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四哥的主意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26四哥的主意

026四哥的主意

八份礼整齐的摆在了屋檐下,看上去倒是挺有气势,这些礼,顾沫凌并不打算自己去送,纵是在水源这件事上出了主意,说到底,在人家眼里也不过是十六岁的个小丫头,再者,她若去了,少不得还会被人热情的扯什么亲事,所以,这个脸面还是让顾言生和哥哥们去好些。

不过,村长家的礼,她还是得自己去,因为除了送礼,还有件事她得去确认一下,单单的将送给村长家的礼搬回了她自己的屋子,原先准备的是两匹布,两斗米,干果糕点之类的凑了十六样,分装在两个九攒盒子里,再就是素的菜蔬一篮子,肉食的一篮子,一套略好些的笔墨纸砚,想想他家代代都有读书识字的人,想必家里应该已有开蒙的小孩子,便又挑了一套孩子们练习用的笔墨纸砚,然后便是还他家的两床新的被褥,顾沫凌想了想,见这两匹布的颜色都偏深色,便又去挑了两匹小碎花的布添上。

这么一备,便将那一石精白米用尽,李氏倒没说什么,唯有魏氏,也不知是替顾沫凌心疼还是觉得自己未捞到好处,当着大伙儿的面连连的嘀咕了好几句。

顾沫凌只是笑笑,拉过顾冬菇让她挑些自己喜欢的妆奁发饰,又让她挑了匹布做新衣,魏氏才住了嘴,高兴的拉着顾冬菇选了六枚头花,一盒胭脂水粉,一匹深蓝色白碎花的布,宝贝似的捧回了家。

顾沫凌原是想让三姐也去选选,不过她看看一旁忙碌的杨石和她的那些孩子,便改了主意,拿了纸在上面写了几个字:“二嫂,你看。”

王瑾珏接过看了一眼,了然的笑笑,一口答应:“这事儿,交给我吧。”

“剩下的,除了给家里每人都添些新衣吧,大伯和四哥的衣服还是做好了再送过去吧,若有多的布匹可以做床单子,也可以做窗帘子,反正啊,大嫂和二嫂全权处理了。”顾沫凌单手托着腮,将剩下的十几匹布全交给了杨二春和王瑾珏。

“七妹,我不用。”顾行正听到她提起自己,忙摆着手连说自己不需要。

“什么不用,难不成我们一家子都有新衣了,唯独少了四哥的?”顾沫凌笑着将顾行正的意见驳了回去。

“呵呵,正儿,你七妹给的,你收着就是了,一家人客气什么。”李氏听得高兴,也帮着劝顾行正。

“婶,我真不用。”顾行正虽是李氏亲生,不过他已过继到顾言林名下,所以在称呼上便只能唤李氏为婶,“七妹,我有个主意,你看成不成?”

“四哥有什么好点子尽管说。”顾沫凌一听,来了兴趣。

“这大伙儿都知道每月的初二左右,行脚商会来,有需要的人家都会早早的备下能换的东西等着,可这一次,七妹把这些货全包了,他们便只能等下个月了。”顾行正用衣袖擦了擦额上的汗,一开始他还说得有些拘谨,不过见顾沫凌听得认真,便渐渐放开了,“我们自己哪用得了这许多东西,我看,不如在村口摆个小摊子,放出消息去,让那些要买东西的人都来这儿,也算是给人家方便。”

“好主意。”顾沫凌眼前一亮,她光想着建了市集吸引到了人气,再开个小货栈什么的,却忘记了,做生意其实只要个小摊也是能做的。

“过几日便是端午节,一般人家还是会应应景的,家里稍宽裕些的,也会割些肉食回去,看这次行脚商带的有一半是吃食就知道了。”顾行正又提到了一点。

顾沫凌一听倒也在理,这六车可有一半是吃的呢,她还以为那行脚商原就是这样配货的,却忘记了端午节的事,现在,这些东西被自己贡献了一半出去,自己这儿的又给分了一半,总不能又把分好的礼给撤了拿去卖吧,分礼的时候三婶也是在的,也不知道她嘴严不严实,若是自己把这些礼扣下了,传到那些老头子耳朵里,估计以后她想做什么便难了。

唉,亏大了,早知道就不那么大方,何必这么圣女呢,给祠堂那边拉那么多,看来自己根本不是当奸商的料啊。顾沫凌心里暗悔,不过,送出去的东西,泼出去的水,悔也没有用了。

“小姐。”寻梅急急的回来了,看到家里有不认识的人,不由愣了一下,继续说道,“小姐,村长把多余的米粮给送回来了,我劝不住。”

“啊?”顾沫凌愣住了,她这儿刚刚才悔着呢,怎么村长就送回来了。

“你看。”寻梅指了指后面,果然,后面三个小伙子扛了六个米袋子跟了过来,带头的是阿泉,看到顾行正,便笑了笑打了声招呼:“正哥。”

“阿泉?你们这是?”顾行正惊讶的指了指他们肩上的米袋子。

“村长说,这些都是银钱买的,不能让你们家拿这么多,那边只留了一半的精白米和一石糙米,这些便还给你们家。”阿泉看了看顾沫凌,脸上一红,忙转过头对顾行正解释,“村长还说,今晚会留杨家村和魏家岙的村长一起,所以,若是你家里有酒水,就提些过去,也不必太好,一般的就成。”

顾沫凌听完,笑了,这个大伯公,和六叔一样都是真心为她打算的。

“婶,这些放哪儿?”阿泉本来想问顾行正,可一想他又不是正主,而正主家却是一屋子女的,犹豫了一会儿,才朝着李氏说话,“我们帮你扛进去。”

“哦,放屋里吧。”杨二春反应过来,忙领着几个进了厨房。

“七妹,这里面有六种酒,有小坛子装的,也有中坛子装的,还有三个大坛子,想来是散卖的,不如将这大坛子送过去些。”王瑾珏翻了翻货单,找到记录了酒的那一张,“男人们总是喜欢烈的,这里面也就烧刀子适合些,还有一坛甘薯酒也是不错的,至于小坛子里的什么女儿红状元红,不过是挂个了名头,数量也少,抵不了事,剩下那坛子是米酒,就留给自家用吧。”

“嗯,二嫂安排就是了,以后这些可都归二嫂和大嫂了。”顾沫凌也不懂这些,便干脆的将所有东西推给了她。

阿泉几人放好了米出来,顾行正和杨石已找了藤条将两个大坛子绑好,又找了两根粗木棍让几人抬去。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