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8 奇特的兄妹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898奇特的兄妹

马斯特洛夫斯基忽然大声的叫嚷道:“啊哈,原来华夏人里还有这样的高手,看来我的外交官在联系业务的时候没有把重点的人物挑出来。

这个名字是……,李易,我没有念错吧?我的汉语能力可是很强的,听说读写都没有问题,我还会说粤语,我真他妈的是个天才。把李易带下来!”

萨沙捏着李易的手,似乎不舍,不过却不敢说什么。

李易被四个狱警拖了下去,扔到了台上,有人把他的锁打开了,李易去掉了铁链,又轻松了不少。

马斯特洛夫斯基道:“这个华夏人看起来并不是很强壮,或许他会华夏功夫,我很祟拜华夏功夫,很神秘,也很厉害,你们说,有谁能打败他?”

犯人们又开始乱叫,说的无非是些外号,李易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人。

最后马斯特洛夫斯基道:“既然李易是华夏人,那就叫一个华夏人对付他吧。恶魔!”

在人们的叫声中,一个高个子华夏人被带了上来,李易看他脚步沉稳,眼光锐利,就知道这人不是善类。

双方在台上见了面,哪有什么对话,那个叫恶魔的直接冲上来就是一拳,拳风犀利,确实不一般。

不过以李易现在的武功修为,如果单对单的话,这些所谓的高手就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李易见这一拳到了近前,却并不躲闪。只左手轻轻一推,便抢先推在了这人的胸口。将这恶魔硬生生推了出去,摔在铁丝网上。

人们都知道恶魔的武功厉害,可是却没想到被李易轻松推开,这时有人开始打赌李易赢,当然,赌注各种各样,有的十分荒诞,说如果李易输了。他就对着墙**,直到把墙磨穿。

恶魔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被李易推出来的,冲上来又是一脚,李易在他腿弯上轻轻一托一送,恶魔直接就被挑了起来,翻过铁丝网,摔到了台子外面。

没有人欢呼。因为这些人看的是热血打斗,所有人都觉得李易的功夫特别花哨,或许用的是魔法。

马斯特洛夫斯基也有些吃惊,看了李易几眼,道:“来人,把恶魔抓住!李易赢了。他有选择权。我建议李易用铁板烧。”

李易虽然不知道铁板烧是什么东西,但是料想是把活人绑在烧红的铁板上活活烫死,心里一酸,不禁看了恶魔一眼。

恶魔虽然先前狂傲无比,可是这时却脸色苍白。手脚发抖,吓破了胆。

几个狱警上来抓恶魔叫他受刑。恶魔突然啊的一声大叫,伸手一扳,扭断了一个狱警的脖子,随手在另一人胸口一顶,那狱警立刻吐出血来。

恶魔抓住这名狱警挡在身前,转身就跑,那些防守的狱警立刻就要开枪,马斯特洛夫斯基却一摆手,道:“不用开枪。拉迪亚!”

马斯特洛夫斯基喊了一声拉迪亚,只见从他身后立刻跳出来一个人,这人快如闪电,冲到恶魔近前就是一脚。

这一脚正踢在那狱警的后背上,咯的一声,这狱警的脊骨便断了,但这一脚威力极大,透过这狱警的身子传到了恶魔身上,竟然硬生生将这两人踢的倒飞了回去。

恶魔的身子倒着飞回去十数米,这才跌在地上,而那个狱警却被踢成了两截,下半截身子早就掉了,在地上滚了几滚,拖出一道血线。而他上半身里流出来的肠子则缠在了恶魔的腿上。

恶魔把半具尸体推开,勉强站了起来,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刚才这一幕虽快,李易却看的清清楚楚,见那个拉迪亚是个矮小但强壮的白人,留着寸头,蜂腰阔背,身上肌肉饱满,而且李易看他的呼吸和步法,显然也练过华夏功夫,属唐手一类的硬功,论实力属一流高手境界。

拉迪亚踢飞了恶魔,斜过头来挑衅的看了李易一眼,一句话也不说,默默的转身站到了马斯特洛夫斯基的身后,看来他是马斯特洛夫斯基手下的保镖,是专门为了对付监狱里的这些高手的。

恶魔吐血之后没有一点力气,被几名狱警按住了不得动弹。

马斯特洛夫斯基道:“在我这里,没有人能逃走,我决定了,就用铁板烧。”

有手下从外面推上来一个架子,上面是一大片铁板,下面则生起了火。火势极大,铁板已经有些发红了。

恶魔怕的要死,但是受了重伤无法反抗,最后还是被人硬给架了过去。

恶魔不经意间转头看向李易,眼神极为复杂,李易心下不忍,当下偷偷的扭断了铁丝网上的一小条铁丝,手指轻轻一弹,噗的一声,刺入了恶魔的后脑哑门穴。

这地方也直通脑干,而脑干是呼吸和循环中枢,一受到物理性的破坏,人就立刻死了。

恶魔的尸体被扔到了铁板上,有人在旁边用铁杆压着他的身子不让他乱动,铁板烧炙着恶魔的皮肤,发出嗤嗤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臭。

马斯特洛夫斯基却有些疑惑,他没有听到恶魔的惨叫声,又看了一会儿,道:“把火撤了,这个人已经死了,烤一只死猪有什么意思!”

