去。

离华尔街还有很远,李易便留意到了街上有不少探员在活动,看来马丁已经准备好了要阻拦自己。

华尔街这处秘密基地是FBI在纽约最大的基地,像马丁这样身份的人一定会在这里指挥,所以华尔街附近才如此警戒森严。

马丁两次杀自己不成,一定设下了更为周密的布防,李易想溜进华尔街基地里面去找马丁的麻烦怕是不易。

对方防守严密,大白天的李易不便深入,当下折身又向回走了一段,找到一间普通的小酒吧暂时休息一会儿。

喝着酒,李易心道:“我手里有史密斯说话的录音,如果实在无法接近马丁,不如选一个合适的地方把这段录音放出来,先把水搅混,这样也便于我下一步行事。”

可是想的虽好,地点却不易选择,一定要在人口密集区,经济发达区,可以是开阔的广场,但最好是在高楼大厦的楼顶,那样效果才。

忽然李易心念一动,想到了帝国大厦。

李易知道,自打自己昨晚在皇后区被人识破,郑好先前说过的谎话自然就不起作用了,那么FBI的人应该不会在帝国大厦那里设防了。

不如到帝国大厦的楼顶把这段录音放出来,叫FBI的人被动,只是放音设备不便选择,李易的手机虽然外放效果也极强,但是站在大厦的楼顶,想让大半个纽约城的人都知道,手机那点功率还是如萤火烛光。

但问题在于没有大功率的放音设备,就算是有,也没法带着那么笨重的东西到大厦顶部。

李易好不容易产生个想法,却又行不通,不由得十分懊恼。

昨天折腾了一晚没睡,李易这时也有些困了,双眼皮下上打架,几口酒下肚,倦意袭来,李易付了账,出门找到一条小胡同,捡了几张报纸盖在身上,像那些流浪汉一样,缩在楼群里一角睡着了。

这一觉睡了整整一天,总算是把精力补足了。

李易运起内力在全身转动,每转一周,身体便轻松快意一分,几十圈下来。似乎头发里都要有气冒出来。

大概是黄昏的时候,李易忽然发觉远处有极轻微的脚步声,这里是比较破旧的楼区,胡同是曲折的,要经过两处拐角。两端才通向外面,虽然外面也经常有人和车经过,能听到声音,但很少有人往胡同里面走。

而且这些脚步声听起来像是有意在放轻脚步时所发出来的,更奇怪的是好像还伴有一些呼呼声,像是什么人在喘气。却又不像是人。

李易现在内力深厚,虽然是睡觉,却仍然有一小部分意识是清醒的,甚至皮肤都能感受附近空气的流动变化,这时一听到声音有异,立刻在报纸里睁开了眼睛。

透过报纸的缝隙。李易发现外面天色昏暗,云彩黄乎乎的,黑森森的,像是要下雨。

李易一醒来,意识虽然清楚了,可是对这些微小声音的感知能力却变弱了,毕竟有些能力要在沉静的状态下才能更好的发挥。

李易早上过来睡觉的时候。就故意选择了现在所处的这处拐角,这个地方两边楼房的外墙正好是没有窗户的一面,而且中间有突出来的外楼梯和一些铁栏杆作为阻拦,李易就睡在被遮挡的地方,就算楼顶有狙击手也打不到李易的位置。

所以这时虽然有异常的情况出现,李易却没有立即活动,当下调息静气,以静待动,等着对方先出手。

那声音似乎渐渐接近了,李易轻轻将报纸扯开一道缝隙。向声音来的方向看去。

可是对方却走的极轻极慢,一直过了五六分钟,居然还没有从拐角处出现,到了后来,对方似乎是停在了原地。

空气渐渐凝结了。李易心里不住的冷笑,气运双手,等着对方先发难。

四周静的怕人,空气变的又湿闷,这一切似乎都在考验人的耐性,天上的乌云在加速聚集,大概又过了四五分钟,天已经暗的不像样子了。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丝凉意,一阵微风传来,吹的李易身上的报纸噼噼作响。

紧嘴着只听唰唰细响,几滴细小的雨点从高空落了下来,有的落在李易身上的报纸上,发出啪啪的轻响。

就在第一滴雨水落在报纸上的一瞬间,在胡同的两侧突然各自窜出一条人影来,这两人个子不高,速度却奇快,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冲到了李易的身前,各自挥掌向李易打来。

