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 以一点险胜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851以一点险胜

大家一起对付李易容易的很,抢了他的家产,再抢他的女人,再要他的小命,不过得先叫他丢人,哈哈哈,我喜欢!”

孙一哥不顾形象,大呼大叫,又粗俗又低劣,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

李易心里暗骂:“心说这不就是车轮战吗?想好几伙人拖垮我,而且在这种诚下,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就说要分我的财产,好像我已经输定了似的,拿我当肥肉看,谁想咬一口就咬一口,干你娘,孙一哥、崔震宁,我要是不把你俩碎尸万段,我他妈的都不姓李!”

蒋锐也怕李易动怒,中了别人的圈套,便不住的在李易手背上敲打,好让李易顺心顺气。

其实屠百川这些人确实是想赌上一把,分个高低上下,赢的那人主要负责对付李易,别的帮派也从中帮忙,但是赢的那人得的好处要最多。

屠百川这次请来的这个一点金是赌界高手,屠百川有信心能赢所有人,他也是听说李易家资巨富,起了贪心,要说为竹联帮和新义安帮忙,所谓的什么都是洪门弟兄,这纯属是借口。

不过,所有人都没想到李易居然敢来澳市,屠百川也有些佩服李易的胆识,这时见李易跟山口组和意大利黑手党也有着十分亲近的关系,对李易就更是另眼相看。

不过屠百川的江湖辈分太高,话已经说出去了,事情也办了一半了,追杀令也下了。这时再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呢。

所以屠百川此时已经下定了决心。非要把李易致于死地不可,主要是把李易的家产都赢过来。

屠百川跟一点金交换了一下眼神,一点金十分有自信的微微点头,叫屠百川放心。

崔震宁提出了这个主意,不少人都觉得不错,反正打架火拼大家一起上,又都有赢钱的机会,还不用得罪别的帮派。这个主意至少从技术角度来看,确实是个好主意。

于是在场所有的帮派都表示同意,大家把眼神投向李易,李易哪能服软,微微一笑,道:“好,那咱们就玩玩。我也希望大家玩的开心点。”

欧阳佳度道:“既然大家都答应了,那么咱们这边谁先出场?”

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洪门的人肯定不能提前出场,屠百川是打算压轴的,再说以一点金的身份。第一个出场实在是一种侮辱。

现场静了片刻,一个叫四海帮的帮派大哥道:“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先出场,那就我们的赌王先来!”

人们都巴不得别的帮派先出手,一听之下,都欣然同意。

四海帮的大哥姓马。欧阳佳度道:“马大哥,你的人要跟李易赌什么?”

马帮主看向请来的赌王。这赌王是个黑人,好像是美国非裔,叫李尔丁,李尔夺说汉语,当下道:“我跟他赌,赌骰子。”

何佳的血把桌子弄脏了,欧阳佳度已经叫人换过了一张新桌子,这桌子不大,正合适玩骰子。

李易在赌术中只会玩赌骰子,拍了拍蒋锐的手背,来到了桌旁重新坐下。

李尔丁三十来岁,一股子傲气,对着李易不住的冷笑,一脸的蔑视。

其他的人这时都回到了后面,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欧阳佳度叫人把大屏幕打开,屏幕上出现了李易和李尔丁那张赌桌。

与此同时,欧阳佳度又叫手下人把大厦外面的巨型屏幕也一并打开,同步播放赌局盛况。

楼里楼外的人早都等的不耐烦了,眼见着李易一伙人已经上去了,可是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大屏幕却一直没有直播平台上的情况。

以致于有不少人认为楼顶上已经打起来了,打的血流成河,压根就没赌。

警方的高官们却以为楼上正在谈判,估计打不起来,可是派上去卧底的警探却把楼顶的信号发了下来,敢情最终还是要赌。

警察们都明白,赌只是个手段,赌到了一定的程度,输家难道能甘心情愿的认赌服输?没准最后打的更激烈。

这些警察把手枪的手柄都握湿了,既怕楼上开战,似乎又盼着楼上开战。

而大厦外面围着的那些老百姓,则主要是为了看热闹,反正也不关他们的事,管你是红帮黑帮还是白帮,只要打的腿断胳膊折,脑浆子满地流,有热闹可看,那才满足。

这时都已经九点了,不少人失去了耐心,正要离开,忽然有人向天上一指,道:“快看,直播了,直播了,快看大屏幕!”

