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 我想嫁给你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868我想嫁给你

这后来便是一路平安,到了海州,已经是晚上了,李易下了火车,先在车站旁边吃了碗面。

吃面的时候,就发现别的桌有人在偷偷的看着自己。

李易知道可能又是搞鬼的,仍旧不慌不忙的继续吃着,吃过了面,起身付账,大大方方的出了面馆。

李易一出来就发现那几个监视自己的人跟在了后面,心说这些人搞什么鬼?太不专业了,这么明显的跟踪简直是叫儿科。

李易先前看这些监视自己的人大都是年轻人,也就二十来岁,心说难道跟那个杀手无关,只是一群崇拜自己的粉丝?

李易没有打车,就想看看这些年轻人要干什么,走出去两条街,这帮人居然还跟着。

李易有点不耐烦了,忽的转身,脚下只一点便到了这些年轻人面前,道:“小朋友,都闲着没事了吧?有话说,没事的话,就回家去。”

这些年轻人也都吓了一跳,没想到李易先前还在十几米远处,此时居然一跃而至。

听李易问话,这些人却都不答,一个人用一种看猎物的眼光扫了李易几眼,转身便走了。

李易心说现在的年轻人哪,简直不知所谓。

打车回到家里,李易也没提这些小事,洗过澡坐在沙发上跟蒋锐几人聊天,聊了一会儿,蒋锐随口道:“最近海州出了三条人命案了。”

李易眼皮都没抬,嗯了一声,道:“海州哪天不死人哪,能见光的是三条,见不得光的没准是三十条。”

蒋锐道:“这三个人还都是大人物,一个是星广药业的总经理,一个是新起来的喜剧明星,还有一个是海州市短跑运动员。”

李易道:“怎么死的?”

蒋锐道:“报纸上说死法不一,有专家称作案者有的似乎是专业杀手。手法干净利落,有的却是生手,不过虽然手法不一,却有着一些共同点,说这三个人生前都曾经跟家人提到过被人跟踪。”

李易一愣,道:“跟踪?我这次回来也被跟踪了。”

李易把事情一说,蒋锐道:“这事可有意思了。我分析着这背后肯定有个团队。”

李易笑道:“跟踪团队?那是狗仔队。”

蒋锐道:“反正还是小心点好,可惜我没看见那几个跟踪你的人,要不然就有更多的分析资料了。”

事不关己,李易也没把这些命案放在心上,如此过了两天,独龙忽然来找李易。道:“老大,有情况。”

李易道:“什么情况?”

独龙道:“叶飞发现了鹰眼,昨天在美景城出现过,不过再想跟踪时,这老东西就不见了。”

李易道:“看清了吗?”

独龙道:“叶飞说没看错,跟你提供的相片长的一样,不过瘦了很多。”

李易道:“这家伙阴魂不散。真是讨厌,我得去会会他,给他一笔钱叫他赶紧走,以后少来烦我。”

当天晚上,独龙忽然又极为兴奋的过来道:“老大,这次盯紧了,这老东西现在就在爬沙坝,大飞哥带人盯着呢。”

李易腾的起身。道:“叫上冯伦,我这就过去。”

李易上了冯伦的车,冯伦开向爬沙坝。

到了之后,李易先找到了周飞,周飞道:“发现那老东西了,好像跟一帮年轻人在一起,鬼鬼崇崇不知搞什么名堂。”

说着向前一指。李易顺着周飞的手指向前望去,见前面远处停着一辆车,车灯没有开,车里影影绰绰的有几个人。似乎正在说话。

李易道:“你们在这等着别动,我过去看看。”

李易顺着路边溜过去,离鹰眼的车大概十几米,藏身在几块石头的后面,把信号接收器弹了出去,粘到了车上。

李易拿出手机,第一眼便看到了鹰眼,鹰眼果然瘦了不不少,不过眼睛里的那种阴毒却越来越重。

车里还有几个年轻人,李易一下子便认出就是跟踪自己的那几个人。

只听其中一个帅气的小伙子道:“鹰眼,你收多少钱我们无所谓,可是这个李易太难搞了,我们自己动手肯定不行,请的杀手也都不行。这样的任务接了也白扯。”

鹰眼道:“杜少帅,你以前怪我给你的任务太简单,不刺激,现在好不容易有刺激的任务了,你又不接,这就叫我为难了。”

那杜少帅道:“说的倒也是,杀个老头女人小孩都不刺激,还是来个硬的过瘾,这玩意就像是打游戏,关口太简单了没意思,太难了又过不去。”

鹰眼道:“这就要看你的意志了,方法是无限的,想杀一个人有什么难的?李易武功再高也不是刀枪不入,你们可以找狙击手嘛。马少帅不是认识特务连的人吗?”