李易等的就是这一刻,腰眼一挺,身子坐起,双掌向外横推,隔着报纸跟这两人同时对了一掌。

四掌相撞,空气中发出咚的一声闷响,李易身子一晃,那两人却各自退了两步,同时咦了一声,显然对于李易的掌力感到不可思议。

三人四掌相撞,中间的报纸被激的荡了起来,一开始还没有什么异样,但是很快便噗的一下碎成无数片,被风一吹,如同白底黑纹的蝴蝶,在空气中纷乱飞舞。

高手过招,半点机会也不会让过,三人对了一掌之后,那两人立刻又冲了上来,各自守住李易的侧位,跟李易斗在一处。

李易并不起身,高高的坐在水泥台上跟两人过招,这两人出招短劲利落,看样子很像是咏春,可是招数精简,又与普通的咏春不大一样。

李易虽然以一敌二,但是一时间仍然不显败像,左拨右挡,上压下伏,里挑外划,算是游刃有余。

斗在一起之后李易才看的清楚,这两人一黑一白,大概三十多岁年纪,留的全是短发,脸上表情坚毅,身上肌肉饱满虬结,宽肩细腰,作为男人,身材体形算是极好。

打了一阵,李易偷眼一看,只见胡同拐角处不知何是突然出现一人,这人是个亚洲人,年纪应该不小了,身矮体瘦,一脸淡然的冷笑,双手背负,看着三人打斗,看他的面目神情应该就是华夏人。

李易见这人虽然并不如何强壮,可是站在那里,如同渊停岳峙一般,一看就是大家的风范,就知道这人不好惹。

李易一溜号,那白人看出机会,上前半步,左掌用斜切式在李易肩头抹了一下,疼的李易闷哼一声。身子一晃。

那黑人也趁机身子一转,在侧面一拳打向李易的太阳穴,这一招当然要防,李易忙手肘一挺,架开那黑人的手腕。同时使出腋底虎形抓,反手勾向那黑人的腋下。

那黑人双臂下压,扣住李易的手臂,心中大喜,用力向下一拽,道:“下来!”

那白人也立刻进招。忽的飞出一腿,正踢在李易的手臂上,喝道:“下去!”

黑白二人合力,把李易硬是从水泥台上给掀了下来。

李易脸上一红,牙一咬,不等身子落地。直接利用这个不雅的姿势,使出百妖拳中的一招群妖乱舞,腰一扭,双臂甩开,脸朝上,双臂左右互换位置,咚咚两声。正打在黑白二人的身上。

黑白二人一中小腹,一中胸口,被李易震的倒着飞了出去。

李易后背还没等落地,忽然眼角余光见拐角处那华夏人身子一飘,已经到了李易身后,右腿轻轻一抬,在李易背心上一撑,微一用力已经将李易挑了起来,李易身子一旋,又面向里坐回了水泥台上。

那华夏人右手轻拂。在李易肩上一搭,轻轻一推,将李易推的又转了回来,面向外面。

这人笑道:“咱俩过两招。”

李易心里暗惊,刚才自己虽然处于劣势。但是败中取胜,还是把黑白二人打倒了,算是扯平。

可是这人一冲过来,在自己身上挑了一下,推了一下,虽然都不是什么精妙的招式,自己却连躲都没躲开。

那人见李易微微有些发愣,并不趁机出手,又笑道:“准备好了吗?那我可来了。”

说着,右手一伸,抓向李易的头顶。

李易左手高膀手上架,同时右手正拳前冲,哪知那人却中途变招,手腕轻轻一翻,已经绕到了李易的门里,向前一探,便扣住了李易的脖子。

李易吓了一跳,没想到天底下还有变招这么快的人,而且变的如此轻描淡写,自己的百妖拳虽然最擅长变招,却是以蓄势为基础的,蓄势必发,否则于自身有害,一但势尽,便无法发出大力。

可是这人居然能轻飘飘的就变招,而且势尽之后,速度和力量居然都不受影响。

李易无法,只得收回右拳,双手下抹,两足跟一点,迅速的向后退去,后背咚的一声撞在了墙上,这才将这人的一抓躲开。

李易心里暗叫惭愧,如果不是后面有空间,尚且有路可退,刚才这一下就死了。

那人收手背负而立,并不趁隙进攻,笑道:“你走运,要不然我刚才一定掐死你。你的咏春跟谁学的?里面有一些小动作的变手,是一般学咏春的人不会的。

洪百吉是你什么人?我有几十年没有见到他了,他好像身子一直不大好,我想教他练些气功强身壮体,他又不肯学。

他的咏春与众不同,擅长把虎爪、鹰爪和小飞探窍的手法融在拳法中,又不影响整体的节奏和速度。这是他自悟的,别人学不会。”

