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1 喝杯茶再走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881喝杯茶再走

事不宜迟,只隔了两天,李易便带着蒋锐直奔京城。

李家人一直都在京城里守着,不过他们的耳目却遍布大陆各个角落,信息在很多时候是第一武器,没有及时深入的信息,就永远落后别人一步。

李易跟李家打过交道,来了之后直接找李超美,哪知李超美却不在家,李易见到了李超美的哥哥李赶英。

说实话,李赶英这名字起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不过也只好凑和着听了。

李赶英经商,是家里唯一个没有从政的人,看起来胖胖乎乎的,十分和蔼可亲,见了李易和蒋锐表示了热情的欢迎。

晚上李赶英请两人吃饭,席间李易提了几句跟这次斗争相关的事,却都被李赶英给叉开了话题。

蒋锐在侧面察颜观色,暗中对李易道:“这小子跟咱俩扯蛋,我敢确定,李超美就在京城,只是不想见咱们,所以派他哥出来跟咱们打马虎眼,他们李家是想隔岸观火。”

李易笑道:“老婆有什么妙计?”

蒋锐一笑,道:“看我的。”

又喝了一阵,蒋锐笑道:“李哥,你经商都有什么项目?我家李易不懂生意,还是江湖上那一套,跟真正的商人可比不了。”

李赶英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咳,也没什么,其实我也不懂生意,只是借助了家里的背景。

当然了,说一点也不懂,那是不可能的,一个人如果没有一点商业头脑,想在这个是非圈里玩,那也是玩不久的。

我主要经营房地产,另外还代办国外的一些项目,都是链条产业,这十几年来也有了一些心得体会。

当规模不够大的时候。要以技术为主,当规模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要促进垄断倾向,并融合相关产业,形成产业链,剩下来的就是整体调整,细节根本不用考虑。

对于一个大的体系而言。整体调整决定了体系的寿命和发展方向,细节已经变的不再重要了。这些事留给手下人去做,运用概率筛选法即可,我们只是站在山上向下看的人。”

李赶英啰里叭嗦的说了一大堆,蒋锐一直笑咪咪的听着,忽道:“李哥。如果在你们面前出现了一个非常好的项目,但是这个项目不好做,有风险。不过别的大公司却都在竞争,毕竟机会难得。

大家都是有背景的,都是有实力的,虽然你们的实力最大,但是也只是大一点点而已。一但别人获得成功。实力大增,一切都将改变。

时局变换不定,今天最大,明天就不一定是最大的了,一但出现此消彼涨的情况,下面的进程将是人力不能抗拒的。

那我想问问,这种情况下,你会如何面对这个项目?接。还是不接?”

李赶英想也没想,顺口道:“当然接,哪个项目没有风险?有风险就有收益,两者是成正比的,商业圈跟江湖是一样的,不进则退,你不上。别人就……”

李赶英说到这忽然心里一动,立刻收声,侧脸向蒋锐和李易看了一眼。

蒋锐脸上表情没变,李易在那装糊涂发呆卖萌。

李赶英心里迅速盘算。最后微微一笑,道:“呵呵,我去方便一下,少陪。”

李赶英出去了,由他的助理上来陪李易和蒋锐说话,这助理显然也是见过世面的,口若悬河,吐沫星子乱飞,说的李易头大如斗。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李赶英才回来,回来的时候一脸的笑意,道:“真是太巧了,我刚才去了一下卫生间,中间我弟来电话,说他事情提前办完了,刚刚回来,正在我爸妈家里呢。

我说李易来了,就是来看你的,你偏又不在,我弟说那太好了,好久没见李易,都有点想他了。这不,叫我请两位过去坐坐,大家喝杯茶,聊上一聊。”

李易起身道:“那可真是太巧了,咱们这就过去吧。”

李赶英在前面带路,李易和蒋锐在后面则相视一笑。

一路来到李援朝家,进来一看,李援朝和李超美都在厅里等着,家里没有别人,显得比较清静。

李超美还是那副冷漠的表情,不过相对而言,对李易就算是热情的了,估计对别人可能连这种程度都达不到。

李援朝身份高,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叫李易和蒋锐坐。

李赶英说是有事,跟李易打过了招呼,便自行退出去了。

大厅里很静,只有李易他们四个人。

李超美淡淡的道:“喝茶吗?”

李易笑道:“刚跟李哥吃过饭,还真有点渴,那就喝一杯吧。”

有佣人倒上了茶,四个人你一小口我一小口慢慢的喝着,一直喝了十来分钟,李超美这才道:“李易,你喜欢绕圈子说话,还是喜欢直说?”

李易向蒋锐看了一眼,道:“我喜欢绕圈子说话,不过就怕时间不够。”

李超美冷冷一笑,道:“那就好,你的意思我知道,我的意思你们是怎么猜的?”

