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隐匿的黄雀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45隐匿的黄雀

桃源新村?045隐匿的黄雀

李氏被抢亲的事吓到,顾沫凌出去一会儿她便提心吊胆的问个不停,无奈之下,顾沫凌只得让寻梅去给顾言松等人帮忙,自己便干脆留在家里陪着李氏。

过了端午之后,来换东西的人便少了,偶尔来了一两个,都被人警惕的当贼般防着,顾沫凌不由叹气,按这样下去,谁还敢上门买东西?看来自己想开铺子的事又难了一分了,只是一时又想不到好点子,便只好静下心来,整日里和杨二春王瑾珏两人收拾着那些东西菜干酱肉什么的,日子倒也安生。

初八那天,顾家村的老老少少们,不约而同的聚在祠堂前的空地上,今天是个好日子,每逢好日子,顾一尘都会带着族人们开祠堂焚香祭祖,今天自然更不例外。

祭完祖先牌位,顾一尘便让三个儿子各带了人守好每处水道,以防意外,老弱妇孺们也被禁止靠近水道附近,自己则带着那八位长老来到了村外那条官道上,这儿,正好能看到山上那几个小瀑布。

只是,对于那些老人来说,谁也不想错过今天这样的大事,谁都想亲眼目睹缺水了十几年的水道再次满起来,于是,一村子老弱妇孺不约而同的都聚到了顾一尘这边,远远的看着山上。

山顶,顾言槐带着三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来到了湖边,身边还跟着顾沫凌和寻梅,这段时间,陈大春一直没有动静,反而让他们心里极为不安,想着今天陈大春有可能会上山捣乱,所以,顾言槐带的人个个都是精壮,个个都带齐了家伙,可是,来到湖边之后,却连个鬼影也没瞧见,寻梅设下的机关依然还是那个样子。

没一会儿,魏力山也带了四十几个小伙子到了从那边山上绕过来了。

“言槐兄弟,久等了。”魏力山精神奕奕的隔着灌木丛和顾言槐打招呼。

“山哥,我也刚到,就等你了。”顾言槐大笑着应和着。

“下面的事儿有严伯呢。”杨家村和魏家岙相邻,所以今天便由魏力山带人上山,杨伯严则在下面安排,他们两个村子都比顾家村略大些,虽比顾家村晚了一两天却也安排妥当了。

两人扯着嗓门喊了一通,互相介绍了一番情况,便有人来传,山下已打出了信号,万事俱备了。

“那就开挖?”顾言槐心情极好,笑着看看顾沫凌问。

顾沫凌笑着点头,并没说话,她今天不过是来护卫的,再说了,都准备这许多天了,还能不挖吗?

寻梅站在对岸,缠在土墙上的藤条和信号箭已被她拆了下来。

“那就,开工!”顾言槐大手一挥,还霸道了一会儿,扛着锄头便冲到土墙上,“谁也别跟我抢,我第一个挖。”

“六叔,当心些。”顾沫凌无语,什么保护措施都没有就冲上去了,也不怕掉下去,不过这样的话她当然不好说,这山里人讲究的就是好兆头,今天一早就开祠堂求保佑,自己可不能说什么晦气的话,顾沫凌看了看对面的寻梅,见寻梅手里已握了一条长长藤条,略点了点头,寻梅顿时会意。

“没事。”顾言槐豪气冲天,往手上“呸呸”的吐了两口唾沫,搓了搓手,高高的举起锄头锄在了土墙上,那墙面顿时出现一条细缝,顾言槐一高兴,连锄了几下,那土墙本就年头不少,一面又长年浸在水里,哪经得起他这一番锄打,没几下便塌了个小口,水一下子冲了过去,将那小口硬生生的冲开了个大口子,顾言槐猝不及防,脚下一松,整个人掉在了水里,瞬间就都冲了出去。

“叔!”旁边的人大惊。

不过,顾言槐并没冲出多远,寻梅手中的藤条第一时间挥了出去缠住了他的腰,只是水的冲力颇大,一时也拉不动他罢了。

顾言槐初时被吓了一大跳,猛不丁的喝了好几口水,不过缓过劲来之后,居然还笑得出来:“哈哈,痛快!”

