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0 我全是你的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840我全是你的

刘平安哈了一声,道:“难道跟包管天就有关了?真真假假,能骗的了谁?”

武荣缘不失时机的插了一句,道:“那跟谁有关?”

李易没理武荣缘,对着刘平安冷笑两声,道:“是啊,包管天心里最清楚了,如果某些人不信的话,可以回去问问自己的死鬼老爹。”

刘平安怒道:“你说话小心些!”

武荣缘这时也道:“怎么?当年那件事跟允文有关?”

武荣禄微一皱眉,道:“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年轻人气盛,一见面就吵,其实大家的事业都很成功,有钱大家一起赚,谁也没有妨碍谁,又何必吵成这样?”

武荣缘似乎不经意的向他哥横了一眼,不再挑拨,向后一靠,慢慢的喝起了茶。

刘平安这时心里也有些起疑,刘允文跟王家合谋买凶杀陆亭候的事刘平安一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刘允文口风极严,半个字也没有跟刘平安吐露。

可是经李易这么一说,刘平安自然要有动些心思。

刘平安慢慢的也靠在沙发上,以手护唇,垂着眼睛思考问题。

李易刚才也是一时冲动,这时冷静下来,知道不能轻易把事情的真相说出去,虽然案子已经拍板了,可是毕竟涉案金额太多,叫别的杀手组织知道了,又是一番麻烦。

四个人静了足足五分钟,谁也没有说话,忽然刘平安的手机响了。这才打破了沉默。

刘平安没有回避,接通了电话。道:“喂,爸,有事吗?”

李易听到是刘允文的电话,心里便是一动。

只听刘平安接着道:“嗯,我在武叔这,他俩都在。……,好,我知道了。我一定把话带到。……,这个我已经提过了,不过武叔他们两个都嫌累,过年打算在自己家里,不打算出去吃饭了。”

忽然刘平安眉头一皱,拿着手机起身走到一旁,似乎有什么事不方便当着大家的面儿说。不过李易耳音极灵,仍然能听的见,只听刘平安不耐烦的道:“她又来干什么?……,全家来又怎么?……,我过后会去她家里看她父母的,我现在没有时间。……。好了,我知道了,挂了。”

刘平安回来坐了一会儿,看表情似乎有些魂不守舍,他忘了再跟李易较劲了。

武荣缘忽道:“怎么了平安?是不是人血的身子还没养好?”

刘平安回过神来。道:“哦,没。没什么,木叔现在还不错。”

一提到木人血,刘平安立刻又瞪了李易一眼,李易毫不回避,也送给刘平安一个犀利的眼神。

刘平安似乎有心事,当下道:“两位武叔,我家里有些得先走了,有时间我再来看你们。”

说着起身离开,武氏兄弟下去相送。

李易这次来没有想到会遇到刘平安,心中略感不快,等武氏兄弟一回来,便也提出告辞,要不然李易也没想多耽。

临别时,武荣缘道:“兄弟,你叫我一声叔那是给我面子,我毕竟老啦。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华夏人遇到这种情况,估计绝大多数人都会说:“没关系,你说吧。”否则就是不给对方面子。

李易自然也不例外,道:“武叔,你有事尽管吩咐。”

武荣缘一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可能是我多心了。平安来的时候,我们聊了几句,我听他话里的意思,好像要向市里提出申请,再弄一块地皮,也要建一家大型会所。”

李易不等武荣缘说完就明白了,微微点头,笑道:“这是合理的事,我不会有什么想法,做生意全凭头脑运气,如果他的生意大过了我,我也无话可说,那我就先告辞了。”

李易出门上车走了,武荣禄看着李易的背影,叹道:“老二,你非得这么做不可吗?”