一时间成千上万的都抬头看向了大屏幕,有些人还轻呼了起来,就像是看上帝降临。

大快乐大厦的九楼露天平台上,人们分成三方,一方是屠百川等人,一方是李易的人,第三方是请来的各界名流。

这些人中有些脾气耐的住的,便坐在后面看屏幕,不过大部分都围在了赌桌的四周。

李易和李尔丁之各自在赌桌的两边坐下,一个美女荷官拿着骰盅和六粒骰子来到两人面前,轻轻把赌具放下,冲两人一笑,便退了下去。

李尔丁道:“咱们请欧阳做裁判。”

李易笑道:“好啊。”

欧阳佳度就是做这行出身的,自然十分熟悉其中的情况,欧阳佳度装模作样,还换上了荷官的衣服,往桌旁一站,笑咪咪的道:“两位贵客,按规矩,咱们先验骰子和骰盅。”

李尔丁把骰盅拿起来,用食指一顶,随即一旋,骰盅便倒着飞快的在李尔丁的食指尖上转了起来,看来确实是有两下子。

转了二十来圈,李尔丁把骰盅往桌上一扣。发出啪的一声,道:“没有问题。”

说着又把六粒骰子抄在手里。随手向桌上一抛,六粒骰子滴溜溜转了起来,最后几乎是一齐定住,六粒骰子全是六红朝上,是个六点的豹子,李尔丁道:“也没问题。”

李易淡淡的一笑,道:“这哥们真有一套。我也来验验。”

李易把骰盅拿起来,里里外外的看了看。又用手敲了敲,还放在鼻边闻了闻,这才道:“没问题。就是有点臭。”

人们笑了起来,李尔逗语不大行,没明白李易的意思,还问了一句,道:“为什么你要说臭?”

不少人又在一旁发笑。李尔丁这才反应过来,一拍桌子,道:“臭小子,王八蛋,你才臭。”

李尔丁说汉语语音不正,虽然是骂人。但是听起来十分可笑。

李易没理他,又把骰子拿了起来,一粒一粒的对着灯光看,又放在手上掂了掂,觉得分量没有问题。便点了点头,又把骰子放了回去。

凡是懂得赌的人一看就知道李易是外行。四海帮的那个马帮主也是常来赌的人,一见之下,不由得哈哈大笑,道:“李尔丁,我看你还是让让他吧,赢了也不光彩。”

李尔丁也觉得李易水平不行,心里更加有底,一抱肩膀,道:“我今天算是欺负人了。”

欧阳佳度的眼光却比这两人毒的多了,心道:“李易这是故意的,有好戏看了。”

当下道:“二位,咱们先赌什么?怎么算?”

李尔丁向李易一伸手,道:“你说。”

李易道:“我很随意,你们看着办吧,是一局定胜负,还是三局两胜,我听你们的。”

马帮主这时多了个心眼,心说万一李易点子正,很幸运,那就糟了,当下抢着道:“我看还是三局两胜好一些。”

欧阳佳度道:“好,那这三局都比什么?是比一样的,还是不一样的?”

李尔丁有心让众人见识一下自己的手段,当下道:“比不一样的。先比一翻两瞪眼,欧阳摇盅,我们听点数,看谁猜的接近,可小不可大。”

李易笑道:“黑哥们,一翻两瞪眼你都会说,行,就冲这个,我也不能欺负你,一切都听你的,先比完再说。”

欧阳佳度只是东主,他不参与这些帮派之间的事,他算是生意人,赚钱是第一位的,没有必要得罪任何人,当下双手一展,向众人示意赌局开始。

楼里楼外的人都不说话了,大家屏佐吸紧紧盯着屏幕。

李易表面上说说笑笑,似乎毫不在意,可是心里却认起了真,李易并不是莽夫,怎么可能轻敌?

