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 还有更热闹的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30还有更热闹的

030还有更热闹的

李氏几个显然刚刚吃完,芽儿和麦儿两个见到谷儿,高兴的跑到他边上说自己吃的有多饱,说这些东西有多好吃,又问谷儿怎么样,几个孩子自围着一团说个没完。

杨二春和顾秋菇正收拾空碗筷,王瑾珏则坐着将剩下的菜分类拼盘收好。

“爹,这些,就劳你和大哥二哥去吧,我去大伯公家。”一到家,顾沫凌便急着处理那些礼物,反正要送,不如早早的送完了,免得占地方。

“这么多,都是送给谁的啊?”顾行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这些都是给族中几位长老的。”王瑾珏随口应了句。

“怎么还给他们送东西啊?”顾行英一听顿时跳脚,“给他们吃了也未必说你好,还不如自家留着呢。”

“多事,不愿去就在家呆着,费那么多话做什么。”顾言生眼一瞪,顾行英顿时蔫了,只是脸上却仍是气愤不已。

“这是怎么了?”李氏听出不对,忙问。

“他们说要寻个人,记在二伯公名下,刚才吃饭的时候,各家都把自己儿子往七妹前面推呢。”顾行全叹了口气,简单解释了两句。

“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不就是过继个人嘛。”李氏松了口气,笑道,“这族中不是经常的事吗?至于你们这么不高兴啊。”

“他们就是冲着七妹的银钱来的。”顾行英倚在门边,忿忿的嘟哝着,“我看他们都是商量好的,一家家那么急晃晃的,就把我们家瞒得死死的。”

“我们家也就信娃一个男娃,瞒不瞒的,反正不和他们搅和。”李氏不在意的说道,“有村长在,我们吃不了亏。”

“凭什么啊,七妹才是二伯公唯一的徒弟,他们算什么。”顾行英依然不满的哼哼着,越想越生气,“他们也不想想,今天吃的都是谁拿出来的,吃的七妹的,还想来谋七妹的银钱,他们做梦!我第一个不同意。”

“同意不同意的,有你说话的份儿?”顾行全一挥手便拍了他的后脑勺一下,笑着骂道,“别在这儿瞎叨叨,赶紧帮忙把这些送出去,送完了,我们该怎么过还怎么过,理他们干什么。”

顾行英捂着自己的后脑勺,心不甘情不愿的看着墙边排着的礼物。

“五哥,我知道你的好意,不过这事儿,还没影儿呢,好了,大伙儿都累一天了,赶紧把这些送完,也算是了了师父一番心意。”顾沫凌心头暖暖的,这才是她的家人呢。

“小姐,这事可不是什么没影儿的,我在那儿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明着暗着的打听呢,还好有庄婶在,帮我挡了不少话。”寻梅皱着眉头,“有人还问居士给小姐留了多少家产呢。”

“师父留下的银子,都是要派大用场的,到不了哪个人的手里,行了,这事儿再看看吧,别到时候没边儿的事被我们自己给捣鼓出来了,四哥五哥,帮我把东西送到大伯公家去,今天六叔可帮了我大忙呢,就他帮着省下的银子就够买好些东西了,爹,一会儿过去后,人家若问过继的事儿,就回不知便行了,莫多说。”顾沫凌不愿在这件事上多费心思,船到桥门自会直,现在何必自寻这烦恼,反正,师父留下的银子,她都想好怎么用了,那些人想如何?也不过是想想而已,哪做得了她的主?

顾言生点头说自己心里有数,便带着顾行周顾行全一家家送东西,杨石本就不会喝酒,被几个舅子灌了几碗,此时早醉得走不动了,顾行正便先带他们一家子回自己家,将他们交给了顾言林安顿,自己又回来帮顾沫凌拎东西。

顾沫凌四人来到顾一尘家里,他家里也正忙着安顿杨伯严三人,顾一尘还未歇下,坐在堂屋里饮茶,看到顾沫凌也没露出任何意外,似乎早猜到他们会来似的,让顾言槐陪着顾行正几人在堂屋喝茶,自己则带了顾沫凌去了他的房间。

“你应该知道了吧?。。com。”顾一尘让顾沫凌搀扶着坐在床边的藤椅上,直接的问。

“是,一早听路老提起还以为是玩笑话呢。”顾沫凌想起早上来的时候,路老倒是听说这样的话,只是没想到动作这么快。

“这也不是他一个人出的主意。”顾一尘叹了口气,“按古法,像一凡这样的,生前无妻无子,死时无后送终无人守孝,死后是会受大罪的,所以,他们想过继个人给他也是无可厚非的,只是……唉,你虽是他唯一的徒弟,可终究是个闺女,谁家会过继个闺女过来呢?”

“大伯公,非要这么做吗?。。com。”顾沫凌看到他的为难,心里有些了然,今天在祠堂看他避而不语的态度就知道答案了,不过她还是想问问他的意思。

“这就是人心啊。”顾一尘无奈的摇了摇头,靠着椅背感叹道,“苦日子久了,没了盼头便不会有什么沟沟道道的,可现在,天上掉馅饼了,谁不争着抢着的,你等着吧,明天,还有更热闹的事呢。”

“大伯公指的是?”顾沫凌听着,忽觉得眼皮子跳了跳,还有更热闹的?

“若是过继成了,是阳间便是有后了,不过阴间……”顾一尘顿了一下,看了看顾沫凌又叹了口气,“我也知道,你师父素来就不是个能被束缚的,这事儿虽然得按族规办,不过……总会有两全之策的,你这么聪慧,就不必我再提点了吧?。。com。”

“大伯公,旁人怎么想我不管,可你是师父最在意的,我得知道你怎么想。”顾沫凌想不通为什么他不出面阻止,反而像现在这样旁观,都说长兄如父,他是师父的义兄,在师父的事上应该是最有话语权的,难道他也在图谋那些银子吗……

“山里人,没见过世面,难免眼皮子浅,便想着沾些好处,这些,你尽可不必理全,那些银钱是一凡留给你的,任何人都伸不得手。”顾一尘摆摆手,“你先回去歇着吧,这事儿他们不明说,你就当不知道,一凡逍遥了一辈子,难道死了还能被人摆布了去?”

“既如此,大伯公为何不对他们明说?”顾沫凌略松了口气,她对这位老人有种莫名的敬重,自然不希望他也是见钱眼开的那种人。

“我虽是族长,但族中大小事情并非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若是他们一致决定那么做,我一人之力又能如何?不过,不管他们如何折腾,只要我不松口他们也奈何不得。”顾一尘叹了口气,“你先回吧,且看看再说,能若有个两全的法子自是最好的,都是乡里乡亲的……”

“谢大伯公。”顾沫凌明白了,忙转正了身子,朝着顾一尘郑重的行了一礼,回到堂屋又陪着顾言槐等人说了几句,四人才告辞回家。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