武荣缘已经收起了先前的表情,淡然的看着自己家的大门,一语不发,两只眼睛里似乎带着一丝笑意,象征着一种隐含的深谋远虑。

隔了良久,武荣缘才道:“哥,凡是走在路上的,不是你先死,就是我先亡。如果叫李易和刘平安真的得了势,别看他们年轻,一样不会有我们的好果子吃。

斗,是要消耗资本的,最后往往是两败俱伤,叫别人渔翁得利。所以除了有实力,还得有头脑,有计谋。

华夏人重权谋,不重真理,不重感情,只讲成败,成王败寇,十年前段恺东是这样,十年后咱们也一样。这是天地之道,大物之理,谁也逃不过这个规律。

老天对我们太残忍,我们只能对别人残忍一些。如果真有地狱的话,我的灵魂早就迈进去了,所以在阳世间,我也不怕多做一件这样的事。

李易是上山虎,刘平安是下山虎,从能力上说,李易要比刘平安强上一截,但是刘允文还在,刘平安就无形中多了一个可以倚仗永久的助力。

有刘允文在,李易是赢不了的,就算李易现在出手把刘允文做了,我想刘允文也可能早就把接下来的几个大步骤都设计好了,李易仍然赢不了最后的结局。

咱们跟刘允文斗是斗不过的,所以只能借力打力,叫他们互相掐。十年大运随风转,混沌之时我也没法把握,这都是权益之计,刘允文可能早就看出来了,但是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如此。

想当年,咱们哥俩没吃没喝,叫那些小痞子打到骨折吐血,有一次你的肠子都险些被拉出来,如果不是我下定决心只顾生死不顾信义,咱们可能早就死了,至少不会有今天的风光。”

武荣禄听弟弟提起小时候的事。也长叹一声,道:“咱们家就属老二你最聪明。你说的话总是有道理的,我无话可说。年后我要到欧洲去玩一阵子,家里的生意你多担着些吧。”

武荣缘点头答应,道:“哥你多玩几天,等你再回来的时候,海州可能就已经不一样了。邱老爷子身子骨是一年不如一年,我有种预感,广省要变天了。”

武荣缘抬头看看天际。深吸了一口气,道:“到底是人成事,还是事成人,当真不好说。就像这天上的云彩一样,捉摸不定,变幻莫测,其实呢。在佛的眼里,云的每一丝变化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可是佛性难达,就因为人欲不去,你,我。还有这芸芸世间的众生,都是可怜虫,苦的不能再苦了。”

李易从武荣缘家里了来,头脑冷静了许多,想到武荣缘提起刘平安也要建大型会所的事。李易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变动。

因为就算武荣缘不从中挑拨,以自己跟刘平安之间的关系。刘平安也一定会加紧跟自己竞争的步调。

李易看着窗外的风景,不禁冷笑,既是嘲笑刘平安,也是嘲笑自己,心道:“其实要论物质享受,我们这些人早就够了,钱多到花不完,要是论精神文化,我们却什么都没有。照这种情况来看,我们这么争着抢占资源和势力空间,又有什么意义,难道这能提高我们的品味和文化层次?

很多时候人就跟这天上的云彩一样,自以为有自主能力,有主动意识,其实从大的角度来看,都是被动的,都是被决定的,这就叫命。

其实很多行为都已经成为了习惯,不知道为什么非要这么去做,却也固执的去做了,前途不明,动机不明,脚却没有停,真不知道继续向前走,前面是什么样的风景在等着自己。”

李易长叹一声,收回思绪继续开车,眼见就要开进开发区了,忽然从旁边冲过来一辆车,对着李易的车头就撞了过来。

李易刚才一直在走神,再加上这车极为坚固,所以李易并不担心受伤出事,反应稍慢,咚的一声,两辆车已经撞在了一起。

李易探头出来,见撞自己的是一辆宝马,还没等李易说话,已经有一个女孩开门从车里跳了下来,对李易嚷着道:“你瞎了,开车不上眼睛的?”

李易一听这声音,再仔细一打量这女孩,不由得笑了,原来这女孩竟然是余静琳。

李易一想到余静琳就感到好笑,当下推车门从车里下来,来到余静琳面前,道:“喂,臭丫头,你不守交通规则突然冲出来撞了我的车,你还有理了?”