楼顶的露天平台现在声息皆无,欧阳佳度把骰盅拿起来,骰盅在欧阳佳度的手里,就跟玩具一样,想让这些骰子变成几就变成几。

欧阳佳度心说没有必要偏向任何一方,李易虽然是以一敌多,但也是枭雄一个,如果得罪了李易,自己也未必有好果子吃,干脆两不相帮。

想到欧阳佳度把六粒骰子一个一个的放到了骰盅里,把底一扣,两手夹着骰盅摇了起来,六粒骰子哗愣愣直响,这音响效果一样通过通讯器材传了出去,外面看大屏幕的人也能听见。

李易和跟李尔丁两人不再说话,全神贯注的听着骰子发出的声音。

这六粒骰子是中等个头的骰子,声音的振动比较明显,以李易的耳功完全可以听的出来。

欧阳佳度摇了十来下,这才啪的一下把骰盅放到了赌桌的中间。

欧阳佳度双手离开骰盅,道:“两位,我颐了,下注吧。”

李尔丁看向马帮主,马帮主竖了三根手指头,李尔丁当下大声道:“三百万。”

欧阳佳度道:“抱歉,我忘了说了,我们这里是用美元做单位。”

那个马帮主脸色就是一变,原来他以为是人民币,这时不免有些后悔心疼,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当着这么多人总不能收回,只好勉强笑着点头认同。

李易道:“跟了。”

说罢回头对李国柱道:“阿国,把我在瑞士银行的兑金卡拿出来。”

李国柱把卡取出来交给李易。李易用两根手指夹着递向欧阳佳度,道:“这是我在瑞士银行的兑金卡。我想在欧阳大哥这里先换些钱备用。”

欧阳佳度立刻叫手下人过来,拿来一个刷卡器模样的机器,用李易的卡一刷,上面显示可以识别。

欧阳佳度道:“李兄弟,卡没有问题,你先取多少?”

李易道:“今天既然有这么多朋友在,我看我得豪赌一次了,我先取十亿美金。”

一句话说出来。所有人都哗的一声,不少女士都向李易投来了异样的目光,很多名模立刻向李易靠拢,离着五六米就开始对李易抛媚眼,不过李易视这些女人如粪土,就好像谁都没看见似的。

而大厦外面看热闹的那些人则更是发出了轰的一声,虽然很多人知道今晚有好戏看。可是没想到居然涉及到了这么大的数额。

欧阳佳度立刻叫手下人去拿钱,大快乐大厦的地下室里有一个金库,里面存了四十亿美金。

这些钱有一半是欧阳佳度自己的资产,另一半是从银行贷的款,还有不少富商平时存在这里的,李易这一下子就提空了四分之一。

不过李易卡上的十亿美金数额却已经划入了欧阳佳度的户头。欧阳佳度只是借路搭桥,自己分毫不损。

不少年轻酗子下去搬钱,十亿美金分批被抬了上来,堆到了李易一伙人的中间。

花花绿绿的十亿美金往地上一放,虽然没有黄金和钻石那么耀眼。可是所有人的心里都已经被闪的不行了。

盯着大屏幕的这些人什么时候见过十亿美金,一时间还以为是在做梦。

李易叫李国柱从中取出三百万美金。随手扔在桌上,道:“跟了。”

像这种大赌局,一般都用现金来赌而不用筹码,主要是为了增加刺激性。

欧阳佳度看向马帮主,马帮主虽然心疼,却也只好叫手下弟兄拿了三百万美金出来。

欧阳佳度一笑,道:“看来钱是个好东西,两位,把各自认为的点数写下来吧。写完之后我就开盅了。”

李易看向姜小强,姜小强微微点头,意思是刚才取钱的时间里,没有人动过桌子和骰盅,里面的点数应该没变。

李易心里有了底,当下在一名荷官递过来的纸上写下了点数,把纸倒过来扣在桌上,轻轻推向前面。这时李尔丁也写完了,把纸向前面。

欧阳佳度俯身把两张纸拿起来,翻转过来,对向了众人,随后对向了镜头。

只见李易的纸上写着一二三四五六二十一点,而李尔丁的纸上只写着二十点。

欧阳佳度一笑,道:“看来李兄弟听的更细腻,不过我们只看点数,如果点数错了,我只好判李尔丁赢了。好,我现在开盅。”

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到了骰盅上,欧阳佳度抓住盅纽,慢慢的把外面的套层提了起来。

里面是一个小一些的透明的盅,外层套子一提起来,人们立刻发出一声惊呼,原来里面确实是一二三四五六二十一点!

