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9 要出大事了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849要出大事了

这时李易摸着钱包跟大家聊天,一开始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摸的是什么,后来才想起来,原来是那个钱包。

李易猛的想起先前在机场,黑风弄断了机场的线路,在一片黑暗之中偷袭自己,后来这小子机灵,抓了个小女孩扔过来,于是趁机跑了。

当时那个小女孩就提醒李易,有东西掉在地上了,李易当时并没有太在意,随手捡起来就放进了兜里,现在想想,当时掉的可能就是这个钱包。

李易现在功力日进,手上的触觉也极为敏感,这时反复摸着钱包的外皮,就感觉似乎有些不大对头,好像钱包里有纸一样的东西。

李易也没多想,估计可能是里面的钱吧,可是忽然发觉这东西不是钱,因为尺寸不对。

李易下意识的正要拿出来仔细看看,忽然有人给李易打电话,李易一看来显,知道是三合会中的一个堂主,这个堂口设在澳市,李易只跟这堂主联系过一次,这人叫风良,不知他为什么会突然打电话过来。

接通电话之后,风良先是跟李易客气了几句,随后道:“二当家的,出事了。”

李易还以为是唐龙出事了,忙道:“大当家的怎么了?”

风良一愣,道:“大当家的?他没事啊。我是说你出事了。”

李易笑道:“哦?我出什么事了?”

风良道:“二当家的,你还不知道吗?现在港台大小帮派对你下了追杀令。连澳市都在传这件事。”

李易哑然失笑,道:“阿良。这可不是新闻了,我已经知道了。不就是竹联帮嘛。”

风良道:“不只是竹联帮,台岛洪门和青帮,还有川省的哥老会,三家联起手来,都对你下了追杀令。

现在以洪门的大山主屠百川为首,负责主持追杀令,我的手下人打听到。追杀令里说如果二当家的你到了港澳台三地,本地帮会可以先斩后奏,格杀勿论。”

李易的眉头这才渐渐的缩在一起,道:“霍震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说动三大帮派对付我一个人?”

风良道:“我听到风声,说孙一哥跟霍震宁提出来一种说法,就要是各大帮派一起吞掉你的几百亿的财产,所以屠百川他们才弄了这么大的阵仗。”

李易沉默半晌。道:“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了阿良,你在澳市也小心些。”

风良道:“二当家的,现在屠百川在澳市设了一个赌局,几大帮派一起抽头坐庄。专门赌你的资产,谁赢了谁就占大份儿。”

李易冷笑道:“这是拿我当肥肉了。”

风良道:“二当家的,咱们三合会跟洪门有些关联,唐大当家的想去找屠百川求情,现在已经动身了。大当家的叫我告诉你,在海州呆着不要动。一切都等他的消息。”

李易惊道:“大当家的也去了?他这是何苦?”

风良叹了口气,道:“咱们大当家的重情重义,既然你是自己人,就不能坐视不管。好了二当家的,我还有事要办,你一切小心,不排除三大帮派派人潜入大陆去对付你。”

李易挂了电话,双眼看着前方,喃喃的道:“王明轩,你真是个老狐狸,嘿嘿,看来我李易还是毛嫩,这个世上真正杀人的是脑子,不是拳头。

我打伤你二儿子,你就叫我陷入这种局面,行,你有种,如果我要是有什么不好的结果,我叫你这把老骨头也没有好下场。”

李易这通电话用的是公放,众人都听到了李易的电话内容,一听三大帮派都要跟李易为敌,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焦急的神情。

没人敢上来跟安慰李易,路小花和凯迪也缩在人群后面,不敢靠近。

李易发了一会儿呆,慢慢的起身来到外面院里,这时天早已经黑了,李易看着幽暗深黑的天际,一口一口的抽着烟。

李易家里人都聚在大厅门口看着李易的背影,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李易就这么一直站了大半夜,家里人谁也没敢去睡,就这么陪着。

当东方天际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李易忽然把手里的烟掐了,啪的一声弹出老远,道:“一进港澳台就格杀勿论?哼,你们不让我去,我就偏去,难道就吓住了我?我非得来个中宫直进不可,老子活这么大还没赌过命,这回就跟你们好好玩玩!”