另一个一脸雀斑的小伙子可能就是马少帅,只听他道:“找狙击手也不是不行,可是队伍里的人不能找,我怕我爸知道,特务连的人跟我都熟,但是我只能叫他们帮我小忙,杀人这种事还得上外边去请。”

那杜少帅道:“我听说有个托克兰大教会,我看不如去请他们吧。”

另一个沙哑嗓音的小伙子道:“你别胡扯了,你不知道啊?托克兰大教会现在全是李易的了,李易就是他们主教。”

杜少帅道:“操,真没意思。要我看就不玩李易了,不好玩,鹰眼,你给我们换一个目标。”

李易听到这里总算是大致听明白了,敢情这帮臭小子是大院里的孩子,肯定是平时什么都玩腻了,所以玩起了杀人游戏,看来鹰眼是给他们提供资料的下达任务的。

李易心里暗骂,心说这帮小崽子混吃等死也就是了,居然玩出花样来了,而且妈的玩到了老子头上。

听他们说话那语气,就好像自己是个玩具似的,杀了就是过关,杀不了也无所谓。

这时只听鹰眼道:“杜少帅,咱们这个游戏必须得是按顺序通关才行。不杀了李易没法接下一个任务。

而且我不大同意你们找别的杀手干活,那就相当于别人替你玩游戏,别人替你吃饭泡妞,多没意思。什么事都得自己亲自去办才好玩。

我看你们不如亲手把李易做了,反正以你们的背景,李易的人可不敢把你们如何的。”

李易在心里破口大骂,这鹰眼显然是在挑拨。如果这帮小崽子杀了自己,鹰眼当然愿意,如果自己杀了这帮小崽子,一样是惹祸上身。

李易暗道:“鹰眼这个烂货,这么阴险,难为他怎么想的。居然想出这么个损招。幸好我今天听见了,要不然惹了不该惹的人,这个烂摊子还真不好收拾。”

这时只听那个沙哑嗓音的年轻人道:“杜小天,你不是是有三步杀人法吗?就用在李易身上试试。”

杜小天道:“我这招还没练会哪。麻醉、割喉、焚烧,差一样都不行。万小良,你不是也会完美杀人一百法吗?”

那声音沙哑的年轻人万小良道:“说的轻巧,这些招都是把人制服了之后用的。关键是怎么制服,我看还是马明宇用他那招火焰纷飞挺好。”

那长雀斑的马明宇道:“我看行,李易再厉害也是人,烧死他!”

李易听这帮人渣在车里商量如何弄死自己,听他们说话的意思,似乎他们以前经常这么做,看来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死在他们手上了。

这帮人商量了半天,最后鹰眼道:“无论如何。这个大关口一定要通过,李易不倒,下面的任务就都没法玩。我得先走了,你们有事再联系我,注意要低调。”

这三个年轻人似乎也都有些困了,从车上下来,走到一旁的一辆车上。开车走了。

鹰眼也把车灯打着,起了火要向外开,忽然一惊,原来发现车前边站着一个人。

爬沙坝这地方十分偏僻。而且都是平地,车灯一打开,把这人的人影拉出老长,在黑夜中显得特别吓人。

这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鹰眼认出了眼前这人是谁,原来正是李易!

鹰眼忙开车向前撞,想把李易撞死,可是等车子开过来,李易却已不见了人影。

鹰眼四下看看没人,心想还是先把车开走的好,正要踩油门冲出去,忽然觉得车里一凉,好像车门开了,紧跟着有人在自己肩上拍了一下,笑道:“老朋友,咱们又见面了。”

鹰眼从观后镜里看到,后面这人正是李易,鹰眼都不知道李易是如何进来的!

李易五根手指像是铁条一样插入了鹰眼的肩膀肉里,鹰眼大声呼痛,李易道:“他奶奶的,你这个老东西,先是偷偷把画放在我身边,然后又挑拨几个小崽子来害老子,你说,你想怎么死?”

