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5 联合大罢工 - 极恶男子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极恶男子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第二卷 初入人世间 905联合大罢工

李易的思绪渐渐的回到了现实中,见那司机谨慎的开着车,一句话也不敢说,不禁微微一笑,在这司机的肩上轻轻拍了拍,道:“师傅,别那么拘谨,跟我聊聊天儿。”

那司机咧嘴一笑,道:“你这是大老板,我一个臭司机,哪会聊啥,您吃一顿饭,比我这车都值钱。”

李易呵呵一笑,“师傅,你干这行几年了?”

“五年,一开始我想攒钱结婚,不过我那口子还是嫌我穷,最后跟人跑了,我一想去他妈的,干脆不结了。从那以后,我就攒钱想自己买辆车,然后自己当老板,把我们老板炒了,要是有了钱,女人还是主动往我身上爬?”

两人同时哈哈大笑。

这司机一开始不爱说话,这一打开话匣子,便再也收不住了,跟李易谈政治,谈足球,谈女人,话锋甚健。

李易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师傅,你当司机见的人肯定多吧?”

“那是,一行有一行的天地,别看我这车小,可是这车里什么人都装过,有一回我载一个黑社会,那家伙看着像斯文人,可是刚一下车就掏出刀来砍人,砍完人又坐回我的车,当时吓的我一句话没敢说,到后来一分钱没给人就跑了,还把车里弄一大滩血,我们公司老板还骂了我一通,扣了我不少钱。”

“是嘛,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有可能这人我认识。”

“是……,大前年吧,当时海州还挺乱的呢,我刚当上司机的第二年,我记的很清楚。”

“嗯。那你没跟那黑社会提我?”

“咳,我那时候也不认识老板你呀,要不然他敢不给我钱?”

两人又是一阵大笑。

李易问道:“师傅,干您这行见的人这么多,不过都是一走一过。上车下车,能记住吗?”

“李老板,这话叫你问着了,要说我这双眼睛可以说是火眼金睛,别看只是上车下车这么短的时候,我从观后镜里用眼睛一搭。就能把这人分析个八九不离十。我见的人要说全把脸记住那是吹,但是记住个六七成不成问题。

有一次,有一个女的,三十多岁,坐我的车,刚一打开车门。我从观后镜里一看,立刻就认出来了。我说老妹儿,这也太巧了,又坐我的车了,记得不,半年前你坐过一次我的车,当时我还给你提包来的呢。

结果你猜咋的?那女的也愣住了。就问我:‘哎呀,都半年了你还能记的哪?你这记性可够好的了。’我说那是,男的我记不住,美女当然记的住啦。”

李易笑道:“那这美女现在就成你老婆了吧?”

司机憨厚的一笑,“还差点,等我攒够了钱买车,我俩就结婚!”语气之中充满了幸福感。

李易点了点头,从身上拿出一张照片来,正是刘允文的一张照片,李易把这照片轻轻放在司机面前。用一种阴冷的声音问道:“师傅,这个人,你还记得吗?”

司机看了看,却摇了摇头,“没印象了。这人……,看着像是有身份的人哪。那应该老有地位了,一般这样的人出门都有私家车,绝对不打车。”

“嗯,我知道,不过这人前一阵子失了运,已经成为了丧家之犬,或许会打车离开海州。”

“是吗,那不用问,肯定是李老板你赶出去的呀,那指定是你的手下败将。哎呀可惜,我是没看见这人,要不然他要是坐我车,我非得狠狠宰他一次不可,也给李老板出出气。”

李易靠在座位上,双眼看着虚处,喃喃的道:“恐怕没有人能宰的了他,这老狐狸。”

那司机没听清,问道:“老板你说什么?”

“没什么,对了,师傅,你一天车份钱是多少?”

“原来是二百,不过现在变成三百了,海州经济发达了,另一家亚天出租车公司前一阵子出了不少事,公司赔了不少,听了赔的快破产了,所以近来活比较好干。”

“嗯,好,从今以后你每天交一百就可以了。”

“啊?我,我,我没听明白。”

“海州两大出租车公司,一个是亚天,另一个就是你们新丰公司,这两家公司我都要收购。”

李易说干就干,一回来就叫董川去把这两家出租车公司收购了,那个新丰公司倒还罢了,一是李易出的钱多,二是不敢跟李易面前死撑。而那家亚天公司本就要破产了,这一下李易出了很高的价钱,公司老板乐得脱手。

李易这一掌控了海州的出租车行业,就相当于在海州增加了无数的耳目。再加上秦少冰和白灵帮着李易做了一整套软件,安装在每一辆出租车上,可以监控出租车的一切信息,如果有李易想找的人出现,这人根本无所遁形,李易虽然也知道刘允文十有八九是不会回海州的了,可是只要有一线希望,李易就会试一试。出租车这一行每天都要接触无数的人,尤其是从外地来海州的人,这一来,李易在海州的信息几乎已经达到了没有死角的地步。无论是海、陆、空、出租、网吧、宾馆,基本全在李易的视野之中,可以说只要有人来到海州,李易就一定能找到。