说着回头看了拉迪亚一眼。

拉迪亚心中奇怪,刚才这一脚自己踢的虽重,但是心里有分寸,根本不可能踢死恶魔,这恶魔也是格斗高手,身子强健,难道吐了一口血就死了?

没有人发现李易暗中做了手脚,都以为恶魔是重伤而死,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李易看了看马斯特洛夫斯基的方向,想要用暗器手法打死他,可是却没有机会。

马斯特洛夫斯基道:“看来李易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今天有戏看了,下一位出场的是谁?……。你们叫的都不对,我都不喜欢,我喜欢伊腾松子!”

从二楼有一个全身赤祼的女囚犯被带了下来,这是个岛国女人,略有姿色,下来之后,狱警扔给她一把武士刀。

马斯特洛夫斯基道:“伊腾松子小姐,如果你不能把李易一刀劈死。那么我将李易选择让你灵魂升华的刑罚,就是通天塔。

那一根木棍,从你水灵灵的小洞洞里穿进去,然后顶破你的子宫、肠子,再顶破你的胃,从你嘴里钻出来的时候,你那个性无能的丈夫会不会得到一丝安慰?”

李易见伊腾松子的身子抖了一下。显然她知道这刑罚的惨酷,立即把刀拔出来,大叫一声,对着李易就是一刀。

这女人看来也练过武功,李易以前见过女忍者,一看伊腾松子的武功路数。就知道她是古山流的剑道好手。

李易左躲右闪,将伊腾松子的来招一一躲开,那把武士刀贴着李易的身子乱转,但是一点也伤不了李易。

李易想打败伊腾松子很容易,可是又不忍她受到残忍的刑罚。最后一狠心,待伊腾松子一刀砍来。李易双指一并,啪一声把刀夹住,随即另一只手一掌打出,正打在伊腾松子的胸口。

李易出手极快,这一掌看似猛烈,实则李易已经先点中了伊腾松子的死穴,在她胸骨脊骨碎裂,心脏被李易震成数片之前就已经死了。

李易把伊腾松子的尸体打出去,尸体滚了两圈,软软的跌在地上,立刻有狱警举在着枪对准了李易,有人喝道:“把刀扔了,把刀扔了!”

李易当然想乘机逃出去,可是这岛上不知有什么机关埋伏,那么多高手都没逃出去,自己不能鲁莽。

这时如果想从监狱主楼跑到外面,谅那个叫拉迪亚的也挡不住自己,可是出去之后不一定能逃的了,是以暂时还是隐忍为妙。

想到这,李易把武士刀随手扔在台板上,闭上了眼睛。

马斯特洛夫斯基这一下对李易刮目相看了,把李易的资料拿过来仔细又看了一遍,几把撕成了碎片,道:“既然他这么厉害,那就让他把自己的本事发挥到极致。”

说着又从楼上拉下来四个人,这四人全都给了兵器,其中一个像鲁雄一样强壮的大汉拿着一支流星锤,铁锤原本就是这大汉拴在脚上的刑具,这时却被他当成了武器。

李易目测这铁锤足有二百斤,自己想把千余斤的东西抛出去,可以用大摔碑手做到,但那是一次性的爆发力,如果是拿几百斤的东西抡起来当武器,李易自问颇为吃力。

四个大汉冲上台来,马斯特洛夫斯基一声令下,这四个人便如同四只猛虎围攻向李易。

李易以一敌四,还都是高手,不便硬拼,当下使开如影随形和这四个人周旋。

李易留了个心眼,没有用全力,怕马斯特洛夫斯基发现自己过于厉害,从而加重看管,那样一来想逃出去就更不容易了。

不过尽管如此,李易的身法一行开,这四个人根本沾不到边儿,使锤那壮汉一不小心,还把另一个人的脑袋砸成了碎西瓜,脑浆子迸出来,溅的台上全是。

李易趁此机会使出小巧功夫,绕到了这壮汉的背后,正好闪到伊腾松子那把武士刀附近,李易脚尖一挑,把刀子挑起来,右手握住,心说反正这些人如果输了,也要惨死,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的。

想到这李易跳起来反手一刀,嚓的一声把使锤的壮汉一颗大头齐唰唰砍了下来,大脑袋顺着刀锋飞出去,咕噜噜滚到台下,两只眼睛却还睁着。

李易落下来,反手抓住这大汉的腰带,把尸体抡起来,逼开另外两人,随即乘隙冲入,一刀将一个使棍的拦腰斩成两截。

剩下那个使短刺的吓破了胆,反身便跑,马斯特洛夫斯基向几个狱警一使眼色,这些狱警立刻开枪,把这使短刺的双腿打成了烂肉。

李易微微叹了口气,反手一掷。武士刀带着风声飞出去,径直钉进这使短刺的后心。将他牢牢钉在台上,登时死了。

马斯特洛夫斯基眼睛一眯,眉头皱了起来,示意手下人用枪把李易逼住,道:“李易,你是残忍好杀,才把这些人弄死,还是……。哼,还是因为你太善良?”