李易回过身来,见众人仍在,不禁笑道:“天都亮了,你们怎么不去睡啊?”

蒋锐道:“阿易,你真要去澳市?”

李易点点头,道:“不错,激流勇进,就是这个道理,这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坎儿,如果这次我退缩了,叫唐大哥替我摆平,那我以后还怎么在人前道万儿?我非去不可!”

蒋锐一看李易的表情,就知道李易已经下定决心,再劝了没有用了。

李易带着众人又回到厅里,叫大家坐下,道:“我后天就去澳市,这次去可不能冒冒失失的,我得先做好准备。对了,伍兰接回来没有?”

汪兰道:“已经接回来了,路上没出事,现在正在医院养伤,大夫说不碍事的,而且有宫兰替他疗伤,估计很快就会好起来,不过看样子指力要有一些折损。”

李易道:“好,如果这次我不死,我再回海州的时候,一定要送给伍兰一样礼物,就是黑风那王八蛋的两只手。”

李易双掌一拍,道:“反正大家都没睡,大家听我安排任务。

汪兰、池兰、黄兰、独龙、冯伦,你们五个立刻起身去平州。开着保时捷去,盯紧了王明轩。

我后天就去澳市。你们等着我的消息,如果出了危险,你们就在第一时间把王明轩和他全家做了!”

众人一听,知道李易这次急了,要来个鱼死网破。

只听李易接着道:“王明轩是这次的罪魅祸首,只不过他身份特殊,我才没有动他。可是如果我死了,我哪还用理会这么多。

现在我宣布。我死之后,托克兰大教会由汪兰主持,你们自行离开海州,再回到以前的生活吧。”

汪兰他们自打跟李易之后,就没想过要离开李易,这时听李易似乎是在下遗嘱,心里都有些发酸。

李易接着道:“仇兰、石兰、段兰、宫兰、齐兰还有阿锐。跟着我去澳市。大教会里剩下的人留在海州看家,保护家里人的安全。

大飞、阿国、大同、德安利带着弟兄也跟我一起去澳市,挑那些精明强干的弟兄,先给他们的家里留一笔费用。

小川哥、荣杰、铁山,还有心雨你们几个都留在家里照顾生意,同时也保护其他人的安全。不管家里发生什么事,都尽量不要跟别人起争执,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黎心雨、文兰和许阳阳都是闲不住的人,一听李易不带她们去澳市,心里就都有点不高兴。

不过这次是大事。李易是去赌命了,可不是出去游山玩水。黎心雨三人平时调皮,这时也不敢说什么,只好点头答应。

路小花和凯迪凑了过来,凯迪年纪虽小,却十分懂事,并没说什么,路小花的嘴却早就噘起来了,哭咧咧的想说话却又不敢。

这两个小姑娘身后跟着李易的那两只黑狮,修罗跟摩西。

这两只黑狮虽然吃人不吐骨头,但是十分认主,先前是一直跟着路小花玩的。

自打凯迪来了之后,路小花便把摩西让给了凯迪,现在两只黑狮天天像保镖似的护着两个小姑娘,李易也大为放心。

李易看路小花神情沮丧,心里一软,把路小花抱在怀里,道:“怎么了,不舍得我走?”

路小花扑在李易怀里哭了出来,道:“你要是死了可怎么办?”

李易苦笑两声,心说还真是童言无忌,当下道:“放心吧,叔叔是金刚命,死不了。你跟你凯迪姐在家里好好玩,有摩西和修罗保护你们两个,叔叔很放心。”

路小花道:“谁要是敢杀你,我就叫修罗去咬他。”

回头对凯迪道:“凯迪姐,你也叫摩西去咬坏人好不好?”