收购了这两家公司之后,虽然没有发现刘允文,但是对于王东磊办案却容易了很多,只要是接触过出租车的犯罪分子,都无法逃离,往往在上火车上飞机之前就被发现,然后王东磊迅速派人前来抓人,又捞了一项政绩。

没过多久,海州重选人大代表,所有人立刻想到了李易的头上,以李易目前的身份,如果他不当这个人大代表,别人根本不放心,李易不站出来。就没有人敢站出来。

海州一众官僚都暗地里来找李易,不过李易对这种事情一向不感冒,总觉得还是自己当前的身份自在,可是从大局看来,如果自己不出面。怕也是不行,最后没有办法,李易只好应承了下来。

不过后面的几次会议,李易实在是痛苦极了,非要出席不可,还要讲话。关键是还得认真的听那些无聊的套话,弄的李易总想睡觉,可是在摄像机面前又不方便睡。

过了没几天,人大代表的事刚刚安定下来,李易正准备出去散散心,可是一开门。却见马占宇正在外面等着。

李易已经很久没跟马占宇见面了,忽然一见十分的高兴,马占宇跟李易说了几句客气话,这才说道:“阿易,今天我来找你有事。”

李易笑道:“那是,你这人,嘿。无事不来。你都这么大岁数了,我还以为你老死了呢。”

马占宇嘻嘻一笑,道:“阿易,你说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对你怎么样?”

李易一愣,“怎么了?是不是手头紧,生意不好?要是缺钱就从我这里拿。”

马占宇却摇了摇头,“易呀,哥哥老了,但是钱还够花。我今天来是应兄弟们的要求。”

“大伙?你是说会吗?”

“倒不是会,不过呢也跟会有点关系。”

李易气的笑了,“老马,你是越老越磨叽了,有什么话就快说。别云里雾里的,一会有关,一会没关,到底是什么事?”

马占宇拉着李易到了另一边,这才说道:“行,那我就直说吧,咱们会里的兄弟都是做民营生意的,不过家里的亲戚朋友有不少却是在合资企业上班,现在海州、东昌、广宁、平州,外企员工的状态很不好,那些洋鬼子老板加班扣奖金,越来越厉害,尤其是那些岛国老板,根本不拿华夏人当事,咱们一提加薪,他就拿开除工人吓唬人。你也知道,外企毕竟效益好一些,如果工人们都失了业,这……”

李易一摆手,止住了马占宇的话,“老马,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让我跟那些外企的老板们谈谈是吗?”

“嘿嘿,还是你聪明,不过呢,这些死洋鬼子有可能不买账,如果产生了冲突,毕竟不大好嘛。不过呢,哥哥我是有个办法地。”

“说来听听。”

“阿易,你知道工会这回事吧?”

“工会?好像听说过,是给工人说话的组织吧。”

“是啊,就是这个。欧美国家的工会特别的牛,专门跟资本家对着干。咱们华夏国的工会基本上没这功能。所以我的意思是你来当广省这些大城市里外企的工会主席。人无头不走,你一上位,那些死洋鬼子老板就没话可说了。”

其实李易心里清楚,所谓的工会主席,也不过是叫自己出头名正言顺罢了。不过既然能把手伸到外企,领导工会去跟外企老板谈判,也是很有意思的事。

以李易的经济实力,即使把这些外企全都收购了,勉强也是可以做到的,当然,李易不会去做这种蠢事的,自己完全不懂这些外企的管理经营模式,也不了解这些外企产品的市场规律和套路,虽然自己有足够的实力,可是没有必要这么做,一个弄不好就可能把老本都赔进去。

不过充当总工会的主席,然后以主席的身份跟这些外国人较量一番,这个还是可以做的。

李易回去准备了一下,又看了不少资料,一连过了几天,自觉准备的很充分,又约好马占宇,先跟海州岛国外企勃尼克公司的那些员工代表见了一面。海州是大城市,有几家实力雄厚的外企,勃尼克公司便是其中的一个,主营移动电话和通信。

马占宇带了五六个员工代表过来,双方见了面之后,这些代表对李易同意出头,都表示非常的感谢,同时也充满了信心。

双方谈了一阵,代表们目前最困扰的就是工作强度和待遇不对等,大家有心一起向公司提出加薪和福利或者减低工作强度,可是公司根本不理,华夏人本就不团结,现在失业率又高,不少大学生毕了业都没有工作。所以如果大家敢罢工,资本家干脆直接辞掉,再聘新员工。

李易点了点头,忽的冷冷一笑,道:“如果你们全辞了呢?”

这些员工代表们一听都是一愣。一人道:“那怎么可能?”