李易淡淡的道:“他们输了就该死。”

马斯特洛夫斯基眼睛转了转,道:“好,你赢了,我很佩服你的武勇。来人!把他送回牢房!重点看管!”

李易被人送回了牢房,又戴上了铁链和铁球,萨沙喜道:“易。没想到你是这么的厉害。”

李易连杀数人,心里有些恍惚,杀人本身李易并不往心里去,只是在这种环境杀人,李易心里触动极大。

下面擂台上还在打斗着,一样是死人、受刑、惨叫。血肉和骨头满场乱飞,李易看在眼里却像看着虚无。

萨沙像蛇一样缠在李易身上,李易一动不动任她动作,虽然有美艳的肉体主动求欢,李易却没有一点快感。

今天死了二十多个人。擂台一直持续到天黑才结束,最长的一场打斗居然打了两个多小时。打擂的那两个人都不是练武的,哆哆嗦嗦的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身上都受了不少伤,却没大事。

后来马斯特洛夫斯基烦了,给了两人一人一把刀,结果这两人还是你捅我一刀,我捅你一刀,捅的都不深,也不是要害,出血也不多,又不敢停手不捅,这才一直打了两个多小时。

这两人最后是虚脱而死的,死的时候身体都没倒下,就那么站着,刀子插在对方身上,等人们上去把两人拉开时,才发现两人早死多时。

到了晚上擂台结束,狱警们让犯人们收拾现场,结果收拾了两个小时才结束,饶是如此,空气中仍然满是血腥。

晚饭送来了,萨沙只有几片面包,而李易却多了几片咸肉和牛奶。萨沙说这是专门给格斗高手准备的,以防这些人因为饥饿而没有力气打斗,那就不好看了。

李易把东西吃了,萨沙又缠了过来,极尽缠绵之能事。

熄灯以后,监狱里又恢复了昨天的情景,李易穿过铁栅栏看向天窗,那些犯人们在叫着,笑着,哭着,吐着,喘息着,呻吟着,骂着世上最难入耳的脏话,李易觉得自己就是身处地狱之中。

萨沙说新的犯人来了之后,一般都会举办一次这样的擂台赛,当然有时马斯特洛夫斯基心血**,就会临时弄一次,这全看他的心情。

很多犯人受不了自杀了,不过大多数都活了下来,却也跟疯子没有什么两样。

一连两天过去,有两个人自杀了,对于自杀的人,马斯洛夫斯基会把他们的尸体当众放到机器里绞成肉泥,而骨头却一根一根的跳出来,上面的组织刮的干干净净,马斯特洛夫斯基说这机器体现了艺术的最高境界。

第三天,马斯特洛夫斯基又带着狱警们来了,而且李易听到门外似乎有野兽的吼叫声。

萨沙这一次有些害怕了,李易道:“外面是什么?”

萨沙颤声道:“是,是典狱长,长的,长的妹妹,养,养的野兽,吃人的野兽。”

马斯特洛夫斯基站在大厅中央,道:“朋友们,我这几天心里总是不安,上次的擂台让我有些失望,我觉得不够精彩。

我这监狱人称碎骨机,可是我老爹发明的这台机器,却并不能碎掉骨头,它只会把肉从骨头上剔下来。

或许碎骨机只是人们对我这监狱的一种形容,跟我的机器无关,不过我仍然认为这是一种用词不当,这让我心里很是恼火。

原谅我,我有些语无伦次了,总而言之,今天,我要让大家见识一下我所养的乖乖宠物,这才是我今天要说的重点。”

马斯特洛夫斯基像是个小丑一样,站在下面胡言乱语,李易双眼如刀,盯着马斯特洛夫斯基的脸,身子不住的前后摇着。

马斯特洛夫斯基拿过一只小皮鞭,用力一甩,发出啪的一声,道:“我的妹妹,今天也来看我了,她比以前还要漂亮了,啊哈,如果他不是我的妹妹该有多好。

做为一名优秀的驯兽师,我妹妹今天带来了一只非洲都加,都加很像是只大猫,它全身都能伤人,这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

说完又一抡鞭子,只听咯愣愣声响,从外面推进来一只巨大的铁笼。

铁笼一推进来,不少犯人们都发出像梦吟一样的呻吟声。

只见铁笼正中被一道栅栏门分成两半,右边那一半里关着一只全身赤红的野兽,真的像是一只大猫,两只爪子在笼子底板上用力抓着,底板虽然是铁的,却被这野兽抓出了道道划痕。

笼子被推到了正中间,马斯特洛夫斯基又一打呼哨,从外面又走进来一个女人。

这女人长的极为艳丽,集中了所有俄罗斯女人的优点,皮肤白的叫人炫目。

李易知道这就是那个**妇花娘了。

李易见过的女人不少,一看这花娘就知道这女们练有媚术,专吸男人精华,不过跟上官兰的本事相比可能还差着不少。

花娘一进来,监狱里了解内情的那些男犯人都呼吸紧张起来。

PS:新书上传,书号:3030022,【异界建国大业】,请多多投票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