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 是你家兄弟又如何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43是你家兄弟又如何

043是你家兄弟又如何

“快来人啊!抢人了!!”

那几个人似乎是新手,大布袋魏魏颤颤的抖开正移到顾沫凌头上,突听村口有人大声呼喊着,手一抖,布袋罩了个空,两人猝不及防,头撞到了一起,疼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顾沫凌站在一边,冷眼看着。

喊人的是刚刚那个老头,他原是走了的,可此时不知为何又折了回来,正巧瞧见几人想用布袋罩顾沫凌,便扯着嗓子拼命的喊着。

“哪?哪?”离得近的人家听到后,马上跑了出来。

“有人要抢二全家妹子!快!快喊人!”老人刚刚喊得急了,脸涨得红红的,指着村外的人着急的说着,边说边咳的厉害。

“啊!这还了得,快喊人!”无奈,家里年轻力壮的都出工去了,老人喊的再怎么大声,听到的也只是附近几家老头老太太,见到这状况个个着急的说要喊人,却偏忘记了放声喊人。

“爷爷,用这个。”有个机灵的小女孩伸头瞧了瞧,迅速跑回了家里,取了一个破锣回来,捡起地上一块石头便敲了起来,“当~当~”,这锣也不知几年未用了,中间破了个大洞,发出的声音暗哑沉涩,不过总算也有了点儿作用。

“快来人啊!有人抢人了!”小女孩声音嘹亮的配着破锣声,终于提醒了急糊涂了的几个老人,“救人啊!救人啊!”

这一下,顿时惊动了村子上上下下,村子的各个角落纷纷涌出许多人。

“快,有人抢亲。”明眼人一看便明白了。

“是二全家妹子。”第一个发现的老人补了一句。

“那还了得。”居然敢抢他们的仙女加财神……众人大惊,加快了速度往村口涌。

“快。”那几个人原被吓了一跳,却不死心,中年人一挥手,便要几人抢了顾沫凌离开。

几个年轻人被他一提醒也回过神来了,纷纷围到顾沫凌前面,这回连布袋子也不用了,直接就要上前扛人。

顾沫凌皱了皱眉,一提脚,踹在了离她最近的那人膝盖上,那人“啊”的声,仰摔在地,抱着膝盖直叫唤,边上两人忙上前扶起他。

“你们是陈家的?”顾沫凌想起那张纸条,她原以为所谓的抢亲应该是偷偷摸摸在无人的地方进行的,没想到这些人胆还挺大,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找上门了。

“你怎么知道?”几人一愣,互相看了一眼,中年人惊愕的看着她,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怎么没事?”

“你觉得我该有什么事?”顾沫凌瞟了刚刚看的那个箩筐一眼,淡淡一笑,“不过是寻常迷香罢了。”

“你……”几人闻言,顿时慌了,回头瞧了瞧已到村口的人群,“叔,他们来了,快跑吧。”

中年人面有不甘,可眼见顾家村黑压压的出来一群人,被抓到可不是好玩的,要是抢到亲了那还好说,按着风俗便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喜事,可现在,连人家姑娘衣服都沾到,被逮着了非被揍一顿不可。

“爹,快跑吧,这媳妇我不要了。”那个被顾沫凌踹到膝盖的年轻人冷汗都下来了。

“走。”中年人狠狠的瞪了顾沫凌一眼,扶过儿子便要逃。

“几位,既然来了,不如到我家喝碗茶再走。”顾沫凌一闪身挡在了路中间,这条路极窄,只容两人并行,两边都是稻田,顾沫凌往中间这么一站,他们无论如何也过不去了,“几位不是来换东西的吗?这些山货虽然不怎么样,不过总也能换些东西的。”

几人惊愕的瞧了瞧她,又回头瞧了瞧追上来的村民们,心里叫苦不迭,他们还以为有便宜可占呢,谁知遇到的这姑娘那么彪悍,连迷香都奈何不了她。

“快跑。”后面越来越近,几个人终经不住吓,跳进了旁边稻田里,扑腾着往外逃,那田里因缺水并未浇透,看着倒像是微湿的泥地,很快便让他们逃到了田边,可是,当他们一只脚刚踏到路上,便觉腿上一软,几人人同时被跌在田里,摔得七荤八素,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便被赶到的村民们拿住了。

“你们也未免太不厚道了,农人种些粮食不易,却被你们这般糟践了。”顾沫凌不满的看了看那些被压倒的稻子。

“没错,居然把我们家地糟蹋成这样,你们这些不得好死的。”人群中挤出两个妇人,一瞧自己田地被压成那样了,上去就挠人脸。

“不长眼的,居然敢抢我七妹。”顾行英和那些妇人编草袋子的地方离村口颇近,一知道自家妹妹差点儿被人抢亲,便冲在了前面,挤开那两个妇人,拳头没头没脑的往那些人身上招呼。

那几个年轻人挨了几拳便连连告饶:“不是我们要抢的,是他家。”

于是中年人和那个被踢了膝盖的年轻人便成了顾行英痛扁的对象,两人痛得想躲,无奈又被村民死死反制住了,脚上不知为何又使不上力,只得哭爹喊娘的讨饶。

“谁敢打我家七妹主意?”没一会儿,顾行全和顾行正一人拿了一根粗木棍冲到了村口,后面跟着顾行周和杨二春。

“啊!别打!别打!”忽然,枣花娘挤了出来,挡在了顾行英面前,涨红了脸求饶,“英子,婶子求你了,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说罢掩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

“婶子,你拦着我干嘛?”顾行英的拳头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他不解的看着枣花娘。

“他……他是我娘家兄弟。”枣花娘早就看到自家兄弟和侄子了,只是瞧到这场面,心里发虚便一直缩在了人群后面,此时见顾行英一拳接一拳毫不留情,便顾不了那么多,跑了出来。

“啊!”人群中一片惊呼,纷纷窃窃私语起来,就连顾行全几兄弟也不得不给枣花娘面子,怎么说她也是他们的婶子。

“侄女,这事儿怪我,我原先曾给你提过的,就是他。”枣花娘见暂时保住了自家兄弟,也顾不得哭,凑到顾沫凌面前,指着她侄子解释,“他就是我曾说过的娘家兄弟的三儿子,平常人极老实,家里家外都是一把好手,端午节前送娘家礼,我就……我就给他们带了个信,让他们使媒婆来提亲的,谁知道……”

“婶子。”顾沫凌冷眼看着她,“我何时应了你说的?”

“这……我……”枣花娘被她瞧的突然心头发凉,这才想起这侄女的能耐……还有那天她那丫环威吓徐媒婆的话,顿时蔫了,急惶惶的求饶,“是婶子糊涂了,侄女儿最是明理,就给婶子个面子吧,饶过他们好不好?以后侄女要婶子做什么都成,他们……他们毕竟是婶子的娘家兄弟不是……”

“是你家兄弟又如何?”顾沫凌还没说话,寻梅冷冷的声音却响了起来,枣花娘吓得一颤,侧过头,只见寻梅手里握着的正是那天那把凭空变出来的剑,正冷冷的一步一步往这边走来。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