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有人来抢亲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42有人来抢亲

042有人来抢亲

(PS:今天赶着出门,怕晚上赶不及八点前更新,特意提前发。)

初晨,湛蓝的天不带一丝杂质,只是一贯清凉的山中今日却沉闷闷的,不见一丝轻风。

不过,顾家村的人们起得比往常还早,男男女女早早的出了工,家里只留下老人看家看孩子。

都说众志成城,这话果然不错,顾言松兄弟三人分工合作,带着村民们日日起早贪黑,已将水渠已挖到了村口田地间,一路大小水池也固了无数个,树桩已全部钉下,现在只剩下一小半的水道还未填上草袋子,不过,他们也没闲着,带着人反复检查着各处,做最后的修整。

相对而言,顾行英带着的那些妇人们便显得更加忙碌,他们日赶夜赶的,也没能赶上草袋子使用的速度。

顾沫凌和寻梅两人一早起来便商议过了,不管那纸条是真是假,该做的事总是还得做的,只需警惕些便罢,于是吃过了早饭,两人便到了顾一尘家,寻梅随着顾言松等人去了

难得的,那八个老人并没有出现,顾一尘独自坐在院子里。

“沫凌啊,坐。”顾一尘拍了拍他身边的树桩。

顾沫凌很听话的坐到他边上。

“市集的事儿,有几分把握?”此时身边无人,顾一尘说话也没了顾忌。

“说实在的,半分把握都没有。”顾沫凌笑笑,也不隐瞒。

“哦?”顾一尘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她是有把握才说出口的。

“原就是个想法,我本来还想着等空闲些便去附近村子看看,也想去镇上瞧瞧,只是一时没得空。”顾沫凌叹了口气,“我娘也不放心我去。”

“哦。”顾一尘点点头,也跟着叹了口气,“你也莫怪他们,都苦了一辈子了,乍有些希望,难免会急躁了些。”

顾沫凌明白他指的是什么,点了点头应道:“我晓得,只是……师父的事没得商量。”

“一凡的事,他们不会再提了。”顾一尘笑笑,欣慰的看着顾沫凌,“你也莫怪大伯公不拦着他们,我虽是族长,但以一对八,却也不是对手啊。”

“沫凌从未怪过大伯公。”顾沫凌笑道,“不过,大伯公也不能坑沫凌哦。”

“这孩子,我什么时候坑你了?”顾一尘佯怒的一瞪眼,“我不过就是给你加了个担子,这是信任你。”

“沫凌不过是个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哪挑得动什么担子呀。”顾沫凌笑嘻嘻的胡扯。

“你虽是女子,却不是一般的女子。”顾一尘眨了眨眼,“大伯公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啊~我都不相信我自己能行~”顾沫凌苦着脸,“大伯公,不如你挑担子,我帮你扶筐?”

“我老了。”顾一尘微眯着眼,笑着摇头,“以后,就是你们年轻人的世面了。”

“说到底,就是抓我当苦力嘛。”顾沫凌不满的嘀咕。

“这件事,我也替你想过了,他们主张让你挑头,是怕失败,怕到手的银子又打了水漂,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未偿不是个法子。”顾一尘被她惹笑,也不再继续打趣她,话题一转提起了正经事儿,“要是村子里挑头,他们少不了七嘴八舌,你做什么事都放不开手脚,你挑头却不一样,自己的事自己便能作主,虽说他们说修葺祠堂的事以后都归你管,不过,真要修葺了,身为顾家子孙,谁也跑不了,就是谁出得多谁出得少的问题罢了。”

顾沫凌想想这也是正理。

“不过,有件事比较麻烦。”顾一尘也不等她说话,径自说道,“就是选址的问题,村口靠近路边的位置无疑是最好的,只是那几家……不是说自家的是良田便是算计着每年产多少粮食,说到底,还是盯上你的银子了。”

“这事儿,现在倒也不急。”顾沫凌笑笑,心里有些感动,这个大伯公果然是真心为她考虑的。

“身为顾家村的村长,我自是有责任为村里谋利的,不过,要是那些人过份了……”顾一尘顿了一下,抬头瞧了瞧院门外,“往南半天的脚程便是三岔道,一道往池泽镇,一道往江湛镇,一道往郯城,原先曾有人在那儿搭了个草棚子卖些茶水,不过,才两三个月便荒了,人都说是被强盗给光顾了,只是那儿仅有几亩平地,其余都是荒山土埂,你若有空,可去瞧瞧。”

顾沫凌眼前一亮,那样的地势可是要道啊,要是在那儿立足,可不光是附近村子的生意了。

“只是,强盗……终是个隐患啊,没有万全之策,你还是先不要冒险了,你一女子,遇到那等凶恶之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顾一尘叹了口气,郑重的警告顾沫凌不可轻举枉动。

顾沫凌也不想让他担心,便应下了,又陪着说了会儿闲话,才辞了出来,心里记着顾一尘托她的事,便顺着水道慢慢往上走。

水道所经之处,两边杂草都被清理了个干净,每隔一段路都开出了台阶方便人行走,靠近屋子聚集的地方还挖了几个大池子,其中几个边上还摆了供人洗衣用的大石头。

顾沫凌转了转,见那草袋子垫的比她画的还工整,便不再放上走,反正她也不太懂这些,想了想便折了回来,顺着路去寻顾行英。

“二全家妹子。”刚转过一道山岙,迎面来了个陌生的中年妇人,看到她笑着打起招呼。

顾沫凌并不认得她,不过听她打招呼显然是认得自己的,便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那边来了几个人,在打听你们家呢,瞧着抬了许多东西,估计是到你家换东西的。”中年妇人指了指山脚。

“多谢,我这就去瞧瞧。”顾沫凌顺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果然见到几个人站在那边儿,便笑着谢过中年妇人,转身往山下走去。

村口,一个中年人正向人打听换东西的人家,不远处,五个年轻人每人都挑了一担大箩筐,此时都放在地上,有两人还柱着扁旦坐在筐上。

“诺,她来了。”被拉住打听的是个有些年纪的老人,瞧见顾沫凌过来,颇自豪的冲着中年人扬了扬下巴,转身对顾沫凌笑道,“侄女,有买卖上门了。”

顾沫凌笑着回礼。

“就是你家能换东西?”中年人瞧见顾沫凌的那一刻,眼中掠过惊喜的光芒,一双绿豆眼上下瞄着顾沫凌。

“是。”顾沫凌不悦的皱了皱眉,不过,顾客上门总不好推出去。

“哦,我们带了些山货,也不知姑娘要不要,不如请姑娘先瞧瞧,要是不收,我们也省得挑上去了,这些还怪沉的呢。”中年人似乎挺满意,目光终落在顾沫凌脸上。

顾沫凌见这人如此不避讳,心里有些着恼,不过禀着和气生财,她也不便给人脸色,当下绕过他,径自往村口外走去。

那几个年轻人见到她过去,纷纷起身让到一边。

“姑娘请看。”中年人抢在顾沫凌前面,殷勤的掀开了其中一个箩筐上面的稻草。

顾沫凌略低下头,忽然间,她闻到一种淡淡的异味儿,忙屏住呼息,眼睛余光瞟向旁边,果然,身后有一人已从箩筐里取出了个大布袋,正要往她头上套。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