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3 牌没有问题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853牌没有问题

这时,欧阳佳度看向李易,李易道:“我停牌不要,跟五千万,我再加五千万。”

欧阳佳度看向猜查,道:“猜查先生,李易先生加了五千万,你跟吗?”

猜查没有表情,忽然以手触额,挡住了大半个脸,只露出一只左眼盯着桌面上的变化,隔了两秒钟用机械的语音道:“我跟。”

这一下就是两个亿,双方将一个亿的美金堆在桌旁,不少人都站了起来,两亿美金可不是小数目,虽然赌的不是自己的钱,可是人们的呼吸再次紧张了起来。

李易心说这王八蛋搞什么名堂,心里明知道自己已经爆牌了,为什么还敢加注?难道蒋锐看错了?

李易刚想到这,宫兰的声音便道:“糟了主教,蒋姐说猜查可能有特殊的手段变牌。”

李易心里也咯噔一声,知道这次是输定了。

欧阳佳度道:“猜查先生,李易先生已经停牌不要了,你还要加牌吗?”

猜查淡淡的道:“我也停牌,他先开。”

李易微微摇头,开了底牌,牌面总共是十九点,其实已经算不小的牌了。

人们又看向猜查的牌,猜查仍旧以一手抚脸,另一只手去拿自己的底牌,随手一翻,竟然是一张方块二。猜查的牌面正好是二十一点!

人们登时议论起来,猜查在赌界确实很有名,不过已经很多年没有出来露面了,这一下一举惊人。

当然。猜查出千换牌的技术对于那些赌王来说,都只是小意思,可是两亿美金的赌注在赌场上却是等闲看不到的。

两亿美金被推到了哥老会许成的一方,许成脸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不过眼神中透着一股得意和兴奋,两个亿美金毕竟不是小数目。

李易眨了眨眼,尽量控制自己的言语表情,在这种场合下可不能丢人,当下微微一笑,道:“猜查先生好本事。”

李易把“本事”两个字咬的很重。意在说明猜查出千。

猜查却仍旧十分平静。隔着指缝看了李易一眼,道:“李先生也好本事,李先生的手下也都好本事。”

说完竟味深长的看向了后面的蒋锐和宫兰。

李易就知道这小子肯定特别细心,先前一定是留意了蒋锐和宫兰。猜出了两个人的本事。同时他自己又会出千变牌。这才有恃无恐。

这一场结束,中间稍事休息,人们在下面乱哄哄的议论着。

蒋锐慢慢走了过来。递给李易一杯红酒,对猜查笑道:“看来咱们有同样的经历。”

猜查冷冷一笑,道:“我早就开始留意你了,你在下面搞小动作,以为别人发现不了?

天底下不只是你一个人能把压力转化为技术。不过我能遇到一个跟我相类似的人,我很荣幸,但是我不会手下留情。”

李易不明所以,蒋锐带着李易来到一边,小声道:“我才看出来,这人跟我一样,童年经历过类似的事件,所以也养成了极强的心理阅读能力,和心理御能力。

他功力其实远不如我,不过他赌牌的时候,精神十分集中,我就攻不进去了,而且刚才还差点上了他的当,他所做出来的表情、语调和动作,都有可能是假的,我的读心术用不上。

不过这都不重要,因为我可以全力而为,勉强冲击他的心理防线。但问题是他会出千变牌,这种千术咱们没有办法对付,玩二十一点还能任意变底牌,我看剩下那两场……”

到了这时候,李易也看开了,在蒋锐额上轻轻一吻,道:“放心吧,我这人命硬,他们玩不垮我的。”

过了三五分钟,第二场又开始了,李易和猜查回到桌边,欧阳佳度道:“双方准备。”

说着把牌洗了几遍,放入了牌靴,发给两人各自一张暗牌,李易正要掀牌,猜查忽然把话筒按住了,探过身来对李易小声道:“王老爷子说了,你必须得死。”

这一下除了欧阳佳度,没有人听到猜查在说什么,一直盯着大屏幕的那些人一下子听不到声音,都急的不行,互相发问,想知道猜查在说什么。

李易冷笑两声,道:“看来王明轩把哥老会也收买了。”

猜查冷然一笑,道:“这叫做合作,不叫收买。赢了你,这些钱里有三分之一是我的。我这人的风格向来是赶尽杀绝,你就等死吧。”

李易眼睛看向别处,道:“我不喜欢听人啰嗦,咱们开始吧。”

猜查挑衅的对着李易咧了咧嘴,这才慢慢的松开话筒,坐回原位,又用手捂住了脸,估计是为了尽量阻碍蒋锐对他的观察。

欧阳佳度装的好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似的,道:“两位可以开始了吗?”