凯迪按年纪来看都是高中生了,哪能像路小花这么不懂事,凯迪拉过李易的手,放在嘴边吻了吻,道:“你不会出事的。”

李易看着眼前这一大家子人,心里一阵温暖,硬把流到眼角的眼泪收了回去,起身道:“人生总有几次大难要度过,如果我这次死了,我的资产大家平均分了,现在都回去休息吧,后天就出发。”

李易没叫人陪,一个人回到房里,跟艾米莉和青田彩也分别通了电话。

澳市以赌博为主要的娱乐业,是当地经济的主要支柱,意大利黑手掌和山口组在澳市也都有留有人手。

李易跟这两个异国情人说了好一阵子情话,这两个女人一听李易有这样的危险,还没等李易提出要求,就立刻主动的提出,要带一大批人马去澳市,如果有人敢动李易一根汗毛,就要在澳闹个天翻地覆。

一切都安排妥当,李易也感到累了,把蒋锐她们叫进来,大家一起洗了个澡,自然又要风流快活一番,一番劳顿之后,李易这才拥着六美,美美的睡了一觉。

李易给大家安排了任务,李国柱、汪兰他们自然下去准备,到了第三天,一切都安排好了,CIA的专机也已经准备完毕。

这一次李易带了二百来个兄弟一起出去,CIA驻海州的负责人也吓了一跳,不知道李易要干什么,不过李易的官阶比他高,这人也没敢多问。

李易的兄弟分批先去了机场,由周飞和德安利带队,坐着飞机先行奔澳市去了。

大概上午八点多,李易带着蒋锐等人也出了门。刚一出门,便见对面开来几辆车。车子停下,姜小强笑嘻忒忒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车上的人都下来了,除了姜小强,还有那正、左眼圈子,再向后看,居然还有那个天叔。

李易忙迎上来,道:“小强,你们这是……”

姜小强笑道:“李哥。你不够意思,发生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跟哥几个说一声,嫌我们没有本事吗?”

李易道:“这……,你们……”

天叔颤悠悠的走了过来,喘了几口气才道:“阿易啊,你如果还当咱们是朋友的话,有事情就应该说一声。你去澳市,为什么不叫上我们?”

李易道:“天叔,您老这么大年纪了,这是何苦?”

天叔一摆手,道:“反正也都是要死的人了,死在哪里不一样。哪的黄土不埋人哪。你什么都不用说了,老二叫我们几个陪着你一起去澳市。

老三教邦的功力废了,阿光办事不牢,阿海家里有事,阿安咱们又信不过她。所以只好让我这个老头子跟你一起去了。

赌博这东西跟我们这一行有些相通之处,真要是到了关键时刻。我们都可以帮的上忙。”

李易握住叔的手,道:“天叔,我……,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那正从一旁笑道:“李哥,我们也趁机去澳市玩玩,长得这么大了,我就没出过广省。”

左眼圈子也道:“是啊,我易容的本事估计还能用的上,其实什么青帮洪门哥老会的,都没啥了不起的。”

李易对着大伙点点头,道:“好,那咱们就一起去,我先谢谢大伙了。”

天叔跟姜小强他们自然也客气一番,这一下队伍又大了,众人上了车,车队一路开向机场。

哪知道事情都往一块赶,刚到了机场边上,迎面一辆车子猛的冲过来,咚的一声撞到了李易的车头上。

李易车技不行,这人看起来又是故意的,这一下根本没能躲开。

撞车倒好说,主要是太晦气了,不少人都骂骂咧咧的,李易这时却发现对面撞过来那辆车居然是刘平安的。

刘平安家里当然不只一辆车,不过眼前这辆宝马是刘平安平时经常开的,李易心说刘平安这小子有病啊,没事闲的开车来撞我,这不是他平时的作风啊。

江大同跳下车来,来到刘平安的车旁,道:“喂,你故意的吧?”

刘平安推门从车里下来,摇摇晃晃的,一看就是喝酒了。

李易略感奇怪,下了车来到刘平安身边,道:“平安,你是不是喝多了?我今天有事,没功夫跟你闹,你把路让开,等我办完事回海州再说。

你现在不也跟政府租了一大块地皮吗?你要是想跟我斗斗,那就好好做个场子,咱们以后在生意场上见真章。你说你好歹也是太子,这么做有点丢人吧?”