鹰眼道:“你杀了我吧,李易,你是我永远的仇人!”

李易道:“好,我杀了你,我看你怕不怕死。”

李易一把扼住鹰眼的脖子,鹰眼只觉呼吸困难,手脚乱蹬,却挣不脱李易的手臂。

李易等他没了力气,这才松开,鹰眼大口的喘了几口气,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李易道:“杀一个人很容易,我现在杀人跟吃糖豆一样,但是人就是这么奇怪,越是有能力做的事,就越不想痛痛快快的去做。”

鹰眼颤声道:“你想折磨我?”

李易道:“我是做生意的正经人,我还没这么变态,你说,那几个小子是怎么回事?那幅画是怎么回事?我只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跟我耍心眼,我立刻叫你生不如死。”

鹰眼道:“好,我说,我自打上次走了之后,我就没再想过要卖画,我已经不在乎钱了,我只想报复你,我想叫你痛苦的死去。

可是我知道你很不容易对付,所以我并没有着急下手,一开始我在想办法,一直过了很长时间,我才遇到他们三个。

他们都是军区大院高官的孩子,平时玩的挺大,吸毒、军火、杀人,什么都干,总之你能想的他们都做过。

他们仨都不大。杜小天最大,不过也才二十一,马明宇十八,万小良十九。

我一看这三个小子,心里就知道,要想报复你,从他们三个身上下手是最容易的。

但是做这种大事。一不能着急,二不能做的太明显,要不知不觉才行。

所以我一开始只是跟他们玩,没有提你,因为我点子多,玩的游戏都很邪乎。我们巫帮的花样能让他们感到刺激,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都很信的过我,我们常有来往。

后来,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就跟他们玩了这个游戏,其实也是模仿电影里的情节。终极标靶,专门找知名人士,不单纯为杀人,杀了人还得让警方查不出来,所以杀人的手段得高明一些,有反刑侦的成分才行。

一开始做了几件事,都很成功,警方到现在为止也没有破案。有时候点子难对付,这三个小子也会去请些杀手来做这件事。

杀人对他们来说越来越容易,所以他们肯定会要求增加难度,这跟打游戏一样,于是我顺势就把目标定在你身上了。”

李易听到这心中暗骂:“扑你老母!”

鹰眼接着道:“那一次我有机会接触你家里的一个小阿姨,她在你家里做卫生,我想了个办法骗她帮我把你的钱包拿了出来。我再把鬼窥妖图缝了进去,然后让她又放了回去。我是想让你也遭到厄运。不过你命硬,到现在也没事,算我失手!”

李易冷笑道:“你说实话就好。你说吧,你让我怎么处置你?”

鹰眼道:“我无话可说,你随便吧。”

李易不怕跟人打,就烦有人背地里下绊子,鹰眼这招也真够损的,不管事情如何发展,结果对自己都不利。

李易也在犹豫到底应该把鹰眼如何,真要是杀了他那太容易了,根本就不留痕迹,用狗脚技在鹰眼身上一戳,几个月之后,鹰眼就会自动死亡,警方哪能怀疑到李易头上?

可是李易并不以杀人为乐,更何况现在自己占优势,是主动的一方,这时再杀人有点没劲了。

李易叹了口气,道:“鹰眼,那幅画我以后也不打算留了,早晚得烧了。你要多少钱?我给你钱,然后你给我滚蛋,别让我再看见你!我看在荣杰的份上,饶你一命!”

鹰眼当然也怕死,一听李易要放了自己,自然松了一口气,当下道:“你真的要放我?”

李易道:“杀你很容易,易如反掌,不过我不随便杀人,那会显得我很低级。”

鹰眼摇摇头,道:“我不要钱,你放我走就成。”

李易写了一张两千万的支票递到鹰眼手里在,道:“那张破画也就值这个价,再往上要价,就是虚推,拿着支票,走人!”