李易示意可以开始,同时把底牌拿了起来,拿到手里一看,却是个k,k就是10点,李易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欧阳佳度继续发牌,这一次还是猜查的明牌先过了十七点,而李易却已经爆牌了。

这时,猜查便要张嘴要注,李易心说对方稳赢不输,肯定会要个大注,不如摔牌认输,赔一千万算了。

李易拿起牌来便要认输,忽然一人道:“李老板,我能替你玩两把吗?”

本来现场很静,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一场的结果,忽然有人大声说话,人们的眼光不禁都移了过去。

李易回头一看,只见在露天平台的台阶入口处站着一个年轻人,二十来岁的样子,十分俊俏,天生一张笑脸,左眼角下面还有一颗痣,叫人看了就喜欢。

不过这小伙子穿着十分普通,一看就不是有钱人。

李易起身道:“朋友。你认识我?”

那小伙子笑道:“鼎鼎大名的海州一点红有谁不认识,我叫麻一笑,学过两手牌,我看李老板这副牌不错,明牌很小,只要底牌恰到好处,咱们就赢定了,所以一时手痒,想替李大哥赌上一把。”

李易心里当然奇怪,不只是李易奇怪。所有人都莫名其妙。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这么个帅小伙,一上来就要替李易玩牌。

上一局的赌注可是两个亿美金,不少人的心都提起来了,这小伙子有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思。可是显然也有着少年人的冒失。

李易把这小伙子拉过来。笑道:“哥们。咱们俩差不多一边大,你叫麻一笑?”

那小伙子点头称是,小声道:“李大哥。这一局叫我来吧,你赢不了他的。而且……,我过后再跟您细说。

你信我一次,我帮你赢他,另外我跟他还有些私人恩怨要解决。我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总算是找到他了。”

李易不由得看向蒋锐,蒋锐自打麻一笑进来就一直在观察他,这时又迅速的重新评估了一下,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便对李易微微点头,意思是可以信任这年轻人。

李易是做大事的人,向来行事果决,反正自己也赢不了,便立刻打定了主意,道:“好,那就由你来玩玩吧。”

麻一笑一点也不拘束,大大方方的来到李易的位置上坐下,随便把李易面前的牌整理了一下,也不看底牌是什么。

猜查显然不认识麻一笑,不过他能看出来麻一笑跟自己非常有关,当下道:“小孩,你也想玩?”

麻一笑本来是一张笑脸,可是这时的表情却像是要吃人,一张脸冷冰冰的,阴沉的可怕。

麻一笑沉声道:“我从来不跟某些人多说,咱们接着玩吧。”

猜查看向李易,李易道:“就让这小伙子替我玩,赢了算他的,输了算我的。”

猜查点点头,道:“好,来吧。”

说完又用手把脸捂住,只用一只左眼盯着麻一笑看,哪知道麻一笑也用同样的手势把脸挡住,只露一只左眼。

人们都觉得有意思,兴味大增。

这时,欧阳佳度道:“好吧,咱们继续玩下去,现在猜查的明牌先过了十七点,可以要注了。”

猜查立刻道:“两亿美金。”

这是开赌之后最大的首次赌注了,惊呼声四起。

不料麻一笑却平淡的道:“跟了,我再大你十亿美金。”

人们又开始更大声的惊呼尖叫,这一晚上这些看客们都不知道尖叫了多少次了,居然有人用十亿美金来赌!

许成心说这小子是什么路道,难道是李易设计好的,故意来捣局的?

李易这边的人除了李易本人和蒋锐,所有人也都紧张起来,心说这小子是不是神经病,居然张嘴就敢下这么大的注。

猜查也有些意外,不过却看不清楚麻一笑的心理状态。不免多多少少有些慌张。

许成哪里有这么多钱,可是当着这么多人总不能直接承认自己没钱吧。

麻一笑这时道:“欧阳先生,如果对方没有钱跟,就得按认输赔一半处理吧?”