余静琳见到李易却并没有感到惊讶,把宽大的墨镜一摘,脸上满是坏笑,看她的表情显然早就知道这是李易的车。

余静琳双手一掐腰,道:“怎么着?姑奶奶就是故意撞你的车了。上次你撞坏我的车,还打了我,这笔账还没清算呢,今天我明告诉你,姑奶奶是来报仇的。

你弄坏了我的车,我用同样一辆宝马再撞烂你的保时捷,这就叫一报还一报。我有的是钱,我宁可一辆换一辆。”

李易感到万分好笑,眼前这小姑娘虽凶,可是李易却很喜欢,只觉得跟她斗嘴很有意思,当下向自己的车一指,故意道:“你那么喜欢撞车是吧,你有种再跟我撞一次,你这宝马我看跟上次的是同一款,也值不少钱吧?你不心疼?”

余静琳哈了一声,道:“钱?我看是你心疼了吧?嘿嘿,本姑娘最不缺的就是钱!”

这时交警已经过来了,不过一看是李易,立刻跟李易热情的打招呼。

现在李易在海州几乎无人不知,海州交警部门年前还得了李易的一笔捐款,这交警就在开发区边上这一带执勤,哪能不认识李易。

李易对交警道:“大哥,我跟这个小姑娘要比比撞车,我们挑个没人的广场比,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那交警自然没有话说,正好一旁有个喷水广场,当下把李易和余静琳的车子引到广场上。

两辆车分开的时候,余静琳的那辆宝马已经撞的凹进去一块了。李易的保时捷却自然没事,只有轻微的刮痕。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如果余静琳稍微留点神,一定能发现这一点,可是这小丫头却光顾着要跟李易撞车,根本没发现。

李易心里好笑,把保时捷开到一边,余静琳则把宝马开到另一边。

两辆车相对三十几米,两人透过前挡风玻璃看向对方,李易心道:“这小娘皮得好好教训一番。否则以后就野了。”

这时,余静琳已经把宝马开动了,向李易的保时捷猛冲过来,李易也没加全速,徐徐的迎了上去。

四周围自然围满了人,有这种热闹又有谁不看?

两辆车不断的接近,终于咚的一声撞到了一起。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哄声。只见余静琳的宝马车车头又凹进去一大块,余静琳被安全带缚着,身子向前猛的一冲,又被甩了回来。

李易的保时捷却一点事也没有,李易探出头来,笑道:“还撞吗?”

余静琳气不过。道:“撞,当然撞。”

李易道:“那好,再来。”

说着两人同时调转车头,又各守一边,再次开大马力对冲在一起。

结果当然没有悬念。余静琳的宝马被撞的乱七八糟,这一次没等李易说话。余静琳便自己向后一退,随即又撞了过来。

李易就坐在车里支着腮看着,一动都不动,任由余静琳乱撞,但是无论怎么撞,结果都是一样,最后余静琳累了一身的汗,再也没有力气了。

余静琳扯开安全带,从车里跳下来,对着李易的车门就是几脚。

李易心里偷笑,忽的接通了电源,余静琳穿的不是皮鞋,自然被电到了,这一下就像是几百根针在扎着余静琳的脚一样,疼的余静琳退后数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等余静琳把鞋脱下来一看,却不见脚上有什么异样,心里便是好一阵糊涂。

李易也玩的差不多了,打开车门出来,笑嘻嘻的站在余静琳面前,道:“好玩吧?”

余静琳气呼呼的看着李易,那张小脸生气的样子反而显得更加可爱了。

李易心里一动,伸手把余静琳拉了起来。哪知余静琳忽然伸嘴来咬李易的手背。

李易故意没躲,任她咬中,却潜运内力一碰,立刻把余静琳撞的口角大痛,捂着嘴退到一边。

李易哈哈大笑,道:“臭丫头,没办法了吧?下次别太嚣张了,那样很不淑女。”

李易回头找来交警,道:“广场损坏的地砖我来赔,我过后会捐些钱给市政,你们交通部门也有一些。那丫头的车坏了,开不了了,一会儿叫拖车帮她把车走吧。”

那交警大喜,不住的客气,其实这跟他都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能捞些好处,也只是一点点而已,不过人在这种情况下就容易产生崇拜的心理效应。

李易回来上了车,便要开车回去,但是见余静琳正站在那瞪着自己,嘴角都破了,渗了不少血出来,还真有点可怜巴巴的,当下道:“喂,丫头,你的宝马开不了了,想回家吗?上我的车吧。”

李易根本没以为余静琳能答应,没想到余静琳却像个兔子似的跑过来,用力拉李易的车门,道:“开门,快开门!”