“魂都快被你吓没了,还痛快。”魏力山见他松了口气,在那边破口大骂,“你小子,胆越来越肥了啊。”

“哈哈,有我两个侄女在,我怕什么?”顾言槐在水里浮浮沉沉,笑得极开心。

顾沫凌无奈的摇头,走到边上寻了根长藤条,挥手缠上顾言槐的手臂,和寻梅两人一使力,将他拉离了水面,救回了岸上。

“六叔,你当我们俩是神仙啊?要不是寻梅早有准备……多危险。”顾沫凌有些埋怨的数落顾言槐。

“嘿嘿,那正好,我回家不用走路了,直接冲到家门口。”顾言槐毫不在意,咧着嘴还在乐。

“得了吧你。”魏力山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招呼人手去寻藤条,一头绑在树上,一头系在人腰上,他可没顾言槐那般自信,万一冲出个好歹,他家里还老婆孩子一大堆呢。

顾言槐笑笑,不过他也不敢再大意,也让人去寻了藤条,做好安全保护,才让人上去继续锄。

忙碌了近一个时辰,才将上面的土墙清干净,除了顾沫凌和寻梅,几乎个个都喝了几口水,个个成了落汤鸡似的,有几个本想脱去上衣,可碍于两位姑娘在,只好忍了。

“山哥,你说这下面的石墙怎么办?”顾言槐看到水下面的石头墙犯了难。

“陈家那狗娘养的,居然这么损。”魏力山也没力法,刚刚上去锄个土墙都掉水里好几次了,这石墙还在水下,怎么弄?气得他直骂陈大春缺德。

“六叔,这石墙倒不必去管它,就让它留着吧。”顾沫凌看着湖水一下子降了许多,只是因这石墙挡着,这墙内墙外便是两个水位,石墙所在也形成了一道水幕,倒也挺好看的,“等以后水不够再推不迟。”

几人一商议,都没意见,就这么定了。

寻梅又重新在那边布置了一番,收回了信号箭,反正事情已尘埃落定,陈大春来了也没用。

“哎呀,那位姑娘还在那边呢,怎么过来啊?”魏力山突然想起一件事,指着对面的寻梅担心的问。

“她啊,没事儿。”顾言槐笑笑,挥了挥手,“山哥要不要到我们那儿坐坐?”

“不了,下面还等呢。”魏力山狐疑的看看寻梅,见他们都不着急,他也不好说什么,带着人先走了。

寻梅安排妥了,纵身就掠到了这边,顾言槐等人见怪不怪,也不多说什么,收拾了一下,也打道回村。

他们走后,对岸的林子里却转出了四个人,如果顾沫凌和寻梅这会儿还在,一定认得这四个人就是上次那四个庄稼汉。

只是,此时四人却不是那身粗布衣衫打扮。

“少当家的,这两个姑娘的身手不凡,尤其那个丫环,只怕我们三人中没人能胜得了。”中年人若有所思的盯着顾沫凌等人消失的地方。

“莫那边可有消息?”中年人口中的少当家正是那天沉默的年轻人,此时身穿玄色长衫,额上绑了一条玄色发带,长发半挽,神情冷漠的看着水面。

“还未。”中年人却是青色长衫,手里握着把剑。

“嗯,回吧。”少当家略一颌首,转身走了,中年人忙跟上。

“嗳,你说少当家的是不是看上那姑娘了?”后面那两个一胖一矮的年轻人鬼鬼祟祟交头接耳。

“可能吧,不然干嘛偷偷给人报信。”

“其实何必这么麻烦,看上了直接掠上山当压寨夫人不就得了。”

“嘘,你懂什么?寨里还有个……那个,你明白的喔。”

人影消失在树林深处,四周渐渐又宁静了下来,只有那水声、鸟叫声、虫鸣声……?045隐匿的黄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