欧阳佳度暗道:“这小子吃上哥老会的人了。”当下道:“按规矩是这样。”

麻一笑道:“好,我先跟,然后加注,对方就不能主动认输赔一千万了事,得按我现在的赌注赔一半,那就是……”

猜查阴冷冷的道:“小子,你玩什么名堂?”

麻一笑笑道:“玩二十一点哪,难道你都不知道你在玩什么牌吗?”

猜查道:“如果我跟呢?”

麻一笑道:“你的东家没有这么多钱,你拿什么跟?”

猜查道:“我拿我的右手跟。”

麻一笑的声音忽然放缓,道:“你再说一遍?”

猜查道:“我拿我的右手跟。”

麻一笑向后一仰,靠在椅子上,干脆的道:“好,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我就当你这只右手值六亿美金,开牌!”

猜查把手放在底牌上。又是随意的一掀一摔,哪知却是一张k,而且李易看的清楚,这张k就是自己原来的那张底牌!

这一下猜查总点数是二十八点,爆牌了!

猜查傻了,他心里本来有底,刚才这一翻牌的功夫,猜查已经把牌换过了,本打算凑成正好二十一点,哪知道竟然是张k!

麻一笑站起身来。冷笑两声。随手一翻,底牌只是一张a,总点数才十六点,但是没有爆牌。这一场是麻一笑赢了。

惊呼声此起彼伏。不少的绅士富翁美女名流。都不再顾忌自己的形象,做出各种惊讶的表情来。

不少外国人都失声叫道:“噢我的上帝!”

李易这边的人这才放心,李易暗自点头。心说这小子有来历。

麻一笑把捂在脸上的手放了下来,道:“猜查,你自称是黄金右手,这只最善出千的右手,叫多少人没了命?今天你没想到吧?”

猜查缓缓起身,右手微微发抖,一时间没了主意。

麻一笑一把抓过猜查的头发,两人的脸凑的很近,麻一笑道:“我说个名字,不知道你能不能想的起来,麻,生。”

猜查脸色一变,道:“你是……”

麻一笑没有回答,把猜查的身子向前一推,道:“欧阳先生,按赌场的规矩,这怎么算?”

欧阳佳度看向许成,许成脸色十分难看,不过像他这种帮派大哥当然不会把请来的人手当成自己人看。

许成带着几个小弟走过来,叫手下人随手从钱堆里捧出一大堆钞票,扔到猜查脚下,道:“猜查,我雇你来给我帮忙,你出力我出钱,公平交易。

现在我付你的工钱,这些钱能有几千万,全是你的了,不过赌场的规矩不能坏,你自己下的注,你自己担着,这几千万够你花一辈子的了。”

猜查忽的大叫一声,推开许成,向外便跑。

李易哪能叫他跑了,随手挑起一捆钱来一掷,正中猜查的背心至阳穴,猜查当即定住。

麻一笑手里拿着扑克牌走过来,道:“猜查,你这只右手我今天要定了。不过这场赌赛你只赌了两局,一胜一负,你虽然输了一只右手,但是李大哥还不算是赢了许帮主。

那好,咱们就把剩下的一场也赌完。许帮主,这一场咱们赌什么?”

许成脸色一点,道:“你什么意思?”

麻一笑道:“没什么意思,我看不如这样,总是赌钱不好玩,咱们就赌这个吧,如果我赢了,猜查交给我处置,同时哥老会不得再跟李大哥为难。”

许成一抿嘴,知道在财力上跟李易没法比,这也不失为一个全身而退的好台阶,当下道:“好,我这人向来认赌服输,这个赌注我认了。”

麻一笑爽朗的一笑,回身面对猜查,脸色却阴沉了下来,道:“猜查,你不是最擅长‘女鬼过江’吗?你不是最擅长‘踏雪吐梅’吗?你不是最擅长‘古桥看水’吗?

