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明知山有虎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12明知山有“虎”

012明知山有“虎”

顾沫凌在地头上陪了一会儿,见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便跟着杨二春回了家,到家的时候,院子里只有寻梅在晒洗好的衣服。

“小姐,我正打算晒完衣服去找你呢。”看到顾沫凌回来,寻梅赶紧扔下手里的衣服便要迎过来。

“找我作甚?我又不是小孩子,你还怕我丢了啊?”顾沫凌笑着,快走几步过去帮着晒衣服,杨二春挎着篮子进了厨房。

“小姐还是歇着吧,这儿有我呢。”寻梅却不让她动手,很俐索的拿起木盆子里最后一件衣衫,拧了拧,抖开甩上绳子,用手抚平衣衫上的褶皱,才端起木盆放到屋子边上。

“寻梅,我们可还有剩下的干粮?”顾沫凌想起在王家集的时候买了不少肉干和饭团子等当干粮,原是备了半个月的量,这才走了五六天便找到了顾家村,想来还剩不少,“还有,我们手上的现银还有多少?后天有行脚商经过此地,我们到时先去看看,若有合适的给家里添点儿家什,另外,也给家里每个人备份礼,还有大伯公家,也别落下谁,都备上礼。”

“是,我原就打算做完事便收拾的,正巧小姐就回来了。”寻梅笑着应下,开了屋门等顾沫凌进去,自己跟在后面,到床头取出一个小包袱,解开后,里面还有一大包的兔肉干,一包葱花饼,一包从泽城买来的果脯,里面的果脯种类繁多,是顾沫凌和寻梅两人共同的爱好,“小姐,这果脯也要拿出去吗?。。com。”

顾沫凌一听就明白寻梅的意思,她是舍不得,当下笑着说道:“留一半吧,另一半分一分,给大伯公家一份,给鹊儿莺儿一份。”

“是。”寻梅原是考虑到这果脯是自家小姐喜欢的,而这穷山沟的只怕也难买到,送人虽然新鲜,但送出去了自己想吃便难了,这才出言问的,此时听顾沫凌这么说,也就不再说什么,只将每样捡了些出来,将剩下的分成了两份,然后拿了一份去找杨二春。

厨房极小,砌了个双灶的灶台,边上放了个大水缸,靠墙边摆着一个木架子,上面放着几个藤编的扁箩筐和一些厨房用的东西。

杨二春正和王瑾珏一起,站在灶台前数鸡蛋,见到寻梅拿了三个纸包子进来,都有些好奇。

“大嫂,二嫂,这是小姐让我拿来的,这两个是在王家集买的兔肉干和葱花饼子,这最下面的是在泽城买的果脯,这些原是我们当干粮用的,味道还不错。”寻梅将纸包放到灶台上。

“兔肉干?”杨二春惊讶的看着那几包东西,小心翼翼的打开纸包,里面飘出的香味,让她惊喜万分,“这么多!”

“蜜饯……”王瑾珏却对那包果脯感兴趣,捏起一粒青梅,眼中隐隐有泪光闪过。

寻梅没看清,只以为她是对这青梅感兴趣,毕竟是有孕在身,爱吃这些酸甜的果脯也是可能的,对杨二春又说了几句便回房找顾沫凌去了。

到了屋子里,顾沫凌正坐在床边,拿着一枝长长的树枝在地上写字。

寻梅走近一看,发现她写的大多数是家里要用的东西,如缺几床被铺,缺什么家具,要买什么东西,还有给谁家准备什么礼物,甚至连端午节要用的,还有准备宴请村民要用的,一一罗列在内。

“寻梅,我们身边还有多少银子?”顾沫凌见她进来,便停了手,坐直了身子问。

“大概还有二百两吧,大多是两张五十两票额的银票子,八张十两的,还有些就是碎银子,约有四十多两。”寻梅略一思索,便报了个大概。

“不知道这些得多少……”顾沫凌皱着眉,看着地上的字发呆,一直以来,都是师父和寻梅在照料这些,她根本不懂这些行情,说起来,今天想到的那个念头,还真的有些异想天开了,自己前世又不是学经济的,唯一的和赚钱挂上勾的就是她有个敛财如命的老妈,整天在她面前大谈怎么怎么才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把钱贡出来。

“应该花不了多少的,又不用买顶顶好的,只要实用就行了。”寻梅侧着头看了下,她倒是比顾沫凌好点儿,平时也知道些价,可是,顾一凡带着她们,一直都是四海为家,多数都是住客栈,赶不上村子的时候,就是露宿,怎么买到最合适的干粮,倒是她擅长的,说到居家过日子要用的东西,她也是两眼一抹黑,就是直觉得认为,花不了多少,至少,这么点儿东西,剩下的钱绰绰有余了。

就这样,两个都不懂价的小姑娘,坐在床边商议了许久,想能想到的,有用的没用的,都给列了出来。

顾行英来喊她们吃晚饭的时候,看到地上密密麻麻的字不由愣了好半天,寻梅解释这些都是后天要买的东西时,他仍半天反映不过来,到最后才嚅嚅的问:“这么多?”