人群登时发出一声轰叫。

李易轻轻掸了掸衣角,十分潇洒的向众人一抱拳,接过蒋锐递过来的香槟,小小的喝了一口。

李尔丁脸色登时变了,他看向马帮主,马帮主这时主要是心疼钱,根本没有留意李尔丁。

欧阳佳度大声道:“这一局李易胜。”

李易向李国柱一使眼色,李国柱过去把钱捧了起来,扔回了自己一方的钱堆里。

李易道:“李尔丁,第二局比什么?”

李尔丁手心出汗,道:“比……,我们比点数。”

李易道:“比大比小?”

李尔饿然想到自己的成名绝技,当下道:“比小!”

李易道:“好,你先来。”

李尔丁输了一次,这次不能再让着李易了,一把将骰盅抢了过来。

欧阳佳度看向马帮主,道:“这一局比多少?”

马帮主忙道:“五……,五十万美元。”

人群中不禁发出一阵哄笑,看来马帮主有点输不起了。

李尔丁也觉脸上无光。可是自己明明输给了李易,也难怪马帮主这么做。

双方又把钱放到了桌上。李尔丁拿起骰子放在骰盅里,先静了静心,随后忽快忽慢的摇了起来。

李易竖起耳朵听着,只听声音越来越凝聚,心里一动,知道这黑小子想把骰子竖成一排,而且最上面一个是一点,心说这李尔豆是有一套的。

李易自问自己没有本事也做到这一点。如果直接用手抛散骰子,那么用暗器手法还能做到一些有难度的设计,可是隔着一个骰盅就不成了。

想到这,李易便向身旁的段兰使了个眼色。

段兰会意,身子向前微微一靠,右手轻轻搭在了桌子的边缘。

李尔丁又摇了一会儿,声音越来越小。他的动作也变成了横着晃圈,最后李尔丁轻喝一声,把骰盅往桌上一顿,顿的时候还用了一胸劲,以卸掉骰子的反弹力。

人群又静了下来,李尔丁慢慢的把骰盅外层套子提了起来。人们立刻看到骰子叠在了一起,很多人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心说李尔丁这次赢定了。

套子慢慢的提起,李尔丁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哪知就在套子快要被完全提起来的时候。忽然不知为什么,竖成一根柱子的骰子竟然倒了。哗愣愣四下散开。

李尔丁这下傻了眼,明明桌子没有动弹,里层套子又能隔风,为什么骰子会倒?

骰子在骰盅里咕噜噜滚了几下,互相碰撞着,最终停了下来,却是一一三五五六二十一点。

欧阳佳度也觉得奇怪,不过只是心里奇怪,却没有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只好叹了口气,道:“真是可惜了。现在轮到李兄弟了。”

李易接过骰盅,放在手里掂了掂,笑道:“实话实说,我还真没有这个本事,不过,我也只能献丑了。”

李易把骰子放进去,胡乱的摇了起来,中途咳嗽了一声,提醒段兰再次做好准备。

摇了一会儿,李易把骰盅放到桌面上,李尔丁一直在听着,这时立刻道:“哈,应该是二十五点以上。”

李易把外层套子提起来,众人一看,竟然是四四四五五六二十八点。

马帮主这个后悔就别提了,早知道是这样,这一注就下的大一些好了。

哪知就在这时,忽然骰盅里传来轻微的噼啪声,随后这声音不断的增大,有人眼尖,道:“骰子碎了!”

人们仔细一看,果然,每一粒骰子都裂了纹,最后六粒骰子碎成了一堆粉末。

这些当然全是段兰做的,李易虽然也能隔着桌子对骰盅里的骰子做些手脚,但这方面他可不如段兰,而且只能做些弹打震动的事,震碎骰子这种手法,还得说段兰最专业。

李易哈哈大笑,道:“欧阳大哥,你家的骰子不结实啊,我刚才用的力气大了一些,所以骰子碎了,抱歉,抱歉,这骰子一碎,就是没有点,没有点,就是我最小。不过呢,这把不算,我就当是李尔丁赢了吧。”

说着把输掉的钱一一拿起来,扔到了马帮主的脚下。

马帮主又羞又气,不过总算是回了一点本儿,又扳平了一局,这时候也只能不要脸了。

欧阳佳度笑道:“李兄弟果然大气,好,现在一比一平局,两位,第三局比什么?”

李尔丁抢着道:“同室操戈。”

李易道:“这我就不懂了,什么叫同室操戈?”

