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一样的脸不一样的人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06一样的脸不一样的人

006一样的脸不一样的人

那天是七月十五,传说,七月初一到十五日鬼可以来阳间,而十五夜子时是众鬼返回阴间的最后期限,那样的日子,向来是最忌讳最凶险的,可是,她的母亲却偏偏违反常规选了那么一个最凶的时辰开坛作法。

从小到大,看惯了母亲装神弄鬼的把戏,顾沫凌压根就不信什么鬼神,可是那天,在得知母亲要在子时设坛作法时,顾沫凌心里便莫名的慌乱,她实在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选择平时都忌讳的时辰去作什么法,她竭力想要说服母亲改时辰,可是那一次,母亲异常坚持,生气的她,径自把自己关在了房间里,赌气不去帮忙。

但,当午夜将近的时候,她却还是没能忍住那强烈的心悸感,急急的跑出了房门,往村子后的林子里跑去。

那儿,是那个村的宗祠所在,白天去查看的时候,她就没来由的觉得阴森森的。

天空没有一粒星辰,只有一轮满月高高悬着,泛着妖异的光,照得整个村子煞白煞白,村子里安静极了,顾沫凌一个人飞快的奔跑在小路上,却没惊动任何一家,她心里隐隐觉出不对劲,她明明记得白天看到好多家都养了狗的,怎么可能这么安静?

难道传说是真的?

顾沫凌忽然间觉得毛骨悚然,只觉得四周阴森森的更加碜人,她不敢怠慢,拼了命的往林子里跑。

林子里,有一片很大的圆形空地,村子里的宗祠也不知是什么时代建的,大门的漆都已经有些斑驳,在月夜中,更显得几分诡异,此时,她的母亲一身夸张的装扮,正举着那把宝贝桃木剑肃立着,嘴唇不断的嚅动着,身前的案桌上摆满了各种道具。

顾沫凌无暇注意那些,她只想早些拉走母亲离开这儿,她没注意到地上那大大的八卦图。

当她踏上那个八卦图时,异象突生。

天上那轮满月妖异的光芒大盛,一道闪电凭空劈下,倒霉的顾沫凌就这么中招了,整个人被一团光芒笼罩,整个人竟动弹不得,只是在恍惚间,她看到母亲绝望伤心的眸,还有母亲那凄厉呼唤声……

“小姐?小姐?!”耳边,传来寻梅担忧的呼唤,顾沫凌回过神,才发现自己脸上已满是泪水。

“小姐,你怎么了?”寻梅见她久久不说话,只是看着那妇人不断的掉泪,不由着急了,忙上前扶住了她的手臂。

“妈妈……”顾沫凌此时却顾不得理会寻梅的疑问,泪眼模糊间,母亲的脸竟和眼前的妇人合在一起,她心里无比渴望有个答案:母亲也穿过来了吗?

“我的儿啊,都是娘不好,要不是娘太粗心,你也不会受这么大的苦了。”妇人刚碰到顾沫凌的手,便扔了手中的木棍,一把抱住了顾沫凌大哭了起来。

泪水滴在顾沫凌的脸上,口口声声的愧疚,终于唤醒了顾沫凌的理智,她不由苦笑,这穿越又不是坐飞机,哪能说穿就穿呢,眼前的人只不过是有着和母亲一样的脸而已。

“我的儿啊……”妇人一遍又一遍的哭诉着当年的事。

顾沫凌抬头看着眼前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脸,泪水不由自主的滑落。

六年了,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恨母亲的,要不是母亲的一意孤行,她怎么可能会到这儿?于是,这么多年来,她刻意的忘记自己是谁,刻意的忘记自己的母亲,刻意的将自己那一世的二十年当成泡影,她努力的让融入这个时代,努力的做师父的徒弟,努力的接收这个时空的一切一切。

可是,此时此刻,看到这么一张脸的时候,骨子里的思念顿时如决堤的洪水般涌入了她的心房,压得她几乎透不过气来。

妈妈……

二十年来,母女相依为命,母亲对她的种种呵护,种种包容,如电影般在她心里闪过,她才明白,原来自己对母亲的爱竟是那么深,这些年刻意的遗忘,不是因为恨,而是因为她的不敢面对,她不敢面对失去母亲的事实,她不敢去想母亲失去了她会怎么样,她更不敢面对自己无法再见到母亲的事实。

没有了她的陪伴,母亲过得可好?是否还像以前那样敛财如命?是否还在重复那装神弄鬼的“渡魂师”职业?