你身为千门八将的正将,却自甘堕落,不守门规,一年前有门外人跟你要‘巧打双灯’练法,你不会,于是就去逼我父亲说出来。

我父亲不肯,你就怀恨在心,居然跟那人合谋暗中下手把我父亲害死了。这事你全忘了吧?”

猜查几次用力,却半点也动弹不了,听麻一笑说起这些,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想要辩解几句,却苦于无法说话。

麻一笑把赌桌拉过来,把手里这副牌往桌上一放,顺手抹开,却是牌面朝上。

麻一笑随手拿出两张k放到猜查的位置上,又挑了一张黑桃a扣过来放到k上,接着又拿了三条q放到了自己面前,扣过了其中的一张,这时才道:“猜查,我不欺负你,我给你一副满牌二十一点,我这边三十点,我现在跟你赌左手。”

说着随手把自己扣下去的那张q翻了过来,结果竟然是那张黑桃a!

麻一笑冷笑两声,取过一把尺子,轻轻一挑猜查那边扣过去的底牌,那张黑桃a自然不见了,已经变成了那张q。

欧阳佳度是行家,这时一看。不由得暗自点头。

猜查看的头上冷汗直流,麻一笑冷冷的道:“这一招就是你一直想学却学不会的‘巧打双灯’。怎么?想不明白?

那好,我告诉你,这一招练的其实是无名指,根本不是小指。用的是慢手,根本不是闪手。开牌的时候用提法,根本不用摔法。

你所学的东西,实在是太落后了,就算我让你先亮牌,在你摔牌的一瞬间。我也能把黑桃a变到我这里。”

李易这时又掷过一捆钱来。撞开了猜查的哑穴,猜查喊道:“麻一笑,你想怎么样?”

麻一笑道:“不怎么样,现在你的两只手都是我的了。”

说罢转身走向李易。道:“李大哥。借你的刀用一用。”

李易轻轻一甩。把两把冥蝶甩了出来,递到麻一笑的手中,却低声道:“老弟。得饶人处且饶人。”

麻一笑双手微颤,一咬牙转身来到猜查的身前,人们只见寒光一闪,猜查啊的一声惨叫,两只手的小手指都被麻一笑削断了。

麻一笑听了李易的话,手下留了情,否则真的要斩断猜查的两只手。

猜查身上一痛,穴道自然解了,咬着牙忍着痛看了看自己的两只手,知道自己多年练就的千术,这一下是全没了。

麻一笑回身把冥蝶还给李易,李易道:“老弟,你到底是谁呀?”

麻一笑在李易耳边小声道:“李大哥,你还记得点子口吗?”

李易一愣,随即想了起来,当初万蜂要将八部会重新,想由他出任总舵主,后来被李易给挑了。

当时八部会当中,就有一个帮会叫点子口的,好像帮主叫什么麻生来着,不过这个帮会势力不大,所以李易对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印象。

后来事情闹大了,万蜂从青马大厦上跳楼摔死了,点子口麻生这些人自然也就回归原位了。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也姓麻,难道……

李易心里想着,脸上就已经露出来了,麻一笑道:“看来还是李大哥记性好,你一定是想起来了,麻生是我父亲。”

李易万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麻一笑居然是点子口里的人,而且还是麻生的儿子。

说实话,李易对于麻生的模样早就模糊了,而且当初也没跟麻生打过交道,几乎都要把这个人给忘了。

麻一笑道:“我一直在找猜查,可是却没有找他,不过今天总算是有机会报仇了。”

忽然蒋锐道:“小心!”

只听风声响动,原来猜查举着一张赌桌从后面冲了过来,看来要砸向麻一笑头顶。

李易哪能叫猜查得逞,李易自己都懒的动手,向段兰一使眼色,段兰闪步上前,在麻一笑的头顶轻轻一按,笑道:“小子,别使劲啊,就当自己不存在。”

这时,猜查已经举着桌子砸中了麻一笑的头顶,不过中间隔着段兰的手掌。

猜查这时又痛又羞又怒,“武功全废”,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这才举着桌子冲过来拼命。