寻梅肯定的点点头。

他才傻傻的搔了搔头,咕哝着说了一句:“早知道我就多编点儿藤筐了……”

顾沫凌和寻梅面面相觑,不明白买这些东西和他编藤筐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担心这些东西买了没地方装?

到了堂屋,一家子除了顾行周和顾行全,都到齐了,信娃、鹊儿和莺儿三个坐在桌边,直盯着桌上的汤吸鼻子,顾沫凌好奇的一看,原来是寻梅下午送过来的兔肉干和葱饼,只是,兔肉干被剁得极碎,给熬成了汤,边上还有一个拌野菜,一个水煮大白菜,葱花饼也被切成细细的丝,再就是一大箩的馍馍。

“凌儿,来这边坐。”李氏和顾言生面对着门坐在,李氏的听觉极灵,凭着脚步声便知道顾沫凌来了,忙伸出手招呼她到边上坐,“凌儿,你带的肉干可真香呢,一会儿多吃点儿,啊。”

“娘,你要喜欢,我以后多买点儿。”顾沫凌到她身边坐下,笑着看着那三个眼睛都看直了的小馋猫,“信娃,鹊儿,莺儿,喜欢吗?一会儿多喝点儿哦。”

三个小馋猫眼睛都没移开,只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咦,大哥和二哥呢?”顾沫凌看看顾言生,她记得他们说要去后山,可是,顾行英都回来了,怎么他们还没回呢?

“是啊,这么晚了,他俩怎么还没回来呢?英子啊,去看看,喊他们快回来吃饭,晚上有肉汤喝呢。”李氏显然很高兴,指挥着顾行英去找人。

“好。”顾行英伸头看了看门外的天色,脸上也有些忧色,听到李氏这么吩咐,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大周媳妇,给他们哥仨留些菜,咱们先吃吧,几个娃儿都饿了。”顾言生虽然脸上也有忧色,不过,他看看信娃三个,还是决定先开饭。

“锅里还有汤呢。”杨二春闻言,便拿了碗均了些菜,又留了馍馍,才给信娃几人各人舀了碗汤,一人一个馍馍,让他们掰碎了泡在汤里吃。

信娃几个早就等不及了,捧着碗就稀哩哗啦的喝了起来,没一会儿便喝了个精光,鹊儿还夸张的伸着舌头去舔碗底的汤汁,杨二春笑着拍了拍鹊儿的头,又给三人添了一碗,几人才算吃饱。

一家子高高兴兴的吃完了饭,杨二春朝门口看了好几次,顾行周等人仍是不见踪影,不由有些心不在焉,就连顾言生,脸上的忧色更是显而易见。

王瑾珏瞧着有些疑惑,见杨二春收拾了碗筷进了厨房,便跟着去帮忙。

“我出去看看。”这边,顾言生终坐不住,起身往外走。

“让他们快些回来。”李氏却没半点儿担忧,似是习惯了他们早出晚归。

“嗳。”顾言生应了一声,人已一瘸一拐的走远。

顾沫凌隐隐觉出不妥,下午在地头上,他们说到进后山时,顾言生和杨二春明显的脸色不好,难道这后山进不得吗?

就在这时,厨房里传来一声惊呼:“什么?进了后山?”是王瑾珏的声音……

“谁?!谁进了后山?!”李氏顿时惊慌起来,侧过了身冲着厨房喊。

“婆婆,二全他们都去了后山了。”王瑾珏冲了出来,脸色发白,后面跟着无奈的杨二春,低了头不敢看李氏。

“啊!”李氏顿时软倒在地,众人又是一阵忙碌,好不容易才让李氏顺过来气,就听她一声“儿啊”便大哭了起来。

“大嫂,这后山,是怎么回事?”顾沫凌这才意识到事情好像有点儿严重。

杨二春这时也被李氏和王瑾珏的一惊一乍吓得不轻,只是嚅嚅的说道:“我不知道……平时大周他们也是去过的,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这后山可是死路啊,进去的人十个有九个回不来,你为什么不拦着他们?为什么还要替他们瞒着?你……你究竟是存了什么心啊?”李氏不管不顾的抓着杨二春的衣襟拉扯起来,哭得黑天黑地的。

“不是的,婆婆,当时公爹也在,公爹也同意的,婆婆说今年七妹刚回来,端午节要好好热闹,家里又没什么能拿出去换的,二全他们就……就……我哪儿拦得住啊。”杨二春不敢拂开李氏的手,只是任她推搡,自个儿掩面哭了起来,一边三个小孩子见到这场面都有些吓到,此时更是哭闹不止。

顾沫凌没想到,这后山原来竟这么可怕,不由暗暗后悔自己当时没多问一句,现在只希望哥哥们不要出事才好。

“后山怎么走?”她顾不得安抚她们,只是拉着唯一看起来还镇定些的王瑾珏。

“我带你去。”王瑾珏飞快的抹了抹脸上的泪痕,率先进了门。

“小姐,我也去。”寻梅正搂着三个小孩子哄着,看到顾沫凌要走,便明白她要做什么,只是哄了信娃带着两个妹妹,自己在后面紧跟了出去。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