李坐在水泥台上,跟这人几乎一般高,这时离的近了,看的便更加清楚,这人脸上有些许皱纹,看来年纪确实不小了,不过满面红光,眼中精明内敛,莹润有泽,内力不浅。

李易听他说认识洪百吉,也不知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不过眼前这人既然要教洪百吉练气功,看来应该是朋友。

这老人接着道:“你最后用的那招是百妖拳吧?这种拳法已经失传了,没想到你居然也会,不过看来你的境界不高,勉强只能到三变。

像百妖拳这种拳法,在我眼里其实还是很落后的,虽然这种拳法有蓄势发力变位的优势,临敌之时叫人难以预料,初次使用突然使用都非常有效。

可是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路数比较固定,只要前面几招躲开了,再到后面你的出招别人完全可以预测,到那个时候,不是你主动,而是变成了被动,这就是所谓的作茧自缚了。

如果你能达到五变以上,那还算是一门高明的拳法,可是这很难,而且毕竟有迹可寻,只要用心摸索,还是能被人识破。

所以像这种死板的拳法只能用来对付普通人。李易,你不要把武术当成一种单纯的技能,人不能被工具的束缚,应该是人利用工具,而不是工具利用人。

练武就应该做到在任何一个点都能发力。在任何一个点都能变换,没有招数用老一说,只有意念用老一说,所以只要心思活泼泼的,就算敌人的刀子已经刺入了身体,还能变招躲闪。

在对敌中根本就没有主题。没有中心点,处处都是主题,处处都是中心,处处又都不是主题,不是中心,这才是高明的武技。

而这一切都体现在心思的变动上。所以要想达到武功的最高境界,在身体技能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要在思想上做文章,毕竟人的身体素质是有上限的,你难道真的能开山劈石?

更何况有些人天生体能就不好,就算是下力气苦练,也没法跟别人比。所以要顺应自然之态,先是意在拳先,之后心无意意无意,不急着变动,才能随时随地变动。

你是一个自然,敌人是一个自然,天地是一个自然,你和敌人以及天地之间又合成一个自然,随时拆分解构,又能随时融合为一。一切全在心思的变化上。

当然了,这一点我还是达不到的,我只是想到了,现在年纪大了,人老不讲筋骨为能。有时候意念跟的上,胳膊大腿却跟不上了。

而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只要肯下苦功,以后说不定会达到这种境界。但是我想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这时那黑白二人早已经地上起来,慢慢走过来站在这老人身后。

这人回头看看,又转回头来笑道:“我是他们的教官,我们这一组里都是精英,你只见到了一部分而已。

他们身价可不低呀,每个人都值两千万美元,是米国政府的富贵财产。七年特训,百里挑一,所有特勤战斗小组的人加在一起才十几人,这次上头派他们来对付你,这也是很给你面子了。

这些小伙子在咏春拳上所下的功夫可不一定比你少。差就差在内力上,否则他们也不会输。

这一点叫我很奇怪。你这个年纪就算从小就打坐练气,也不会有今天的状态,为什么内力如此之深呢?”

李易现在丹田里如同一锅沸水,内力四散不能聚集,尽量不说话以调平内息。

雨也越下越大,唰唰唰的打在李易的身上,被李易的内力一蒸,立刻化成水汽,李易的四周就像是罩上了一层水雾。

那老人道:“李易,本来我是不出任务的,我只是教官而已。拿着一千万的年薪,也不在职,又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卖命,实在是不合算。

不过我听说FBI要对付一个年纪轻轻的高手,远程射杀效果不佳,近身格斗又难是其敌,想围攻你速度又跟不上,用毒似乎也不行,所以我就跟着一起过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找你可挺吃力,又怕你突然用移形换影跑了,那可很难抓,最后总算是用几条军犬才闻到你的下落,把你堵在这里。我也算是见到真人了,嗯,看起来还不错。”

这时后面那白人用手一捂耳朵,李易知道肯定是马丁在向他询问任务进度。

那白人小声说了些什么,随即俯在这老人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这老人点点头,道:“好吧,我知道了。”

转回头对李易道:“李易呀,大家都是华裔,又都是练武之人,我跟老洪当年的关系还不错,我本不想杀你,可现在是执行任务,你就别怪我了。

现在外面应该已经调齐了百十来人,两边都堵死了,我看你是出不去了。也罢,我不亲手杀你,而是把你交给他们处置,这也算是我对的起你了。

我复姓端木,单字一个灵,你临死前咱们也算是认识了。我知道你一直在调整内息,现在调整的怎么样了?时间不多了,雨也越下越大,那就再来吧!”

