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堪比寒窖的新家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09堪比寒窖的新家

009堪比寒窖的新家

顾沫凌这一觉,睡得极沉,当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阳光透过窗台投在**、地上,满室暖意,顾沫凌翻了个身,睡眼朦胧的看看屋顶的茅草,又看看斑驳的土墙,一时竟有些分辩不清是梦是幻。

“二嫂,我来我来。”屋外响起寻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俐落,“你现在可是双身子,可不能大意,这些粗活以后就由我来做吧。”

“这怎么使得?”

“有什么使不得的,小姐的家就是我的家,为家里做点儿小事还有什么使不得呢,二嫂如今身子重,做这些粗活才叫使不得呢。”寻梅笑盈盈的说着,似乎是在和谁争做什么活儿。

“这孩子,可真会说话。”这声音有些苍老,不过,却不难听出语气里的欢喜,“莺儿她娘,你就歇着吧。”

“嗳,那就辛苦妹妹了。”温婉的声音里似乎有些颤颤的感动。

“不辛苦不辛苦。”寻梅边笑边说。

顾沫凌静静的听着,心里莫名的安宁,这就是她的家啊,完整的家,有爹,有娘,有哥哥嫂嫂,还有一个体贴周全的妹妹……

身在单亲家庭里的她,异常渴望能有个温馨的家,可是,前一世的二十年,她只能将这渴望压在心底,来到这一世的六年间,她以为自己是个孤女,身边只有师父和寻梅,可如今,师父虽然走了,她却得到了一个完整的家,漂泊的心,终于能安定了下来。

至于昨晚寻梅的担心,她倒是没放在心上,她从不认为自己有多能耐,她只不过是个很平凡很平凡的女孩,如果,能遇到一个彼此相爱甘苦于共的人,富贵也好贫穷也罢,那都不是问题。

就像《天仙配》里的七仙女,董永的寒窖虽破,却也是她的安乐窝。

顾沫凌微笑着,在被窝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掀开被子坐起,冲着窗外喊了一声:“寻梅。”

“嗳,来了。”寻梅脆脆的回应,没一会儿,门便开了,手里还端着一盆水,“小姐这一觉睡得可真香。”

“你就笑话吧。”顾沫凌听出她话里的戏谑,无奈的摇了摇头,“什么时辰了?”

“都快午时了,小姐赶紧起吧,大嫂一直热着你的早餐呢,现在又快用午饭了。”寻梅绞了帕子递给她,“小姐先将就着擦擦吧,等下午我去挑了水再给小姐准备热水,以后呀,只怕又多了件将就的事了。”

顾沫凌正用帕子拭脸,听她又提起将就的事,不由失笑:“你倒是说说,是什么得将就的事?”

“缺水。”寻梅干干脆脆的抛出两个字,从床头提过一个包袱,取出一套衣衫递给顾沫凌,“先将就着擦擦吧,我去外面守着。”

顾沫凌一愣,瞬时明白寻梅的意思了,她素来爱干净,就是这几个月四处奔走,也会尽可能的找落脚的地方住宿,可自从离了泽城后赶了几天的路才到一个叫王家集的地方,舒舒服服的过了一晚上又上了路,整整六天,才找到这儿,这一路上,也只是将就着在河边简单擦擦身,她早就觉得身上不自在了,可是,人在旅途,有不便是难免的,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家了,居然还是得将就,那以后该怎么办?那可是长长久久的事啊。

顾沫凌顿时苦了脸。

不过,她也不是那种遇事就自怨自艾的人,她的苦恼只是一时的,想归想,动作却是不慢,没一会儿,她已擦过了身子,换上了另一套衣衫。

随意的将满头青丝挽在脑后,便开了门,寻梅果然守在门口,一看到她开门便闪进了屋子,自去收拾。

“寻梅,这儿的净房在哪儿?”顾沫凌想了想,还是决定先问问寻梅,看她早上的俐落劲显然已对这儿非常熟悉了。

“就是屋子右面还要过去点儿呢,小姐,你可得小心些,那儿脏得很。”寻梅听到忙放下手中的水盆,“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成。”顾沫凌摇摇头,从包袱里取了些手纸,开门出去。

昨夜来的时候天黑,院子里又满满的挤了人,顾沫凌也只来得及看到个轮廓,此时,她才看清自家的院子什么样子。

五间土坯茅草顶的屋子靠着山体一溜排开,屋前空地离地沿大概有三米距离,最边缘处用半人高的树枝和用藤条密密的串边成栅栏,栏边开拓了长长的一溜菜地,上面种了些蔫蔫的菜,屋子右边种着几棵大树,树下也用藤条和树枝圈起,里面养了几只鸡。

屋子左边一直走,便是山路台阶,顾沫凌这才看清原来这儿的人家并没有院子,除了屋子,就是在门口空地上种些菜,就像她现在的家一样,门空空出来的地既是院子也是几家共用的路,只是她家在这块地垅的最里面,使用也比别家方便些,此时,门口便放了张小方桌子,四周围了些小的树桩当凳子,她的娘和二嫂正坐在那儿。