欧阳佳度道:“这是一种新玩法,两个人一粒一粒的往骰盆里扔骰子,每人三粒,一人是黑色三粒,另一人是白色三粒。

骰子在骰盆里互相撞击,最后看骰盆里双方骰子的点数,谁的点数大,谁就赢,不过如果弹出了盆就不算。”

李易心说这种玩法是用手法,我最擅长,可惜花兰早就死了,否则让她来替我玩就更有把握,当下欣然同意。

欧阳佳度叫手下人拿来三粒黑色骰子,交到李易手里,李易掂了掂,不见有什么异样。

这时赌桌上已经换了一个骰盆,所谓骰盆就是比骰盅大一些,能有四个手掌拼起来那么大。高下和普通的碗差不多。

欧阳佳度道:“这次的赌注是多少?”

李尔丁有些急,也不向马帮主请示。脱口而出道:“一百万!”

马帮主在一旁气的心里直骂娘,心说去你妈的吧,老子的钱都叫你这黑鬼给弄没了!

双方又各拿了一百万美金放好,李尔丁道:“李易,咱们两个谁先投?”

李易道:“我让着你,我先投。”

说着把一粒骰子在手指间捻了捻,轻巧巧的送入了骰盆。

骰盆四周是弧形,骰子投进去。先发出清脆的一声轻响,随后沿着盆边甩了上去,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曲线,最后重又跌回盆里,在盆子的中心迅速的旋转起来。

李尔丁的眼睛也随着这骰子转,稍微等了一会儿,李易的骰子转速减慢。最后定在盆底,是个满堂红的六点朝上。

李尔丁看准时机,直到这时才投入第一粒骰子,这骰子故意朝李易的骰子撞去。

两粒骰子撞在一起,啪的一下,李易的骰子被撞的弹了起来。在半空中一翻,变成一点朝上,跌在了盆底。而李尔丁的骰子则啪的一下五点朝上。

李易冷冷一笑,把第二粒骰子也扔了出去,这一颗用劲极为巧妙。先把李尔丁的骰子撞的飞出了骰盆,随后滚回来一撞。把李易的第一颗骰子又撞的翻了身,变成了六点。

李易的第二颗骰子迅速的旋转,李尔丁一看,心里急了,也把第二颗骰子掷了出去,哪知不等这粒骰子入盆,李易已经看准了时机,掷出了第三颗骰子。

李易的第三颗骰子在半空中跟李尔丁的骰子撞在一处,啪的一下竟然把李尔丁的骰子撞成碎片,自身却没有损伤,在半空中一顿,便跌向盆里。

现在李易三颗骰子入盆,而李尔丁则只剩一颗骰子,这一下赢面大减,人们不禁一阵轻呼。

李尔丁心里一慌,手有孝颤,没沉住气便急着把最后一粒骰子也掷了出去。

看他这意思是想用唯一的一颗骰子把李易的三颗骰子全都撞翻,撞成小的点数。

可是李易的二、三两粒骰子此时都在绕着盆边飞速的旋转,而且还是一个顺时针,一个逆时针,李尔丁的骰子只碰到了第一、二两颗。

啪的一下,李易的第一颗骰子被撞翻成了一点,第二粒骰子最后定成了三点,而李尔丁唯一的一颗骰子最后定在了六点。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李易的这第三颗骰子了,如果是三点或三点以上,就是李易赢,否则就是李易输。

可是李易的第三颗骰子还在逆时针转着,人们不禁紧张起来,不少人都在咽着吐沫。

终于,这粒骰子的转速越来越慢,位置也越来越低,最后啪嗒一声定在盆底,不多不少正是三点!

这一切都太戏剧化了,李易以一点险胜!

李尔丁登时傻了眼,刚才这最后一掷,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功力,几乎是他赌术技能的巅峰状态,可是却仍然棋输一着。

李易心里其实也捏着一把汗,因为李易没想到李尔丁最后一掷,居然能以一撞二,自己还变成个大点数,这时一看才放了心。

李易见李尔丁傻愣愣的看着赌桌,心说幸好这哥们是黑人,否则脸色一定是铁青的。

李易不想跟四海帮这种小帮派的人一般见识,当下将钱拿起来,又掷还给了马帮主,道:“马大哥,交个朋友,钱财是身外物,您一路走好,我不送了。”

