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杂货铺里的老仆妇 - 桃源新村 -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桃源新村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网站

066杂货铺里的老仆妇

066杂货铺里的老仆妇

老仆妇满头银丝,脸上皱褶满布,皮肤看着如陈皮般粗劣,身上穿着藏青色的粗布衣裤,衣襟手肘袖口衣摆处,皆细细的缝着补丁,不过看着针脚极细密,看起来倒并不突兀,脚上穿着双黑布鞋,已磨损的露出了两个脚趾,此时,拿着块灰灰的抹布蹒跚着在柜台前挪动,一双手,如鸡爪般黑瘦。

顾沫凌站在门口有些犹豫,二嫂只说是过来看看,却未说具体要来做什么,若是这铺子里东西齐整些,她倒是可以借着买东西的由头进去转转,可如今,铺子里那些东西一目了然,根本没有她需要的东西,哪用得着她进去转。

如果刘春生猜的没错,那这老仆妇是不是二嫂让她来的目的?

“官爷要些什么?”老仆妇后知后觉的发现到门口站了两个人,一转身见是一个捕快和一个年轻公子,不由吃惊的看着他们。

“哦,我陪公子随便走走。”刘春生一改刚刚嘻皮笑脸的模样,倒有些正经办差的派头,手扶在腰上的挂刀上,大模大样的跨进了门,四下打量了一番,问,“你家东家不在?”

“是,今天一早打货去了。”老仆妇恭敬的微低下头,双手绞着手中的抹布,显得有些不安。

“那家里还有主事的没?”刘春生侧头瞧了她一眼,伸手撩开通往后院的布帘子。

“夫人带着公子回娘家去了。”老仆妇头垂得更低。

“那老夫人可在?”刘春生往帘内张望了一下,收回了手。

老仆妇闻言飞快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身子更弯了:“老夫人年迈,不见外客。”

“老婆婆。”顾沫凌明显看到老仆妇的手攥得更紧了,心里有几分明白,也不再在门外站着,缓步迈了进来,轻声说道,“这儿可有上好的绣线?我来时受我二嫂所托,特来镇西王家杂货铺买绣线,如今主家皆不在,老婆婆可能作主?”

这个借口还是顾沫凌临时想到的,二嫂的绣活极好,她曾见过二嫂缝制衣衫,那针脚和这老仆妇缝补丁的针脚极像,若是没错的话,二嫂的手艺应该是传自祖母,于是,顾沫凌便借此来试探老仆妇。

老仆妇听到二嫂两字,脸色微微一动,不过,瞬间之后她便又垂下了头,老老实实的回道:“只怕要让公子失望了,小店中余的绣丝倒有一些,却不是上好的,公子还是去别处看看吧。”

“可惜了。”顾沫凌失望的叹气,状似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这下回去如何向珏姐姐交待……”

“珏……”老仆妇明显听到了,睁大了眼看着顾沫凌,唇蠕动了许久才缓缓低下头,“公子稍等,老奴这就去回禀老夫人,看老夫人是否有多余的绣线,且均些给公子带回。”

“有劳老婆婆。”顾沫凌心中一喜,有礼的让开了些,目送老仆妇进了后院。

“公子,你怎么到这儿来买绣线?这池泽镇最好的绣坊在镇东呢,叫锦绣阁,一会儿小的可以带你去瞧瞧。”刘春生撩起布帘子看了一会儿,才凑到顾沫凌身边奇怪的问。

“今天的事莫向任何人提及。”顾沫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嗳。”刘春生虽然奇怪,却也不敢多问。

许久,布帘子再次揭开,老仆妇手里捧着个布包走了出来,毕恭毕敬的递到顾沫凌面前:“公子,请。”

顾沫凌接过,看着手中这黑色粗布包着的东西,捏了捏,感觉有些软软的,中间却似有个硬块似的,心里不由好奇,不过,她见老仆妇一脸紧张的看着她,显然是不想让她打开,便住了手,将布包收起,取出一个银锭子塞给老仆妇,多了她也不敢给,免得引起旁人怀疑:“多谢老婆婆,这是我二嫂托我带的一点儿心意。”

老仆妇紧紧攥着银锭子,低着头不语。

“告辞。”顾沫凌再次环顾了铺内一眼,准备离开。

“公子的二嫂想必是个有福的?”老仆妇忽的轻声问了一句。

“是,二嫂有手好绣活,这次托我带绣线也是给三岁的女儿和腹中的孩儿做衣衫用的。”顾沫凌侧过身微笑道,“今日得老婆婆相助,他日若得空,二嫂自会亲来道谢。”

“公子走好。”老仆妇低着头静默了许久,才憋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顾沫凌心知此行的目的许已达到,也不多耽搁,她心里还记挂着那张纸条的事儿,不管真假,一想到有这么一个人时刻监视着自己,她便觉得浑身不舒服,还是早早的备了货回转为好,至于这老人,她知道,如果这老人真是二嫂的祖母,那么应该能听懂她的话。

刘春生亲眼见到顾沫凌大方的赏了那个老仆妇一两银子,早羡慕的瞪大了眼睛,他心想:不过就是回个话取个东西,便能得了一两赏银,那他这几天要是将这位公子伺候高兴了,不是有更多吗?一两银子,那可比他一个月的俸银还多呢。

想到此,刘春生顿时高兴起来,心里直感谢刘保长给他找了个这么好的活。

“公子,接下来去哪儿?”刘春生脚步轻快的跟上。

“饿了,找个地方吃饭。”顾沫凌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才惊觉已过了午时,难怪感觉有些饿了,说完便又补了一句,“这镇上除了客云来,可有什么地方有好吃的?”

“客云来可是我们这儿最大的酒楼,公子不去?”刘春生正想带顾沫凌去客云来,没想到她却先提出除了客云来,心里不由暗急,他可是得了石公子吩咐的,把人带到客云来让他们见见,不过,此时他却不好说什么,心想着总会有机会的,倒不如先将这位公子哄高兴了再说,反正石公子那儿也没规定时限,不急。

“你瞧我这张脸,去了只怕又惹人误会。”顾沫凌指了指自己的脸,笑道,“你不是自称连犄角旮旯的老鼠洞都知道吗?应该也知道我与那位石公子长得极像吧?去了客云来,不是平添麻烦嘛。”

“公子确实与石公子极像,不过这和吃饭又没关系,我们又不是去吃白食,给他送银子他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找麻烦。”刘春生顺着话暗暗说石承泽好话。

“那日我初到镇上,见你们四五人追一个小厮,若我没看错,那人应该就是石公子吧?怎的?他犯什么事儿?”顾沫凌顺口问道。

“嗨,哪里是犯了什么事儿啊,那是李小姐与他闹玩儿的。”刘春生大笑,“他们俩都不知道闹几回了,前段日子,石公子也不知道怎么惹到李小姐了,李小姐成天追着他跑,他呢,一见到或是一听到李小姐便逃,那天是被追急了,在酒楼跟一小厮换了衣衫逃出来的,李小姐气不过,才让我们去追,我们也是无奈,石公子虽然不好得罪,可得罪了李小姐更惨,不是有句话说,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能得罪女人嘛。”

顾沫凌无语,什么叫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能得罪女人?她怎么就没听过呢?

刘春生见她似乎对石公子的事有些兴趣,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便滔滔不绝的挑了石公子许多趣事说与顾沫凌听,言下之意,那石公子竟也是个有趣之人,和外面听来的混世魔王完全两样人般。无-错-小=说=网手打

无_————_错————小————说————!网