“哼,只要是跟人有关的事,就全都有可能。人心不团结,我就让它团结了。”

李易转头看向马占宇,“老马,你跟勃尼克公司想加薪加福利的员工们说。如果想达到目的,就一起辞职,放心,一切有我,如果公司老板真的把大家都辞了,我负责给大伙找工作。”

马占宇深知李易的实力。当下叫大伙暗中跟这些员工开始联系。

李易看了看时间,正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当下一挥手,道:“我去会会这个东洋老板。”

从资料上获知,勃尼克公司的老板是个岛国人,叫东乡良奈,据说这人有极浓重的帝国意识。做生意十分的精明,所以虽然大家对李易有信心,可是内心深处其实多少还是有些没底。

李易观察人虽然没有蒋锐那么精准,但是行走江湖这么多年,眼力也早就练好了,心知得在这些人面前表现一二,否则难以服众。

李易心里有数,因为从这两天调查所得的资料中了解了东乡良奈的底细,调查过程还涉及到了东乡良奈在美国一些企业的经济犯罪,这些都是通过布莱德和FBI经济调查部门获知的。

李易当下便叫手下跟勃尼克公司联系了。带着自己的一众手下和这些员工代表,十分高调的去了勃尼克公司。

先前联系的时候是蒋锐和东乡良奈的秘书沟通的,蒋锐随便找了个理由,说是要跟勃尼克公司下订单,来谈一笔业务。对方听说后自然欣然答应,约好了立刻就见面。

易带人来到顶楼东乡良奈的办公室门外,那秘书正在等着,一见李易带人来了,立刻笑脸相迎。虽然这秘书没有见过李易,不过李易的形貌特征,海州人基本上都知道,而且不少女孩子还暗地里喜欢李易,哪能认不出来。

不过这秘书一看到李易身边美女如云,立刻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没敢靠前。

拉开东乡良奈办公室的大门,李易见办公室里站着一个精瘦的矮子,穿着一身白色西装,跟资料相片上的一模一样,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表情坚毅,且有一股居高临下的神情,似乎对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东乡良奈一旁还站着不少人,看来都是公司高层。

“我简直是太荣幸了,李先生,能有你这样的大客户,我的生意会像我们的亲密关系一样,长久到永远。”

东乡良奈会说汉语,而且十分的熟练,只是个别口音不太标准,边说边走向李易,伸出手来打算和李易握手。

李易却没有动作,而是故意打量了东乡良奈一下,脸上带着浅笑,径直绕开,直向走向坐椅,将椅子拉开,大剌剌的坐了进去。

后面还跟着不少人,都在眼睁睁的看着,这一下东乡良奈的笑容立刻凝固的脸上,他也不知道李易搞什么鬼,本想发作,不过像这样的大生意人,自然很会自我控制,当下东乡良奈整了整衣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只留下秘书一人,挥手叫别人都出去。李易也只叫蒋锐一人留下,双手交叉扣住,冷冷的看着东乡良奈。

秘书关上了门,办公室里气氛十分尴尬。

“李先生,我听说你要从我们公司下一批订单,可是我从你的脸上看不到善意,是否我可以获得一些合理的解释?”

东乡良奈这一严肃下来,汉语说的反而更清楚了。

李易不动声色,只是盯着东乡良奈的眼睛,到了最后,东乡良奈对李易的眼神都有些无法耐受了,不自觉的将头扭到一边。

“东乡良奈先生,我也是生意人,我知道,做生意追求的剩余价值,要的是利润,不剥削是没有生意的。”

东乡良奈眉头一皱,双手一摊,“李先生,我想我没明白你的意思,你今天来既然不是下订单,那为什么要说这些?”

“东乡良奈先生,像你们这样的外资企业,在华夏国办公司,可以享受很多少好处,要不然你们也不会从本国来到我们这里。当然了,说话要公平,你们的到来,也确实给我们本地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可是万事都有底线,我派人查过你们公司的情况,员工们的工作强度极大,待遇极低,公司的各项制度也极为苛刻,而且近来有四起员工不堪重负自杀事件。另外我还听说在你们公司内部,有岛国裔的高层对我们华夏国的女员工进行性骚扰。”

东乡良奈闻言脸色一变,不禁把本来就很直的身子又挺了挺,削瘦的脸更加垂了下来,鼻唇沟拉的很长很深,眼中饱含狠辣之意,一字一顿的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们岛国人开的公司都有极为严格的规定,我们认为,没有好的严格的规矩,就不会有好的产出。像我们岛国人,自古以来即是如此,所以我们才能够发展出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在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上成为数一数二的强者。不像你们这些低等民族,只配给我们打工,这就是差别。我不但对华夏员工这样,对我们岛国的员工也是一样,只有奋斗,只有努力,才能永远的走在前面!”

PS:明天大结局三连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