鹰眼拿了支票,也没跟李易说点什么,李易下了车,鹰眼开着车就走了。

回到家里李易把事情悄悄的跟邵荣杰说了,邵荣杰跟着鹰眼那么多年,毕竟有感情,听李易说没有杀鹰眼,而是放了他还给了钱,心里感觉暖暖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李易放走鹰眼主要也是给邵荣杰一个人情,过了几天,对这事也就不放在心里了。

这一天李易去千都会转了一圈,跟几个海州高官喝酒畅谈,到了晚上才醉熏熏的回来。

刚走到家门口,正要推门进去,忽然背后有人轻手轻脚的扑了过来。

李易虽然有点醉了,不过身手依旧灵便,向旁一闪,那人扑空,李易一把就抓住了这人的腰带,提到怀里一看,原来是林彦妮。

林彦妮显得十分兴奋,跳起来搂住李易的脖子,笑道:“见到我高不高兴?”

李易把林彦妮抱在怀里仔细看了看,道:“你好像是瘦了。”

林彦妮道:“还不是想你想的?”

李易在她唇上一吻,道:“想我哪里?”

林彦妮脸上一红,啐道:“讨厌,我都等你一个小时了,你怎么才回来?”

李易道:“应酬太多,忙不过来。”

林彦妮道:“那有没有闲功夫陪陪我这个小丫头啊?”

李易笑着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道:“陪你睡觉我当然有时间。”

林彦妮嘻嘻一笑,对着李易的脑门轻轻一弹,转身跑开。道:“来追我?追到了随你怎样都行!”

林彦妮一跑起来,短裙被风一吹,两条**在路灯下闪着光芒,李易被好撩拔的心神荡漾,脚下一点,已经到了林彦妮身后。

李易故意逗她,并不着急出手。两人一跑一追,从李易家门口跑出了几条街。

跑到后来林彦妮也累了,四周无人,两人抱在一起,四目相对,突然疯狂的亲吻起来。好似暴风骤雨一般。

林彦妮被李易的双手摸的全身燥热,身子不住的扭动,嘴里发出她自己都听不明白的癔语。

李易将她的裙子挑起来,双手伸到了林彦妮两股之间,只觉林彦妮已经春潮泛烂。

李易托着林彦妮的屁股用力向里向上抬着,两人的身体靠的紧紧的,林彦妮发出呢喃细语。道:“别,别在这里,抱我,我好热,咱们去……”

李易抱着林彦妮的身子,用力的揉搓,边亲吻边道:“你在海州任何一条街上随便找五家酒店,其中有一家就是我的。”

李易说这话不假。现在李易的生意已经触及到海州的各个角落,大大小小的经济实体,有不少都是李易的。

李易抱着林彦妮随便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一家酒店前,李易道:“这家就是。”

两人进了酒店,前台见大老板来了,便想把员工们都叫出来。李易嘘了一声,那服务员很机灵,立刻会意,给李易和林彦妮开了房间。

李易抱着林彦妮进了房间。立刻把手将房门带上,两不及上床,便在门后疯狂的搂抱拥吻,把对方的衣服用最粗暴的方式扯掉。

很快的,两人便全身赤祼,互相紧紧抱着,让胸腹间每一寸肌肤都亲密的接触。

李易感受着青春的嫩滑和弹性,身体里的**泛滥成灾,无法克制,一声低吼,将林彦妮的身子整个抱起来向后一靠贴在墙上,下身向上一挺,便在一片春水之中达到了的快乐的园地。

两人的动作极为疯狂,中间没有一分一钞的停留,林彦妮咬着李易的耳朵,让李易用力的挺进,然后在这种大力的冲击之中感受着无法描述的快感。

两人不知做了多长时间,林彦妮被李易搅的数次达到高峰,最后身子软瘫如泥,只得任李易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任意驰骋,然后在这种拼刺当中感觉自己身子发虚,像是飘到了天空中,被李易顶一下,便瞬间移动出数公里的距离,东飘西荡,无法自已。

李易终于也达到了顶峰,抱住了林彦妮,一下又一下的喷射,林彦妮肆无忌惮的叫着,都不知自己叫的是什么。

一切都静下来了,李易揉搓着林彦妮的葡萄,在她的后背上时而亲吻一下,又用手拂过林彦妮的翘臀,感觉人生似真幻。

将近凌晨的时候,两人洗了个澡,林彦妮依在李易怀里,好久没有说话,忽然道:“我想嫁给你。”

李易道:“你不后悔?”