刘平安显然喝的不少,一脸的怒意,走到李易身前,忽然一把抓住了李易的衣领。

江大同见刘平安动手,立刻就要冲过来阻拦,李易一摆手,让江大同站住,轻轻把刘平安的手扳下来,道:“平安,你有事就说事,都不是小孩子了,这样没意思。”

刘平安看着李易的眼睛,隔了半晌,道:“跟我来。”

说完走向一旁没人的地方。

李易越来越奇怪了,有心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当下跟在刘平安的后面。

两人走开几步,刘平安回过身来,一身酒气,道:“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我绝不是为了她才喝这么多酒,我其实并不喜欢她,不过这是两码事!

如果换成旁人,我可能就睁一眼闭一眼,但现在的问题是,她居然一直跟你在一起,我居然今天才知道!

李易,咱们斗了这么多年,你这次可有点过份了,你以为你现在很了不起吗?居然……”

李易向来见了刘平安没有好脸色,这回还是忍不住笑了,道:“平安,你喝多了吧?我越听越糊涂了。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谁呀?一个女的?”

刘平安怒道:“你还演戏!”

李易笑道:“我没演戏啊,我真不知道你指的是谁?”

刘平安似乎扬手要打。可是就在他手掌刚举起来的时候,李易就听一个熟悉的女孩在不远处叫道:“阿易。阿易,是我呀,我找了你半天,可算是找到你了!”

李易就发现刘平安的脸色登时变了,一片铁青色,李易立刻明白了一切。

远处那女孩欢快的跑过来,李易扭头看去,这女孩正是余静琳。

李易心里飞快的旋转着。难怪以前听到余静琳这个名字的时候,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过一直没想起来。

这时真相大白,李易把一切都串起来了,原来,余静琳以前提起过的那个未婚夫,竟然。就是刘平安。

李易一时有些好笑,一时又有些为难,一时又充满了成就感,此时此刻的心情当真是极端的复杂。

还没等李易理清思绪,余静琳已经像只欢快的小鸟一样跑了过来,她好像并没有发现刘平安也在场。毫无顾忌的扑到李易怀里,跳起来搂住了李易的脖子,脆声道:“我想死你了,我听人说你要去澳市,你是去赌钱吗?带我一起去。我也想玩玩,在家里闷死了。”

忽然余静琳发现李易表情不对。顺着李易的眼神回头看去,这才发现原来刘平安也在场。

此时刘平安脸色已经成了紫色,眼睛里像是要冒出火来,紧咬着牙关,双手握拳。

余静琳一开始似乎还想说点什么,不过小姐脾气很快就上来了,从李易身上跳下来,对着刘平安冷冷的道:“我没什么好说的,你都知道了,你想结婚就去跟我爸妈结吧,反正我是不会跟你的。”

刘平安冷笑两声,道:“你以为我想娶你吗?余静琳,你爱怎样就怎样。”

余静琳一甩头发,道:“也好,既然话都说清楚了,那你说下一步怎么办好吧?”

刘平安一指李易,道:“现在这是我跟李易之间的事了,跟你这个贱女人没有任何关系。”

余静琳怒道:“你骂谁贱?你才贱!”

刘平安不理余静琳,对李易道:“李易,从今天开始,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天高地远,咱们走着瞧。”

李易本不是那种跟人争风吃醋的人,可是面对刘平安的威胁,李易哪能服软,笑嘻嘻的道:“太子,你想怎样就做出来,光用嘴说不算本事,关于这件事我不想多说什么了,你有招想去,我等着你。”

刘平安不再说话,恨恨的咬了咬牙,转身上车走了。

李易故意一拍余静琳的屁股,道:“臭丫头,你怎么早不跟我说?”

余静琳这时就像是囚犯脱狱,欢快的扑在李易怀里,又亲又蹭,道:“我哪知道你跟刘平安之间的事啊,我还是这两天听别人说的呢,一早我不知道。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可好了,咱们能永远在一起了。你去澳市也得把我带上,我可不想留在海州听我爸妈唠叨。”

李易本不想带着这么个小女孩过去,可是形格势禁,事情赶到这了也没有办法,最后李易心道:“去他妈的吧,老子爱怎样就怎样,谁敢管我?通快一回是一回。”

当下用力搂紧了余静琳的腰,道:“好,我就带你去,不过你可不能跟我闹事,你必须得听话,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要不然我把扔在半路。”

