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 归来的游子魂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02归来的游子魂

002归来的游子魂

“谁啊?”苍老的声音里透着毫无掩饰的惊讶。

“就是这两个姑娘。”

“你们是?”老人显然不认得两人。

“老人家可是顾一尘顾前辈?”顾沫凌虽然已经猜到老人的身份,不过还是多问了一遍。

“我就是。”老人点点头。

“前辈可认得这个?”顾沫凌从腰间取了一个小小的布包,恭敬的捧放到小方桌上。

老人放下扁篓,双手在衣襟上擦了擦,才小心的找开那个布包,丝滑的料子让老人有些放不开手,但担心自己粗糙的手会扎坏了外面的帕子,打开后,里面却又是一层青棉布,再打开,居然是一张泛黄的不规则的宣纸,上面写了一个扭扭“义”字,老人的手顿时颤了起来,看向顾沫凌的目光多了一份激动。

“你,从哪儿得来的?”

“这是先师的遗物。”顾沫凌心知自己已找对了人。

“谁?”老人提高了音量,似是没听懂她说的是谁。

“我师父叫顾一凡。”顾沫凌微笑着。

“他……他还……还活着?!”老人一下子激动的站了起来,一时站不稳,整个人向后仰去,那个“六叔公”一直站在他身边,见状忙扶住了老人。

“师父已于三月前仙逝了。”顾沫凌叹了口气,“临终前嘱咐我将他带回顾家村,师父说,当年迫不得已不告而别,这些年也未能回乡实是有不能外道的苦衷,还请前辈万莫怨他,他欠顾家的恩情,今生难报,唯来世作牛作马衔草相还。”

“什……什么?!”老人捧着那张纸,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沫凌,“你说什么?他……死了?”

“是。”顾沫凌低着头,心里有些伤感,来到这儿,一直都是师父和寻梅相依相伴,虽然只有短短的六年,可是,师父对她的教导和爱护却远不是她那母亲能比的,从小不知父亲是谁的她,对师父的儒慕早已根深蒂固,师父突然间离世,着实让她伤心了好久,她以为,从此只能和寻梅相依为命了,可是师父临终又告知了她的身世,她才知道,自己原来并不是孤女,而是被师父从人伢子手上救下的,而她的家人就在师父一生挂念的家乡,见不见家人认不认家门都是其次,让她在意的是师父的遗愿,不能活着守护家乡是师父的遗憾,那么,如今便让她来代替他完成这个遗憾吧。

老人听到她的肯定,顿时呆住了,突然间整个人晃了晃往后倒去。

“爹!”“六叔公”从身后抱住了老人,一边又跑过四五个人,掐人中抚胸捶背的呼喊着,忙活了好一会儿,总算让老人顺过气来。

“他……走得可好?”老人坐在树桩上靠着身后的儿子,老泪纵横,好一会儿才平静了些,哽咽着问起当时的情况,对年迈的人来说,走得是否安详是最重要的。

“师父似是早知天命,那日沐浴更衣后方唤我至身前,交待了身后事,便笑着去了。”顾沫凌如实将师父临终时的情况说了一遍,并解下一直背着的包袱,打开后里面是个玉制的小坛子,跪着将坛子举至老人面前,寻梅见了,也跟着跪在了边上,“师父说,他虽不是顾家村的人,但,当年入了顾家的族谱,便始终是顾家人,死后也望能做顾家的鬼,千叮万嘱让我带他回顾家村,还说,就算入不了顾家的坟,也要葬在顾家村的山上,好让他能看到家乡的山山水水。”

“他还记得……我还以为,他享了荣华富贵,便忘记这儿的穷山恶水了。”老人看到玉坛子便知道里面是什么,不由又是一阵激动,颤抖着双手接过,抱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摸着盖子,混浊的泪大颗大颗的掉落在坛子上,又顺着坛子的线条滑落。