林彦妮没有说话,却坚定的摇了摇头。

李易道:“那你家里怎么办?你爸是不会答应的。”

林彦妮道:“我不管,这是我的事,跟他们没有关系。”

李易亲吻着林彦妮的头发,道:“改天我去找他们谈谈。”

林彦妮忽然兴奋起来,坐起身来,回头看着李易,道:“我现在就去跟他们说。”

李易一笑,道:“都已经后半夜了,就算是要说,也得明天早上再说吧。”

林彦妮却匆匆忙忙的把身上的水擦干了,换好衣服,道:“不行,我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如果今晚不说,我怕我会心跳加快而死。易,你陪我一起去,我特别兴奋,又特别害怕。”

李易笑道:“看你,好,我陪你去,等我穿衣服。”

林彦妮满脸通红,道:“我下去等你,你快点,我得到外面透透气,胸口发闷,受不了了!”

林彦妮出了房间。李易起身从容不迫的擦干身子,换好衣服,一边穿鞋一边想:“林父心里多半是不同意的,倒不是因为我的身份,而是因为我身边情人太多。这一点小妮子不在意,她家里一定在意,不如找上蒋锐。叫她帮我当说客,就是这样做似乎有点过分。”

李易出了房间,反手将门带上,刚走出来没两步,就听楼下有人一声惨叫。

李易现在三楼,不过夜深人静。听的十分清楚,而且听声音似乎是林彦妮的惨叫声。

李易心里就是一阵剧烈的跳动,忙飞身从三楼的楼梯间隙直接跳了下去,着地后向前一滚,随即一冲,便来到了大门口。

李易站在大门口傻了,只见门口倒着一人。双手捂着肚子,身下全是鲜血,肚子上还插着一把,正是林彦妮。

李易疯了似的扑上去,将林彦妮抱起来,想要叫林彦妮的名字却喉间哽咽,一个字也发不出来,颤抖着手想去拔林彦妮肚子上的刀。可是立刻想到这种情况下,刀子不能拔出来。

李易稳了稳心神,这才想到要先止血,忙在林彦妮的伤口周围点了几处穴道。

酒店的服务员们都出来了,一看出了人命,这帮人也都有些傻眼,有那机灵的立刻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酒店门口乱成了一团。

不过李易脑袋里却是一片空白,什么都听不到,不住的揉搓着林彦妮的手,林彦妮慢慢转醒。睁开了眼睛,不过双眼无神,费了好大的力气,这才把目光聚焦在李易的脸上。

李易不知说什么好,颤声道:“你,你怎么样?疼,疼吗?”

林彦妮却笑了笑,用微弱的声音道:“我,今天,很高兴。不,不是因为你……,你,你,而,而是,是,是因为你……”

说罢一口气吸不进来,头一歪,带着笑闭上了眼睛。

李易先后经历了四位情人的死,每一次都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痛,此时的李易只觉四周是一片白雾,当救护人员轻轻将他的手指从林彦妮身上扳开的时候,李易身子一软,仰天栽倒,不省人事。

恶梦不断的袭来,李易握紧了双拳,击打着梦里不知名的怪物,却感觉用不上力气,拳头打在了空处。

李易慢慢的醒了,睁开眼睛知道自己正躺在医院里,党天宇正坐在身边给自己号脉,蒋锐他们都在,病房里挤的满满的全是人。

不过李易没有什么感应,就好像看到的都是虚像。

党天宇号过了脉,轻声道:“他内力太深,一激动起来,反而更伤内脏,可能要休息半个多月才能完全好。咱们别打搅他,先出去吧。”

蒋锐示意大家先出去,自己一个人留下来就够了。

宋晨华也来了,走到李易身边温言道:“李易,已经立案了,等抓到犯罪嫌疑人,如果他有背景的话,这个官司我帮你打。”

宋晨华见李易双眼发呆,没有反应,心里一酸,叹了口气,跟着众人退了出去。

李易忽然一眼撇见了林源,哑着嗓子道:“林大哥,你留下来,我有话问你。”

林源留了下来,余人则全都出去了。

蒋锐道:“阿易,你身子还没好,等好了再说吧,这些事大家会替你去做的。”

李易微微摇头,道:“林大哥,你看过现场了吗?是什么情况?”