蒋锐抢着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想你们心里也清楚时局的变化。我们赢定了,到时候魏家刘家共主东南,再有我们的帮衬,说句玩笑话,争个天下第一,易如反掌,那只是时间的问题。变化才能有所得,否则就是死水一潭。”

李援朝道:“你的意思我们明白,李易,你是铁了心的要帮魏如烟喽?”

李易道:“这是我最真实的情感。”

李援朝道:“好,我们的要求很简单,我们只提供侧面帮助,绝不正面卷入,最后刘家要让出福省的一些位置。”

李易道:“这个我决定不了,等事情谈妥,你们再坐下来商量。”

李援朝行事果决,起身道:“好,你去办别的事吧,有了最终的消息,跟我们说一声。”

事情办的速度虽快。但是其间的智力博弈绝非那么简单。

李易立刻便带着蒋锐去找孙显才。

孙显才知道李易来了,非常高兴,想带李易在京城好好玩玩,李易把来意一说,孙显才似乎有些为难,道:“我家里似乎不想卷到这事里边去。”

李易道:“叫我们见你外公一面,我们只见一面。我保证他们会答应。你就跟他们说,李家已经参与进来了。”

孙显才道:“那好吧,我打电话问问。”

大约十分钟后,孙显才回到李易身边,面带喜色,道:“一会儿在我外公家里见。”

李易和蒋锐来到孙为民家里。跟李家一样,屋里没有女人,只有孙为民、孙章平和孙立平三人。

孙章平对李易印象不错,当下热情迎接,让李易和蒋锐坐下。却把孙显才支了出去。

孙为民一直坐在桌边看报纸,侧面对着李易,好像家里没来人似的。

孙立平脸上没有好颜色。冷冷的道:“李易,你有话快说,这里不欢迎你。”

李易冷笑道:“那你还让我进来干嘛?”

孙立平眼睛一立,道:“放肆!你别得意忘形了!”

李易道:“我白手起家,得到了今天的基业,除了运气,还有我自身的优点,我当然要得意一番。不知道孙叔是靠什么本事才能有今天的地位的。”

孙立平怒道:“你放屁!你给我滚出去!”

李易带着蒋锐起身。道:“好啊,我们这就走,不过等蛋糕被大家分完了的时候,孙老爷子可别怪我没有通知你们。”

李易和蒋锐向外走去,刚一推开门,便听孙为民淡淡的道:“既然来了,那就喝杯茶再走吧。”

李易跟蒋锐交换了一下眼神。一起回来。

孙为民把报纸折起来,摘下了花镜,道:“李易,你以前还是个挺讨人喜欢的小子。现在学的太嚣张了。”

李易笑道:“我和显才是过命的好朋友,要不然我就更嚣张了。”

孙为民不以为忤,咳嗽一声,道:“捞干的说吧。”

李易当下把事情说了一遍。

孙立平道:“你怎么就能保证胜过王家?你以为王天佑是吃稀饭的?”

李易道:“他又不是神,难道四家对一家,他还能赢吗?”

孙为民道:“说的好,那我们能得到什么?”

李易道:“等事情办成,你们几方坐在一起商量如何划分利益。这事我不懂,我也说了不算。”

孙为民缓缓点头,看向窗外,约莫十来分钟,这才回身道:“好,说定了。”

李易带着蒋锐从孙为民家出来,见到了孙显才,孙显才道:“事情进行的怎么样?”

李易道:“初步成功,显才,我还得去忙忙,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聚。”

天色已晚,李易却没有休息,跟蒋锐去找魏锦昌。

以前从没跟魏锦昌打过交道,虽然知道魏锦昌的住址,但是求门无路,在外边就叫魏家的人给拒绝了。

李易只好给魏如烟打电话。

魏如烟正在国外考察,说是考察,其实就是离职搁置,外加游山玩水。

魏如烟还没有睡,接到了李易的电话,心情十分激动。

她离国外出,李易却一直在国内一个心思的帮她的忙,这些情况魏如烟都知道,对李易的感激已经超出了一般的情感。

听李易正在游说几大家庭,联手对敌,魏如烟道:“与狼共舞,或许是引狼入室,弟,你一定要小心。”

李易笑道:“义无反顾。”

两人说了一阵,魏如烟便给魏锦昌打了电话,这一来效果十分明显,很快的,魏锦昌便叫人请李易进去。

来到魏宅,见这里一切都很平淡,没有太豪华的装修,而且还透着一种平庸感,似乎魏锦昌这人对浮世繁华不感兴趣似的,什么事都得过且过。

蒋锐一路上一直在观察这里的装修,以分析魏锦昌的为人和性格特点。

进到魏宅,魏锦昌正在看足球,以他的身份而言,就算在家里也应该严肃一些,可是偏偏不是这样,魏锦昌穿着一身睡衣,赤着脚。真不像是军队高层领导,实在像是个市井之徒。

不过蒋锐见了之后,却心里有了底。

魏锦昌招呼两人坐下,叫其他出去,不耐烦的道:“如烟就是心太野,李易你还一个劲的撺掇,她一个女孩不应该做这些事。到国外去玩两天也好。你们要是没有什么事,也回海州吧。”

蒋锐却淡淡的道:“魏姐可能要出事了。”

魏锦昌本来都没看向李易这边,眼睛只盯着电视屏幕,听到这话,不禁把头转了过来,道:“丫头。你说什么?”