本来大家事先也没说好输了的人要走,可是马帮主这时候也没有脸再留下来了,向李易点头致谢,带着自己的小弟们,拿好钱灰溜溜的离开了露天平台。

李易一战得胜,将气氛推向了一个小**,许多人看向李易的眼光都变了。

屠百川问身旁的一点金,道:“想不到李易这小子的赌术也不赖。”

不料一点金却微微摇头,道:“东家,李易不会赌,看他的手法就能看的出来,这里……,好像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我一时看不出来。”

四海帮输了,很多还想上来占些便宜的小帮派就不敢再上来了。场面冷了几分钟,东南亚一个叫兄弟会的小帮派站了出来。

兄弟会的会长是个英裔马来西亚人。叫什么潘多多,是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潘多多本人就会赌,呼哧呼哧的走过来,坐到李易面前,道:“我跟你打麻将。”

人们不禁失声发笑,欧阳佳度道:“多多,咱们今天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打麻将。你还是换一种方式吧。”

潘多多道:“当然不是普通的方式。我跟李易面前放所有的万字,我们一起抢,看谁抢的万字数字加在一起最多。”

欧阳佳度道:“好,就是这种玩法,你们下多大的注。”

潘多多大声道:“我下一千万!”

人们听后都嚯了一声。

欧阳佳度小声道:“多多,你有一千万美金吗?”

潘多多却粗声粗气的道:“我没有,欧阳你先借给我!”

这一下把所有人都逗乐了。

欧阳佳度哭笑不得。道:“你这不是明抢吗?你要是输了呢?我这里可不是慈善机构。”

李易笑道:“好了好了,我看我替潘多多大哥拿这一千万。”

李易回头对李国柱道:“阿国,拿两千万美金来。”

李国柱带着几名兄弟拿了两千万美金,桌子上放不下,就只能放在地上了。

这时麻将牌拿了过来,全是万字。从一万到九万,一样四张,一共是三十六张,字面朝上堆在了两人中间,同时又给两人各发了一根尺子。用来拔牌。

潘多多道:“李易,叫欧阳先把牌洗乱。咱们在洗的过程中记住牌的位置,然后把牌立刻全翻过来再洗。

等洗好以后咱们就开始抢牌,各抢九张结束,不许打对方的身体,不许用手摸牌,最后看谁的牌大。”

李易道:“好,我听你的,开始吧。”

欧阳佳度开始洗牌,李易和潘多多用心的记牌,只不过三十六张牌太多,李易只记住了四张九万的位置和四张八万的大概位置,也不知这个潘多多能记住多少。

洗了一阵,欧阳佳度双手一阵搓抹,十分利索的把三十六张牌都翻了过来。

李易暗挑大指,心说欧阳佳度的赌术果然不错。

欧阳佳度又洗了一阵,忽然松手后退,道:“开始!”

潘多多别看五大三粗的,动作可不慢,而且记性也好,尺子一横,径直奔向九万。

李易却后发先至,右手尺子伸出,似慢实快,竟比潘多多还抢先一步,把这张九万拨到了自己身前。

潘多多显然平时经常玩这个,见一个九万被抢走了,却并不惊慌,尺子一收,顺势把另一张九万拨向了怀里。

李易心说这死胖子看起来是个粗人,其实也不笨,我可得小心着了,当下去拨第三张九万。

哪知潘多多忽的伸出尺子,径直敲向李易的尺子,这一下用力不小,李易没加防备,手里的尺子被他敲的偏向一旁。潘多多便迅速的去拨这张九万。

李易又好气又好笑,心说这人真有意思,居然动手,那我就陪你玩玩。

想到这李易手腕一翻,正挑在潘多多的尺子下面,啪的一下把潘多多的尺子挑起来两尺多高,这张九万也被李易抢到手了。

李易伸尺去拨第四张九万,哪知潘多多却迅速的用大胖手在麻将牌上胡乱的一抹,搅乱了牌局,这才扬手接住尺子,伸向右面。

人们看潘多多长的粗憨,说话办事又蠢,却时不时的耍些小无赖,不禁都感到好笑。

这一下李易也不记得最后一张九万在哪里了,见潘多多的尺子伸向右面的一张牌,心说这死家伙可能记的住,我不如跟着他,他够哪张我就够哪张,而且速度比他快,看他怎么办。

想到这李易右手尺子斗的伸出,其快如电,又是后发先至,抢到了潘多多的前头,把这张牌抢了过来。

潘多多只好转向,将另一张牌拨到了怀里。

如此这般,李易便总是跟着潘多多去抢牌,次次抢在前头,连续抢了三次,蒋锐忽道:“逆风。扯袍干下。”