也许,母亲真的不像她看到那样……顾沫凌想起最后看到的那一幕,那样的母亲,肃穆庄严,哪里像平时的那般不靠谱……

耳边,妇人的哭诉仍在继续,顾沫凌收回了飘远的心思,稍稍离开了妇人的怀抱,抬眼看着这张脸,也许,是上天可怜她,才会让她重见母亲的脸吧。

“娘。”顾沫凌止了泪,柔柔的唤着,自己已是回不去,能有一个和母亲一般容颜的娘也不错。

“娘,七妹回来了可是天大的喜事,你这样,七妹瞧着也难受啊。”刚刚那两个年轻媳妇之一上前搀扶妇人,“还是先让七妹进屋吧,山里的夜,可凉着呢。”

“是啊,娘,进屋慢慢说吧。”二全伸手扶起顾沫凌。

“哎,哎,是娘糊涂了,快,二全,英子,快带你七妹进屋。”妇人这么止了泪,摇晃着站了起来,一边让儿子带顾沫凌进屋,一边却紧紧握住了顾沫凌的手不松开,脸上满满的泪水,嘴边却扬起一抹灿烂的笑。

“二全他娘,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一直以为女儿没了,现在女儿回来了,还是这么个天仙一样的人儿,可得好好置办置办,酬酬神,随便也请大伙儿一起乐呵乐呵吧。”院子里,一个略略尖锐的声音笑着挤了过来,殷勤的冲着顾沫凌笑,“这两天没少听大伙儿说到你,今晚这一见,果然是个天仙般的人啊。”

顾沫凌看了看,见是个挺肥壮的妇人,看着比她的娘要大些,笑容却和周氏十分相像。

“这会儿可把我家枣花给比下去了,今年也有十六了吧,比我家枣花大两岁呢,我家枣花啊明年就出阁了,不知道乖侄女可许了人家没?我娘家兄弟家的三儿子今年二十了,还没娶妻呢,乖侄女要是有心,改明儿我帮你说合说合?”妇人自顾自的说着,丝毫没注意到顾沫凌微微皱眉的表情,她边说边往后面招呼,“枣花,来,叫姐姐。”

“姐姐。”被她扯过来的少女脸圆圆的,肤色黝黑,身材也颇有乃母之风,只是看着有些羞赧,飞快的看了顾沫凌一眼,轻轻的叫了一声便站在了一边。

“这位大娘,我们家小姐的事不劳你费心。”寻梅原本只是冷眼瞧着,可是,当她听到这妇人无知的言语时不由恼了,“我家小姐的亲事,岂是你能说道的?京都那些王侯公子都入不了我家小姐的眼,难道你家什么兄弟的三儿子比京都的公子们还有出息不成?”

“寻梅,不可无礼。”顾沫凌忙阻止寻梅的话,她并不是怕得罪了谁,只是自己初来乍到的,弄不清这人的身份,还是小心些为好,免得抹了爹娘的面子。

如果说,一开始只是为了完成师父临终的嘱咐,那么,在见到“娘”的那一刻,顾沫凌的心思便变了,上一世,她活了二十年也不知道父亲是谁,一直都是和母亲相依为命,来到这儿的这六年,身边也只有师父母寻梅,在她的潜意识里,她是多么渴望家人的温暖,而现在,她不仅有爹有娘了,还有这么多的兄弟姐妹……在顾沫凌心里,她已经认可了这些家人,便在不知不觉间为他们考虑起来。

寻梅不以为然的撇撇嘴,退到一边,眼神犀利的看着那妇人,仿佛说她再敢胡说半句便不客气似的。

“我这不是替乖侄女着急嘛……虽说女儿不愁嫁,可毕竟也十六……了嘛……”妇人讨了个没趣,又见寻梅冷眼瞪着她,不由咽回了后面的话讪笑着站到一边。

“多谢这位大娘关心,只是沫凌这么多年未能伺奉父母,还想在家多陪陪双亲,至于亲事,就不劳您费心了。”顾沫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语气却疏离而淡漠,让人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各位,夜深了,都回吧,我家侄女刚回来,一家子一定有许多话要说,咱们就不打扰了吧?。。”顾言槐忙打圆场,笑着请围观的乡亲们离开,又转向顾沫凌问道,“沫凌,现在不早了,不如先回我家歇着吧?。。”

“他六叔,还是不麻烦了吧,一会儿让英子去他四哥那儿睡就行了。”妇人紧紧拉着顾沫凌的手不愿松开,生怕自己一松手顾沫凌便要消失似的。

“三嫂,我爹说了,以后沫凌就住我家吧,他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怕沫凌不习惯。”

“六叔,我还是住家里吧。”顾沫凌看了看黑暗中的院子,隐隐看到五间土坯茅草顶的屋子一溜排开,心里便知道顾一尘让她回去住的意思,但,感觉到妇人紧张的手,她不由心软,“寻梅,你随六叔回去住吧。”

“我不,小姐住哪儿,我就住哪儿。”寻梅固执的摇头,很坚定的站在顾沫凌身边。

“好吧,一会儿我送两床被褥来。”顾言槐见状理解的点点头,见顾言生要说什么忙抢在前面说道,“三哥,你就别推辞了,你家的情况如何,我们还不知吗?我呢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沫凌可不单单是你的女儿,也是凡叔的唯一传人,你呀,就让我们也为她尽尽心吧,好了,你们也别在这院子里站着了,赶紧进屋吧,我一会儿再来。”

说完,便提着灯笼大步走了。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