李易开了门,余静琳跳上副驾的位置,道:“开车!”

李易开车向前,驶出一段,道:“小姐,你家在哪?”

余静琳横了李易一眼,随手向前一指,道:“往西开!”

李易一路按着余静琳的指点向前,余静琳显然不知道要去哪,都是随手乱指的,哪里人少往哪里指,最后车子居然开到了开发区的森林公园。

开发区的周边有不少地方还是比较偏僻的,其中有一处占地面积很大的自然公园,也没有个正式名称,因为树多,所以开发区老百姓都叫这地方森林公园。

李易道:“你家不会住在树上吧?你是松鼠啊?”

余静琳大声道:“往前开就是了,我愿意住树上,你管的着吗?”

李易继续向前,四周的行人就已经很少了。这里是森林公园的后面,是一处小山。当地人都叫这里观音岭,其实只是个小山头,有一条上山小路,倒也可以开车,只是颠簸一些,而且四周十分空旷偏僻。

车子再向前开,已经到了山顶了,李易把车停下来。扭头看向余静琳。

余静琳还是气鼓鼓的表情,道:“开啊,怎么不开了?”

李易道:“喂,我还有事,大过年的你别给我填堵,你家到底在哪?”

余静琳脸上显出笑意,这股笑意却是夹杂在一种阴险的表情之下的。一看就是别有用心。

李易道:“怎么,小丫头,还想跟我斗?你都输了两次了,还闹?你是我对手吗?看你那嘴角,先把血擦擦吧。”

余静琳慢慢转过头来看向李易,嘴角一抿。下巴一挑,道:“李易,你把我的嘴弄伤的,你给我擦。我可跟你说,我今天出来心情就不顺。正好看见你,想拿你出出气。没想到你这破车还挺结实,我的宝巴都撞烂了,你这保时捷却还没事。

哼,我告诉你,我跟你卯上了,你必须得让本姑娘心里舒坦了,否则,哼哼,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本姑娘就二话不说,要不然,我叫你好瞧。”

李易看着余静琳大条的样子,心里其实挺喜欢,有些女孩虽然蛮横霸道一些,但是同时也落一个真诚坦率,这种女孩不会跟你藏心眼儿,想打就打,想骂就骂,跟这种女孩斗气,把她气的鼓鼓的,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

李易听余静琳向自己示威,不禁感到好笑,道:“小姐,你还有什么招数就用出来吧,我奉陪到底。”

余静琳鼓着小腮帮子瞪着李易,可爱至极,忽道:“那好,咱俩再赌一次,看你还能不能赢我。”

李易道:“比什么?你会什么呀?可别比什么针织女工,那我可不会。”

余静琳噗嗤一声也笑了,道:“别说你不会,本姑娘还不会呢。嗯,叫我想想。有了!比捉迷藏!谁输了就得听对方的。”

李易差点没吐血,道:“妹子,我都二十多了,你跟我玩这小孩玩意?”

余静琳道:“怎么,怕啦?”

李易挺喜欢看余静琳这种霸道娇蛮的小模样的,心想跟这小丫头玩玩也行,权当回忆童年了。

当下李易和余静琳下了车,余静琳向四外一划圈,又向一棵大树一指,道:“咱们就以这个范围为准,谁也不许出这个圈子,以那棵树为老家,我找你一轮二十分钟,你找我一轮一分钟,还必须得离开老家,否则算你输。”

李易苦笑两声,道:“你划了这么小个圈儿,叫人往哪躲?规则还这么不公平,你太流氓了,玩赖。不过……,好吧,看你是个小女孩,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开始吧,谁先当鬼?”

余静琳这时却已经跑了出去,边跑边道:“当然是你先当鬼!”