可是这张赌桌刚一砸到段兰的手上,猜查便觉得手臂一下子没了力气,就像大股的力气都打进了水里一样,这张桌子自然而然的便滑到了地上,摔在一边。

很快的,猜查便感觉两臂一酸,紧跟着一阵剧痛传了上来,从肩到肘再到腕再到指,猜查两条胳膊里的骨头整个的碎掉了。

猜查的两条胳膊就像是变成了橡胶做的,软软的垂下来,又红又肿,就是不出血,那股剧痛无法形容。

猜查一声闷哼,发狂一样的向一旁跑去,人们见他跑过来,都尖叫着闪到一边,猜查速度不减,一下子绊到了平台的边上,身子直冲出去,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最后扑通一声,掉进了大厦前面的河里。

先前已经伤了不少人了,这时又硬生生摔死了一个,哪能不乱,下面的警察连忙处理事故现场。

不过也有不少人感觉过瘾,觉得今天没有白过,有这么大的一场热闹可看,这个年过的算是值了。

平台上很快便静了下来,李易叫麻一笑暂时先留下,交给周飞他们照应着。重整精神,回到自己的位置。

屠百川那边的人一个个脸色都变的十分不好看,这些人跟李易斗,结果输了一场又一场,现在只剩下屠百川身边的一点金,和青帮请来的赌王没有下过场了。

屠百川也有些沉不住气了,向一点金看了看,道:“下场吧。”

一点金道:“我赌梭哈,一个人没法赌。”

祖世名这时道:“反正就剩咱们两家了,他妈的。干脆我们一起上吧。契诺夫。你也一起上。”

青帮请来的这个年轻人是俄罗斯人,不过在场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个契诺夫。

契诺夫跟一点金起身下了场,来到赌桌边上,一点金道:“欧阳先生。我们玩梭哈。去掉六到九。不限次数,直到钱输光。我们是两个人,他们也再上来一个吧。”

李易道:“那我只好请刚才这位小兄弟来帮忙了。咱们先休息十分钟,我去跟他说说,我也顺便喝口水。”

李易回到后面,对麻一笑道:“兄弟,现在只有你来帮我了。”

随即小声道:“我们这里有会特异功能的人士,可以传音入密。”

麻一笑大喜,道:“那太好了,不过咱们得商量一些暗号以便交流。”

当下麻一笑跟宫兰互相明确暗号手势,蒋锐也从中帮忙,告诉麻一笑,有什么意念,可以在脸上表现出来,蒋锐能看的出来是什么含意。

或者也可以用对口型的方式,蒋锐已经把信号接收器粘在了李国柱的身上,由李国柱假装在场子里游走保护李易的安全,其实是绕到合适的角度观察麻一笑的口型,蒋锐拿着李易的手机看,通过读唇术就能知道麻一笑的意思。

商量妥当之后,时间也到了,李易把麻一笑带到了桌边,坐在自己身旁。

这时宫兰传音道:“主教,蒋姐叫你小心那个契诺夫,这人不简单。”

李易咳嗽一声,表示知道了。

欧阳佳度道:“双方赌梭哈,各下多少赌注?”

李易向自己的钱堆一指,道:“我就这么多,看他们的了。”

一点金回头看向屠百川。

屠百川走下了场,道:“李易,你要赌多大?”

李易道:“你有多少?”

屠百川当然没有李易那么多钱,可是这时有些话不方便说出口。

杜康为人算是厚道,把屠百川拉到一边,道:“咱们所有帮派凑在一起,我算了一下,方便用来下注的,一共就有五亿美金,就跟他赌五亿吧。我来跟他说。”

说罢杜康回到桌前,笑道:“李兄弟,其实咱们之间有很多误会,说实话,我们的生意没有李兄弟做的大,你这里有十多亿,我们可没有那么多。”

李易对杜康印象不错,当下起身道:“杜大哥,你说个数,你说多少,我就陪着。”

杜康一挑大指,道:“好,那……,五亿吧。”

李易一拍大腿,道:“五亿就五亿,按杜大哥说的办。杜大哥,就算赌完这局,咱们之间起了不愉快的事,我也一定让杜大哥三分。”

杜康对着李易一抱拳,不再说话,转身回位。

当下双方开始准备赌资,李易的钱是现成的,留了五亿在当场,其余的便存入了欧阳佳度这里。

李易道:“欧阳大哥,这笔钱我暂时放在你这里,如果我死了,这些钱就是你的了,如果我还活着,我有个小要求。”

欧阳佳度不知道李易是什么意思,道:“什么要求?”

