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7 明明是阴天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47明明是阴天

047明明是阴天

两人的对视仅是一瞬,便双双错开了目光瞧向了别处,那人又恢复了一贯的沉默,对顾沫凌来说,他们也不过是两面之缘,她要做什么买卖根本没必要和他们说,所以,刚刚那个问题就这样被她给无视掉了。

“小姐,有人来了。”寻梅听到有车轱辘行来的声音,抬眼瞧了瞧那三个年轻人,虽然她们都是久在江湖上行走的人,不像寻常女儿家那般拘谨,可这荒山野林的,要是让人瞧见她们和三个年轻人在此,总免不了被人嚼舌,纵是她们自己听不到,她不愿让人污了小姐清誉。

“走吧。”顾沫凌冲着那三个人略一颌首,带着寻梅往后退去,寻了处能瞧见来往马车却又不容易让人发现的所在停下。

“合吾~”车轱辘渐渐近了,隐隐还传来几声短促的呼喊,听不真切,没一会儿,路那头出现一辆装满箱子的双轮车,上面还插着一杆小旗,有两个年轻人一同推着稳稳当当的往最右边的路上拐去。

“小姐,是镖局的车队。”寻梅一瞧便明白了,“那旗上写的潘字,不知道是哪个潘姓的镖局。”

顾沫凌点点头,她跟着师父天南地北的走,虽然不怎么掺和师父的事,不过,相熟的几家镖局却是知晓的,这潘姓的镖局便有两家,一是京城的同威镖局,二是边城的扬武镖局,只是不知这潘姓是否与那两家有关,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毕竟京都和边城离此太远了。

九辆双轮镖车缓缓远去,消失在路那头,只远远的传来“合吾”“合吾”的吆喝声,顾沫凌不解其意,便也撂开了不去想。

两人又留了半个时辰,自镖局车队过后,又陆陆续续过了近十辆马车,这些车子,大多数都是结伴而行,单人匹马的却一个也无,顾沫凌心下有数,抬头见天上阴沉沉的,便决定先回去再细细琢磨。

“两位姑娘,等等。”两人顺着原路返回,没走多远,便听到后面有人呼喊,一转头,却又是那三人,顾沫凌皱了皱眉,和寻梅对了一眼,心里已起了警惕之意,刚刚那会儿功夫也没见三人出现,她还以为他们走了呢,怎么还在后面?

“两位姑娘,刚刚听你们说要在这儿做买卖,可是真的?”三人追到近前,没有半点儿气喘,刚站稳脚跟,那个微胖的年轻人便开口问道。

“真又如何?假又如何?”寻梅盯着那年轻人反问。

“要是真的,两位姑娘可要雇人?”微胖的年轻人看了同伴一眼,笑道,“姑娘做生意的本事我们也是见识过的,不过是寻常的粽子,姑娘都能卖出个花样来,想必方才说买卖的事儿也是真的,所以,我们便想来问问,要是雇人的话能不能先考虑考虑我们几个。”

“啊?”寻梅一愣,这个问题她可从来没想过,也不知怎么回答,只好瞧着顾沫凌。

“你们想做什么?”顾沫凌淡淡一笑,目光落在那个沉默的年轻人身上,两次见到,他只说了一句话,可是,她却直觉得觉得他才是这几人的中心,像那日,看起来似是那个中年人领头,可是中年人做什么决定之前都是先瞧他的脸色,想必现在这问题也是他授意的。

“我们只是想混口饭吃。”微胖的年轻人笑着解释,“这年头,光靠猎点儿野味儿哪能养家糊口,我们也是瞧着姑娘有这份胆子敢在这儿开店,所以想讨个生计,我们也算是旧相识了不是?姑娘要是缺人手,能不能先考虑我们几个?”

“我们连你们叫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算旧相识?”寻梅好笑的看着他,“今天我家小姐也不过是兴之所致才来此一看,哪里就是作准了要做买卖的,你们倒是想得够远的。”

“哦,我叫江南,他叫江北,他叫覃天。”微胖的年轻人又瞟了一眼身边的人,忙笑着介绍自己的名姓。

“晴天?”寻梅看了看他们,又抬头看了看天,对顾沫凌说道,“小姐,现在可是阴天呢,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

顾沫凌忍俊不禁,见覃天面无表情的样子倒挺像现在的天……还有那江南江北,不知道还有没江东江西的……嗯,不能想了,当着人的面取笑人名字太失礼了,顾沫凌忍着笑转身:“回吧。”

“哎,哎,姑娘还没说行不行呢?”江南一愣,怎么就走了?

“几位,买卖的事儿现在也只是个想法,还有许多得考量的地方,若他日真做起生意需要人手了,几位不妨再来试试。”顾沫凌顺了顺气,才转身回答,可唇边却难掩笑意,“瞧这天似要下雨了,我们还得赶回去,先行一步。”

说罢便拉着寻梅飞快的溜了。

只留下三个面面相觑的人。

“少当家的……”江北瞧着覃天阴沉的脸,下意识的退后一步,才说道,“那个……其实两位姑娘说的也没错,您……您这脸确实挺像现在的天的……”说罢便缩到了江南身后。

覃天闻言,收回了目光,冷冷的横了江北一眼,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空,许久,才冒了两个字:“回寨。”说完,也像顾沫凌那样,抬脚便先走了。

“哎,你说,少当家的是不是真看上那位姑娘了?”江北伸长了脖子瞧了瞧,才摸着鼻子从江南身后走了出来。

“我哪儿知道,应该是吧,不然干嘛派人盯着她,知道她离开村子又亲自到这儿来见她?”江南白了他一眼。

“可见了为什么又不说话呢?”江北摸着鼻子百思不得其解。

“不是说了一句嘛。”江南又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直接走人。

“哎,等等我啊。”江北忙跟上,边走边唠叨,“那一句也算啊?不过我还是不明白少当家的想干嘛,哎,你说他不会真的想去给那姑娘当手下吧?。。”

“闭嘴,我又不是少当家,我哪儿知道?有本事你当面问少当家去啊?”

“呃,不敢……”

“不敢就闭嘴……”

天,仍然阴沉沉的,一阵山风拂过,只剩下岔道口的杂草丛在风中微微颤动……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