余静琳现在心花怒放,就算李易叫她去祼奔她也愿意,当下欣然答应。

李易带着余静琳回到车里,也没给大伙介绍,只跟蒋锐使了个眼色。

蒋锐对李易在外面的风流快活向来没什么想法,不过蒋锐一看这个余静琳就知道,这丫头简单的可以,当下冲着余静琳只是一笑,没说什么。

余静琳知道李易身边女人,见蒋锐秀美脱俗,望之令人生出敬畏之心,却也没想太多,反正自己能呆在李易身边就行。

闹了这么一出,车队一路到了机场,专机已经准备好了了,李易签了字,带着众人上了飞机,飞机缓缓起飞,直奔澳市。

沿海这一带是经济十分发达的地区,各大城市彼此之间的距离都不远,中午之前。飞机便到了澳市。

从机场出来,李易跟周飞和德安利联系了。众人住进了酒店。

李易这么大阵仗的出行,当然引起了地方上帮派的注意,消息火速的传到了霍震宁那里。

结果李易众人刚住下不久,就有一伙人找上门来。

这帮人都是青帮的,他们跟李易不熟,只是听过李易的名头,像这种江湖人,对于扬名立万十分热衷。不少人都存着制服李易,扬名江湖的想法。

结果一见了面,没说上两句就吵翻了,李易也没叫旁人动手,以一对多,一个人不到一分钟就打趴下三十来人。

李易对着这些人笑笑,道:“澳市是大都市。你们也太小家子气了,一上来就动用暴力,暴力能解决所有问题吗?”

李易根本没下死手,这些人连滚带爬的起来,互相扶着回去了。

没过半个小时,洪门的人就到了。领头的是个中年人,倒还客气,不过话里带钩,非要把李易抓到帮里去,交给大山主屠百川处置。

李易也没跟这人废话。一言不和,两下里又打在一起。结果当然没有悬念,李易把这些人打的服服的,这才叫他们回去。

这一闹,整个澳市官私两面都知道了,澳警方派出人来两下里交涉,不许再发生械斗。

而洪门大山主屠百川则派手下给李易送来了请贴,邀李易晚上八点整,到澳市最大的赌场——金砖大快乐见面。

李易拿着请帖不住的冷笑,对众人道:“既然主人有请,咱们当客人的就恭敬不如从命。大家都做好准备了吗?”

众人一齐点头,李易咳嗽一声,双后背负,道:“现在休息,晚上七点半,准时出发!”

李易回到房间盘腿打坐,将一股真气在体内不停的运转,几圈下来,李易只觉每一根头发里都精力弥漫。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天色越来越黑,澳市现在全城轰动,所有人都在关注今天这件事,这些帮派聚在一起,弄不好就是一场火拼,那可有热闹瞧了。

澳市的老百姓们、来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各地的帮派成员、警方人员、各路记者、赌界精英分子,几乎便涌到了金砖大快乐这座大厦附近。

澳市警察总署的几位高管也紧张的不得了,临时下令,把在家休假的警察都调集了过来,全城戒严,出动了数倍警力,所有警察都荷枪实弹,就怕今晚出事。

到了晚上七点半,李易把最后一口真气搬回丹田,一声清啸,从**跳到了地上。

蒋锐早把相应的服装都准备好了,李易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西服,脚下一双白皮鞋,头发梳成了马尾,额上的红印十分明显。

李易把自己的双刀、手机、暗器全都准备好,看了大家一眼,微微一笑,轻松的道:“出发吧。”

不用李易吩咐,周飞和李国柱他们早就把人手都安排好了,今晚真要是打起来,一定要讲究一下人员的安排。

李易刚从酒店里出来,迎面便走来两人,李易一看脸上露出笑容,这两人居然是艾米莉和青田彩。

虽然先前说好了要借助这两个帮派的力量,可是李易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女人会亲自带人过来。

蒋锐笑道:“她俩早就到了,我说你正在打坐练功,这两人就没来打扰你,一直带着弟兄们在外面等着。”

李易迎上去,将两人抱在怀里,见二女容光依旧,恰似当时,不由得有些激动。

蒋锐在一旁做翻译,李易道:“你们怎么亲自来了?”