说端木灵右臂轻轻向前一探,又来抓李易的咽喉。

李易知道在端木灵的面前,格挡是根本没用的,那等于自开门户,心里想着端木灵刚才说过的武学道理,当下不格不挡。不闪不避,右拳直出,径向端木灵的掌心击来。

端木灵道一声好,双脚不动,上身不摇。右手轻飘飘的向上一挑,贴着李易的拳面滑过去,一把掐住了李易的脖子。

李易虽然明知道端木灵要用这招,心里还想要如何化解,却仍然没能躲开。

待端木灵的掌心触到了李易的皮肤之时,李易索性双臂直冲。不顾自己,直接击向端木灵的胸口。

端木灵又喝一声好,右手只得缩回来,向下一拍,把李易的双臂扫开。

李易也不觉得端木灵的力气有多大,可是这一下似乎正打在自己最不易用力的间隙。虽然李易是坐着的,可是下盘仍然被带的一虚,扑通一声,从水泥台上跌了下来。

端木灵伸腿来踩,李易使出手刀去削端木灵的脚踝。

没想到端木灵用脚如手,灵活的向旁一闪,躲开李易的刀气。脚尖一戳,点中了李易的胸口大穴。

不过李易这一下还是把端木灵的裤子削了一道口子,端木灵点点头,道:“孺子可教,这一招用的不错,我以虚攻实,你不是我对手,就只能以实对实,虽然是两变对我一变,也算是不错了。”

说着脚尖一挑。把李易的身子挑了起来,送到那白人的怀里。

那白人把李易一把提住,如同提婴儿般轻松,向端木灵微微一躬身,联同那黑人带着李易出了胡同。

李易心说这次是彻底完了。雨水打在脸上虽然冰凉,但是李易心里却热的受不了。

本来还打算跟马丁来个鱼死网破,结果鱼死了,网没破。

来到了胡同外面,在细雨之中,李易见外面虽然并没有显得人山人海,热闹混乱,但是五六十名荷枪实弹的探员分成几批正在外面守着,其态势也是十分严峻的。

而且他们所站的方位显然都是经过设计的,把所有可能逃跑的路线全都封住了。

李易被带了出来,外面立刻发出轻轻的呼气声,那是所有人都长出了一口气的缘故。

李易迅速的被带到了车上,车里带队的正是那个凯文。

凯文见李易一动不动,却仍不放心,叫人用手铐铐住了李易,这才通知所有人收队。

李易这时还能说话,心说死之前也得显得英雄一些,笑道:“你叫凯文是吧?我知道你。马丁现在在纽约?我挺想见见他的。”

凯文冷笑两声,道:“你可以见到马丁,但是你肯定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李易道:“这都是电影里的老台词了,没意思。哎,你们一般会怎么处死我?”

凯文道:“你是大人物,要是能杀了就杀了,要是生擒活拿,那就得审讯一番。”

说着在李易身上搜了半天,把李易的东西全都搜了出来,放到了一个黑色袋子里。

李易再问凯文话的时候,凯文就一言不发了。

外面雨已经变大了,隐隐有闷雷之声,车子开的很快,最后果然是开向了华尔街。

人们当然不知道这条金融之街的后面,却是一处FBI的秘密基地。

最后车子进了一处停车场,从停车场的角门进入地下通道,再从地下通道进入了正厅。

外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一进入正厅,里面便全是现代化的设备,人声嘈杂,人们忙忙碌碌的,穿来走去,看见李易被人带进来,也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

李易以前只是知道这里有一处秘密基地,却只是到过外厅,并没有深入过,一来到里面才发现,原来地下还有好几层。

凯文带人押着李易坐电梯到了地下三层,出了电梯一看,这里有一排排的类似监狱的房间。

凯文脸上闪着狞笑,用汉语道:“这些房间是专门来关押你这种高人的,第一个小号造价都在七百万美元以上,你能在死之前被关在这种地方,应该感到荣幸。”

李易笑道:“你们米国政府就是这么花纳税人的钱的?太过分了。”

凯文不理李易,对手下道:“把七号关进去,四级安全警戒,没有一级指令,谁也不许过问七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