李易一笑,道:“我看欧阳大哥的大快乐风水太好了,所以我想入股,不知道这几亿美金够不够资格?”

欧阳佳度一是不想得罪李易,二是觉得事情闹到最后,李易还是斗不过屠百川那些帮派,三来今天的事情闹的太大了,相当于给自己的大快乐做了,所以有李易入股,对自己也是大有好处的事。

欧阳佳度当下欣然应允,道:“好,我能跟李兄弟合力做生意,是求之不得的事,这笔钱就算是入股的钱了,我这就叫人把手续办好,从今天以后李兄弟就是我大快乐的二股东,我每年给李兄弟百分之二十五的红利!”

过不多时。屠百川一方的赌资也准备好了,五亿美金是这些帮派在一起凑的,虽然跟李易相比似乎不够大气,可是屠百川这边人多势众,最后鹿死谁手,还真的不好说。

屠百川道:“李易,咱们这是最后一局,一局定输赢,你果然有两下子,我们这么多人都对付不了你。不过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赢了前面所有局,却把命输在了最后。”

李易笑道:“屠爷好文采,我看你好像有什么话要说,请讲吧。”

说着伸手把一旁的通讯器材按住了。

先前就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事了。急的看热闹这些人跟什么似的。这时眼见冲突达到了最高峰。李易居然又把通讯器材给按住了,只能看到嘴在动,却听不到说的是什么。这简直是吊所有人的胃口,急的看大屏幕那些人直骂娘。

屠百川哼了一声,道:“李易,玩了这么长时间,大家也都腻了,这一局,咱们是既玩牌,也是玩命!

如果你输了,除了你的钱,还得把自己的命交给我们处置!如果你赢了,这次就既往不咎,你带着钱滚蛋!

不过我的追杀令已经下了,不能收回,来日方长,李易,你的命早晚是我的,你就认命吧。”

李易哈哈大笑,却忽然把脸一沉,冷声道:“我本来不想跟江湖同道生出什么梁子,不过你们逼的太紧。

你说什么?这次我赢了就既往不咎,但是追杀令却不能收回,那以后我要是死在你们手里,我赢的这些钱不还是你们的吗?

屠百川,我敬你是江湖前辈,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不是不能收回追杀令吗?好啊,我今天也告诉你,我,李易,在这里也给你下一道追杀令,看咱们两个最后谁先死!”

露天平台上看热闹的这些人心里那叫一个冷,心说城门失火,难免要秧及池鱼,可是这时却已经不方便走了。

而外面盯着大屏幕的这些人心里那叫一个急,光看见李易这些人动嘴,却听不到在说什么,哪能不急?

屠百川是洪门大山主,几十年来有谁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这时听李易居然敢公然叫板,屠百川怒极反笑,道:“好好好,真好,李易,我佩服你!”

青帮老头子祖世名一直在看台上坐着没有过来,这时却阴阳怪气的插话道:“百川哪,快回来看戏吧,让小辈给教训了,真没意思。”

屠百川不能对祖世名发脾气,心里一口气出不来,脸涨的通红,愤然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李易见一切就绪,当下道:“欧阳先生,我已经准备好了,那咱们就开始吧。”

现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金砖大快乐的九楼露天平台上却是一片火热。

赌赛正要开始,蒋锐却忽然李易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李易点点头,道:“欧阳先生,我当然信的过你,我也信的过一点金和这位契诺夫朋友,不过我想当一次小人,叫我的手下人查一查这个平台。”

欧阳佳度立刻道:“我明白,老弟怕我这里有高科技的监控设备,用以作弊,好,你们放手查。”

蒋锐向李国柱和周飞使了个眼色,这两人便带着手下四下查找,这两人在李易的酒吧当保安太久了,对于一些监控设备的安装情况十分了解,查了一圈下来,不见有什么异样,当下向蒋锐点头示意安全。

当然,四周的看客太多,这些人的身上是没法一一查的,不过可以把手下人散开,走动阻拦,妨碍别人偷拍。

这时宫兰对李易传音道:“主教,你放心,蒋姐先前已经跟秦哥联系了,秦哥现在已经侵入了这里的网络和监控系统,目前还没有发现对方耍花样。”