李易看着余静琳娇俏的背影,一阵苦笑,当下来到“老家”,以额触树,双手护在头的两边,数了起来。

“一,二,三……”

李易一下一下的数着,等数到了十,这才回头来找。

余静琳划的圈子太小,也就三十几棵树,不过余静琳身子娇小,躲在树后不好找,李易刚才耳听得余静琳的向东北方向跑去的,当下身子轻轻一晃,已经到了东北方。

这一边有七八棵树,李易挨个树找了一遍,根本没有人,心说这小丫头倒也机灵。

就在这时,李易听到身后有动静,一听就是脚步声,知道是余静琳正在跑向“老家”,当下头也没回,脚下轻点便已经纵了过去,李易听声辨位,反手一探,已经摸到了余静琳的肩头。

哪知余静琳忽然大叫一声,道:“呀,我的脚!”

李易忙缩回手,回头去看,可是余静却像兔子似的跑了出去,连跑边叫道:“到老家!”

李易又好气又好笑,见余静琳的小手离树干只剩不到半米了,也不过去,随便挑起一小块石子,轻轻一踢,石子激射而出,正中余静琳的腿弯,扑通一声,余静琳扑倒在地上。

余静琳似乎十分痛苦,捂着腿不住的哎哟。李易慢慢走过去,笑道:“行啦。别装啦,我根本没用太大的力气,起来吧,还装?你可输了,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余静琳叫道:“不行,我赢了才算,你赢了还得来第二局。再说你还没赢呢,你还没抓着我呢。”说罢又伸手去摸树。

李易离她并不远,只轻轻一纵便到了余静琳的身后,右手轻探,啪的一声已经抓住了余静琳的背后腰带,向后一提便把余静琳生拉硬拽了回来。

余静琳的小手离树干不过只差数寸,却再也碰不到了。急的余静琳不住的挣扎,可是她哪能挣脱李易的手。

李易就像调戏小女孩一样,提着余静琳左晃一下,右甩一下,余静琳不住的惊声尖叫,反腿来踢李易。却一下也踢不着。

李易缩回手来,把余静琳拉在怀里,用力搂住她,在她脖颈上一亲,鼻中只闻到一阵清香。

李易笑道:“小丫头。输了吧?”

余静琳忽然被李易亲了一下,不由得一呆。随即加大了挣扎的力度,尖叫道:“捉流氓啊,捉流氓啊!非礼啊,快来人哪,强奸啦!”

这地方根本没人,不过余静琳这么一喊,李易还是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

李易心说这死丫头乱喊可不成,正要点了她的哑穴,忽然余静琳哭了起来,不住的道:“你放下我,你欺负我,快放下我!”

李易把余静琳向前轻轻一抛,道:“可一直是你欺负我,我哪里欺负你了?你这丫……”

哪知还没等李易说完,余静琳忽然用力向前一扑,啪的一下拍到了树干,回身又笑又跳,道:“我赢了,我到老家了!”

李易哭笑不得,道:“你玩赖,这不算,我都已经抓住你了。”

余静琳道:“什么不算!你想玩赖吗?你抓住我时说‘鬼吃人’了吗?”

李易道:“抓住就是抓住,我们小时候玩捉迷藏从来不说‘鬼吃人’。”

余静琳却十分得意,在树干上拍了两下,道:“那我不管,这是我的地盘,你到了我这,就得听我的。现在你输了,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说完更显得意,一股青春跳动的气息从余静琳的身体里发出来,李易的心居然被挑动了一下。

李易不想跟小女孩一般见识,道:“那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余静琳过来围着李易转了两圈,道:“我还没想好,不过这是你欠我的,等我想好了,我自然有办法叫你出丑。”

李易正要说话,忽然余静琳的手机响了,余静琳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来电显示,眉头便皱了起来,极不情愿的接了手机,道:“喂,干嘛?你说你们烦不烦?……,不,我就不回去。……,不用你们管,我在外面玩呢。……,一辆宝马而已,坏就坏了,我愿意!……,不管不管,我不管,我没事,我玩的高兴着呢,你们别烦我了,我不想见他,我挂了!”

说完挂了电话,看着眼前的地面,似乎有些发呆。

李易过来道:“怎么了?是你父母吧?我一听就听出来了,你不想见谁啊?你男朋友?原来还真有人要你啊,你这脾气也有人要,真是幸运。”

余静琳对着李易踢了两脚,怒道:“关你屁事!不用你……,哎哟!”