林源看了看蒋锐,蒋锐叹道:“你跟他说吧。”

林源咳嗽一声,道:“我让阿国帮我从王局长那里借来了一些设备,从现场来看,当时应该有三个人,下手的是其中的一个。

这三个人的体重都不超过一百三十斤,身高都不超过一米七五,应该是男性,迹象表明年纪应该不大。

凶器上没有留下指纹,酒店门口的监控录相已经全都被毁了,现场也被洒了酒精,警犬也闻不出来,看来凶手有反侦查的经验.

但是从作案手法上看,似乎又并不是职业杀手,而且根据我的经验,这三个人应该还没有留开海州,我说不好为什么,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李易的意识渐渐清晰起来,忽然心里一动,道:“叫天火、修罗和摩西去闻闻凶器和现场。”

林源道:“这个或许能行。”

李易忽的从**跳了下来,道:“咱们现在就去。”

蒋锐道:“阿易!”

李易道:“阿锐你别劝我。我一定要去。”

李易从医院出来,叫人从家里把天火修罗和摩西全都带了出来。

李易带着一群人坐车往现场赶,后面海州的媒体远远的跟了一大群。不过李易现在只有一个心思,也不管谁在后面看着。

到了现场,李易把天火修罗和摩西放出来,这两狮一犬嗅觉的分辨能力远超普通的警犬,闻了一阵。立刻同时叫了起来,迅速的沿着同一个方向跑了出去。

李易带人从后面跟着,后面的媒体一看,纷纷想到这下可热闹了,于是乎兴奋的一路跟了下来。

两狮一犬带着李易等人走出了几条街,后来又不住的拐弯。在几个可疑地点停留了一下之后,又继续向城东走去。

这一路一直找了一个多小时,忽然两狮一犬速度加快,李易就知道目标就在前面不远处。

这一带已经是东岭子区了,前面不远处大的酒店只有一家洪宾酒店,李易知道老板姓冯,具体情况背景并不了解。

果然两狮一犬直奔酒店而去。李易眼睛就立起来了,展开轻功紧紧跟在后面。

酒店门口有保安守着,见三只凶兽跑了过来,就想阻拦,可是却被三只凶兽的气势吓住了,不知谁发了一声喊,所有人都吓的转身便跑。

李易跟着天火他们冲向酒店大门,刚一到门口还没等冲进去呢。冯伦就从后面喊道:“头儿,酒店后面有发动机的声音,可能有人要跑。”

果然天火他们也立刻换了方向,没进酒店,而是绕了过去,冲向后面。

李易到了后面一看,果然有一辆车开走了。这时冯伦开着保时捷从后面赶了上来,把车门迅速的打开。

李易带着天火他们跳进车里,冯伦一踩油门就追了上去。

冯伦想追别的车易如反掌,更何况离的并不远。没多久就追上了。

李易探出头来,指着那车喝道:“停车!”

可是车子并不停,李易气急,双手冥蝶甩了出去,噗噗两声,戳中了前后两个车胎,那车子登时打滑,飘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到了一棵树上。

李易跳下保时捷,来到这辆车边拉开车门一看,眼睛里就要瞪出火来了,原来里面坐着三个人,正是万小良、杜小天和马明宇。

李易啊的一声长啸,随即一阵惨笑,那三个小子多少有点害怕,不过更多的却是失望的表情。

杜小天道:“真没意思,还叫他给发现了,早知道这样当时就离开海州算了。”

万小良还算是有点心眼,道:“小天你傻啊,不能把嘴闭上吗?”

马明宇还想装下去,不过脑子不好使,道:“李易,你他妈的有事啊?没事拦我们干嘛?”

李易收起哭收起笑,道:“是你们干的吗?”

杜小天道:“关你屁事!”

万小良道:“你没证据可别乱说话。”

马明宇道:“躲开,我们还有事,得走了!”