李易心里一惊,知道蒋锐说的是黑话。意思是情况不对,别跟潘多多抢。

李易偷眼向潘多多一看,见潘多多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显得十分得意,李易一下子明白了,显然这小子记心甚好,能记住三十六张牌的位置。

不用问,潘多多出手去抢的牌。其实都是小牌,目的就是引李易也去抢,结果李易抢到的自然小,可是潘多多乘隙转向去拨的肯定是大牌。

李易心说这个王八犊子,居然阴我,这人长的憨憨厚厚的,像个粗人。没想到这么有心机。

想到这,李易左手在桌边一拍,啪的一下,桌上的三十六张牌全都被震的翻了身,面朝上呆着了。

李易在这一瞬间看到自己身前的五张牌里,有两张九万。另三张居然是一万,而潘多多的四张牌却是两张九万,两张八万。

李易气的心里骂了一句娘,这时牌面全朝上,潘多多哪还有便宜可占。李易出手如电,眨眼间便把另两张八万也拨到了近前。

潘多多发了疯似的去抢七万。可是李易却在身前的一张一万上一弹,这张一万迅速的滑过去,啪的一下撞到了那张七万让,将七万弹开。

这个时机算的极准,七万一弹开,潘多多的尺子也落了下来,他这一下用力过猛,没有收住,竟然把李易弹过来的这张一万给拨了回来。

而那张七万则在另一堆牌里一碰,反弹回了李易的面前。

潘多多哎呀一声,气的去拨第二张七万,李易却忽的伸出尺子,用尺子的前端在这张七万上一戳,啪的一下,竟然把这张七万点进了桌面,能有一半牌身陷进了桌子里。

潘多多用尺子一拨,自然没有拨动,李易的尺子伸过来,在潘多多的尺子当腰轻轻用阴劲磕了一下,随后反手一拨,把这张七万轻松的从坑里挑出来,划到了自己面前。

至此李易的九张牌已经满了,两个九两个八两个七三个一,共是五十一万,而潘多多身前只有五张牌,两个九两个八和一个一,共是三十五万。

潘多多大叫道:“我还没有拨完!”

李易笑着向剩下的牌一指,道:“你随便。”

潘多多立刻去拨剩下的那两个七万,可是尺子刚碰到第一张七万便啪的一声断了,只剩半截不到。

潘多多耍开了横,就用手里这半戴尺子去拨七万,可是李易却冷笑一声,运尺如飞,像弹钢琴一样,噼噼啪啪的在所有大牌上一戳,这些牌便要么陷进了桌面,任潘多多如何用力的去挖也挖不出来,要么直接被李易戳碎毁了。

整个桌面上,李易只留下了四个两万,李易把尺子在桌上一掷,铎的一下,尺子直接插进桌面一大半。

李易道:“我有够义气,给你留了四个两万,你要了吧,凑在一起就是四十三万。”

潘多多却仍然执着的去挖那些大牌,下面的人开始起哄,潘多多挖的满头大汗,对别人的哄声毫不理睬。

最后李易看的烦了,左手在桌边一拍,这些嵌入的大牌便像是弹豆一样从坑里跳了出来,吓了潘多多一跳。

李易出指迅速,除了那四张两万,把其余的牌全都一一弹了出去,这些麻将像是子弹一样,麻将带着呼啸的风声飞出了大厦。

大厦外面的人自然也都通过大屏幕看到了,不少人发出轰声,用手机、相机对着飞出来的麻将拍照,只可惜麻将太小,又不发光,在晚上根本拍不到。

李易弹的时候用了十成力,这些麻将全都跌进了大快乐大厦前的河里。

潘多多还不死心,盯着剩下来的四张两万,不住的喘着气,忽然大手一伸,来抢李易身前的麻将。

这一下立刻是满堂哄声,欧阳佳度也不禁皱起了眉。

李易盯着潘多多的大肥手,等他把手伸过来之后,李易这才出手,食指一挑,戳中了潘多多的肘弯,潘多多只觉手臂一麻,紧跟着上半身也不能动了,就这么撅着屁股,保持着这个难看的姿势一动也不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