原来她踢了李易,却把自己的脚震伤了。

余静琳气的一鼓嘴,啪的一下把手机用力向地上摔去,手机虽然高级,可是跟石头撞在一起,立刻便碎成数块,零件散了一地。

余静琳脚上很疼,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易见余静琳脚踝似乎有些肿,知道刚才自己回震的力太大了,当下凑过来捧起了余静琳的脚,余静琳慌道:“你干什么?”

李易低声喝道:“别动!谁叫你踢我?你脚可能崴了,你要是乱动,骨头折了我可不管。”

余静琳便不再动,挑着眼皮看着李易。

李易轻轻把她的鞋脱下来,露出一只小巧玲珑的脚来,余静琳生于大富之家,年纪也轻,皮肤白如凝脂,一只小脚像是玉做的。十分可爱,小脚趾偶尔一动。李易的心便跟着跳一下。

据传在明清两朝,南方有人专门讲究调教女孩,这些女孩琴棋书画都会一些,平时行走坐卧,言谈举止,回眸低首等等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抓住男人的心,甚至下台阶时。三寸金莲的一摆一收,都极有讲究,会叫男人见而生欲,望而生情。

这时李易也真正的感受到了这一点,余静琳的小脚就像是一件艺术品,李易轻轻的握在手里,恨不能一口把她的小脚咬下一口来。

余静琳心里产生了一丝异样的变化。又挑眼皮看了李易一眼,居然有些害羞,轻轻向回一缩脚,但是被李易牢牢抓住了,没能收回,就此便让李易抓着。

李易见余静琳的脚踝确实肿了。轻轻一捏,余静琳不禁轻呼一声,咬着下唇,身子微颤。

李易检查了一下,道:“放心吧。骨头没事,下次记着。别乱踢人了,小心踢到铁板。”

余静琳道:“关你……,哼,我愿意踢。”

说完语调一转,似乎有些娇羞,道:“哎,我脚伤了,可怎么回去啊?”

李易横臂将余静琳抱在怀里,道:“当然是坐我的车回去了,难道我还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

余静琳幽幽的道:“你可比他有意思多了。”

李易没听清,道:“什么?你说谁?”

余静琳忽然又生出怒意,没好气的道:“你总问问问的,不嫌烦哪?我什么都没说,你快点抱我上车!”

李易在余静琳的屁股上用力一拍,道:“还敢嚣张!”

余静琳吃痛,忽然心里觉得委曲,不禁抽泣起来。

李易心里一软,道:“我又没太用力,你哭什么?”

余静琳这种性格,一但哭出来便再也止不住,立刻扑在李易怀里放声痛哭,不住的用李易的衣服擦眼泪。

李易笑道:“妹子,我这身衣服三万多块呀,全叫你弄脏了。”

余静琳哽咽道:“我不管,我愿意。”又在李易胸口连捶几下,不住的哼叽。

李易抱着她上了车,见她嘴角还有血迹,正是自己用内力震伤的,心里一动,慢慢的把脸凑了过去。

余静琳轻轻的嗯了一声,向后微微一躲,可是车里没有空间,再向后就没的躲了,最终李易还是亲到了余静琳的唇边。

李易只觉余静琳的嘴唇像是极有弹性的布丁,有一种想咬下来的欲望。

李易身边美女如云,风姿各不相同,这些女人跟李易在**时也是各有特色,不过从来没有人想让李易产生这样的欲望。

李易内力深厚,情欲一但被激惹出来,便再也难以收拾,更何况余静琳吐气如兰,半推半就,身上似乎没有了骨头,尤其李易不经意间碰到她脚上的伤处时,余静琳发出的痛呼之声,更加激发了李易的欲望。

余静琳似乎对李易并不排斥,随着李易的主动进攻,余静琳不再向后躲闪,渐渐的开始迎合李易,闭上双眼,发出嗯啊的呻吟声。

李易放倒了坐椅,两排坐椅并在一起向后倒去,就像是床一样,李易把余静琳压在身下,不住的亲她的嘴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女人的嘴唇能如此的吸引李易的欲望。