到这个时候,李易当然什么都明白了,心思一窄,当下就想出手,却忽听杜小天道:“鹰眼那个逼真他妈的操蛋,把他从后备箱里拉出来,叫他跟李易说,我都困了。”

李易一闪身就到了后备箱那里,用力一掀,见里面果然是鹰眼。

李易都不知道自己脸上现在是什么表情,一伸手抓住鹰眼的衣领,把鹰眼从车里直接就摔了出来。

这时李易的人也已经赶到了,见此情景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蒋锐在李国柱耳边交待了几句,李国柱答应一声,带着人手回身去阻拦记者。

李易这次出来后面跟着二三百人,这些人围成一圈把场子拉开,记者全都给挡在外面了。

江大同拿着电话来到李易身边,道:“师父,王局的电话。”

李易机械的接过电话,只听王东磊道:“阿易,城西突然有人闹事,我得带人去维持秩序,另外别的分区的几个局长也得派人手过去管理治安,咱俩下次再喝酒吧。”

说罢挂了电话。

李易明白。这话的意思就是根本不派警察过来。

李易向蒋锐要了那幅画,把鹰眼提起来,把画在他眼前一晃,道:“这画准吗?”

鹰眼这时已经被摔的七晕八素的了,随口道:“什么,准?”

李易又道:“这画准吗?”

鹰眼吐着血沫子,道:“你想怎么样?”

李易打了个哈哈。道:“我问你,这画准吗?”

鹰眼这时意识已经恢复了一些,道:“李易,我没话说,你,你随便吧。这画准,特别他妈的准,谁遇着谁倒霉。”

李易惨笑两声,道:“吃了!”

鹰眼这时的情绪也有些异常了,恍恍惚惚的把画接过来一口吞掉。

李易一字一顿的道:“我叫你今天生不如死。”

说罢一拳打在鹰眼嘴上,这一下把鹰眼的全部牙齿都打掉了,鹰眼刚要惨叫。李易已经点中了他的哑穴。

李易左手提着鹰眼的衣领,右手一拉住鹰眼的耳朵,嗤嗤两声,硬是把鹰眼的两只耳朵撕了下来。

鹰眼痛极,却又叫不出来,心里达到了极大的恐怖,伸手想推开李易,却被李易抓住手指。一根一根的将他的手指扭断。

李易把鹰眼摔在地上,鹰眼痛苦的打滚,李易道:“我给你一条路你不走,这就是你自找的了。”

李易趁着鹰眼没有失去知觉,将他的骨头一一折断,最后向上一跳,折断一根树枝。向下一落,噗的一声刺入了鹰眼的肚子,透脊而出,硬生生将鹰眼钉死在地上。

鹰眼两条手臂勉强的捂住了肚子。显得极为痛苦,李易用力的向下按着,感受着鹰眼一抽一抽的动着。

人的肚腹受伤,一时之间死不了,李易向天火修罗和摩西一打呼哨,两狮一犬扑过来,将鹰眼咬成了碎片,活活的给吃了。

李易胸中闷气稍解,伏地痛哭,周飞见状,忙向仇兰一使眼色,仇兰便过来放火烧了鹰眼的尸骨。

等烧的差不多了,冷兰上来把火灭了,段兰在地上一拍,剩下的骨灰便登时碎成粉末。

周飞叫江大同带人把骨灰收了,包好之后跑去扔进小淮河,毁尸灭迹。

后面那么记者虽然知道里面肯定有问题,但是被人挡住了看不到,只是看到了火光,什么有意义的镜头都没有拍着,更有的记者知道李易不好惹,也就收起了采集新闻的意思。

李易收起眼泪,起身来到杜小天三人面前,用一种冷到骨头里的眼神看着三人。

这三人被李易的人拦着,一直走不了,亲眼见了李易杀鹰眼的全过程,不过这三人头脑简单,价值观又扭曲,见了这种场面之后,不但没有感到害怕和后悔,相反还对李易产生了一种崇拜。

见李易过来,杜小天道:“操,原来你也挺狠哪!”

李易跟这种人渣根本没话说,一时间心里也在斗争,对这三个人是杀还是不杀。

虽然三个人渣都有极大的背景,不过李易伤痛当前,根本不想理会这些,管你是谁!

可是人都是社会的产物,以李易目前的身份而言,又不可能一点都不考虑这一点。

李易的内心不住的冲突着,最后想到林彦妮的惨死,一咬牙,便伸出了右手。

这几辆车子开了进来,就停在李易的身边,从车上跳下来数人,其中一个李易认识,竟然是王明轩的小儿子王野。

而另一个李易也认识,只是没有打过交道,正是王明轩的大儿子王君。

另几个人里有王君手下的王廉,还有当初去请梅原海的那个王洋。李易以前没跟这些人正面接触过,不过后来查过资料,见过这些人的照片,是以一看就认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