艾米莉再次抱住李易,道:“我这么想你,上帝都说是一种罪过,如果不能看看你,我怕是又要有一个月睡不好觉,吃不下饭。”

青田彩则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微微躬身,一句话也不说。

李易道:“今晚可能要出大事。”

艾米莉脸上显出张狂的神色,道:“难道我还怕他们了?我这次带了家族中最有能力的枪手,如果真要打起来,咱们就血洗澳金砖赌场!”

青田彩是岛国女人的风格,在众人面前并没有对李易表现出艾米莉那种露骨的亲昵,不过一涉及到这个问题。青田彩立刻向身后一挥手。

只见百十来名穿着黑色西服的山口组成员,立刻一齐躬身。向李易敬礼,每人手里都提着一柄短刀,握住刀把向外一拔,随即重重的收回,空气中发出齐唰唰的一声巨响。

虽然这些人什么都没说,但是显然表了忠心,誓死保护李易周全。

李易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好笑,暗道:“女人要是疯起来。神仙都挡不住。”

余静琳虽然出身大户之家,不过对这种阵势却从来没见过,见李易显然跟这两个异国女人也是情人关系,心里先是一阵不痛快,可是随即释然。

余静琳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跟着李易,其他什么都不管。去他妈,爱谁谁,就算李易在外面找一个连的女人,余静琳也不会往心里去。

就在这时,又有一群人马开了过来,为首的却是那个风良。风良一见到李易忙跑过来,道:“二当家的,我来晚了,刚把弟兄们调齐,所以耽误了些时间。大当家的已经带人先去金砖大快乐了。咱们一起出发吧。”

李易向风良身后一看,三合会这次来了二百来号人马。全都是二十多岁精壮的小伙子,个个穿着唐装,下摆处绣着一条龙。

这一下这酒店门口几乎都没有落脚的地方了,人头挨着人头,有些人身上的刀或者枪还不时的冒着寒光。

不远处的那些记者们不住手在拍照,这些记者心里都是又害怕又兴奋,像这种大场面,这种大新闻,十年也不一定能遇上一次。

几伙人这一见面,又耽误了十来分钟。李易看时间差不多了,当下叫齐众人,并没有开车,而是走着直奔金砖大快乐。

这些人聚在一起,人数已经超过了一千,这一千多人浩浩荡荡的往前一走,场面完全不同,吓的那些警察手心出汗,把守在街道两边,呼吸都变的粗重了。

眼见就要走到金砖大快乐了,CIA的新任最高长官达奇给李易来了电话。

坎贝斯的那件案子结束之后,CIA便由达奇主持,不过李易跟这个达奇混的并不熟。

达奇一接通电话便跟李易摆上司架子,粗声粗气的道:“李易,你太不守纪律了,怎么可以把事情搞的这么大?”

李易的手机对于外国人的电话号码,全都自动设定了电子语音翻译功能,不用临时调节,李易当下道:“头儿,我被人家催命,当然要以进为退了,难道坐在家里等死?你放心吧,这是我的个人行为,跟CIA无关,在媒体面前我也会否认一切的,反正外界也不知道我的身份。”

达奇叹道:“有些事情难道还能瞒的住吗?好了,李易,我已经跟澳市政府沟通过了,只要不发生械斗,你就可以利用CIA高级组员的身份启动外交豁免权。”

李易笑道:“如果我脾气不好,真的打起来了呢?”

达奇怒道:“你,你这个亚洲人,还有没有点正经的?”

李易嘻嘻一笑,道:“反正我就这样,你自己看着办,头儿,我祝你健康快乐,么么哒,好,我挂了。”

不等达奇说话,李易便挂了电话。

蒋锐道:“你何必惹你上司生气呢?”

李易道:“死老外,仗着官阶比我高,居然敢吼我,就挂他电话,气死他。”

随即揽入过蒋锐,在蒋锐脸上一吻,笑道:“我只跟我大老婆好。”

余静琳在一旁扑过来,道:“那我呢?”