“师父一生漂泊,虽衣食无虞,但荣华富贵却也差得远了。”顾沫凌闻言忍不住辩解,她虽然不知道师父真正的来历身份,不过,跟着他的那些年,见他游历天下救济穷苦,往往连自己的酒钱都施舍出去,自然知道他并不是贪图荣华富贵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老人连连点头,“好孩子,快起来,这一路辛苦了。”

“师父待我恩重如山,能完成他的遗愿,再辛苦也是值得的。”顾沫凌浅笑着站起身,她说的倒是真的,如果不是师父,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在这个时空生存,她醒来的那一刻,得知自己的奇遇,彷徨过,纠结过,不安过,是师父说:既来之则安之,然后耐心的教导了她许多许多,天知道她有多庆幸自己的好运气,在“穿越”成灾的故事里,像她这样穿过来还有人引导有人照顾的好运并不多。

“六十年了,我们还以为他早就没了,没想到……唉,回来就好。”老人仍沉浸在悲伤中,好一会儿才就着袖子拭去泪水,“看我,只顾着自己抹泪,都忘记招待贵客了,快,西子媳妇,沏茶。”

很快,便有个年轻的妇人提着茶壶和碗上来,瓷制的粗碗里放了些碎沫,看起来像是茶沫,黑黑的又似不像,热热的茶水冲泡后,碎沫在水里一番翻腾,散出淡淡的黄晕,妇人冲顾沫凌笑笑便退下了,细眉细目的颇为喜庆。

“姑娘是哪里人?”老人仍抱着玉坛子不撒手,不过,此时已略略收起了悲伤,问起顾沫凌以后的打算,他并不知道顾一凡的情况,所以对这个自称顾一凡徒弟的小姑娘自是一无所知,便细细问起,想从她的话里多知道些顾一凡的事情,“今年多大了?怎么会拜我二弟为师的?”

“我……师父说,我可能也是顾家村的人。”顾沫凌虽然自己也有些疑惑,但还是说起顾一凡临终时告诉她的身世,“我未记事时便被人拐至山外,是师父救了我,将我抚养成人,这些年,师父多方打探,终探得我的身世,才知我原也是这顾家村附近的,只是,具体是哪家却未能得知,这次回来,除了送师父回乡之外,师父还让我寻回亲生父母,认祖归宗,还请前辈多多帮扶,帮沫凌寻回家人,沫凌不胜感激。

“你是顾家村的人?”老人吃了一惊,就连院子外围观的人也纷纷窃窃私语起来,个个打量着顾沫凌,细想着哪家哪家曾丢失过女儿,又比对着想哪个和顾沫凌生的相似,一时间,各种声音充斥。

“师父是这么说的,只可惜寻不着当年将我偷出顾家村的伢婆了,也只知个大概却不能知父母具体名姓。”

“你今年多大了?”老人点点头,问及年龄。

“虚岁十六,师父当年救下我时,说是三四个月左右,这些年,师父一直漂泊,未能回来细查,便因此搁下了,若不是……这些年,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孤女。”顾沫凌有些伤感,真正的她,不是到最后也没能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吗?

“十六年前……”老人沉吟着,似是在想什么事,“十六年前失踪的孩子,我们村里便有好几个,听说附近村里也有不少呢。”

“都是和我一般大的吗?。。com。”顾沫凌吃了一惊,原来和她一样被拐的孩子这么多,那些人贩子真的好缺德……

“那倒不是,最大的有三四岁的,小的也有未满月的,都说是被山里的狼叼走了,所以,后山自那时起便被封锁了起来,这些年倒是相安无事。”老人想起往事不由唉声叹气,“你可有别的什么凭证?”

“没有。”顾沫凌摇了摇头,倒不气馁,前世,新闻里报道的类似寻亲话题不少,经历多少辛酸苦难,到最后好不容易找到了亲人,所有条件都符合了,最后基因一验,却证实找错了人,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那样的时空也能出错,别提在这里了,什么凭证都没有,寻亲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你暂时先住在我家吧,寻亲的事,慢慢来,总会找到的。”老人安慰道,显然是已把事情记在心上,他站起身,招呼家人收拾空房间安顿顾沫凌主仆。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