祖世名这时尖着嗓子道:“人家都查了,那我们也得查查,否则就是不公平,而且我们也得查查李易和麻一笑身上是不是带有通话设备,你们也可以查嘛。”

李易四个人都没有意见,当下四个人都站了起来,任由对方的人在耳机里,头发里、嘴里查了起来。

李易身上没有什么东西,手机早就拿走了。放在了蒋锐的手里,蒋锐这时正躲在人群里,一个视野很好,却又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拿着手机进行观察。

不过搜到最后,青帮的一个小弟却在李易兜里摸到了李易的那只钱包,翻开看了看,不见有异。

这小子心眼多,怕钱包的夹层里藏着微型设备,他手里暗藏着刀片,假装不小心哎哟一声。把钱包划了个口子。忙道:“李哥,对不起,我把你的钱包弄坏了。”

李易就知道是这小子故意的,不过只是一个钱包而已。李易也没当回事。虽然钱包是蒋锐她们送的。但是李易不能跟青帮小弟一般见识,当下道:“小兄弟不用紧张,一个钱包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李易随手接过钱包,反手想交到石兰手里,忽然眼睛一撇,见到钱包夹层里似乎有一张纸,纸上黑白相间,好像画有图案。

李易一下子想了起来,先前就觉这钱包好像有问题似的,不过一直没有在意,这时才看到,原来钱包的夹层里藏着一张纸。

这钱包是纯牛皮的,全手工制作,价格不菲,按理说里面不应该藏着纸一类的东西。

李易本想看个究竟,不过这当口没这闲功夫,当下把钱包交给石兰,小声道:“收好。”

如此乱了一番,欧阳佳度已经叫人换了一张新赌桌,放在四人中间,又取来一副新的扑克牌,打开之后去了六到九,然后叫众人验牌。

李易把验牌这种事交给了麻一笑,麻一笑接过牌来在手里一捻,便形成了两个均匀的扇形,看了一眼,道:“牌没有问题。”

一点金是真正的赌王,十分稳重老成,把牌拿过来用手指轻拨,看了看道:“没有问题。”

说着把牌交给了契诺夫。

契诺夫长着深蓝色的眼睛,十分帅气,文文静静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江湖人。

契诺夫接过牌来,用修长的十根手指在牌背上点了几下,用汉语说道:“没有问题。”

不知情的人都很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契诺夫会这么做,难道在牌背上点几下就能看到所有的牌面?

当然,也有不少人认为契诺夫是在耍酷,因此也并没有往心里去。

麻一笑却渐渐的皱起了眉头,在李易耳边道:“李哥,这个俄国人不对劲,他有问题。”

李易小声道:“你嫂子也早看出来了,你说怎么办?”

麻一笑道:“没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

这时欧阳佳度道:“下面玩牌开始,大体规则不变,没有盲注,没有公牌,黑桃最大,方块最小,带a的人头顺子大于带a的数字顺字,另外……,嘿嘿,第四轮牌谁的注大,谁就有权先开牌,大家都满意吧?”

欧阳佳度之所以故意加上这一条,其实就是为了方便这几个人出千。

因为赌行里的规矩,先开的牌为定牌,后开牌的人如果不能证据前面的人出千,那就不能再开出同样的牌,比如有人先开了黑桃a,后面一人也开了同样的黑桃a,那就算后面的人出千。

所以对于千门中人而言,先手是十分重要的,因此得用加注的方式争取优先权。

欧阳佳度这么一说,大家心里也都明白,当下全都同意。

欧阳佳度咳嗽一声,示意双方可以开始了,哪知麻一笑却呵呵一笑,道:“欧阳先生,我看你累了半天了,也去歇歇吧,这几把牌不如交给别人来发。”

欧阳佳度一愣,随即笑道:“看来这位老弟不大相信我,我明白,我明白,好,我中立,我不摸牌,那……,老弟打算叫谁来摸?”

麻一笑道:“叫我们双方之中的任何一方来摸牌,对方肯定都不同意,我看不如在大厦外面随便找一个人。

咱们把赌桌旁的摄像机镜头对准大厦外面,用调出长焦,照到谁的脸上就叫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