李易呵呵一笑,道:“我当然更跟我小老婆好。”

一路说笑着,过不多时,李易一行人已经到了金砖大快乐的外面。

这大厦一看就是按风水设计的,背山面水,大门前河水形成一条金带,河里停靠着不少游艇,全都排列成船头对着大厦的格局,这是金钩玉带中的百鸟朝凤。

金砖大快乐名字起的虽俗,可是没有人不知道这座著名赌场的。

赌场的主人是赌界的传奇人物,欧阳佳度,据说个人资产七百多亿,光是这座金砖大快乐的翻修,就花二十七个亿。

这大厦共有九层,整体看来像个笼子,大厦的上面是个大屏幕,平时放些歌舞节目,有时候也放些颁奖综艺节目,比如港市一年一度的电影颁奖典礼就是通过这个大屏幕播放的。

不过这屏幕主要是用来播放赌场里超过五千万的赌局的,那些来自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各地的赌界高手的身影,时常出现在这大屏幕上。看来今天李易的这场赌,也要在这里被播放出来了。

大厦的前面是一个大的广场,广场正中间是一个真人大小的雕像,雕像的本尊就是欧阳佳度。

这雕像设计的很巧妙,一到了晚上,就会放出金黄色的光来,能把整个广场和大厦照的亮如白昼,但是这种光线虽强却并不刺眼,也不知运用了什么样的光学原理,这已经成了澳市的一大风景了。

这时广场上已经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人,李易一行人一到,这些人几乎就要沸腾了。

大厦门前站着几十人,李易一眼就看到了孙一哥和崔震宁,崔震宁的后面站着三个人,就是上次在港市见到的那三个所谓高手。

李易一撇眼的功夫,又看到了站在一角的一个黑衣人,这人正在默默的抽烟,见李易看向他,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正是那个叫黑风的。

李易点了点头,心说你小子打伤了伍兰,我也不杀你,我要是不把你的两只手折断,我就不姓李。

再向对面的人群看去,并不见龙向生、朱彪,也不见郭凯,显然新义安和竹联帮这两个帮派,已经被孙一哥和崔震宁完全控制住了。

在对面这群人的正当中,站着一个瘦子,这人穿着十分普通,要是扔在人堆里,还以为是个普通退休的老头子。

不过所有人都一下子认了出来,这人长的跟广场上的雕像一模一样,显然就是欧阳佳度了。

李易刚才没仔细看雕像,这时见到了真人,不由得打量了起来。

李易见欧阳佳度不到六十岁,精神饱满,已经有些秃顶,面相十分普通,没有什么特点,既不凶也不精。

欧阳佳度脸上始终带着微笑,好像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大爷,如果不了解他,任谁也想不到这人就是身家几百亿的赌界风云人物。

李易十分从容,带着自己的人慢慢的走了过去,来到对方众人面前,先向欧阳佳度一拱手,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欧阳先生吧?”

欧阳佳度呵呵一笑,伸出手来跟李易十分亲切的握手,道:“我在这之前,就听人说起海州出了个了不起的人物,今天一看果然没错,少年人精神百倍,勇猛精进,又是一表人才,好啊,好。”

李易也说了好些客套话,道:“今天我来的冒昧了,来之前也没有跟欧阳先生通个信,还请原谅。”

欧阳佳度一摆手,道:“这叫什么话,我打开门做生意,像一点红这样的大人物来我大快乐,这就是无形中给我做了了,我相信我的生意一定会蒸蒸日上的。

你来我是求之不得,平时请都请不到,哪能算冒昧,如果说冒昧,那得是我的大快乐没有事先准备好。

现在还没出正月十五,澳市这边跟大陆也差不多,年味儿很重,街坊们只要没出十五,就都算在年里,还在过年期间,那就应该更隆重一些,可是却未尽人意,所以说是我失礼了,失礼了。”

李易跟欧阳佳度客气了半天,欧阳佳度假装看了看时间,道:“李兄弟,已经八点多了,快里边请吧。”

等来到孙一哥这些人面前时,欧阳佳度呵呵一笑,道:“你们应该都是熟人了吧,那我就不互相介绍了,啊,哈哈,咱们一起里边请吧。”

孙一哥瞪了李易一眼,嘿了一声,转身便向里走,大摇大摆,粗俗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