“娘,二嫂。”顾沫凌看到院子里的两个人,笑着打了声招呼。

“凌儿,来,坐这边。”老妇人听到她的声音高兴的朝她的方向伸出手,她已经知道女儿现在的名字,“累着了吧?饿不饿?你大嫂一直给你热着早饭呢,信娃他娘,快把凌儿的早饭端出来吧。”

一气儿的又问又喊的,倒惹得顾沫凌有些措手不及,她正要阻拦,却见大嫂已端了一碗粥出来了:“七妹起来了,这粥还热的呢,先吃着,一会儿就开饭了。”

“谢谢大嫂。”顾沫凌笑着道谢。

“谢啥。”大嫂笑着摆摆手,又进了屋子。

“快过来吃吧,凉了就不好了。”老妇人催促着。

顾沫凌站在门口有些尴尬的指了指屋后,“我先去下后面。”

“去哪儿?”老妇人奇怪的问。

“婆婆,我陪七妹去下。”二嫂却反应过来了,朝顾沫凌招招手,“七妹,从这边走。”

“谢二嫂。”顾沫凌感激的笑笑,跟在后面,往屋子右边绕去,她才发面,圈起的鸡圈子边上还空出了条小路,再往里走居然内有乾坤,边缘种着一排树,靠山体的边上搭了个两个木棚子。

“七妹,右边的前天刚出过肥,略干净些。”二嫂停下脚步,指了指最边上那个棚子。

“谢二嫂。”顾沫凌笑笑,径自过去推开了门,一股子臭味扑面而来,她忍不住捂了嘴子,里面只有一个大坑,上面横着两个木板,人踩上去还发现“咯咯”的声音,顾沫凌心里叹息不止,不过现在也不是讲究的时候,她屏住呼吸、心惊胆战、小心翼翼的解决了生理问题,快步走了出来,站在棚子外使劲的挥了挥袖子。

二嫂还站在那边等她,看到她的举动不由轻笑出声,指了指边上:“七妹,这儿有水。”

顾沫凌这才发现树底下居然还看着一个木桶一个缺了口的木盆子。

“我刚来的时候和你一样不习惯,这木桶还是你二哥特意放在这儿的呢。”二嫂似是想起什么,脸上有些黯淡,不过很快便笑着解释这桶的来由,“他每天都会去挑了水放在这儿,放心吧,这水只我一人在用,干净的很。

说完便上前从木桶里取出一个葫芦勺子舀出一勺水。

顾沫凌也不客气,细细的洗了水,两人有说有笑的回到院子里。

“凌儿,粥都凉了。”老妇人一直注意着这边,听到她们的脚步声忙催促道,双手摸着桌子的边缘,慢慢的摸到了碗,那碗中盛得满满的粥,只是有些稀薄。

“娘,没事的。”顾沫凌坐到她身边,捧起桌上的粥慢慢的喝着,时不时的问上几句。

老妇人说的无非就是自己对女儿的思念之情,中间还夹杂着几个儿女如何如何,倒是二嫂心细,闲聊间将顾家的情况一一介绍了个详细。

顾沫凌总算弄清楚了自家的底细,知道她的娘姓李,大哥叫顾行周,大嫂姓杨,名叫二春,娘家在几十里地外的杨家村,顾沫凌的三妹顾秋菇就是嫁给了大嫂的娘家哥哥,二哥叫顾行全,而二嫂,自称姓王,闺名瑾珏,至于娘家,她却缄口不言,而是转移了话题说起了顾沫凌的四哥顾行正,大伯顾言林近三十了才娶的妻子,结果才一年,妻子却因难产而亡,就连孩子也一起没了,在这儿娶妻本就不易,丧了妻的大伯便彻底熄了再娶的心思,后来便从弟弟家过继了一个儿子,便是顾行正,那时他才五岁,如今也有二十了,亲事却仍没着落,不过,他家里地里却是干活的一把好手。

然后就是五哥顾行英,今年二十岁了,也是该成亲的年纪。

再就是顾沫凌的堂妹顾冬菇,今年十四岁,是三叔三婶的心头肉,三叔顾言山二十六岁时才成的亲,过了五年才有的这个女儿,后来便再无所出。

原本,顾家三兄弟分家时,情况都是差不多的,可是后来,顾言生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出世,到顾沫凌兄妹失踪后,顾言生和李氏又相继出了事,日子便一日比一日艰难了,如今,反倒是三兄弟家最差的,家中只有五亩薄田七亩山地,在顾行周几兄弟的操持下勉强能养活一家人。

“诺,这边上就是大伯家,再过去就是三叔家。”王瑾珏指了指旁边的屋子。

顾沫凌看到,几家并未连在一起,中间各隔了一小块空地,大伯和三叔家各是四间屋子,这么一对比,自家这么多人才五间屋子便显得拥挤许多。

而自家五间屋子,最中间的被隔断了,昨晚顾沫凌便看到隔断间有个门,看来里面应该是厨房才对,而剩下四间屋子,爹娘一间,大哥一家四口一间,二哥家现在虽是三个,但二嫂的肚子看着也有五六个月了,如今自己和寻梅又占了一间,现在五哥未成亲倒是可以和四哥挤一挤,但是这样下去,连个屋子也没有,他的亲事不是更悬了吗?

顾沫凌越想越觉得自己有好多事要做。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