李易在余静琳的嘴唇上不住的开发,舌头也伸到了她的嘴里,两人的舌头绞在一起,唾液混合一处,李易的舌尖尝到了余静琳唾液的香甜,也不知是不是幻觉。

李易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咬着,咬的余静琳微微疼痛,却又充满了快感。

李易的动作越来越快,忽然一股欲火像是暴风雨一样冲上了李易的头脑,李易坐起来,粗暴的撕碎了余静琳的衣服。

余静琳轻呼一声,本能的想起身躲开,却被李易用力的按在身下,压着她的双手不准她动。

余静琳虽然平时嚣张,这时却有些惊慌,失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李易双眼如赤,只知道呼呼喘气,一个字都不说,忽然一把将余静琳的胸罩扯了下来,放在鼻端一闻,又随手扯成两半,顺着车窗扔了出去。

余静琳有些害怕,可是内心深处又有些盼望,忽然低头一看,只见李易的分身已经傲然挺立了起来。

李易这时头脑中一片空白,又把余静琳的裤子扯开,撕成几片扔了出去。

现在余静琳全身赤祼,本能的一手护胸,挡住娇嫩的**,另一只手则挡在神秘的三角地带,全身微抖,看着李易一件一件的脱掉了衣服,最后也全身脱光,下面的分身昂然挺立,对着自己的股间。

余静琳道:“你别,我,我还是……”

李易根本没听懂余静琳在说什么,抓住余静琳的两条**向旁一分,余静琳惊呼一声,羞的闭上了双眼。

余静琳的下体十分稚嫩,粉粉的,毛发只有稀疏的一小片,无力的守卫着少女的最后一道防线。

李易又把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于是这一条神秘的空间便完全呈现在了李易的眼前。

李易俯身下去,像野兽一样的叫着,一口咬住了余静琳的小豆豆。

余静琳只觉似乎有一股巨大的飓风从下体冲了上来,在胸口和头脑中盘旋,双耳嗡嗡作响,一时间像是飞上了天空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有风声在响。

余静琳完全进入了状态,下身不住的向上挺,去迎合李易的攻击。

李易对女人从来没这么粗暴过,这一次却连撕带咬,把余静琳的下体咬的一片红肿。

余静琳又是害怕,又是盼望,又是疼痛,却又充满了无法言说的快感。

忽然余静琳只觉下体像是插进了一根铁棍,不禁尖叫一声,睁眼一看,原来李易已经攻城成功,分身完全进入了余静琳的内部,两个人以最亲密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了。

后面的情节两人谁都不记得了,余静琳只知道放声大叫,李易每冲击一次,都像是要把自己洞穿一样,每冲击一次,余静琳都像是被李易顶上了半天空,身子软软的,无处借力,似乎随时都能跌下来,又似乎会一直在半天空飘着。

而每当李易抽出去之时,余静琳却又感到无尽的空虚,于是她不住的向上挺身去迎合,同时双手紧紧扣住李易的屁股,用力的向里拉,好让李易能够更加深入。

李易从一开始进入之时就感受到了,余静琳居然还是处女,李易原以为像她这样的女孩肯定已经跟男人上过床了,可是自己第一次的进入,却明显感到了那层薄弱防线被自己无情的破坏了。

李易十分激动,动作越来越快,这辆保时捷的减震性能虽好,却仍然被李易强劲的动作带动的不住震动。

余静琳的神志已经有些混乱,声音忽高忽低,两只小手在李易的身上**,似乎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发泄自己的欲望。

外面已经黑了,李易做了一个多小时,仍然没有要发射的感觉,可是余静琳却已经香汗淋漓,全身湿成了一大片。

李易推开车门,下体没有跟余静琳分离,抱着余静琳到了车外,把余静琳放到了车上。

余静琳反身向着挡风玻璃,跪在车盖上,臀部高高的翘起来,回头向李易道:“哥哥,快进来,我受不了了。”

李易站在车下,扳住余静琳雪白的臀部,再一次**,这一下直通到最深处,两人都仰头长呼一声,爽到了极点。

四周一片黑暗,两人的身体在这片黑暗中也化做了剪影,机械的动作却赋予了这片树林无限的生机,似乎每一根树枝的摆动都是受到了两人动作的影响。

又过了一个小时,余静琳已经来了四次**,她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早已软软的趴在了车前盖上,表情迷离,喃喃的道:“我,我没力气了,你,你随便吧,我全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