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果然危险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17果然危险

017果然危险

有了明确的目确,便好办了,没一会儿各人便分好了队,但凡有些劳力的人都参加了挖水道砍树木的队伍,就连老弱妇孺也跟着顾行英去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儿,具体如何做,顾沫凌已插不上手,顾言槐几三兄弟无论哪个也比她有威信有能力,所以,她很聪明的陪在顾一尘身边,听着他“调兵遣将”。

他的几个媳妇也各自分到了任务,就是组织人手前往祠堂,当然,她们并不是去开祠堂,祠堂并不是女人们能随便进的,她们去的目的是为了给大伙儿做饭,而祠堂外便是一片颇大的空地,侧边还建了厨房,平日里族里有什么大事,或是哪家有什么红白喜事,都会借用这儿的厨房和空地办席面。

顾一尘是考虑到各家都出动了,为了早日完成这大事,便作主开大灶,统一做饭,至于吃食,自然是各家都贡献一点儿了,大伙儿对这个倒是没意见,纷纷均出自己家的那点儿存货交给做饭的妇人们。

为了镇得住场面,又派了两位有辈份的老人前往祠堂指导。

“大伯公,还有两件事。”顾沫凌等到人群散去,院子里只剩下几个人的时候,又说起了另两件事。

“说吧。”顾一尘此时对顾沫凌更是信任,便是路老等人也不再多罗嗦,虽然,路老看顾沫凌时仍是斜着眼睛,不过至少不再呛声了。

“我们是否该派人去陈家岙找他们村长知会一声?”顾沫凌也是考虑到村与村之间的关系,能不闹僵是最好的,不然将来因为些小事整天闹得不安生便烦了,“还有官府的人,最好先通通气,免得有什么纠结,被陈家占了先通融了,我们会落了下风。”

“天高皇帝远,官府哪里会管我们这儿的事,这儿都几十年没来过官府的人了。”顾一尘叹了口气,“不过,派人知会陈家岙村长还是必要的,那陈大春虽然可恶,不过,与旁人无关,我们也不宜与整个陈家岙结下梁子,毕竟都有儿女亲家在呢。”

“这事,让言柏去一趟吧,他丈人家就在那儿,去了也有个说头。”路老这回倒是又说到点子上了。

“嗯,没错,就说是去丈人家,那陈大春也不至于会使什么坏,还有杨家村,魏家岙,徐村,也得派人去说说,要知道另外一支被截的水流便是通往那边的。”顾一尘赞同,环顾了一下,却发现年轻一辈的都走了,剩下的只有几个老的,一时有些为难该让谁去找人。

“大伯公,还有一件事,就是为了防止陈大春使坏,若是他得了消息起了恶心去推了那泥墙,我们村又有那么多人挖水道,要是那水一冲下来,只怕……后果不堪设想。”顾沫凌言下之意不言而谕,几人听闻一想到那场面便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纷纷说得预防,至于该如何预防,顾沫凌原就没指望他们说出什么来,不过他们害怕陈家恶仆恶犬也是情有可原,“以防万一,那儿也得派人看着,我和寻梅倒是会些功夫,不如让我们去吧,顺便通知二伯他们去办事。”

“也好,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的也跑不动了,只好让你们年轻人多动动,不过,你们俩个总归是姑娘家,若是对上陈大春的人,能避则避吧,被他们盯上也是麻烦事。”顾一尘自然是同意的,不过他担心两个姑娘家的,无论有没有冲突,对上了那些人难免会吃亏。

“没错,被人抢了亲可就由不得你们了。”路老睨着眼打量着顾沫凌和寻梅,似是不满的嘟哝了一句。

顾沫凌却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好意,心里不由宽慰,看来这路老也是刀子嘴豆腐心的类型,想来他针对她的原因还是因为师父吧。

从村长家出来,顾沫凌让寻梅先赶去那个小树林,她顺着水涧慢慢寻人。

今天,几乎整个顾家村的人都出动了,个个干劲十足的来来往往,见着顾沫凌都纷纷打招呼,或热情的赞几句顾沫凌能干,或憨厚的露出笑意,已全然没了初来时对她的探视和疏离。

顾沫凌只觉得心头暖暖的,前世的她,很小的时候便跟着母亲离开了家乡,见多了人情淡薄,此时面对这些善意而憨厚的笑脸,心里说不出的受用,仿佛她生来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似的。

跟几位乡亲打听了顾言柏的所在,顾沫凌很快便找到了那儿,顾言松也在,正在分派谁负责清理杂物,谁负责疏理水涧,顾沫凌看了看那些水池子,水浅的几乎见底。

“二伯,四叔。”顾沫凌忽然想起自己疏忽了一件事,忙上前提出来,“这儿的水可有派人储备起来?”