蒋锐跷起二郎腿,道:“你听见了的。这不是我乱说话。有个道理你想必知道,一但东风压倒西风,一但倾倒,倒的一方必定被覆盖,这是铁律。”

魏锦昌道:“你在危言耸听,这种事情的结果。只是利益大小的差别,人是不会出事的。”

蒋锐道:“你是在放弃对女儿的坚守。”

魏锦昌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蒋锐道:“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爱人应该跟你离婚了吧?”

魏锦昌脸上显出厌恶的表情来,起身挥手道:“这里不欢迎你们,都给我滚出去!”

蒋锐却一动不动,继续道:“所以你在潜意识里觉得女人不应该有更高的追求,尤其是政治追求,你是想通过这一点。来证明男人在权力方面的先天优势。”

魏锦昌喝道:“我叫你闭嘴!”

蒋锐道:“可实际上你很爱你的前任妻子,所以你很矛盾,你把对妻子的爱转移到女儿身上,却又把对妻子的恨也转移到了女儿身上。

其实就算魏姐像普通女人一样,找个老公嫁了,你仍然会有心理上的诉求不平衡,你仍然在其他方面挑出魏姐的问题。

你对魏姐在仕途上的不关心。恰恰是想掩盖关心,只不过你不会运用自己的能力,你把你女儿当成了你前妻的影子。

你的生活如此随便,生活环境如此简单。这全是一种回避,你不敢面对过去,不敢面对生活,不敢面对真实,你虽然在军区身居高位,但你不过是个亲情面前的懦夫!”

魏锦昌额头青筋暴起,大声道:“来人,把这两个人都给我赶出去!”

有警卫员冲进来想拖着蒋锐和李易出去,李易只轻轻伸手戳了几下,就把这几个警卫员给定住了。

蒋锐接着道:“政治斗争风云变幻,惨酷无比,风险永远存在,我们之间斗争的越激烈,对头就有可能使出非常的手段。

所有人都知道,李易肯出面帮忙,全是看在魏姐的面子上,要想让李易退出,最终就只有一个手段,那就是除了魏如烟。

如果你这个当爹的都不管,我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样子,到时候有可能连带着你,都会踏入不可预料的局面当中!”

魏锦昌冲过来提起蒋锐的衣领喝道:“你他妈的说够了没有!”

蒋锐放缓了语气,淡淡的道:“你可以放手了吗?我们这就走,不需要你来帮忙了。李易是魏姐的弟弟,虽然不是血亲,但是我们会尽全力。再见。”

李易过来轻轻一拂,把魏锦昌的手拂掉,解了其他几个警卫员的穴道,带着蒋锐离开了魏宅。

两人故意走的很慢,等出了大门的时候,有警卫员抢出来道:“李先生,蒋小姐,魏将请你们回去。”

蒋锐向李易一挑眉毛,笑道:“搞定。”

下面的事就没有什么悬念了,魏锦昌居然在李易和蒋锐两人的面前失声痛哭,最终答应出面。

这一下三家全都游说成功,于是李易跟刘禀承打过了招呼,最后商定三天后,这四大家族在京城中华酒店里秘密见面。

因为王家人现在也在京城,李易他们的所有行为都是秘密进行的,当然王家人有耳目,真要是想做到完全隐藏起来也是很难的事。

三天后,李易和四大家族的家主在中华酒店里秘密的见了面。

中华酒店是隶属于军区服务中心的,虽然名字没有什么特点,但是里面极具档次,那并不是一种奢华,而是一种高层次感。

四大家族这次只有各家的家主来了,晚一辈的都没有资格参加,李易做为中间人,当然要出席。蒋锐便在外面等着。

五个人都直接步入正题,最后在四家联手打击王家的问题上达成了一致,而涉及到利益如何重新分配,李易就不能旁听了,当下李易退了出来,包间里只留下四大家主商量如何瓜分王家利益的细节问题。

一直过了三个小时,这四个人才商量完,四个人出来的时候,李易看他们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喜怒不形于色。

不过这一切都瞒不过蒋锐,蒋锐暗中对李易道:“魏家所得的最少,刘家所得的最多,李家和孙家居中,最后的结果仍然是李家势力居首,其中李家主要是得了较多的行政高官,而孙家则得了较多的经济利益。”

四位家主又在走廊里聊了两句,这才准备回去,他们都没有跟李易细谈,只是告诉李易,协议达成,李易可以放开手脚去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