“啊?储水作什么?这池子里的水也够用,而且等水一下来,不就什么都解决了吗?。。com。”顾言松一愣,一时没明白过来。

“这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一旦开动起来,难免会让水变得污浊,还是先让人多储些吃用的水吧,以防万一。”顾沫凌笑道,“二伯,还得请您去趟陈家岙,跟那儿的村长知会一声,具体的,您回家一趟,大伯公会告诉你的,还有杨家村和魏家岙徐村,都得派人去说一下呢。”

“嗳,我这就回。”顾言柏没有意见,将这儿的事全交给了顾言松,自己选了三名合适去杨家村和魏家岙报信的人一起回了家。

“侄女,这儿具体怎么做,还得你费费心。”顾言松并不因为顾沫凌年轻便轻视了她,而是很客气的请她一起。

顾沫凌心想着自己反正也没什么事做,而这事儿又是自己掺和的,当下也不推辞,和顾言松两人顺着水道慢慢往上走,边走边安排人清理杂物,至于怎么挖怎么储水,顾沫凌根本没有经验,都是顾言松说了算。

走了半天,顾沫凌才发现,这儿的水涧并不是笔直往上的,而是弯弯绕绕,折了好几折,大的小的能算得上瀑布的地方总共有五六处,这种地方自然是重点要处理的,顾沫凌便按自己的想法提了一提,顾言松很快便领会过来,派人重点在瀑布下开挖大池子,让人到时重点加固池岸。

到了山上,一条颇宽的河道出现在眼前,只是,河道已干涸见底,仅见些许的水汩汩的往下流着,两边长满了有些枯黄的杂草,再往里便是密密的灌木类矮树,人想往岸上走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再往里则是些高大的树木,细细看过之后,并未发现被人砍伐的痕迹。

只是,河道里有不少落叶和杂草,也不知经了多少年,已是腐烂发黑,若是水下来后定然会被冲涮到村子里,那也是不小的麻烦。

“四叔,这些倒是地里上好的养料呢,不如让人全收了运回去,不然被水一冲,污了水流不说,冲到村子里清理起来更是费事了。”顾沫凌说的有道理,顾言松自然不反对,跟着来的人又都是每家劳作的好手,哪里不知养料的金贵,一听顾言松说动手,均快速的开动起来,找了处平坦的地方,将两边的腐叶收集到一起。

“四叔,你看那儿。”顾沫凌指着不远处高高的泥墙,那夜她站在林子那边草草的看了几眼,倒不觉得什么,此时站在墙下,看着高出她几人的墙,心里竟有些发寒的感觉,这墙一旦塌了……她无法想像那样的场面。

这墙的下方竟是石头砌的,她站在下面,尚且不及石头的高度,只有上面是泥土夯的,可是,毕竟不是铜墙铁壁,天长日久的,总会有出现危情的时候,那时的顾家村只怕会首当其冲。

“可恶的陈大春,居然这么狠毒,使这样的花招断人活路。”顾言松看着高高的墙咬牙切齿,同行的村民也是个个义愤填膺,鼓劲的说定要那人好看看云云。

顾沫凌不说话,她站在那墙下,看着墙缝里漏出的水,心里疑惑丛生。

究竟是怎么样的仇怨,居然让人如何不惜血本……顾沫凌再一次的想起路老的话,她不由也怀疑起,难道这事真是那个叫陈大春家的在报复吗?师父究竟做了什么事?竟让人用这种方式迁怒无辜的人。若说是报复,那么另一条水流至于也被截吗?而且,听顾一尘所言,这水也不过是近十年的事,师父离开却有快六十年了……

“啊!”顾沫凌正思潮起伏间,忽听声后一阵惊叫,她还未回头,空气中扬起一股子腥臭,一阵劲风伴着“嘶嘶”声从左边林子里激射而出。

“啊!蛇!快跑!”旁的人大喊着纷纷转身逃跑,顾沫凌迅速转声,正好看到有个年轻小伙子已被吓得跌坐在地,而他的面前,一条手臂粗的蛇正弹身冲向他,他此时已不知如何反应,只怔怔的看着那蛇,满脸惊骇。

这林子,果然危险!顾沫凌心里一凛,已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袖中急射出一片细小的光芒冲向那蛇,而她的人也瞬间掠到了那年轻小伙子身边,一把拉起他的胳膊肘儿往边上带去……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